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语录 > 经典短文 >

瞿秋白故居

  • 2016-05-2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84次
瞿秋白故居

(黑风夜话77 瞿秋白故居)

“今岁花开盛,宜栽白玉盆。只缘秋色淡,无处觅霜痕。”一位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少年题写了这首白菊诗,诗里巧妙地嵌入了他的名字“秋白”,还有“霜”字,因为他别名瞿霜。

在中国革命史上,瞿秋白是个跳不过去的名字,他曾经担任过共产党的最高负责人,也曾经是党内十次路线斗争排名第二的左倾盲动主义的冠名者;他曾经是革命烈士受到万众敬仰,也曾经被指责为叛徒遭到彻底批判。而这一切均来自于他临刑前的遗作《多余的话》。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秋白用《诗经》诠释着心语,并以此拉开了二万言的序幕。其实他可以不写,甚至把要写的内容作为交代口述给书记员也可,可他偏偏留下白纸黑字,把自己最真实的思想留诸人间。他完全是在剖析自己,把灵魂放在历史的手术台上供后人瞻仰。他不会降服于敌人的威胁和利诱,也不再抱怨自己战友的打击和抛弃,可他留恋妻子,留恋那段“秋之白华”的美丽爱情故事。但他还是坚决地慷慨赴死,而且还应该唱着《国际歌》,因为他是那首歌在中国最早、最全面的翻译者。他是这样翻译的:“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但愿以后的青年不要学我的样子,不要以为我以前写的东西是代表什么主义的。”秋白用“最后的最坦白的话”告诉后人,他把希望寄托在能够独立思考的代代青年身上。因为“历史的误会”,他“十五年来勉强做着政治工作,因为勉强,所以也永远做不好。”多余的话不多余,而且耐人寻味,它使人们迫切需要了解他的心路历程,并因此而走进他的故居纪念馆。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浓浓兄弟情

    浓浓兄弟情

  •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 茶韵若情岂三千

    茶韵若情岂三千

  • 爱在传承之途

    爱在传承之途

  • 流经天堂的大河

    流经天堂的大河

  •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