当前位置:读札网 > 情感 > 杂文 >

老公在新婚夜和朋友打赌输了 让哥们替他洞房

  • 2015-03-20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4次

  青青是杭州人,37岁了,自己做药品生意。她和我谈起了她的一位朋友,可是说着说着,压抑了几十年的她,却开始倾诉自己了。

  “按照我老公的讲法,我是不务正业的,因为我在家里上班嘛。”

  “呵呵,只要喜欢,做什么、怎么做都无所谓。”“就是啊,我们能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那才叫活的一个爽呢!”

  “希望你能一直这样爽下去,这才是高质量的生活啊。”“嗯,我现在就觉得很幸福,但愿上帝一直允许我幸福。”

  过了一会,她却说:“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什么是我喜欢做的事情。现实的状况让我觉得,可能目前,赚钱就是我喜欢的事情吧。”

  “经济是基础,没有它什么都谈不上。不管怎样,你做的生意还是比较赚钱的。”“这个要在十年前是很赚钱的,但现在很难。”

  “什么事情都是一开始抓住机遇才好。不管怎样,现在也不错。”

  “我一个朋友,在95年人们的平均工资不到一千元的时候,她独自在上海骑个自行车卖药,一个月闭着眼睛也赚十万元。她在上海不到四个月,就买了车和房子。那时候的房子便宜,车比较贵。第六个月就开了自己的公司,然后一直到现在。”

  “噢,她很运气。但是你该这么想:可能人家就能担那些财,而我们不行。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机会来时,她抓住了。其实,我们也曾经遇到过很多机会,只是没有抓住。不必羡慕人家,也不必为自己叹息。不管我们现在拥有什么,懂得珍惜就行。”

  “是的,人各有自己的路。不过我的这位朋友,她近几年遇到比较麻烦的感情问题。”“哦,人生真是没有十全十美的。”

  “5年前,她老公生病去世了。后来她遇到一个男的,随即陷入热恋。可能她从未陷入过恋爱吧,她为那个男的花了很多钱。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花了1800万!”

  “我认为你的朋友应该理性一些,她不缺钱,只是缺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她要弄清楚假如她没有钱,那个男人是否还会真心爱她?”

  “是呀,我想一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肯定是不愿意这样的。但是后来发现她那么主动热情送钱,在这种状况下,很少有人不被宠坏的呀。”

  “我很担心她最后会落个鸡飞蛋打的结局,既是朋友,你侧面提醒提醒她吧。”“不用,现在她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已经和那个男的断绝关系了吧。”

  “她多大?”“她47岁了。不过她身材很好,长的又漂亮,很有气质。”

  “女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缺乏理性。”“嗯,我就是这样的人。”

  “呵呵,不光是你,女人都这样,要不怎么叫女人呢?!”“我是特别稀里糊涂的人。”“难得糊涂。”“我很少有清醒的时候的。”

  “你是说你一直生活在梦里头?”“简直就是!”

  “哈哈,那你太厉害了!在梦里都能赚钱,还是不要醒来了!”

  “就拿我的婚姻来讲,我根本不喜欢我老公,是他老缠着我要去领证。我想着应付一下呗,过几天再退掉就可以了,结果就去和他领了证。”

  “但至少你对他不是很反感吧。”“领了证,我又比较忙,忘记去退掉了。时间久了,就有很多问题出现。”

  “这证还能说退就退?岂不成了儿戏?”“是呀,我就是糊涂呀!我以为退掉是很简单的事情呢。”

  “他对你很满意?”“他很喜欢我吧。”“我猜他很宠你,任凭你发脾气,不和你瞪眼,不和你急。”“呵呵,如果他真的很宠我,任凭我发脾气,我可能会慢慢珍惜他的。他永远要站到我的头上去,任何的争辩都不肯让我一分一毫。永远都是我错,他永远是对的。”

  “大男子主义?”

  “反正他就是固执,或者说心理防卫和攻击特别强烈。但问题是,和他在一起领了证,我和我喜欢的男人约会,就受到限制。这个是直到后来我才发现的。”

  “你知道领证意味着什么吗?”“我本来认为领证就是应付,过几天要去退掉的。”

  “领证就是说从法律意义讲,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夫妻双方不能再和其他人有什么暧昧关系了。”

  “嗯,说是这么说的,可谁真那么做啊。如果不能再和我喜欢的男人见面约会了,我的生活多么没有意义啊!”

  “你喜欢的男人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是已婚的,他孩子15岁了,家庭很幸福的。我平时从不主动发短消息给他,就是怕万一他的太太在身边怎么办?我要维护好他的幸福。”

  “哦,已婚的。既然他已经结婚,你为什么和他交往呢?看来你现在的问题很麻烦。”

  “其实我不去想这是个麻烦事,就不麻烦了。”

  “这是现实,现实与愿望总要碰车的,不是你想或不想的问题。说说你感到很纠结的问题,看我能不能帮你理一理?”

  “我只纠结于他是否能长久的喜爱我,尽管我们不可能生活在一起。”“你是说那个已婚的男人?”

  “是啊。”“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只是暂时喜欢你。”“但我们已经十一年了呀!我在和我老公领证前,就已经和他有关系了。”

  “那你和他交往是出于什么想法呢?从他那里得到了什么?”“我对他一见倾心。”“他正是你喜欢的那种人?”

  “嗯,是的。不知为何我见了他就腿发软,心跳加快,变的奴颜媚骨,一点骨气都没有。我对自己的这种行为真是感到可耻。”

  “他多大了?”“47了。”

  “如果按你说的,她的婚姻很幸福,那他对你就不会是真心的。而对你的一厢情愿,他就是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其实一开始的几年,他完全不把我当回事的,只是偶尔寂寞无聊了,就到我这里来。经常半年都不会和我联系,连过年都不会有个礼节性的问候。”

  “所以说你这是单方面的付出,你难道不感到委屈吗?”“不,我居然对此毫无怨言。好像他是个皇帝,而我是众多翘首企盼的后宫女子,偶尔让他宠幸一回,我只有感激不敢有任何怨言似的。”

  “你嫉妒他妻子吗?”

  “是的,当然。但如果有机会,我也不会成为他的妻子。我怕成了他的妻子,他会失去兴趣。”

  “逢年过节,你形单影只时,是否会恨他不能在你身边?”“那倒不会,我从不恨他,我只崇拜他。”

  “崇拜什么?”“我第一眼见到他就崇拜他。尽管那时候他对我那么冷漠,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玩玩的性伴,我都会觉得能被他玩就是我的荣幸了。”

  “能具体说说崇拜什么吗?外貌?修养?还是官位显赫?”

  “很难说清楚,就是外貌和修养以及气度之类的吧。”“得不到的,永远是好的。我明白这就是你说的好像活在梦里的真正原因。”

  “maybe.”“但是毕竟我们还是活在现实生活中的呀,你自己的人生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如果你不去做,你不是白来这世上走了一遭吗?”

  “其他的,我还算可以吧。我倒是感谢他,是他让我觉得活在这世上是多么的精彩。我对他说他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让我的人生充满乐趣。”

  “其实更多的还是遗憾和悲伤。生活本该丰富多彩的,你只是被路边的美景迷住驻足不前了,而后面的路上还有更多的美景,你却不去尝试。”

  “悲伤偶尔会有一些,但遗憾是绝对没有。”“那些没有欣赏到的美景都是缺憾。”

  “但人不可能发现所有的美景啊。他自然是我的美景,但并非唯一的。”“我觉得你的心理有点问题,所以对于你老公的正常心理,你无法理解,同样他也会不理解你。”

  “嗯,我是觉得我的心理有问题的,我内心很弱。”“你现在一方面想和那个人保持联系,另一方面你老公要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允许你做那样的事,而且二者只能选一,你想怎么办?你能二选一吗?”

  “我觉得这种选择对我没意义,我又不希望自己和男朋友结婚。”“你的意思是你不想有婚姻?”“对我来说,和他的约会就是去赴人生的一场盛宴,但不可能把盛宴当做天天要做的事情吧。我确实不想要婚姻,我希望独身。”

  青青的话很让我震惊,看来那个男人已深深地嵌入她的生活,让她痴迷、癫狂,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

  “你有过要怀孕生孩子的想法吗?”我问。“几乎没有。我觉得自己都很像孩子,哪能再要个孩子。”“看到别人有baby你不羡慕吗?不觉得小孩子可爱吗?”

  “不羡慕,反而庆幸自己没有孩子,很自由。”“你想过将来老了的时候,身边没有人陪,你该怎么办吗?让父母照顾肯定不现实。还有你生病的时候,需要人的时候,怎么办?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天啊,孩子会陪在你身边?那时候他自己的事情一大堆呢。而且他那个时候最关心的是他自己家里的事情,作为父母已经慢慢游离出他最关心的范围了,他父母只是尽一种义务而已。我们都是独立的人,没人能替代我们自己,而且我也不相信孩子会整天照顾你。”

  青青慷慨陈词,情绪有点激动。显然,她对亲情对未来很怀疑,甚至直接持否定态度。但是她在混淆独立和独身这两个概念,而且我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她对别人缺乏信赖,或者说是不敢信赖。因此,我说:

  “独立的人,只是体现在生活的某些方面,不代表你必须是独自一人,不能和任何人有关系,不能依赖任何人,你的生活中还会有亲戚朋友的。你有兄弟姐妹吗?”

  “我没有,我是独生女。”“你常去看望父母吗?”

  “我母亲在美国,父亲那里,平时我有时间就去,一般就是打电话问候。”“你的父母关系不好吗?”“我母亲20年前去了美国,不过他们关系还算好。”

  “他们不是离异了吧?”

  “没有。我们父辈的观念,是不轻易离婚的,他们认为结婚就要白头到老。我妈妈经常打电话给我老爸,一打就是半天,要他注意这个那个的。”

  “20年前,你那时正好17、18岁,在你的记忆中,你的家庭怎么样?你对家庭是怎么看的?”

  青青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那时我刚好考上了大学,而且是我妈妈指定要我考的大学。我父母和中国其他多数父母一样,相敬如宾,彼此和爱。因为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小时候应该管教很严的。我父亲是教师,一直督促我的功课。”

  “抱歉,对你父母的关系,我不能认同。他们分开这么多年本身就很残酷,那时他们正当年,彼此在生活上、在生理上都很需要对方,但是他们却分开了,而且一分就是20年!”

  “我觉得是我辜负了他们。我母亲出国后,一心希望为我创造条件,要我也去美国念书,然后在那里就业成家。”

  “那是他们一厢情愿地为你设计未来,你恐怕对此也很反感。”

  “我本来已经被加州大学录取了,那是个很好的学校,但我害怕到陌生的国度去,最后放弃了。我妈妈很伤心,后来她想回国,却发现国内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所以她只好继续留在美国。”

  “你觉得你爸爸想不想你回去看他?”

  “嗯,他肯定想的。”

  “所以从感情上说谁都不是独立的。他一定很孤单。”

  “不过他习惯了,甚至他觉得单身一人很好,他觉得女人在身边很唠叨。我妈有时打电话给他,总要他注意这个那个、保养好身体什么的,他经常把我妈说一顿。”

  “聊了这么多,我可以说说我的感觉吗?”“好的。”

  “我觉得你、你的家人心理都有点问题,你们这个家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家庭成员之间也不是正常的家庭关系,或许你们没有真正享受过那种天伦之乐。你的家庭对你的影响很大,你现在的问题就是因为这个导致的。”

  “这很有可能的。我家确实不像很多我看见的家庭那样,热闹、互相关心。就说我婆婆家吧,我觉得他们家就是很正常和谐的,不仅体现在她自己家,也体现在她姐妹们的家。”

  “所以,我建议你:一、观察一下你身边和睦家庭中夫妻的言行和互动,看他们是如何生活如何交流的;二、考虑一下你崇拜的那个家伙,你把他看得那么重,假如有一天他不再喜爱你了,你该怎么办?”

  “我考虑过的,没什么,我已经得到很多了,我内心只有感谢他。”

  一提到那个男人,青青就变得这么卑微低下,完全失去了自尊。看来,要想改变她,只言片语是不行的,所以我没理会她,继续说道:

  “三、不要和你老公发生直接冲突,和他一起尝试一下,过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我觉得你的建议很到位。我确实尝试着不和他发生冲突,也就是说,不把他当做老公,而是把他当做朋友,这样确实很奏效的。”

  “不,要把他当做老公!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一切都不要急于下结论,慢慢看看再说,好吗?看看当你观察了、尝试了之后,你有什么感受,有什么样的变化。”

  “哦,好的,非常感谢你!”

  专家点评:青青生活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在这个家庭里,她学到了很多文化知识,但是关于生活却学会的很少。所以她“觉得自己很像孩子”,从而考虑问题也很单纯,比如为了“应付一下”而领证,后来发现“和喜欢的男人约会受到限制”,这一切表明她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有较大差距。在这个家庭里,亲情很淡,家庭观念也很淡,家庭成员性情孤僻,彼此缺乏互动,三个人,三个地方,基本上是自顾自地生活。在青青看来,家不过如此而已,因此她对结婚生子并不感兴趣,而是选择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变态的心理追求所谓的幸福。青青从小到大,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很少有人引导她,向她描述将来的生活会怎样,在遇到问题时应该怎样处理,所以她内心一直缺乏安全感,她没有勇气去面对新的环境、新的生活,为此她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如今又想放弃结婚的机会。

  青青的心理问题确实比较严重,要想让她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她的男友、她的朋友都必须向她伸出援手、付出耐心。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干了同桌陈柔 同桌把我带回家搞

    干了同桌陈柔 同桌把我带回家搞

  • 男人的手伸进女人裤子 老师叫我

    男人的手伸进女人裤子 老师叫我

  • 偷干同学小军的女友 用你的大棒

    偷干同学小军的女友 用你的大棒

  • 飞机上艳遇极品空姐 飞机上我干

    飞机上艳遇极品空姐 飞机上我干

  • 蓝天航空燕云操王静 蓝天航空王

    蓝天航空燕云操王静 蓝天航空王

  • 朝鲜女兵为何只穿裙子 朝鲜女兵

    朝鲜女兵为何只穿裙子 朝鲜女兵

  • 女明星被强扒衣服 张含韵陪人睡

    女明星被强扒衣服 张含韵陪人睡

  • 在地铁上被农民工操 被民工干了

    在地铁上被农民工操 被民工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