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苏可可魏迟风by雾里看花小说_漫漫情路寸寸伤小说无广告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漫漫情路,寸寸伤》是由“雾里看花”所著,故事的主角是苏可可、魏迟风,这个声音一点也不像魏迟风的,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门外一群人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嘈杂的声音使她的大脑清醒,才看清了眼前的画面。

苏可可魏迟风by雾里看花小说_漫漫情路寸寸伤小说无广告

第一章:藏红花

“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药?”她的声音犹如黄鹂鸟儿一样好听,鹿眼之中闪烁着泪星。

“藏红花。”

听到这三个字,眼眶里的热泪终于是忍不住奔堤,男人的回答得却好像无足轻重一般,没有一点感情。

苏可可往后退步,直到后背抵在了书案上再也不能移动,看着男人手中拿着的药碗离她越来越近,她祈求:“这个孩子毕竟是你的亲骨肉,留下他,我求求你留下他好不好。!”

她忘不了她发现自己怀孕时,满怀欣喜的情绪,可她告诉这个男人时,男人却是紧紧的皱了皱眉头,她如何也没有预料到,他会这么狠心,居然要亲手扼杀自己的骨肉。

“你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觉得你配当他的母亲吗?“魏迟风拦在她的身前,狭长的凤眸里充满了恨,当初如果不是她爬上了自己的床,他又怎么会把一个歌姬娶进家门。

“孩子是无辜的…”她紧握住自己的拳头,数次哽咽,怀孕还不到七周,这碗藏红花若喝下去的话,孩子肯定要流。

魏迟风紧抿薄唇,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你不配当我魏家孩子的母亲,孩子生下来也只会让人取笑,你知不知道!”

他娶她进门时就已经让他在池城其它大老总们面前丢尽了面子,他不想让他的孩子今后也受到屈辱。

狠戾,决绝,没有一点挽留,苏可可终究是松开了拳头,向他妥协,颤抖着手接过了药碗,魏迟风才向后退了一步。

“别怪我心狠,只怪你的身份不应该进我魏家的门。”魏迟风看她把药喝完,叹了一口气之后转身离去,那伟岸的身姿落在苏可可的眼中又爱又恨。

她有时真恨自己,当初一时没把持住,在他中了迷药的情况下和他发生了关系之后又利用社会舆论的压力,嫁给了他。

她从小就喜他,他英俊,他卓尔不凡,他财运亨通,池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苏可可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又有谁知道,这么优秀的男人需要何种优秀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

“呕…!”她弓起身子,伏在的书案的一角上,用中指往喉咙里面扣,刚刚喝下去的药一点一点往喉头上牵涌。

她虽是歌姬,但却重情重义,知羞怕臊,跟了一个人就只想和他好好度过一生,这个孩子是她的骨肉,她绝对不能流。

她手指使劲往里伸,胃里好像在翻滚,想着药水吐出来的话还能保住这个孩子,一只罪恶的手却在她的肩头狠狠一推,使她重心往后。

她摔倒在地上,手掌擦破了皮,火烧似的疼,可紧接而来的是她的腹部,似乎在痉挛,一阵一阵的痛感传到了大脑神经末梢,两腿之间淌出的热流,染红了她的素色旗袍。

她泪眼朦胧,面色痛苦的看着自己的贴身佣人小桃,只见她清秀的脸上勾起一抹似魔鬼般狰狞的笑:“对不起了少奶奶,少爷说了,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

第二章:卑微的歌女

刺目的红,灼伤了她的眼眸,泪水就如决堤的河水般不住的流,她哭哑了声,以往唱歌时好听的嗓音第一次这么粗哑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心狠!”她躺在床上,浑身虚弱的难受,魏迟风来看她,她抓住他规整的西装衣袖,面色苍白的问。

可男人将她的手无情的甩开,刀削的面庞看不出一点温柔,他说:“你怀孕的事情,我不想让外人知道。”

所以,她痛苦成这样,连医生都不让她叫?

“我很痛…”

“好了,挺一挺,多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不会有事。”魏迟风拉了拉她的被褥,就坐在她的床边,从她嫁进来之后,他很少会来她的房间,而现在他待在这里只是因为怕她把她怀孕又流产的事情传到外面。

真是讽刺,他待在这里反倒像是一种侮辱,是对她的监视,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万般对不起孩子,可是这个男人她又是该死的爱慕。

她别过头去,不去看他冷若冰霜的身姿,额头上的细汗不断的冒出,她独自承受着痛苦。

很快梦魇将她笼罩,她跌进一片黑暗当中,豁然睁眼,迷蒙的山坡上一辆汽车失了控的往下冲,而那里还站着一个正不明情况的年轻男人。

“快走!”她喊,可是对方听不见,想着救人的她下意识的身体往前,从那人的背后,一把将他推离了危险地带,自己却被汽车撞进了河岸当中。

河水使她窒息,她才挣扎着从睡梦中悠悠转醒,醒来时魏迟风早已不在,那个男人就连看守他一下都那么的急不可耐。

“小桃,把我的外衣拿来。”苏可可浑身无力,但她知道不能这样睡下去,不活动一下筋骨的话,她的身体会越来越虚。

“少奶奶,少爷说了,你需要好好休息。”小桃无所作为,显然是听了魏迟风的话,待在她的身边,只是为了看着她。

苏可可眯了眯眼睛之后又再度睁开,只是微微一笑,有些无力的说:“你以前生病的时候,我是怎么照顾你的。”

她从来没有把小桃当成过佣人,一直待她如朋友,可是她终究是拿着魏迟风给的工钱,是魏迟风的人。

“这…”小桃心中似乎有所牵动,帮扶着她走出了房间,去到花园里面游走。

深秋的小雨刚刚歇过,红花绿叶上还挂着饱满的水珠,空气清新极了。

苏可可亭亭玉立,抱着一个暖手炉跳望着池城中最高的那栋建筑,那是她曾经工作的地方,里头莺歌燕舞,夜夜笙歌。

她在里面唱歌,小有名声,歌唱时是她最快乐的时候,但在外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人人可欺,取悦顾客的一名歌姬而已。

“怎么样,身体有没有舒服很多?”男人一声轻柔的询问响起在她的耳畔,这个声音是魏迟风的,她默默喜欢了他很多很多年,不可能会听错。

她张口,想回答他好了很多,可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又紧接着传进了她的耳朵,对方颇有抱怨的说:“你的工作太忙,不能一直陪着我,要不然的话,我的感冒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苏可可话到喉头又被噎了回去,只见紫茉莉丛花带后,一个女人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来,魏迟风紧跟其后,宠溺至极的摸着女人的头发与她说:“我以后多抽空,一定尽可能多的陪在你的身旁。”

郎才女貌,恩爱无双,她们才像极了一对新婚的夫妻,只是那女人的双脚不太利落,只能待在轮椅上而已。

苏可可急忙转身,不想让她们发现自己的存在,可是离得太近,还是魏迟风看见了她,在身后询问了一声:“可可,你怎么出来了。”

第三章:害死孩子的罪魁祸首

苏可可止步,却不予理睬,明明她才是魏迟风的妻,为什么他的万般宠爱却都给了其它的女人!

“看姐姐精神不错的模样,想是出来赏花,只是瞧见了我们就走,是不是对妹妹有什么看法。”轮椅上的女人面带委屈,好像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处在他们之中有些尴尬。

真不知她是从哪里看出苏可可的精神不错的样子,她刚刚流产,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然而这个女人,却还在她的心口上添堵。

她回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使自己的脸色不那么难看后说到:“今年的木槿花开得特别美丽,我想出来看看,却不想打扰了妹妹和迟风培养感情。”

讥讽!自己的男人和别人培养感情,她那个小三当得还真是正大光明。

魏迟风脸色微变,眉头一皱的说:“阿瑜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我带她出来散散步,她存在的意义对我有多么重要,你也知道,我希望你们可以和睦相处。”

听闻,在很多年前,魏迟风险遭过一场车祸,若不是许君瑜救了他的话,很可能现在坐在轮椅上的就是魏迟风了。

所以,他许诺了要照顾这个女人一生一世,若不是发生了苏可可的事情的话,魏家的少奶奶,必定就是轮椅上的这个女人了。

“姐姐不会喜欢我的,迟风你还是不要为难姐姐了,毕竟我的身份现在确实有些尴尬。“许君瑜低头轻声说,这富有自知之明的模样,把苏可可显得很排挤她似的。

“你知道就好,恕我不能在这奉陪了!”苏可可心中一把火,自己的男人对她好,她还不能多说什么。

“可可!”魏迟风在后喊,可她不想回头,回到自己房间,额头上已满是汗珠。

“小桃去帮少奶奶熬些补身的药来。”她的肚子不舒服,面色痛苦,小桃走后,许君瑜却又突兀地推开了她的屋门,转动着轮椅来到了她的床前。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呵呵呵…”轮椅上的女人轻掩着嘴唇,笑面如花,说出的话却让苏可可瞳孔越挣越大。

“迟风说了,他不喜欢你,你一个歌姬,根本不配待在魏家知道么?”女人咯咯的笑,对她嘲讽着,没有魏迟风在场,她完全暴露了她丑陋的嘴脸。

“你如果不是对他有一救命之恩,一酒肉赌场的女儿又多少资格逗留在魏家。”苏可可不愿看她,回复得面不改色,但许君瑜的话确确实实还是刺痛了她。

“不不不,我有筹码,迟风是喜欢我的,要不然怎么我说一声不喜欢你肚里的孩子,你肚里的孩子立马就没了?”

许君瑜转过苏可可的头,使她面向自己,看着苏可可苍白的面容越来越惊愕。

“原来是你!”苏可可真的好气,愤怒的直视着许君瑜,她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外表柔弱的女人,内心居然这么恶劣,如果不是她在魏迟风的耳旁吹了耳边风的话,或许她的孩子就不会流了!

“呵,是我,像你这种女人就应该趁早滚出魏家的家门!”许君瑜手上猛的一用力,直接将虚弱的苏可可一把拽到地上,在她的眼里,苏可可歌姬的身份,连她都感到唾弃。

深秋的地上真的很凉,但根本比不上苏可可失去孩子的那一种心伤,而这一切,都是轮椅上的这个坏女人所造成,指尖逐渐攥紧,她抬头愤怒的直视着许君瑜:“我要跟你拼了,你还我的儿!”

她向她扑去,一个巴掌抡在半空却被许君瑜截下,这个该死的女人,力气居然大的犹如蛮牛。

“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模样,还想跟我斗,醒悟吧,你这少奶奶位置,迟早会是我的。”许君瑜笑得满脸璀璨,一点也没有感冒发烧的模样。

苏可可彻底看透了她,这个女人不但心如蛇蝎,还特别善于伪装:“你这个贱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她真是恨透了她,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在嘴上说她两句,许君瑜却在下一秒突然翻倒在了地上,倒下的轮椅和地面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姐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待在魏家…不该接受迟风对我的好的……”

许君瑜的脸色突变,一瞬间变得可怜巴巴,那瘦弱无助的身影好似苏可可让她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苏可可一时还不知怎么回事,门口就立马走进了一个身材修长,俊逸挺拔的男人,急忙将地上的许君瑜给扶了起来,怒视着她:“苏可可!一个歌女还敢这么猖狂,太过分了!”

第四章:冤枉

来人正是魏迟风,他显得有点风尘仆仆,想是急忙忙赶来的,而此刻只剩下了满脸的愤怒,因为他听到了苏可可怒骂许君瑜贱人的那一句话。

“好啊,好一招栽赃陷害…”她犹如醍醐灌顶般的明白,许君瑜倒在地上,可怜巴巴的模样,就是想要在魏迟风的面前把她陷害。

“迟风,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出现在你们之间……”许君瑜嘴上说着不该,却是一直把头往魏迟风的怀里蹭,小鸟依人的模样,让哪个男人看了都会有保护的欲望。

他相信自己的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更是相信许君瑜说的每一句话,连解释都不听苏可可解释一下,便道:“身为魏家的女主子,品德败坏,阴险善妒,罚抄佛经三天,不许踏出院门一步!”

“我是你的妻,你身旁若没其他女人,我又何来的妒……”

苏可可知道解释无用,她呢喃般的话不曾被任何人所闻,因为她不敢让男人听见,她的身份连说出这样的话都会显得是自负。

魏迟风呵护之至的把许君瑜抱出了苏可可的院门,那一男一女紧紧相依的身影刺痛了她的眼眸,每到深夜,这幅画面都会成为她最心痛的噩梦。

罚抄佛经的这三天里,她承载着巨大的侮辱,善妒!被所有人批判,就连小桃也不信她。

“少爷说了,少奶奶品德过于败坏,让小桃在这守着,少奶奶必须三天内交出三万字的手抄。”

苏可可颤抖着指尖,一笔一捺的书写,苍白的脸庞浮出细汗,她太久没有休息,身体情况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然而这噩梦还没有结束,被她当做为自己死去的儿祈福写好的二万佛经,被一双男人的手全部撕成了粉碎,撒得漫天飞舞。

魏迟风矗立在她面前,神色极怒:“这么多的佛经,你是白抄了,笔下不管如何高尚,你的行为还是这么下贱!”

“你这话怎么说?”看男人发怒,她很委屈,两天里她一直潜心的在写着佛经,没有踏出院门一步,行为哪里下贱。

魏迟风见她还不承认,气得牙关都在颤抖:“娶了你这个女人,我真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男人按住了她,在她身上搜索,粗鲁至极的动作,弄疼了她。

他从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哪怕衣物被拨弄得走光,他也不会为她感到知羞,幸好小桃去了洗衣房而不在,房间里没有他人,若不然她们的姿势,还不让人浮想联翩。

深秋的衣物穿的比较多,散乱开来之后一颗硕大的珠子不知从哪里滚落到了地上,闪烁着银白的光华。

男人的动作就此戛然而止,看着滚远的珠子眼神越发凌厉:“你说那是什么?”

“夜…夜明珠……”苏可可好听的声音变成了口吃,她知道那珠子是许君瑜最爱护的一样宝物,怎么会到了她这儿!

“偷东西,你如果实在想要可以直接告诉我,我魏家难道还满足不了你了!”

魏迟风的话让苏可可终于搞明白了他这么生气的原因,脖子都因为羞愤而憋红了,她根本没有偷过东西,然而男人只知一味的训斥:“你的手怎么这么贱!你知不知道这是阿瑜她父母留给她的,她最在意的传家之物!”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