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文章 > 散文大全 > 春天 > 一个 > 总是 > 桃花 > 淡淡 >

仰头忽见一枝春

  • 2015-03-25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73次

  《仰头忽见一枝春》是一篇经典的文章,摘要的经典内容,就请分享它吧。

【一】

仰头,一枝花,斜斜挂在墙头。冷艳,寂寞。春色满园,关不住。关不住的满坡桃花,也关不住清风流水。

白音格力说:“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

雨落山川,烟入云天。读着“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又绿江南岸”,心里一半明媚,一半落寞。

在江南云水深处,一个人,独行。采一枝桃花,不知送给谁。临街情更怯,只好偷偷的弃在长亭,只等有缘人,看见那一枝曼妙,两眼一亮,欣喜地捧在掌心。

街头的春天,总是没有乡下来得痛快,遮遮掩掩,春意也不浓,四季也不分明,甚是无趣。雨中漫步,看来来往往的车,扬起一片又一片的水花。

许多年没有收到一封信了,想那桃花读信,该是何等浪漫。QQ里,好友每天的问候,让孤独的心也增添了温暖的色彩。远远的思念,总让这个春天的滋味,变地绵远而悠长。等待总是漫长的,带着淡淡的烟雨,甜蜜而凄冷。

剪不断的寂寞,抹不去的闲愁。烟青色等烟雨,我在等你。街头人来人往,烟雨中飘着一把又一把彩色的小伞。春天来了,燕子还没有来,想着,想着,总有点空落落的。风月薄凉了眉心,光阴淡去了过往,每一个缠缠绵绵的故事,总会留下淡淡的痕迹。

小区里的枝头,打着许多羞涩的小蓓蕾,羞答答的惹人爱怜,轻轻地走过去,忍不住用唇轻触那轻颤的美丽。想念那个隔着千山的女子,在烟雨里驻足。低眉,一朵花的风雅;回眸,一滴露的清愁。隔空桃花,更加美丽。

江南的竹篱茅舍,总是湿漉漉的,每一个墙角,似乎都蹲着一卷泛黄的诗词。(读札网 www.duzha.com)稍不留神,就抽出了芽,绽出了苞,怯生生,有点羞涩,仿佛一个个小姑娘,豆蔻年华,满满的装的都是心事,那心事不能与人言说,只能说给清风流云听。

【二】

以前日日陪伴的红颜,突然就不见了,人生的缘,真的如行云流水,来去无踪。想起那句:“我恨你,一辈子!”心中总是隐隐的疼。我想真正的禅心,不过是心如明镜,事来则住,事去无痕。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才是禅者的洒脱。

春天是慵懒的,春风拂面,总是有点或多或少的倦意。在春日里行走,总是不经意与那开花的树撞个满怀,羞怯的,妩媚的,张狂的花,让这个春天带着或浓或淡的醉意。好想寻一个村庄,在酒旗熏风的竹篱茅舍里,要一壶杏花酒,与喜欢的人拼却一醉。抛却了浮名,只须一壶禅茶,一壶淡酒,一张木头的、竹子的或者干脆是石头小桌,几把简单的竹椅,就可以静听花开的声音。

春雨漫天飞舞,落花也纷纷扬扬,雨落心上,花也落身上,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闲愁。几日不来春便老,昨天还还半展还蜷,粉粉的苞羞怯地打着骨朵,今日却开得有点妖了。颇喜欢水墨烟渚,回廊曲径,记忆中那古典清新时尚的女子,眸中流动淡淡的清愁。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终是无处可寻了,只有春寒料峭,春风摇曳,一个半醉半醒的梦。

更多精彩内容

  • 娴静,如诗

    娴静,如诗

  • 夏,又深了一寸

    夏,又深了一寸

  • 年太少-龙谷文化

    年太少-龙谷文化

  • 灯

  • 《马路煎牛排孵小鸡》七星叟

    《马路煎牛排孵小鸡》七星叟

  • 聚秀桥

    聚秀桥

  • 慢品莲韵,静悟人生

    慢品莲韵,静悟人生

  • 《评弹声起江南国色——专访苏州

    《评弹声起江南国色——专访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