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张一寿by佚名小说_我的老婆是厉鬼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我的老婆是厉鬼》是由“佚名”所著,主角是张一寿,我使劲儿的揉了揉眼睛,并没有看到什么穿着红嫁衣,蒙着红盖头的女人,但是这口井就跟我梦里的那口井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啊?

第一章:娶鬼续命

在母亲刚刚怀上我的时候,外婆就断定,我是一个死命!

死命,顾名思义,就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的命,要不就是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胎死腹中,要不就是出生之后,立即成为死婴!

我的母亲当时听了这些话之后,立即就浑身瘫软地倒在了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然后就忍不住啊的哭出了声,口中呼喊道。“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

说起我的母亲,命确实是挺苦的,我外公死得早,是我外婆辛辛苦苦一个人把我母亲拉扯大的,也就是说,我母亲在刚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就没了父亲!算是幼年丧父吧!

因为我的外婆是个巫婆,没少遭人白眼,连带着我母亲也受尽了排挤和欺负,在我母亲十二岁那年,文化大革命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于是我外婆不得不离开了她和母亲所生活的那个镇子,躲进了深山,只把我母亲一个人留在了那个镇子上!

这一躲竟然躲了八年,后来社会形势渐渐稳定,也没有人再去追究我外婆的巫婆身份,于是我外婆就从深山里出来,重新来到了镇子上,和我母亲生活在了一起!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回到深山里去,用她的话说是修炼!

我外婆躲进深山的这八年,我母亲愣是一个人坚强的活了下来,在那个遭人白眼的镇子里,她活得倔强而又坚韧!

八年之后,我母亲二十岁,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我外婆就寻思着给我母亲找个好婆家,将她嫁出去,只是可惜我外婆的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因为她巫婆的身份,没有人愿意娶我的母亲,尽管我的母亲很漂亮,也很善良!

于是,转眼间,我母亲25岁了,谁也不曾想到,就在我母亲刚刚过完25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她就怀上了我!

那天中午,外婆专门给我母亲煮了鸡蛋,下了长寿面,算是给她过生日,母女两个也乐乐呵呵的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这样丰盛的饭是他们平时舍不得吃的!

吃完了午饭之后,我外婆嘱咐了我母亲一番,随即就到深山里去了!

她走了之后,家里就又剩下了我母亲一个人!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母亲早早的就睡下了,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母亲被惊醒,突然想起厨房的窗户没有关,于是就起了床,披上衣服,穿上鞋子,拿起了一把伞,拉开了门就走到了院子里!

一股冷风吹过来,母亲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突然间,一个炸雷响起,吓得母亲打了个哆嗦,然后不经意间的一抬头,突然看到在院子的中央站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黑影!

母亲当时就吓了一跳,她定了定神,正要问那个人是谁?突然间那个黑色的影子嗖的一下就朝着她扑了过来,母亲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沉,就好像那个黑色的影子压在了她的身上一样,随即,她就扑通一声滑倒在地上!手中拿着的雨伞也被甩落到了一边!

母亲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即挣扎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她就发现刚才看到的那个黑色的影子不见了!

这时候又是一个炸雷响起,伴随着电闪雷鸣,母亲彻底的害怕了,她不顾一切的就穿过了院子,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下就关上了门!

这件事情过了没多久,母亲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可把母亲吓坏了,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呀,连人都没有嫁,怎么可能就怀孕了呢?

当确定怀孕这件事儿是真的之后,母亲就变得惊慌失措了,偏偏那时候外婆还在深山里修炼,没有回来!母亲顾不上许多,连饭都没有吃,就出了家门,直接朝着山上而去!

母亲跌跌撞撞狼狈不堪的找到外婆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累得瘫倒在了地上,她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颤抖着声音说道。“阿娘,我……我怀孕了!”

外婆当时可是吃了一惊呀,转身走到了一边,掐指一算,倒抽一口凉气,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鬼胎,死命!”

外婆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的复杂。“闺女,你这是被鬼强了身呀!其实我早就算出来,在你命中有一劫,这一个劫就是一段孽缘,人与鬼的孽缘!报应啊,没想到我跟鬼王之间的恩怨,却了结和报应在了你的身上,唉!”

这实在是太离奇了,以至于母亲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被一个鬼给强了身,怀了孕,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一个死命!

母亲以为这个孩子会胎死腹中,只是让她跟外婆没有想到的是,一转眼过了九个多月,她肚子里的孩子不但没有死,反倒是活的好好的,而且越长越大!

母亲经常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肚子里那个小生命在不停的动来动去,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种奇妙的感觉,母亲的心突然软了,有一天,她流着眼泪对外婆说道。“阿娘,这个孩子已经在我的肚子里长了九个多月,很快就要出生了,而我突然间不想失去他,那毕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呀!所以阿娘求求你,救救这个孩子,让他活下来好吗?”

外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在母亲快要分娩将我生出来的时候,外婆将我母亲放在了黑竹林一片乱坟岗当中,说起这片乱坟岗还真是挺吓人的,据说早在宋朝的时候,有一支大约上千人的军队经过这里,因为那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所以这一支军队就在黑竹林里暂时的歇息避雨,却没想到一夜之间,军队里的所有士兵都变成一堆白骨!

后来上千架白骨被人草草的掩埋,甚至有的连坟头都没有,于是这里就成了一片乱坟岗!这也是镇子上的人不敢到这座山上来的原因!

提起黑竹山,人们必然会想到那片黑竹林,而提起黑竹林,人们必会想到那片乱坟岗!

午夜十二点之后,正好就是中元节,鬼门关大开,各种各样的厉鬼小鬼,都从阴曹地府跑出来,整个乱坟岗变得阴气重重,十分的恐怖吓人!

我母亲因为分娩而发出的阵阵惨叫声,不停地回荡在黑竹林的乱坟岗当中,而我外婆就在不停的做法,终于,当她做法结束的时候,我也呱呱落地!

在我刚刚落地的时候,外婆就立刻把我放在了她提前准备好的那口小棺材里,把棺材的盖子给紧紧的盖上,然后我外婆就带着我母亲和那口小棺材,回到了她所居住的茅草屋里!

我母亲因为分娩消耗了不少的元气,整个人都处在虚弱当中,我外婆知道她在牵挂着那个孩子,所以就对着她说道。“闺女,你不用担心,因为你分娩的时候正好是午夜十二点,中元节鬼门关打开的时候,再加上我在旁边做法,所以我是利用了八方鬼神的力量保住了这个孩子的命,确切的说,我是在给这个孩子续命,我请八方鬼神做了见证,给这孩子结了一门阴亲!”

“所谓阴亲,就是给我的小外孙取了一个鬼媳妇,不过现在他还小,刚刚出生,所以说我是给他娶了一个童养媳,那也是一个小女鬼,比他大七八岁左右!”

母亲长松了一口气!

外婆却又说道。“虽然给我的小外孙续了命,但他也只能活到九岁!”

听了这话,我母亲的心里一片冰凉呀,我外婆费尽了心机,给我续了命,而我却只能活到九岁!

“不过,我用我二十年的阳寿给他讨了一个劫,就在他九岁那年,他会经历一次劫难,如果他能够度过这个劫难,那么他的寿命会延长到二十岁,如果渡不过这个劫难,那他会在九岁的时候夭折!”

“这个劫便是我给他娶的那个鬼媳妇,其实我并没有征得那个小女鬼的同意,而是把她强行的嫁给了我的小外孙,为了给我的小外孙续命,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但这样做也酿成了很严重的后果,在我小外孙七岁的时候,那个小女鬼就会化成厉鬼,到时候就看我小外孙能不能够镇压得住她,度过这次劫难了?如果能够渡过劫难,他便可以活到二十岁,如果度不了,那他就会在九岁的时候夭折!”

就这样母亲带着我在黑竹林里住了下来,其实母亲之前一直是生活在那个镇子上的,之所以在生下我之后留在了黑竹林,是因为她毕竟是个黄花大闺女,突然间就生了孩子,难免会招来别人的风言风语,再说了,镇子上人太多,阳气太重,而我是一个鬼胎,天生阴气太重,于是只能生活在阴气同样较重的地方!

所以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外婆和母亲就把我养在棺材里,随着我年龄的变大,那口棺材也变得越来越大!

外婆曾经告诉我,那棺材就是我的床,晚上的时候,包括白天睡觉的时候,我都是躺在棺材里的!

不过我在黑竹林的时候也并不寂寞,这里除了我的外婆之外,还有另外的几十个人,这些人都是受过外婆的恩惠,或者是被我外婆救过性命的人来投奔我外婆的,这些人给我的感觉就是看破了世态红尘,因此坚决选择留在黑竹林里,跟外婆在一起,因为据他们所说,只有跟我外婆在一起,他们才是安全的!

于是这几十人再加上我外婆和我母亲,还有我,在这黑竹林里搭建了十几个茅草屋,一直生活了好几年!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村子的规模,是外婆就把它叫做黑竹村,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

直到我七岁的那年,我外婆才对着我母亲说道。“我小外孙已经七岁了,是时候经历他的劫难了,你这就带着他回到镇子上去吧!”

母亲有些舍不得离开!

外婆说道。“因为我小外孙的那个鬼媳妇的魂魄就在镇子里,所以你必须带着他回去。”

于是母亲听从了外婆的话,带着七岁的我重新回到了镇子上,而我从此也开始经历劫难,整个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章:灾难降临

自从我和母亲回到镇子上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做噩梦!

我梦见一口硕大的水井,水井上面盖着一个硕大的井盖,有几条大铁链子被压在井盖的下面,铁链子一直延伸到井下!水井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嫁衣,戴着红盖头的女人!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

漆黑的夜,她静静地站在水井旁,一动不动,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我明明很害怕,想转身逃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双脚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怎么也挪动不了!

而且我好像是不受控制似的,一步一步朝着那口水井,朝着那个穿着红嫁衣的女人走了过去!

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伸手揭开她的红盖头,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还没有走到她的身边,突然一阵阴风吹来,竟将她头上的红盖头给吹得飘了起来,我一下子看清楚了她那青面獠牙的模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而就在这时候,她猛地张开口中的獠牙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大叫了一声,接着就从噩梦中醒来!

一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天晚上都做这样的噩梦?后来想想,这可能是外婆从小就给我娶了一个鬼媳妇的原因吧!

七岁之前,我和母亲随着外婆一起生活在黑竹山上,并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可是七岁之后,我和母亲回到镇子上,就开始做这个噩梦,这一点让我很疑惑!

但是从那以后我知道,我已经有媳妇了,而且,我的媳妇是一个鬼!

我想,我在噩梦中见到的那个穿着红嫁衣青面獠牙的女鬼,应该就是我的鬼媳妇了,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吓人!

那时候我毕竟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所以对于媳妇的概念还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我知道我有了一个鬼媳妇,但其实我很容易就忽略她的存在,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看不见她!

不过自从我来到镇子上之后,发生了几件事,渐渐的让我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因为我外婆是个巫婆,再加上我母亲未婚先孕生下了我,所以我能够感觉到镇子上的人对我们的排斥!

虽然母亲带着我回到镇子上之后,就让我上了镇子里的学堂,但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朋友,每天上学都是独来独往!

我们学堂里有一个小霸王,是我们镇长的儿子,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小,身份却比我高贵许多!他长得胖墩墩的,小小年纪就一脸的横肉,每天带领着一帮孩子前呼后拥,趾高气扬!

因为他长得肉墩墩的,再加上他平时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掏鸟窝,所以得了一个外号叫王鸟蛋,当然,只能背地里这么叫他,当面谁也不敢这么叫!

因为这个王鸟蛋曾经当着我的面,骂我是野种孽种,所以,那一次我差点和他打了起来!

因此我和这个王鸟蛋的关系一直不太好,说实话,我并不怕他,就算真的打起来,我也不一定败给他,但是我不想给我母亲惹麻烦!

所以每次这个王鸟蛋要找茬和我打架的时候,我都是尽量的避开!这让我觉得十分的窝囊,回到家忍不住跟母亲抱怨,正好那天外婆也在!

外婆就摇了摇头对我说道。“孩子,你又何必跟他计较?那个王鸟蛋是一个将死之人!”

当时听了这话,我和母亲都吓了一跳,外婆解释说。“这个王鸟蛋活不过一个星期,他的灾难马上就要来了,不过……”

外婆把目光转向我,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担忧和复杂起来。“不过一个星期之后,灾难是降临在王鸟蛋和你的身上,王鸟蛋肯定是躲不过,至于你,那就要看你的媳妇救不救你了?”

说完这句话,外婆还朝着我的身后看了一眼,就好像我身后有什么东西一样,我猛的回过头,什么都没有,但是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阴风从我背后吹了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陡然间想到,我还有一个鬼媳妇呢!也许此刻她正站在我的身后!

一个星期之后的下午放学之后,王鸟蛋拦在我的面前,趾高气扬的对着我说道。“张一寿,你给我站住,晚上吃过晚饭之后你敢不敢跟我一起到小河边的树林里去掏鸟窝?”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转身就走,没想到这家伙紧跑了几步拦在了我的面前,双手叉腰,满脸横肉的说道。“张一寿,你丫没种,不敢答应是不是?我告诉你,只要今天晚上你跟我一起去树林里掏鸟窝,咱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要是你不同意,以后我天天放学拦你的路,找你的事儿!你和你娘别想在镇子上消停,别忘了,我爹可是镇长,只要他一句话,保证把你们赶出去,没得商量!”

我知道这个王鸟蛋又来找茬了,我们这个镇子位于黑竹山的山脚下,出了镇子不远有一条小河,夏天的时候,镇子里的孩子,都喜欢到河里去洗澡!

小河的河岸边是一片小树林,可以说,这片小树林是我们整个镇子上最让人觉得恐怖的地方了!

据说里面有猫头鹰,每天晚上天黑了之后就会出现,发出凄厉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叫声!

猫头鹰在我们这里是一种备受歧视的鸟,也被称为鬼鸟,不祥的鸟,据说这个小树林里一开始,只有一只猫头鹰,后来有人走进去,这只猫头鹰就开始围着这个人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叫声,结果最后这个人就死了,然后小树林里就多了一只猫头鹰!

也就是说,小树林里每死一个人,猫头鹰就会多一只!

据说现在里面已经有数十只猫头鹰了!

所以那片小树林对我们镇子上的人来说,一直是一个禁地!甚至被称为死亡树林,天黑了之后没人敢去那儿!

现在这个王鸟蛋竟然提出,晚上天黑了之后,让我跟他一起到小树林里去掏鸟窝?

我想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他生活在这镇子上的时间比我还长,不可能不知道小树林里有猫头鹰吧?

看我犹豫着没说话,王鸟蛋提高了声音又对着我说道。“张一寿,怎么样?敢不敢答应?要是你不敢我就当你认怂,以后你就是缩头乌龟,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哼!”

可能是被压抑的太久了,所以我的怒气在一瞬间就爆发了出来,我咬了咬牙,对着王鸟蛋说道。“去就去,谁怕谁?”

我就这么答应了,也为此给自己带来了一次灾难,差点丢了性命!

这件事儿我并没有告诉母亲,怕她担心,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谎称要出去买作业本,就离开了家,直接朝着河边的那片小树林跑去!

那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我很快就到了小河边,那片死亡树林就在小河的旁边,里面的树一棵一棵的立在那里,黑乎乎的,像是一个一个的鬼影一样!

我等了大约快一个小时,并没有看到王鸟蛋的身影,心想这个王鸟蛋不会是再捉弄我吧,其实他根本就不敢来!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王鸟蛋就真的从前面跑了过来!

他还是一副肉墩墩的模样,手中还拿着一个弹弓和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张一寿,我听说那片树林里的鸟窝可是多着呢?待会儿掏了鸟窝,摸到了鸟蛋都属于我,你不许跟我抢!”王鸟蛋趾高气昂的说了几句,就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小树林!

我也跟着走了进去,说实话,一开始我是有点害怕的,但是我又一想,王鸟蛋这副熊样他都不怕,我怕什么呢?况且我还有鬼媳妇呢!我不是一个人!

到了小树林之后,我才发现,镇子上的人并没有夸大其词,这片小树林真是阴森至极,里面一阵一阵的凉意朝着我袭了过来,让我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冷战!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几声奇怪的鸟的叫声,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这种鸟的叫声,太可怕了!

就连王鸟蛋也忍不住顿住了脚步,站在那里,胆战心惊地望着四周!

我心想坏了,坏了,鬼鸟要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那叫声响了几下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小树林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王鸟蛋稳了稳神抬起手中的弹弓,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杨树说道。“张一寿,前面那棵杨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鸟窝,你爬上去把那个鸟窝给我捅了!把里面的鸟蛋给我拿回来!”

“去就去!”当时我虽然对他命令的语气有些不满,但心里憋着一口气,所以我没想太多,大踏步的就朝着前面的那棵杨树走了过去!

可是我刚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从我的正前方刮过来一股阴风,直直的朝着我吹了过来,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身体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这股阴风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小树林里阴森森的,但是怎么却在这个时候起了一股阴风呢?

第三章:必须抵命

我稳了稳神,继续朝着那颗杨树走去,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才往前跨了一步,那股阴风又直接朝着我吹过来,这一次比刚才还猛,我往后踉跄了几步,竟然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一连这么几次之后,就连王鸟蛋都有些不耐烦了,他当时毕竟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所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只是对着我骂了一句怂包,然后就哼了一声,挺胸抬头,大踏步的就朝着那个杨树走了过去!

他这是要自己爬到杨树上去掏鸟窝呀!

说来也奇怪,刚才我要到那棵杨树去的时候,就无端无故刮来一阵阴风,生生的把我给逼退,但是当王鸟蛋朝着那杨树走去的时候,阴风竟然没有了!

所以王鸟蛋很顺利的走到了那棵杨树旁,二话不说抱着那棵杨树噌噌噌就往上爬!

别看他身体胖墩墩的,其实爬起树来一点都不含糊,或者跟他平时总喜欢爬树掏鸟窝有关系!

爬到树上之后,他看到那个鸟窝还挺大的,而且,里面有好几颗白色皮上带着红色花纹的鸟蛋,好像跟平时他看到的那些鸟蛋不太一样!

王鸟蛋眉开眼笑,伸手就要去把那些鸟蛋拿下来,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整个鸟窝摇晃一下,里面的鸟蛋全都倾斜从树上落了下来,啪啪啪掉在地上就摔碎了!

王鸟蛋脸上立刻露出心疼的神色,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突然间那种奇怪的鸟叫声又响了起来!

那是一种怎样的叫声呢?我现在无法用语言形容,总之在漆黑的夜里,你听到这个声音,鸡皮疙瘩立刻就起来了,头发丝儿也全部都竖了起来,真真正正是毛骨悚然!

而且伴随着这些奇怪的鸟叫声,我们还听到一种扑棱棱扑棱棱,好像是什么东西从树林里飞出来的声音!

眼看这些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我和王鸟蛋都感到害怕了!

突然间,我一抬头就看到在树林的上方出现了几只眼睛闪着绿光的鸟,光看那鸟的头,就跟猫头差不多,我猛然间反应过来,是猫头鹰!

鬼鸟,不祥的鸟!

那几只可怕的猫头鹰竟然直直地从上面俯冲下来,朝着我和王鸟蛋冲了过来!

王鸟蛋吓得张大了嘴巴,他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被一只猫头鹰给扑到了身上,他噌地一下就从树上落了下来!

“啪……”王鸟蛋生生的摔在了地上,我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顿时意识到不妙,于是顾不上许多,转身就朝着树林外面跑去!

可是我跑得再快也跑不过那会飞的鸟啊!眼看那几只猫头鹰盘旋着朝着我冲过来,突然间,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身后突然又起了一股阴风,那阴风嗖嗖的朝着我吹了过来,吹着我不停的往前跑,就好像有几只有力的大手在托着我往前跑一样,于是我奔跑的速度立刻就快了许多!

可尽管是这样,那几只猫头鹰还在紧追不舍,想要摆脱它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就在我暗喊糟糕的时候,突然推着我往前跑的那股阴风嗖的一下脱离了我,直直的朝着我身后的猫头鹰冲了过去!

我只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呼的一声响,然后一切归于寂静!

我猛地顿住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去,赫然发现刚才的追着我的几只猫头鹰直直的从上面落了下来,像几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地上之后,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不过让我吃惊的不是这个,让我吃惊的是,我看到在我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红嫁衣,蒙着红盖头的女人!

那一刻,我一下子就僵住了,然后我就想到了我每天晚上做的那个噩梦!

我的女鬼媳妇儿?

第二天早上,人们找到王鸟蛋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成了一具骨架,身上的肉完全的没有了,唯独脸上的肉完好无缺,只是一双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生生的挖了去,只剩下两个黑洞!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才明白,昨天晚上是我的鬼媳妇现身救了我一命,要不然的话,我的下场,定就跟王鸟蛋一样凄惨!

只是昨天晚上她现身的时候也就一瞬间,我隐约看到一个穿着红嫁衣戴着红盖头的女人出现了一下,接着就不见了!

因为王鸟蛋的死,好几天我们镇上都弥漫着一股悲伤而阴诲的气息!

而我突然间发现,镇子上的所有人都用排斥而异样的目光看向我,尤其是镇长,他看向我的目光里甚至带着愤怒和仇恨!

我这才明白了,王鸟蛋是镇长唯一的宝贝儿子,而我因为是和王鸟蛋一起到树林子里去掏鸟窝,他死了,我却活着,所以镇长肯定会迁怒于我!

果然第三天晚上,天刚落黑的时候,在镇长的命令下,镇子上的人就把我强行的带到了镇上的祠堂,把我的母亲也抓来了!

镇长满脸悲伤和愤怒的指着我说道。“张一寿,我儿子是和你一起到树林子里去掏鸟窝的,为什么他死了而你却活着?”

虽然那时候我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但我却丝毫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很倔强的说道。“是王鸟蛋非要让我跟他一起到树林里掏鸟窝的,我差点被他害死,我能够活命,是我运气好,而他打碎了猫头鹰的鸟蛋,所以被那些猫头鹰给啄了肉!”

没想到听了我的解释,镇长更加的愤怒了,他抬起一个手指,满脸仇恨的看着我说道。“你这个小兔崽子,你还敢狡辩,明明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平时你们两个就经常起冲突,一定是你记恨他,所以故意把他带进了那片树林里,害死了他!我儿子还那么小,却死的那么惨,我一定要让你为他偿命!”

说着,镇长大手一挥,对着站在旁边的几个精壮男子命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吊起来,今天我要当着镇子上所有老祖宗的面,活活的打死他,为我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话音刚落,那几个青壮男子上来就按住了我,很快就把我五花大绑了起来!

我母亲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跪在镇长的面前苦苦哀求,可是她的哀求根本无济于事,我很快就被他们给吊在了祠堂大厅中央的天花板上!

就在这时候,我外婆匆匆赶到,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抬起一根手指指向了镇长,大声喊道。“给我住手,都给我住手!”

接着外婆就跑到了镇长的身边对着他说道。“王一民,你儿子的死跟我外孙子没关系,马上把我外孙子给放了!”

外婆这几句话软中带硬,说得非常坚决,镇长怔了一下,随即也坚决的说道。“我要是不放呢?”

外婆眼中射出两道冷光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是敢动我外孙子一根毫毛,我让整个镇子不复存在!”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是微微一动,尤其是镇长,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无法掩饰的惊讶和恐惧,他抬头看向我的外婆,突然间明白眼前站着的这个老太婆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巫婆!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个老太婆害过人,可是她却是一个修炼邪术和巫术的高手,万一把她给惹恼了,还真是没有好果子吃!

我外婆以前做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镇长也是知道的,所以他立刻缓和了语气说道。“张仙婆,我并不想和你起冲突,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牵扯到镇子上的其他人,可是你外孙子毕竟和我儿子一起到树林子里去,结果我儿子死了,你外孙子他还活着,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呀,我儿子可是死的太凄惨了!”

外婆说道。“我说过啦,你儿子的死跟我外孙子没关系,你想要什么交代?如果你非得要了我外孙子的命,那我也只能拼了我这条命,来要你的命了!”

镇长又是微微一愣,接着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几分钟之后,他说道。“张仙婆,我说是你外孙子害死了我儿子,而你却说我儿子的死跟你外孙子没关系,咱们两个在这里争来争去的也毫无意义,要不然,就交给上天吧!”

外婆冷笑一声说道。“交给上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镇长说道。“我的意思是,午夜十二点之后,把你外孙子丢进何家老宅,让他自生自灭,如果他能够熬过这一晚上,就说明我儿子的死真的跟他没关系,我就不再追究此事,可是如果他熬不过去,死在了何家老宅,那么就说明上天也在惩罚他,让他为我儿子偿命!”

外婆微微一愣,正要说话,我母亲却突然哇的一声大喊道。“阿娘,你不能同意呀,何家老宅是我们镇子上的一个禁地,是这里最恐怖的地方,里面有厉鬼,那口井里面还锁着一条恶龙,这何家老宅已经被封了很多年了,没有人敢进去,要是把一寿丢进何家老宅,他必死无疑呀!”

其他围观的镇子上的人也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想到,镇长竟然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要把我丢进何家老宅!

我那时候不知道,可他们却心知肚明,何家老宅是怎样一个恐怖而阴森的地方,把我丢进去,那我肯定再也出不来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我外婆竟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同意,王一民你要说话算数!”

母亲一下子惊呆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外婆,随即她扑过去在了外婆的脚下,抱住她的双腿,大声的哭喊道。“阿娘你不能同意呀,这很明显是一个圈套,镇长是要用这种方法害死你的外孙子呀!”

第四章:何家老宅

可是我母亲的哭喊和乞求无济于事!

镇子猛地拍了一下巴掌,对着我外婆说道。“好,张仙婆,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这么定了,午夜十二点一过,我就来带人,你可不许反悔呀!”

说完镇长就对着旁边围观的大声的说道。“你们大家可都听见了,午夜十二点之后,把这个小兔崽子丢进何家老宅,他要是熬不过去,死在了厉鬼的手里,就说明上天也要让他为我儿子偿命!”

然后他就挥了挥手,又说道。“行了,都散了吧,午夜十二点之后再来带走这个小兔崽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把双手背在后面大踏步的朝着祠堂外面走去,那些围观的人也很快都散去了!

偌大的祠堂里只剩下外婆,我的母亲还有我!

外婆把吊着的我放了下来,母亲却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失声痛哭。“我的孩儿,我可怜的孩儿,要是你被丢进了何家老宅,肯定必死无疑呀!”

外婆却提高了声调对着我母亲说道。“哭什么哭?我小外孙没那么容易死!我可是用了我二十年的阳寿为他续了命,让他活到九岁,这可不是说白话的,在他九岁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不会要了他的命!即便是丢进河家老宅他也不会死!”

听到这话,我母亲这才止住了哭声,抬头看向了外婆!

外婆却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抬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说道。“别忘了我外孙子他可跟普通孩子不一样,他是鬼王之子,就算是何家老宅里有厉鬼和恶龙又能如何?再说了,何家老宅的那个厉鬼跟外孙子可是不一般的关系呢,怎么会害他呢?”

听了这话,我扬起脸好奇的问道。“外婆,那个何家老宅真的有一个厉鬼吗?你说那个厉鬼跟我有不一般的关系?难不成他是我的女鬼媳妇?”

没想到外婆竟然点了点头,呵呵一笑说道。“没错,她就是你的女鬼媳妇!”

“啊?”我母亲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了外婆!

外婆却轻轻的蹲下了身子,对着我说道。“我之所以让你母亲带着你回到镇子上,就是因为那个小女鬼的魂魄就在这里,而且就在何家老宅里面,一寿,你不是一直吵着要见她的真身吗?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

母亲说道。“阿娘,你不是说你是强行把那个小女鬼嫁给了一寿,她会变成厉鬼来伤害一寿的吗?”

外婆说道。“那是在我小外孙九岁经历劫难的时候,他的女鬼媳妇才会变成厉鬼,我外孙子必须得镇压住她,这才能化解那个劫难,不过,在此之前,那个小女鬼是不会伤害我外孙子的,毕竟她可是我外孙子的媳妇!”

我说道。“外婆,那我到了何家老宅就能够见到她了吗?我能跟她说话吗?”

我竟然是一副很期待和激动的样子,母亲都有些无语了,外婆又是呵呵一笑,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见到她的真身,包括她长什么样子?你也可以跟她说话,但是你切记一定不能近她的身!毕竟她死得太惨了,怨气极大,而你,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暂时还抵御不了那极重的怨气,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毕竟你是鬼王之子,有鬼王封印护身!”

“鬼王封印?”我和母亲都感到很疑惑!

我扬起小脸儿对着外婆问道。“外婆,什么是鬼王封印?”

外婆并没有回答,而是抬起个手指指了指我的心口然后说道。“把你的上衣脱了!”

我微微一愣,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要我脱上衣?但还是照做了,现在正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上衣,脱掉之后,整个上身都裸露了出来!

外婆用那个手指指了指我心口处的地方,我低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在我心口正当中的地方,竟然有一个黑色的圆点,大约有拇指般大小,而我以前却不曾看见过!

母亲也吃了一惊,外婆说道。“这就是鬼王封印,一开始出生的时候,只隐约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长,这黑色的圆点会越来越大!”

实际上还没有到午夜十二点,镇长就派了我们镇子上的几个青年,来到了我家,其中一个青年二话不说,一把将我抓了起来,夹在胳膊底下就朝着外面走去。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声的嚷嚷道。“按照镇长的命令,现在就把这个小家伙丢进何家老宅,你们谁都别阻拦,要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我母亲看到他这么粗鲁的对我,当然是心疼我啦,当即就要上前阻拦,可是我外婆却拉住了我母亲,对她使了一个眼色!

就这样,我母亲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给带走了,望着我消失的背影,外婆对我母亲说道。“这是他的命,谁也改变不了,这一关他迟早得过,行了,别哭哭啼啼的啦,安心在家呆着,明天一大早,我外孙就会回来了!”

我外婆像没事儿人似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走进屋里去了!

我母亲仍旧担心,但是也无可奈何!

而说来也奇怪,我的心情跟外婆的心情差不多,没有感到丝毫的担忧和恐惧!

说来你们也许不相信,当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带着我朝着何家老宅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感到一点恐惧!

虽然我知道那个何家老宅肯定是很恐怖的,要不然的话,镇长那个老东西也不会把我关在里面,那个老东西是想把我活活的给吓死了,这样也算是替他的儿子报仇了!

可我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不但不担心,我甚至有点儿期待,因为我一想到进到那个何家老宅之后,有可能就会见到我的鬼媳妇,我这一颗小心脏竟然怦怦跳了几下!

原来那时候我就十分地渴望见到我的鬼媳妇,那可是鬼媳妇呀,跟一般的媳妇不一样,我当然渴望见到她了!

就这样,沿着镇子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走到了镇子的最里边,然后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就停住了脚步,我被放在了地上,抬头一看,两扇红漆大门出现在我面前!

这两扇大门看上去很古老,很破旧,而且有一把生锈的大铜锁,直接把门给锁上了,而我却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两扇大门的诡异!

红漆大铁门,全是红色,我盯着那大铁门看了几眼,顿觉头晕脑胀,感觉那红色的油漆像是一滴一滴的鲜血弥漫开来一样,我整个眼前都成红色了!

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这时候,把我夹在胳膊底下的那个年轻男子说道。“这就是何家老宅了,自从当年那个叫青莲的小丫头惨死在里面之后,这么多年了,我可一直都没敢到这边来过!”

我再次抬头看去,这才发现红漆大门的后面是一个古老的宅院,目测过去占地面积还不小,只是两边都是高高的围墙,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形?只看到几座古老的红砖绿瓦的房子在里面!

何家老宅,也就是姓何的人家以前住的老房子,而外婆之前说了,我的那个鬼媳妇,她叫青莲,就是何家的人,也就是说以前她就住在这老宅子里,只不过后来她惨死了之后,这宅子就废弃了下来!

这时候,另外一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说道。“别废话啦,你们没感觉到这大门前凉飕飕的嘛,这何家老宅里可是有厉鬼,我们不能在这儿久留,赶紧拿出钥匙把锁打开,将这个小家伙丢进去!”

随后他们几个人就达成了一致,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上前就要打开那把铜锁!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凉风从后面直直的吹了过来,直接朝着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吹了过去!

那股凉风是从我背后吹起来的,难不成是我身后的鬼媳妇,她……我刚想到这里,只听见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子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拿着钥匙的那只手颤抖得不成样子了!

“怎么回事?奶奶的,无缘无故刮起一阵凉风,我的手都有些抖了!”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然后又继续用钥匙去打开那把铜锁!

可是说来也奇怪,当他刚刚把钥匙插进锁孔,正要开锁的时候,突然,从我身后又刮过来一阵阴风朝着他吹过去了!这一股阴风比刚才的那一股阴风要大上许多,直接把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吹得踉跄了两步,差点就跌倒在地上了!

而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浑身开始瑟瑟发抖,他忍不住松开了钥匙,双手抱着胳膊肘,一副很冷的样子!

“妈的,邪了门了,我只要一开锁,就有一股风朝着我吹过来,这股风太他妈阴凉了!”他刚刚骂骂咧咧的说完这句话,就突然又打了个寒战!

他这么一说,其他的几个人都有些害怕了,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何家老宅是极其恐怖的!

于是有一个青年说道。“娘的,这何家老宅可是我们镇子上的一个禁地,这里面闹鬼谁都知道呀,平时根本就没人敢到这里来,更别说午夜十二点之后了,刚才那股风我也感觉到了,是挺邪门的,行了别浪费时间了,既然那锁打不开,就别开了,把这小家伙直接从墙头那边扔进何家老宅去!”

这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我,将我扛在了肩上!随后就朝着铁门一边的围墙走去!

那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说道。“三哥,你真要把这小子隔着墙头扔进去,这样能行吗?那围墙那么高,别把他给摔死了!”

那个被称为三哥的年轻人一边继续朝着围墙边走一边说道。“摔死了活该,你以为他还能活吗?镇长让我们把他丢进何家老宅,就是要活活的吓死他!反正摔死和吓死都是一个死,管他呢!”

说话间,他已经在围墙边站住了,然后,就把我举过了头顶,准备把我隔着墙头扔进何家老宅去!

就在这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五章:夜半铃声

就在老三将我举过头顶,要朝着围墙里面扔过去的时候,突然间,我只看到一道白光从围墙里面窜了出来,那一刻,我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像是被火给灼烧了一下一样,生疼生疼的。

而就在这时候,举着我的老三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他的胳膊就软了下来,先是他倒在了地上,然后我就倒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几个人也是大吃一惊呀,想必他们也看到了那道白光。

老三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骂骂咧咧的说道。“靠,刚才是什么东西?闪了我的眼睛,疼死我了。”

而我挣扎着从老三的身上爬了起来,朝着那道白光看去,这一看不要紧,让我大吃一惊。

那道白光从何家老宅的围墙里窜了出来之后,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在了地上,然后就消失不见了,而我却看到,在那地上竟然坐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也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白衣白裤白鞋,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幸好她的头发是黑色,嘴唇是红色,要不然的话整个一道白影。

不过这小女孩的眼睛,黑咕隆咚的,猛一看上去像两个黑漆漆的洞一样,与她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刚才的那道白光就是这个小女孩?

我当时心里很疑惑呀!刚才那道白光窜出来之后确实是挺刺眼的,不仅是老三,其他的那几个人也纷纷用手捂住了眼睛。

不过慢慢的,他们的视力也就恢复了正常。

然后他们纷纷把手从眼睛上拿下来,朝着那道白光看去,这时候老三突然喊道。“狗,竟然是一条白狗?”

他这一喊,让我猛地回过神来,不过我有些奇怪,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接下来,其他的那几个人也纷纷抬起一根手指,指着地上一个东西说道。“刚才跳出来的那种白光就是这个白狗?”

我顺着他们的手指看去,顿时又吃了一惊呀,哪里还有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儿呀?已经变成了一只小白狗。

不对呀,刚才我明明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坐在那里,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小女孩不见了,只剩下一条小白狗。

只是当我仔细看这条大白狗的时候,心里却更加的惊讶了,这条白狗,通体白色,纯白纯白的像雪一样的颜色,不掺杂任何一点杂质,那狗毛还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再看它的两只眼睛却是黑漆漆的,与它身上的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在心里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刚才窜出来的那道白光,变成了一个小女孩?随后那个小女孩就变成了这样一只白狗吗?

尽管现在是晚上,而且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但是借着月光,还是可以把这条大白狗看得清清楚楚。

我正纳闷儿呢,这条白狗忽然嚯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而且摇晃着尾巴朝着我这边跑过来。

这时候我又听见老三颤抖的声音说道。“他娘的,这条白狗不是以前何家那个叫青莲的小丫头养的吗?那丫头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这狗怎么还活着呀!”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条狗是我的鬼媳妇青年活着的时候养的。可是我的鬼媳妇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他们家这栋老宅子也已经废弃很久了,这条狗怎么会从里面窜出来了?

这仅仅是一条狗吗?

这条小白狗摇晃着尾巴,很快就窜到了我的身边,然后跑到了我的身后,抬起乳白色的狗爪在抓挠着什么东西,口中还发出唧唧唧的声音,看上去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我顿时看迷糊了,不知道这条小白狗这是在干什么?直到我的身后吹来一股阴风,我才恍然大悟,我想起了我那鬼媳妇,虽然我看不见她,但是外婆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她就时刻跟在我的身边。

难不成这条小白狗之所以跑到我的身后,是因为看到站在我身后的鬼媳妇了,怪不得它一幅很高兴的样子呢!我的鬼媳妇以前可是它的主人呢!

看它的样子,像是已经用爪子抓住了鬼媳妇的裤脚,还用嘴巴和鼻子不停的蹭着,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因为我只能看见这条小白狗,却看不到我的鬼媳妇。

老三那些人也是紧紧的盯着这条大白狗,越看越觉得这条大白狗诡异,所以有人说道。“三哥,这狗太邪门了,何家的人都死了这么久了,这狗还活着?刚才那道白光难不成就是这狗发出来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老三说道。“何家老宅这个地方确实邪门儿,怪不得镇长一直禁止我们镇上的人来这里呢!不过啊,在离开之前我还得把这小子扔进何家宅里去,这是镇长的命令啊!”

我一听,这家伙都已经被吓成这样了,竟然还没有忘记要把我扔进何家老宅的事情,但我也并没有害怕,即便是他不把我扔进这老宅子里,我自己要到老宅子里去看一看。

老三壮了壮胆子,握着拳头就朝着我走了过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到了我面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小子,你可别怪我心狠,这都是镇长的意思呀,你要是怪就去怪他吧!你要是真被吓死在了何家老宅,可别来找我报仇啊!”老三嘟囔了这么一句之后,就要把我重新举过头顶,扔进何家老宅的院子里去。

不过,就在他的手刚刚抓住我的胳膊,突然间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叮铃铃,叮铃铃……”是摇铃铛的声音。

不仅是我听到了,老三他们这些人也听到了,因为老三抓住我胳膊的手明显的松了一下,转过头去,本能的朝着声音的出处看去。

就在离何家老宅不远处的那条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不过那个影子整个是黑色的,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而且看上去像是个小孩。

“谁呀我靠?大晚上的摇什么铃铛呀?真他妈瘆人。”老三又骂了一句。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那铃铛的声音越来越大。“叮铃铃,叮铃铃……”

这声音在漆黑的夜里听上去还真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呀!我听外婆说起过,像铃铛,风铃这一类的东西,晚上的时候最好不要发出响声,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我听说外婆还有一个招魂铃呢,只不过我一直没见过。

所以现在在这漆黑的夜里,猛一听到这个阴森的铃声,我也顿时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随着那铃声越来越响,那个模糊的小孩儿的人影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等他快要走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顿时吃了一惊,那不是王鸟蛋吗?

此时的王鸟蛋依然穿着平时穿的那件衣服,他都用手里举着一个铃铛,一边木然的往前走,一边使劲的摇着,而另外一只手里则拿着一个弹弓。

我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王小蛋不是死了吗?他怎么现在又出现了?

不过我马上意识到,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不是王鸟蛋本人,而是他的鬼魂。

因为我看到在他的周围,整个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阴气,就像一团黑色的雾一样!

老三他们几个人却吓傻了,他们把眼珠子瞪得老大,却仍然看不清楚那个模糊的人影到底是谁?

我听见老三嘟囔道。“这都走到我跟前了,我咋还是看不清楚呢?只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

站在老三身边的另外一个人也嘟囔道。“我也是,只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就在我跟前晃了,可就是看不见他的脸!”

听了他们的话,我顿时更加的确定,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就是王鸟蛋的鬼魂,我为什么能够看见他?是因为我天生阴气极重,而且外婆还告诉我说我天生就有阴阳眼!

老三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所以他们只是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却看不清楚那影子到底是谁?

但这足以让他们害怕了,我扭头朝着老三看去,发现他整个人的腿都软了,浑身都在颤抖,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团模糊的影子,然后说道。“真他妈的邪了门儿了,见鬼啦,还真是见鬼了!”

他的话音刚落,王鸟蛋突然更加猛烈的晃动着手里的铃铛,于是那叮铃铃叮铃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老三他们猛地捂住耳朵,然后撒腿就朝前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有鬼啊,有鬼……”

转眼见就作鸟兽状,跑的是无影无踪了!

虽然心中很震惊,可我也并没有感到太害怕,我心里在想,老三他们是普通人,看不到王鸟蛋的鬼魂,只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这个还好理解,可是他们为什么能够听到铃铛摇动的声音呢?

另外我还在想一个问题,我既然有阴阳眼,能够看到王鸟蛋的鬼魂,可是我为什么看不到我的鬼媳妇呢?这个我回去得好好的问问外婆!

老三那些人跑了之后,王鸟蛋把拿着铃铛的手放了下来,然后凑到了我的面前,与我面对面的对视着,我看到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成了青黑色,很木然的样子!

我依然没有害怕,这胆子大得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王鸟蛋死了之后,鬼魂不是应该回到阴曹地府吗?怎么现在却出现在我面前呢?

这时候,王鸟蛋用那双发青的眼睛看着我,蠕动着嘴唇说道。“张一寿,你跟我到树林子里去掏鸟窝,鸟蛋归我,你要是不敢去,你就是怂包!”

我一听,顿时有些傻眼了,这家伙人都死了,还惦记着让我陪他去掏鸟窝呢!

我后退了一步,指着王鸟蛋说道。“王鸟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掏什么鸟窝呀!”

我的话音刚落,突然间一直站在我身后的那只小白狗嗖的一下就朝着王鸟蛋的鬼魂扑了过去。

这一幕可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