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语录 > 经典短文 >

丽江,把回忆带走,把爱留下

  • 2016-06-0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136次

跟所有陌生的远方人一样,乘着8小时的火车,我来到了这个地方。下午6点20,伴着红霞,第一次踏到这片土地上,丽江,游人眼里梦一样的地方。或许我没见过几方土地,没踩过几座山头,才会对这里有不一样回忆。

第一晚游荡在古城,我是远方的陌生人,满目琳琅都是商铺,充斥着金钱的味道,现代文明在这里站住脚跟,几分厌恶便这样浮上心头,短短三个小时的夜市之旅,早已使我疲惫不堪,没来自身体,起源于心头。逃不了的心灵疲惫让我在旅店反思,我究竟到这里寻找什么,或者我期待的是什么,如梦之前,我依旧没找到答案。

丽江人是幸福的,曾经有人这么告诉我,但我始终不知道这句话的源头。束河古镇似乎让我找到答案,那是个慢节奏的地方,歌声慢,美女慢,似乎连空气流动得也很慢,东巴老人在远处闲适地等待游人的到来,为他们有偿地表演东巴乐曲,调子很慢,但掷地有声地砸在心头。那天人不多,几匹长幼不齐的马呆在两个老外身旁的桥头,老外似乎对马很感兴趣,但也只是似乎罢了。没必要询问,在这里的一切都是自由的,这样才相得益章。老掉牙的东西在潮流老板店门口摆着地摊,却在阳光下显得协调,慵懒的节奏在慵懒地消磨时间,不觉中便到了午后,这份安逸在身体的疲惫中得到心灵的慰藉。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浓浓兄弟情

    浓浓兄弟情

  •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靠近你就靠近了幸福

  •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一个流浪汉的遐想

  • 茶韵若情岂三千

    茶韵若情岂三千

  • 爱在传承之途

    爱在传承之途

  • 流经天堂的大河

    流经天堂的大河

  •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元曲中的爱情之待月西厢

  •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

    《面纱与革命》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