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我允你情深似海by云间月宸渊楼歌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我允你情深似海》是由“云间月”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三年前,是宸渊在大婚当日灭了她的国,逼着她跳楼,三年后,她化名为攸宁再次归来,仇恨占据了她内心,无论他如何纵容如何宠溺,她都无动于衷。

第一章红颜魂断

皇城之巅,那明艳绝丽的女子神情冷漠,与那城楼之下千军万马前巍然不动的清朗男子目光对视伤痛之意瞬间生出她的目光中闪过伤痛挣扎,最后面色中满是决绝只看见玉手轻扬,声音狠厉,“放箭!”却没有看见她的指尖微微颤抖城楼下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红衣男子目光中微微错愕,可是转瞬间嘴角若是勾勒出一抹浅浅笑意这样的决断才配得上惊才绝艳的穆国公主三千羽箭难挡国破之运,羽箭自城下飞上,红衣女子身边的侍卫尽数中箭而亡城门大开,万军入城,尸横遍野穆国,亡了红衣男子脚尖轻点,跃上城墙,与女子双眸对视,缓缓开口,“楼歌,不要再费力挣扎了,”

女子心重重一颤,惨淡一笑,“宸渊,你狼子野心,灭我家国,害我百姓,我恨你,”

宸渊的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伤痛,最后尽数被冷漠掩盖他负手而立,身姿欣长,一身红衣更衬得他眉眼如画,他无奈一笑,“那便恨着吧,”

楼歌的脸上满是悲戚“未曾想到你我大婚之日,竟是长决之时,哈哈,”话音刚落,宸渊便察觉到不对劲眼前那红衣身影,从皇城之巅纵身一跃,长风烈烈,嫁衣飘飘他身影迅速移动,却只抓住她的一缕衣角“上穷碧落下黄泉,愿生生世世再不相见,”

楼歌清冷含恨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红衣身影恍若枯蝶般飘飘坠落“楼歌,不要……”

雕花大床上的男子猛然惊醒,莹白的额头上冒着密密麻麻的细汗,他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大口的喘着气,“王,您又梦魇了?”内监缓缓进前,面带惶恐。

宸渊的墨色眸子似乎蕴藏着惊涛骇浪一般,带着凶狠,厉声呵道“楼歌呢?她在哪儿?”

声声狠厉,带着急迫,吓得内监直直跪下,头埋在地上,久久不敢抬起“孤王问你话呢?”他的眼中已有杀意,冰冷而嗜血“回……回王,楼歌公主已经逝去三年,您请节哀啊,”

“不,楼歌怎么会死?她不会死的,你在骗孤王,”他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癫狂“王,明日就是大选了,您该放下过往,往前看了……”

话音还未落下,那横扫的剑光,已经结束了他的生命内监的眼睛睁得很大,死不瞑目。

快速踏步而来的禁军侍卫,看着宸渊手持王剑,脚尖鲜血淋漓,俊美如神祗的王面露癫狂,尽是狠厉,不由的心尖一颤,赶忙跪下“王,请手下留情啊……”突然间,王剑怦然落地,宸渊也一头栽倒在地上。

“来人啊,快宣御医……”整个飞宇殿人人自危,惶惶不安。

第二章大选风波

晨光熹微 床榻上的男子微微睁开眼眸 目光惺忪 怔怔的盯着帐顶良久“渊儿 这一次哀家不会由着你的性子了 今日的选秀大典你必须参加 否则 别怪哀家不留情面 ”

床边端庄华贵的妇人冰冷开口 赫然正是这越国尊贵的太后韶华宫内 太后高坐上首 甚至郑重

而那高高在上的王却斜倚着身子 整个人极为慵懒 一脸兴致缺缺 眼中偶尔流露的冰冷甚是慑人秀女一波又一波的入内 太后细细打量 挑选些端庄舒雅的世家女留牌而那那傲然矜贵的王眼眸都未曾抬起分毫

突然间 一阵清雅俊朗的声音传来

“臣弟参见母后、王兄 ”

太后本严肃的脸立马变的慈爱

“快免礼 星儿在江南可是玩够了?”

“母后说笑了 儿臣在姑苏城不幸染疾 幸得一姑娘相救 今日一并将她带了来”瑜王星阑话音刚落身后女子踏步向前 甚是洒脱不羁

“民女攸宁参见太后、王上 ”声音清隽 如玉石坠地宸渊这才缓缓的睁开的眸子 可是那墨眸此刻却有惊涛骇浪袭来 满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和万千复杂只见那高高在上的王跌跌撞撞的走下王座 步子中带着虚浮宸渊越过星阑 大掌紧紧捏住说话女子的手腕 眼眸中瞬时湿润“楼歌 我就知道你没死 惊才绝艳如你 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死了 ”

众人从没有见过高高在上的王如此失态 一时都愣在了原处 偌大的宫殿瞬时无比安静良久那女子挣开了宸渊的束缚 恭敬道

“王上 您认错人了 ”

宸渊双手微颤 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不 孤王绝对不会认错的 ”

“今日大选 孤王钦定的王后就是她 着令礼部立刻筹备册封大典 ”他长身玉立 高声宣布话音落下 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踏步离去 无视了太后的厉声呵斥众人面面相觑 不知作何反应

星阑更是呆楞在原地 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

是他带攸宁回来的 想着让母后王兄为他赐婚 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可是突然之间怎么就变成了这般摸样?

长乐宫中 他将她缓缓放下 呵护如宝 爱怜的抚摸上她的脸庞 目光灼灼 满是爱意 那一双墨眸中尽是诉说不尽的缠绵爱意和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 最后化为一抹复杂他将她搂在怀中 声音里满是颤抖

“歌儿 你终于回来了 只要你回来 孤王愿意拿一切去交换……”

众人眼中高高在上、嗜杀冰冷的王在这一刻留下了泪水 带着喜悦、忏悔和清醒……可是怀中的人儿却甚至淡漠 她用力的推开了宸渊 “王上 你认错人了 我是攸宁 不是你口中人”

宸渊目光痴然 “不管你是谁 只要你回来……”

话还未说完 却被殿外一阵清朗之声打断 “王兄 臣弟求见 ”

宸渊声音冰冷 “有事明日再议 退下吧 ”

“臣弟求王兄赐婚 ”星阑声音决绝且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怨怼之意

第三章兄弟相争

宸渊目光微动 扫了攸宁一眼 冰冷开口

“你的王妃马虎不得 需母后亲自把关 退下吧 ”

“臣弟请求王兄为臣弟和攸宁赐婚 ”星阑的声音带着郑重和决绝!

他刚才在宸渊的眼中看到了那样的神情 有些害怕若是此次他稍微懦弱 那么他和攸宁注定错过终生不 他决不允许

惊雷顿起 乌云微卷

“王兄若不赐婚 臣弟便长跪不起 ”话音刚落 那清雅俊逸的男子俯身一跪 掷地有声攸宁目光直视宸渊 “王上 如您所见 瑜王与民女两情相悦 还请王上成全 ”

宸渊在听到“两情相悦”几个字时 目光中闪过一丝阴骘他猛然扣住攸宁的肩膀 “歌儿 你不要激怒孤王 你的情只能系在孤王身上 否则 孤王要他死 ”

“来人 瑜王胆大包天、觊觎王后……”宸渊冰冷开口 话音未落 就被攸宁打断 “王上 您这样会被天下人唾骂的 ”

宸渊扬声大笑 笑容消失的那一刻带着无限凄凉“若是天下人的唾骂能换回楼歌 那就让他们骂吧 只要你真真切切的待在我的身边 不再是午夜梦回时不可触及的影子 孤王何惧这骂名?”

“瑜王以下犯上、觊觎王后 着令流放徐州 无孤王喻令不得回京 ”宸渊声音朗朗 冰冷慑人“嘭!”大殿那恢弘大气的门在一瞬间打开 光亮透了进来 太后带着一众宫女太监鱼贯而入那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狠厉 “哀家倒要看看 是怎样一个狐狸精 竟然能让你们兄弟相争到这地步”

宸渊不由自主的挪动一步 将攸宁护在身后

他的眼里有着浓浓的警告与戒备 “母后 她是儿臣的底线 ”

太后冷哼了一声 “那哀家也告诉你 星阑也是哀家的底线 若是你想将他驱逐出京 那就将哀家也驱逐了吧 ”

宸渊目光微沉 “来人 将瑜王幽禁府内 面壁思过 ”

可是平日里最是温和无争的瑜王在这一刻却执拗不已“王兄若不答应赐婚 臣弟便在这儿长跪不起 ”瑜王态度之坚决 让人不由得叹息攸宁本来淡漠清冷的眸子也在这一刻闪过几分不一样的神色“你要跪便在这儿跪着 没人拦你 ”

瑜王声音又再次响起 “王兄曾应允臣弟一诺 今日还请王兄践诺 臣弟只此一求 ”

宸渊眸光微沉 “你在威胁孤王?”

“臣弟不敢 ”

宸渊又转头看向了太后 “母后 请回吧 只要星阑听话 他依旧是越国的闲散王爷 富贵荣宠一如往昔 ”

太后苦劝无果 负气回宫

长乐宫的大门重重关上 大雨倾盆 打在那白玉石阶之上 星阑的拳头重重的打在地上 那低垂的眉眼尽是隐忍的野心和冷冷的恨意

“攸宁……”

最终 那清雅孤傲的身影晕倒在倾盆大雨之中 双手紧握成拳 道尽不甘攸宁的眸子一直望向窗外 带着明显的担忧

宸渊长袖一挥 精致的琉璃杯砰然落地 化为碎片。

第四章册封王后

整个越国遍铺锦红

只因今日是王后的册立大典 普天同庆

铜镜前的女子任由那些宫婢嬷嬷为她梳妆打扮 淡扫蛾眉 后袍加身 明艳瑰丽不可方物凤冠上的凤凰展翅欲飞 尊贵逼人

婢女搀扶着她朝着迎凤台而去

远远的 便见宸渊身着朱红色王袍 负手而立 自带睥睨天下的王者霸气他快步上前 迅速的接过她的手 紧紧相扣

两人手指相牵 缓缓步上高台

“奉天承运 王上诏曰 有女攸宁 温懿恭淑 肃雍德茂 柔明裕德 仪态端庄 宜昭女教于六宫应正母仪于万国 承宗庙 睦九族 今孤王亲授金册凤印 立为王后 咸使中外 布告闻之 ”

内侍的声音传遍高台 响彻皇城

“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

众人跪拜 齐声高喊

宸渊的墨眸望着她 满含笑意 轻轻执着她的手 “歌儿 你看到了吗?与你执手 看这江山永固、四海潮声 便是孤王所求 ”

攸宁面色淡漠 只是那微垂的眼眸带着几许嘲讽和恨 最后凉薄一笑 心中暗道“是你所求 却费我所愿 ”

夜色凉凉 宸渊带着一身酒意 踉踉跄跄的从殿外走了进来 挥手让所有的侍奉之人退下 他一把将攸宁拥入怀中 “亏欠的大婚之礼终是补齐了 ”

话音刚落 他就一把将攸宁推到在名贵华丽的雕花大床上密密麻麻的吻继而落在她的脖颈之上 攸宁低声挣扎 可是无济于事“歌儿 你终于是我的了 ”

话音刚落 那大掌便撕碎了她的衣裙 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眼前 可是往下看去 宸渊的眸子却满是不可置信 瞳孔骤然紧缩 他的大掌拂过她的锁骨 反复擦拭 他厉声质问 “琼花呢?你的琼花胎记去哪儿了?”

趁着这个空挡 攸宁扯过被子 盖住了身子

目光直视着宸渊 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王 我已经说过了很多遍 我是攸宁 不是楼歌 现在您该相信了吧 ”

宸渊的眸子一片通红 手指颤抖 “不 你在骗我 你和她的容貌一模一样 行为举止都是一样 你怎么可能不是她?歌儿 我知道 你在和我置气 你在恨我 你怎样惩罚我都可以 ”

攸宁冰冷的说道“楼歌公主已经死了 王这副缅怀姿态 也不过是给后人留下一个深情帝王的假象以此来抵消灭国屠城的罪孽罢了 在我这儿戏做的这么真又是何必呢?攸宁只是攸宁 永远不可能是楼歌 ”

宸渊眼睛紧紧闭起 似乎极为痛苦 “够了 孤王说你是楼歌 你就是楼歌 ”

话音刚落 直直扯开了遮掩着攸宁的薄被 倾身而下 将她禁锢在怀中衣裙散落了一地 混杂在一起

红烛摇映 被翻红浪

暧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宸渊望着身侧沉睡的女子 一夜无眠 目光之中闪过挣扎。

第五章王上之怒

晨光熹微 攸宁缓缓睁眼

而那人已经身着王袍 穿戴整齐 在窗口处负手而立 深邃的眸子中尽是复杂殿外侍候的宫女低声请示入内伺候 “王 是否……”

宸渊冷声道“滚!”

殿外的侍婢尽皆散去 唯恐糟了池鱼之殃

攸宁自顾自的起身 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头发

宸渊自顾自的揭开软被 那白缎洁白如新 毫无痕迹宸渊眸光微沉 “你如何解释?”

攸宁轻笑 “如你所见 王上如今废黜我 尚来得及 ”

宸渊挣扎着摇了摇头 “不 你是楼歌 那朵琼花胎记是你刻意去掉的 我与楼歌早有夫妻之实 所以这白缎之上才空无一物 你回答我 是不是?”

攸宁轻笑 “王真是惯会自欺欺人 琼花胎记若是天生的 褪去无异于割肉去骨 王觉得会是这样吗?”

宸渊想起她肤如凝脂 触摸上去丝毫没有凹凸不平 他的心微微发颤 他强撑力气问道“那这白缎如何解释?”

攸宁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嘲讽着开口 “王 瑜王殿下与我在姑苏城同住数月 今日这白缎上没有落红 难道您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吗?”

她笑语嫣然 可是宸渊却一字一句都不想听下去了“不要再说了 ”宸渊厉声喝住 他的眼眸中闪现嗜杀攸宁轻笑 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刀子一般 一刀刀的割在宸渊的心上 “王 为何不让我说下去呢?我与星阑情投意合 有亲密之举也属正常 您抢夺弟妻 连他日史书工笔都不怕 还怕我继续说下去吗?”

宸渊猛然间掐住了她的脖子 目光满是冰冷。

攸宁惨淡一笑 “原来王上对楼歌的情意也不过如此 倒是攸宁高估了 ”

他的手渐渐收紧 怒容已经达到了顶端

攸宁的脸色已经通红不已 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时宸渊猛然回神 猛地将她松开看着这副一模一样的容颜 宸渊似乎是回忆起楼歌从皇城之巅纵身一跃的场景 整个人痛苦不已他猛然抽出手中长剑 攸宁定定的看着那长剑朝着自己而来 突然间 剑锋微转 朝着宸渊的掌心而去 鲜血嘀嗒 滴在白色绸缎之上 形成点点梅花将白缎放在床榻之上 踏步离去

攸宁看着他的动作 目露不解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会感恩你做的这一切 ”

他的脚步微顿 “孤王不在乎 不管你是不是楼歌 就凭着这张一模一样的脸 你只能待在孤王的身边 若不想孤王妄增杀孽 殃及星阑 从今以后 和他断的干干净净 否则 别怪孤王不留情面 ”

步如流星 快速离去 不带丝毫留恋

当那王袍一角消失在章凤宫的时候 攸宁似乎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般 瘫倒在地上 目光中尽是疲惫沧桑

一切如她所料 可是她真的很累。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