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文章 > 文字 >

魔法书

  • 2015-04-28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11次

魔法书

小梦是个姑娘,并且是属于漂亮的那种,尤其是笑起来,就算阴天你一看到她的微笑也会感到阳光像树懒一样紧紧的抱在你的身上。

就是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被毁容了,那是在高三下学期的时候,小梦所在的宿舍楼半夜发生了火灾,小梦在逃生的时候,慌乱中摔倒在地上,脸正好摔在正在燃烧的被子上。从此在左脸和额头留下了两块很难看的伤疤。从那以后那个长得漂亮,笑起来阳光的一塌糊涂的小梦消失了,多了只是一个,每天低着头,用长长的头发遮住了额头和脸颊的小梦。

柚子对我说后面毁容的时候,我脑海中还在想象小梦那个阳光般的微笑。以至我后面开始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猛地喊了一句,毁容了,麻痹,谁干的。

柚子显然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拿烟的左手抖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接着把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一个女生在熄灯后点蜡烛复习功课,太累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然后睡梦中把蜡烛碰倒在被子上。然后引发了大火。”

“高考害死人呀。”我插了一句。

“也许是吧,”柚子又吸了一口烟,努力地想吐一个烟圈。

“小梦后来怎么了?”我问道,不知不觉我被这个故事中的小梦吸引了。

“后来啊,小梦考上了一所不入流的二本学校,如果按照原来的成绩,能考一本的。”柚子接着说道。

“你呢?”

“我?我那年和小梦考上了同一个学校。”柚子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说道。

“不过我是靠我的真材实料考进去的。”柚子又补充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是为她故意考低分和她考进同一个大学呢,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爱情故事。”我盯着柚子感叹地说。

“你爱情小说看多了吧你。”

我笑了一下,没有搭话。

“我是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后才知道的,那会的我和小梦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没毁容之前是优等生,我呢,就是菜逼一个,也就能背地里偷偷的看人家两眼。

进大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的,我帮她拿行李,她一路上不停地低着说谢谢。最后我烦了,大声骂了一句,还有完没完了,最烦谢谢这两个字,一个大学就咱两个是高中同学,帮个忙搞这么客气干啥,我还指着这个大学咱两个相互帮助呢。

我说的过程中,小梦一直低着头,当我说道相互帮助的时候,小梦把头抬了一下,又迅速地低了下去,轻声说了一句,我能帮你啥。

我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比如咱们分到一个考场,恰好你又在我旁边的座位上,让我抄抄就行。

我本以后她能笑骂两句,谁知道她只是低着头说了一句:好。

从哪以后,我成了大学里面和她交流最多的人。

大学里面小梦依然是优等生,我呢,打游戏,搞社团,依然是菜逼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我哪会说的话遭了天谴,我和小梦考试一次也没挨着过。

刚进大学那会想追小梦的人挺多的,后来一看到小梦脸上的伤疤都放弃了。小梦也基本上一天到晚不说话,也就和我说两句,我也没少帮小梦忙。

就这样一直到大四下学期,班里同学聚会,聚会完,小梦对我说,要不咱在找个地方再聚一下吧,我请客。我说你请客的话,好啊。

我们就在街边找了一家串店,要了一箱啤酒和一堆串。边喝酒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大学和高中里面的事。喝到最后,小梦又是哭,又是笑,不停地喊:凭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我那做的不好,凭什么。

我看着小梦的样子,我的心疼的呀,我借这酒劲,一把把小梦拉倒我怀里,紧紧的抱住。

小梦挣扎了两下,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只是嘴里依然在喊凭什么。”

柚子讲到这突然不说话了,不停地吸烟。

我看着柚子,“然后呢,”我问道。

“然后……后来……”柚子慢慢地说出这四个字,又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

“第二天我去找她,她没有见我,从那以后她一直躲着我,我一次也没见着她,我从其他同学那里陆陆续续听到她的消息,说她成绩那么优秀,因为脸上的伤疤,没有公司要她。连连碰壁。

直到有一天我在寝室里呆着,我寝室的哥们气喘吁吁地推开门,大声地说,柚子,你快去看看,小梦在女生宿舍的楼顶上,她,她,她可能要跳楼。

我听完,迅速把他推开,跑下楼去。大脑一片空白,路上还摔了一次。我跑到女生宿舍楼,推开外面的人,跑了进去。一路跑到楼顶,楼顶也全是人,有老师也有同学。他们一看是我,连忙让出一条路。我冲到前面拼命地喊;小梦,你他妈的想干啥,你赶紧给我过来,你想啥呢,赶紧过来。说完我想冲过去。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小梦对我喊了一句。

我停下脚步,继续喊,你赶紧过来,赶紧过来……不知何时我的怒吼变成哀求。

小梦我求求你,赶紧过来,咱有事慢慢说好吗,我求求你,我给你跪下还不行吗。我说完跪了下去。我当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小梦不能死。

在我不停的哀求中,模糊地看到小梦笑了,那是大学四年我第一次见她笑,很认真的微笑,那微笑,那微笑……”

柚子说不下去了,拿烟的手抖个不停,咬着牙似乎拼命阻止些什么。

“最后呢?”我不知道说什么,就问了一句。

“最后……最后,啊……”柚子喊了一嗓子低头终于哭了出来,我忽然想起一个形容词“受伤的野兽”,可能不太合适,但原谅我当时实在想不起来其他的形容词。

“你说,这个世界有没有魔法书,就是那种可以让时光倒流,让死去的人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魔法书。”柚子抬头问我,一脸的泪痕。

我愣在哪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久,我轻声地回答了一句:

“或许有吧。”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喧嚣城市里的寂寞伏兵

    喧嚣城市里的寂寞伏兵

  • 天会亮起来,我们终将离开

    天会亮起来,我们终将离开

  • 待我修炼成精,前去收你

    待我修炼成精,前去收你

  • 你以一瓶白酒慰青春

    你以一瓶白酒慰青春

  • 我还没有过耳听爱情的年纪

    我还没有过耳听爱情的年纪

  •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逼的英雄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逼的英雄

  • 长别已经年,难忆当年清秀

    长别已经年,难忆当年清秀

  •  你连真正的好都没见过,谈什么

    你连真正的好都没见过,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