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江天峦童瑶小说_我患相思你是良方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我患相思,你是良方》是由“长相思”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江天峦童瑶,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现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江天峦童瑶小说_我患相思你是良方在线阅读

第一章羞辱

喘息声夹杂着欢愉自门内传出,听着里面的浪词淫语,我的手指紧紧的扣在门框上,眼睛瞪的通红。

手中的行李好似有千斤重,我颤抖着拿出钥匙,过度的愤怒与绝望使我开了两次才将门拧开。

淫靡的味道夹杂着香水味令人腻的作呕,我几乎疯魔了一般冲上前去掀开被子,里面两名赤条条的女子惊叫出声。

“你是谁!”

两名女郎上一刻还在拥吻,下一刻就这么赤裸着曼妙的身姿暴露在空气中,身上满是欢爱后的红痕。

听着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我的牙齿几乎将唇角咬破,伸手指着墙上的婚纱照怒吼道:“你们给我滚!”

两名女子打量了我一番,而后突然笑了,在我的目光下嬉笑着穿好衣服,临走前还将她们的名片塞在了江天峦的西服上衣里。

我翻出名片撕了个粉碎,打开窗户大口大口的呼吸干净的空气,屋内凌乱的床单被褥使我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作呕。

江天峦,我的未婚夫,这个我深爱了八年的男人,迎接我回国的第一件事,便是带着两名妖娆女郎在我的床上,在我的婚纱照下,做这种恶心的事情。

浴室的水声停止,一名男子用浴巾裹着下半身自浴室走出,看见窗边的我后微微皱眉,水珠顺着他结实的肌肉划过腰际,顺着后背滚入股间,英俊的侧脸上满是不耐。

我承认,就在这一刻,我都是深爱着他的。

“是不是打扰你的好事儿了?”我冷笑着将发丝别在耳后,拳头紧握着似是要将指甲都掐进肉里。

江天峦看都没看我一眼,优雅的歪在床边,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口道:

“童瑶,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乖。”

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上前去。

当年订婚后,他送我出国留学,我痴迷的抱着他不肯离开。他在机场宠溺的摸着我的头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乖’。

如今不过一年,管家便打电话给我,整个童氏集团被他江天峦一手掏空!

我在飞机上想过如数中可能,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利用我。

江天峦一把将我按在床上,不紧不慢的吸掉了最后一点香烟,将烟圈吐在我的脸上,冷冷道:“不乖,就要罚。”

我惊恐的看着他将燃烧的烟蒂按灭在我的肩头,灼烧的疼痛令我瞬间尖叫出声,疯狂的踢打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或许是这样的行为激怒了他,江天峦冷着脸撕开了我的衣服,不带一丝感情的将我的裙子褪到膝下。

我真的怕了,我想过无数次献身于他,却不应该是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氛围下。

江天峦是情场高手,他有无数的方法可以不弄疼我,可以给我的第一次留下美好的印象,但是他却没有。

没有一丝前戏的将我反倒在床上,用力的按着我的后颈,以最屈辱的姿势自身后挺身而入,我吃痛也不肯呜咽一声,狠狠的咬着洁白的被单,鼻间还满是刚才两位女郎淫靡的香水味。

第二章父亲

“叫!”一个字的命令最为可怕。

我死命的咬住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八年的时间我太了解江天峦的喜好,我不介意他在外面背着我乱搞,因为他对我一直是不同的,但现在看来,我确实是更不被怜惜的那一类。

身后的男人渐渐发出低声的喘息,似是从中体会到了些许欢愉。

可我却只能感受到一阵阵疼痛自腹部以下传来,似是利刃在反复击打,不带任何感情的鞭挞。

渐渐的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他将我翻转过来。

床上廉价的香水味熏的我胃里一阵恶心,挣扎着起身却被他又按回了床上,慌忙间便吐了一床。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我从未见过他的脸色如此难看,洁白的被单上斑驳着点点鲜血和黄褐色的污秽物。

“真脏。”

江天峦冷笑着将我从床上拖了下来,按在浴缸边,轻轻伏在我耳边道:“你觉得我很恶心是吗?”

我惊恐的摇着头,觉得这样的他既陌生又可怖。

下一秒冰冷的水柱便呲在了我的身上,一遍遍冲刷着无处躲藏的我。

直到我完全失去意识,歪倒在了浴缸边,身后的男人依旧没有停止动作,发狠似的将我按在冰冷的墙上,于身后不停抽送。

等我再睁开眼睛,正在江天峦的副驾上,身上整洁的衣服和温暖的阳光,好似刚刚那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场噩梦。

然而身下的疼痛却将我拉回现实,身边的男人明明是我朝思暮想了一年的人,现在却令我感到畏惧。

“我要回家!”我不知他要带我去哪里,但我知道绝对不会是我想要去的地方。

“有我的地方就是家,”江天峦的嘴角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眼中仍是骇人的寒意道:“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你也曾答应我爸会好好疼我!你现在又是怎么做的!”我疯狂的拉扯着车门,如果可以我宁愿跳车离开这个恶魔。

江天峦将方向盘猛的一打,已经解开安全带的我,头狠狠的撞在了车窗上一阵阵眩晕。

“你刚下飞机就来找我了?”江天峦不知为何冒出这么一句话,转头看向我嘴角微微向上挑起道:“我去带你见你爸。”

我见他真的改变了原本车的行驶方向,似是真的要带我去见父亲。

我爸一向疼我,如果见到他,我该不该告诉父亲江天峦对我的欺辱?

车子越驶越荒凉,渐渐地远离市区向山郊而去。

直到车完全停下,我茫然的下车看着‘疗养院’三个大字,木讷的转头看着车上的男人。

“我爸呢?”我问道。

江天峦没有说话,我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我爸是童氏财团的董事长!他才四十七岁!”我声嘶力竭的怒吼着,我的父亲不可能在这样荒凉的疗养院中度过余生!

江天峦依旧没有说话,看着癫狂的我似是有些怜惜,只是一闪而过的,便又是那副凉薄的表情。

“别嚷!”护理员不满的走出,见到江天峦后愣了一下,慌忙道:“江总好。”

这一刻我恍然大悟,江天峦如今成了江总,我的父亲也被关在了这样一所简陋的疗养院中。

第三章报复

“让我见见我爸,”我看着那护理员,一步步向她逼近。

护理员为难的看了我一眼,见江天峦也下了车往疗养院内走,赶忙丢下我跟上前去道:

“老先生最近情况不太好,有些抗拒用药。”

我瞬间崩溃,撕扯着江天峦的衣服问他对我父亲用了什么药,江天峦不耐烦的推开我,让我不要像一个疯婆子一样丢人现眼。

闻言我几乎笑出声,他已经厌恶我到这种地步了吗?

我不再作声,低着头跟在护理员身后,打算先见到我父亲再从长计议。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越往里走坏境反而更好了一些,等走到最里面那间房时,江天峦点了只烟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我觉得他可能是无颜面对我的父亲。

我扬起笑脸强打精神,不想我的父亲为我担心。

然而一句爸爸哽咽在喉,屋内的景象几乎令我晕厥。

我的父亲坐在轮椅上,花白着头发,双目无神的坐在床边,嘴边还挂着晶莹的口水,一副痴傻的样子。

“老先生患老年痴呆已经大半年了,您不知道吗?”看我震惊的模样,护理员有些狐疑道。

“老,老年痴呆?”我颤抖着走过去,蹲在父亲的面前道:“爸爸,我是瑶瑶啊,您不认得我了吗?”

父亲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痴痴的看着窗外,口中呢喃道:“怎么还不来?”

“我来了!爸爸我回来了啊!”我伏在父亲的膝前痛哭,自责愧疚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怎么会痴呆了大半年,明明上个月父亲还回我的消息一切正常。

“老先生想不起来的,”护理员被我哭的烦了,有些无奈的说:“刚来时还时好时坏,有时能想起来大部分事情,现在基本上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

江天峦不耐烦的敲了敲门框,示意我赶紧出来。

我擦干了眼泪,看着虽是不大,但却整洁干净的屋内对护理员道了一声谢谢。

“我爸出事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坐在副驾上,看着车子逐渐驶出疗养院,旁边的男人依旧是那副俊朗优雅的模样。

“呵,”江天峦冷笑一声道:“童瑶,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我替你照顾不就行了。”

“可你将他照顾到了疗养院里!把自己照顾到了童氏的高层里,”滔天的怒火几乎将我淹没,我不管不顾的吼完,才发觉江天峦的脸色十分不善。

好在电话的声音突然响起,江天峦接起电话神色稍缓,含糊的答应了两声。

因为带着蓝牙耳机,我听不清说的什么,只能隐约听着是个年轻的女子打来的电话。

我神色讥讽的看着他挂了电话,江天峦自然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猛的一脚急刹,将车停在了路边。

“下车!”

冷清的男音不夹杂一丝感情,好像就是在陈述一件实事一般。

“这是荒郊,”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江天峦不耐烦的下了车,绕到副驾驶边打开车门,将我拉下了车,而后开车而去。

第四章践踏

全程没有一丝迟疑,好似被扔下车的是垃圾一般。

我行尸走肉般的往市区走去,终是在天黑前走到了童家的大门。我摸摸了身上,钥匙果真被忘在了今天捉奸的新房中。

“谁呀!”敲门声可能惊扰了屋内的人,带着不满,俏丽的女子打开别墅的大门,看到是我后明显一愣,而后语调佯装轻快道:

“堂姐,你从国外回来啦?”

我诧异地看着门内穿着睡衣的女子道:“童娅你怎么在这里?”

“大伯出了事......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童娅有些不情愿的让开门的位置,示意我进屋。

“家里怎么了?”我一进屋便吓了一跳,屋中的装饰和物品摆放皆与一年前完全不同,看样子是被人刻意换过了。

“大伯之前换的,说是想等你回来给你个惊喜,谁知道......”童娅几句话便要落下泪来,我被说的难受,忙搂过她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娅娅,怎么还不进屋?”

熟悉的男声在我身后响起,我浑身一僵,呆滞的转过头来看着倚在里屋门框上的江天峦。

“江哥哥,”童娅娇俏一笑,转过头对我道:“堂姐,我自己住这么大的房子害怕,最近常让江哥哥过来陪我,你别在意啊。”

“你们住一间房吗?”我有些嘲讽的看着两人的情侣睡衣,想来在车上给江天峦打电话的人就是自己的表妹童娅了。

“哎呀,我们小时候还一个澡盆洗澡呢,”童娅的脸刷的红了,扭捏道:

“堂姐你知道我怕黑,江哥哥只是每晚都守在我床边,看我睡着了他就回自己的屋子了,我们没有睡一间屋子......”

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撕成了碎片,而后又被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践踏,江天峦从未对自己如此疼爱过,从来不曾。

童娅好似没有看到我瞬间苍白的脸色,依旧兀自兴奋的说道:“真羡慕堂姐啊,江哥哥那么会疼人,有他在我什么都不用操心。”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仓皇的推开面前的两人,跑回自己的屋中将门反锁起来。

“哎呀,堂姐怎么了?”童娅扭头看向江天峦,小脸通红道:“江哥哥我是不是说什么话,堂姐不爱听了?”

“管她死活,”江天峦冷笑一声,搂过童娅温柔道:“以后不能光脚踩在地上,着凉了怎么办?”

说罢便将拖鞋轻轻放在地上,看着童娅嘴边得意的笑容,江天峦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门内的童瑶无声的任由眼泪划过,自己被扔在荒郊,被冷水冲洗时,他怎么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着凉?

江天峦,你的心是铁打的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好似传来喧闹声,而后便是门“砰”的一声被撞开的巨响。

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了什么,但眼皮却好像有千金重似的,只想静静的睡一会。

耳边传来男人熟悉又急切的呼吸声,似是夹杂着无名的怒火。

“童瑶,你不许睡!给我睁开眼睛!”

第五章医院

我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等再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医院的白色棚顶与床单,病床边趴了人,我心里一惊,口中不自觉的喃喃道:

“天峦?”

那人察觉到我醒了,惊喜万分的抬起头来道:“大小姐!你醒啦!”

我勾了勾嘴角苦笑了一下,失望道:“王妈,你怎么在这里?”

王妈激动地对我又搂又抱道:“童家的佣人都被遣散了,江先生特意将我请回来照顾大小姐。”

照顾我?监视我?我不置可否。

见我神色慢慢疏离,王妈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忙道:“大小姐,你别担心,医生说只要你安心养病,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我什么病?”我话还没说完,便被冷清的男音打断道:

“发烧而已,真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王妈见来人是江天峦,怯懦的道了句“江先生好”后,便借口去买午饭将门从外关上。

“看着我!”江天峦见我将头看向窗外,寒声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我心里直打鼓,扭头道:“这里是医院,江先生快收收自己身上的飞扬跋扈吧,别让人看了笑话。”

在疗养院里讥讽我的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江天峦呵的一声笑了出来,走到病房门前将门反锁后拉下了窗帘。

直到他开始脱外套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逞口舌之快是一件多么不明智的事情。

“江天峦你疯了!这里是医院!”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将西服与领带扔在地上,阴沉着脸一步步向我靠近。

“怎么?你还想和我挑地点?”江天峦的温柔的侧颜似是和我记忆中优雅的未婚夫完全重合,而后又生生剥离开来。

我挣扎着被他压在身下,本就单薄的病号服被很轻松的撕扯开来。

“求你,不要。”噩梦般的场景好似在我眼前一遍遍闪回,我痛苦的呜咽着服了软,乞求身上的男人不要再伤害我。

江天峦的神色中闪过一丝不忍,在我希冀的眼神中低下头,温柔道:“不要出声,走廊会有人,你不想给童氏丢人吧?”

我如坠冰窟,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凝结住,一阵阵的冰冷。

“童瑶,”江天峦贪恋的覆在我的脖颈间,薄唇如蝶翼般一路向下轻吻着,而后停在了被烟蒂烫出的疤痕上道:“你很不恨我?”

我不说话,眼神空洞的看着棚顶。

江天峦将手覆在我胸前的双峰上,用力的一捏,我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说话。”

“恨,”我几乎咬碎了牙齿,从口中挤出这个字来。

身上的男人嘴角勾勒出一丝苦笑,而后又恢复那轻蔑冷情的语气道:“你的身体对我还有些吸引力,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父亲送去陪你。”

“你!畜生!”我被气的浑身发抖。

“不过一个老年痴呆的男人,对我毫无用处。”江天峦冷笑一声,将我的衣服全部解开,贪婪的摩挲着。

我颤栗的打了个寒颤,胃里又漾起了一股恶心。

“哐哐——堂姐你在吗?我带了水果来看你呀!”

童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似是有些急切的,不停的反复压着病房的门把手,发出刺耳的声音。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