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英雄永不熄小说阅读_李明安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英雄永不熄》是由“咔酱咔咔咔”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李明安,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级英雄么?原本我也是不信的,一次偶然我接触到了。。。

第一章:英雄梦

“哈哈哈!小小魔王也敢来放肆,赶快回你们的老家吧!”一位戴着面罩,脖子上系着一挂大红色的披风的小男孩看着躺在地上的另外几位小男孩嚣张的说道。

地上的其中一位男孩不服地说道:“凭什么每次都是你扮演超级英雄,这不公平!”其他几位也跟着露出不满的情绪。

男孩骄傲地说道:“我运气好呗,抓阄决定的可不赖我。”男孩紧接着收回几个纸团。“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要了,天色也不早了。回家晚了妈妈要骂的。”就这样大家都慢慢离开了,剩下男孩一个人在空地上坐着。喃喃自语道:“被妈妈骂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李明安,周围的人都叫他李二。他有父母和哥哥都是听别人说的,他的印象里就没有过这几人的影子,一直跟着一名叫梅姨的阿姨生活。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男孩已经十八岁,正值高三,也没了小时候的英雄梦,过着平凡的生活,做着平凡的事。

“梅姨,我回来了!”

“回来啦?休息会儿吧,等下喝碗汤。”厨房里传来梅姨的声音。李二回到房间,把书包一扔,躺在床上,美滋滋地伸了个懒腰。打开手机一看,死党张谦发来的消息,李二看了一眼说道:“谦儿,你还有着英雄梦呢?”

张谦所发的内容正是一位蒙面人缉拿几名罪犯,但其中似乎有超能力的存在。“二子,你可别不相信,这视频很有可能是真的。”张谦的语音说道。

“这么模糊的视频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越模糊的视频越容易作假,现在的ps技术,随便找几个人演场戏就可以了。不跟你多说了,爷喝汤去了。”李二回道。

李二玩完游戏已经是深夜了,关上电脑,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眠。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张谦的那段视频。喃喃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超级英雄吗?”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二已经慢慢地睡着了。

一大早李二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谁啊?”电话里传来张谦的声音:“二子,赶紧收拾一下出来。我好不容易约到我们班的大美女周末出来一起学习!你收拾干净点啊!”

简单地洗漱完后。“梅姨,午饭可能不回来吃了,和同学约了。”对于李二来说,约学习无非就是换个地方玩手机罢了,不过自己死党想追求班上的同学,当个僚机也没什么。李二和张谦是邻居,结果张谦妈妈告诉李二他半小时前就已经出门了。李二内心咒骂一句,也独自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前去。

来到图书馆,张谦已经站在门口了,李二看着张谦对着他地挥手,心想这小子今天没吃药?需要这么兴高采烈的吗。

“周末好啊,李明安同学。”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果然,李二看到自己身后刚下车的莫倩倩,嘴里嘀咕道:“我就说嘛,这小子怎么会有那副表情。”

莫倩倩没听清李二的话,便问道:“你说什么?”听到她的话回过神来的李二,连忙说道:“啊!?什么?没什么没什么,你也好。”李二看着莫倩倩,的确很美的,身边跟着一个相貌一点不亚于她的另一个女孩子。

张谦屁颠屁颠的跑了上来。“怎么样,长路赶来,累了吧?”说着就拿出自己手里提着的奶茶。“喝一口吧,当然这位美女也有哦。”莫倩倩笑了笑,说道:“谢谢啦,不过就那么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也不是很累的。”

李二看着此时此景,就是很想破口大笑。莫倩倩的身边的朋友接过奶茶大口的喝了起来。“渴死老娘了,这么早起来水都没喝就被拉出来了。”这女孩名叫陈依,性格活泼开朗,莫倩倩的好闺蜜,也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她学习不怎么样,就读于一所职高学校。

莫倩倩笑道:“不是说了不让你来嘛,你偏要跟着来。”陈依抬起头,撅着嘴说道:“哼!大周末的美好时光约你出来学习,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眼,我这当姐妹的肯定得站出来严格把关。”说着便恶狠狠地盯了一眼李二和张谦。

李二反正是觉得无所谓的,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也没什么喜欢的人,对情感之事没什么想法,要不然,凭借他的相貌,随随便便打扮一下,不知道会有多少小姑娘遭殃。反观张谦,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额头都已经冒出汗珠来。

一上午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李二就一直玩着手游。张谦总时不时的问莫倩倩各种各样的问题,至于陈依,和李二差不多,也是一直刷着手机,关注着实时动态。

张谦看了看手机,惊叹道:“呀!不知不觉都十二点半了,你们饿了没?”陈依突然眼睛一亮,“饿了饿了!走走走,吃饭!”

“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日料店,味道挺不错的。要不我们去试试。”陈依接着说道。莫倩倩一听,说道:“小依,你怎么可以这样子,那边消费很高的。”陈依转过头,撅嘴说道:“哼,想追我家倩倩姐,那必须也得破费才行。”莫倩倩脸上明显有一丝愠色,斥道:“小依,什么追不追的,都说了,出来学习而已。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陈依听见回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张谦笑道:“没什么的,就去那家吧。”莫倩倩脸上出现了难色,没有说话,就觉得很不好意思。反观陈依,露出得意的笑容。莫倩倩和陈依走在前面,张谦拉着李二,小声得说道:“安哥,我的安哥。这次可不可以帮帮小弟。”

李二一听,一脸坏笑。“哟,这次怎么不叫二子了,我的谦儿。”张谦听后很想发脾气,可惜他的钱包不允许,也只得说道:“安哥,哪能啊。你也知道,我爸克扣了我一大半零用钱,我哪像你啊,无父无母的,没钱就可以找梅姨要。”

李二和张谦从小一起长大,李二对于张谦所说的无父无母并不反感。“行吧行吧,不过说好,算借的。”

料理店内,一名厨师正在施展自己精美的刀工。突然感觉后颈一痛,伴随着他耳边嗡嗡嗡的声音,厨师大吼道:“你们怎么打扫的卫生,怎么还会引来蚊虫。”蚊虫的飞行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消失了,如果能看清的话,可以发现这是一只金属构造的蚊虫。

第二章:出事

厨师正在做李二等人的拼盘,却不小心割了一下自己的手,虽看不出伤疤,但还是有一滴带着略微绿色的血液滴入了肉中,并迅速消失不见。做好后,厨师头特别晕,便请了病假回到了家里。

莫倩倩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角。这可让张谦心里乐开了花,莫倩倩的一颦一笑都那么的让他魂牵梦萦。李二把钱转给张谦后,付了款几人便出了这家日料店。

陈依伸了个懒腰。一脸满足的表情,说道:“嗯,这家店的味道可真不错。可沾了两位的福。”

“诶,这你可说过了啊。以后还可以再来。”李二看着张谦一脸正经的样子,恨不得抽他,心里暗道:再来?小爷下次不借了。

下午的悠闲时光再次伴随的学习而匆匆流逝,五点左右,大家便各自回家。

李二和张谦把莫倩倩陈依二人送上车后也慢慢步行回家。虽然路途蛮远,但是二人已经习惯了。

张谦两大步跨到李二面前,问道:“诶,二子,你说哥这事能不能成啊。”

李二笑道:“我哪知道,我只知道你差我一千块。”

“靠!”张谦骂了一句后,随后脸色一转,一脸嬉笑道:“安哥,要不这事就这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二打住。“不可能!你不给,我就找叔叔要,然后你回家再被叔叔收拾一顿。”

张谦气得一跺脚。“等着,只要哥这事成了,我相信我爸会疯狂放款我。”

“省省吧你。对了,你为什么不把她约在离我们家近的的地方?”

“你可够了啊,我们两个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还不明白吗?”

“我能明白什么明白。”

“莫倩倩出身平凡家庭,学校里好多富二代追求她,都被拒绝了,这说明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家附近的很多人非富即贵,而且一些暴发户搁那陶冶情操,谁受得了。我这么多年同学都不知道我家庭情况,这完全是为我量身定做的爱情啊。”

“停停停!也得亏你们穿啥正品都像高仿,既然你想这样,那你还请她吃那么贵的日料店。”

“靠!二子你怎么不提醒我,这下可完了。”

“你事先又没给我通个气,还能怪我身上了。”

“我不管!反正这事要是没成,你可得负责我的终身大事。”

“滚吧你。”

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回到了自己的家,此刻已经六点半了。

一间整洁无比的卧室里,一名男子躺在床上痛苦难忍,满身大汗。正是那名厨师,睁开眼,满眼的血丝,一声怒吼后,便昏迷了过去。

夜晚八点,李二和张谦正在开黑玩着游戏。“谦儿,围墙那,大残,你快上。啊!你怎么这么菜。”看着灰色的屏幕,李二叹了口气。“二子,别着急,这把哥一定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就在这时,张谦的电话响了起来。本来此刻的他觉得极为烦躁,不过一看,竟然是莫倩倩的电话,心想着这事可能成了,特意开了免提,想像李二炫耀一番。

电话那头的莫倩倩传来焦急的声音。“张谦同学吗?小依突发高烧,浑身燥热,而且身体呈现出火红色的斑点,医生判断不出原因。不像是食物过敏的原因。”

“怎么回事!”李二自然是听到了,赶紧追问道。

张谦神色慌张,嘴里结巴道:“别,别着急,我们过来看看。”

梅姨听完李二诉说他同学朋友可能因为今天的午餐身体出了问题,便立刻去车库开车把二人送到了医院。

李二和张谦来到医院后,梅姨就在停车线等他们。张谦来到莫倩倩所在的地方,急问道:“怎么样了。”

莫倩倩带着哭腔说道:“小依最近嫌自己胖,便没有再吃晚饭,医生断定是因为食物出现的问题,今天她就...就和我们一起吃了顿饭。”

“她人呢?”

莫倩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出来。“医生无法控制她的病情,把她送进隔离区了。”

张谦没有说话,站在一旁愣愣地发着呆。一名妇女气冲冲地走过来,刷地一下就是给了张谦一耳光。嘴里念道:“都是你们,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全是你们害的。你们给我滚!”说着便嚎啕大哭起来。几名护士赶紧上前压制住了此名妇女。

张谦摸着疼痛的左脸,拉了拉李二的衣袖,说道:“走吧。”

二人坐在车上,一直没有说话。回到家后,都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里不断浮现刚才医院的那一幕,妇女脸上已经干了的泪迹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喊,都一下一下地刺激着他们的大脑。

他们能做什么呢?张谦躺在床上,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李二内心也很是复杂,一个枕头砸向了自己房间上的一个书架子,书籍纷纷掉落下来,其中一本夹在墙壁与书架中的书也跟着掉落了下来。李二起身收拾掉落的书,却发现这本已经残缺的书籍,上面铺满了灰尘,翻开后,李二陷入了沉思。

夜深人静的街道中,一名站街女正像往常一样准备去接待自己的客户。在一条巷子中,一个垃圾桶旁,总传出咕噜咕噜的冒泡声。女子看向垃圾桶,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风衣,蜷缩在垃圾桶旁。

女子朝着垃圾桶的方向吐了口口水,接着大步往前走去。那人抬起头,半边脸已经布满了坚硬的壳,目光凶狠,伸出已经变成超大虾钳的手,拭了拭脸上的口水,一个起身跳跃,来到女子身旁。女子一声大叫,便倒在地上,身子已经分了两半,脸上未闭合的双眼仍然透露出刚见到风衣男子真容的不可置信的眼神。

男子进入下水道,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医院里,陈依的手臂也已经出现了坚硬的外壳,就像长在身上一样,与血肉相连,医生也是束手无策。

一名酒醉的流浪汉正颠簸的走在那条巷子里。看见前面趴着一名身材极好的女子,因为醉酒加上灯光昏暗,并没有看清女子的身体已经断裂开来。丢掉酒瓶,搓了搓手,淫笑道:“想不到老汉我竟有这样的艳遇,谢谢老天爷了。”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裤带扑向女子。

流浪汉摸到断裂的身体,定眼一瞧,突然酒醒,提起裤子颤颤巍巍地跑出了巷子。不一会儿,警笛响起,几辆警车停在巷子口并拉起了警戒线。

第三章:断定凶手

昏暗的巷子中打上了灯光后,几名警察都赶紧到一旁吐了起来。女子附近满地的血迹,内脏也是外流一地。

随后一辆警车驶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名为邢案,女的名为苏笑。一名现场的警察上前打招呼道:“邢队,苏队。”

邢案回应了一声后,紧接问道:“情况怎么样,听上面说是一件极为残忍的凶杀案。”

民警立刻回答道:“死者名为Cowcow,本名牛小花,曾因涉黄而被抓过。是个站街女。”

苏笑撇了一下嘴。“怎么会有愿意用cow当自己名字的女人,真是奇了怪了。”

邢案拍了拍苏笑的肩。“行啦,我们过去看看现场吧。”说罢就举起警戒线准备看一下究竟。

民警却突然伸出手阻拦了两位。“邢队,你进去我没什么意见,但是苏队你可得三思。这是你第一次出这样的任务,已经有好几位同事都把早饭吐出来了。”

苏笑不以为然,自己好不容易等到有份这样惊天动地的大案子,可得好好表现让她那老爹看看。扒开民警的手,进入了案发现场。苏笑定睛一瞧,顿时胃里风起云涌,踱步走出了案发现场,哗啦啦的吐了出来,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不一会儿尸体就被装进了袋子,拉回了局里。邢案蹲下身,看了看地上还只剩一点的白色泡沫,用手指沾了沾,闻了闻后,让人在周围找找有没有相同的泡沫。果然在垃圾桶旁发现了大堆泡沫,取了些样本后也回到了局里。

一夜无话。

李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拍了拍晕晕的头,嘀咕道:“怎么眼前还是五颜六色的?”突然睁开眼,回神说道:“嗯?那本书呢!”李二在床上翻找了半天,并没有看见那本书的踪影。挠挠脑袋,说道:“是梦吗?可感觉很真实的啊。”

李二拿起身边的手机,竟全是张谦的来电,可惜李二手机静音,压根没有听见。最后张谦发了两条微信,一条是很早的让他看到后回电话,可第二条信息可让李二显得慌张。

“陈依的父母组织了一批人去日料店门口游行闹事了!”

这条信息就发于半小时前,李二赶紧起床穿好衣服,让梅姨送自己去那家日料店。还没等李二赶到,一群人已经把日料店包围住了,一名年轻人站在门口,大声呵斥道:“我已经报警了!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几张横幅飘在这群人的正上方,血红色几个大字写在上面。“还我女儿健康!”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众说纷纭。陈依的母亲跪倒在地上,哭诉着道:“这家店肯定是用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夺走了我女儿的身体健康。我女儿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你们这群坏人,还我女儿来!”

在场的人,都开始抨击这家店,语言极其的恶劣,只要涉及到饭店的人,皆都忍受着周围人群的谩骂。

一阵警笛声响起,十几辆警车停靠在路边。车上下来几十名武警,疏散正在看热闹的这群人,已经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场面一片混乱,甚至有激动的人与警察发生了口角,准备出手,但却被旁边的人拉着了。

十几分钟后,看热闹的人群已经疏散完毕。只剩下最开始聚集的那拨人,也就那么十来个人,挨个带回了局里。

一间审讯室内。陈依的母亲依旧没有停止哭闹,拍桌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坏人是他们!是他们啊,他们即将夺走了我的女儿!”

陈依的母亲往后一仰,眼眶里没有一点神气。“我女儿都快变成妖怪了。”

此时,邢案与一名法医正路过审讯室。法医听见了陈依母亲的话,停下了脚步,推开门,来到她面前,俯下身说道:“你好,可以详细给我们说说您女儿的情况吗?”

邢案跟在身后走了进来,说道:“我说老林,你不好好去检查尸体,你过问这些干什么。”

陈依母亲走投无路,看着林法医的眼神,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带他去看看,只要有希望的事情,她都要去尝试。

李二赶到现场时,街道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样子。拿出手机,拨通了张谦时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张谦焦急时声音。“哎哟,李大爷,你可算是醒了。”

李二脸色略显尴尬,自己醒了也没回个电话,不过还是说道:“行了,不贫这个,你在哪,我现在在这日料店门口。”

“哟!你过来吧,我们就在前面路口的这家奶茶店。”

李二挂断了电话,梅姨没有多问什么,便自己开车走了。李二来到奶茶店,莫倩倩也在,走近一看,眼睛特别红肿,估计昨晚哭了很久,心里一直在责怪自己。

医院内,邢案和林卓来到了陈依所在的病房。穿上隔离服的二人看到陈依的情形也显得非常吃惊,陈依的一只手已经变成了虾钳的样子。林卓沉思后说道:“老邢,你记得我早上给你说的话吧。”

邢案点了点头。“你说这案子很蹊跷,这么伤口不像是人为的,这种情况的话到很有可能办到这种事情。”

接着说道:“要不要抓捕归案。”

林卓摇了摇头。“不可,这女孩显然没能达到那种程度,而且这女孩的嘴里也没有冒出你带回来的…”突然林卓想到什么,跑出病房,回到局里,研究了起来。

好长时间后,林卓大声笑了起来,拿出手机拨通邢案的电话。“喂,老邢,案子破了。通知抓人,不过小心点,对方可能异于常人。”

邢案开着车载着林卓。“诶,老林,你怎么就断定凶手了。”

“你还记得你带回来的那些泡沫吗?”

“当然记得啊。”

“当我们看见陈依的时候就已经确定凶手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如果情况一样的话,那么那些泡沫就会是他在陆地上所分泌的唾液,我经过加工后,提取了DNA。再经过分析比对,就确认了。”

邢案开着车,拍了拍方向盘。“可以啊,老林,神探啊!要不我们两个去搞个事务所吧。”

林卓打了一下邢案的肩。“得了吧,就你,不就想跟踪谁嘛。”

“好!这次案件要是圆满,我请你吃饭。就在这吃。”邢案说着就已经来到了日料店的门口。

第四章:夏龙

“诶,老林,怎么来这啊。我可不请你消费这个啊。”邢案说道。

林卓白了一眼邢案,说道:“那个人就在这里,是这里的一名厨师。”

邢案边进店边说道:“听说今天早上这里发起了一场闹剧呢!看来这家店可能真有问题。”

林卓又一个白眼。“你是不是傻啊,今天局里那妇女因为什么被抓的?”

邢案仔细想着我嘴里嘟囔道:“好想是因为游街闹…诶!你是说就是那女孩的母亲?”

“嗯!”林卓点了下头。

本来生意火爆的店此刻却是极为冷清,上午的事所带来的舆论可不小,已经没有人再愿意消费了。两位是便装出行,服务员看见有人来,热情一下就燃起来了。

“两位你好,请…”还没等服务员话说完。邢案拿出小本本,说道:“警察。”看到这后,服务员一脸老老实实的样子。“我要找你们这里的厨师。”

“大厨今天不在,其余的都在。”服务员说道。

林卓突然眼神凌厉。“大厨叫什么名字?”

“叫,叫夏龙。”服务员说道。“感冒了在家休息,不过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警官…”

林卓没有再发问,和邢案一同走出了料理店。

李二、张谦以及莫倩倩坐在奶茶店里,每个人都没有开口。张谦摸了摸肚子,本来就没有吃早饭的他,挨到这个时间早就饿了。莫倩倩注意到了张谦的动作,开口打破了这死闷的宁静。“我们去吃饭吧。”

三人随便找了一家面馆,肚子的确是饿了,但吃东西总是没胃口,顺便吃了几口,肚子没那饥饿感后,便随处逛逛。

“我们真的不能去看她吗?”张谦突然问道。

“嗯。”听见张谦的话,莫倩倩的眼眶又红了起来。“阿姨她不允许我们再前去,是我们害了她。”张谦拍了拍莫倩倩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就先回家了。你们愿意在这瞎站着就站着吧。”李二边说边快步离去,身后还传来张谦的你是不是朋友之类的话。面对李二突然离开,张谦无法理解,认为他是逃避去了,还是继续站在莫倩倩旁边,尽力的去安慰安慰她。

李二再次来到这家日料店,迎面撞上正离店的邢案和林卓。“真的会有怪物吗?”邢案问道。

“这我可说不准,这些都只是我猜测的。”林卓说道。

听见二人的对话,李二看着他们的背影,还没等服务员上前招呼就离开了日料店。随手叫了辆的士,跟在他们的后面。

邢案与林卓来到一处老式小区,根据资料来到夏龙的住所。李二看见他们进了楼房,也不知道该不该跟,就索性坐在楼下的花坛旁等着他们出来。

夏龙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自己的身体沉思,房间里很昏暗,没有透一点光进来。突然,门铃响起,夏龙警惕的看着门。

门外的邢案和林卓,按了半天门铃也没动静。正准备要离去时,林卓使劲的用鼻子嗅了嗅,说道:“等一下,你闻闻。”

邢案也朝空气中闻了闻,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林卓靠近锁眼闻了闻后:“尽管有着金属味,但是这里面有相当大的腥味。绝对错不了,肯定有问题,破门!”

“破门?你可别搞我啊,到时候要不是的话,这罪你来背啊。”邢案说道。看着林卓一脸坚信的样子,邢案咬了咬牙,说道:“妈的,大不了被上头臭骂一顿。”说罢就用身体准备撞门。

夏龙见门铃没响后,便松了口气。以为是物业,只要装作不在家就好。他的脑子里一直回放着昨夜杀害牛小花的片段,当时的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咚!”地一下,刺激了他的神经。他感到不安,慢慢站起身来,走向门口。门外的邢案与林卓二人正协力撞门。

“轰!”地一下,门开了。邢案看见自己眼前站着的夏龙,此时竟无法说出话来,心里想到,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怪物吗。

夏龙恶狠狠的看着二人。说道:“既然被你们看见了,那就对不起了。”举着虾钳就朝着邢案刺去,邢案掏出枪,大吼道:“不许动,警察!”

但夏龙的攻击并没有因此停止,一声枪响,子弹打到虾钳上,只擦出一个小小的坑。邢案向左躲闪,林卓抬起一脚踢向夏龙的胸膛,却发现自己的脚疼痛无比,像踢在铁板上一样。

邢案和林卓对视一眼,都转身向后以最大的速度跑去。邢案边跑边说:“哇靠!老林,我不是示意你掩护,我撤退叫人吗?”

林卓回头看了看后说道:“别跑了,人家都没追了。”

夏龙没有追上邢案与林卓两人,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他明白这两个警察为什么前来。他拿上放在沙发上的风衣,戴上厚厚的面罩,盖好帽子后从窗前一跃而下。

坐在楼下的李二看见跳下来的夏龙,惊道:“我靠!什么东西,有人跳楼?”当他跑上前却发现夏龙竟然稳稳地站在地上,看见夏龙的样貌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症状和陈依一模一样!

夏龙看了一眼李二,便快速的跑开。李二也紧跟着追上前,可惜夏龙速度太快,跳跃着跑,根本追不上。看着夏龙远去的身影,李二只得叹了口气。

突然,李二的心脏剧烈疼痛,身体骤冷,呼吸艰难,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是张谦打来的,响了一阵过后,就没再响动。随后张谦发了一条信息。

“不管你小子想躲避什么!立刻来医院,陈依病情恶化暴走了!”

邢案与林卓从楼里出来,林卓看见倒在地上的李二,赶快跑上前,把李二扶了起来。林卓抱着李二的身子说道:“这人的身体怎么如此冰冷。”此刻他的手已经冻得通红。

“别管这些了,还有生命特征吗?”邢案问道。

林卓看着此时的李二。“以我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身体冰冷到如此程度,肯定是死亡多时了,但他竟然还有生命特征!”

“别管这么多,赶紧送医院!”邢案吼道。

两人把李二扶上车,往医院的方向开去。病房里的陈依全身被束缚带绑着,一脸狰狞。夏龙来到一处贫民窟,冲进了一间空房。

第五章:艾尔加利卜

“这他妈是哪啊。”李二抱着肩膀行走在一片冰川中。整个冰川一望无际,别说人了,连动物都没有,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一座冰窟内,一个巨大的身影被冰冻其中,冰层过于厚实,并不能看见他的样子,只有一团黑影。

夜幕降临,陈依被打了大量的镇静剂,没有下午的抓狂。反观夏龙,在破旧昏暗的屋子里,正痛苦的挣扎着,夏龙感觉自己头脑一黑,往后倒了下去。

一栋高楼的楼顶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俯视这座繁华的都市,说道:“看似繁荣的都市,暗地不知道多肮脏。”男子说罢竟长出一对鹰翅,女子随即也长出一对白黑相间的翅膀,两人朝着贫民窟的方向飞去。

贫民窟的一条小道上,两名瘦弱的男子聚在一起,一个黄毛,一个绿毛。一阵过后,黄毛躺在地上,看着路口一闪一闪的灯光,说道:“你说我们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身上已经没钱了,没钱怎么来货。”

绿毛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这里的人根本没什么钱,抢到的钱根本不够用,现在走这条道的人几乎没有了。”

夏龙迈着摇摆的步伐经过那一闪一闪的路灯。绿毛看见人影,摇了摇黄毛示意生意来了,黄毛坐起来看着左摇右晃的夏龙,两人都都以为是个醉酒的人罢了,便埋伏好伺机而动。

当夏龙走到二人面前的时候,黄毛立刻跳上去抱着夏龙不让他动弹,绿毛拿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比在夏龙的脖子上。“哟!还挺冷静,竟然不动弹,那你就乖乖的配合一下哥,把钱乖乖拿出来。”

夏龙依旧没有反应,绿毛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便用水果刀在夏龙的肩膀上划了一刀,却听见发出哐的刺耳声。“啊!”黄毛发出痛苦的惨叫,绿毛看着黄毛的下半身掉落在地上,抱着夏龙的双手也缓缓下落,眼睛睁得大大的。

绿毛看着夏龙的虾钳,上面还滴落着黄毛的血液。此时的他大喊了一声,拿着水果刀刺向夏龙。“你这个怪物,老子跟你拼了!”又是哐的一声,接着绿毛的嘴里冒出血液,夏龙的虾钳已经穿透了绿毛的肚子,夏龙抽出虾钳,绿毛跪倒在黄毛的面前,用尽最后一口气嘀咕道:“对不起,兄弟,我不该带你走上这条路的。”

两道人影出现在夏龙的上方,正是刚才那对男女,男子指着夏龙:“好大的胆子!光明正大的杀人!”说着便冲了过去。

医院内,李二躺在病床上,除了心脏还在跳动之外,其他身体状况和死人无异。梅姨答谢完邢案和林卓后,关上病房门,看着李二,叹息道:“没想到,你还是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李二抱着肩膀走进冰窟,冰窟中巨大的冰块一下吸引了他的眼球,黑影里两团蓝色的光亮起,低沉的声音响起。“你来啦。”

李二警惕的看着四周。“谁,谁在说话。”最终眼神锁定在冰块中的那团黑影。

“你只是一个可怜的人,用来封印我们这样的东西。”黑影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怎么我就可怜了。”李二不解的说道。

“我知道你的生活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有办法可以帮助你。”

“你谁啊大叔,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咳咳,我…”黑影说话停顿了一下,随即转变语气说道:“老夫乃冰之恶魔艾尔加利卜!”

“好吧,你刚才说的帮助我是什么意思。”

“我们被封印于你的体内,只要你解除封印便会获得我们的力量。”

“等一下,你说们?”

“嗯。我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但是的确有很多,需要钥匙来打开,然后你解开其封印就行了。”

“很多?你这样的东西还有很多,你骗谁呢,我身体不爆炸?”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的精神世界?我的存在就犹如外面的世界存在一个人罢了。”

“等一下,艾,艾尔加。”李二想起昨晚看那本书的时候,上面的第一页正写着艾尔加利卜。“那书上面说的就是你?”李二托着下巴想了一下。“那你岂不是罪大恶极的怪物?听说你毁灭北边的几个国家!我要是把你放出来,我岂不是成大恶人了。”

“你如果没有办法达到我们的意愿,的确会被反噬。你说的书应该就是一把钥匙,这可是把大钥匙,我已经感觉到其他几位老朋友要醒来的迹象了。”

“那你的意愿是?”

“我?我只是想活动活动,你使用我的能力时,我和你是同体的,相当于我在活动,但想做什么完全由你。”

“好吧。我要怎么做。”

“靠近,把手放在上面。”

李二走上前,搓了搓手,确认不脏后把手放了上去。一道蓝色的光亮起,冰块破裂开来,霎那间,整个冰川地动山摇。黑影的面貌逐渐浮现开来。怪物,真的怪物!类似一座冰山的庞然大物站在李二面前。

“你,你就是艾尔加利卜?”

“怎么样!人类,被我的帅气迷倒了吧。”

“不瞒我说,你是真的丑。”这可不是李二乱说,一脸恶相,身上到处长着冰锥,背上更是背着一座冰山。李二接着说道:“我要怎么出这个鬼地方?”

“你没睡过觉吗?醒来就好了,扇一巴掌。”艾尔加利卜说道。

李二半信半疑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病床上的李二缓缓坐起身,嘴里骂道:“靠!竟然真的感觉痛,真不该听他的,当时倒下的感觉跟睡觉屁个一样!”

梅姨不可思议的看着坐起来的李二。“你,你居然醒了。”

李二听见梅姨的话。“诶,梅姨,你怎么在这。”李二看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明白可能被好心人送到医院来了吧。

梅姨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上前抱着李二。“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活着。”李二撒开梅姨的手,换好衣服打了个车朝着陈依的方前去,梅姨还要处理相关医院手续,李二现在可不想等那些时间。

贫民窟的小道上,三人打得不可开交,尽管男女进攻凶猛,却伤不了夏龙分毫,夏龙慢慢的占据了上风。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