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赵阳小说阅读_重生之透视邪医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重生之透视邪医》是由作者“金针菇君”所著,故事主角赵阳,原来自己竟然是二百年后的一个邪修神医,境界圆满时渡劫失败,肉身化为灰烬,而灵魂却穿越了二个世纪,回到了自己的肉身...

赵阳小说阅读_重生之透视邪医在线阅读

第一章初吻就这样没了

佛曰:眼通神,手通灵,世界皆虚幻。唯三千世界才是你我之间。

佛语字字如玑。

七月的南口市,秋阳似火。

南口市唯一的一所大学——南大,座落在一片枫林中,七月的枫林红叶如火,点缀有致美丽得胜过秋画。

但绝胜不过南大的校花。

这几月的南大学生在午后休息时间,都喜欢纷纷涌上校内北角的游泳池。

或许这是因为南大校内第一校花,美得不要不要的唐心也喜欢游泳的缘故。

身着泳装的唐心,是整个校内男女生热议的永不松懈话题,远比ABCD更让人痴迷。

泳池内。

窈窕风姿,女生们尽情显露自己的傲人本色,一时峰恋如聚,波涛如怒,只是山河表里也有冥关路。

随着相戏嘻笑,一句突兀的惊呼声在整个泳室内回荡。

“有人落水了!”

难道在这里有人落水也会让人惊奇?

本是或休息或在健游的男生正不时偷望欣赏着秀丽美姿,忽被这叫声惊得愣了愣。

在这里的男生没有穿着衣服的,唯一一个穿着T恤的的就是赵阳,在赵阳的眼里,自己一直是个例外。

赵阳并不会游泳,所以也来游泳池走走,就是听多了传说中的唐心。

看着刚从水里出来的唐心,粉白的玉体如挂满晨珠,双腿修长细致,腿后的浑圆显得特别可爱,白如凝脂的玉背在赵阳眼前晃过,几乎让他有点站立不稳。

校内的男生果然都有眼光,特别是她精致的五官,象是上帝的得意之作,浓眉珠瞳,小脸如桃花。

特别是当唐心看到一个不象是来游泳的赵阳却痴心似的看着自己,露出的那一笑,让赵阳马上有点发懵。

赵阳脚下一滑,跌进了池里,跌落的那一瞬间,赵阳知道完了,自己真不会水,池水倒灌而入,只感觉心肺一阵冰凉。

惊慌加恐惧让赵阳瞬间失去知觉。

他跌的姿势笨拙,几个同班生知道他不会游泳,而且落下的正是深水区,不禁惊呼出声。

唐心转过身,几个纵步毫不犹豫地扎了下去,救人是第一位。

“是谁?出了什么事?”

一群男女学生全围了过来,见唐心下去救人,又都松了口气。

片刻,唐心托着赵阳冒出水面,众人七手八脚将两人拉出池水。

唐心将赵阳放在池台上,见他双眼紧闭,脸色紫青……

“不会死了吧,看下还有没有鼻气!”

唐心一探赵阳鼻息,气势很是微弱,黛眉皱了皱,双手互叠在赵阳胸口使劲按压。

大股的的水从赵阳口里流出,即始终不见他醒转。

拖得越久,就越是危险,周围同学开始热论。

昏迷中的赵阳,似乎做了一个梦。

见赵阳始终昏迷不醒,唐心忽地头一低,一手捏鼻,双唇紧紧压在赵阳张开的大口上,猛吸了一口气,吹了进去……

“哇!……”四周传来男生的惊呼声。

“唐心!你在干什么?”唐心一个好友顿顿脚,伸手就去拉唐心。

唐心脸色一凝:“你知道这里死了人,学校会怎么样吗?救人要紧!”

那女生被唐心正气所摄,小脸涨得通红。

“哇塞,这溺水的怎么不是我!天哪!”

“有人知道他是谁吗?”

“这人好象是大二C班姓赵的,这小子会给人打死!”

“这小子怕是故意的吧,这死了都值啊!”一个男生小声出声,周围男生不住点头,瞅着赵阳,眼中满是嫉妒恨,更感觉失落。

听着周围的议论,赵阳觉得自己开始有感觉,如在梦中,也象在冥泉路上,灵魂在寻找自己的主体。转而又感觉触唇处温香如花,能感觉到贴在自己身上唐心的心跳与那暖滑的侗体。

冥冥中的赵阳也有点陶醉,如在梦中,忽啊地一声,本能地一手乱抓一手朝唐心背上环抱了过去,如溺水的人紧抓住了一颗稻草,再也不会放开。

“醒过来了!”

周围男生发出吁的一声,不知是见赵阳活了过来放心了,还是知道赵阳的福气终于可以结束了。

转而见赵阳姿势,众男生又瞪大眼怔住。

“这是什么鬼?”顿时一阵喧哗,竟有几个男生瞪着眼在原地挥手乱转。

只见赵阳一手抱着唐心一手却紧紧抚在唐心胸口,抚在那峰恋上。

唐心见他醒来,顿时松了口气,转而又是俏脸一红,终于回过味来,先前自己急于救人,完全没想到男女有别,此时羞涩之情直冲脑门,使劲一挣,却没想到赵阳抱住的手却相当有力,竟然没有挣开。

赵阳缓缓醒转,睁开眼,正看到唐心也瞪大一双美目怔怔的瞪着自己。

那样的近。

唐心一身泳装看上去那样性感迷人,暖玉入怀,那么娇美。

赵阳几乎恨不得自己有时间停顿的本事,同时也感觉到身体似乎有一种异变,那更是一种奇异的感觉。

唐心几乎晕到,此时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竟怔怔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流露的是那种陶醉,象是有意的,自己的第一次初吻怎么感觉是让人算计了,那曾是自己无数次的美丽幻想,而现在,初吻就这样没了。

“你给我松开!”唐心这次是真的怒了。

赵阳松开手,翻身坐起,有点慌乱道:“对不起!喝多了!”

“神精病!”十数个男同学瞟了一眼赵阳,带着不宵散了开去。

唐心直身站起,朝赵阳恨恨哼了一声,一阵小跑朝更衣室走去。

“这个臭小子,是不是故意占人家便宜。”

几个女生瞟了一眼赵阳:“这家伙说不定就是故意的,是看我们家的唐心心好。象我你最好死了,也没人救你!”

只有赵阳知道自己绝不是故意的,也很感激唐心救自己。

赵阳怔怔地坐在地上,昏迷时做的那个梦是那样清晰,从灵魂深处的记忆中,赵阳似乎又回忆起了很多。

这些回忆那么现实,原来自己竟然是二百年后的一个邪修神医,境界圆满时渡劫失败,肉身化为灰烬,而灵魂却穿越了二个世纪,回到了自己的肉身。

二百年的修练,一幕幕清晰如在眼前,赵阳无比震惊,真的是穿越,虽然后世肉身没了,但灵魂告诉自己,一些能力还在。

这又让赵阳兴奋起来,看来我赵阳还真是一直很例外。

赵阳没兴奋多久,睁着眼看着空中,似乎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整个世界到处是白骨遍野,没有声音只有无尽的阴霾,没有人没有动物……

象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这是为什么?

第二章 你有病

自己还能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事,赵阳回忆自己的修练,知道这是轮回之眼,能透视一切。

大二C班最后一节课下课,同学纷纷回到宿舍,在学区有房的也都准备回家。

整个课堂上,风气似乎变了,赵阳不时要迎到瞟来的目光,连教授也感觉得到,只是奇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赵阳怎么就一日之间就成了明星了。

对这个赵阳并不在意,知道自己可能成了公敌。

赵阳收拾好书本,走出教室,刚出室门,走廊一头王超带着十数个同学,一脸严肃朝赵阳走了过来。

王超,南大里的混世魔王,没有人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出身高贵,就读商业管理系。与赵阳的物理系不是一个派别,但赵阳知道他是对唐心最痴心的一个,也是追得最猛的一个。

唐心除了是有名校花也是南大里最热心的好好先生,生性随和,不知为什么面对王超的追求却始终不见更进一步。

见王超一路怒气冲冲而行像嫁了娘一样,赵阳只看了一眼微微眯了眯双眸。

“你就是那个赵阳?”

王超手一挥,身后众人逼近赵阳,团团围住。

赵阳一脸从容地道:“你是王超!”

“算你说得对,我可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可能你也明白!在你非礼唐心那一刻起!上!”王超手一挥,自己缓缓退后。

虽然没有了修为,但二百年的修练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打架不会怯谁。

王超很干脆,他只想瞬间将赵阳打扒,才能按自己心意与他好好说话,这是百试百爽的经验。

赵阳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有实力显示才能与人好好说话。

“嘭!嘭!嘭……砰……”

走廊上人群又散了,横七竖八地倒满一地……

呼叫声,哎哟声,大骂声……

王超睁大眼,几乎不敢相信十来个久经沙场的好手竟然被赵阳如甩泥团,全部摔倒在地。

这是什么鬼?

赵阳拍拍手,轻蔑地看了一眼王超。

王超醒过神来,这家伙是学过还是受过训练,但关系到唐心,王超一咬牙猛地一个纵步飞起,弹出一脚朝赵阳胸口踹了过去……

“我擦你老妈子!赵阳!”

“你最后一个出来,是不是最厉害的?”

赵阳呵呵一笑,在自己透视眼中,他这一腿并不快,自己能够更快,双手急出稳稳套住王超脚跟处,跟着纵身后退,顺势一拖。

啊呀一声,王超跌落,打架多了也有经验急顺势一滚才没受伤,不然只怕是一个字马坐伤自己的小弟。

老大出手,本跌到在地的同学又纷纷站了起来。

赵阳出手如电,瞬间又掀倒两个,其余见状再也不敢靠拢,心里都清楚这又不是拼死血战。

见王超缓缓从地上爬起,眼中满是怒火,赵阳笑道:“再来,我可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王超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如此走了也太没面子,至于小学生的那一套:“放学你别走!”也说不出来。

都是大人了,有本事现摆,有什么想法阴谋就只管做,大声嚷就失了大学生打架的雅观。

一时场面相当诡异。

“说你常半夜虚汗是客气了,你近来一日至少有三次胃痛,这是毒气将要入五脏的缘故,你面带青色,还近来脱发,食不甘味,呼气也有腥臭之味。只怕在你面前摆个美女也是有心无力吧!怎么!最近忙着在寻死啊?”

赵阳盯着王超,一席话让王超如五雷轰顶,赵阳所说,正是最近自己一个月来感觉身体一直异样的事,也去医院检查了,只给一些不痛不痒的药毫无扭转。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超脱口而出,根本就顾不得刚才还一心要打死他。

王超带来的兄弟,本以为是赵阳在讥讽老大,听了王超的话众人面面相觑,难道真有这个事?

从赵阳一看到王超的第一眼起,赵阳启动轮回之眼早将看得明白。本来是想用轮回之眼看王超打架的缺限,却发现他似乎中了一种妖毒,这让赵阳也感觉匪夷所思,这种毒可不是凡间所有,这人身上还有什么隐密?

赵阳表面虽然镇定,但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严重。

既然能一眼看出自己的病,必然知道怎么治,王超再也顾不得什么了,也根本没去想赵阳是怎么知道的,会不会治,抢上一步,急道:“赵兄弟!不!大哥!我这病能不能治?”

语气中几乎是央求,事关切身病痛,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他几乎想到自己脱光头发的样子,这都是轻的了。

赵阳哈哈一笑甩脱王超,在众人好奇,诧异的眼神中杨长而去。

哪里管得着走廊上一众如呆的目光。

王超呆呆地看着赵阳消失在楼梯里,傻傻地转过身,也没与众兄弟道别,一人回到南口市紫荆花小区。

王超心神恍惚,刚打开自己的房门,就听外面客厅有人娇声道:“是不是小超回来了?”

王超站住,说话的正是父亲聚的第二个老婆,自从自己亲妈死后,她就立马搬了进来。

对父亲的这个老婆,王超一直不愿叫妈,只以小姨相称,因为她实在太年轻,比父亲小几十岁,与自己年纪相仿。

王超并不是反感她,相反对她还有很多好感,她虽不及唐心那般热心而清纯,但这个小姨身上总有一种迷人的女人气质。而长相身材也不逊于唐心。

特别喜欢小姨浑身散发的那种妖媚之气,有时弄得王超都有点心猿意马,而这个小姨时常换衣进澡室也不刻意避开王超。

王超就曾见过她绝美玉背,细削的双肩,丰腴的双腿。

反正看了就看了,又不是自己亲妈。

父亲开着大公司很忙经常不在家,这个小姨也常喜欢进到王超房内,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两人聊得也很开心。

“是的!心姨……”

王超见她赤着腿,穿着宽松睡衣,上胸坦露,如玉洁白的双峰惹隐若现,走路之间,睡衣叉开,露出里面浑白丰满的一双大腿。

心姨见他双眼盯着自己胸口双腿,妩媚一笑,道:“嗯!回来就好,今天在学校没出什么事吧!”

王超摇摇头,神思有点混乱,还是道:“我同学说我得了邪毒,可能是真的!”

那小姨吃了一惊,脸上露出几乎不敢相信的瞬间表情。

第三章 最毒妇人心

王超转身将手中书本抛到桌上,一屁股坐到床沿。

心姨跟着走了进来,在他身边坐下,柔声道:“有些人就会胡说,我看你很健壮的,你不必在意,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说着一手摸到王超额头:“也没发烧呀什么的。”一边将身子靠得更近。

王超闻着她身上散发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双峰在眼前颤动,有种想不顾一切地伸出手去,揉了上去,该是多美妙的感觉。

但他还是忍住了。

王超的想法似乎没有逃过心姨的眼神,她知道自己的这种诱惑,男人得有多大的耐力才能克制。

心姨向前靠了靠,柔声道:“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你觉得我好看吗?”一时吐气如兰,香气扑鼻。

王超几乎要晕了过去,浑身燥热,今天的小姨是怎么了?

心姨似乎在不经意间,顺手一带,竟将自己的睡衣掀起一角,露出里面雪白的大腿。

王超只看了一眼,就再难移开目光,这是致命的诱惑,他要疯了……

赵阳家在大西北,离南口市有数千里之遥,家境也并不富裕,所以他象大多数同学一样住在宿舍。

赵阳一进宿舍,就被人从背后跃起一把抱住。

“我的偶像!香不香?”

从后面抱自己的是同寝室,音乐系的李小白。

不就是亲了一次校花吗,就成了他的偶像了,可也得罪了校花,赵阳心中苦笑。

“啊!那一抹幽香,如天国飘来的使者,啊!天国的使者啊,请带走我这卑微的心灵,我愿意做你最忠实的奴仆,啊……你纯洁的心灵,就象天国圣雨洗涤过般的圣洁……”

李小白则仰着头,一手高举,就象在学校文艺大会上朗诵一首诗。

赵阳哇地一声笑出声来,还真是音乐系的高才生,出口成诗啊。

李小白一把揽住赵阳,一脸羡慕地看着赵阳,问道:“你说啊,也让兄弟们分享一下,那滋味如何?你现在可是整个南大最幸福的人。”

“那其实是很痛苦的事,你能理解吗?”赵阳一脸认真。

李小白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美的少女亲了一下自然是难分舍,连下边都会起反应却硬要忍下来,确实痛苦。

“那真是难为兄弟了!”

赵阳笑道:“没事没事,我吃苦本事大。”

赵阳走到自己床前,坐了下去,又道:“所以做人,还是做野蛮人舒坦!”

李小白听了大叫一声:“这话太有哲理了。”

“你既然叫我兄弟,那兄弟就告诉你一件事!”

李小白一听大喜,他终于要说艳事了。

赵阳道:“你面逞霉气,遇水而安!”

李小白怔住!

第二日是周末,赵阳下了课决定更远一点了解学校所处环境,准备找一个合适修练的地方。二百年的修练虽然没有了,可还可以再来,对修练法门也清楚记得。

可事不遂人愿,才一出教室,又碰到王超从一头走廊上过来,象是算准了自己这个时候下课。

这次他却没带人。

赵阳微笑着站住,这家伙可能是来签字投降的。

果然!

王超一见到赵阳就讨好般地问道:“赵同学!下课了啊?”

赵阳看了他一眼,脸上青气更盛,吃了一惊,开动轮回之眼仔细察看一遍,才低下头摸摸额头,这家伙有事就直说嘛,搭什么讪。

见赵阳低头看地而笑,知道他猜出自己意思,也就直说:“兄弟!我想了很久,或者这病只有你能治,如果你能帮我……”

赵阳一下抬起头,盯着他,使劲地盯。

王超无奈,只得伸出五根手指,沉声道:“这个数!”

赵阳沉下脸,又继续看地板,声音小小的,又象自言自语:“我人蠢,不知道巴掌是什么意思!”

“五千!是五千……”

赵阳转身就走,身后传来王超大叫道:“六千!六千五……”见赵阳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只得恨声道:“七千,一口价,再加我就吐血了!”

赵阳站住,扭过头道:“你这条小命也太烂了,虽在我眼里分钱不值,在你自己眼里也只值七千么?”

王超走到赵阳跟前:“大哥,我实在再拿不出了,这钱我还得想办法怎么去骗我爹!”

赵阳微笑着道:“你是不是又在干什么坏事?”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王超急得双手乱摇。

“没有还会毒气加深,你昨天中的毒胜过以前半个月所中毒。”

王超啊了一声……

“看在同学份上,七千就七千,只是治病容易,现在要查到病源才是正经,不然今天治好明天又来一次,我可不喜欢折腾。”

谁喜欢这个折腾,王超激情道:“大哥说得正是,我也不喜欢折腾,那怎么查?”

“你昨天去了哪些地方?”

王超想了一下,认真道:“真的没干坏事也没去哪里,出了学校就进家,一直在家。”

“那走!就去你家!”

南口市,紫荆花小区。

一辆白色奥迪缓缓停进五十六号别墅车库。王超与赵阳下了车,进入客厅。

“是小超吗?”

从客厅里传来一声娇媚的问候。

王超站住,低声道:“这是我小姨!”赵阳点点头,却觉得即是她姨,也太媚了吧,不禁皱皱眉。

“是的!心姨,你休息吧,我有个同学要来看看。”王超回答一声拉了赵阳就要进自己卧室。

“哦,是谁呀?”

从客厅的中间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睡衣的女人。

王超道:“就是我昨天与你说的赵阳同学。”

那心姨怔了怔,转眼看向赵阳,同时赵阳开动轮回之眼,这一看不要紧,几呼要惊呼出声,这哪里是人明显是一狐妖。

心姨知道这人既然能看清楚王超的病也必能看出自己,一见赵阳看到自己惊讶的神色,一下就全明白了,这人不简单。

心姨知道此人在,必坏自己的大事,一边笑眯眯地看着王超道:“那好你同学来了,可要好好招待,我今天有点累就不陪你们了。”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赵阳忽觉心头一震,如暗中有一道声波般,侵入自己体内,与五脏产生共震,这是要杀自己啊。

第四章 服妖

赵阳知道自己修为已失,决不是她的对手,急道:“且慢!”

王超正要拉他进自己卧室看个究竟,到底有什么邪气,见他叫且慢,只得站住道:“什么事?”

赵阳五脏有股剧烈的疼痛,极力忍住装作面无表情,似乎丝毫不在意,一边对王超道:“你心姨真是漂亮!”

王超脸上变色,哪有这样议论主人的,但也不好生气。

心姨笑道:“你也不错呀!比起小超是英俊得多!”她这一说话,咒语有停顿,赵阳五脏也顿时舒服不少。

赵阳嗯了一声:“是英俊,也漂亮,漂亮的话死了多可惜!……”

王超内心呗了一声,心想心姨说你英俊你到不客气还说自己漂亮了,只是死了这话听不大懂了。

那心姨听出这话的意思,好象他有能力杀自己一般,也是心惊,在自己咒语面前丝毫不动,也让她对这个赵阳摸不着底,如是常人早滚地爬了。

“前天游泳池不是要死了个人了么?”赵阳边说边盯着王超。

王超心里清楚,那不是说你自己差点死了吗,也不好说什么。

赵阳继续道:“那人死了又活了,可见我的本事!”

王超心道:“你活了还不是唐心救你,得什么意!”见他跟自己还提这事心中不爽。

那心姨听了,这咒语都忘记再念,从赵阳说的话里意思看,这人是有医白骨治死马的本事了!不禁心中惊惧,死了都能救活。

而王超对他的话丝毫不反驳,那就是真的了,以自己对王超的观察,他绝没有在一起骗人的神色。

能做到医白骨的人,那是什么样的修为,她心里相当清楚,起码自己的妖界还没有一人做得到。而看赵阳,却没有半分灵气,难道他已达到返朴归真的境界。

赵阳继续道:“这也算不得本事,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杀生,此是正道与邪道的区别。想当年紫阳真人一心向道,服妖无数,却只尽数教化,收于梵鼎。小人不才,也当以真人马首是瞻,布德于天下!”

赵阳越说,王超是越听越懵懂,这是哪里跟哪里,瞪大眼不知所以。

那心姨却是越听越心惊,百年前紫阳真人,闻名于修仙界,飞升之后再无他的消息。这些事如不是修仙界的高才,是无法知道的。而且紫阳真人的梵鼎是修真界一宝,里面囚妖魔无数,妖道魔道听到梵鼎的没有不变色的。

听赵阳侃侃而谈,似乎他与紫阳真人极为相熟,紫阳真人飞升近百年,就是新进入修真界的人也知道的极少,何况凡人。

那心姨只觉两腿发软,但听赵阳语气并无心杀自己之心,也又放下心来,柔声道:“小超!可要好好招待客人哟,你姨累了,要休息。”说完转身去了。

赵阳松了口气,这妖孽如是不肯听骗,硬要先斩后奏到也麻烦。看这狐狸也有极深道行,竟然知道怕紫阳真人,这一赌也是赌对了。

百年前,紫阳真人在时,威震修真界,那时赵阳还没出生,但在修行时间里也多听过他的传说。

见小姨一走,王超拉了赵阳进入自己卧室。

赵阳故意四周看了看,道:“这房里阴气沉,我开一药方你按时服用,另买一箱鞭炮放于床底驱邪,不过数天就应该好了!”

这事太简单,王超大喜,不停地叫大哥。

赵阳一见到那个心姨,就知道是她对王超做的手脚,什么鞭炮镇邪全是自己胡说,只要收服那心姨,王超自然就什么都好了。

“你在这屋里不要出去,我在外面看看,一个小时自己再出来!”

“一定听大哥的!”王超只道他还要到别的地方看有没有阴气,怕自己打搅他。

赵阳出了王超卧室,直奔主卧室。

那心姨正坐在床前,一手抚胸,那胸口仍被吓得在剧烈跳动。看来那个叫赵阳的是一个修仙高手,幸好这人迂腐得很,不杀自己,他说自己漂亮,如果他喜欢,我就时时服侍他。

忽见门被推开,赵阳反手关了门,一脸从容在自己床边坐了下去。

心姨见他进来吓了一跳,难道他要反悔,见他从容而坐,又放下心来。

那心姨忽地伏地拜倒:“多谢大仙不杀之恩,小人有生之年定回报阁下!”

“起来吧!”

那心姨闻言缓缓站起,离赵阳不过数寸的地方坐了下去。

“小人人名叫心舒,在大仙面前也不瞒,做的事虽然惹大仙不喜,却也是无奈之举。”边说边缓缓靠近赵阳,一手直接撩起睡衣下摆,露出里面如雪的丰腴大腿。

这可不是对付王超那一套慢慢来,一边双肩一宿,睡衣滑落……

赵阳看了一眼,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所有的想法思绪瞬间归一,那就是女人的身体……世间最大的诱惑。

见赵阳神色,心舒心中暗笑,任你神仙厉害,终归要入了老娘的套。

“你说我漂亮性感吗?”心舒吐气如兰,一边伸出纤纤玉指挑到赵阳下额,抬起一只玉腿高高举起……

赵阳定定神,腾地站起,低喝一声:“妖孽!”

见他忽然发难,心舒吓了一跳。

“看来你是不服本道了!”

心舒一听说,心想原来你是修道仙的,一边急道:“小妖只听大仙吩咐。”

“那以后我有话你听是不听?”

“小人听听听!”

见她吓得不成人形,赵阳心中爽得不要不要的,又转和蔼道:“我有几件事要你做,如果做得好,你以前做的事我不会计较。”

心舒听他不计较自己害王超,吸他阳气修练的事,赶紧跪地道:“大仙只管吩咐,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赵阳将她拉起,一边道:“我要你做的事,我现在只想到两件,以后想到了我自然会来找你。”

“一切听仙师的!”

赵阳嗯了一声,见她睡衣脱去,肉体散着致命的体香,楚腰丰腿,蜜桃丰满,那双峰更是有傲人之姿,心想这便宜不占白不占,自己留下她一条命,自然是尽心力来服侍自己。只是这样的日子以后也是快活。

而自己再次修仙路上,也可以得到她的帮助,等修仙有成,如这妖孽不听话那时再收拾她。

“这第一件你要做的嘛?……”

赵阳哈哈而笑,由于别墅大,房间有十数间,这里离王超的卧室远,赵阳并不担心王超能听到。

只是那小子还在傻傻地等自己。

第五章 赌一局

在南大后坪三公里处有一座山,赵阳也不知道这山叫什么名字,就叫它无名山。

无名山在所有山中算是中等身材,无奇峰无险阻,唯一的好处就是这里绝不会有人来。

赵阳就看中了这里的宁静,每当有了时间就会来这里开始修练。

无名山并不是一个好修练的地方,但赵阳绝对是一个好修练的体质,因为他本身就是已有过二百年的修练,比起自己后世的修练自然要快得多。

通常赵阳五点起床去无名山,七点半跑步回学校上课,日子过得很累,他比谁都最缺时间。

周一,赵阳刚从无名山回来,穿着运动装一路小跑经过学校大门口,正要进门,却发现斜对面百米处,围了一堆人。

似乎是出了什么车祸,这种事赵阳自然没时间去管,只是瞟了一眼就要回校。

“赵阳!”

赵阳站住,这声音也太他妈好听了,这是谁呀。

赵阳转过身,人堆中唐心正在朝自己招手。赵阳脚下加快,一阵狂奔冲进校内,如逃似的。

“我是异形吗?”唐心恼怒,只得蹲下去察看还躺在路中的受重伤者。

那人仍然流血不止,无论唐心怎么捂都捂不住。

四周全是陌生人,没有一个会上前帮忙,多是看热闹的。世态炎凉,唐心抬起一双美目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围观者似乎看出她的意思,自己也不好意思般走开了。

“你叫我?”

唐心回过身,见赵阳双手抱胸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唐心没好气道:“你不是看到我就逃吗?活该我白救了你。”

“别说了,你这话让人听到还以为我与你之间有好深的恩怨,这种恩怨我可高攀不起。会给人打死。”

强词夺理,硬与自己扯关系,唐心白了他一眼,道:“别废话!快和我把他抬上车去医院。”

赵阳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子,也不知他是唐心什么人,皱皱眉道:“他的伤口还在流血,如果移动身子伤口出血更多,只怕到不了医院人就没了。”

唐心觉得他说得有理,急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得先搞清楚我为什么要怎么办!”

唐心愣住,隐约感觉到他要敲诈了。

赵阳附耳在唐心耳边低声道:“我可以救他,但你得让我亲一下!”说完抬眼看着远处,一副不答应就不帮忙的样子。

救人紧急,容不得唐心考虑,只有微微点点头。

赵阳就知道她会答应,因为唐心是出名的随和热情之人。为了救别人是愿意牺牲自己的。

赵阳见她点头,忽地出手,在那人身上伤口处各点几穴,瞬间止住流血。

唐心见他手法娴熟,立见效果,心中大奇。

两人开始为他包扎,不等忙完,救护车赶到,两人与护士一起帮忙将伤者抬上救护车,这才并肩去校园上课。

“那人是你什么人?”

唐心道:“不认识,我来上课亲眼见他被人撞了,只想救他。”

此时去上课的人相当多,见赵阳与唐心并肩而行,很多同学站了下来要看个究竟,走在一起的也开始议论。

赵阳认真道:“忙我帮了,你怎么报答我?”

唐心知道他想要什么,一时红了脸,这人说了还真当一回事,只得细声道:“以后再说。”

“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哪里还管得她,赵阳忽地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头一低就此吻了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吻!”赵阳足吻了近一分钟,这才砸巴着嘴,松开唐心,一脸得意样。

唐心怔怔地站住,瞪大一双妙目,黑白分明,如两汪清水,呆呆地看着赵阳。

本来关注两人的同学就多,这一幕正让远处早就注意到的大三班一个同学瞧在眼里。

他正是南大校长的儿子——孔鲁鲁。

这天下课,赵阳无事,决定去无名山过一晚,刚出校门迎面被王超拦住。

“赵大哥,你看!我是不是好多了。”王超说着在原地转了个圈子,又拍了拍胸膛,赵阳见他果然体气旺盛了起来,邪气正在消退,想是心舒听了自己的话不再害他,又在自己为他配的中药帮助下明显好转了许多。

赵阳点点头,心想这有必要来报告吗?

“说好的七千元,分钱不会少你的,今天小弟要做一次东,请你潇洒一回你不会拒绝吧。”

赵阳指指不远处走来的一个女生,道:“那你看她去不去!”

王超回过头,见是唐心下课正要回家,大叫一声:“心妹!”

唐心听王超大叫,见他与赵阳在一起,心中怔了怔,这不是一对仇人吗,怎么和好了。

赵阳道:“这位小弟要请我喝酒,想多个伴你去不去!”

王超叫道:“去去去,一定要去,心妹你不会这点面子不给吧?”

唐心见他两和好,心中高兴,至少不会再为自己生出什么事来,自己也不想扫他们的兴,就在犹豫,却被王超硬拉上了他的小车。

在车上,唐心见王超对赵阳似乎是心中佩服,超过了兄弟之情,心中奇怪,这赵阳到底有什么鬼把式。

低声问了一句坐在身边的赵阳,赵阳只是微笑不答。

车子在兰花夜总会停车场停下。

赵阳想到这种地方不适合唐心,让王超换一个地方,王超却神秘地说这里也有别的好地方。

赵阳没法,只得带着唐心跟在王超身后。

三人绕过前面正厅夜总会,进入一条小走廊,再进入一更大的厅室内。

王超得意地看着赵阳一笑,赵阳却笑不出来,原来这小子还爱赌啊。

原来这里是一个大赌场。

唐心一见,狠狠瞪了一眼王超,一把拉过赵阳道:“我们走,让他去赌。”

王超是这里的常客,早已不觉得赌有什么不好,见唐心拉着赵阳要走,反而心中奇怪。

“喂!就赌一局,我还欠赵大哥七千块呢!要找他们要!”

唐心没好气道:“原来你还做这个,以前是我高看你了,以后我们之间再没任何关系!”

赵阳赶紧帮唐心,这正是俘获美人心的时候:“正是!这是什么地方,全是一些下三烂。”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平治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