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纪南城林佳期小说_娇妻难惹前夫靠边站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娇妻难惹:前夫,靠边站》是由“福瓜”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纪南城林佳期,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现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纪南城林佳期小说_娇妻难惹前夫靠边站在线阅读

第一章小三上门

“我怀孕了,孩子是纪南城的,你赶紧跟他离婚。”李秋实拿着一张怀孕化验单甩在了林佳期面前,眼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林佳期盯着面前仿佛冒着热气的咖啡,瞥了那单子一眼,秀眉不悦地皱了皱,缓缓抬起头,淡淡道,“那要恭喜了,不过李小姐,你怀的是纪南城的孩子,又不是我的,要离婚你找他去。”

没有如愿看到林佳期脸上出现任何气愤甚至嫉妒的表情,李秋实不甘心地开口,“昨晚纪总还在我那里过夜了。你是不知道,纪总在床上的体力有多好。”

呵呵,她当然不知道了,她也不想知道。

见林佳期不说话,李秋实更加得意了,一脸娇羞的模样,“我怀孕了不方便,昨天纪总想要我,我劝他回家找你,可他宁愿让我用其他方法都不肯回家,我也是没办法呀!”

其他方法?真是暧昧无限,用嘴还是五指姑娘,或者是……光是听听,都能令人联想到一幅火爆刺激的画面。

林佳期看向李秋实,忽然微微一笑,俨然一副大度宽容的正室形象,“难为李小姐这么贴心,怀着孕还要帮忙伺候我老公,真是辛苦李小姐了。”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扬起一抹淡笑,“这点钱就当是你替我尽心伺候我老公的报酬,别客气。”

她在羞辱她!李秋实脸色气成猪肝色,再看到林佳期那张淡定从容、漂亮白皙的脸蛋,此刻真恨不得立即毁了它,握紧气得发抖的拳头,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幽寒。

“李小姐,你已经浪费我很多时间了,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林佳期的手搭在门把上,顿了顿又回头对她一笑,友情提示,“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女人找过我,她们都比你年轻,比你有资本,所以你一定要保重,特别是你肚子里的孩子,随时保持战斗……”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惜这样的好天气,却没有一个好心情。

林佳期沿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街角一直走,很快便淹没在接踵而至的人潮,直到夜色降临,才茫然发现走了很久。

也许她该回去了,但她却不想回去那个地方,可是不回去,她又能去哪儿?

……

林佳期回到家,刚打开门,鞋架上摆着的一双红色的女士高跟鞋吸引了她的注意,明显这不是她的。旁边还有一双男士皮鞋。

难道是纪南城回来了?而且还带了女人?

刚打发完小三,他又带了个回来,林佳期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她朝卧室走过去,耳畔是从房间内传出的女人嬉笑声和娇喘声,双手不自觉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刺入手心。

“纪总,轻……轻一点……”

房门虚掩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林佳期伸手推开门,床上躺着两个纠缠的身影,女人衣衫半褪,白皙细长的藕臂挂在纪南城的脖子上,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

第二章带人回家

无意欣赏他们这场活春|宫,林佳期轻轻带上门就要离开。

却听“啊!”地一声,床上的女人吓的将脸缩进纪南城的怀里,娇嗔道,“纪总,她是谁呀?吓死人家了!”

纪南城抬起黑眸,幽幽的望向站在门口的人。

林佳期讪讪地笑了下,“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站住!”纪南城突然一声呵斥。

林佳期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他,这男人想干什么?总不会恶趣味到让她站在这里观看他们做活塞运动吧?

纪南城黑眸盯着她,淡声开口,“林佳期,家里没有避.孕.套,你去买盒回来,我一会要用。”

What?!

仿佛被雷劈了一下,气氛一时凝固。

有没有搞错?搞大女人的肚子要她来处理,现在连他跟别的女人要用的避.孕.套都要她来买,他纪南城以为她林佳期这么好欺负?

忍着火气,林佳期淡定道,“请问你们喜欢什么牌子……是要大号、中号还是小号?薄荷味、草莓味?还是……”

吧啦吧啦……

林佳期看着纪南城的脸越来越黑,突然觉得刚才憋闷的呼吸都顺畅很多呢~纪南城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怂了……

他一只手臂抵在门上,林佳期被纪南城困在门和他身体之间,男人黑眸紧紧攫着她,“小号?林佳期,我不介意现在让你亲自感受一下?嗯?”

男人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林佳期好汉不吃眼前亏。

当即有些狗腿地笑道,“我刚才开玩笑的,您肯定是超大号,我现在就去给你们买。”

她说完迅速弯腰,灵活地从他双臂间逃了出去。

出了门,林佳期吐出了一口浊气,她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那个房子她是回不去了,看来今晚只能先去闺蜜那儿借宿一晚了。

半小时后,纪南城的手机接收到一条来自林佳期的信息:十分抱歉啊,附近店里的避.孕.套都断货了,我跑了几家都是这样,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纪南城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第二天,林佳期回到别墅后,就叫了钟点工来打扫,这个别墅说是他们的婚房,但结婚一年以来,纪南城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林佳期不喜欢有别人打扰,所以就没有请佣人,一直都是她自己打扫的。

可现在,她才不想碰狗男女污染过的东西呢,林佳期仔细地嘱咐打扫的阿姨,要把房间里里外外能洗的都洗,能换的都换一遍才罢休。

弄完了总算觉得空气好了一点,她走进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面还没吃完,电话就响了。

是李秋实打来的,约她见面,林佳期本来不想理她的,她一点也不想掺和她跟纪南城那点破事儿,可李秋实说出了一个名字。

林佳期眼中一亮,立马丢下饭碗,换了衣服就直奔她说的见面地点。

半路上李秋实又打来电话跟林佳期说,她刚才不小心被熊孩子弄了一身汤汤水水,就在她们约定地点附近的酒店临时开了间房洗澡换衣服,让林佳期直接去酒店找她,这样也不耽误彼此时间。

林佳期到了房门外,敲了敲门。

门一开,她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被人抓住手腕一把拖了进去。

“啊——”

第三章被捉当场

林佳期被人压在墙上,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李秋实呢?”

房间里的人根本不是李秋实,而是只套了一件浴袍的陌生男人!

林佳期几乎是立刻就确定了,她被李秋实算计了。

“你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纪南城的老婆,我命令你,立马放开我!”

男人不仅不放,反而捧住她的脸,眼里闪着猥琐的光芒,“纪太太,不是你约我来这儿的吗?放心,一会我会让你很爽的。”

男人说着伸手去撕扯她的衣服,林佳期害怕了,剧烈地挣扎,“你若敢碰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门外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男人立马一把将林佳期丢进床铺里,扯开浴袍的同时,身体压在了她的上面,低头就吻她的唇。

“砰——”

门被踹开。

纪南城冷着脸,直接将赤身裸体的男人掀翻在地。

林佳期被狠实地一记耳光掴到地上,她捂着被打痛的左脸抬头,正对上纪南城愤怒的眼睛。

她的衣服刚才被撕坏了,林佳期用仅剩的几片布遮掩住自己,握了握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看向纪南城,“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可以解释。”

纪南城眼里却只有十足的冰冷,他握着她的肩胛将林佳期整个人提起来,讥讽地说:“解释什么?解释你嫁给我才一年你就耐不住寂寞,跟野男人搞到了一起?林佳期,你是有多饥不择食,跑来睡这种货色?”

饶是她竭力保持镇静,此刻脸色也是一片惨白,身体也止不住微微颤抖,“纪南城,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被陷害的,我根本就……啊——”

她话没说完,纪南城握着她的手劲突然加大,恨不得将她骨头捏碎一般,痛的她大叫出声。

这女人还敢狡辩,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她一脸急切地进了这个房间的!

这时那男人也吓得不轻,赶紧跪在地上磕头:“纪总,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您太太,都是她勾引我的,她说她太寂寞了,让我好好伺候她,会给我一大笔钱,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您太太,我——”

好一个颠倒黑白!

林佳期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男人的话没有说完,纪南城已经听不下去,一脚便将他踢了出去,撞到了柜子上。

“把他拖出去。”他冷声吩咐,看也没看地上的人一眼,只盯着林佳期,那眸光仿佛化成根根利箭向她射来,恨不能要将她千刀万剐。

这时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进来,直接将男人拖了出去。

“纪总,我是冤枉的!冤枉——”

门没有关,男人惊恐的叫声越来越远。室内却是一片寂静,就连空气都凝滞了一般。

纪南城慢条斯理地扯掉领带随手扔在地上,接着修长的手指又移到衬衫纽扣处,一双如豹子般锋利的眼睛紧紧攫着林佳期,一步步朝她走过去。

在他这样锐利视线的逼迫下,林佳期下意识地就朝后退去,这个时候她终于害怕了,舌头竟然打起了结:“你……你要干什么?”

纪南城将林佳期逼到了墙跟前,掐着她的下巴。

第四章我要离婚

“林佳期,敢给我戴绿帽,你想过后果吗?”他言简意赅,意思明确。

林佳期突然一阵害怕,死命地挣扎,“纪南城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我又没做错什么,我也是受害者,你放开我!”

男人身高体长,身材挺拔健硕,林佳期不知道她的挣扎落在他的身上就像猫爪一样,毫无杀伤力,反倒成了另类的撩拨。

纪南城看着怀里的女人,就像看到手的猎物一样,“没做错什么?都耐不住寂寞跑出来找男人了,你还敢这么理直气壮?”

林佳期闻言,眨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纪南城,我再说一遍,我是被陷害的,害我的就是你的小三!而且你别忘了,结婚一年以来我们都是互不干涉的!你自己在外面情人不断,还把女人带回家里,就算我找个男人又怎么了,你现在凭什么来管我!”

“凭你是我老婆。”

老婆?呵,他现在记起来她是他老婆了!

林佳期看着他,突然大声道,“纪南城,我要跟你离婚!我—要—离—婚!”

离婚吗?

纪南城眸色一沉,不待林佳期有所反应,“哧啦”一声,她暴露在灯光下。

肩膀、劲间传来异样的感觉。

林佳期起初微微一颤,紧接着,便狠狠地挣扎了起来,不知何处来的力量,转身将他狠命一推,并随之一耳光打在他脸上,怒斥道,“姓纪的!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纪南城微微一怔,眸色瞬间变得阴寒!脸上火辣辣地痛,看不出来,林佳期这小蹄子手劲还真大!

他脸色阴了阴,语气阴鸷如暗夜的修罗,“林佳期,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离婚?你有资格提吗?”

林佳期看着他发寒的眸子和阴沉的脸色,没来由的心里一颤。

她刚才竟然打了他?!而且还是扇耳光,凭心而论,打完之后她还是很害怕的。

纪南城是什么人她很清楚,甚至有人传言他吃人不吐骨头,而她这一耳光打下去,他若要还击,只怕自己不死也脱层皮,这么淡淡的就化解了,倒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心中的惧意却大减了,给自己壮了壮胆冷哼,“我的身份我很清楚,不用你提醒!”

纪南城听了,拿一双水色无边的眸子凝视着她,直看得她有些无措了。

他忽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指尖用力,像是要捏碎她柔白姣好的下巴一样,用他纪南城才有的轻柔却又如鬼魅摄魂般的声音说,“我还有一件事想提醒你,离婚这两个字我以后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只要我纪南城一天不跟你离婚,你就还是我老婆,就得守纪家媳妇的规矩!”

规矩?纪家媳妇?他老婆?林佳期此刻只想仰天大笑!

下巴像是要脱臼一般,她挣了挣,他更用力了,和男人比体力永远是件愚蠢的事!

这时他记得她这个老婆了吗?把刚新婚的妻子一个人抛下不闻不问,流连在一个又一个女人身上的时候他怎么不记得?

虽然他们不是自愿结合,虽然彼此不相爱,但好歹守着这份名义彼此也默契地互不干涉相安无事,他现在,凭什么又想强硬地挤入她的生活,他有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

当初要嫁给他的时候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愿不愿意,现在他强硬地想打破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问她的意愿。

即使她表现得再强大,说到底她也是个有血有肉,有痛觉的人,她不是一件冷冰冰毫无知觉的物品!

刚才差点被那个陌生男人强暴的时候她都没哭,现在却忽然委屈得想哭,她拼命仰头,让眼泪倒回去,横眉冷对,“那又怎样?纪南城,我们的婚姻,除了相熟的家人和朋友外没有人知道,婚后没有发生过关系,生活也没有交集,继续维持这样的婚姻,有意思吗?”

第五章她出车祸

他松开桎梏着她下巴的手,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眉梢扬起一缕邪笑,淡得看不出来,“你是在控诉我婚后不碰你?你的空虚没人填补,所以就跑来找野男人?”

他的声音阴鸷冰冷,靠近她,凉薄的嘴唇紧贴着她的皮肤,说话的时候他的唇似有似无地印在她的耳蜗,像毒蛇吐出的信子,“我还没玩够你,怎么舍得放开?”

她身体猛地一颤,水眸大睁,惊恐地望着他,“纪南城,你别欺人太甚!”

林佳期推开他转身就走,他却忽然伸手至她颈后,猛地将她拉近,并在瞬息之间被他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

她手脚并用地抗争,甚至用牙齿咬他的肩膀,都抵不过他的臂力,最终被他压在了床上。

林佳期看着他眼里迸发出的寒芒与志在必得,她是真的害怕了,胡乱地哭喊着,“滚!纪南城!回你女人那里去!别碰我!”

窗外忽然轰隆一声惊雷,紧接着瓢泼的大雨滚滚而下。

在雨水的伴奏中,锐痛像是一把利刃生生地将她的身体和心劈成了两半…………

醒来时林佳期发现自己蜷在地毯上,身体传来的难以言喻的痛楚提醒了她自己昏迷前的种种,目光转向大船,触及背对她熟睡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心头涌现的感觉到底是恨还是什么。

浑身青紫不一的淤痕让她的身子不堪入目。闭了闭眼努力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体里脏乱不堪,以她目前体力所能及的速度穿戴整齐,这才拖着不住打颤的双腿,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了出去。

满屋的凌乱以及空气中散发的味道,无一都不在提醒她昨晚的种种。

在这里多呆一秒,她都觉得难受。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起来什么,她返回去将纪南城的衣服一股脑团起来,带出去扔进了垃圾桶里。

恨恨地想:渣男!没了衣服,直接光着出去吧!

虽然已经是凌晨六点,但天色仍未大亮,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

外面的雨停了,天却依旧阴沉,丝毫没有要放晴的意思。

她像是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从酒店出来就像个没有魂魄的傻子似的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身体每一处都痛到了极致,四肢也僵冷,明明是四月的天气,却感觉清晨的冷风如冰刀一般拂过她的脸。

天色渐明,路上行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林佳期无视行人向她投来的怪异目光,只迈着艰难的步子自顾自向前走。

她被迎面小跑而来的人不小心撞了下摔倒,那人连声道歉,伸手要扶她,却被她一下躲过,她随手抓了路边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他脸上,然后爬起来继续走。

大概走了快一个小时,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

连续响了大约足足有5分钟,她才边走边机械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完全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一辆车。

“吱”地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过后,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