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春意

2016-05-11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故乡的清晨,没了花开的声音,只落得点点蝉鸣。晨风一贯的温柔,吹拂着我不安的心,而我却不再怅然。只是目睹这盛夏的落叶,旋转着,迎合着眼前的宁静。风吹打着小树,而这树的呜咽,却像极了雨声,淅淅沥沥,点点滴滴。

正午的阳光不再和煦,风也停了,整个村子都很安静,只有蝉还在鸣着,门前的柚树弯了腰肢,似乎是在探寻什么。我慢慢走着,看到了那座小桥,只是桥下的水不再流了,慢慢走着,也不知是那家的鱼塘栅栏倒了,一两只家狗钻了进去,我沉默,慢慢走着。

傍晚了,日还不落,我迎着日光,不去管刺眼与否,把日光深深印在瞳孔,强光刺的我生疼。独立在河堤旁,河面泛着几只小舟,无人执桨,只是空漾着,情不自禁的走上船头,觅着水波,几只蜘蛛在水面走走停停,是在不舍什么。

夜深了,晚风兴了又停,蛙鸣声不绝于耳,却仍止不住回忆,故乡河畔的少年,你此时又在思念着谁,门前的那棵老柚子树又是为谁弯了脊背,塘前的那座小桥下为何不再有流淌的河水。夜,不寐。叹那迷离灯火,物是人非。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