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云初萧墨by花海未央小说_宠婚绵绵大牌老公请止步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宠婚绵绵:大牌老公请止步》是由“花海未央”所著,主角是云初、萧墨,谁知道她转眼间竟然攀上了萧墨这束高枝儿,如今还被他捧得高高的,想到这里她愤恨的握紧手指,云初,咱们来日方长!

云初萧墨by花海未央小说_宠婚绵绵大牌老公请止步

第一章:别来无恙

外面炮火连天,就连整个医务室都被震的颤了三颤,云初低头为伤员缝合伤口,汗水混着血水打湿了她的发丝,那张清丽的容颜显得凌乱狼狈,看不出本色,任谁也猜不出她就是云市长的千金,云家大小姐。

燥热杂乱的环境对她没有任何的扰乱,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而且她是这次C国医疗救援小组的队长,更应该冲在前面。

哐噹!简陋的屋门被踹飞,只见四五个满是血迹的军人抬着担架闯进来,担架上的军人血流如注,洒了一地,为首的军人身姿挺拔,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谁是头儿?”

云初淡然开口:“我。”

他大步跨过去,用枪抵在她的头部:“马上救他,否则老子马上毙了你们!”

她毫不畏惧,跟他淡然直视:“你打算这样让我给他做手术?”

看到那熟悉的眉眼,萧墨微微一愣,利落的收起手枪。

她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在场的士兵面色骇然,从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跟他们的首长说话,这女的完了!

他收敛了身上森然的冷气,竟然扯唇一笑:“好。”

他带着人走了出去。

云初立刻命令助手将伤者抬到手术台:“快!止血钳!供血袋!”

“队长,病人脉搏太过微弱!似乎没了呼吸!”

云初毫利落的为他做心脏复苏按压。

远处,萧墨眯眼望着那个朝他吼叫的女人,她拼尽全力做着摁压动作,鲜血喷在手指上,脸上,染红了白衣,对于这些,她丝毫不在乎,似乎她就是手术室的王者,动作利落,气贯长虹!

到了半夜,军人的手术顺利完成,被转送回国,云初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疲惫的走出手术室,在水管前低头清洗着手上的血迹。

忽然一块毛巾被递了过来,她一抬头,便看到那张冷峻的脸,瞬间把‘谢谢’这两字卡在了喉咙里,说实话她对这男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粗鲁、野蛮、霸道……他点燃一支雪茄,张开削薄性感的嘴唇朝她吐出一口烟:“记住我叫萧墨,萧风乍起,墨云暴雨。”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墨,军政界的神话传说。

听说他出身平民,十二岁入军营,十六岁就崭露头角,二十岁成为军营一虎,一路平步青云,现在仅仅二十七岁,已经是C国上将,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为人狠辣,对自己更狠,就连父亲都要对他忌惮三分,这种人,少招惹为妙!

云初被呛得咳嗽起来,精致的小脸通红,可爱迷人,她狠狠的将用完的手巾丢给他,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猛然攥住她的手腕,她下意识的去摸口袋中的手术刀,如果他敢欺负她,她就跟他拼命!

“谢谢你救了我的兵。”

她语气淡淡:“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萧首长不用放在心上。”

他单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咬耳道:“别来无恙。”

她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那张冷峻的眉眼很是熟悉,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此时医疗队的人三五成群的走过来。

他猛然将她松开,她踉跄后退,他长臂一挥,攥住她的腰肢,远远看去,两人姿势暧昧,她脚朝着他的两腿间踹去,却被他修长的双腿夹住,他暧昧的抬手摩挲着她的唇角,柔嫩的质感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吻。

她嫌恶的瞪着他,他却扯唇一笑,将她松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日方长。”

他已经走远。

云初的唇角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她折回水池旁,捧起凉水狠狠的搓洗着唇角,搓得几乎起了皮。

医疗队的姐妹们围了上来,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并不知根知底,只是随意猜测。

“云初,难道萧首长就是你要找的人?”

“怎么可能,云初要找的可是她的未婚夫。”

A女一脸花痴:“那我就放心了,萧首长长得帅,又怎么努力,听说他可是从士兵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的。”

B女忍不住泼冷水:“得了吧,听说他不近女色,这种人哪里是我们普通人能驾驭得了的?”

云初牵强的笑了笑,转身离开,她疲惫的靠在走廊的长椅上,打开皮夹摩挲着上面的照片,俊男靓女,笑靥如花。

男的正是她的未婚夫容慕白,也是她的青梅竹马。

从她懂事以来,就知道她要做他的妻子,因为云家的人是一定要嫁给容家的,更何况她是云家的大小姐。

如果说喜欢,还是有的,一是日久生情,二来她总要嫁人的,更何况容慕白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长得不错,儒雅温柔,没有高干子弟的高傲,对她又极好。

这门婚事还一直被同父异母的妹妹云兮所嫉妒。

如果她不嫁给安慕白,总会被父亲以妹妹为威胁,嫁给王慕白、李慕白……甚至她不认识的人,既然这样,不如嫁给自己所熟知的人。

再过两个月,他们就要举行结婚典礼了,可是容慕白,你去了哪里?

她只知道他参加了C国对D国的战役,已经半年没了音讯,就连容家也查不到他的消息。

眼下容家是C国总统的有利人选,只能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眼看婚期快到了,她索性报名参加了医疗队,希望能够找到他。

军营首长办公室。

室内格局简单,透着一股子冰寒,清一色的玄黑,就连窗帘都是厚重的黑色。

萧墨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照片,而照片上的女子显然是云初,有小时候的漂亮可爱,少女时的亭亭玉立,还有现在的清丽可人。

他伸手描摹着照片上女人漂亮的眉眼,深邃的眸子染上一层笑意:“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怪不得我。”

他勾起唇角,立刻拨通了X区地牢的电话,而那里关押的都是穷凶恶徒,或是政要人员想要铲除的人。

“放容慕白离开,用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回容家。”

“可这是首长与姜家合作的条件,姜副总统如果怪罪下来,那不是要让我们为难了?”

“闭嘴!按我所说的去做。”

他顿了片刻:“还有,明天把兄弟们都带来。”

电话那边的乘风显得很亢奋:“首长,是不是又有新任务了?哥几个正好没打痛快,这会儿正愁没地方活动筋骨呢。”

“求婚!”

乘风倒抽冷气:“嘶……”

第二章:颠倒众生的魔鬼

萧墨不等他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乘风一脸懵逼,首长连个女伴都没有,这是求的哪门子婚?

不过这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毕竟萧墨这冷面阎罗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谁若是违抗他的命令,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

经历了一天的疲惫,军医宿舍里传来一阵绵延的呼吸,可云初却辗转反侧。

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便猫着腰,悄悄的朝着厕所走去,毕竟在这里非军要人员是不能使用手机的。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是挚友徐晓冉发来的微信:容慕白已平安回国,速速归来。

她捂住雀跃的胸口,唇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他平安归国,那他们的婚礼便会如约举行,只要她顺利成为容家少夫人,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带小暖离开。

想到妹妹小暖的病情,她不禁有些黯然。

当年仅有五岁的小暖亲眼看到妈妈坠楼的惨烈,便受到了惊吓,现在虽已十六岁,但却如痴儿一般,时常疯癫。

她只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给小暖安逸的生活,让她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第二天一清早云初便收拾好随身衣物,留了张便条,悄悄离开宿舍,她需要在婚礼举行之前赶回偃都,一刻也耽误不得。

医疗队的负责人老李听说了她的情况,立刻为她安排了一辆军车,半小时后就到。

她提着旅行箱站在十字路口焦灼的等待着。

嘎吱!一阵刹车声传来,而车上下来一位身着迷彩服,脸部涂着油彩的军人。

他身形笔直,眸若凉夜,向她打了个漂亮的军礼,利落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放入后座,还不忘贴心的为她打开车门。

“辛苦了。”

他只是微微点头,并未言语。

她上了车子,悄悄的拿出手机给容慕白发了一条微信:请帮我照顾好小暖,我会尽快赶回去完婚。

只是这条短信却无法发出,她检查了一下手机信号,这才发现手机上没有任何的信号,大概是这里是密林区信号不好,她也没太在意,收起手机。

她抬眸望去这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去机场的路。

她警惕的打量着开车的军人,迷彩服,牛皮靴,腰间有枪,胳膊上虽然没有肩章,却残留着深深的印记,很显然这人是军人,而且级别不低,只不过刻意将肩章撕下。

她迅速冷静下来,缓缓拿出包里的手术刀,握在手里。

就在军车急转弯刹车的时候,她借着身体的惯性迅速扑上去,将手术刀抵在他的咽喉。

“乖乖听我命令,把车子调转方向。”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释然,只是唇角微微翘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云初声音幽冷:“别看这把手术刀个头小,却很锋利,我曾经用它剜过心脏,切断过血管,也剔过骨,轻而易举的便可将你脖颈的大动脉切断。我是医生,救人杀人不过翻云覆手间。”

手术刀凉凉的滑过他的脖颈,停在了脖颈的大动脉,轻轻一划,鲜血蜿蜒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

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扭过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魅惑无边,颠倒众生。

血腥味在车子密封的空间里晕开,她微微皱眉,手中的刀子又深入几分,鲜血直流,他依旧笑的颠倒众生,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她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对疼没有概念的人,要么是植物人,要么是经常出入鬼门关的魔鬼,很显然她今天的运气很不好,遇到了魔鬼。

电石头火光之间,手术刀落地,而她已被那人压在身下,两人四目相对,他危险如豹,她倔强相迎。

“呵!我挑的女人,够味!”

竟然是萧墨,他疯了么?

她冷笑:“萧首长就是这样报答我对你下属的救命之恩?”

他的唇瓣擦过她的耳垂,她的身子如同触电,酥酥麻麻,险些沦陷在他眼眸的深邃中,只是顷刻间被他接下来的话雷了个外酥里焦。

“所以我决定以身相许了。”

他说这句的时候极其认真,脖颈温热的鲜血滴落在她的脸上,灼热的发烫。

顷刻间,她的思绪飞快翻转,萧墨是聪明人,因为这种人熟知生存法则,才会平步青云,他们往往只会跟对自己有利的人打交道。

她虽然贵为云家大小姐,却不受宠爱,无论从影响还是实力上都无法帮助他,更或者说对他而言,自己就是个累赘,若说救命之恩,那也不应该轮到他来报答。

想了一会儿,她得出了结论,要么他疯了,要么他想要利用她这个容家未婚妻的身份来挟持容家为他谋取利益。

眼下便是一场心理战,她试着安抚这个魔鬼,企图拉回他的理智。

她撕下身上的衣衫捂住他脖颈的伤口,尽量的语气温柔:“萧首长,你听我说,我只是云家拉拢容家的棋子,而云家的棋子不止我这一颗,所以你利用我,是威胁不到容家的。”

“可云初只有一个。”

她愕然:“什么?”

他用指腹温柔的为她擦拭掉脸上的血滴:“云初,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萧首长,你可能误会了,即便容慕白喜欢我,他也会为了容家的利益而接受家族的安排,所以我对你来说还是废棋一枚。”

“呵!我萧墨什么时候把容家放在眼里了?”

以前没有,现在更不会!

云初有些摸不透眼前的男人了,她微微眯了眯眸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暧昧的点了点她柔软的胸口:“你的身,你的心。”

她怔怔的看着他,现在可以肯定了,要么是她听错了,要么是萧墨疯了,否则她就要疯了。

她跟萧墨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交集,若说他对他一见钟情,那才是见了鬼,这种人永远将理智放在首位。

他扯唇一笑,起身单手去扯皮带。

这个魔鬼想要做什么?更何况这里是密林区,若是先*后杀,抛尸荒野,也无从查证,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

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否则小暖怎么活下去?

她厉声警告:“萧墨,我们云家虽然比不上你的势力,可是在偃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他微微撩起眼皮,抽出皮带,魅惑一笑。

第三章: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面对危险保持淡定是云初的基本素养,毕竟她这份职业见惯了生死,可是此刻她的身子僵硬的可怕。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就像她现在这样,不知道下一刻她要面对的是这个魔鬼怎样非人的折磨。

可她是云初,一个在看似光鲜亮丽实则畸形丑陋的家庭中成长,总能绝壁生花。

男人涂抹着油彩的俊颜在她的眼眸中缓缓放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气息如其人,霸道bi人!

她微微吐纳气息:“萧首长,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问题,密林区往东三十里有一个狂欢酒吧。”

萧墨治军严厉,绝不允许士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嫖,可有些憋不住的士兵便会悄悄去那里解决问题,这已经是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情。

他眸若凉夜,她竟然把他想象成了发泄谷欠望的禽。兽。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戏谑,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这人竟然软硬不吃,她越发的看不透他。

“无耻!”

他轻笑着用指腹摩挲这她的唇瓣,手指划过她细嫩的脖颈,停在她起伏的山峦:“36D?身材不错,正合我意。”

尽管她很愤怒,但依旧残留着理智,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但她又不能死。

她绝望又冷静的将头偏侧:“做完了送我去机场。”

她的手指缓缓蜷缩,即便是为了小暖,她也要活下去,今天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萧墨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克制住燃烧的谷欠火,心中划过一丝心疼。

他用皮带利落的将她拴在后座。

她猛然睁开眼睛,佯装平静的戏谑道:“没想到道貌岸然的萧首长竟然喜欢*。”

他伸出长臂将她禁锢在怀中,两人呼吸。交错:“*?我喜欢……玩一辈子。”

她怔了片刻:“一辈子很长,这是你开不起的玩笑。”

诺不轻许,更何况她跟这个男人只是有过两面之缘,若说这个男人会将她爱的死去活来,她是不信的,更何况萧墨这种人立于雪峰之巅,冷酷理智,这种人多是无爱无牵挂的。

他起身,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

“找个能*的地方。”

“……”

她一路不安,试图挣脱却无济于事。

他的心情极好,时不时的抬眸看向后视镜,唇角微翘。

车子疾驰过密林,停在了一处军营,四周是连绵的帐篷,行走的士兵,庄严肃静。

这大概是他们的秘密军事基地,只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他弯腰将她抱下车,大步朝着中间最大的帐篷走去,她不吵也不闹,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别看了,你逃不掉的。”

他竟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进了帐篷她才知道这是一个手术室,里面都是军医。

难道他要她加入他们?只是她错了。

他将她放在手术台上,命令道:“都给老子滚出去!”

所有的人如风驰电掣般消失在帐篷中。

她挣扎的想要坐起来:“萧墨,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拿起一把工具,有刀柄,但刀尖极细,像是纹身用的。

“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你既然让我见了血,我也该让你见点红。”

她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依旧倔强愤恨的瞪着他。

他笑着将她翻过去,单手扯开她后背的拉链,将衣裙褪到腰臀。

“萧墨,你混蛋!”

望着那瓷白的肌肤,挺。翘的小pp,他的身下紧绷,声音也有些沙哑:“乖,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腰间传来微微的刺痛。

“好了。”

他将她手上的皮带松开扣在腰间。

她扭头看看腰间,竟然是一个狼图腾。

可恶!竟然印上属于他的印记,把她当玩。物么?

她抬手想要给他一耳光,手臂却被死死攥住,猛然一拉,她跌入他的怀中:“乖,别闹了,等晚上洞房的时候,你想打哪里就打哪里,屁股都给你打。”

她气得脸色绯红,磨牙:“混蛋!”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云家的家教果然不错,你好像就会骂这两个字。”

她愤恨的瞪着他,搜刮了整个脑海,也只吐出两个字:“混蛋!”

他笑的更厉害了,朝着她的耳朵呵气:“嗯,晚上就混给你看。”

他扶了扶耳机:“让乘风带人滚进来!”

呼啦啦的进来一群男人,皆是军人,他们齐刷刷的行军礼,声如洪钟:“祝上将、夫人新婚愉快!”

萧墨一概方才的土匪样,绅士的单膝跪地,拿出戒指。

她冷冷的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求婚。”

她的大脑轰然被炸开,这特么的是求婚?简直是土匪抢亲。

“萧墨,你开什么玩笑?”

先是把她劫持,又在她的身上纹上屈辱的印记,如今还戏剧xing的求婚?

她扭头看了看手术台,目光锁定在一把手术刀上,想要冲过去,却撞在一堵坚硬rou墙上。

他死死的攥住她的腰肢:“乖,别闹了,这么多弟兄们看着呢。”

“滚!我还有十几天就要跟我的未婚夫结婚了。”

他猛然掐住她的腰肢,唇角勾起一丝冷笑:“看来我有必要让你看清现实,乘风把证件拿给夫人。”

“是!”

一个皮肤黝黑,丰神俊朗的军人从包包里掏出两个小红本,赫然是结婚证。

云初满目愕然,她打开结婚证一看,上面果然是她跟萧墨,而且是真的!

她瞬间明白了,权势滔天的萧墨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她愤怒的将结婚证撕的粉碎。

萧墨笑着将另一本递给她:“只要你开心,想撕几本都可以。”

她踉跄后退:“魔鬼!”

“夫人累了,送她回去休息。”

立刻有两个女军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她离开。

女军人将她带入一条隧道,随后便见一座别墅,亭台楼阁,花草相间,只是她无心欣赏。

很快她被带进了一间装饰低调但张扬着喜色的房间。

“夫人,我是小可,她是小爱,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招呼我们一声。”

她冷笑道:“给我一把手枪,可以吗?”

小可小爱相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夫人,上将其实人很好的。”

“滚出去!”

她只觉得屋子里的喜色刺目,便愤怒的将红色的床单被子丢在了地上,但凡房间里沾染红色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发泄完毕,便是冷静,今晚她必须逃走!

此时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传来,她死死的盯着门口。

第四章:猎魔行动

萧墨走进来看到屋子里的狼藉,眼眸中没有任何的诧异,他只是吩咐小可小爱将屋子收拾gan净。

那两人不愧是女军人,不过十五分钟的功夫已经让整个房间焕然一新。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他迈着大长腿缓缓靠近,霸道的气息迎面袭来,她踉跄后退,却退无可退。

他将她禁锢在xiong膛与墙壁之间,抬手nie住她的下巴:“这几日恐怕要委屈夫人一下,等战事结束了,我便带着你回C国,重新举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她依旧有些激动,眼眶发红:“萧墨,你凭什么搅乱我的人生!”

如果不是他,她会成为端庄温柔的容太太,还可以好好的照顾小暖。

“呵!你就真的想要嫁给容慕白?C国人都知晓容家的家训,女人只能窝在后院,做一只圈养的小猫,这是你想要的人生?云初,你别傻了,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人,这颗心野的很!”

他暧昧的fu上她的心口,轻一下重一下的揉。搓着。

她愤怒的将他推开:“那是我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他也不恼:“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以后要葬在一起的,更何况容慕白能给我你的,我萧墨都会给你,他给不了你的,我也可以给你。”

听说萧墨背后有神秘家族力量的支持,而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上将在C国呼风唤雨,他确实比容慕白更胜一筹,只是这个男人太过危险,她看不透,也自以为无法掌控。

她冷笑:“这么说来,我并不吃亏?”

她实在找不出萧墨非她不可的理由,或许他现在急缺一个女人帮他应付桃花债,毕竟像他这样出色的男人,有的是女人扑上来。

她的目光落在他别在腰间的枪上,心思迅速的翻转,她想到了逃走的办法,她忽而勾唇一笑。

“今晚既然是新婚之夜,又怎能少的了美酒?”

萧墨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玩味,他到要看看这只狡猾的小狐狸想gan什么。

很快,小可送来了一打高档红酒。

云初将红酒打开,为萧墨倒满:“cheers!”

她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如玉的小脸染上一层绯红,明艳动人,唇瓣上残留着红酒,莹润动人。

他还没喝,心就醉了。

她又倒满一杯,正要喝时,却被他拦住了:“既然是新婚夜,自然要喝jiao杯酒。”

双臂jiao缠,呼。吸.交。错,她的耳边、脸上、脖颈,满是他*霸道的气息,还带着红酒的香醇,*的让人发狂。

红酒饮下,她的双颊更红了,眼眸中泛着潋滟的光芒。

他心中一动,便捧住她的脸,wen住了双唇,她味道极好,甜甜的,还带着红酒的香醇。

她踉跄的将他推开:“我……我还没有喝够,你要陪我一起喝。”

她的酒量极好,几乎无人能及,她也坚信萧墨不是她的对手。

果然,十瓶红酒下肚,萧墨的视线有些模糊,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她也有些醉意了,但还残存着一丝理智。

她唇角勾笑,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大胆的摩挲着他脸上俊逸的轮廓,手指滑落在他的xiong膛前,还用力的掐了掐他的茱萸:“这张脸很俊美,身材也不错。”

她低头看了看他的双腿间,微微一戳,那里竟然瞬间凸起。

她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床上功夫也不错吧?果然是满足了女人所有的幻想,只可惜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她很清楚,像萧墨这种男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她把他架到床上,却没有发现他唇角隐忍又诡异的笑意。

她本想把他狠狠的摔在床上,却不料他脚下一滑,竟然将她扑倒在床。

他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对她魅惑一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爱你。”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怔怔的望着他,这种感觉好奇怪,即便她跟容慕白在一起,也从未有过这种心脏狂跳的感觉。

两人虽然是青梅竹马,又有婚约在身,可一直从未做过越矩的事情,甚至连手都没牵过几次。

“萧墨,你知道我是谁吗?”

“云初。”

他软软的倒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跳加速,可过了片刻便冷静下来,醉人的话,谁又能当真?

她将他推开,伸手去掏他腰间的手枪,却发现那手枪死死的别在腰带上,必须扯开腰带。

无奈,她只好扯下他的腰带,低头去拔枪,却碰到他的*。

她拔下枪,借着一丝醉意,伸手用力弹了弹他的挺。立:“小家伙,别闹了,姐姐要走了。”

一想到她在车里受到的屈辱,便愤怒不已,她转身看着床上的人,微微一笑:你不是喜欢*么?那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敢欺负我的人还没出世呢。

就算是那个跋扈的后妈,也没在她身上沾到任何的便宜,就算是云兮那个贱人费尽心机也未曾将在她手里将容慕白抢走,若说她唯一的弱点,那便是小暖,否则她才不会做了云家二十二年的乖乖女。

她将他脱光光,只留下一条内裤,然后用皮带绑住手臂,系在床头。

她觉得还是少点什么,便在抽。屉里找来红烛,还将他皮靴上的鞋带系成小鞭子。

烛泪滴落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绽开朵朵蜡花,肌肤上殷红一片。

她用小鞭子抽打了几下他的臀部,顺便掐了一把,啧啧道:“倒是蛮坚实的。”

一想到这地宫里可能设置了指纹锁,她便将他的手指摁在烛泪上,小心翼翼的包起来。

大功告成了,走人!

吧嗒,门果然开了,她握着手枪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向外走。

此刻床上的人醒了,他的双手微微一用力,猛然将皮带挣开,低头看了看腹部的殷红,眼眸中一片yin霾。

滴蜡?小皮鞭?还弹了他的……偃都的人都知晓云家大小姐温婉动人,端庄可人,还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这么完美的人设怎么转眼间就坍塌了?

呵呵,她越发的有意思了,如他所料,她就是一只披着温婉外衣的小恶魔,正是他的菜。

他提上裤子,给乘风发布了一条命令:猎魔行动,正式开始。

第五章:大波的浪的

乘风接到命令后便上了直升飞机,而此时却未曾察觉到飞机里的异样。

他随即将老大的命令传输给兄弟们:“各弟兄注意了,今天晚上,猎魔行动。”

他们几乎炸开了锅。

“今天可是老大的新婚之夜,这是搞哪般?”

“老大可真会玩,这是要给夫人一个下马威吗?”

“哈哈哈……要我说直接让老大解锁一百零八式,绝对整的女人服服帖帖的,还费这么大的劲干嘛?”

“得了吧,老大这是要用魅力把夫人征服,这女人啊要是心服了,这嘴就服了,哈哈哈……”

这些荤话从乘风的耳机中钻出来,在直升机封闭的空间被成倍放大,气得云初咬牙切齿,这就是萧墨带的兵,一个个满口荤话,痞子劲十足。

乘风正要启动飞机却发现一个熟悉的东西抵在了后脑,而他耳上的微型耳机被她扯掉。

“别动!否则我立刻让你脑浆崩裂。”

“夫人?”

云初笑眯眯的盯着他:“刚才聊的挺嗨?”

“呵呵……夫人,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她扣动扳机:“我可没时间跟你开玩笑,马上带我离开这里!”

乘风下意识的去看摄像头,却发现摄像头上的电源已经被切断,真不愧是上将选中的女人,聪明灵秀。

“夫人,少安毋躁,我这就启动飞行。”

他面前有两个按钮,红色的启动键,蓝色的是警报键,他正要去摁蓝色的按钮,却被她握住了小手指,咔嚓一声,小指被掰断,疼的他抽了抽嘴角。

“呵!看来你不太老实,我只能送你去见阎王了。”

“等等,夫人我可是上将最好的哥们加助手,您定要手下留情啊。”

他倒是不怕死,但是被自家嫂子杀了,实在是太冤枉了。

云初似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听说萧墨手下有七十二鹰,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极好。”

乘风狗腿的点了点头。

“兄弟情深?嗯,这样就好办多了。”

过了一会儿,乘风被狼狈的挂在了飞机外面,维系他重量的只是一根皮带,而他下身只穿着一条紧身的内裤,还是卡通的。

他忽然想抽自己几个耳光,他今天干嘛要穿卡通内裤,这要是往天上这么一飘,简直就是拉风啊,以后他还怎么在军营里混?等等……他现在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

云初看了一下飞机的设置,试着开了几下,飞机失去了平衡,但很快找到了感觉,平稳的上路了。

挂在外面的乘风就惨了,险些被摔在大树上,废了下体,惊恐大叫:“嫂子手下留情啊,我还没碰过女人。”

“啊啊啊……嫂子你到底会不会开啊?”

他瞬间得到了绝望的回答:“抱歉,第一次开。”

乘风险些晕死过去,第一次开?要了他的命啊!

此时几架直升机已经盘桓而至,云初将耳机放在耳朵上:“都给我听好了,如果不想让你们的兄弟跷辫子,马上给我闪出路来!”

那几架飞机僵持在空中。

云初冷笑一声,打开舱门,缓缓的将皮带往下放。

“啊!啊!啊!嫂子饶命啊!”

云初笑的花枝乱颤,但很快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似乎有一双鹰隼般的眸子一直盯着她。

望着屏幕上笑靥如花的女人,萧墨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嗯,这才是我的女人。”

站在他身后的刘副官瞬间倒吸一口冷气,他算是看出来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是一样的心狠手辣。

他飞快的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女人,心中暗道这云家千金温婉贤淑的传闻,简直是放狗屁。

“咳咳咳……上将,再这样想去,乘风的小命就不保了。”

“死了也好,省得丢我的脸!”

听听那鬼哭狼嚎,瞅瞅那招摇的卡通内裤,他当初是怎么选上他的?

刘副官提醒道:“这小子可是电脑鬼才,没有他破译不了的密码。”

萧墨起身往外走,对着耳机道:“给夫人让道!”

云初是聪明人,她应该很清楚,她驾驶着这架带着B军标志的飞机是飞不了多远的,若是出了B军的保护区,反而成为敌军攻击的目标,所以她唯一的目的地便是机场。

他坐上专机,眼角眉梢满是期待的笑意,小狐狸,咱们机场上见。

此时那些士兵已经接收到了命令,迅速让出道来。

云初开着飞机晃晃悠悠的朝着机场的方向飞去。

前方便是机场了,可飞机降落是一项技术活,她这个崭新的新手是来不了的。

她随即将吓的半死的乘风拖拽上来:“选个安全的地方降落!”

乘风涕泪横流,乖乖的执行命令。

云初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萧墨的军队中也有你这么怂的人,你是怎么当上他兄弟的?”

“别侮辱上将,我的专长可不是行军打仗。”

飞机安全降落,云初将他绑在座位上,拍了拍他的头:“小兄弟,再见!”

她关舱门的时候扫了一眼他身上的卡通内裤,笑道:“你很可爱。”

乘风的唇角抽了抽,他宁愿再也不见!

云初进了机场,但很快发现了一丝异样,她随即闪进女厕,再次出现时却是另一副模样,浓妆艳抹,大波浪,低胸短裙格外艳俗,还有一副墨镜几乎遮住半张巴掌小脸。

此时萧墨安静的坐在机场监控室内,双眸死死的盯着屏幕,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她就算是化成了灰,他也识的。

他的耳机传来刘副官的声音:“上将,我们已经抓到了夫人,马上给您送过去。”

“放人!”

刘副官一怔,他没有听错吧?他转身将女人面前的长发一撩这才发现,自己抓错人了。

那女人哆哆嗦嗦道:“不关我的事啊,是有个女人给了我一笔钱,跟我互换了衣服。”

此时云初已经顺利来到了登机口,她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跟身边的帅哥搭讪,在外人看来,俨然是一对儿情侣。

“帅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男人色迷迷的看着她,竟然忘了回答。

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大波……浪!”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