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忆念

2016-05-10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又是六月,那桃花谢后的春,满山的绿给人的是享受。看残花凋零,翩跹空中舞。想忆当年你花前月下的你霓裳舞曲。醉了我的心。

——题记

那年,是一个炎热的夏,你我相识在九月里,那时的天空格外蓝。你我也还是小孩子的有幼稚与调皮。那时的我们不懂得情爱。老师说:“我们这个年龄没有结果。”可在我看来可这一切也不是完全没有结果。回忆当年,当一个个人爱上你时,我,曾帮他们送情书。“叶林应”此人,你是否还记得。那是我对你说:“杨娇(香蕉),你还不好好管管他,他把你的名字刻在手上。我言,自残,唉,真是无言。

时间就这每一点一点流走,我慢慢的沉浸在你的生活,早早的来到学校,只是为了仿古闲人吟诗作赋满窗楼。博你一笑,清晨,那时正是你么日的绝伦之时,与你畅谈在无人的教室。老王上课每当提到两直线相交,,,我便打断,用吃惊的语气大喊:“香蕉”。曾为给你写信而被父亲责骂。成绩一落千丈。多次给我做思想工作。终究我觉得:“青春本就没太多结果,放手吧。可是最多的也只是一晚上的事,当第二天来到时,再会,看你深邃眼目。那细腻话语。一切早已抛与脑后。就这样,花看花落,时事变迁。时近6月,终一别,还记得我将走之时你说你要为我开party,可他(当时咱班班长),阻拦了。就这样我也拒绝了。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