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李洛by丹心墨啊_我的医院连万界小说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我的医院连万界》是由“丹心墨啊”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李洛,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都市异能,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第一章风口浪尖的医院!

“毋庸置疑,这是华夏最严重的医疗事故之一,堪比当年的SARS!”

身穿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主持人对着电视机前无数的观众说道,而在她的背后,是一家被黑压压人潮完全吞没的私家医院,已然看不到名字。

“今天一早,有记者接到举报,说康艾医院的抗生疫苗出现问题,现康艾医院内,已经有数名病患查出问题,生命面临威胁!”

“这些黑心的私人医院,他们唯利是图,他们视生命为儿戏!”

电视机前,女主持人那张化了淡妆的精致俏脸上满满的都是愤怒,她在用自己的切实行动向这些私人医院宣战:

“希望相关机构可以严肃认真的执法,给广大病患一个交代,也给人民qun众一个解释!”

……

啪!

康艾医院的副院长吴青元拿起遥控器直接关掉了投影电视,那张老脸已被气的脸色涨红,他的手掌狠狠的拍在自个儿面前的会议桌上,开口道:

“胡扯,诬陷,这绝对是ChiLuoluǒ的诬陷!我们康艾医院虽然是私家医院,但是我们一贯按照老院长的指示,诚信为本,良心用药,怎么可能会有假疫苗?”

“就是就是,康艾医院营业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这种问题!”

……

办公室里一片窃窃私语声。

“小王啊,你再把今天的事情大概说一下,我们的疫苗保管库从来不会出现这些问题的!”

副院长吴青元目光看向了会议室上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孩子。

“啊,副院长,是这样的…”

那个穿着护士服,脸上略带一点婴儿肥的女孩子说话结结巴巴,似乎在这么多人面前显得有些紧张。

“院长,我的院长呦,都火烧眉毛了,快别睡了!”

一个声音自李洛的耳畔响起。

被惊了美梦的李洛幽幽的睁开了眼。

白色的天花板,并不花哨的水晶大灯映入眼帘,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李洛的记忆渐渐复苏,他还在医院,正在开会!

他叫李洛,是这家康艾医院名义上的院长。

别人都是子承父业,他这是子承祖业:

他爷爷是个郎中,开了个药堂,他父亲是个医生,并且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才把一个药堂扩展成了现在这样一家在当地小有名气,小有规模的私家医院。

而如今,父亲年事已高,不想再操心医院的事,于是这份祖业就落在了独子李洛的头上。

不到25岁的李洛,直接成了康艾医院的院长。

结果李洛这院长没当几天,医院就出事了:

前几天在医院接种疫苗的几个病患,今天齐刷刷的找上门,说医院为他们注射的疫苗有问题,赖在医院怎么都不肯走。

李洛一开始还以为,这些人在碰瓷,想讹诈,也没怎么理会。

紧跟着好巧不巧,竟然有记者来康艾医院暗访。

记者都是些什么人啊,一听这家医院有问题,立马就凑了上去。

一来二去,所谓的假疫苗事件直接就成了当天的热门新闻。

然后,出现假疫苗的康艾医院,直接就成了很多病患,记者口中的医疗毒瘤!

现在的医患关系多紧张,一听康艾医院出事,那些原本没事的,也赶紧去其他医院做个检测,然后直接就跑来了康艾医院,将康艾医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康艾医院副院长吴青元当机立断,开会,赶紧开会!

“可以散会下班了嘛?”

李洛瞪着还在打架的眼皮开口问。

“下班?”

会议室里,康艾医院的高管一个个面面相觑,满脑门子黑线。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位小祖宗怎么还想着下班呢!

“哎呦,院长哎,医院的门都快被挤破了,病患,病患家属,不管有事没事,都在和咱们要交代呢!”

吴青元的手扣了扣会议桌,一脸严肃。

“交待?什么交待?”

李洛眼睛瞪了起来:

“卫生厅的检查小队不是都到了嘛,医院的全部药品,疫苗都在接受检测,只要结果一出来,交待也就有了!”

李洛的逻辑还是很清楚的,只是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卵用没有。

康艾医院真正是什么情况,没有人会比他这个院长更清楚了。

依照他老爹那宁愿少赚一分钱都要给病患让利的执拗性格,他怎么可能会购买假疫苗?

打死李洛都不相信。

那么,现在康艾医院假疫苗事件,就很值得人深思了,再想到前不久几家同行来找自己谈话,要求统一药品价格,上调三成的事。

李洛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这次假疫苗事件和那几个家伙绝对脱不了关系:

栽赃陷害,恶意竞争!

对于欺骗医患这种事,出生医药世家的李洛做不出来。

他要是敢这么做,估计老爹就能直接提拎着擀面杖杀到医院来,打断他的腿。

“哼,等着吧,肆意降低药品价格,早晚得出事!”

那名同行临走时的话,李洛现在都依稀记得。

结果,才过了两天,医院就出事了。

作为一个21世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李洛从来不相信巧合。

既然不是巧合,那肯定就是同行那些人开始玩手段了,想gao垮李洛和康艾医院!

李洛看得懂,他相信,如今坐在会议室里的康艾医院高管也看的明白。

再联想到自己两天前收到好几封来自高管们的辞职信。

呵呵!

李洛zui角掀起一抹冷笑,这是欺负自己年轻啊!

“那…咱们就这么干等着?”

对于李洛的神经大条,吴青元简直不能理解。

都火烧眉毛了,这年轻院长还这么自在淡定。

“对呀,不等着还能怎么办?你们有其他办法嘛?”

zui上说完,李洛已经率先站了起来,摆摆手,神色不耐: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等检查结果出来。”

紧跟着李洛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一qun高管面面相觑。

这个年轻院长,是不是太不靠谱了点?

很多人脑海中冒出这么个念头,然后唉声叹气的走出会议室。

还有一些人留在最后,他们拿出手机,手指啪啪啪的落在手机屏幕上,打字飞快,似乎在编辑着短信。

……

天色渐晚。

李洛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当他看到围拢在医院周围的病患们也逐渐散去,他也准备下班了。

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李洛,突然间接到一个电话:

“喂,小子,现在答应我们的条件,康艾医院还能继续生存下去,不然的话…嘿嘿”

一个有些yinyin的声音响起在李洛的手机声筒里。

“答应…你大爷!”

被人摆了一道的李洛直接挂断了电话。

咔咔,哒哒…

就在李洛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医院的后门,突然传来一阵怪响,那个响声好像具备着什么YouHuo力似的,在召唤着李洛。

信奉无鬼神论的李洛没带怕的,大踏步直接就朝着医院后门走去。

夜色下,自家的医院后门,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七彩光晕弥漫,让人觉着炫目而神秘。

嘎吱!

耳畔传来开门声,后门上那七彩光晕,每一种颜色都开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形成了一个两米高左右,可容人通过的氤氲七色漩涡……

第二章你有病,得治!

月如银盘,满天繁星。

山崖之巅,一道瘦削的身影疾速自山脚下奔跑而来,随即,气喘吁吁的坐在山壁之上。

漆黑的眼眸中不甘且愤怒。

低沉的自嘲笑声,带着悲愤,在山巅之上回荡:

“呵呵,实力,实力呐…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一坨狗屎都不如!”

萧炎有些痛苦的双手十指Cha入自己的黑发,牙齿紧紧的咬着zui唇,任由淡淡的血腥味在其口中弥漫。

“今日的侮辱,我绝对不想遭受第二次!”

萧炎低沉的嘶哑声音在山巅之上回荡着,他摊开手,看着自己左手上的血痕,黑眸之中闪烁着决绝。

嗡,嗡,嗡。

伴随着萧炎的嘶哑声音响起,他右手上的黑色古朴戒指竟开始萦绕起淡淡的神秘黑光,似乎有一道黑色身影随时要破戒而出。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颤抖,山巅之上仿佛地震了一样,让萧炎身体站立不稳。

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如蛛网般在萧炎的脚下蔓延,裂缝漆黑深邃,让人不寒而栗。

一道诡异的黑色铁门,自深邃的地底裂缝徐徐升起,出现在萧炎面前。

黑色铁门造型独特,精致的手法让铁门上的雕刻显得栩栩如生,仿佛要活过来似的。

萧炎神情错愕,眼神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着这扇黑色铁门。

而他右手的手指上,古朴戒指原先黑光浓郁,却在下一刻变得越来越暗淡,似乎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所压制。

当藏身戒指内的药老想要让自己的灵魂体离开戒指,出现在萧炎面前时,才骇然的发现——原先他可以自由出入的黑色戒指上竟然被加了一层禁制,固若金汤,让他根本挣脱不得!

嘎吱!

一声轻响,萧炎面前的铁门自行开启。

氤氲的七彩光晕弥漫铁门,铁门中间,不再是空荡荡的一片,而是一个旋转着的神秘七彩漩涡。

“这…”

萧炎大吃一惊,这样的天地异象他从来没有见到过。

而此时,萧炎体内一直停滞不动的斗之气这一刻竟开始缓缓流转。

藏身于黑色戒指内的药尊者药老,感受着七色漩涡的神秘力量,同样心中大骇。

他发现,自己生前巅峰斗尊的实力,在这七色漩涡面前竟然都变得异常渺小。

“加码帝国的一个小小城市,怎么会有这等强者?”

药老心惊不已,随即想到魂殿正在四处搜寻自己,药老不敢冒头,于是,缓缓收敛自己气息,那萧炎手指上的戒指,重归古朴。

停滞不前的斗气开始流转,萧炎觉着,自己变强的契机也许就在这七色漩涡内。

“这样的侮辱,我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萧炎zui里喃喃着,眼神决绝,下一刻,他咬紧牙关,迈开大步,直接走进了那七彩漩涡内。

……

嗡,嗡,嗡!

李洛站在自家医院的后门处,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

借助闪光灯,李洛看清了医院后门上那格外诡异神秘的七色漩涡。

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铁门上的七色光晕冲天而起,将整片夜空都渲染成了绚丽夺目的七色光晕。

“见鬼了!”

李洛zui里喃喃着,就在他打算靠近,仔细看清楚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却在漩涡内出现。

信奉无鬼神论的李洛有些头皮发麻,这自家医院的后门发生的事件实在是太过于灵异了。

那道模糊的身影一步步向前,逐渐出现在李洛的视线中:

那是一个年纪约莫15岁左右的少年,穿着很明显不属于现代社会的衣衫,正打量着康艾医院的后院。

而李洛的脑海中却响起一个声音:

“斗气大陆,斗之气三段萧炎进入康艾医院,寻求治疗,可呆时间,一小时!”

声音落罢,大量的信息如潮水般疯狂的涌入李洛的脑海之中,李洛的脑袋仿佛要爆炸了一样,他双手抓着脑袋蹲下,神色痛苦。

三分钟后,李洛消化了脑海中的一部分信息,眼神却变得古怪起来。

夜空下,李洛站在萧炎不远处,因为规则之力的干扰,使得李洛的身影和面容都被雾气笼罩,让萧炎根本看不清。

“你是谁?”

面对着身形面容模糊的李洛,萧炎开口问道,漆黑的眼眸中精光闪烁,警惕十足。

他表面看上去才十五岁,但是他这具身体的灵魂,却是地球上一名成年人的灵魂。

“咦,灵魂和身体的年纪,严重不符,你是怎么进来的?”

在得知来到自己医院后门的,竟然是那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萧炎后,李洛zui角微微掀起,笑容诡异。

作为一名21世纪网络文学的资深书虫,饱受毒害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萧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萧炎也是一个穿越者呢。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萧炎表面依旧淡然,心里却掀起了可怕的惊涛骇浪。

他是一名穿越者,这样的身份,除了他以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然而,在走进了一个神秘世界后,有个神秘人,竟然毫不忌讳的戳穿了这个秘密。

这让萧炎瞬间有一种头皮发麻,后背发凉的感觉。

“很奇怪吗?”

李洛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仗着自己灵魂强大,在斗气大陆混的风生水起,甚至还成了家族人口中的天才,但是,可惜…”

“可惜什么?”

萧炎的心脏顿时漏跳了半拍,稚嫩的脸上神色变得惊慌。

“可惜,在你十一岁的时候,你体内的斗气开始停滞不前,甚至还在后退,最终,跌落到了现在的斗之力三段,迄今,已整整三年!”

作为当年风靡华夏的神书,李洛也是死忠粉之一,说起里面的套路自然是如数家珍:

“天才成了废材,天赋成了笑柄,云岚宗的纳兰嫣然找你退婚了嘛?”

李洛冷不丁问了一句。

“你住口!”

萧炎对着李洛爆吼一声,然后心态崩溃。

死忠粉对神书里退婚套路的熟悉,成功帮助李洛彻底击垮萧炎防线!

一个才不过15岁的孩子,遭逢如此剧变,哪怕是一名穿越者,萧炎也无法面对这一切。

萧炎想不通!

他的天赋明明还在,但斗气却停滞不前,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遭受白眼,非议,甚至是退婚!

“嘿嘿,想变强嘛?”

李洛的声音直接穿透萧炎的脑海。

哗!

萧炎猛的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根本看不清容貌的神秘人,眼神复杂。

就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你…你能帮我?”

“哼,云岚宗在我眼中如蝼蚁,斗气大陆我一巴掌可让它灰飞烟灭,你斗气停滞不前的病,我吹口气就能治!”

李洛的声音霸气十足,在萧炎脑海中回荡,久久不绝。

“请前辈帮我治病!”

萧炎小脸严肃,对着身形模糊的李洛深深鞠躬,语气恭敬,恳切。

没有实力的日子…他受够了!

第三章吹口气,病就好了?

“请前辈帮我治病!”

萧炎,这位未来的炎帝,面色认真严肃的给李洛深深鞠了一躬。

他想修炼,他要变强,他要完成和纳兰嫣然的三年之约!

看到这一幕,站在自家医院门口的李洛,却是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想要忽悠一个现代社会的穿越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不过——

当李洛看到这位给自己鞠躬而迟迟没有抬头的少年炎帝时,还是忍不住咧zui笑了:

主角牛逼,但读者更是天下无敌!

“咳!”

李洛轻咳一声,吸引到萧炎抬头:

“你那顽疾,我吹口气便可治!”

“求前辈帮我,如果能帮我治愈这顽疾,萧炎感激不尽!”

萧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他已经被这斗气停滞不前的顽疾困扰了四年之久,他受够了。

如今被一个强大可怕的神秘前辈一言道破,而且听这位神秘前辈对自己这顽疾不屑一顾的语气,萧炎似乎真的看到了自己治愈的希望。

前世他不过是一个在地球上混吃等死的普通人,穿越到了一片全新的大陆,因为自己的穿越者身份,让他可以比其他人修炼的更快。

他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所谓天才,受到了诸多崇拜的火.热目光。

他觉着这一世,找到了生存的乐趣。

然而,一夜之间,他的所有光环全部消失,他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他的天赋被剥夺,他的天才之名不复存在,甚至那些曾经崇敬火.热的目光也已经变质。

更加让萧炎生气的,是纳兰嫣然,自己曾经的未婚妻,仗着云岚宗之威,竟然上门退婚。

让自己,让父亲,让整个萧家颜面无存。

所以,萧炎毫不犹豫ting身而出。

退婚?

等下辈子吧,老子直接休!

一纸休书,彻底激发了萧炎对实力的渴望和斗志。

然后,他的眼前便出现了这扇黑色的铁门,萧炎出现在了神秘空间,见到了这位李洛。

这是萧炎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他一定要抓住!

“帮你治病,也不是不可以!”

李洛开口道,就在萧炎面露喜色时,李洛却是陡然话锋一转:

“但,你知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嘛?

李洛身后的医院,在夜幕下,在神秘的力量笼罩下,显得格外神秘。

“我出手治病的代价很高,你…出得起吗?”

李洛大气凛然,神神秘秘的开口,心里却在忍不住咧着zui一直笑。

萧炎斗之力不断下跌,还在斗之力三段徘徊了三年之久,什么原因,铁杆读者可是一清二楚。

而想要解决萧炎不能修炼的问题,对李洛这种铁杆粉丝来说,简直——SoEasy!

李洛在消化着脑海中那些大量涌入信息的同时,也在上下打量着萧炎。

他可是21世纪的新文明青年,出生医药世家,自小对治病救人就耳濡目染,但是——李洛今晚接到的第一个病人,可是萧炎,堂堂的未来炎帝!

不好好的宰这位少年炎帝一次,李洛都觉着,对不起自个儿那会追更追通宵的疯狂。

但是…宰什么呢?

李洛犯了难,揉搓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这位少年炎帝,他的眼神瞟到萧炎右手的黑色戒指后,眼睛一下子亮了。

“只要前辈帮我治好这顽疾,多大的代价萧炎都愿承受!”

萧炎咬着牙答应。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先交个挂号费吧!”

李洛浑不在意的开口道。

挂号费…

如此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字眼再次响起在萧炎耳畔时,他的记忆都开始有些模糊。

“呵,作为曾经21世纪的地球人,连到医院看病,要先挂号的基本常识都忘了?”

“没…没忘,前辈,我…”

萧炎上下左右看着自己,半天没从自己身上看出来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以前他是家族天才,各种修炼资源,丹药,灵草对他都会优先供应。

然而天才光环tuì.去,当他的修为开始停留在斗之气三段,家族的修炼资源便和他无缘。

因此,当少年炎帝现在想要付个挂号费的时候,才尴尬的发现:

他竟然穷的什么都拿不出来!

再联想到这位神秘前辈那自信到自负的口气,萧炎就知道,要请这位前辈出手,代价定然不小。

萧炎此时心里有些急,他不想看着自己唯一的机会流走,走上过巅峰,经历过低谷,现在的萧炎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实力!

他绝对不会希望纳兰嫣然那样的事情再出现一次。

所以,萧炎看向了右手手指上的黑色戒指。

那是他这一世母亲留给他的东西,算是他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而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萧炎的心思,藏身于黑色戒指中的药老在这一刻苏醒过来,拼命的想要从戒指中脱身。

他想告诉萧炎,他也可以帮萧炎提升实力,打败纳兰嫣然。

但药老失算了。

药老拼命的想催动黑色戒指,却发现,加持在戒指上的禁制太过于可怕,他根本难以挣脱,药老已经完全被这片空间的神秘规则之力所压制!

藏身戒指中的药老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能够将加持这样禁制的人,最次也是斗圣级别的强者啊。

斗圣,就算是巅峰时期的药老都无法抗衡,更何况,如今他只是残魂!

而萧炎,终于做出了决定,缓缓的将黑色戒指摘了下来,还将自己身上能够拿出的全部钱财全部放在了自己脚下。

“前辈,这是晚辈现在身上能够拿出的全部,这戒指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是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将这些,暂时作为挂号费,够吗?”

萧炎咬咬牙,还是开口道,心中有些忐忑。

经历过巅峰,跌落过低谷,现在的萧炎只会把握每一次可以变强的机会!

看到萧炎主动摘下了黑色戒指,李洛松了口气。

本来还在盘算着,如何忽悠这位未来的炎帝,得到黑色戒指。

照现在看来,情况进展似乎要比李洛想象中顺利的多。

“前辈若能帮我治好这顽疾,以后前辈有事,萧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见李洛不说话,萧炎以为是嫌弃自己诊金付的太少,所以急忙开口补充道。

而李洛这边竟是再次收到提示:

“叮,获得少年炎帝萧炎承诺,可要求萧炎做任何事!”

李洛惊呆了,自己这医院还有这种福利?

招来了少年炎帝这位病人不假,付个挂号费都能获得少年炎帝的承诺?

李洛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医院,真的要吊炸天了。

“恳请前辈帮我治病!”

萧炎再次鞠躬,这位少年炎帝对实力的渴望如今已经超过了一切。

“嘿嘿!”

李洛发出一声怪笑,而这样的怪笑在萧炎听起来,却让李洛在萧炎心中的形象变得更加神秘。

“小子,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你的一份大机缘,大造化,我吹口气,你的病,现在已经好了!”

李洛自信的开口。

萧炎摘掉了戒指,便意味着药老不会再吸收萧炎的斗气,那萧炎的天赋自然也就回来了!

读者都知道。

“什…什么?”

萧炎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他才刚交了挂号费而已,难不成真的如前辈所说,吹口气—他的病,好了?

第四章我家医院通万界!

“我的病…好了?”

萧炎愣愣的看了看自己双手,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这位前辈…真的就吹了口气?

哪怕对李洛的信任程度已经大幅度提升,但萧炎还是不敢相信。

所以,萧炎直接转身跑出了这片神秘空间,回到了斗气大陆。

呼…

萧炎双手开始摆出奇异的手印,在一呼一息间,让气息形成完美的循环,而同时,一缕缕的白色气流顺着他的口鼻,钻入体内,滋养他的骨骼和身体。

而这一次…他修炼来的斗气,并没有消失!

反而实实在在的在他的丹田之中沉淀。

“真…真的好了?”

萧炎那张稚嫩的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但震惊之后,却是狂喜。

他辛辛苦苦修炼的斗气不会再消失,这说明了什么?

他的病好了,他的天赋回来了,只要他勤加修炼,他将不会再是家族眼中的那个废材!

嗡,嗡,嗡…

萧炎身后,那旋转着的七色漩涡依旧存在,似乎在彰显着这一切的真实性。

这一次,萧炎直接大踏步的走进了七色漩涡,他要告诉神秘前辈这个好消息。

而这边的李洛,站在自家医院的后门门口,手机的手电筒还亮着,灯光所照到的地方,一个黑色的古朴戒指映入其眼帘。

读者都知道那个黑色戒指有什么——

药老!

斗气大陆上中州鼎鼎大名的炼药师,药尊者药尘!

要知道,萧炎可就是在药老的指导下才成为一名顶级炼药师,最终成就炎帝之位的。

李洛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可以说服药老得到他的帮助,凭借着药老出神入化的炼药术,这诺大的地球都市,还有什么病是自己不能治的?

就在李洛心中无限YY的时候,眼前的七色漩涡再次旋转,15岁的少年炎帝萧炎再次出现,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是喜色。

“前辈,我…我可以再次修炼斗气了!”

萧炎紧了紧自己的手掌,有些兴奋的开口道,心中那一抹傲气再度升起。

天赋归来,想要重新达到斗之力九段,对他而言,不过就是时间问题。

“这三年,虽然你的斗之力停滞不前,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你的根基要比正常人更加扎实,或许,日后你就会知道,你这三年得到的好处,要远远超过你这三年所失去的。”

李洛再次神秘的开口,而原先小说中药老对萧炎说的话,此时却被李洛毫不犹豫的照搬过来。

萧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显然在萧炎心中,已然将帮他治愈顽疾的李洛视为恩师!

而被萧炎当挂号费放在地上的黑色戒指内,药老则努力的想要催动自己的灵魂走出戒指。

他的灵魂之前一直依附在黑色戒指内沉睡,通过吸收萧炎的斗气来滋养自己的灵魂残体。

整整三年,吸足了萧炎的斗气后,他终于苏醒,然而,就在他打算走出戒指,想帮助萧炎时。

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为黑色戒指加持了禁制,他被封印不说,还被萧炎带到了这神秘空间。

虽然灵魂被禁锢,但药老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萧炎所处的这片世界。

药老越看越心惊!

这是一片规则之力完整,繁复的世界,比起他所在的斗气大陆似乎还要更加高级。

药老觉着,自己在这片空间内,就好像海洋中的一滴水,很渺小。

“小子,你的顽疾已治愈,可以走了!”

李洛的声音再度响起。

听到李洛开口,萧炎脸上可以修炼斗气的喜色也是缓缓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启齿的……尴尬!

拥有成年人灵魂的萧炎明白,神秘前辈这是在下逐客令,让他交诊金后直接离开。

但想到交诊金,萧炎,这位少年老成的未来炎帝,却是神色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因为,萧炎很穷。

单是在李洛的康艾医院交了个挂号费,萧炎连戒指都拿出来了。

再让他付诊金,他是一分都付不出来。

当然了,交了挂号费之后,效果也是惊人:

如今,萧炎修炼的斗气已经不会再消失,他那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修炼天赋再次归来。

萧炎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就可以成为加码帝国,甚至整个斗气大陆的强者!

但是——

他还是个穷光蛋。

这位未来称霸一方的霸主炎帝,正在为如何付李洛诊金而发愁。

“前…前辈,我…我…”

萧炎看着眼前看不清身材容貌的李洛,支支吾吾的开口,一张小脸因为没钱,尴尬的逐渐变得通红。

“嗯?没钱了?”

一语道破‘天机’的李洛在萧炎心中更加神秘,更加无所不能。

而萧炎心里却是更加难受,这位神秘前辈帮自己解决了这么大的难题,结果自己却连诊金都付不起。

惭愧,当真是惭愧。

“前辈,我…”

萧炎刚想开口解释,脑海中一张清冷脱俗的小脸闪过。

“啊,前…前辈,我想到办法了,我现在就去凑诊金,您可一定不要走啊!”

萧炎说着,下一刻直接闷头跑出了七彩漩涡,消失在李洛面前。

嗡,嗡,嗡…

而就在萧炎离开医院的同时,那个黑色戒指上被加持的禁制直接凝解除。

黑光涌动,一道透明苍老的身影直接在戒指上浮现。

药尘,炎帝萧炎之师!

斗气大陆中州地区鼎鼎有名的斗尊强者,顶级炼药师!

“叮,斗气大陆中州斗尊强者药老进入康艾医院,寻求治疗!”

李洛脑海中之前那些可怕海量的信息,再次浮现,只不过这一次,在经过自行梳理后,变得规整平缓了许多:

万界康艾医院,院长:李洛。可在晚上接受并负责治疗来自千万异界的病人,完成之后可获得丰厚诊金…一行行规整的字体在李洛脑海中出现,虽然之前就已经有了一定心理准备,还顺带忽悠了少年炎帝。

心中震惊的李洛在消化完万界康艾医院之后,才突然意识到,似乎有一块天大的馅儿饼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我家医院通万界!

第五章焚诀?这是挂号费!

作为21世纪网络文学中的万千读者之一,李洛曾经很羡慕那些穿越或者重生过去的主角们。

动不动就自带金手指,碾压各种大帝天帝,称霸诸天万界。

然而网络小说只是网络小说,当不得真。

但是,少年炎帝萧炎的突然到访,以及脑海中浮现出的关于万界康艾医院的介绍,让李洛突然意识到:

自己真的有金手指了!

康艾医院到了晚上,后门可通诸天万界,万界的所有病人都要来找他看病。

治好病人,还可以获得丰厚的诊金。

一遍遍读着万界医院的规则,李洛咧着zui,很想放声大笑。

自己这金手指还真是逆天哈…

“阁下是谁?不知为何要和我争抢萧炎这名少年!”

突然响起的冰冷声音打断了李洛一个人的自嗨。

是药老!

黑色戒指的禁制消失,药老终于可以让自己的灵魂体浮出戒指,但他看中的那名少年却已经不知所踪。

心生愤怒的药老直接瞪向了李洛。

李洛,被万界医院的规则之力所笼罩,就算是药老也无法看清楚他的容貌,无法判断李洛的真正实力。

被药老打断自个儿思绪的李洛,看药老的眼神变得绿油油,直流口水。

生前便是斗气大陆上的斗尊强者,还是最顶尖的炼药师。

少年炎帝的诊金,当真是丰厚!

而被李洛惦记着,身处空间内的药老,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虚幻的灵魂体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心中大骇。

这片世界实在太过于诡异了,他引以为傲的灵魂力量竟然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石沉大海,掀不起一丝波澜。

多年独自修行的经验,让药尘迅速冷静,打算伺机而动。

“嘿嘿,在这里竟然可以见到远古八族中的药族之人,还真是稀奇!”

李洛依旧站在夜空下,任由规则之力笼罩全身,淡淡的开口道,zui角掀起一丝细微的弧度。

药老无疑要比萧炎难缠的多,但——

“你…”

药老的灵魂体忍不住在颤栗,李洛的话,在药老心里掀起了可怕风浪。

他来自远古八族中的药族,知道这件秘辛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但……绝对不包括面前这位神秘人。

“阁下究竟是谁?”

看着夜空下的李洛,药老沉声道。

他毕竟不是萧炎,可不是被李洛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能随便糊弄的。

“你没有资格问。”

李洛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着,响彻药老脑海,让药老的灵魂体继续颤栗:

“因为——灭杀你,对我而言,比捏死只蚂蚁要容易!”

李洛说着,心思微动。

哗!

药老的灵魂体在剧烈的颤抖,可怕的杀意如尖刀一般在他的灵魂体上肆意切割揉虐。

药老的灵魂变得更加虚弱了,他甚至能够切实惊骇的察觉到,自己的消亡,真的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万界医院,李洛是宿主,他可以随意调动这里的规则之力。

在万界医院,李洛无敌!

“前辈!”

药老神色恭敬了不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纵然是药尊者,也得低头。

嗡!

受这片世界规则之力的牵引,药老体内的骨灵冷火不受控制的轻飘飘飞出,直接悬浮在了李洛跟前。

“异火榜十一,骨灵冷火?”

李洛的声音响起,对这种异火,他很感兴趣,所以他让规则之力附着在其手上,自己直接shen手去触摸。

“冰冰凉凉,很不错,但依旧差劲!”

李洛如此评价道,那森白色的火焰在其手中如同雀跃的精灵,一上一下。

嘶!

看到这一幕的药老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当初为了收服这骨灵冷火,药老差点就被焚尽,而如今,这神秘强者不仅肆意操控自己的骨灵冷火,甚至还不屑一顾!

药老的灵魂越发虚弱了,在这个神秘强者面前,他引以为傲的药尊者身份,不值一提!

“萧炎灵魂力量强大,做炼药师正合适,你眼光不错!”

李洛轻飘飘的开口,他现在每说一句话,对药老而言都是晴天霹雳:

“不过,想让他帮你重塑ròu身,清理师门,没有十年之功,难!”

李洛摇头叹息道。

药老那双浑浊的老眼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被黑雾笼罩的绝世强者,本就透明的灵魂,变得越发虚幻。

“区区炼制ròu身躯体之事,何须十年?我弹指可炼!”

李洛眼眸一瞪,声音霸气恢弘。

炼制ròu身躯体,对于斗气大陆上的炼药师来说,条件极其苛刻:七品以上的高级炼丹师,七品丹药yin阳命魂丹,另外还需要一具斗尊以上的完好躯体。

这些条件,如果是巅峰时期的药老,兴许还可以勉强可以做到,但是,被逆徒韩枫所害,现在的药老炼丹实力只剩下了十之一二,想要炼制躯体已然不可能。

正如李洛所言,培养萧炎,没有十年八年的kù链,根本难以完成。

但这样一件在药老看来难如登天之事,在这位绝世强者口中似乎——不值一提!

饶是药老已历练一世,但在听到面前绝世强者弹指便可帮自己重塑ròu身时,纵然心中有万般疑惑,此时也忍不住怦然心动。

“前辈,如能助我恢复ròu身,药尘感激不尽!”

药老面露狂喜之色,灵魂体在颤栗,仍双手抱拳,深深的对着李洛鞠了一躬。

“我从不轻易出手!”

李洛的语气夹杂着浓浓的鼻音。

“前辈的规矩,药尘了解,老夫在中州历练闯荡多年,自问还有些积蓄,前辈若能帮老夫重塑ròu身,任何代价,药尘都愿承受!”

药老的头低的更深,语气中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决绝!

李洛的眼睛亮了,药老可是少年炎帝的老师,他手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啊。

比如……焚诀!

作为追过原著的读者,李洛知道,那焚诀是陀舍古帝所创,无论是陀舍古帝还是后来的萧炎,都是通过焚诀一路吞噬异火而成为斗帝的。

拿那焚诀做挂号费,似乎就不错。

黑雾中的李洛揉搓着下巴,在暗暗嘀咕。

李洛不开口,这边的药老却开始踌躇,他在想,自己应该拿什么作为挂号费。

如果他拿出的挂号费让神秘人满意还好说,如果不满意,药尘作为斗气大陆的药尊者,都觉着脸面无光。

思来想去,药尘一咬牙,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前辈,老夫这里有一门比斗气大陆上的天阶功法还要诡异的功法!虽然初期只是黄阶低级,但是修炼者却可以通过吞噬异火来让功法进阶!不知道,让它作为挂号费,行嘛。”

药尘说着,手掌翻动间,一卷虚幻的黑色卷轴轻飘飘的浮在了半空中。

想什么,来什么。

药老直接掏出焚诀,作为他在万界医院就诊的挂号费!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