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娇妻至上总裁大人乖一点by苏小燃_叶景纯在线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娇妻至上:总裁大人乖一点》是由“苏小燃”所著的一本小说,讲述了:叶景纯终于盼到了离婚,却还是走进他一步步精心设置的陷阱。 她大怒:“我已经净身出户了,你还想要什么!” 男人阴沉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呢喃:“我要你!”

第一章叶景纯,你还真是下贱

“景纯,景纯?你洗好了吗?”

连家阿姨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让深陷在欲望中的叶景纯瞬间回过了神。

身后,男人的大手还紧匝着她的腰身,叶景纯惊慌的咬紧下唇,但始终阻止不了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发出来的轻哼声。

“不要咬。”

低沉的男中音从而后传来,男人腾出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又重新张开了嘴。

叶景纯惊慌失措的低头咬住了男人的虎口。

身后的男人疼的闷哼一声,攥着她双手的大手猛地用力,几乎将她的手腕捏断。

“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男人低头咬住她的耳朵,气息微喘的松开后舔舐了一下:“我的好弟妹,你脱光衣服的贱货样子,我弟弟见过吗?”

笃笃笃,洗浴间的门敲响,阿姨又紧跟着叫了她一声。

漆黑的双眸里带着雾气惊慌的看向门口,隐忍半晌,她松开口,抖着声音回了句:“连姨……我想多泡会儿……啊!”

男人恶作剧般的重重的动了一下,叶景纯控制不住的叫出了声。

连姨在外面惊讶道:“你怎么了景纯?摔着了?”

白皙的小脸上透着粉嫩的红色,叶景纯眼眶渐渐变红。

明明是被强迫的,这具身体却给予了他极大的回应。

“没、没有……手臂磕到了,我没事。”

“小心点啊,太太让我喊你下去,商量商量明天回门的事情。”

“……好……”

门外,连姨的脚步声渐渐走远,叶景纯提起来的心又稍稍落下。

但下一秒,身后的男人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体,拦腰抱起她朝身后的浴缸走去。

“放开我!”

叶景纯红着眼眶推搡着男人,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弯腰将她扔进蓄满水的浴缸里。

骨节分明的大手慢条斯理的解开裤子的皮带,棱角分明的面阔在灯光下显得越发的立体英俊,漆黑的双眸里带着侵略而又狂野的神色望着她,仿佛再看着自己的食物。

叶景纯满脸惊慌的扒着浴缸的边缘朝后缩,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将自己身上的衣物除净。

“权靖尧,我是你弟弟的妻子!你不能这样!”

“弟弟?”

权靖尧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薄唇微微勾起,嗤笑道:“你见过哪家的弟媳会跟大伯三番五次的在床上深入交流的。”

听到他的话,叶景纯一直悬在眼底的眼泪隐隐就要落下。

从三天前她跟连城结婚,丈夫的面都没有见到,她却被权靖尧明目张胆的借着大伯和弟媳的关系,在她跟丈夫的婚床上侵犯她。

如果她知道权靖尧与连家的关系,宁愿去夜总会卖身,也不会嫁给连城。

“权靖尧,你羞辱我已经羞辱了三天,放了我吧。”叶景纯扒着浴缸边缘,光裸着身子跪在水里,泪眼模糊的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连城是你的弟弟,求求你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我。”

看着她满脸泪水的样子,权靖尧忽然间变得索然无味了,心里面莫名的升腾起一抹无名火。

叶景纯不停的祈求道:“就算是我让你跟姐姐错过了,现在你就是报复也已经报复过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话音落下,她的下巴嗖然被大手用力的捏住,男人慢慢弯腰探过来,身上的危险气息如同他此刻的面容一般,让人莫名的胆颤。

“叶景纯,你还敢有脸替你姐姐?”

“不……”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姐姐是你这样下贱的女人能提的?”

“……”

漆黑的明眸被泪水洗涤的格外的明亮,叶景纯眼底隐隐氤氲着恐惧不太敢与眼前的男人对视,她颤抖着手护住自己裸漏的风光,结结巴巴的说道:“对……是我下贱,是我不是个东西……我不配叫她姐姐,所以求求权先生放过我……我……嗯!”

话未说完,捏着她下巴的大手就猛然的收紧了一下,骨骼处的疼痛,让她几乎就要再次哭出来。

权靖尧定定的望着他,幽深的双眸里缭绕着她看不懂的神色。

半天后,他微微勾起唇角,一字一顿的说道:“叶景纯,你还真是下贱。”

说完,他松开手,啪的一声又扣上皮带,捡起一旁的外套拉开门走了出去。

浴缸里,望着卫生间关上的门,叶景纯通红的双眸再次变得温热起来,悬在眼里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第二章某些人脑子笨的像头猪

整理好自己,叶景纯走到楼下。

客厅里,连夫人正在跟她舅舅杜国庆聊着什么,一旁还坐着连夫人的外甥女夏静怡。

杜国庆满脸的堆笑,连夫人脸上笑不冷不淡的。

看到叶景纯过来,她的目光有些嫌弃。

“她妈妈跟她爸爸已经离婚了,她爸爸每个月就支付那一点赡养费,连给我妹妹买药的都不够,现在已经把我跟她舅妈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

“她妈妈在那么好的医院住着,每天都要输氧,还要做那么多的治疗,小纯自己结婚后就不管了,我们还要管她的事情,六十万哪里经花?”

叶景纯走近了,才听清楚杜国庆再跟连夫人聊些什么。

“妈。”叶景纯站在那,恭敬的朝连夫人叫了一声。

连夫人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站起身:“既然这样,那明天让她回家看看吧,连城出差还没回来,等他回来了再说。”

夏静怡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紧跟着离开。

“哎……”看到连夫人要走,杜国庆下意识要去追:“连夫人,我们不说……”

话还未说完,叶景纯就猛地拽住了杜国庆的胳膊。

“你干嘛拉我?”

“舅舅,这里是连家。”

“连家怎么了?连家人娶了我外甥女,我就不能来了?”

望着舅舅贪婪的模样,叶景纯皱紧眉头说道:“我不是把所有的钱都给舅妈了,为什么还要过来要钱?”

杜国强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过来要钱了,结婚三天了你都没有回门的打算,我作为舅舅不过来看你,叶景纯,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回家了?”

家?

叶景纯眼中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如果不是他们索取无度,她又怎么会选择嫁到连家?

整个宁阳城,谁不知道连城是名副其实的基佬,整天穿梭在各大GAY吧里面。

嫁给了连城,就等于守着一辈子的活寡。

“再说了,你给的那点钱才有几个钱,连家这么有钱,那点钱对于他们来说等于九牛一毛!”

见连夫人的身影消失在楼角,杜国强也拍了拍衣袖说道:“不给你废话,明天回门,记得把钱给我送过去,不然你妈我可不管了!你带着你妈趁早回你们叶家!让你爸跟你后妈养她去!”

说完,他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听着大门被关上,叶景纯无力的攥紧拳头站在那,有些想要哭。

答应了父亲叶志恒让她嫁给连城的要求代价,就是连家付的彩礼钱六十万全部都用在给她妈妈治病上面。

叶志恒另外也又给了她一百万。

那一百万,在她出嫁前的一晚上,也全都交给了舅妈,拜托他们照顾好她妈妈跟她外婆。

她以为,这些钱,足够满足他们的欲望,然后照顾好她妈妈跟外婆了。

现在看来,她还是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

可是,她现在又要去哪弄钱给他们?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嘲弄的女音。

“真是有多穷酸,亲戚就有多穷酸不要脸。”

叶景纯回头看过去,夏静怡手里拿着杯子走过来,上下鄙夷的扫视了她一眼,然后将杯子递给她说道:“我口渴了,去给我倒杯水过来。”

听到她的话,叶景纯眼中的目光猛然一寒。

夏静怡抱着胸,十分嚣张的抬着下巴看着她嗤笑道:“怎么,你还想跟我瞪眼?让你给我倒水是抬举你了,还不识相?”

叶景纯扫看了眼她手中的杯子,冷静的说道:“我是你表哥的妻子,你抬举了我?”

“难道不是吗?叶景纯,你这样穷酸的女人我见多了,别以为嫁给了我表哥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姑妈是不会让我表哥多给你一分钱的!”

“我刚嫁给你表哥,你就这么紧张我会霸占他的财产,夏、表、妹,你是想让我误会你跟我丈夫有一腿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表哥根本就不喜欢女……”

话未说完,夏静怡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捂住了嘴。

等她抬眼看到叶景纯脸上的嗤笑后,才回味过来,自己这是跳进了叶景纯给她挖的坑里面了。

“叶景纯,你敢套路我!”

“某些人脑子笨的像头猪,还要怪我套路。”

“你是不是想死!”

话音落下,不等叶景纯反应过来,夏静怡就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的一声,叶景纯脸颊被打偏了过去。

夏静怡甩了甩镇痛的手说道:“给我老实点,这里是连家,不然立马让我表哥让你收拾东西滚回你娘家!”

说完,她将水杯塞到了叶景纯的怀里,高傲的说道:“去给我倒水,要温的!”

叶景纯回过头,扫视了眼手里的被子,抿着唇淡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厨房走去。

一分钟左右,叶景纯端着满满当当的的一杯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夏静怡翘着二郎腿,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吃着零食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

“倒个水都这么慢,你干什么吃……”

话未说完,叶景纯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仰着手中的杯子,从她的头顶直直的倒了下来。

第三章一个男人都带不过来

“啊——!叶景纯,你特么想死是不是!”

夏静怡手忙脚乱的捂着头要站起身,叶景纯抬脚踢在了她的小腿处,噗通一声,夏静怡腿一软跪了下去。

“叶景纯!连姨!连姨你快叫我姑妈!”

“水温还适合吧?”

叶景纯蹲下身子,一把揪住她的头发说道:“小点声,我这么穷酸的人,一没钱,二没丈夫帮我,对这个家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所以一个不高兴,可能就会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到时候能跟你表哥一拍两散更能合我的心意呢。”

夏静怡被迫的抬头看着她,当看到她一脸冷静的说出这番话后的神色,夏静怡莫名的觉得有些害怕。

叶景纯嫁过来三天,这三天她都表现的柔柔弱弱的,看着很好欺负的样子。

这样的反差,是夏静怡没有想到的。

“想在这里住下去,嘴就给我客气点。”

说完,叶景纯啪的一声将手中被子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转身离开。

只是,还没等她走到楼梯口,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下卫生间门口的男人。

权靖尧身上还穿着在卫生间的那套衣服,衬衫的袖子半卷着,露出一截有力的小胳膊手臂。

他双眸淡漠的望着她,然后慢慢走过来。

叶景纯下意识攥紧手低下了头,没多久,一抹黑影遮住了头顶的光亮站在了她面前,低沉的男低音嗤笑道:“叶景纯,你很不错嘛。我以为,你只会在床上才会这么主动的发骚。”

说完,他抿着唇微微勾起唇角,转身离开。

结婚三天,这一夜,权靖尧第一次没有过来折磨她,但叶景纯却失眠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连家的佣人已经要把回门带的东西都放到了车上。

吃过早饭,跟连夫人告别后,叶景纯脚步有些虚软的跟着司机上了车。

车子刚开出家门,一辆迈巴赫就从连家的私家车车旁开了过去。

那辆车叶景纯并不陌生,是权靖尧的车。

这时,司机突然开口说道:“大少爷很久都没回家里住了,也不知道老先生跟他说了什么,他竟然肯搬回来住了。”

听到司机的话,叶景纯微微有些惊讶。

“权……我大伯他,他以前都不住在家里吗?”

“嗯,大少爷跟太太的关系不……”

话未说完,司机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他一个雇佣的人该说的话,立刻止住了声,讪笑道:“大少爷从高中毕业后,就很少住在家里了,除非有什么特殊的节日。不过大少爷挺看重二少奶奶跟二少爷结婚的事情的,婚礼当天就回来了,还在家里住这么久。”

看重?

叶景纯攥紧拿着包的双手,想到这三天来的荒唐,两个腿还在不停的打颤。

谁能想到,一个本该是弟媳的人,竟然被‘看重’他们婚礼的哥哥‘强暴’了三天?

权靖尧,这个梦魇一般的名字,叶景纯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听到。

……

叶家。

司机缓缓把车子停在叶家别墅大门前,大门口,叶家的佣人以及后妈卓曼已经在早早的等待。

当看到车上只下来了叶景纯一个人,卓曼脸上的笑,立刻换成刻薄的嘲讽。

“一个男人都带不过来,怎么好意思有脸回门。”

叶景纯面无表情的回道:“连城出差了,我妈说,等他回来,再让他陪我过来看爸。”

卓曼嘲弄的瞥了她一眼,转身朝里面走,丝毫没有刚才迎接时的殷勤样:“刚结婚就出差,还以为你爸那个老东西把你嫁给了一个什么好东西呢,原来真的是个变态。”

在宁阳城,提起来连家,商业圈熟知的人,总会自然而然的提起连城这个连家的继承人。

提到最多的,也都是说他是变态的。

婚礼举行完后,连城更是都没有正眼看她就离开了。

尽管连家给的理由是连城工作忙,但叶景纯心里也明白这个‘忙’到底是怎么忙的。

叶景纯紧跟着走过去:“他是不是变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人就是想让女儿嫁过去,我爸爸也不定会同意,连家那边更不会同意。”

说完,她加快脚步,从卓曼的身边走了过去。

“你……”卓曼攥紧手,满眼怒火的望着叶景纯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嫁给那变态到底有多幸福!”

————

进到屋子里面后,叶景纯还未来得及换鞋,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一声熟悉的男音。

她下意识抬头看过去。

权靖尧与叶志恒正坐在那聊天,不同于他往常的冷漠,此刻他更像是个晚辈一样在跟叶志恒聊天。

紧跟着走进来的卓曼又变成温和的‘母亲’形象,走到叶志恒的身边说道:“老公,景纯回来了。”

第四章不信你们就试试!

叶景纯不知道自己怎么咽下这一顿饭的。

明明是她的回门礼,整顿饭吃下来,话题全都围绕在她的继姐叶婉婉身上。

“婉婉说她还有两年就彻底结束学业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志恒的目光一直看着权靖尧:“我已经跟她说了,等她结束了学业就让她回来接手公司的事务,到时候,还要麻烦靖尧多帮扶帮扶她。”

权靖尧垂着眼,脸上的神色看不出别的异样。

叶志恒像是没注意到他的神色,笑了笑说道:“对了,你爷爷的身体最近还好吧?”

权靖尧嗯了一声,就再没有别的表示。

叶志恒说道:“婉婉上次打电话过来说,她一直都很惦念你爷爷,也很牵挂你,问我你的近况怎么样。”

话音落下,坐在对面的叶景纯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腕被人用腿夹住了。

握着筷子的手怔了怔,她刚想抽出来了时候,夹着自己脚腕的腿忽然收紧,脚踝处传来一股疼痛感。

叶景纯微微皱眉,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权靖尧面色无常的喝着酒,也没有接叶志恒话的意思。

正在这时,叶景纯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了。

掏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上‘舅舅’两个字后,下意识要站起身。

但对面的男人却没有松开腿的意思。

手中的手机还在不停的响着,叶志恒跟卓曼同时看了过来,“景纯,怎么不接电话?”

“……这就接。”

叶景纯抿着唇,破罐子破摔的用力朝对面的男人小腿踹了一脚,男人的腿瞬间松开。

脚踝处的骨骼传来阵阵疼痛感,叶景纯握着手机强装作无常的拉开门走到了院子里。

“喂,舅舅……”

“我听连家人说你回门了?”

不等叶景纯把话说完,对面那边的舅舅声音已经变成了舅妈的声音,破口大骂道:“叶景纯你个小白眼狼,我们养着你跟你妈看来是白养活了?!你爸那老东西都把你卖了你还回门去叶家?既然你那么喜欢你那个有钱的爹,那就把你妈跟你外婆那个老不死的接走,别在我们碍眼!”

电话里面,隐隐传来舅舅杜国庆的声音:“老婆,问她钱带了没有。”

“对了,钱呢叶景纯?”舅妈趾高气昂的质问道:“给你妈看病的钱带了没有?!”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心里面的怒火隐忍的翻滚着。

叶景纯深呼吸了口气,闭上眼轻声道:“没有钱。”

舅妈大怒道:“没有钱?!你当我跟你舅舅开慈善的啊!”

“我已经给了你们一百六十万,短短一个月,我妈妈就算做手术也用不了这么多。”

“呦!你还给我算起帐来了!叶景纯,你妈吃饭不要钱?你妈穿衣服不要钱?请护工照顾她不要钱?还有你外婆那老不死的吃穿用度都不要钱?!”

“舅妈,我外婆也是我舅舅的亲妈,你说话放尊重点。”

“你还教育起我来了,有本事就把你妈那病秧子接走!”

叶景纯隐忍着心里的怒气,眼圈微微泛红:“你们把外婆也给我,我自然会带着我妈妈跟我外婆走!”

外婆年轻时候吃尽了苦头,将妈妈跟舅舅养大,舅舅结婚后却像是变了个人,变得见钱眼开,甚至会对外婆动手。

妈妈跟叶志恒离婚后就病倒了,那时候她才上初中,舅舅一家打着照顾外婆跟她妈妈的旗号,强占了妈妈离婚时得到的一套房子,一直到今天。

叶景纯不是没想过把外婆跟妈妈一块接走,但舅舅却不肯放人,一直把外婆当做免费保姆一样给他们做家务。

“她是你外婆还是你妈啊?!凭什么你说带走就带走!”舅妈威胁道:“下午把钱赶紧送回来,不然明天就把你妈扔出去!”

“你们别太过分!”叶景纯红着眼怒道:“别忘了你们住的还是我妈妈的房子,你们敢把我妈妈扔出来,明天咱们就法庭上见,你们也知道我现在嫁到了连家,得罪了连家,你们从今以后一毛钱都别想从我这里拿到!”

“不信你们就试试!”

说完,不等那边接话,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收回手机,她转身准备朝屋里走,但一转身就一头撞进了一堵宽厚的怀里。

“嗯……”

不等叶景纯从面前人怀里推出来,腰身就被他一把搂住。

叶景纯下意识抬起了头。

当那双圆圆的杏眼与那人的目光对视上后,叶景纯的脸色猛地变白了。

“放开我——!”

第五章他就是你的二老公

“放开我!”

叶景纯别过头,躲开男人亲下来的嘴唇。

男人的嘴唇最终落在了她的耳边。

鼻息微微变得有些粗重,男人不耐烦的揪着她的头发强行将她的头扳正,低头压了下来。

叶景纯吃疼的全身都在战栗。

她拼近全力的抵住男人的胸膛,忍耐着疼痛不让他碰到。

“连城!”叶景纯咬紧牙关蹦出一个名字。

压在身上的男人顿了一下,趁他愣神的瞬间,叶景纯用力翻过身推开他,一个翻转滚下了床。

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不止,叶景纯快速从地上爬起来,脚步虚软的朝外面跑去。

外面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二楼的走廊里亮起灯光。

叶景纯拉开门刚跑到外面,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男人,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

“啊——”

“你跑什么?”

叶景纯惊恐的抬起头,虽然她只在三天前的婚礼上见过男人一次,但还是一下子就将他认了出来。

这是她的丈夫———

连城!

只是婚礼上的一面之缘,叶景纯还是记住了连城的模样。

连城的模样大部分都继承了连夫人的模样,长相阴柔,个子高高的,身材不是很健硕。

紧跟着,卧室里的男人也走了出来,看到叶景纯被连城拉着,才停下脚,恭敬的朝连城叫道:“二少爷。”

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连城嗯了一声。

听到男人对连城的称呼,叶景纯的心脏仿佛被人攥住了一般,紧紧的缩在了一起。

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连城问道:“他……是你叫过来的?”

连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点了点头。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叶景纯甩开他的手,眼圈微微泛红:“连城,我是你的妻子。”

连城微微挑眉:“我知道。”

叶景纯双眼通红的瞪着他说道:“你让他强暴我?”

“强暴?”连城轻笑出声,语调轻浮的说道:“男欢女爱,哪里来的强暴的说法?以后我不在家,他就是你的二老公,晚上过来陪你,直到生出来孩子为止。”

听到他的话,叶景纯整个人如同被人兜头浇了盆凉水一般。

她已经被权靖尧羞辱的连尊严都没有了,现在却还要遭受自己丈夫的侮辱。

叶景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但抖动的声线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我不干涉你的私生活……希望你也能尊重我。”

像是听到了好听的笑话,连城勾起唇角笑出声:“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

叶景纯垂着眼不敢抬头,听到连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嫁过来的主要责任就是为连家生孩子,生完孩子之后,我们之间才能谈‘尊重’这个事情。”

叶景纯嘴唇不由自主的微微抖动起来,心里更是冰凉一片。

如果权靖尧是禽兽,那么她此刻的丈夫就是连禽兽都不如!

鼻头一阵酸涩,眼底蕴起水汽,叶景纯一把推开面前的连城,朝前面的楼梯口跑去。

连城被她推得一个咧跌,站稳后,他朝身边的男人说道:“抓回来。”

男人说了声是,抬脚追了过去。

叶景纯两个腿虚软无力,没有跑几步,就被男人一把揪住头发狠狠的拽了回来。

叶景纯疼的叫出声:“放开我!”

男人像是拖着一件物品一样,死死的拽着她朝卧室的房间拖。

眼泪嗖然而落,叶景纯愤怒的叫道:“连城,你敢让他碰我,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连城声音里带着笑意的轻飘飘说道:“好啊,等你在连家熬个四五十年,你以后就是连家的当家主母了。”

巨大的绝望从心里慢慢蔓延开,滚烫的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来。

快要被拖回卧室门口的时候,叶景纯一把抓住了门框,忍耐着头发与头皮剥离的痛意,咬紧牙关不肯松手。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男中音,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