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豪门盛宠独爱你一人作者唐小果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豪门盛宠独爱你一人》是作者锦锦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唐小果和安子豪之间的甜宠故事...面对那个颜高钱多又会撩的男人,唐小果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第一章 绑架

“啊!真是太好了,终于可以好好休假了。”唐小果伸了一个懒腰,望着湛蓝的天空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唐小果是一个刚毕业工作的大学生,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终于迎来了自己的休假时光,和好闺蜜一起心情更是舒畅。

马尔代夫她很早就想来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到参加工作才能来,她梦想是跟自己男朋友一起来度假。

最难受的是大学四年居然没有一个人追她,想想同寝室的室友早就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男朋友,而她还是一只单身狗,被默默地喂着狗粮。

不过这次跟闺蜜来也非常开心,段梦菲是她的高中同学,考了不同的大学,两人经常联系,后来一起进了同一家公司上班,面对经常责难新人公司来说,两人互相照应,也还过得顺利。

“听说,我们的公司被安氏集团的安子豪收购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段梦菲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要是真的就最好了,安氏那么有钱,我们的工资肯定也会翻几番的。”

“小果。”段梦菲忽然皱紧了眉头,那表情像是便秘一样,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糟了。”

“怎么了?”唐小果见她很痛苦的样子,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我好像来大姨妈了。”

唐小果无语地盯着她,来个大姨妈搞得跟便秘一样,也是没谁了。

“那你还不赶快回去!”

“马上走。”段梦菲麻利地起身,小跑着离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唐小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真是的,每次跟她出来总会遇到一些突发事情,难道段梦菲就是传说中瘟神?

今天的阳光非常温暖,微风也很舒服,伴随着声声海浪,唐小果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另一边。

“老板怎么样了?”毕嘉良担忧地问。

裴子真摇摇头,叹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狗杂种给子豪下了春,药,现在又不敢送医院,谁能帮他解?”

毕嘉良低头默了默,面上的表情有些沉重,像是做了巨大的决定,再次抬起头来,脸上又恢复了平静。

“你在这里看好老板,我去去就来。”说完他便大步离开。

毕嘉良急促地从酒店出来,在附近转悠了一圈,都没有遇到适合下手的人。

于是他把目标放在了海滩上。

海滩上人虽然多,但是落单的也很少。

他放轻了脚步,缓缓走去,不少人都在躺椅上睡着了,但是睡着的人都有伴,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唐小果。

一个人,还戴着眼罩,睡着了,行了,就是她了。

毕嘉良大步走了过去,直接将她敲晕,又将脖子上的领带解了下来,绑在了唐小果的手腕上,然后轻柔地将她打横抱起,往酒店走去。

这位小姐,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我也是逼不得已,要是要赔偿的话就让我家老板给你吧。

回到酒店,裴子真看着毕嘉良手上的女人惊得张大了眼。

“你出去那么久就为了给子豪找个女人?你知不知道这个犯法的?”

毕嘉良将唐小果放在床上,淡淡说道:“犯法也比老板被折磨死好。”

裴子真还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走到浴室里,说道:“子豪,床上有个女人,你别再冲凉水了,没用。”说完,他跟毕嘉良离开了。

安子豪从浴室出来,床上果然有个女人,睡得很香。

唐小果穿的是短衣短裤,刚才被毕嘉良放下来的时候,衣服就被撩起了一角,露出白皙的皮肤,安子豪体内的药效早已经发作,看到眼前的人他体内原始的欲,望竟克制不住。

他大步走了过去,将女人压在身下,火热的唇贴在了女人嫩白的肌,肤上,冰凉的感觉从嘴角传来,顿时觉得身体的燥热稍微舒缓了一点。

火热的吻在唐小果身上游走,她迷迷糊糊地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应,她动了动手腕,才惊觉被绑住了,而安子豪的动作越来越嚣张。

唐小果忽然觉得身上一凉,她的衣服被人粗暴的撕开,唐小果忍不住惊声尖叫,安子豪立马用嘴封住了她的唇。

此时此刻他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一心渴望着释放自己。

唐小果猛烈地挣扎着,却无奈男人的力气很大,她动不了半分,她越是动,两人之间的接触就多。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会在这儿,又怎么会被人侵犯,还被人绑住了手,她也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恐惧、难受,所有复杂的情绪都化作眼泪流了出来。

第二章 吃干抹净

她像一艘在海上航行的帆船,遭遇了巨浪,被撞击得浮浮沉沉。

到最后,她渐渐停止了反抗,因为没有了力气。

到了半夜,安子豪体内的药效才渐渐散去,睡着。

室内一片暧昧。

唐小果很早就醒了,因为身体的不适,也因为恐惧还萦绕在她身边。

她把眼罩取下,才看清绑住自己手的竟然是领带,她用牙齿好不容易将领带咬开。

望着天花板,回想昨晚,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下来。

床上的人忽然翻了个身,正好面对着她。

她才看清昨晚那个侵犯她的男人长什么样,呵,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实则人摸狗样,人面兽心,禽兽不如,衣冠禽兽!

越想她越是气愤,咬得后槽牙咯咯作响,所有的怒气都凝聚到右手,只听见“啪”的一声,巴掌结结实实落在了安子豪的脸上。

几乎是一瞬间,安子豪的眼睛猛地张开,如一把犀利的尖刀盯着唐小果。

许是安子豪的气势太过瘆人,唐小果刚才那股气势全然消失,立马变得像小白兔一样。

忽然,安子豪起身一把掐住了唐小果的脖子,用了五分力道,将她压在身下,俊朗的五官充斥着冷冷地怒意。

“你居然敢打我?”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打他,这个女人是第一个,看来她是活得不耐烦了!

唐小果只觉得头晕眼花,像是要窒息了一样,手脚并用去打安子豪,她以为自己用了十足的力气,其实安子豪觉得像是在挠痒痒一样。

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完整的话:“你......你......放开......放开我!”

“放开你?”安子豪冷笑一声,“你打了我,你还想就这么算了?”

“你.....你还......还强......强了我......难道......还要......还要杀人......杀人灭口吗?”她艰难地说出这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安子豪的眸光动了动,手上的力道瞬间放松,从唐小果身上下来,坐在她身边。

扼住咽喉的手离开,唐小果的意识渐渐回到脑海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因为嗓子干涩,还不停的咳嗽。

安子豪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要多少钱?”

唐小果刚才猛咳嗽,一时没听清他说什么:“啊?你说什么?”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安子豪的声音非常冰冷,正如他的脸色没有一丝表情,“但是你想趁此机会做我老婆,想都别想!”

听到最后一句话,唐小果不禁想笑,这个人是有毛病吗?是他强,奸了她,还以为她想做他老婆,呵,毛病!

这种人未免太过自恋了吧!他以为他是谁啊?安氏总裁吗?呵,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肯定是鸭子了吧。

“这位老哥,做你老婆我还嫌你娶不起我呢?”她嗤笑一声,“你知道我值多少钱吗?”

安子豪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鄙夷和不屑,说这么多还不是要钱。

“你要多少?”

唐小果一字一顿道:“我、是、无、价、之、宝!”

一瞬间,安子豪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老子不要这个钱,还有我得谢谢你帮我破了这么多年的处女身。”这句话几乎是她吼出来的。

她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发现都被撕烂了,她心里不禁愤愤地骂了一句,扭头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床上的男人,走到床的另一边将安子豪的衬衣穿在了身上。

“这个是你赔偿给我的。”说完,她便潇洒地离开。

听到门的声音,安子豪的表情才微微松动,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

隔壁房间毕嘉良和裴子真听到这间屋的声音,才从房间出来到这间房来。

安子豪刚穿上裤子,两人就挂着一脸坏笑进来了。

“嘉良,去定回国的机票。”

裴子真拦住了毕嘉良,朝安子豪挑了挑眉,问道:“昨晚爽不爽?嗯?”

安子豪冷睨了他一眼,淡漠地从他身边走过,进入浴室。

裴子真笑了笑,朝毕嘉良说道:“你去定机票吧。”毕嘉良离开之后,他又走到浴室门口,“那个女孩,你有给她钱吗?”

安子豪摇了摇头。

“什么!”裴子真惊呼出声,一脸痛心的样子,“你把人家吃干抹净,还不给人家一点报酬!你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这么有钱,抠死你算了!”

“我有说是我不给吗?”说话间,安子豪已经穿戴整齐,“是她自己不要。”

裴子真这才松了口气,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事,又紧张了起来,“她是不是打算起诉你?我跟你讲,她有证据的,你可不好脱身。”

“她不会。”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

安子豪没有回答他,反正他就是知道。

“欸,子豪,你的脸怎么红了?”裴子真这才注意到他的脸,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大步上前,扣住了安子豪的脸,这才看清楚脸上五根不太清晰的手指印。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下一秒,就听见裴子真那爽朗地笑声弥漫了整间屋子。

安子豪冷冷地睨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冰水浸过一样。

“笑够了吗?”

裴子真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而后慢慢敛住,摇摇头:“够了。”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笑,“从小到大可没人敢惹你这个魔王,我倒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点意思,不如你收了她吧。”

安子豪一个犀利的眼神又朝他投了过去,裴子真朝他微微笑了笑。

唐小果几乎是狂奔回到酒店房间的,段梦菲打开门看见她又气又乐。

“你昨天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我担心了你一晚上!”

唐小果慌张地进了房间,看上去十分不安,她抱起杯子大口大口的喝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段梦菲注意到她的衣服换了,而且明显是一个男人的衣服。

直觉告诉她昨天唐小果出事了。

她心中的怒气顿时全无,放轻了脚步走到唐小果身边坐下,唐小果重重地放下水杯,一头扑倒段梦菲的怀里放声大哭。

“梦菲,我......我被人强了。”

第三章 冤家路窄

段梦菲惊得张大了眼,久久反应不过来。

怎么会被人强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久,唐小果才渐渐止住哭声,从段梦菲的怀里出来,眼睛肿大,红得跟兔子一样。

而段梦菲的衣服都被她的眼泪打湿了。

“果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们去告他。”

唐小果摇了摇头:“不知道,而且事后他给我钱了,我没要。”

“卧槽!”段梦菲顿时就急了,“这什么人渣?”她愤愤的说完这句话,看到了唐小果的脸色不太好,又放轻了语气,“那你不知道他名字,怎么告啊?”

唐小果吸了吸鼻子,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说道:“那能怎么办呢?事情已经发生了,总还要过日子的是不是?”

段梦菲重重地叹了口气:“也是,那你打算就这样了?”

“不然呢?我还要寻死觅活吗?那我多没骨气,再说了,那个男人长得也不错,就当作一夜,情好了。”

“可是......我总觉得对你很不公平啊。”段梦菲气得牙痒痒。

唐小果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别担心了,凡事都要想开点,我要是钻牛角尖,我岂不是都活不了。”

段梦菲这才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说道:“嗯。”而后,脸色忽然沉了下来,

“要是让我抓住这个人渣,我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我们回去好不好?”唐小果忽然提议。

段梦菲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朝她笑笑:“好。”她站起身一边走,一边说

“我去收拾东西。”

段梦菲刚一离开,唐小果嘴角的笑立马消失,眼神变得暗淡无光。

“子豪,我说真的,昨晚那个女孩挺适合你的。”裴子真兴趣盎然地喋喋不休,“她年龄应该不大,你这种老牛刚好吃这种嫩草!”

安子豪没有说话。

“而且你也看到了,人家那可是第一次,良家妇女啊,你还那样做简直太没人性了,你要是不娶她真的太没天理了!”

从酒店到机场,裴子真就一直喋喋不休,活像只烦人的苍蝇。

安子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表情依然淡漠:“是我把人绑来的吗?”

裴子真没有说话,微笑着指着旁边正在喝水的毕嘉良。

安子豪的视线落在了毕嘉良的身上,毕嘉良顿时觉得一道凌厉的视线射了过来,他不禁咳嗽了一声,转过身看着来往的行人,呢,喃道:“哎呀,要回国了,心情就好啊。”

安子豪又将视线落在裴子真的身上。

“你身为律师知法犯法,我被下药了,是无意识的,算起来你判的刑比我的多吧。”

“咳咳。”裴子真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别扯远了,你都三十了,我就不信你爸妈没催你结过婚?欸,对了,话说你家里的那个表妹怎么样了?”

“你喜欢?”

“不是。”裴子真摇了摇头,“她挺喜欢你的,你就不考虑一下她?”

“不喜欢。”安子豪冷淡的吐出三个字。

裴子真耸了耸肩,没再说话。

一会儿,安子豪的视线便固定在一个人的身上,眼神看上去有些惊讶,裴子真顺则他的视线看去,竟然是一个女孩啊。

裴子真打趣道:“欸,你什么时候喜欢那种清纯的女孩了?”

“她是昨晚那个女孩。”

“什么!”裴子真立刻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唐小果。

与此同时,毕嘉良也转身看着那个女孩,心里十分愧疚。

“这女孩长得不错啊。”裴子真感慨道:“唉,真是便宜你了,早知道我就把她拐走了,你真的不娶?”

安子豪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视线也从唐小果身上移开了。

“果果,还有几天才上班,你要不要回家休息?”

唐小果摇摇头,笑道:“不用了,明天就去上班吧,你要是想休息的话可以休息,不用管我的。”

回到家里,唐小果都没有洗漱,直接将自己丢在了柔软的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她的心实在是太乱了,她想忘记这件不愉快的事,所以只有靠工作来分心。

不知不觉她竟然睡着了,梦中也是那晚的情形。

她从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才早上七点钟,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走到洗手间洗漱。

与此同时,段梦菲也起床了,两人收拾完毕一起出门。

她们到公司的时候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平常都是在上班前五分钟到公司,可今天这些人早早的就到了。

实在是太奇怪了。

段梦菲拉着一个同事问道:“今天什么日子啊?”

“你居然不知道?啊,对了,你去休假了,今天新总裁要来公司看看,听说是检查业务,要是业务水平不达标的会被开除。”

“哦,谢谢了。”

段梦菲走到唐小果身边,向她说明了此事。

唐小果无精打采地说道:“我突然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反正我该做的事都做好了,他检查我也不怕。”

段梦菲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放宽心,你要这样想,你虽然发生了那种事,但是你没有损失对不对?而且你也说了那个男人长得还不错,你就当作玩了一个鸭子吧?”

唐小果朝她笑了笑,笑得有些勉强:“嗯,你手头上的工作都做完了吗?”

“哎呀!”段梦菲拍了一下脑袋,“糟了,我给忘了。”

“那你还不快去。”唐小果推着段梦菲离开。

“诶诶诶诶,总裁来了总裁了,姐妹儿们准备好了吗?”一名同事兴冲冲地说。

两人顿时停住了。

只听见一阵窸窣的声音过后,女同事都收起来自己化妆品,总裁也随之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唐小果呼吸一滞,张大了眼睛,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他就是新上任的安氏集团总裁?

她下意识地躲到了段梦菲的身后,祈祷着千万不要被他看见,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觉得很难受,也很难为情。

第四章 女人是母老虎

如她所愿,安子豪没有看见她,昂首挺胸走进办公室,随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淡漠开口:“每个人负责的项目拿来我过目。”

命令下达以后,各自都去整理自己的项目了,唯独唐小果背过身一动不动,像尊雕塑似的。

段梦菲花痴似的盯着安子豪看了良久,直到有人上去交报告,她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看着唐小果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禁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声问道:“你干嘛啊?还不快点整理项目。”

唐小果面露难色,揪着段梦菲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他就是那晚那个男人。”

此话一出,段梦菲猛地张大了眼睛,没忍住惊呼出声:“什么!”

她的分贝一下子提高了几十倍,在这个安静地办公室里尤为刺耳,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纷纷投射过来,吓得唐小果面色慌张地一把捂住她张大的小嘴。

安子豪的目光也看向那个方向,在看到唐小果那张脸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微微惊讶,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小?

与此同时,毕嘉良也惊呆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吗?

看着众人疑惑和厌恶地眼神,唐小果放开了段梦菲朝众人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安子豪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才继续看项目。

周倩倩剜了一眼唐小果,心里暗骂了几句,真是个贱人!

唐小果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项目,一页一页检查的时候发现有很多地方都被改过了,这个项目要是拿出去的话只赔不赚。

她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不安地盯着桌面,这个不是她写的项目,抽屉明明是锁上的,又会有谁打开呢?天呐,这到底是谁干的?

周倩倩看着她的窘况,眉角眼梢尽是笑意,哼,看你这次还怎么得意。

唐小果拿着自己的项目,急得焦头烂额,段梦菲看出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于是,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项目被人改了。”她小声地说:“我记得我走之前做好了,锁在抽屉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打开就是这个样子了。”

段梦菲从她手里拿过项目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不是唐小果做的,她安慰道:“你先别急,肯定是人故意的。”

“一会儿就要检查了,要是被发现是这个样子,我的饭碗肯定没了。”唐小果急促地说,额头上早已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一时半会儿,段梦菲也猜不出来是会这么害唐小果,而且明显是有备而来。

“唐小果到你了。”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惊得唐小果浑身一震。

她所有的小细节都被安子豪纳入眼底,他猜想一定是那晚的事情对她造成的打击太大了。

唐小果面露难色,迟迟不肯上去,周倩倩双手抱腰,随口说道:“哎呀,快点嘛,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安总的时间可宝贵得很。”

段梦菲小声说道:“你就如实说你的项目被人改了,看他怎么说。”

唐小果不确定地看了她一眼,她回唐小果一个坚定地点头。

唐小果深呼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我的项目被人改了,请安总给我几天时间,我做好了再给你看。”

周倩倩讥讽道:“没做就是没做,找什么借口啊,这次休假玩得很开心吧,所以把工作都忘了。”她说话间拍了拍自己的脖子,意味深长地盯着唐小果。

段梦菲扭头看着唐小果的脖子,果然还残留着被男人爱过的痕迹。

她立刻将唐小果拉到自己身后,怒意顿时在脸上显露出来:“我们休假关你屁事!工作做没做你一个外人清楚个屁!”

“那就让唐小果把她做的项目拿出来啊。”周倩倩冷笑着说,“你是这个办公室的人吗?既然不是就麻烦你出去。”

段梦菲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将这个女人撕碎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安子豪最受不了就是女人之间的斗嘴,听得他心烦意乱,他忍不住低吼一声:“够了!”

顿时,办公室里就安静了。

毕嘉良缓缓说道:“跟这个办公室无关的人全部都出去。”

于是,陆陆续续地走出去了几个人,段梦菲担忧地看了唐小果一眼也出去了,趴在玻璃门上观察里面的动静。

唐小果对着安子豪说道:“项目我确实做了,但也确实被人改了,所有事情我一人承担。”

周倩倩微微弯了弯嘴角。

“事先不检查清楚是你的过错,收拾收拾东西走吧。”安子豪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其实他让唐小果离开还有一个私心,以后都在一个公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他还是很担心唐小果会在公司散布两人的事情,所以眼不见为净。

唐小果叹了口气,将项目文件扔在桌子上,开始收拾东西,一会儿,她抱着一个箱子,朝着周倩倩说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说完,她将一串精致的手链重重地扔在地上。

如果不是看到抽屉里那个手链,怕是她都不知道是周倩倩干得。

周倩倩的脸色顿时一白,旋即恢复正常,反正你都走了,说这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段梦菲看着唐小果收拾东西从办公室里出来,赶紧上前拦住了她,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项目是被周倩倩改的,我被炒鱿鱼了。”唐小果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我先回去了,我好累。”说完便离开了。

段梦菲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着办公室里周倩倩那副得意的嘴脸,她怒气攻心,一掌推开办公室的门,冲到周倩倩面前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将周倩倩按在地上打。

毕嘉良惊呆了,难怪都说女人是母老虎,原来战斗力这么强啊。

同事们见状都纷纷上去拉架,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

安子豪心烦地揉了揉鼻梁,站起身走到厮打在一团的两个女人面前,脸色如冰山般冰冷,语气也阴沉沉的。

“住手!”

第五章 人渣

许是这声音具有不容抗拒的命令,两个女人都停下了,周倩倩的头发和衣服早已经被扯得凌乱不堪,而段梦菲只是头发乱了一点。

周倩倩的身材很丰满,脸蛋也很好看,尤其是哭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楚楚可怜,公司里的任何一个男性都无法抵抗。

安子豪冷漠地看了一眼她,又将视线落在段梦菲的身上,那眼神似乎在说:“给我一个解释。”

段梦菲看着躺在地上的周倩倩,忍不住又踹了她一脚,说道:“这个女人改了小果的项目!”

安子豪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之前那女人会说那么句话。

他犀利的视线盯着地上的女人,淡淡说道:“嘉良,把这个女人赶出去,业内所有公司不许再录用她。”

“是,老板。”

一听这话,周倩倩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朝安子豪苦苦哀求:“不要啊,安总,求求你了,不要啊,你这样让我怎么生活啊。”

毕嘉良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就不应该偷改别人的项目。”

“安总我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周倩倩被带出去很远,都还不死心地喊。

段梦菲看着周倩倩被赶走,还落得个这样的下场简直太大快人心,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分享给小果,她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虽然因为唐小果的事讨厌安子豪,但是这件事,她也要感谢安子豪还了小果一个清白。

“谢谢你,安总。”

安子豪淡漠地说道:“这是应该的。”就当作是补偿那个女人了。

下了班,段梦菲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唐小果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她迫不及待地想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她,于是将唐小果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小果快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是不是我有新工作了?”唐小果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

“我告诉你,这个消息绝对劲爆,你也绝对喜欢。”

唐小果揉了揉眼睛,盯着段梦菲,说道:“如果不是,你今天就完了。”

段梦菲清了清嗓子:“周倩倩被开除了,而且业内所有公司都不会录用她。”

唐小果的瞌睡猛然清醒,又惊又喜,不可置信地问道:“真的吗?”

“真的真的,那个小婊,子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经常在背后搞小动作,安总这次可帮你还了一个公道。”

一听到“安总”两个字,唐小果的好心情顿时消散了,这个挨千刀的,夺走她第一次不说,居然还开除了她!

她又重新在床上躺下,裹紧了被子,愤愤说道:“别跟我提这个人渣,烦!”

“你打算找什么工作啊?”

“只能做老本行了。”

“服装设计?”

“嗯。”唐小果从床上坐起来,脸上又重新带上了笑意,“萱萱师姐今天联系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到她的工作室上班,我还没有回复她,现在只能去做了那个了。”

段梦菲打趣道:“那也不错啊,以后我就不用买衣服,全靠大小姐你一双灵巧的手给我量身定做。”

第二天一早,唐小果就去工作室报道了。

“小果,你终于来了,可把我盼得望穿秋水了。”孟萱热情地迎上前,挽着唐小果的胳膊。

唐小果从进来的那一刻,眼睛就停留在房间的装饰上:“萱萱师姐,你的工作室好漂亮啊。”

孟萱带着唐小果去二楼休息室坐下,缓缓说道:“你能来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之前那个设计师因为怀孕辞职了,我这里刚好接了一个单子比较急,所以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要出去工作,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唐小果笑道:“你就尽情吩咐我吧,我最近可是斗志满满哟。”

孟萱感激地朝她笑了笑,说道:“你现在去凯悦大酒店的803,客人在那里开会,开完会你就帮他量尺寸,这套西装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萱萱师姐,我一定会做好的。”唐小果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自信满满,“那我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唐小果怀揣着一颗斗志昂扬的心去了酒店。

但是,在看到房间内的那个男人的一瞬间,她所有的热情被悉数浇灭。

“怎么是你?”安子豪不悦地出声,这个世界难道真有那么小?

唐小果看到他那副不悦的表情,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也反击回去。

“我还想说怎么是你呢?阴魂不散。”

裴子真看着两人斗嘴,活像一对小夫妻,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副欣慰的微笑。

“哟,子豪,你媳妇儿来了,嫂子,快里边儿坐,别在门口站着了。”

“我不是她媳妇儿!”

与此同时,安子豪也开口了:“她不是我媳妇儿。”

裴子真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都这么默契,还不是,你们慢慢聊,等设计师来了,我再来。”

唐小果清了清嗓子,朝裴子真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我就是设计师。”

屋内的三个男人都沉默了。

唐小果兀自从包里拿出本子和尺子,说道:“安总,过来吧,给你量尺寸。”

安子豪看唐小果的眼神很复杂,冷声说道:“你们俩出去。”

裴子真赶紧拉着毕嘉良出去了,他实在是太期待这两个人成为一对了,毕竟敢打安子豪的人还真就只有她一个。

安子豪起身,缓缓朝唐小果走去,脸色晦暗不明,自身携带者一股强大的气场,像是黑云夜城城欲摧的感觉。

唐小果只觉得周身都笼罩着无形的压力,他每走一步,唐小果就后退一步。

“你......你别过来啊,我警告你,别过来。”

安子豪对于她的话充耳不闻。

直到退到了墙角,没有了去处,安子豪才停下来,双手撑在墙壁上,将唐小果禁锢在他双臂形成的包围圈里。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腾出一只手捏着唐小果的下巴,冷淡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你还想来勾,引我,爬上我的床?”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