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语录 > 经典短文 > 自己 > 我们 > 学校 > 记忆 > 那么 >

我还被父母呵护

  • 2015-04-14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16次

  读札网最近发表了一篇名为《我还被父母呵护》的生活随笔,一直收藏的好文章,分享给你的好友吧。

有些地方,记忆里的样子就那样,现在新津已划入天府新区的规划区了。可是新津于我,是一个关于淡色衣服青春少女的记忆。时光啊,流逝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我们都已快老去,可是,她还是那年少年美丽的样子。她可以忘记我,可我从未丢失那段记忆。

像许许多多远乡旅读的孩子一样,寒假后的初春,我背上行囊,踏上了回学校的路。那时,家的地方顺108国道,搭车还很方便,美中不足的是必须到新津转车。家乡还没有从冬天苏醒过来,成都平原却已步入了春天,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像画家打翻了调色板,在明媚的春光中那么耀眼。房前屋角的李子花洁白如雪,像飘落的白云。

然而,美好的春光却让我涌起了淡淡的春愁,飞快地驶向学校的客车,不会像我祈祷的那样永远地开下去,它最终会停在我的现实里。毕业在即,前途却是一片茫然,想起操劳在农田里的父母,分担家务的年幼的妹妹,不觉心情黯然。然后,我的老毛病终于犯了,晕车了。窗外还有寒风,不敢打开窗户,而我的口里已经泯满了口水。头不昏,可是胃里翻腾得厉害,我忍,忍,当我终于控制不住咽下口水的时候,胃子也闹翻了。我慌慌张张地拿出准备好的袋子,但是,我知道,尽管那时只是一个孩子,路人还是不会待见的。然而,我还是清晰地感觉到有人扶了我的肩。我羞愧的低着头,然而,颠簸的车还是没有饶恕我,尤其即将到新津车站,车子似停非停的时候,再次让我颜面扫尽。我感到她更紧地靠近了我,那样一个柔软的身体,是我邻座的女孩。虽然心底不愿劳烦别人,想到几乎是同龄人也没那么计较,生活随笔她帮我背了重重的行囊,扶着我下车,在车站的休息室坐了下来。然后,她给我买来了水,帮我看着行李,让我在卫生间作了简单的清洗。待我稍稍舒服了,她才问我,需要转到哪一路的车。我说了学校的地址,她很担忧的样子,说,还好远啊,你一个人?我说,没关系的,现在晕了,下一趟就不晕了,免疫了,她美丽地笑了起来。她说,真羡慕我还在读书,而她已经在外面打工了。是的,虽然素色的打扮,但,是多了一点精致。那时,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感激她的帮助,她忍受了落魄的我,给了我异乡的温暖。

她坚持将我送上去学校的车,当客车徐徐开动,我看见她像老朋友一样向我挥手,乌黑刘海下那张青春美丽的脸,是浅浅的笑容,仿佛我们真的会再见。还记得浅色的衣服,让她显得那么美,就像融入春天的一种风景。真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因为有过陌生的照顾,心底的温暖,还有她脸上羡慕我还在读书的神情,让我微微心疼,回学校的路没有那么漫长,也不再晕车。那时,更让我明白,以为悲惨的自己,其实已经很幸运了。明天我们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今天,只要我们共同享受着美好的春天,就该努力走下去。我还被父母呵护,她已经在自己照顾自己了,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帮助陌路的我,她对生活的美好希冀更优于还在接受教育的我。(读札网 www.duzha.com)她给我的人生上了生动的一课,无论如何,都该认真努力,自己不是梦想的那么好,但也不是像自己悲伤的那么糟!

更多精彩内容

  • 浓浓兄弟情

    浓浓兄弟情

  •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 茶韵若情岂三千

    茶韵若情岂三千

  • 爱在传承之途

    爱在传承之途

  • 流经天堂的大河

    流经天堂的大河

  •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