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程杜by乔岩_遗容师小说无弹窗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遗容师》是由“乔岩”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程杜,我叫程杜,一名遗容师,人们忌讳这份职业,连带着我们这群人也仿佛远离了社会,每天只有尸体为伴,这行有很多忌讳,如果不小心触犯了,很可能连命都会丢了。

程杜by乔岩_遗容师小说无弹窗

第一章:我是遗容师

我叫程杜,是一名殡仪馆的遗容师。

我的工作就是在开追悼会之前,给尸体整理好遗容,让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亲属面前,风风光光的走完这最后一程。

我能做这行,纯粹是工资多,而且大学我是护校的,对尸体也不是太害怕。

比起为活人服务,死人更省心,但这也让我遇到了,很多难以解释的灵异事件。

我来这家殡仪馆,是在求职网站看到的,馆主试用了我一天,满意以后告诉我,天黑以后不要在殡仪馆逗留,也别和尸体说话。

在这种地方多少都有些禁,我也只把这两条规定,当做对死者的尊敬。

可就在我某一天,违反了其中的一个规定,每天陷入了无尽的恐怖之中……那是因为第二天上班,我发小非得拉着我庆祝,喝了点酒,回去以后我才想起来,还有个单子没处理。

因为这位金主明天就开追悼会了,再加上我也没想到能吃这么晚,就把他落下了。

眼看着天快黑了,我想起来馆长的嘱托,那天他表情严肃,强调天黑之前必须离开。

我想了想还是回去了,如果处理不好,明天我没法交代啊,酒还真是误事啊!

就在我回到殡仪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门的老大爷,听说我的意思,脸一下就冷了下来:“不许进去!”

他的语气很不友好,而且不容置疑,之前感觉他人还不错啊,现在怎么这么不好说话?

我好说歹说,又递烟又套近乎的,他就是不松口。

最后,架不住我的哀求,他叹了一口气说:“十二点之前,必须给我出来!”

听这话我眼前一亮,这些金主基本都是自然死亡,简单的擦擦上个妆就行。

“谢谢大爷,要不然我这饭碗可是不保了。”

我欣喜的说了一句,刚走就听到背后,传来大爷的喃喃自语:“在这工作,可不是好事。”

他的话我也没在意,只是以为他觉得,我每天面对尸体不太好吧。

和停尸房的六叔打了个招呼,我便把金主拉到了办公室,我看了眼外面,黑的很彻底,也没有月光。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揭开了白单,金主面目安详,双目紧闭,让我松了口气。

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开始给尸体擦脸,只感觉四周异常的安静。

程度~,就在这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呼唤我。

我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啊,一阵阴风吹过,我哆嗦了一下,可能是神经太紧张了吧。

我又拿出来粉盒,准备给金主再涂一层粉,看起来脸色会好一些。

因为这位是明天一早的追悼会,明早再收拾肯定不赶趟了,再加上不像女人不用画太多妆。

今晚冻起来,明早也不会脸花,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晚上来收拾了。

就在这时候,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两行血泪,顺着金主的两个眼角,缓慢的流淌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鲜血冲击着我的眼球,再加上金主那早已经没有了血色的脸,这一幕看起来特别的诡异。

我咽了口口水,头皮都有些发麻,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情况,要不是因为喝了点酒,恐怕我现在都叫出来了。

短暂的慌乱以后,我提醒自己镇定,他可能是有什么内伤吧。

冷静了一下,我把那两行血泪用纸擦掉了。

脸又乱了,我有点心烦,这时候尿意也上来了,我便先去上厕所。

这时候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大爷可告诉我,十二点之前必须离开,我觉得他说的不是假话,到时候他把我锁在这和尸体待在一起,也够我受的了。

我上厕所都有些慌张,就在这时候,一声窃笑,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在这安静的环境下,那笑声特别的清楚,我整个人麻了一下,赶紧回头,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的心嘭嘭直跳,如果一次是偶然,两次声音就太不对劲了啊。

我找了找,厕所里根本没有人,那声音又像是在我耳边发出的,我愣了一下,不会遇到脏东西了吧?

在殡仪馆这种地方,确实阴气很重啊,我念叨着见谅什么的,就匆匆的从厕所跑出去了。

回到了办公室,我寻思着快点弄赶紧走,可就在我进屋的时候,彻底傻眼了,尸体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之前放尸体的台子上,空空如也的,尸体丢了?

难道是六叔来把尸体带走了?我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赶紧赶去太平间准备问问,如果尸体丢了,那我也惹事了。

刚推开门,我看到门口出现了两行,醒目的血脚印。

我的心里有点发毛,想起来之前金主流的两行血眼泪,难道他自己跑了?

这个想法把我吓了一跳,走廊里亮着幽幽的黄色灯光,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楼梯口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哒,哒,这脚步有些沉重,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脑海里不禁幻想出,那金主呆愣的在上楼梯。

声控灯灭了,紧接着一个苍白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我大叫一声,腿都有些软,仔细一看,竟然是看门大爷。

大爷一脸阴翳的看着我:“马上午夜了,快出去!”

“可……”我欲言又止,因为尸体丢了,找不到的话我可摊事了,明天家属还不闹死我!

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大爷拽着我就把我扔出去了,我刚想解释,他皱着眉头说:“不想死的话,就滚出去!”

我有点无语,这老头脾气怎么这么怪,也太迷信了吧,不就是午夜十二点嘛,有什么好怕的,还扯上了生生死死的。

这么一来,我直接被赶了出去。

我心想着殡仪馆有监控,再说还有大爷在这看着,尸体肯定丢不了,就让他帮忙注意,别让人把尸体偷走了。

大爷对我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不停的看向手表上的时间。

时间很晚了,没有公交车了,我只好打了个车准备回住所,就像我刚坐下的时候,有个女人也上了车。

她画着浓妆对我一笑:“拼个车。”

这大晚上的不好打车,我也没说什么。

我说了个地址,又问那女人去哪,她便说也去我家附近,司机开车的时候,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车行驶着,我一直在想尸体的事,那女人也不说话。

这时候,我才发现她有点不对,脸色惨白,和一个死人似的。

这个想法让我吓了一跳,再看她的脖子上缠着纱巾,这大热天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我无意中又碰到了她的胳膊,凉的好像一块铁,种种迹象表明,她有些不对。

等到再看她穿的衣服的时候,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她的衣服是红色的连衣裙,我有点印象,殡仪馆里卖的一款寿衣,好像就是这样的。

她又是在殡仪馆外面拦的车,这让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再加上那女人也不动,也不玩手机,只是木讷看着前方,让我有点惶恐。

各种鬼故事开始充斥着我的脑海,还有那金主消失的尸体,难道也是这个模样?

死人复活了,这几个字不停的在我脑海里回荡着。

第二章:我会死!

这时候,出租车停了下来,那女人眼神空洞的看着我,别提多渗人了。

我这才看仔细,她的脸擦的很白,画着红色的嘴唇,也是死人妆。

她看着我,嘴角弯起了一抹弧度:“你会死的,你跑不掉的。”

说完,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走了。

冷汗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她什么意思,我会死?

说实话,这大晚上的我被吓到了,再看那个司机,脸色也不太好看,可能也是听到了那话。

给钱的时候,为了缓解尴尬,我笑了下说:“那女的,肯定是神经病。”

找了我钱,他匆匆的就开车走了,嘴里还嘀咕着:“你才是神经病吧。”

听了这话,我懵了一下,他什么意思?

我快步回了家,司机和女人的话,都让我有些震惊,特别是那女人,怎么看都像死人的样子,让我有些坐立不安。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都太诡异了,我下定决心,下次一定不加班了!

这一晚上我都睡的不太踏实,总是想着乱七八糟的事,而且总感觉身边好像有人似的。

第二天起来,我感觉浑身没劲,好像生病了,还有两个重重的黑眼圈。

不过我还是怀揣忐忑的心情,去到了殡仪馆。

让我意外的是,昨晚失踪的那位金主,追悼会已经开始了。

老板还特意给我来了个电话,表扬道:“小程,你这次画的不错啊,连眉毛都弄了,客户很满意,以后就这么弄,我给你涨工资。”

电话里,老板对我整理的遗容很满意,可却让我有些一头雾水,昨晚尸体我都没找到,更别提画眉毛了。

我又隐晦的和太平间的六叔,提了一下这事,他表示也不知道,这我就纳闷了,是谁这么想不开,帮我把尸体的遗容整理好了。

昨天晚上,尸体竟然又回到了太平间,这也太奇怪了吧。

也许是六叔捉弄我,可是他五十多岁的人了,不至于吧。

金主没出事自然皆大欢喜,我想着有时间去监控室看看谁干的,防止以后再出这种问题。

可就在这时候,殡仪馆出现了一阵骚乱,我也没活,听到是好像有什么人死了。

我赶紧跟着他们出去,紧接着发现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就在楼道里面,一个人倒在墙边。

仔细一看,这个人竟然就是看门大爷!

只见他坐在墙边,死死的瞪着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昨晚的对话,我还记忆犹新,没想到今早他就死了。

他的死状特别的凄惨,让有有种恶心的感觉。

我想起来他昨晚说的话,会死人的。

难道是他拦住了我,所以替我死了?

不管怎样,都太可怕了,警察很快就来了,得出的结果,大爷竟然是被吓死的,这个结果让大家都特别的意外。

一个人活生生的被吓死了,那得多恐怖的东西啊,我一时间不敢再去想了。

最惶恐的还是我,因为大爷死的时间,就是在午夜十二点左右。

我总感觉,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违反规定,也不敢和别人说,包括老板。

作为大爷生前最后一个接触的人,我也做了笔录,一上午都有些浑浑噩噩的,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和做梦似的。

中午从警局回来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几个出租车司机,在路边抽烟聊天。

我一眼看到了,昨晚拉我回来司机,他正好也看到了我,扔掉了烟,像见鬼似的撒腿就跑。

看他这个样子,我意识到不对,赶紧跑过去拦住了他。

看到躲不过去了,他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兄弟,有事啊?”

我就问他,为什么躲着我,那天有病的明显是那个女人。

司机欲言又止的看着我:“你别逗我了,昨天车里哪有别人啊,明明只有你自己。”

说着他就要有:“哥们,没事我走了。”

说完,他逃也似的开车跑了,只留下头皮发麻的我。

只有我自己,昨晚那个女人是不存在的?

又想到她种种不寻常的事情,看来我真是撞邪了,再加上看门大爷惨死的模样,一股寒意冲了上来。

不行,我不能在这干了,小命要紧啊,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

我回去就想找老板辞职,可是一进殡仪馆就碰到了六叔,他一看到我就问我昨晚怎么了。

我没敢和他说是因为我,只是含糊其辞的说了个大概,六叔一直眉头紧蹙的看着我。

最后,六叔叹了口气,递给了我一个,银行卡大小的白玉:“这东西能辟邪,你拿着。”

我刚想告诉他我要辞职的事,六叔匆匆就走了,他这个样子加上这块玉,让我觉得他不仅仅是一个看太平间的。

六叔,有什么秘密?

老板也不在公司,打电话也是关机。

这时候大堂经理匆匆的赶了过来,说有金主来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不想干了。”

经理愣了一下,然后着急的说:“你这会让我去哪找人啊,帮帮忙被大哥。”

经理有些无奈的说,也让我脸一红,旱鸭子上架一般又来到了办公室。

今天的人多,而且特别多,甚至感觉一个月的人,都被积攒到了几天。

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我安慰自己昨天的事都是巧合,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眼看着天马上就黑了,还剩最后一个金主,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准备走。

尸体失踪的事就发生在昨天,我可不想重蹈覆辙,而且看门大爷都死了,更是蒙上了一种恐怖的色彩。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站在门口我后背一阵阵发冷,这好像有点故意不让我走啊。

经理那边也给我来电话,让我快点处理,明天可以给我休一天假。

我硬着头皮回去了,也约了个车让他一个小时后来接我,现在离十二点还早着呢,我试试吧,都处理好了就一了百了了。

外面电闪雷鸣,我坐在办公室里面,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

年纪轻轻就死了,真是可惜了,我开始给她化妆,她身上穿的,就是红色的连衣裙。

这和那天上我车女人的衣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难道那女人真的是个死人?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看到女孩的眼睛睁开了一下,我懵了一下,整个人都快炸了,瞬间站了起来。

那女孩依旧双眼紧闭,静悄悄的躺在那里,难道是我太紧张了?

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试了试她的鼻息,还有她的脉搏,根本没有动静啊。

我揉了揉眼睛,我看错了?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尸体直接坐了起来,我汗毛乍起,也跟着跳了起来。

“诈尸啊!”我连滚带爬的往门口跑去,不停的大喊着救命。

尸体活过来了,这让我措手不及,我喊了几句,也没人回答我,就在这时候,我已经跑到楼梯口了。

楼梯口此刻站着一个人,等我看清楚她的样子的时候,脑袋嗡的一下,有种灵魂脱壳的感觉。

那个女孩,竟然跑到了我的前面!

我的精神有些亢奋,肾上腺素都有些升高。

我转身就跑,想对着楼上跑,或者是去找六叔。

就在这时候,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个娇小的身影。

阴魂不散啊,我跑不掉了!我的身上布满了冷汗,那女人又跑到了我的前头。

“你有什么心愿未了,就和我说啊,别缠着我了行不行,我求你了。”我带着哭腔说,太渗人了。

我的腿都在颤抖着,我看到女人背对着我,只能看到她长长的黑色头发。

这时候,她转过身来,两个眼睛竟然是红色的!

她对我露出个诡异的笑容,紧接着,两行鲜血顺着她的眼睛流下。

“你跑不掉的。”她幽怨的说。

我只感觉后脑有点疼,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章:貌美女孩

等我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面,在我的面前有一个骷髅!

我大叫了一声,瞬间坐了起来。

再看我面前,那个人摘下了骷髅面具,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和我介绍她叫林婷。

刚才她发现我在走廊里疯疯癫癫的,是她救了我。

我又看了看,金主好好的躺在台子上面,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经过林婷的还原,之前外边只有我自己,好像疯了似的大喊大叫,而这金主,好端端的躺在办公室里呢。

这件事让我很意外,难道我刚才做梦了?

林婷看我这样皱了皱眉,小声的说:“我觉得你是被鬼上身了。”

她这么说,让我打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紧接着她从怀里掏出来个有些古朴的镜子,递给了我。

看到镜子里的我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两个黑眼圈又加重了,脸白的像一张纸似的,看起来就像病入膏肓的病人。

我到底怎么了?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我攥紧了拳头。

“你好自为之吧,这个地方不太平。”林婷平淡的说了一声,就想走。

我反应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腕,问她都知道些什么,能不能帮我?

但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看林婷那个面具还有镜子,都不像是一般的东西,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是林大爷的孙女,他死的不明不白的,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林婷有些伤感的说。

林大爷就是之前死的,看门那个大爷,不过大爷都死了,一个女孩又能弄明白什么呢?

我有点泄气,又把之前林大爷和我说十二点的事,告诉了她,我们俩留了个联系方式。

虽然我明天就要辞职了,不过我还真想知道,这里不能留到十二点,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在刚刚分开的时候,林婷突然叫住了我:“哎,你这个东西是哪来的。”

林婷指了指我胸口的玉,这东西是六叔送给我的啊。

我看林婷的颜色很不好看,她让我把玉摘下来说:“玉通灵,你今天遇到的事,恐怕就是因为这破东西带来的。”

我心里陡然一寒,难道六叔害我吗?那他和这几天发生的事,是不是也有关呢。

我感觉这事有点复杂,不过也总算有了点眉目,林婷让我带她去会会六叔,正好我要把金主送到太平间。

可惜六叔不在,只有他的一个小徒弟。

来日方长,我和林婷道了别,走到了殡仪馆门口,等着我叫的车来。

期间我拿出手机,发现都已经四点多了,手机里来了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都是那个司机给我打来,看我不回话,他已经走了。

我有点无奈,我这一晕,时间真是太长了。

最重要的是时间太晚了,殡仪馆的门已经锁了,不许外人进入,里边的人也不太好出去。

我想了想还是在这待着吧,反正没几个小时又要上班了,到时候老板来,我就和他提辞职的事。

我去到了保安室,和保安闲侃了几句,准备在这待到天亮。

我也很累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保安兄弟把我叫了起来,他告诉我经理那边在找我。

看到了我经理松了一口气,他说抓紧时间还有活。

我心里骂了句王八蛋,不说今天给我放假吗?没等说出口经理一个红包就塞过来了,我看了看里边有500块钱。

我欣然的接受了,反正是最后一次整理遗容了。

面对了两天死人,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这500块钱就当做我的精神损失费吧。

经理一路和我来到了办公室,说这位比着急,而且家里出手挺阔绰的,让我好好给画画。

我点了点头,基本这种情况,男人是要把胡子刮干净的,女人画一个漂亮的妆就可以了。

我化妆肯定是不在行,不过殡仪馆这种地方,还是喜欢用男人,阳气重。

一晚上我也没睡好觉,我迷迷糊糊的走到工作台前的时候,看到上面躺着的人,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眼睛瞪大。

这个人我很熟悉,就是前天晚上和我一起坐车的那个女人,她死了?

经理给我规定了个时间,就要走,不过我看着女人的脸色发青,觉得有些不对劲。

“经理,这人都快烂了吧,放多长时间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因为像这个女人的面貌,明显已经死了很久。

经理随便回了我几句话,让我宛如晴天霹雳一般愣在原地,紧接着腿一软,差点没摔在地上。

“她都已经死了一个礼拜了,家里才有时间来处理,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咱冷冻效果肯定没问题,你给想想办法。”

经理说着,又看我有些不对劲,问我怎么了。

此刻我的身体抖的和筛糠似的,冲出了办公室。

“你换个人吧,我干不了。”我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只觉得不寒而栗。

我在前天看到个女人,竟然在一个礼拜之前就已经死了,那岂不是说我见到的是一个死人!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起了司机的话,车上根本没有女人,我见鬼了!

再加上昨晚的事,我要在这继续耗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和她们一样躺在这里。

这活我干不了!经理喊了我几句,我没有回答,我们打车就回了家。

在家里,我有些惶惶不安,不知道这事算不算完,如果今天晚上那女人,再来找我怎么办?简直不堪设想啊!

我犹豫了一下,拨通了林婷的电话,又想起来那块玉,特意出门把它扔到垃圾桶。

现在的情况,我也不顾的丢人了,把刚才的事和告诉了林婷。

听完了我的话,她沉默了一下,说她那边其实已经有了发现,但是怕我不信,让我今天晚上再来殡仪馆,她带我去看样东西。

这让我有点犹豫,这两天晚上在殡仪馆里,发生的事还少吗?

不过一想昨天晚上,是她救了我,她想害我,恐怕我昨天晚上就出事了。

我也很好奇林婷到底发现了什么,能让她这么紧张,恐怕是个惊人秘密。

就这样,我惶惶不安的过了一天,老板也说他晚上会回公司,打定主意,今天晚上我还得回殡仪馆。

回想起这两天的遭遇,我有种做梦的感觉,几乎刷新了我二十多年来的三观。

差不多7点半,天黑了,我在殡仪馆的门口,碰到了鬼鬼祟祟的林婷,不出我所料,这里边有六叔的事。

七点正好是六叔开始值班的时候,林婷要带我去他的办公室。

太平间的办公室,其实只是一个小杂物间,里面除了各种进出的记录,还能有什么?

确认里面没人,也没有锁门,这里边平时就六叔来。

“你做好心理准备。”进去之前,林婷特意提醒我道。

我笑了笑,就是里边放了一具尸体,我也不会害怕的。

走进了杂物间,里边有些阴冷,桌子上随便的散落着一些资料,林婷轻车熟路的打开抽屉,里面有一块玉。

她又拉开一旁的柜子,里面就好像个小灵堂似的,香炉里熊熊的燃烧着香,旁边摆放着一些贡品。

再看最中间,有一张黑白照片,而那照片上面的人,竟然是我!

看到这一幕,我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这是什么情况,给我设置的灵堂。

林婷拍了拍我的肩膀:“这块玉,和你那个应该是一切的,而这个灵堂,明显已经准备好你死了,看来没少下功夫,早点准备后事吧。”

第四章:死亡通知书

我直接就懵了,赶忙说我不想死。

林婷攥紧了拳头:“这里还有我爷爷的死亡通知书,这家伙不知道在密谋着什么,我爷爷肯定是他害死的!”

看这架势,我都有些害怕,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平日里看起来挺靠谱的六叔,竟然做着不为人知的勾当。

林大爷的死状,还在我的眼前环绕着,我可不想落得那个下场。

我也有点心疼林婷,不过一想,要被迫害的明明是我好不。

这个殡仪馆,还真是危机四伏啊,时间也不早了,我又给老板去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办理下离职手续,老板让我去他办公室。

老板办公室里面,他坐在椅子上,劝我不要辞职。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们签个协议,我就可以离开了。

这个殡仪馆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就凭六叔给我办的灵堂,我就应该跑的越远越好。

老板叹了口气,还是同意了。

就在我低头签字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在灯光下的影子,我看到了一个东西在接近我。

我猛的抬起头来,发现老板正抓着我的脖子。

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瞪大眼睛,又看到老板此刻的样子,脑袋更是轰的一下!

四周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味,老板的脑袋对着我凑了过来,他面目狰狞,好像要咬我似的。

而且他的力气非常大,就在我看清楚他的眼睛的时候,被吓的一股尿意袭来。

老板的眼睛竟然冒着绿光,好像动物一般,他还是人吗?

他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嗜血的野狼,我有种想哭的感觉,此刻大脑已经充血了,有点后悔自己来的太冒失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感觉大脑都有点缺氧,此刻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紧接着我的脖子一轻,老板竟然松开了我,看清进来的人的时候,我有些欣喜,林婷赶了过来,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躲在她的身后。

林婷的手里攥着,上次拿出来的镜子,上面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老板看到那镜子,明显有些害怕似的,退后了两步。

紧接着,老板像猛兽一般呲了一下牙,对着我们冲了过来,他的速度之快,我只看到了一个残影。

我暗叫了一声不好,此刻林婷一下把我推了出来,把那镜子扔了出去。

镜子直接被老板咬碎了,只听咔啦一声,从中间折成了两段。

我的心扑通一下又沉了下去,这下彻底没希望了,林婷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根,细长的银色的针。

她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把那针对这老板掷了出去,正好插在了老板的左眼上,他痛苦的捂住眼睛哀嚎着,发出痛苦的声音。

紧接着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从老板眼睛里流出的血,竟然是绿色的!

怪物,不过看着即将要控制住了老板,我也来了信心,刚要往前迈步,就被林婷拽住了脖领。

“你疯了,快跑啊!”

林婷催促我道,紧接着拉着我的手,对着门口跑去。

我们俩跑到了走廊里,使出了吃奶的劲往前跑着,身后不时的传来怒吼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我们跑到了死胡同,我骂了一声,紧接着被林婷,拽到了厕所里边。

我们俩躲在其中的一个隔间里边,只听到外边传来嗒嗒的脚步声,我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里。

砰!门直接被打碎了,一个有着长长黑色指甲的手伸出来。

我咽了口口水,这指甲划在脖子上,恐怕直接就毙命了吧。

可就在这时候,门外没了声音。

“他走了?”我颤颤巍巍的问。

林婷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我的腿一软,直接摔倒在马桶上面,我看到之前手进来的那个洞里面,一双绿色的眼睛正在盯着我们。

林婷反应很快,直接飞起一脚就把门蹬开了,我跟在她的身后跑出了厕所,把门然后把门拉上了。

里边没有声音了,我们俩马不停蹄的往保安室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如果说之前的两次是我在做梦,那这一次管理确实出现了怪物!

我和林婷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保安室,把门关上了。

保安看到我们俩这个样子,也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好在我们昨晚刚见过面。

“你们干嘛,打劫呀?”我们俩的样子,直接把保安弄的异常的精神,一脸防备的看着我们。

“怪物,有怪物。”我赶紧说道,把刚才的事说了个大概,让他和巡逻的保安赶紧去。

听说那东西这么厉害,保安也有点犹豫,拿出对讲机和巡逻的保安说了一句,让他们去老板的办公室看看,然后我们坐在监控器前面看了起来。

只见有一个巡逻的保安,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老板办公室,紧接着对讲机里边,就传出了一切正常的声音。

我又让他切到厕所的画面,就和静止似的,一点动静没有。

就在保安有些不耐烦了的时候,门突然碎了。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这个人我刚刚见过,明明就是老板。

可是他不知道从哪弄的黑色长袍,把自己包裹了起来,也看不清脸上的样子。

“这也没什么不对啊?”保安挠了挠头。

就在这时候,老板突然站在厕所门口不动了,紧接着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老板的脖子,直接原地扭了几圈,四下的观察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保安室里边,顿时出现了一片惊呼,脑袋转了好几圈,如果这是活人,恐怕也已经死了吧!

可是老板却像没事人似的,四下打量了起来,又转了回来,走出了监控范围。

“要不,咱们去找他?”林婷提议。

我和保安几乎是同时的摇了摇头,我还没活够呢。

保安更是跑到门口,把门反锁上了,他的额头上,冷汗更是不时的流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啊?他不能来找咱们吧。”保安颤颤巍巍的说。

没有人回答他,四周一片死寂,我们又在监控看了看,已经没有了老板的身影。

就在这时候,对讲机里边突然传出了嘶嘶的声音,好像有个人在偷笑似的。

对讲机的声音,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在这时候一边闪了两下,有人在说话:“帮我画遗容,快帮我……”

里边是一个幽怨的女声,不停的重复着,让我帮她画遗容,我身边的两人更是看向了我。

我的心里也有些发毛,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是巡逻的保安。”保安看向我们,好像在征求我们意见,开门或者是不开门。

我看到林婷摇了摇头,我们就一直缩在保安室,等到天亮。

这一晚上监控里边,完全没有了巡逻保安和老板的声音,他们两个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等到工人们都来上班了,我们才敢打开门,外边什么都没有。

保安想要报警,让林婷拦了下来,这种事说出去了也没有人信。

我和林婷交换了一下意见,现在老板已经死了,我肯定是不会再来这个地方。

不过他她为了找线索,还是建议我继续在这里,当遗容师,她会保护我。

我又不是傻子,当然拒绝了,也告诉她不要着急,这事也不是我们两个普通人,能对付得了的。

林婷点了点头,就在我刚走出殡仪馆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林婷,她想置你于死地。

看到这条短信,我皱起了眉头。

第五章:帮我化妆

发短信的手机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如果短信的内容是真的,那我现在的处境则是危机四伏。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可是从我和林婷的接触来看,她似乎并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然而一切尚是未知数,我必须要留个心眼。

到家之后,我的脑子里全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红裙女鬼,金主的神秘失踪和上妆返回,杂物间里的小灵堂,变成怪物的老板,还有那那条短信……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可控范围之内,我陷入了一个无法解释的怪圈。

夜晚,困意袭来。昨天的惊魂未定现在已经完全被疲惫劳累所取代,我只想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看了一眼时间,二十一点四分。我关了灯,拉下困顿的眼皮。

窗外安静极了,车声、人声全都听不见了。

大概是过了好久,我感觉身体异常沉重。想要翻个身,却发现自己像是被钉在床上一样,无法动弹。

我拼命地在四肢上用力,然而它们都像是脱离了我的身体,完全没有动静。我的胸口上方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呼吸变得急促低沉。

鬼压床!这三个字从我的脑子里蹦了出来,冷汗从我的全身汗腺中涌了出来。

我感到有东西在往我的脸上靠近,那是一股冰冷的寒气。我不敢睁眼,把眼皮死死地合在一起。

“咯咯咯,咯咯咯。”诡异的笑声在房间里游荡。

我躺在床上,俨然成了一具可以呼吸的尸体。

“帮我化妆,程度,帮我化妆……”一个幽怨、诡异的声音在不断地召唤着我,我哪里敢想其他的事情,大脑里一片空白。

我开始后悔当初因为贪图一点小小的利益而选择了这个职业,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辞职。无论如何,明天我绝不可能再干下去了,绝不!

又过了很久,虽然我的身体依旧僵硬如初,无法动弹,但是那个让人心里发慌的恐怖声音已经消失了,我的脸上,又恢复了正常的体温。

我睁开了眼。

眼前是一张惨白的脸,脸上有两个空空的、漆黑的洞,那张血红色的嘴巴正对着我微笑,“咯咯咯,咯咯咯……”

第二天早晨,我被楼下的汽车鸣笛声吵醒。我的头很疼,全身的汗已经浸湿了床单被子。

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的十二点。想起昨天晚上鬼压床的事情,我的手忍不住颤抖着。

简单起床洗漱过后,我吃完午饭赶到殡仪馆。我要辞职,越快越好!

我遇到了六叔。想起之前在杂物间亲眼看到的他为我摆好的灵堂,我的心中愤怒与恐惧夹杂在一起,我绕开了他,不想和他有一点交流接触。

“小程”,他喊住了我,“你脸色不大好。”

我没有理睬他,接着往前走。

“你遇到脏东西了!很严重!”他像是很急切地喊住我。

“没事儿,六叔,您不用担心。”我回头冷笑一声。

六叔二话不说,把我拉到杂物间,掩上门,神色凝重地看着我:“小程,你实话实说,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六叔兴许能帮你一把,说晚了的话,那可就糟了!”

“您不让我死我就谢天谢地了,还帮我?呵呵。”我变得有点愤怒起来。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想让你死?谁告诉你的?”六叔指着我呵责道。

“呵呵,别装了,杂物间里的那个小灵堂不是你专门为我设的吗?”

“什么灵堂?小程你在说什么?”

见六叔死活不认,我一把拉开了那个柜子。黑白照片、香炉、贡品还摆在那儿。“没话说了吧!”

六叔愣住了,神色愈发凝重。他皱着眉头和我说:“小程,有人要用巫术害你!这个灵堂的布置很专业,绝对不是普通人所为。小程,杂物间人来人往,你怎么能怀疑到我这个老头子的身上?我希望你记住,六叔一直都是在帮你!”

六叔的表现让我对于他的怀疑开始动摇,莫非要害我的真的另有其人?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之前的那条短信——林婷?然而一切尚未找到证据,怀疑也只能是怀疑。

“小程,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和你实话实说了。我之前学过道法,所以能够看出你身上的不详之气,从你进入殡仪馆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身上上了脏东西,所以一直在帮你。”六叔说。

我半信半疑地点着头,他想着六叔之前的所作所为,倒还真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

“而且,我怀疑,这里有人倒卖尸体!”六叔拍案而起。

“什么?”我感到身体一震,这个殡仪馆让我觉得绝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女儿就是这样”,六叔捂着脸,掩饰着自己的痛苦,“她那年患了乳腺癌,晚期,确诊之后不到半年就没了。我和老伴就这么一个女儿啊,她没了,我们俩当时真的是差点也要随她去了。”

“她死了后,我们把她的尸体扛到殡仪馆,就是想让她走得风光点,可是,谁成想,下葬的时候,尸体没了,尸体没了呀!我的老伴,当时就昏过去了,而且再也没抢救过来。”

“我本来也想随她们娘俩去的,可是后来我想了想,我不能啊,我得活下去,我怀疑我的尸体就是被殡仪馆里的人给卖了!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我发过誓,一定要把这个人抓住,好给她们娘俩一个交代!”

说完,六叔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觉得之前误解了六叔,内心十分愧疚,便也蹲下来,安慰他道:“六叔,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我相信你,总有一天,倒卖尸体的那些人一定会被绳之以法!”

六叔抹了抹眼睛,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小程,我想麻烦你个事情,我一个人力量有限,你年轻,阳气重,而且能和尸体近距离接触,所以我想和你联手。”

“我知道你要辞职,可是,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老头子一把。而且,你已经被脏东西缠上了,脏东西的根源就在这里。”

“我……”六叔的话让我对于辞职这件事情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是啊,我走了,那个东西还会再来找我,与其被她一直纠缠下去,倒不如在这里灭了她。而且,倘若这里真的有倒卖尸体的事情,那我把那些人揪出来,岂不也是好事一桩?

“好,我还是留下来吧。六叔,我会尽我所能帮您的,您放心吧。”我点了点头。

“小程,你也放心,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六叔也会保护你的。”六叔握紧了拳头。

而我发现,六叔的眼睛里好像闪过一丝诡谲的光。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