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叶予念秦云峥小说_爱你再苦也不后悔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爱你再苦也不后悔》是由“如意微微”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叶予念秦云峥,小说目前已完结,小说类型是现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叶予念秦云峥小说_爱你再苦也不后悔在线阅读

第一章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刚被迫做掉孩子,叶予念就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噩耗——她有器官多发性衰竭,还有一年的寿命。医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叶小姐,这种病诱因很复杂,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身体虚弱,却强行多次堕胎……”

叶予念低着头,将体检单撕成碎片,扔在一旁:“不要告诉其他人。”她转身走了出去。门口,那群被秦云峥派来,负责押她来堕胎,防止她逃跑的壮汉保镖,皆是一脸不耐之色:“叶小姐,快点走吧!”

她虽然是秦太太,却从来没有被秦云峥承认过。因此,在这些人眼里,完全没有任何尊严与地位可言。叶予念没有出声,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

看了看日历,才想起来今天是她跟秦云峥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想着,神使鬼差地打通了秦云峥的电话。只有漫长的忙音。

叶予念闭上眼,压下心头的酸涩。也对啊,今天不仅是三周年纪念日,也是……那个女人的生日。他又怎么可能回来呢?

就在她准备挂断的时候,那头突然接通了,响起男人清冷的语调:“要钱就去找管家要。”

“我不是为了钱,我想见你……”

“你流产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还怎么矫情?我今晚没空!”秦云峥的语调中,满满都是厌恶。

“你回来,我们商量——”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说道,“离婚的事情。”秦云峥沉默半晌,摁断了电话。

叶予念蜷在沙发上,就这样沉默地等待着。下腹因为之前的强行引产,时不时阵痛。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她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足足八个小时后。晚上十一点,门被推开,秦云峥满身寒气站在门口:“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我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吧。”她站起身,缓缓走近他。秦云峥擒住她的下巴:“想要多少钱?”

叶予念兀自笑了出来:“我嫁给你,怎么是为了钱呢……”

“那是因为爱我?”秦云峥微微俯身,在她耳边厌恶地道,“你这种廉价的爱,就别告诉我了,我嫌恶心!”她身子一僵,无法抑制的苍凉在血液中蔓延开来。

“我要你公开承认我,让所有人知道我是秦太太!两个月之后,我们就离婚。”秦云峥俊美的脸赫然湛出寒光:“不可能!”

“我本来就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不行?”叶予念紧紧攥住裙摆,强撑着问。

“你靠什么手段嫁给我的,心里不清楚吗?”

秦云峥薄唇勾起甜蜜的弧度:“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你说什么?!”

叶予念失声惊道。

秦云峥提起心上人,眉眼忍不住温柔了几分:“晚晚怀孕了,她需要一个正式身份,公开了你,媒体会怎么说她?”

——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刚离婚的姐夫,肯定有铺天盖地的舆论。

叶予念退后几步,差点跌坐在地上。她扶着沙发沿,半晌才颤着声音开口:“我改变主意了!”

“……离婚之前,我要一个孩子!”

第二章她为秦云峥怀了四次,堕了四次

秦云峥上前,扣住她的喉咙,声音又狠又冷地砸了过来:“你不配!”

叶予念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却硬生生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你……知不知道我……”

突然顿住。

她该怎么说?

直接告诉秦云峥,她有器官衰竭,活不过一年吗?

等来的,只会是他的满不在乎,还有嘲笑。

叶予念将之前的话全部吞了回去,话锋一转,“你不想跟我离婚吗?给我一个孩子,我就乖乖地主动离婚!”

秦云峥将她扔在一旁,动作粗暴得没有半分怜惜。

叶予念的下腹狠狠撞在茶几一角,本来就隐隐出血的部位,更是疼得让她差点晕过去。

“叶予念,你-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秦云峥讽笑一声,俊颜上满是嘲弄,“你打算拿这个种,去找爷爷出面,是不是?”

叶予念捂住腹部,贝齿将唇咬得青白:“我没有……”

秦云峥长腿一迈,走到她身前,修长的阴影将她笼罩住。

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内显得格外森冷:“你想要怀,可以。但如果你想要把他生下来,别怪我亲手做掉那个孽种!”

叶予念脸上血色尽失。

她为秦云峥怀了四次,堕了四次,受了无数的委屈和痛楚,现在甚至要……赔上了一条命。

凭什么要把位置拱手相让给叶若晚?

她一定要一个孩子,一个留着她和秦云峥的血的孩子。

生下来,代替她陪伴秦云峥。

哪怕因此被秦云峥恨透,也在所不惜。

想着,叶予念悄悄擦干眼角的泪痕,撑着茶几站起来:“那好,你答应我,每周回来三次,跟我做,做到我喊停为止。”

“叶、予、念!”秦云峥从唇里冷冷吐出几个字,“你可真够下贱的!”

她压下唇齿中的苦涩,扬起下巴,强撑着骄傲:“你要是拒绝,我就去找爷爷,告诉他叶若晚未婚先孕,你猜,他这么传统的人,会让叶若晚进秦家的门吗?”

男人周身冒着冷气,指骨捏成了青白色。

“好,叶予念,你欠-操,我就让你满意!”

说完,便将她狠狠压在沙发上,用力挺入。

疯狂撞击之中,叶予念只觉得喉间涌出一抹腥甜。

她痛苦闷哼,声音模糊地求饶:“云峥……放开我……我疼……”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发病,还是因为秦云峥粗暴得惊人的动作。

他狠狠揪着她的头发,语调低冷:“你不是要让我上你吗?”

叶予念差点晕过去,又被男人用力地弄醒。她不断捶打着秦云峥的胸膛,力量却只是九年一毛。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云峥才将她甩开,嘲讽地道:“叶予念,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就像条疯狗。”

说完,将衣服整理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予念实在忍不住了,披着外套便跌跌撞撞地冲进洗手间,使劲地呕着血。

雪白的瓷砖被浓郁得有些发黑的血染红。

门口响起女佣怜悯的声音:“叶小姐,你还是吃药吧。再堕一次,要出人命的……”

人命?

叶予念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怕什么?

第三章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

接下来两个星期,叶予念在秦云峥回来前都吃了药,以免突如其来地病发。

秦云峥每次回来都一身酒气,对她动作粗暴得令人发指,每一次到顶巅,他都会不自觉地吻她的额头,低低地唤着“晚晚”。

每一声,都像是在用力嘲讽着叶予念。

无论如何,她只是一个代替品而已。

——

那次跟秦云峥做完,她便筋疲力尽地睡去了,直到第二天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秦云峥的胃病,这几天是一个月中最严重的。

而且,他还没有拿胃药。

叶予念知道他能忍,却舍不得他受一点痛。

她急得发慌,拿了胃药,便坐车去了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正在举办慈善宴会,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

所以,叶予念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这位小姐,请出示邀请函!”

她愣了一下,有些窘迫地开口:“我是来找人的……”

“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保安冷声道。

“我是秦云峥的妻子,凭这个身份,应该可以进去吧?”

秦云峥在京城一手遮天,无论是谁,都要让他三分。

保安嗤笑一声,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疯子:“你装什么装?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

“我说的是实话。”叶予念眉头微蹙。

秦云峥虽然没有公布她的身份,却早有传言他已经隐婚。

她跟他的结婚证还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夫妻身份,货真价实!

“你别来这里捣乱!快给我滚!刚才,秦先生可是亲自搂着他太太进大厅的!”

话音一落,叶予念立刻怔在了原地。

全身的血液近乎倒流,全部凝结在了心口处,又冷又痛。

“你让秦云峥出来……”她声音沙哑,强忍着泪意,“你让他出来!”

保安用力地推了她一把:“你马上给我滚!秦先生跟秦太太天造地设,是你这种女疯子能肖想的吗?”

叶予念踉跄地往后退,狼狈不堪,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等等,”忽然,门口响起女人轻柔的声音,“让她进来吧,她是我姐姐。”

保安的笑容立刻变得谄媚起来:“知道了,秦太太。”

听到“秦太太”三个字,叶予念立刻抬头,顺着声音看过去。

竟然是……“叶若晚!”

站在叶若晚旁边,半搂着她腰的俊美男人,正是昨晚才跟她抵死缠绵的秦云峥。

叶若晚朝着她抿唇一笑:“姐姐,你怎么来了?”

“我……”她捏紧了手包。

里面还装着她准备拿给秦云峥的胃药。

“姐姐,先进来吧。”叶若晚说着,便牵着她的手,步入了正厅。

有秦家的生意伙伴笑着走过来:“太太,这位是……”

叶若晚赫然一副秦云峥妻子的模样,朝着他轻轻点头:“高先生,这是我姐姐。”

身后,突然想起有人忿忿不平的声音——

“秦太太脾气也太好了吧,她这个姐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还大放厥词,说自己才是秦先生的妻子,真好笑!

如果我是叶若晚,肯定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出去!”

第四章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

秦云峥闻言,微微侧头看着叶予念,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怒意。

他声音冷得无温:“保安,把她赶出去。”

“云峥,姐姐已经进来了,再让她出去,不太好吧……”叶若晚低柔地劝道。

“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他低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宠溺与无奈,“不让她走,难道要默许她顶替你的身份吗?”

顶替叶若晚的身份?!

苍凉和自嘲肆无忌惮地弥漫在血液之中,叶予念兀自地笑了,随即,一字一句地道:“秦云峥,你别忘了,结婚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和你结婚三年,明明是叶若晚顶替了我的身份!”

话音一落,周围一片哗然。

“叶予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有晚晚配做我的妻子,而叶予念你——”他扯开嗤笑的弧度,声音分外残忍,“又在这里发什么疯?”

叶若晚眼里起了一层水雾,哽咽着到:“姐姐,我知道你喜欢云峥,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见她哭了,秦云峥愈发地心疼,脸上的神色也愈发地硬冷起来:“保安,让她滚!”

正厅的门已经关上了,几个保安架着叶予念,直接将她赶到了停车场。

这一路遇见的每个人,都用嫌恶的眼神看着她。

停车场空无一人,异常寂静。

她擦干眼角淡淡的泪痕,准备离开。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反应过来之后,叶予念已经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双腿发出清脆的“咔”的声响,像是骨折一般的剧痛,让她完全无法站立。

这样的痛,立刻顺势而上,传遍了全身。

浑身的骨头,像是被人用力地敲碎了,随即重组,摩擦,然后再次被拆烂……反反复复,无比猛烈。

因为喉咙的疼,叶予念甚至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开口,只能嘶哑地“啊”着。

她眼前开始渐渐变得模糊,然后,便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

叶予念是被噩梦惊醒的。

噩梦中,她站在台下,亲眼目睹了叶若晚跟秦云峥的婚礼。

她猛地睁开眼,看着停车场的一片漆黑,半晌后,意识才渐渐回笼。

等等……

胃药!

她忘记把胃药给秦云峥了!

叶予念扶着墙,勉强站起来,准备离开停车场。

她从角落里走出去,突然看见一辆熟悉的宾利慕尚。

是秦云峥的车!

车内,好像还有人!

叶予念缓缓地走过去,正准备出声,却被车内的一幕,彻底愕住了。

秦云峥将叶若晚温柔地抱在怀中,头低下,两个人仿佛是在接吻……她身子僵住,手包掉在地上,里面的胃药“啪”地滚了出去。

这一声,打断了正在缠绵的秦云峥和叶若晚。

叶若晚似乎这才发现,叶予念在这里。

她惊呼一声,从车内走下来,“姐姐,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四个小时前就离开了吗?”

也就是说,她晕了四个小时?

第一次病发就这么猛烈,以后可怎么办……

第五章果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叶若晚见她不说话,低着头,有些委屈地道:“姐姐,你是不是还为了宴会上的事情跟我生气?你听我解释……”

“解释做什么?你就是真正的秦太太。”秦云峥也下了车,将她抱住,沉声道。

叶予念这才抬起眸子,看着他。

昏黄的灯光打在秦云峥的侧颜上,鼻翼投下一小片拉长的阴影,迷离深邃。

她想要出声,最后,却只是沉默。

无论说什么,都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危险的色彩在男人的黑眸中缓缓漾开:“叶予念,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要是再朝晚晚泼脏水,别怪我对你下狠手。”

叶予念油然而生几分悲哀。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瓶,淡声道:“我是来给你送药的。这几天,是你胃病最严重的时候……”

“姐姐,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已经给云峥熬了海鲜粥。”叶若晚笑了笑,说。

叶予念先一怔,随即便蹙起眉,冷冷地道:“海鲜寒气太重,根本不适合云峥吃。而且,他对海鲜过敏……”

“晚晚的厨艺非常好。”秦云峥不耐地打断她的话,微微侧眸,看着身边娇小的女人,笑得柔和。

叶予念看着他的神情,想起前几天——她为他做了一碗鱼肉粥,秦云峥闻见鱼的味道,直接将碗砸在她身上。

刚出锅的热粥全部洒在她下巴和身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下颌,那上面还有被烫伤的疤痕。

果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她缓缓走近秦云峥,将药瓶递到他手上。

叶予念近似贪婪地描摹着男人深邃的五官,低低嘱咐道:“要是胃疼,一定要按时吃药。”

“不要太忙了,少熬夜。工作没有你的身体重要。”

“我知道你嗜辣,但尽量吃点清淡的……”

秦云峥打断她,声音如同藏了冰一样:“你说够了吗?这些,晚晚都知道。”

叶予念微微哽住。

她只是怕自己死了,叶若晚照顾不好他。

她狼狈地后退一步,试图掩饰心中的情绪:“那我……我先回家了。”

她转身欲走,仿佛是落荒而逃。

秦云峥黑眸一垂,道:“你今晚就搬出去住。”

“你什么意思?”叶予念顿住脚步,转过身,满目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那是她跟秦云峥的婚房!

现在,秦云峥要她搬出去?!

“我明天要搬进来。”叶若晚小声解释道。

叶予念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她给叶若晚腾位置啊。

明明还有一个多月才离婚,他……就这么着急吗?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