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文章 > 散文大全 >

父亲

  • 2016-05-04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49次

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苍老疲惫的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微笑,他眯着眼睛,像高僧入定一样。以前我每次回家,他看到我第一句话总是问我吃饭了没有?这次他没有问,我大声地喊了一声“爸”,他也不答应我。

父亲躺在棺木里。

母亲见我回来,她哭得更伤心了,她拉着我的手,说父亲前天还好好的,看到天气晴朗,喘气的毛病也好了些,他说想到菜地里看看,他扛起锄头,走到大门口,他就坐在门口那个靠背椅上晒了一会太阳,他就那样走了。

我劝慰着母亲,叫她不要过度悲伤,父亲走了你也清静了,免得他跟你吵嘴。

母亲依然大声地哭着,儿啊,你不晓得你小时候,你爸那样爱你,总是把你抱在手上,冬天怕你冻着,总是把你窝在他怀里,用他的棉衣包着你啊……( 文章阅读网: )

我泪流满面,抚摸着父亲安睡的棺木,他一生辛苦劳碌,这口棺木却成了他最后的归宿。

父亲当过兵,参加过抗美援朝,退伍后组织上安排他在武汉烈士陵园,工作没多久,父亲觉得清闲无聊,毅然辞职回到团风老家。多年以后,母亲为此没少埋怨父亲。父亲总是笑着说,种田的出身,还是回农村好些,可以种田种菜。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娴静,如诗

    娴静,如诗

  • 夏,又深了一寸

    夏,又深了一寸

  • 年太少-龙谷文化

    年太少-龙谷文化

  • 灯

  • 《马路煎牛排孵小鸡》七星叟

    《马路煎牛排孵小鸡》七星叟

  • 聚秀桥

    聚秀桥

  • 慢品莲韵,静悟人生

    慢品莲韵,静悟人生

  • 《评弹声起江南国色——专访苏州

    《评弹声起江南国色——专访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