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画堂春梦深】第2封回信:给周先生

2016-06-03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周先生:

来信已于上周三收到,之所以未能及时回复,是因为您的问题实在不算简单,须得斟酌思考,才勉强可以回答。——你很认真,我自然不能搪塞。

先说这个成语吧:周郎顾曲。周郎是谁,想必您早已晓得,不必我多讲。其实也不必讲,自《三国志》所记至今,典故之所指已与原来文本中的意思大有不同。陈寿本想说明周瑜业于音乐,哪能猜到后来竟发展为怀才不遇的意思。

而你我,本没有什么才,因而对“遇”也没有多大的期待。不过想着在人世的无常中,能有一知音罢了。试想,某个曲高和寡的音乐家常独奏一曲,以为只有自己在听,或者某个深夜电台的主持人常深夜独语,以为只有自己在说,忽然有一天来了个”曲有误,周郎顾“,那该是怎样的温暖与感动啊!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因此,我在那文章中用它,并不想说自己怀才不遇,不过是对那“被顾之人”的羡慕罢了!我错误频出,却并无人顾曲,岂不可叹。——说到这里,我又要再一次感谢您的来信。( 文章阅读网: )

第二,对于郭敬明,其实我并未读过他。只是有一种专业上的敏感罢了,如果有一天他想通了,他真的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菲茨杰拉德。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