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叶念惜轩辕谂by雪倾听_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是由“雪倾听”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叶念惜轩辕谂,小说目前已完结,小说类型是古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第一章乱入青楼

“大姐,我跟了你两年,忠心耿耿,怎么会出卖你?”面对着渐渐围过来的

人,叶念惜苦苦哀求,脚下被逼得不断往后移动。

这是城外荒石岭,身后便是万丈悬崖,摔下去必然尸骨无存。

眼前浓妆淡抹的女子将手中的雪茄吸了最后一口后随手扔掉,紧了紧身上

雪白水貂大衣,满脸冰冷:“小叶,有人说见到你和警察接触,别怪姐姐心

狠,你也知道干咱们这行的容不得一点儿差池。这颗龙胆石是前两天你送给我

的生日礼物,今天就给你陪葬吧。”

随着梅花形状大小的龙胆石落在掌心,叶念惜看到身旁的人从地上捡起了

石头猛地砸向了自己的头颅,温热的血液从额头流淌而下,眼前血红一片,叶

念惜倒在了石头地上……

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

在这伙儿毒贩里卧底两年,怎么在案子快要结束的时候,自己的身份却暴

露了?到底是谁?

“叶念惜,这个案子由沈擎队长接手了,他会配合你抓住毒贩,将这案子

了结,到时候你便可以回归警察队伍了。”这是上次与许队见面,他说的话。

三年了,从警校毕业,便被许队挑中进入了这个案子,为了卧底,硬是花

了一年的时间增肥,从不一百斤的美女到现在二百多斤的胖妹,从大学生沦落

为街头大姐大,让父母失望,被亲朋唾弃,终于混入了毒贩之中,其中的心酸

有谁知道?

最后……竟然落得如此结果……

许队,沈擎队长,你们会让我以警察的身份下葬吗?让我的父母知道他们

的女儿不是坏人吗?……叶念惜被扔下悬崖的瞬间,睁开眼睛看向头顶的明月,今晚的月亮格外

圆,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渐渐失去了知觉……

“啊呀,姑娘啊,你这么一死,叫我如何交代啊!”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寻短见了?”

……

吵让声让本就头疼欲裂的叶念惜更加心烦气躁,睁开眼睛怒骂道:“烦不

烦?要哭要闹一边去,到了阴间也不让人安生……啊……”

看清周围的情形后,叶念惜“啊”的一声尖叫,顿时清醒过来。

自己躺在床上,床旁围满了穿红戴绿浓妆艳抹的女子们,方才发出聒噪之

音的正是站在自己床头的老女人,四五十岁模样,一张布满细纹的脸上扑了厚

厚的粉底。

不过让叶念惜发出尖叫的,却是周围这些女子,除了那老女人外,虽然个

个相貌姣好,年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却都穿着奇怪的服装。

叶念惜有些纳闷,不过身为警察的基本素质让她立即冷静下来。目光越过

众人看向了房间里,古色古香,梨花木门窗,红木桌椅,一面铜镜梳妆台在床

头附近。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被救了?一连串儿的问题在脑海中闪现。

“啊呀,姑娘,你醒了?真是吓死妈妈了。”床头那年近半百的老女人拍着

胸口做作的嚎叫着。

叶念惜白了她一眼,“妈妈?你认错人了吧!”

老女人脸上露出了不快,“我说牡丹,你在我这群芳阁呆了半年,我可待

你不薄,平日里你叫我红花姐,我也就没当回事儿,可是今日是你出嫁,总该

尊重我一声妈妈吧?”

牡丹?出嫁?叶念惜纵然再冷静镇定也是有些懵了,“你认错人了吧?我

可不是什么牡丹,我还没有男朋友呢,怎么嫁人?”红花姐一愣,“男朋友?”

一旁粉色衣衫女子皱了皱眉头,“妈妈,我看她是磕傻了吧?怎的说起胡

话来了?”

叶念惜觉察出来不对劲儿,提高了警惕,“这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红花姐立即伸手摸了摸叶念惜的额头,自言自语,“没发烧啊。”接着又

道:“牡丹,这里是群芳阁啊,她们都是群芳阁的姑娘啊。”

群芳阁?这不是悬崖底下?叶念惜低头看到自己一袭古代大红嫁衣更懵

了,“这是什么朝代?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红花姐有些着急了,“牡丹,这是紫胤国的都城啊,咱们群芳阁是这都城

里最大的青楼,接待的都是高官贵人,你来我这里半年了,只卖艺不卖身,我

也没亏待过你,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害我啊!”

“我叫叶念惜,不是你的牡丹!你瞧瞧我这样子,二百多斤的大胖子,怎

么能……”叶浣汐顾不得头疼掀开被子,说了一半的话停在了口中,自己哪里还

是什么胖妞啊,这身材纤瘦婀娜,只怕连一百斤都不到。急忙伸手摸自己的

脸,瘦瘦的尖下巴,妈呀,这还是自己吗?从床上跳了起来,推开众人跑到梳

妆台前,这么一看,傻眼了。

铜镜里的自己十六七岁模样,标准瓜子脸,细眉大眼高鼻梁,正是自己初

上警校时候的模样,只是此时梳着元宝发髻,一副古代女子打扮,这相貌貌似

比身后那些青楼女子要更为出众,算得上是美人儿一枚。

美中不足的是额头有撞过的伤口,抹了止血药,仍然沁出了血珠。不过这

些都不重要,叶念惜盯着自己的发髻看,上面插着纯金蝴蝶簪,百花玉钗,旁

边插满了发着莹莹光彩的珍珠,这都是真材实料吧?叶念惜伸手摘下个金簪放

到嘴里咬了咬,是真的!

红花姐凑到了叶念惜的身旁,“我知道你叫叶念惜,这紫胤国谁不知道你

叫叶念惜?可是咱们这青楼谁用本家名字?牡丹这名字也不是谁都能叫的,这

可是……”话还未说完,便被叶念惜打断了,“我就叫叶念惜?”

红花姐点点头,随即暗暗摇头,仿佛自言自语:“这脑子不会真磕坏了

吧?”

穿越了?叶念惜有些迷糊,这也太扯了点吧。

就算是穿越,可是自己怎么这么点儿背呢?竟然到了青楼?听红花姐的意

思,自己卖艺不卖身,这身子应该还是清白的吧,猛然间看到铜镜里自己的一

袭大红嫁衣,想起来今日自己成亲,这副模样不错,想来嫁的人也该不错吧,

真要嫁给个王爷将军什么的,这也算是不白来一趟。

“我要嫁给什么人?”叶念惜满怀期望的问道。

红花姐忽然拿锦帕掩口笑了,伸手指了指房间的一角,“那不就是你的夫

君?方才你寻死寻活撞了一头血,都把他吓傻了。”

这房间里竟然还有自己方才没看到的人?顺着红花姐的手指方向看去,叶

念惜啊的一声大叫,险些跳起三尺高,即便是心理素质再过硬,也是无法接受

这现实!老天爷,开什么玩笑!

第二章宁死不嫁

墙角里蹲着一个人,乱糟糟的头发用一根红绸带束到脑后,头顶上是一片

疤瘌,触目惊心。黢黑的脸颊仿佛没有洗干净,眼睛狭小,根本看不出来是睁

着还是闭着,鼻孔朝天,厚而肥的嘴唇和黑黝黝肤色一致。

“娘子……”

看到叶念惜投来的目光,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七倒八歪的黄牙,比哭还

难看。只怕地狱里的野鬼也没有这般龌龊吓人!

这便是今日迎娶群芳阁头牌牡丹姑娘的新郎官儿。这人颤颤巍巍站起来,

佝偻着身形走了过来。红色新郎衣衫裹在身上极其不合适,就连那身前红绸拧

成的花也让人看了不舒服。嘿嘿傻笑着,更叫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早就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的叶念惜也看不出这人的年龄,脑海里飘

过两个字:猥琐!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叶念惜的声音有些颤抖。

红花姐有些幸灾乐祸,“谁敢开这种玩笑?牡丹,这可是咱们紫胤国最龌

龊的乞丐,也是你自己指定要嫁的夫婿。”

“娘,娘……”新郎官儿走了上前,直勾勾的看着叶念惜。

“站住,别动!谁是你娘?”叶念惜彻底绝望了,这是个傻子吧?想来那牡

丹也是个傻子,怎的要指定嫁这个人?可是你既然要嫁他,为何又寻死寻活

的?反倒害了自己!这种夫君,莫说是嫁给他,便是多看一眼,也会噩梦连

连,这是做的什么孽啊,穿越成青楼女子不说,还要嫁给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

的乞丐,真是点儿背到家了。

“娘,娘子!”新郎官儿终于将话说了清楚,“你莫,莫要再寻死,我,我

会好好,好好待你,……”叶念惜哪里听得进去,伸手将新娘衣服脱了下来,扔给红花姐,“我不是

牡丹,我不嫁!”抬腿便要走。

“拦住她!”红花姐立即翻脸,一声令下,姑娘们上前扯住了叶念惜,“今

日你嫁也要嫁,不嫁也得嫁!”

叶念惜狠狠瞪了众人一眼,“我若是不愿意,谁也勉强不得!”伸手推开身

前姑娘们,她会武功,自然无需怕这些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们,这个时候还是脱

身要紧,嫁给个乞丐还不如去十八层地狱。想来这头上的饰品也够自己在紫胤

国丰衣足食了,叶念惜这么打算着,便夺门而出。

门打开,刚抬起要迈出的脚步立即收了回来,叶念惜心中暗暗叫苦,门外

竟然站着无数身披盔甲的士兵,个个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枪,人高马大,身强

体壮。

为首的一人双手抱拳,昂首挺胸,“牡丹姑娘,今日你安心成亲,对大家

都好,莫要再生是非。末将负责保护你的安全,会将你稳妥的送至城西破庙

中,与这乞丐百年好合。”

叶念惜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逃走的希望渺茫,难道自己真的要嫁

给这个乞丐?禁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自己要嫁的那人,险些呕吐出来,欲哭无

泪。眼光扫过众位青楼女子,都是一脸幸灾乐祸要看好戏的样子。

目光又回到门口处,“军爷,啊不,大人,不对,将军……”叶念惜在寻找

着一个合适的称呼。

“叶念惜,怎的连我也不认识了?真的磕傻了?还是贵人多忘事?你向来

都直呼我名字,宋毅。我手背上这伤疤还是拜你所赐呢。”说着将左手握成了

拳头在叶念惜眼前晃了晃,上面一道疤痕十分醒目。

看来这宋毅是仇人了,叶念惜叫苦不迭,从地上爬起来,赔笑道:“宋

毅,当初是我不对,不该下这么狠的手。今日我给你赔个不是,你放我走

吧?”

宋毅一愣,“叶念惜,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你若是早些低头,何至于

如此呢?”不是死敌?有转机!叶念惜立即走上前扯住宋毅的衣袖,低声道:“宋大

哥,你瞧这乞丐如何与我相配?不如放了我,小妹感激不尽。”说着从头上摸

下个金钗,想要塞给宋毅。

宋毅立即将叶念惜甩开,一脸诧异,盯着她看了半响儿这才道:“你是磕

傻了?还是疯了?怎的说这种胡话?”

指望不上!叶念惜狠狠关上了房门,气恼的转身瞪着众人,“一个青楼女

子出嫁,至于这么大排场吗?门外守着那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公主出嫁

呢!”这么说着眼睛盯向了房间后的窗户上,透过薄纸照射进来的光芒,叶念

惜分析出窗户后面是空地儿。

“公主?你当你还是公主?”众人嗤笑。叶念惜的心思都在那窗户后面,也

不理会众人的冷嘲热讽,宋毅将带着士兵一路护送自己成亲,路上绝对没有逃

脱的可能,所以此刻若是再不逃走,只怕真的要嫁给乞丐了。

机会难得,叶念惜趁着众人说笑时,一个箭步窜到窗户边,伸手便要打开

窗户,却没想到这窗户竟然纹丝不动,任凭自己用尽了全力也打不开,老天不

开眼!

“省省吧,这窗户早就用铁水浇铸了,在这房间住了半年,不会现在才想

要逃走吧?”红花姐娇媚的声音传来,惹来一阵哄笑,叶念惜的心拔凉拔凉

的。

既然软硬都不行,那就使用最拙劣也最有效的办法吧,叶念惜笑意盈盈的

走向红花姐,“姐姐今年芳龄几许?”

对于叶念惜忽然转变过来的态度红花姐有些受宠若惊,“客人们都说我不

过三十,其实啊,这都靠保养的好,我的实际年龄……啊呀,你要做什么?牡

丹姑娘,你是要掐死我啊?”

“我不管你是三十还是五十,若是不乖乖的放我走,今日便是你的死

期!”叶念惜一只手箍紧了红花姐的颈处,另一只手将对准了红花姐的簪子又

往前送了送,那白皙的颈处险些被戳破。

房间里顿时惊慌一片,红花姐大惊失色,“来人啊,救命啊!”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宋毅挡住了门口,轻蔑的看着叶念惜,“你以为这

一招有用?”

叶念惜用胳膊勒着红花姐的颈处,簪子始终对准她的血管,只要一用力,

红花姐便丧命当场,“宋毅,让开,我真的会杀了她!”

“红花姐的死活与我无关,我今日的任务便是要保证这场亲事顺利进

行。”宋毅丝毫不退让,反而将双手抱在胸前,准备看一场好戏。

彻底绝望!叶念惜伸手推开了红花姐,将簪子对准了自己的颈处,“我宁

死不嫁!”

这一下子宋毅着急了,“叶念惜,你说过你不会轻易送死,难道都忘记了

吗?”

“让开,否则我真的自尽了。”叶念惜厉声道,心中却是有些愉悦,逃跑有

戏,宋毅不会让自己死。

果然,宋毅犹豫不决,说话的声音也软了下来,“你若是死了,我等都要

陪葬,连这群芳阁的姑娘们也都活不成了,叶念惜,你赶紧放下簪子。”

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架子?陪葬?开什么玩笑!

叶念惜正自琢摸着,忽然眼前白影一闪,还未看清楚,手中簪子便被夺

走,身旁多了一个人,随即清朗声音缓缓传了过来,“不想报仇了?叶念惜,

你太让我失望了。”随即将簪子插在了叶念惜的发髻上。

报仇?叶念惜转眸看身旁这人,又是啊的一声惊呼。

第三章打了王爷一耳光

身旁这人长的也太好看了吧?眉飞入鬓,皓齿星眸,如剪裁刀雕的脸颊轮

廓完美,面如桃花目若秋波,眉宇间风流韵致带着淡淡疏离,雪白锦缎衣袍角

上沾了些许尘埃,让人忍不住想要帮他拍掉。宝石蓝色玉带勾勒出完美腰身,

这人不止长的好看,身材也好。想来潘安也不过如此吧?叶念惜暗暗想着,禁

不住上下打量来人。

若非他头戴紫金冠,叶念惜还以为是一位翩翩公子,暗暗琢磨这人的身

份,是敌是友?而此刻这人的幽幽目光在叶念惜脸上扫过后恢复了平静与漠

然,一只手臂箍在了叶念惜的腰际不曾松开。这人的身子竟然是冷的,至少让

叶念惜感觉不温暖。

“拜见云王爷!”宋毅单膝跪地,身后侍卫呼啦啦跪倒一片。

红花姐立即收拾脸色,迎了上前,“王爷,幸亏您来了,奴家这里险些出

了大乱子!”

云王爷?

叶念惜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这人不过二十,斯斯文文,风度翩翩,毫无戾

气与霸气,只是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因他的到来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

降。这人方才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透着些许柔情,只是一闪而过,不知道与自己

是什么关系,叶念惜暗暗琢磨:云王爷,是救星?是克星?

云王爷从怀里取出一条白色锦帕沾了沾叶念惜额头上的伤口,锦帕上星星

点点的血迹让他皱了皱眉头,“红花,你这里已经出乱子了。本王临走时是怎

么交代你的?”

红花姐吓得急忙跪在地上,身形颤抖,连声音都颤抖,“王爷,奴家一直

遵从您的吩咐,对牡丹姑娘百依百顺,她要什么给什么,今日是她自己撞到桌

角上想要寻死,幸好奴家及时拦住,这才……”“寻死?”云王爷转眸看向叶念惜,琉璃光芒一闪而过,转而是清如古潭的

眼眸,“叶念惜,你到底想怎样?”

感受到对方的深深寒意,叶念惜的心中陡然不妙起来,这云王爷不会是克

星吧?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于是轻声道:“王爷,我不想嫁人。”

“什么?”云王爷的眉目间一紧,双目闪现寒光,咄咄逼人,似乎要看透叶

念惜的心思。

“我说我不想嫁人,不想嫁给他。”叶念惜努努嘴巴,示意云王爷看向那个

乞丐。

云王爷的眼睛始终盯在叶念惜的脸上,一字一字吐出来,“你刚才叫我什

么?”

“王爷啊。”叶念惜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

一旁的红花姐急忙道:“姑娘方才撞坏了脑子,说话语无伦次。”

“轩辕谂,你一直是这么称呼我的。”云王爷不放过叶念惜脸上一丝一毫的

表情。

能够直呼王爷的名字,想必两人关系亲密的很,叶念惜暗暗松了一口

气,“轩辕谂,你是不是该放开我?”

轩辕谂伸手点了叶念惜的后背两下,叶念惜才觉得浑身能动弹了,练习了

那么久的跆拳道截拳道和散打,到人家手里就和条虫一样,“轩辕谂,你这点

穴的功夫能教教我吗?”

轩辕谂白目投来,“果然撞的不轻,净说胡话。”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红花姐立即会意,招呼姑娘们离开房间,走的时候甚至不忘记将房门关

好。望着宋毅那一张无奈的脸随着门关上而消失,叶念惜松了口气,转身要坐

到椅子上去,眼前冒出个黑影来,“娘,娘,娘子,你,你可不能,不能跟这

个,小白,小白脸儿跑了。”叶念惜瞟了一眼轩辕谂,后者的脸色比自己的还要难看阴沉,“宋毅!”

宋毅推开房门,“王爷,有何吩咐?”

“带出去!”云王爷厌恶的看了一眼乞丐。

宋毅遵命,上前一步后便停住了,嫌恶的转过了头,向身后招招手,“你

们两个,带他出去。”于是进来了两个侍卫将乞丐架走了。

“王爷,还有半个时辰便是良辰吉时,新人拜天地。”宋毅提醒。

轩辕谂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宋毅立即住嘴,知趣儿的退出房间关

好门。

这回儿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了,叶念惜坐在椅子上,抓起茶壶给自己倒了碗

儿水喝,定了定神儿,装出了一副可怜模样,走到轩辕谂面前,低声道:“王

爷,不,轩辕谂,帮我取消这场亲事吧?”

“你是在求我?”轩辕谂有些意外。

叶念惜点头,“那新郎官儿你也瞧见了,我是宁死也不嫁。”

“若说你撞坏了脑子,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理解,怎的连性子

都变了?”轩辕谂忽然一把将叶念惜抱起来。

“做什么?”叶念惜惊呼,可是力气没有轩辕谂大,挣扎不开,被他放到了

床上。轩辕谂伸手撕开叶念惜的衣衫。

古人不会这么开放吧?自己好歹是马上要出嫁的新娘呢?王爷的权势也太

大了吧?无法无天了?乞丐的新娘也不能这么欺负吧?眼前这男子眉目如画一

副斯文模样,竟然是禽兽不如,叶念惜一手擒拿住他的手腕,一手狠狠甩了过

去,清脆一声耳光,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

叶念惜看到轩辕谂吃惊的神情,他的脸颊上五指手印儿清晰可见,眼中怒

火燃烧,仿佛随时要将叶念惜撕碎,一张冷脸阴沉铁青,咬牙切齿道:“叶念

惜,你敢打我?”叶念惜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能狠狠道:“轩辕谂,你若敢胡来,咱

们就鱼死网破。”

轩辕谂忽然伸手点住了叶念惜的穴道,也不说话,解开她的衣衫。叶念惜

气急败坏,可是被点了穴道,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破口大骂,“轩辕谂,看你

衣冠楚楚像个好人,没想到尽做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情。欺负良家女子,哪里

是大丈夫所为?”

这么说着只觉得胸前一阵清凉,衣服被掀开了,露出了雪白如凝脂的肌

肤,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自己的魂魄既然入住了,便是主人,叶念

惜禁不住又气又恼,“轩辕谂,你个混蛋,你就是个流氓,是个卑鄙小人,但

有一口气在,我一定杀了你!”

“叶念惜,省省力气吧,我若是想要你,早就要了你,何必等到现在?”轩

辕谂的手轻轻抚摸着叶念惜的胸口,那里有一道疤痕,指甲盖大小。随即手指

离开,将叶念惜的衣衫穿戴整齐,并没有侵犯于她。

“方才冒犯,对不住了。”漫不经心的声音丝毫没有诚意,穴道被松开,叶

念惜伸手又是一巴掌,就在即将挨住轩辕谂的脸颊时,手腕儿被他抓住

了,“叶念惜,你真的要杀我吗?”

叶念惜一愣,方才他似乎只是看疤痕要确认自己的真假,倒是没有心生邪

念,自己打他也是气不过而已,于是撇撇嘴巴,“你若是帮我取消亲事,我便

不杀你了。如何?”

轩辕谂微微垂目,竟然有些为难,“这门亲事是皇上钦赐的,想要解除不

容易。”

一个青楼女子嫁给乞丐,竟然要皇上圣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叶念惜

忽然觉得这牡丹姑娘不简单,这桩婚事不简单,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不过,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答应。”轩辕谂忽然抬眸看向叶念惜,握紧

了她的手腕儿,似乎是在许一个承诺。

第四章本王带你入宫

叶念惜几乎要欢呼起来,这轩辕谂简直是救星,方才的不快一扫而尽,从

床上坐了起来,“轩辕谂,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你真的撞坏了脑子?”轩辕谂望着方才握着叶念惜手腕儿的那只手,上面

还有她的余温,悄悄隐到衣袖之中。

叶念惜扶额汗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已经看出轩辕谂心思缜密,自

己骗不了他,干脆装傻。

轩辕谂叹了口气,“我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既然忘了,

便最好不要再想起来。也不要妄想进宫后行刺我皇兄,再将他惹恼,到时候便

是我也救不了你。”

刺杀皇兄?尼玛,那不是皇帝吗?叶念惜心里暗骂一声。

想来这都是自己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事情,叶念惜哪敢继承她的遗志。对

方可是皇帝耶!

“好!好!我答应你。”叶念惜连连点头答应。

轩辕谂暗暗摇头,“本王带你入宫,见到皇上后说几句软话,他咽下了这

口气,便什么事情都没了,毕竟你于他有恩,是他的……”说到这里停住了,看

了一眼叶念惜,见自己的话并未引起她的好奇便不再继续说了。

两个人刚打开房间门,宋毅便拦住了,“云王爷,这门亲事是皇上圣旨钦

赐,马上要拜堂成亲,你若是将新娘子带走,于情于理都无法交待。请不要为

难末将。”

“本王的事情要你多管?让开?”轩辕谂的声音十分不悦,脸颊依然如千年

寒冰般没有任何变化。宋毅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末将奉了皇上的口谕,还请王爷自行离去。”

这下可麻烦了,叶念惜多少懂些历史,皇上的口谕如同皇上亲临,轩辕谂

便是王爷也要退让三分。今日想要离开这房间不容易,于是紧紧挨着轩辕谂,

握住了他的手,生怕他反悔。

轩辕谂的手颤了一下,有些意外,斜眼扫过叶念惜,知道自己若是不救

她,便再无人敢出手相救,手掌传来的温度让他心中一动,挑衅道:“若是本

王一定要带她走呢?”

宋毅一怔,低声重复先前的那句话,“请王爷不要为难末将。”

“让开!”轩辕谂威严不容侵犯。

宋毅僵持不动,“请恕末将难以从命。这也是为了王爷好。”

轩辕谂冷冷哼了一声,叶念惜待要看他如何反应呢,便觉得身子一轻,自

己竟然被他拦腰抱了起来,两个人斜斜飞了出去,跃过宋毅和众士兵的头顶到

了门外。叶念惜这才看清楚房间外的景象,自己这房间是二楼,外面有走廊护

栏。一眼能看到楼下大厅里站着坐着许多百姓,都是来看热闹的。地上铺着红

毯,十分喜庆。

眼看要撞到栏杆上,轩辕谂脚尖点在侍卫的肩膀处,两人从栏杆上跃了下

去。古代的楼层可比现在要高许多,所以即便是从二楼跃下,也是让人胆战心

惊,这样还不摔着?叶念惜挣扎了一下,想要脱离轩辕谂的怀抱,却被他抱得

更紧。

眨眼间,轻飘飘落地,引得周围百姓一片喝彩欢呼声。叶念惜抬眼看,大

厅里已经张贴大红喜字布置好拜堂成亲,只待新人过来。那猥琐的新郎官儿正

站在一旁,“娘,娘,娘子,你,你真要,要跟这个,这个小白脸儿,私

奔?”这话引得哄堂大笑。

叶念惜瞪了他一眼,“谁要嫁给你?我就是给轩辕谂做丫鬟也不会嫁给

你!”话音刚落,便觉得身子抖了一下,确切的说不是自己,是轩辕谂抱着自

己的双臂抖了一下,不由得转头看他,那白净的脸颊竟然微微泛红,不对,这

左脸是自己方才打的,可是右脸怎的也红了?堂堂王爷竟然害羞?不可思议。百姓最喜热闹,看到堂堂云王爷抱着新娘子,自然围着不散,甚至有人带

头喝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地设一双!”

“这新娘子嫁给乞丐真是糟蹋了,连云王爷都看不下眼了。”众说纷纭。

轩辕谂懒得理会,想要带叶念惜离开,门口人多拥挤无人肯让路。此时,

宋毅带着士兵们追了下来,“云王爷,你若是此刻带她入宫,只怕救不了她还

会惹来杀身之祸。”

轩辕谂眉眼微动,知道宋毅是在提醒自己,皇上的脾气自己清楚,宋毅也

清楚,他亲自下旨赐婚,为的就是惩戒叶念惜,自己破坏掉了,只怕他翻脸无

情。“告诉皇上,本王自会入宫请罪!”这般说着,轩辕谂纵身跃向人群之中。

叶念惜只觉得仿佛飞了起来,两个人飘飘忽忽从百姓头顶点过,一直到了

外面的街上,稳稳落在马背上,骏马向东奔驰而去,不急不慢,避开路上行

人,转眼间到了城门,见是云王爷,士兵们自然不敢拦截,纷纷让开。

两人顺利出城,马蹄渐渐缓慢了下来,四周视野开阔,碧草蓝天一望无

际,叶念惜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自由了。心情从未有过的放松,警校毕业三

年,精心准备筹划一年,当卧底两年,脑子一直绷着弦儿,即便是睡觉也时刻

惊心。这一刻真好!

身后飘来的淡淡梅花香味儿,让叶念惜顿时丧气了,还没有彻底自由,轩

辕谂在身后!

“喂,皇上很厉害吗?如果我们现在回去,是不是都要掉脑袋啊?”

叶念惜回头问向轩辕谂,鼻子尖儿蹭到他的脸颊,轩辕谂似乎吓了一跳,

不由得将身子向后移动一下,眼睛投向四周,漫无目的的看着脚下的花草。

“皇上是一国之君,当然厉害。”回答的心不在焉。

叶念惜眼珠转了转,一副商量的语气,“既然如此,不如你把我放了,就

说是我自己逃走的,你是他的弟弟,他自然不会杀你。”“你逃的了一时,逃不过一世,莫说是在紫胤国,即便是这九州之内,想

要找你,易如反掌,你留在他身边反而会安全些。”轩辕谂警觉起来。

“我饿了。”叶念惜忽然道。

轩辕谂从马背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叶念惜。打开看,是一些糕

点,不知道这古代的糕点是什么味道,叶念惜捏了一块放到口中,香酥可口,

还真不错。不过她的心思可不在这里,“我渴了。”

轩辕谂又取出个水袋递到面前,叶念惜无奈的接过来,怎么什么都有呢?

是有计划的私奔?喝了口水,将水袋递回给了轩辕谂,“我想去卫生间。”

“卫生间?是什么地方?”轩辕谂凝眉问道。

这个?古代管卫生间叫什么呢?叶念惜犯愁了,直接道:“我要尿尿。”

轩辕谂刚捧着水袋喝了口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幸好及时扭头,这些水

并未喷到身前的叶念惜,只是湿了他自己的衣衫,擦拭掉嘴角的水渍,轩辕谂

才扭头看叶念惜,仿佛不认识她似的,指了指远处的草地。

叶念惜跳下马,边走边道:“男女有别,你可不要偷窥。把脸转过去。”

轩辕谂极为不自然的将头转了过去,不去看叶念惜,心中却是疑团丛生,

这女子明明是叶念惜,为何与以前不一样了?那端庄贤淑温柔可人的模样去哪

里了?怎的说话粗俗,连下马的动作都利索起来?难道说她真的撞傻了?怎觉

得是变了个人?

叶念惜边走边回头看轩辕谂,见他果然背对着自己没有丝毫回头的迹

象,“轩辕谂,我要拉屎,你可千万别回头看。”

轩辕谂嘴角抽搐一下,心中那高贵雅致的叶念惜轰然倒塌……

蹑手蹑脚走远,叶念惜开始一路狂奔,心中狂喜,哈哈,轩辕谂,拜拜

了,什么皇上王爷,皇宫都城,全部拜拜了。

第五章王爷病的不轻

叶念惜跑出去很远,看身后无人追来,这才停下脚步,喘气儿休息,将头

上的饰品一一取下,还真个个都是宝贝,就连手腕处的玉镯也是清透纯净,品

质上上乘,有了这些珍珠宝贝,就是不当警察,也能衣食无忧一辈子了吧?弄

不好还能安家置业,从此发达,叶念惜越想越美,禁不住呵呵笑了出来。

“这都是皇上赏赐给你的嫁妆,没想到你这般高兴。”身后阴冷声音传来,

叶念惜吓了一跳,险些将宝贝们掉落地上。

轩辕谂从身后走了过来,“叶念惜,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这人走路竟然没有动静儿,神出鬼没,太可怕了!叶念惜将饰品用手帕包

好塞到衣襟里,瞪着轩辕谂,“阴魂不散!”

“他送的东西,你就这么喜欢?既然如此,早些服软,回到他身旁吧。”轩

辕谂语气落寞,连带着神情都漠漠然。

“皇上?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叶念惜问道。

“既然忘记了,便忘记吧。这也许是件好事。”轩辕谂并不解释。

叶念惜悻悻然,跟在轩辕谂的身旁,眼睛四处张望,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可是一直到天色渐黑,也未有机会摆脱寸步不离的轩辕谂,这家伙绝对练过,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若是穿越到现代当个警察什么的,绝对是特警中的佼佼

者,比许队都牛。

荒野风凉,叶念惜又未穿外套,于是紧了紧衣衫,有些冷了。身旁轩辕谂

解下外套披在叶念惜身上,“是我疏忽了。”

长这么大,好像还没有人这般对待过自己,叶念惜心头一动,看到轩辕谂

仍然面无表情,那张俊美容颜就像千年不化的雪山散发着冷冷寒气。这男子长

得真好看,叶念惜由衷感叹,即便是到了现代,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引无数女子竞折腰。叶念惜本不是花痴,可是这轩辕谂实在是耐看,让人不舍得将目

光移开。

忽然轩辕谂的眉头一皱,停住了步伐,手指抓住了叶念惜的胳膊。毕竟是

练过,叶念惜一个反手摆脱轩辕谂的手,“你想做什么?若是敢无礼,休怪我

不客气!”

轩辕谂一个踉跄将叶念惜抱在了怀中,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快,将外套

还我。”

伸手就要摘方才给叶念惜披上的外套,可是轩辕谂的手刚抬起来,便松垮

垮的落了下来,正落在叶念惜的胸前。

叶念惜气炸了,这位王爷也太嚣张了吧?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用尽全力

推开轩辕谂,谁知道自己高估了轩辕谂,他并没有任何躲闪,也没有用力,随

着这一推,直挺挺的倒下了。

叶念惜看他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泛白,一双眼睛涣散无神,并不像是要

占自己便宜,急忙伸手拉他,却因为脚下泥草打滑,加上古人的鞋子穿着不舒

服,不仅没有拉住轩辕谂,反倒将自己也跟着他一起摔了下去。

即将挨到草地的瞬间,叶念惜抱住轩辕谂一个翻身,这才避免了轩辕谂后

背着地,脑袋撞石头。不过因为这一翻转,叶念惜躺在草地上,轩辕谂压在了

她身上,这姿势有些暧昧了。

“快,给我药丸……”轩辕谂声音微弱,气息吁吁。

“什么药丸?”叶念惜这话刚出口,就看着轩辕谂的头低下来,薄凉的嘴唇

覆了过来,稳稳的落在了自己的唇畔间。顿时怔住了,整个人僵直,大脑一片

空白,不等反应过来,轩辕谂的头一歪,嘴唇顺着脸颊滑下,整个人重重的压

在了叶念惜的身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叶念惜终于缓过神来,晃了晃身上的轩辕谂,“喂,你怎

么了?”对方没有反应,叶念惜感觉不妙,将他推开坐了起来,这才看到轩辕谂双

目紧闭,苍白的脸色已经开始泛青,无意中触碰到他的手指,比之前更为冰冷

入骨。

幸好还有呼吸,叶念惜又喊了几声轩辕谂,他依然一动不动。忽然想起来

他向自己要药丸,叶念惜急忙翻看轩辕谂的外套,果然在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小

白瓷瓶儿,从里面倒了一粒药丸,塞到轩辕谂的口中。

轩辕谂的脸色渐渐好转起来,叶念惜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忽然脑中

灵光一闪,这可是个逃走的好机会,于是将小白瓷瓶儿放到轩辕谂的手上,又

将外套给他披上,这才匆匆离去。

此时已经是明月高悬,叶念惜不由得抬头望天,原来夜空是这般宁谧,又

是这般热闹,圆月当空似银盘,星辰闪烁光芒点点,月光下,萤火虫飞舞,比

电视电影中看到的更为美妙神奇。如果有人将这一切拍下来,叶念惜也会以为

是修过的图片,世上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夜空?没有污染过的夜空,原来这般美

好。

看着看着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自己被扔下悬崖时看到的月亮也是这般圆,

犹记得那月光忽然变得明亮刺眼,然后自己便失去了知觉。是如何穿越而来

的?又该如何离开这里呢?叶念惜忽然间茫然了,她根本不知道离开的办法。

穿越?谈何容易?逃走,要逃到哪里去?人生地不熟,难道要跑到山里当

白毛女?叶念惜撇撇嘴巴,其实,自己在这里也不是没有朋友啊,轩辕谂不就

是吗?他对自己貌似还不错。想到轩辕谂,叶念惜有些担心,一粒药丸能让他

苏醒吗?这野外有没有野狼?他会遇到危险吗?

如果轩辕谂因此暴尸荒野,自己有些对不住他了。叶念惜越想越担心,拔

腿往回走,步伐越来越快,到最后跑了起来,气喘吁吁的回到原来地方,轩辕

谂还躺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换。

叶念惜走了上前,看到他的脸色好了许多,仍然昏迷不醒,伸手摸了摸他

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手,已经有了温度,于是推了推他,“轩辕谂,你醒

醒。”躺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叶念惜有些着急,该是那药丸的剂量小了吧?不

如再喂一粒,于是从轩辕谂的手中拿过小白瓷瓶儿取出一粒药丸,要塞到轩辕

谂的口中。

“你想谋杀我啊?”轩辕谂忽然睁开了眼睛。

叶念惜吓了一跳,“你,你醒了?”

轩辕谂坐了起来,拿过叶念惜手中的药丸装回小白瓷瓶儿中,“这药丸一

次吃一个足够了。吃得多了会死人。”

“你早就醒了?”叶念惜看到轩辕谂举止如常,不像是刚刚昏迷的样子。

“你既然走了,怎的又回来了?”轩辕谂反问。

果然是早就醒了,叶念惜暗暗后悔自己回来做什么?站起身子便要走,被

轩辕谂一把拉住,“既然回来了,就休想再离开。”

“念在你大病初愈,我不与你计较。轩辕谂,你这是什么病?”叶念惜关心

起来。

轩辕谂脸色一冷,“我没有病。”松开了拉住叶念惜的手。

不愿意说就算了,叶念惜也不追问,坐在草地上,“我饿了,还有吃的

吗?”

“没了。”轩辕谂回答的干脆。不过看到叶念惜一脸失望的样子,于心不

忍,“我摘些野果给你吃吧。”

叶念惜这才看到不远处有几棵枣树,正四周寻摸棍子之类的东西,便看到

轩辕谂飞身跃起,脚踩树枝穿梭在树冠之中,一只手将衣袍兜起,一只手摘红

枣。皎洁月光下,只见一团白影在树中间飘来飘去,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这才是真正的飞檐走壁,古人的武功比电影里拍的还要精彩,什么吊威

亚,电脑设计,与轩辕谂的身手相比,简直是小儿科。确定眼前这轩辕谂是人不是鬼,叶念惜看的惊呆了,若是能将这身本事学到手,只怕天下无敌了

吧?“轩辕谂,你的武功是天下第一吗?”

“单论武功,天下第二吧。”轩辕谂轻飘飘落在了叶念惜的身旁,摊开衣

服,一兜红枣,又大又圆。

“天下第二?也不错。那谁是第一?”叶念惜拿了个枣儿边吃边问。

轩辕谂将红枣堆在草地上,拿了锦帕擦拭红枣,“我若是第二,谁敢称第

一?”将擦干净的红枣递给叶念惜。

“教教我呗?”叶念惜凑到了轩辕谂身旁,挨着他坐下。

“嫁给我,我就教你武功。”轩辕谂随口道。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