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王者荣耀之异界剑客在线阅读_唐泽露娜小说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王者荣耀之异界剑客》是由“莫笑腊酒浑”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唐泽、露娜,这人自然就是唐泽了,他刚刚和胖老板沟通过,好说歹说,胖老板却只有一句话:除非你能让山匪这三天也请假。

王者荣耀之异界剑客在线阅读_唐泽露娜小说阅读

第一章:初入荣耀

“这都什么魔鬼队友!”

唐泽把手机一甩,就开始抱怨

“小胖,你说说!你说说!这局我刘邦拆塔又跟团的,操作没毛病吧?”

对面床铺的小胖一听这话,就明白唐泽的甩锅时间又到了,苦笑着应付到“对对对,你是咱们市第一刘邦,你肯定没问题。是这群菜比不会玩儿。”

“哎,对嘛”

唐泽咧嘴点点头,

“咱今天运气不好,回头再带你哈”

边说着,边伸手往小胖的烟盒摸索过去。

“哎!你可拍胸脯保证过的啊!”

小胖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啪嗒一声打开了摸索过来的咸猪手。

“不给我带上星耀,就不碰我的烟。这是不是你说的?”

“咱今天这不是运气差了吗?”

唐泽挤眉弄眼的应付着,手下也加快速度,乘不注意摸走一根。

完事,美滋滋的填嘴里,还非得嘚瑟一下。

盘坐的小胖看他这副嘴脸,笑骂

“你他娘的就是个臭流氓!”

得手的唐泽摸摸肚子,也不逗留了,抓起饭卡就往门口走。心想着自己带小胖打一下午王者荣耀,为了混口烟,都快把自己饿瘦了,得去食堂补充补充。

出门后,唐泽心里盘算着学校食堂今天的菜单,也没注意走了多远,就是朝着记忆中食堂的位置走去。

走着走着,唐泽开始奇怪了,这食堂的方向怎么一点光亮都没有,黑漆漆一片。

按平时这里亮堂堂的,就算关门了,门口也有路灯啊!

本来就饿得慌,现在又碰上这种奇怪的事,唐泽腿肚子直抖,软手软脚的,心里也开始着急。想找点光亮,摸便全身,发现自己居然只带了饭卡,现在连个照明的东西都没有,真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一气之下,把烟一扔,大踏步的就往宿舍走,可是他发现回宿舍的路也是越走越黑,连个亮都没了。

唐泽开始发慌了,这件事太他娘的诡异了!他环顾四周,除了黑还是黑,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这哪是正常的食堂啊,明明是进了个黑洞一样。慌归慌,唐泽还是残存理智的,先试着摸索回宿舍。黑暗中,他紧紧的攥着饭卡,咬咬牙试着往宿舍的方向继续摸索,摸索了许久,却只能感觉到一片虚无。

随着时间的流逝,唐泽感到自己越来越虚弱,意识也越来越飘渺。

不知过去了多久,唐泽在阵阵疼痛中醒来,睁眼看到天空已经大亮,但空气中却灰尘弥漫,熏得他不得不挣扎着抬手遮挡。但当他想抬手时,却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身上刀绞般的痛,忍不住嗷嗷起来。

“嘶,痛痛痛痛......”

唐泽只是动了下手就觉得好像有根刀片牵连右臂之间,每一个动作都会带来一阵刀绞般的痛苦,使得他现在丝毫不敢动弹,只能静静的躺下感受着身体的状况。

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去食堂吃饭吗?

怎么突然晕倒了又醒到这了?

我这一身伤口是咋回事?

被人给揍了?

唐泽想着满心疑问,急切需要弄清楚疑问。

但在这时,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这声吼叫后续就是一阵地动山摇,引得唐泽附近烟雾弥漫。唐泽心里大惊,这里怎么还有猛兽?真是要把我往死路逼吗!

心里想着,手下也不敢闲着,强忍痛意准备撑起身子就跑。

唐泽起身时瞥见手边有一柄大剑,而且还挺有质感,心里一想,这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带着一块跑,到了万不得已还能自卫。

唐泽抓起大剑环顾四周,发现除了树丛就是乱石,能藏身的也只有大石头,瞅准一块约摸十米处的大石就冲了过去。这画面如果在常人眼里一定会惊愕掉下巴,一个右臂受伤的人,左手抓着大剑,居然还能以正常人百米冲线的速度窜到十米开外。

然而当事人却不自知,迅速躲到大石后,心里全被疑问占据:我这是在哪?我受的什么伤?这里不是学校,猛兽是怎么回事?

怀着满心疑问,唐泽观察着自己的伤势,自己的右臂已经被血痂布满了,胸口处也有灼烧过的痕迹,现在还隐隐作痛,不过好在这些伤势并不至于自己不能行动,不然怕是要死在这里了,离自己不远有个猛兽,身体还出现这样恼人的情况,也确实让人不容乐观。

在唐泽思考的时候,身后的猛兽也没有闲着,跃动着庞大的身躯在追逐着一个人。

唐泽探出头去观望,发现一只浑身暗紫色鳞片,体型硕大如一栋二层楼房高的怪物,晃动着蟒蛇一样的长尾巴,四只粗壮的爪子不停刨击地面,正追着远处的一个身影。

由于周围灰尘太大,唐泽只能大概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形在迅速的流窜于碎石草窝之间,和紫色的大怪物一逃一追,不一会的功夫就跑远了。

见那怪物走远了,唐泽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瘫坐在大石边上。

唐泽手里把玩着大剑,看这大剑通体紫色又流露着一种神秘的吸引力,看似笨重的大剑剑锋还闪着寒芒,令唐泽奇怪的是,这大剑长度足足能从自己的脚到肩膀这么长,但自己拿起来的时候,却不费劲!

难道这剑是空心的?手上敲两下剑身,感觉不像啊,还是我......力量变大了?

唐泽想到这,突然惊醒,低头看自己的身材,可比以前魁梧多了,皮肤不再是小麦色,变成了一种苍白的颜色,而衣服却是顺滑的锦缎,心里又惊又喜,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他娘的穿越了!”

作为一名友爱河蟹的高中生,平日对于穿越当然是没少幻想的,小说电影里面穿越的主角个个都是左拥右抱,指点江山,美女财富无尽,自己怕不是也要成为这样的人,一路被迫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然后就没羞没臊的混在这新世界享清福......

意淫片刻后,唐泽平复下情绪,盘算着:虽然自己是穿越了,可现在这副糟糕样,和人生巅峰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自己当前最需要的就是处理这一身伤口,而不是想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生巅峰和白富美。

理清思路,唐泽杵着大剑起身,见远处的山坡旁有一处小溪,刚好可以清洗下自己一身的血垢。

刚走两步,身后“啪嗒”一声,唐泽的包袱里居然掉出一个小本子出来。

第二章:山匪

唐泽捡起来小本子打量着,本子有些破旧上面还沾染一些药渍,看起来有些时日了。唐泽心里快速的过了几个星爷的电影,觉得这个小本子的模样十分眼熟,心里一惊,这不会是武功秘籍吧?要是里面记录个修炼功法,那自己可不就得上天了!独孤九剑,一阳指什么的也成啊,独步天下指日可待!

想想自己今后的飞黄腾达可能就寄托在这个小本子里,唐泽分外小心的揭开封面,看到第一页只写了几个字,但是龙飞凤舞的莫名文字,认不出来啊!唐泽平复心情,想着第一页没什么,再看看后面。往后翻几页,也都是这种龙飞凤舞的字体,有几分汉字的布局但又认不出来,唐泽心里又急又气。什么修炼功法,什么绝学武功,全都没了,本来还有可能是自己的,现在连读都读不了,根本没缘分了,我要这破书还有啥用。

唐泽拿着书想扔又扔不得,毕竟日后可以慢慢研究,保不齐真有什么起不了的东西,再不济也能搞清楚自己之前的身份。于是就把书收起来,往小溪边走去,唐泽明白自己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把身上清理干净,赶紧找个歇脚的地方。

唐泽在溪边把血垢清洗掉,发现自己的伤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除开右胸口的一个大面积烧伤和之外,其他的都是划伤,简单的破皮罢了。

他现在的主要身体问题就是右臂不能用力,否则会有撕裂肌肉的痛苦,应该是遭受烧伤之外又被强大的外力撞击过导致的。

唐泽单手在包袱里寻找可以包扎的东西,心里也在感慨这副躯体的主人身体太强悍了,被烧伤还遭受了强力的撞击,居然没有死。

等等!唐泽回头看自己来的方向,那浑身鳞片的怪兽,那长相!怎么和游戏里的暴君这么像!难不成,我这一身伤就是暴君给弄的吗?暴君可是会喷吐黑炎,自己这身体的主人,怕不是被暴君打死了,然后自己才穿越到他的身体里?那自己这应该是穿越到王者荣耀里面了?

心里越想越觉得自己推理的像模像样,感觉自己就他娘的是个天才!一高兴手下不由得加重了几分力道,绷带勒着伤口,疼得唐泽一阵嗷嗷叫。

......

“是谁?”

小溪对面的芦苇荡里传来警惕的声音:“你快去看一下。”

不一会,芦苇荡那边窸窸窣窣的冒出来一人,穿着粗布麻衣,手提薄片大刀,看样子像个山匪,但脸上却没有坏人的戾气。

在这荒山野岭,突然遇人,唐泽也是心里一紧,又惊又喜,抓着大剑冲来人喊道:“你是干嘛的?”

那来人见了唐泽的模样,回头和后面的伙伴嘀咕了几句,就呼啦啦的突然串出来五六人。这几人打扮都差不多,里头有个头头模样的人,扛着刀仰头冲唐泽嚷嚷着:“你这纨绔子弟不好好呆城里,跑荒郊野岭来玩,我们几个就是教训你的!”

“可是,我们不是已经劫了商货吗?”有几个山匪在旁边小声嘀咕。

“你们懂什么!我这不是为了咱们在黑刀老大那争表现吗?”头头一脸愤愤的回头道:“都看看这家伙,穿着锦缎,拿个花里胡哨的大剑,还不是纨绔子弟吗?”

“对,咱这叫劫富济贫!绿林好汉!”

见有人应和,头头使个眼色,几人趟过溪水就把唐泽围起来。

唐泽也是叫苦不迭,自己莫名其妙来到穷山恶水,一身伤还碰上山匪,最气的是他们居然把自己当做纨绔子弟。

在这荒郊野岭的被打劫,虽然自己包袱里只有本子和点干粮,但难保证他们不杀自己啊。唐泽咬了咬牙,这可怎么办,打不一定打过,跑也跑不过,总不能跪地求饶吧?

自己好歹是要走向人生巅峰的人,在这下跪也太损面儿了吧。

唐泽正在为难时,芦苇荡后面的树丛传出了一声嘶鸣!唐泽听出来,这就和电视剧里的马声一模一样!有办法了!自己可以闯过去骑马逃跑!

想好对策的唐泽心里有底气了,就放开自己的流氓本性,扯开嗓子破口大骂:“他娘的,你们一群怂货,只敢一群人围小爷,都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和小爷一对一!”

说完,唐泽还对着头头呸一口。

头头哪想到一个瓮中之鳖还能这么嚣张,见唐泽被围起来,想他也搅动不了什么风浪,就大刺刺的站出来,拿刀指着唐泽道:“小东西别嚣张,看大爷怎么打得你叫爷爷!”

唐泽见其他人也都散开了,心中一喜,这是要和我一打一了!你现在想和我一打一,嘿,我偏不,打完我就跑。

心里想归想,面子上还得装作开打的样子,把包裹挎在肩上,忍痛提剑,嘴上嘲弄着:“来吧,小爷倒要看看谁叫谁爷爷。”

“找死!”

话音刚落,头头便举着大刀迎面扑来。

唐泽不敢怠慢,提起大剑一个狼狈的闪身躲过,毕竟身上还疼着,没法快速的做出反应。

头头见一刀扑空,转身凶起性子,准备再斜补一刀。

但唐泽已经先站稳脚步,只见他双手提剑,手腕翻动,全身的劲都使出来,将手中大剑化作一道紫色残影扑到头头的胸口。

“当”的一声,紫色大剑侧着剑身拍在头头的胸口,把他的大刀挡开,人也被震得连连后退。

头头觉得双手虎口发麻,胸口沉闷一口气提不上来,惊恐的望着唐泽,半晌说不出话来。

山匪里有人不禁轻喝出声:“至少得有白银的实力!”

“碰到硬钉子了!”

唐泽自己也被惊到了,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我的力量这么大了?那我要不要和他们打一架?

算了算了,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我还挂着彩,三十六计走为上,溜了溜了。

唐泽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拔腿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过了小溪等他到了马边,山匪才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唐泽跃身上马,回头狠狠的拍了下马屁股,一声嘶鸣,一人一马已经窜出去不远。

虽然马背上颠得伤口难受,但唐泽也不敢懈怠,先让马跑一会,再回头检查有没有人跟上来。

第三章:云灵镇

唐泽怕那群山匪凶起性子来追杀自己,一路颠簸,走了七八里才慢下来。

收拾包袱,吃吃干粮看看花草,唐泽觉得这郊野也有郊野的好啊,除开歹人,这一片还是美如画的。

走着走着,前面草木渐渐稀疏,隐约能看见一块空旷地带,唐泽心里一喜,应该是快到大路了,沿着大路走就可以找到人!唐泽轻喝一声,夹腿扯绳,就向着大路奔去。

到了路上,看着路上交错的车辙,唐泽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选个背阴的方向就悠哉的赶路去了。

......

一路上唐泽走马观花,优哉游哉,晃荡到傍晚,肚子都已经咕噜噜直叫了。

唐泽一抬头,就瞄见前面的灯火。到城镇了!这回好了,好歹可以大吃一顿,犒劳犒劳自己,也不知道这世界的美食味道怎么样。

路上只吃点干粮垫肚子的唐泽,早就迫不及待要开饭了,吸溜吸溜口水,急忙骑马赶过去。

骑马刚近城镇就能听见嘈杂的人声,唐泽循声找过去。

一路上看见不少穿着丝绸锦缎的少年少女游玩在夜市,在摊位旁招呼着客人的商贩,耳旁还时不时会掺杂着几声姑娘的嬉笑声。这一派和谐的景象,惹得唐泽心里一阵痒痒,自己就像野外求生的贝爷刚回到文明一样,恨不得把这里的美食都吃个遍,把这里的姑娘都抱个遍。

这时,一阵炒菜的香气飘到唐泽鼻子里,早已饥肠辘辘的唐泽一路顺着香气走,眼前出现了个门店不小的酒楼,门上悬着几个大红灯笼,灯笼中间挂个牌匾,上面印有几个金色大字。小二在门口招呼着,看见唐泽衣衫褴褛的骑马来,急忙牵马说道:“客官,这是颠簸一路了吧,快来小店歇息歇息。”

“嘿呦,这小二挺热情的。”

唐泽顺手把马交给小二,就进了饭店,入眼的是一片桌椅,熙熙攘攘的坐些年轻男女在谈笑,仿佛置身于古代版的高中食堂。唐泽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就先坐下,小二过来先是打量下唐泽,随后问道:“看公子这身打扮,是去冒险了吧?”

唐泽听闻后,低头看看自己这身狼狈样,虽然还能看出衣服是好衣服,但一身的泥灰星星点点的布满身上,人家没把自己当流浪的就已经是火眼金睛了。唐泽心想,他既然把自己当做冒险来的公子哥,那自己就暂且先是了,反正不知道怎么办,先在这吃一顿再说。

“啊,对,我现在饿得很,你赶紧上个点快的菜”唐泽摆摆手道,随后又想了想叫住小二:“这里为什么都是些年轻人?”

小二一听就眯眼笑了“客官,您怕不是拿寻我开心吧?”

随后用大拇指指了指外面道:“这谁不知道咱云灵镇是靠着王者学院建起来的?这整个城镇里都是些大老远过来学习的学员,所以咱们家居香阁才会有这么多的公子小姐来。您就是去问街边的小毛孩都知道啊!”

“哦,我是第一次这里,能和我说说这王者学院的事吗?”

“嗨,您可真的是奇人,王者学院可谓是无人不晓了,您带着把剑,一看就是习武之人,怎么会不知道。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小的先忙去了”说完,小二摇摇头就走了。

留下唐泽坐在那满脑子瞎捉摸:这小二说了什么王者学院?好像还和习武有关,我来的也算巧了!回头看看能不能进去学个秘诀功法什么的,顺便学学认字,自己现在还是个文盲,连酒楼的名字都看不懂,更没法搞懂本子里写的什么了,自己还得靠那个本子弄清楚身份。

想着,唐泽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随处可见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觥筹交错间不时的爆发出一阵笑声。

在距唐泽不远的一个酒桌,坐着几位十六七岁上下的姑娘,正值青春年华爱笑爱闹,像一群小麻雀,发出叽叽喳喳的嬉闹声,引得其他桌没有女伴的男孩频频注目。其中有个身穿绿衫,盘着发髻的姑娘正低头小声和旁边的蓝衣姑娘说话。

“露娜,你快看最角落那个人。”

“怎么了?”

“你看他浑身泥泞,好好笑啊”

“是吗?”

被称作露娜的姑娘抬头正看向唐泽这边,此时唐泽也觉得有人看自己,抬眼望去。

四目相对,两人都不禁怔住了。

露娜看他虽一身落魄,可眼神中莫名有种自信和坚定,与这云灵镇的每个人都不相似,不自觉会注意到他身上。

这边唐泽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电流击中一般浑身酥麻,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也不顾礼貌就大胆的盯着姑娘的面庞。

见那蓝衣姑娘,精致的脸庞中最夺目的,就是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了,唐泽觉得自己在注视着一汪幽静的清泉,里面带着孤独,就像她本来不属于这里一样,让唐泽莫名的生出一种保护欲。甚至是想现在就冲过去牵着她,带她寻找一处幽静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露娜,不早了,我们走吧。”

绿衫姑娘拍了拍露娜,露娜回过头来撇了眼唐泽也就准备走了。

唐泽脑里突然想起一句话“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心里也不住的感慨,佳人啊佳人啊,你这一回顾间,我哪止是倾城倾国啊。

这时,唐泽点的菜也上来了。

小二站在两人中间,弯腰说道:“客官,您的菜来了。”

唐泽回过神来,连忙问道:“你知道那个桌的蓝衣服姑娘是谁吗?”

小二顺着唐泽注视的方向看去,嘿嘿笑两声。

“看来您果然是刚来这云灵镇啊!我和您说啊,那位蓝衣的姑娘呢,就是大名鼎鼎的露娜大小姐,她可是王者学院的一颗夜明珠呢!才貌双全,多少年轻才俊都对她倾慕!但都是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她是秦国皇后的养女,听说皇后想让她嫁到白家巩固皇家和白家的关系呢。”

“那,她这是要嫁过去了吗?”

“嘿,客官,这您可就得听好了。”

“她虽说是被要求,但性子烈,死活不同意啊,刚巧她的哥哥凯对她爱护有加,这种事情上自然是在为妹妹开脱,这件事也算是被缓下来了......”

第四章:居香阁

小二在旁边眉飞色舞的讲着,唐泽也是心里暗暗记着,原来这位露娜姑娘还这么有背景,自己这副落魄样也是和她难搭上话的,那还不如就不想了。在最一贫如洗的时候遇到最想保护的姑娘,唐泽也很是头疼。

小二讲着讲着,看唐泽若有所思的样子,也就识趣的先退下了。

心里大起大落的思索后,唐泽回到刚来时的状态,默默的坐在角落,对着一桌子的饭菜大快朵颐。

先放下露娜不说,这桌子的菜确实美味,自己昨天饿着肚子打游戏后就穿越到这里,然后一路逃窜耗费体力,加上路上就啃了点干粮,自己的胃都快罢工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吃一顿,可绝对称得上是人生一大快事了。再加上邂逅佳人,又有美食吃,这绝对算得上是赛神仙的快乐了。

可赛神仙之后,自己好像没有钱来支付,要不用马抵押?但是自己又得住哪呢?

冷静下来思考生存问题的时候,唐泽发现这一环接一环的问题,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麻烦。平日里都是吃饱了玩,玩腻了学,现在自己居然还得考虑吃住问题。这穿越的方式也太落魄了,唐泽摇了摇头,想着自己只能先就地取材了。

他抹了抹嘴巴,起身收拾好东西,瞅着小二的方向一溜小跑过去。

“小二哥,我想见下你们老板”唐泽不好意思的对小二说道。

小二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外来人,感觉今天这人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都已经不算奇怪了,就带他七拐八拐到一处小隔间前报告完,走了。

唐泽小心翼翼的敲门进去,刚进门就看见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人,捻着几撮小胡子在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唐泽刚要张口,胖老板就先说道:“看你像个学员,过来找我做什么?赊账啊?”

“我,我是想问问你这缺不缺人的。”唐泽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直接说了。

“我就说怎么一个刚吃完饭的客人来找我呢,”胖老板放下算盘,搓着小胡子打量唐泽。

“看来你是想白吃白喝,完了再让我管你吃住?”

“也不算啊,我可以给你做事情嘛。”

“做事情?你这一脸虚白的,不像有什么力气的人,咦?”胖老板说着,正瞥见唐泽背在身后的大剑,不禁咦了一声。

唐泽见他态度有转变,补充道:“我力气并不小,来的路上打退过山匪。”

“山匪?”胖老板眯着的细眼睛突然睁大,紧接着问唐泽:“你说的是云灵镇西边山林里的山匪吗?”

“啊,对啊,我还在他们手里抢了匹马呢!”在这种时候,唐泽就想着得彰显自己的厉害,不然这精打细算的老板可不一定买自己的帐。

“哦?”胖老板听后,继续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拿起算盘噼里啪啦的开始算着什么。

唐泽心里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了,但是这死胖子又在打什么算盘?

胖老板咳嗽声,对唐泽说道:“你嘛,这蹭吃蹭喝的,我们居香阁按理说是得给你点教训的。”

说一半,站起来踱着步子继续道:“可你年纪轻轻,我还是挺爱惜年轻人的,不如你日后就负责运送居香阁的货物,来做我们的散工好了。明天刚好有一趟货要去附近的小镇取,你就先做这个活,当做试用了。”说完,胖老板还拍拍唐泽肩膀。

随后,胖老板带着唐泽去后院的小房里先住下。

到晚上客人都走了,店里的人也都回小院休息了,唐泽的屋子突然被打开,进来一人,张口就”呀“了一声。

”你不是今天那个可奇怪的客人吗?“

唐泽抬头一看,正是今天接待自己的小二,前一个时辰两人还是客人和小二,下一个时辰就是同屋的两个室友了,唐泽再厚脸皮也会觉得尴尬啊。

”哦,我知道了,你不会是没钱了来做工的吧?“小二啧啧两声,就坐床上翘着二郎腿道:”你这一看就是败坏完家里人给的钱了,我见不少出来做散工的学员,家里人送你们来学战斗,你们却先学会花钱了......“唐泽坐旁边听着,也不做声,发现原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又变成了一个没钱的学员了,那自己就先是吧。

小二见唐泽不说话,也忍住不批评了,换个话问:”可是这学院开学还有好几天,你怎么就会没钱了呢?难不成是被山匪抢去了?看你这一身狼狈样的。“”山匪?“唐泽突然想起胖老板也有提到过山匪。

”对啊,这附近不知道怎么,最近突然多了一股山匪盘踞在西边的山林。“唐泽觉得这批山匪可能就是今天自己遇到的,接着问小二:”这些山匪是不是今天劫了你们的货?“小二一拍腿就嚷道:”那群王八蛋就是今天劫的我们,还说什么只拿走一半做买路财。呸!害得我被老板痛骂。“唐泽也忍不住跟着拍大腿,这胖老板!真的是算盘打得细啊!光和自己说要运货,没说有山匪的事,不禁爆出句国骂:”他娘的!“”这胖老板说让我明天去运送货物,我以为就是搬搬东西,现在怎么还得提防山匪了?“被坐旁边不怎么说话的唐泽突然嗷嗷两声,小二的小心脏还扑通了两下,怪道:”你这人怎么一惊一乍的,让你去就去呗,失手了大不了被骂一顿。“随即又停下来,托着下巴观察唐泽,摇摇头道:”不过,你这小身板,脸皮还虚白,看起来怎么那么不安全呢?要不明天你就躲后面吧。对了,他们都喊我小六,你以后可以叫我小六哥。看咱俩都是一个屋的,我会帮你的。“唐泽想想现在的处境,遇到个心直口快的话唠室友也未必不是个好事,看他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叫个六哥又没什么,以后有什么事还是得找他打听,现在先处好了,日后可以算个帮手。想着便应付道:”我叫唐泽,那明天就靠小六哥帮我了。“”哎,都是兄弟的,客气了。”小六嘻嘻笑笑,看了眼唐泽的行李,又自言自语的起身去翻找什么东西。

“你这把剑是没少花钱吧?看起来花里胡哨的,怪好看,可惜在你手里不中什么用。我拿一套我的衣服你明天换上吧,看你现在怪可怜的。”小二拿出一套灰扑扑的衣服就放唐泽手边。

唐泽也不推诿,谢道:“那多谢小六哥了,咱们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运货。”

第五章:运货

?说完,唐泽吹灯就躺下假寐,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片浆糊,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不想再听小六这个话唠叨叨了。

唐泽侧着身子面向窗户,看月光朦朦胧胧的洒在窗上。

不免想起从小背诵的“床前明月光”,想起在地球的时候,和室友翘课上网的快乐时光,几人联机半夜咆哮的模样;接着想起自己半个月才回一次家,每次却还要和父亲吵闹斗气得面红耳赤;又想起更远的时候,母亲离开家时说的那句要保护好自己。可惜他现在已经处身另一个世界,这一切,都要和唐泽说再见了。

想到这,他自己又觉得有些懦弱和丢人,便闭上眼扭了扭睡姿,不再想这些。

在这异世他乡,越是孤独的时候,就越是容易惹人感时伤怀。唐泽平日在学校也算是一个小霸王,被老师批评脸不红心不跳的,就算是让隔壁班的大哥堵小胡同了也没怕过。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在昏暗的小屋里,怀念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对未知世界抱有畏惧,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唐泽并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要在这里站稳脚跟,然后出人头地。

另一边,小六见灯熄了唐泽也睡了,自己也眯眼睡下,不一会,就发出阵阵的呼噜声。

......

“唐泽唐泽,快醒醒,我们要出发了!”

唐泽一睁眼,就看见小六的大脸盘子怼在自己面前。

被这样一个大脸瞅着,唐泽浑身不自在,随即坐起揉揉眼,看外面天才蒙蒙亮。

抱怨道:“这不天还没亮吗?怎么那么急着出去啊?”

“哎呀,你先起来吧!这不是最近有山匪吗,就想着早点能躲一躲。”小六已经穿好衣服正要下床了。

唐泽摸索着换上小六的衣服,心里念着,自己穿越来了,好歹也算躲过学校了呀,可现在他娘的还是得早起!

看了看天,这时候也差不多是早读刚开始的时间。

自己真是穿越者中最惨的一个了,到这还是没摆脱早起的命运。

“别墨迹了!快走,外面的马车都准备好了。”

不等唐泽系好衣扣,小六就把唐泽拉出了门。

两人上了马车,发现除他们外,还有三个拿着大刀的汉子在车上分馒头吃。

小六见状,也把自己带的馒头分给唐泽,唐泽连忙谢道:“谢谢小六哥。”

“呦,小六哥?”

“小六子啊!你什么时候还多了个弟弟?”

“啊哈哈哈哈......”

旁边的大汉听唐泽称呼小六,随即便哄笑得七倒八歪,有人甚至还伸手拍了拍小六的头。

小六见状,也不和他们争辩,先是带着唐泽坐马车前面,自己驾车前进。

随即,小六头也不回的小声说一句:“他是新来的,和我住一屋,以后我就是他大哥了,你们可别欺负他。”

身后的大汉听后,又是一顿嘲笑:“好好好,那我们欺负你成不?”

小六瞪他们一眼,也并不理会他们,而唐泽就不愿意了,小六虽说是个话唠,但好歹对自己挺热心的,见室友被欺负,怎么也得替他说句话。

唐泽为了说话更有力,把背在身后的大剑正了正,冲大汉道:“你们这群人怎么大清早的就欺负人?别以为你们手里有个刀就了不起了。”

唐泽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小六一把给他拉住。

凑耳边解释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他们是老板雇来的打手,对付山匪的。都有青铜三等以上的实力,还有一个是白银一等的。咱负责好运货就行了,等遇到山匪还得靠他们,先别惹着他们了。”

唐泽听完,也冷静下来,凭自己一个人是没法打退山匪的,先让他们嘚瑟着,这笔账到时候再算。

朝大汉啐一口,也就坐下不说话了。

“呦,这小兄弟还有情有义呢,想替小六说话啊?”

“嘿,回头打完山匪,跟这新来的较量较量吧,那把剑看起来还不错呢!”

几个大汉还不忘继续嘲讽,唐泽心想好笑,几个等会遇到山匪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的人,还有闲工夫嘲弄别人。

一路上,三个大汉见唐泽和小六也不说话,觉得没意思,就开始打盹。

天快大亮的时候,马车已经到了小镇里,小六找到负责人取完货,几人便匆匆的往回赶。

路上唐泽好奇道:“咱们这不是过来取食材的吗?山匪已经穷得抢饭了吗?”

小六嘀咕道:“篮子里是食材不错,可箱子里的都是些茶叶布匹,老板自己购置的杂七杂八货物,也值不少钱呢,不然怎么还雇这几个家伙。”

唐泽心想也是,就养精蓄锐,以防山匪突然出现。

等马车到了一处树木繁茂的地方,突然加快。

唐泽被惊醒,扫视了一圈,发这里的树木枝叶繁茂,大片大片的树叶遮住了视线,树下也有不少小灌木,如果做埋伏的话,这里绝对是优选。

唐泽拍了拍小六,道:“我感觉这里不太安全。”

小六听闻后,扯着嗓子低吼:“还不安全呢?我昨天就是在这被劫的!差点没了小命啊!“手下一边加紧赶马,一边喷着唾沫星子和唐泽讲他的意图:”我跟你讲啊,咱们只要闯过了这一片,前面拐弯出去树木稀了,肯定就安全了。“身后的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震醒了,冲着小六嚷嚷道:”山匪而已,你怕什么,我们哥几个可都是练过的。“小六对他们说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埋头赶路。

跑了一会后,路走到拐角,果然看见前面的路变宽敞,树木也稀疏了,可唐泽眯眼瞅见前面树林里怎么坐着几个人?

唐泽急忙喊小六:”你快看前面树林,那树荫下坐着的几个人是谁?“小六听后手下一慌,结巴道:”啥人?在,在,在哪呢?“”瞧你那熊样!停车,让我们下去收拾他们!“坐车后面的几个大汉跃跃欲试,想打退山匪。

可小六不想冒险,把马车往路边赶,还越赶越快,想快点冲过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