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宋云山蔡诗茹_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在线小说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是由作者“涞涞呀”所著,主角宋云山、蔡诗茹,小说主要讲述了丈夫和小三狼狈为奸,只为了和她离婚...感兴趣的读友们跟着小编阅读下去吧...

?

第一章:荡妇

昏暗的小阁楼里,响过一阵跫音。

“热……好渴……好热啊……”蔡诗茹躺在民宿房中,娇小的身躯不住的在宽大的绵软的床上扭动着,翻滚着。

明明是冬日,可她现在却觉得热得要命,像是置身于火炉之中被炙烤着。

迷迷糊糊之中,她伸手在空中抓到一只手,冰凉。

紧接着,她觉得身上一沉,一股陌生的气息钻入她的鼻尖,她的唇被紧紧地衔住,然后是攻城略地一般的掠夺。

“不要……”她大脑残留的一点点意识本能的抗拒着,但却于事无堵,身体的炙热让她不自觉的靠近自己身边的一丝清凉。

她的手在胡乱的摸索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钢制棱角一下子划破了她的手腕,留下一道血痕。

恍惚间,她感觉到身上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她的指甲奋力地抓着,眼角落下一滴清泪。

清晨的阳光落进屋内,塞北简约粗犷的民宿房中,凌冽的风掠过空气,裹挟着一阵梅香带到屋内,一声清脆的鸟鸣划破空气。

她裸露在外白皙的藕臂上,星星点点的密布着深深浅浅的吻痕。

隐约之间,她听见一声巨响,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她叮咛一声,背过身去,打算继续睡觉。

“蔡诗茹!”熟悉而凌冽的声音穿透她的耳膜,惹得床上的人儿动了动,惺忪的睁开了睡眼。

“金言,你回来了,工作忙完了吗?”她软软的声音还带着刚起床的慵懒,问到。

“金言,这么凶干什么?”汤辰漫不经心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脖子上还挂着他的相机,“乘着天光正好,我们早点出发去……”

刚还说着话的汤辰看到了屋内的情形,一下子就愣住了。

蔡诗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身子,看着刚走进来的汤辰,勉强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对他说了声“早安”。

“蔡诗茹,你倒是好本事啊!我们来这边度假,我这才一个晚上不在,你就在外面找野男人?嗯?”傅金言伸手便拽起了她柔长的头发,目露凶光。

闻言,蔡诗茹微微愣神,吃痛的蹙着眉,目光却澄澈不染,似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昨天他们一行人刚到落云山景区,因为天色有些晚了,就找了两个民宿落脚,她与傅金言一个房间,只是后来在店里吃晚餐的时候,傅金言临时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事要忙,让她别等他。

等到她回房间的时候,就觉得一阵昏沉,只当是北方的酒太烈了,于是她洗漱一番也就准备睡了。

正当她回忆之时,只见傅金言直接夺过汤辰手中的相机,顺手就直接给这副模样的她拍了几张照片,准确无误的将蔡诗茹裸露在外的痕迹尽数收纳到了相册之中。

蔡诗茹脑子依旧是一片空白,连遮掩都忘了。

野男人?哪里来的野男人?和别的男人上 床?她?昨晚?怎么可能……

但当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斑驳的痕迹之时,她这才恍然想起来!

那不是一场梦,昨晚是真的有人来了!

蔡诗茹的脸上露出惊慌失措地神情,正欲辩解,但看到傅金言冰冷的神情时,一颗慌乱不已的心也瞬间被关入了冰窖。

傅良玉的讥讽之声还在继续,但蔡诗茹却是半点都听不进去,她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脑飞速的运转,想要挽回什么。

“蔡诗茹,我们才刚结婚两个月!”他缓缓开口,冷面如罗刹一般,一张脸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之时海上的天空,眼神尖锐如刀。

她从未见过他这种神情,慌乱和恐惧如洪水般将她淹没。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金言,你听我解释……”温热的眼泪从眼眶中漱漱而下,刚一触到冰冷的空气,就变成了刺伤她一颗柔软的心的冰锥。

“够了!还解释什么?!解释你昨晚跟哪个男人在一起滚?!解释你昨晚玩的有多高兴?!蔡诗茹!你真是好样的!”

“我没有……”她攀上他的手臂。

“回去之后我就会叫律师拟定离婚协议书,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你!滚!”他狠狠地抽回手,见她还要再缠上来,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她娇柔的身子就这么扑 倒在床,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一抹艳红的巴掌印。

他转身便离开了屋子,临走时的眼神似乎在无声的说着,再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待一刻,他都觉得是玷污了他自己!

“金言……”蔡诗茹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低低地呢喃了一声。

站在屋中陷于两难境地的汤辰看着还缩在被子里的蔡诗茹,只是无奈的哀叹了一声便匆匆追着傅金言的身影而去了。

第二章:狼狈为奸

“回去之后我就会叫律师拟定离婚协议书,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你!滚!”他狠狠地抽回手,见她还要再缠上来,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她娇柔的身子就这么扑 倒在床,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一抹艳红的巴掌印。

他转身便离开了屋子,临走时的眼神似乎在无声的说着,再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待一刻,他都觉得是玷污了他自己!

“金言……”蔡诗茹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低低地呢喃了一声。

站在屋中陷于两难境地的汤辰看着还缩在被子里的蔡诗茹,只是无奈的哀叹了一声便匆匆追着傅金言的身影而去了。

蔡诗茹微微起身想要去够,但却不及汤辰的行动敏捷,她看着被重重关上的房门,脸色一阵青白,身体的酸疼,竟是比不上心上窒息的疼分毫……

景区外的私家车内,傅金言单手扶着方向盘,拨通了电话。

“金言,事情都办妥了?”一阵风情万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妖媚得即使是隔着电话,也令人酥了骨头。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上上下下好好打扮一下,等我回来娶你。”他的笑容直达眼底,“不过你倒是都下的去手,那可是你多年的好姐妹。”

“姐妹?也就是蔡诗茹那蠢的像猪一样的性格才会信了我,我可从没说过我是她的好姐妹呢!说起来我们这倒也是狼狈为奸……”她樱唇轻启,点了根烟轻轻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

“这话我可不爱听,我们这顶多就是,互利共赢外加情投意合罢了,难道你不爱我吗?”他调笑道,狠狠地踩下了油门,向高架驶去。

“爱!我可是做梦都想着嫁给你,千盼万盼,好不容易,才盼到今日了呢!”她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听的人心口直痒痒。

“等我回家,再好好疼你……”

一直到晚上六点多,蔡诗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坐飞机回到了S市,拥挤的机场,人潮汹涌,她一双晶亮的眸第一次看着这人来人往却觉得有燎原的寂寥。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单手拉着行李箱,从口袋里拿出墨镜,遮住自己依旧红肿的双眼以及半高的右脸,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后走过,与她擦肩。

“喂,对,是我,我已经在机场了,马上出来。”蔡诗茹挂断了电话,连忙拖着行李往她之前约好的出租车走去。

旅途的奔波和身上尚未褪去的酸涩感让她疲惫不已,但等她的脚跨进家门的时候,却看到了正襟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傅金言。

金色的灯光打在奶白色的地砖上,使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如天堂一般的璀璨生辉,但坐在正中的他,却眸色漆黑如宇宙中超超新星爆发后形成的黑洞,将周围的光尽数吸走。

“金言……”蔡诗茹将手中的行李箱靠在一旁,低声唤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中性笔,递给了走到他身边的她:“签字。”

落在茶几上的,正是已经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蔡诗茹也知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她只是抿了抿唇,没有再回驳什么,只是缓缓地坐了下来,翻开那份离婚协议书。

书页很少,内容简单,因为里面的意思,是直接让蔡诗茹净身出户!

见此,她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金言,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RS公司说到底还是我爸用了一辈子拼出来的,你怎么能说拿走就拿走!”

“不然呢?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跟我讨论财产分割的问题!蔡诗茹,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被扣上的是我!”他倏地掐住她的下颚,神色阴霾。

她紧紧地蹙起眉头,连说话都困难,好一会儿才挣脱了他:“就算是我对不起,但RS公司,你想独吞,绝对不可能!”

“怎么?你想拿什么跟我叫板?”傅金言从口袋里摸出了之前洗出来的几张照片,狠狠地摔倒了桌上,“拿这个吗?”

蔡诗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惨白如纸,没想到傅金言会直接把这些照片洗出来,更是放到台面上作为跟她谈判的筹码。

若是这些东西流露出去,就算是她拿到了公司,恐怕RS也会也会被她的外界舆论而拖垮。

她轻咬了咬唇,商量到:“那至少,给我留一部分的股份……百分之十五就可以,百分之十五!”

第三章:骗局

“一分一毫都不要肖想!赶紧签!”他再次把笔塞回蔡诗茹的手中,惹得她原本压抑这的一点脾气更甚:“傅金言!”

“啪!啪!”他拍了两下手,立刻有两排保镖从门口涌了进来,站在了两侧。

“要钱还是要命?再选一遍!”他的音量陡然提高,倏地站起了身。

蔡诗茹一双眼睛藏在墨镜之下,紧紧地盯着他。她知道他的狠厉,这种事情,他若是做出来,半点都不奇怪!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却见傅金言扬手就要让站在一侧的保镖上手,被恐惧占据的蔡诗茹连忙阻止道:“我签!”

她狠狠地拔出笔盖,似乎在泄愤一般,落笔极重,看着蔡诗茹将最后一笔落下,傅金言满意的从她手中抽走了其中一份协议,将另一份留给了她。

蔡诗茹手中拿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失了神,却没有看到此刻正站在楼上向下看的沈月溪。

她只简单的穿着浴袍,显露在外面的锁骨上还似有若无的印着淡淡的红痕。那是刚刚与傅金言欢爱过的痕迹。

看见蔡诗茹失魂落魄的样子,沈月溪的唇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让后伸手轻轻撩起自己落在浴袍里的长发,转身回了蔡诗茹的房间。

“我去收拾东西。”她起身,眼神有些发空,高高扎起的马尾并没有让她看起来有多精神,宛若邻家姑娘一般朴素而精巧的容颜此刻更是晦暗无光。

“不用收拾了。”一个声音从拐角传来,傅良玉拎着一个灰色的行李箱,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不同于她往日乖巧的风格,她穿着抹胸的大红色礼服,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妖致。

蔡诗茹一时间没有认出她来,一直到傅良玉走到了跟前,将那个灰色的行李箱塞到了她的手里时,她才恍然。

“我都给你收拾好了,你能带走的东西,全在这儿了,要走赶紧走!这个家,这里的一切,现在都已经不属于你了!”

她傲然的站着,但穿着平底鞋的蔡诗茹因为个子高,半点也不输她。

坐在偏厅的金慕秋悠然地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新上的毛尖,听着大厅的动静,眉眼都舒展开来,露出得意的笑容。

秦诗诗,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输了!输了你的命,输了你的家庭,输了你的一切!就算你有了蔡庆国的爱又如何,你的女儿,现在还不是像个垃圾一样,被我的儿子,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耍的团团转!

她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那个全家福,低声叫了佣人,把它给拆下来了。

蔡诗茹目光灼灼地看着周围她熟悉的一切,还是不明白,为何一夕之间,全部都变了。

“那个布娃娃,请你也还给我,那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向他讨要到,眼神坚定执着。

闻言,傅金言大笑一声:“你说的是那个我三块钱让街头的匠人做的布偶?那就是当初为了能够和你结婚拿来的假货罢了。”他说的有些不屑,直接转过身,微微抬手,让保安把她给架了出去。

那些吃里扒外的走狗,还真是懂得审时度势,看见如今蔡诗茹已经不再是少奶奶了,他们架着她,直直地将她重重地丢到了门外的草坪上,那行李箱在鹅卵石路上一磕,也顺势砸在了蔡诗茹的身上。

她闷哼一声,看着已经被关上的大门,只觉得眼眶有些涩涩的。

厚重的红木大门阻隔了高贵繁华与低贱苍凉,蔡诗茹的脑海一直盘桓着傅金言刚才说的那句话。

你说的是那个我三块钱让街头的匠人做的布偶?

原来她执着了一年多的爱情,全都是假的!他竟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找的人?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那个布偶长什么样子的……

也难怪他从来都不让她近观那个布偶,是因为害怕露出破绽吧!她当初就应该检查一下的,因为真正的布偶里面,藏了她母亲的婚戒,也是打开蔡家这么多年来所藏万贯家产的钥匙。

常人所看到的蔡家,不过就是冰山一角罢了……

她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熄灭了她家庭温暖的光。

蔡诗茹艰难的撑起身子,拖着行李箱在这豪门别墅区缓缓地行走着,一直走到了小区门口,望着繁华的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她竟有些不知该往何处去。

早就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远远的响了一个闷雷,原本被放在背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慌忙地打开背包,看见收到的信息,竟有些自嘲。

她还在奢望什么呢?傅金言都已经亲口说了,当初和她结婚就是一个骗局,她怎么会还心有余奢,他会发短信叫她回去呢……

蔡诗茹不动声色的将那条10086的余额不足短信删掉,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去,却又听到叮咚一声。

“小茹,蜜月还开心吗?”

在看到短信的那一瞬间,蔡诗茹一直隐忍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倾泻而下,她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手机,已经模糊的双眼依旧是看着还在发光的手机屏幕。

她顺着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很快就被那边接通了。

“喂?”熟悉而温暖的声音穿过浩瀚的太平洋,落到蔡诗茹耳中,惹得她哭的更凶了。

她一直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只有路上的汽笛声喧嚣不停。

第四章:赔钱

“小茹?”电话那头再次说话,“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他看了看窗外有些发亮的天空,此刻她那边应该已经是深夜了。

“远山哥哥……呜……”

蔡诗茹一张口,声音就再也遏制不住地打颤,她索性直接哭出声来,好不容易才缓下情绪,断断续续地告诉了许远山发生了什么。

“这个傅金言……”许远山修长的手抓着门框,隐忍着心口的怒气,听着蔡诗茹的抽噎声心疼不已。

“小茹,你听着,我现在给你订一张机票,你到我这儿来,我去接你,到时候我们再仔细说好吗?”电话里实在是说不清楚,更何况蔡诗茹现在的情绪还这么不稳定。

“好。”她脸上淡淡的妆容都已经哭花了,刚挂断了电话,蔡诗茹就感觉到了滴落到自己脸上的一丝微凉。

下雨了……

她小跑了几步到了附近的公交车站台上,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看着静静地躺在钱包里的十二块钱……

六年后,上海萧山国际机场。

“诗茹姐,一会儿我们下了飞机,我在前面先走,你带着九畹,等看到那群粉丝们都走了,你再出来,按照我们订好的酒店,你知道怎么走的吧?”许佳晨小心地说道,听着广播里飞机即将降落的声音,戴上了和蔡诗茹一样的墨镜和帽子。

蔡诗茹淡淡点头,对许佳晨说了一句:“辛苦了,自己小心。”

这么多年来,两人已经形成了足够的默契,随着飞机落地,扮成蔡诗茹模样的许佳晨瞬间遭到粉丝们的狂轰乱炸。

“据悉,美国影艺天后蔡诗茹今日即将回国,于早上九点,降落于上海萧山国际机场……”

沈月溪“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抄手站在傅氏大厦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刚刚开会回来的傅金言刚一进门就看见了站在落地窗前熟悉的身影,他驾轻就熟地从背后环抱住了沈月溪。

“怎么了?脾气这般差,又是谁惹你生气了?”他问道,一张俊脸埋在沈月溪的颈子上,轻轻啃咬着。

沈月溪愠怒地推开了在自己身后为非作歹的男人:“那个小贱人回来了!”

“嗯?”傅金言还不太明白沈月溪在说些什么,“今天是我们公司六周年庆典,管他小贱人大贱人的,你现在得陪我去参加庆典才是大事,我的总裁夫人。”

他一句话便把沈月溪哄的高兴了,也无暇再去顾及蔡诗茹,扭着腰跟着傅金言去了会场。

萧山机场。被一群粉丝一通乱挤的男人黑着脸站在人群外。

孟青慌忙上前,帮着男人掸拭了一下 身上的西装:“宋总,你别生气啊,不要跟这些脑残粉一般见识,我们还有宴会要参加呢,可别耽误了……”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那群粉丝又顺着人潮风风火火地朝着宋云山冲过来,惹得他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接着一根地暴起。

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那些人。却没想到自己身后还有人站着。

一时间被宋云山退后的步子直接推倒在地的蔡诗茹一声低呼,再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目光都是饿狼一般的凶狠的。

“妈咪,你没事吧?”跟在蔡诗茹后边的蔡九畹看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的她有些心疼,肉嘟嘟的小腿赶忙就跑过去想要扶她。

宋云山并没有多做停留的打算,只是低声说了句“抱歉”就打算离开了。

“站住!”小孩子甜甜糯糯的声音突然迸发出来,怔住了已经转过身了的宋云山。

蔡诗茹一看九畹这个架势,就明白她的意图了,她赶忙拉住她的手说道:“小畹,妈咪没事,你别……”

“不行!”蔡九畹扶起了蔡诗茹,一张小嘴都要厥到天上去了,“你这个道德败坏的臭男人,你以为你长得帅,推倒了女孩子就可以不用赔钱吗?!我跟你说,我妈咪很贵的!”

“那你想让我赔多少。”宋云山皱了皱眉头,一双眼睛轻蔑地看向眼前这对母女,全当她们是来碰瓷的。

见男人瞪着自己,蔡九畹当下就更生气了:“本来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赔两百万就差不多了的,可是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破坏了我蔡九畹的好心情你怎么赔得起!”

宋云山倒是第一次听说心情也要赔的,嘴角不由扯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盯着眼前的小东西。

一直候在一旁的孟青心头一咯噔,一下子没有看明白宋云山的意思。

第五章:砸场子

以往宋云山一笑,他便知道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他跟了宋云山的这四年来,除了拍戏,就没见他笑过。

刚前两天谈生意的时候,对方找了几个陪酒小姐,宋云山当时就意味深长地露出了笑容,但绝口不提合作的事,第二天就彻底把对方公司给收购了。

因为担心宋云山会对眼前这个小孩子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孟青当机立断的拉住自家老大就急匆匆的走了。

见此,蔡九畹就不肯了,拔腿就要冲上去要钱,却被蔡诗茹死死地拽住了。

“小畹,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她一声厉呵,可算是将小家伙的心思给拉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蔡诗茹便已经站在了清禾国际酒店门口。

“您好,6105号房,蔡诗茹。”她向酒店服务员报了自己的房间号。

“好的,这边领您过去。”服务员礼貌的说着,完全没有在机场的那些粉丝那种疯狂的念头,除了刚看到蔡诗茹时眼神有那么一晃而过的欣喜。

也不知道是撞上了什么日子,酒店的服务员似乎有些不够用。

她刚站上电梯,就看见服务员接连被呼叫,无奈之下,他转头对蔡诗茹抱歉的说:“尊敬的客人,很抱歉,人手有些忙不过来,您能等我五分钟吗?”

她点头,带着微笑,表示并不着急,跟着他一起走出了电梯。脚步刚落到走廊上,蔡九畹便高呼起来:“是刚才那个赖账的叔叔!”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云山也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原本淡薄如霜的双眸一下子便有些染上了一层阴霾。

这个女人,跟踪自己?!

宋云山有些厌恶地转回头,推开了酒店房间的门走了进去,显然是一个大厅。

“首先,很高兴各位来到傅氏集团六周年庆典……”那声音就像一根利刺,倏地刺进了蔡诗茹的心脏。

傅金言……

一晃六年的岁月,可那天的场景依旧是清晰如昨。

“小畹,我们回电梯旁等服务员哥哥好吗?”蔡诗茹诱哄到。

逃避也好,终究是出自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不是吗?

九畹却有些不高兴了:“不行!我要去找那位叔叔把钱要过来!”她嘟着嘴,一跺脚就从蔡诗茹身边跑了,直接冲进了大厅。

“小畹!”她根本叫不住九畹,看着门缝中透出来憧憧的人影,蔡诗茹的心一直打着颤。

没一会儿,之前进去帮忙的服务员从里面走了出来,正好看见了还站在门口的蔡诗茹。

“尊敬的客人,久等了。我现在带您过去吧!”他礼貌地向蔡诗茹鞠了一躬,突然从大厅里传来一阵凄厉地叫声。

“啊!放开我!放开我!”蔡九畹被保安扛在肩头,拼命的挣扎着。

她不过就是想去问那个赖账的叔叔要钱,不小心把他手里的酒杯打翻了,洒了他一衬衫的红酒而已。至于这么凶吗!

听到九畹的声音,严清禾心头一紧,当下什么都顾不得了,拔腿便直接往里面冲,将服务员晾在了原地。

“小畹!”她站在大厅的门口,看着正被一个彪头大汉架在肩膀上的九畹,脸色难看的要命。

她的女儿也敢乱碰!

一种源于叫“母亲”的强大力量从蔡诗茹的体内爆发出来,她几步就站到了那个彪头大汉的跟前。

“谁准你动我女儿的!给我放下!”她紧紧蹙着眉头,因为情绪激动,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周身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场吓得那个保镖一愣,半点也不敢违抗。

站在台上的傅金言正要发火,这种大日子,哪个疯女人来砸场子?!

他偏过脑袋,却正好看见了站在场上那个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的女人——蔡诗茹。

多年不见,她的装扮再也不是当初那种乖乖女的模样,清纯可人褪去之后,是岁月打磨的干练和某种特殊的成熟的魅力。

傅金言愣在原地,远远的望着那个将孩子紧紧抱在怀中的女人,似乎有一颗石子落进了他的心湖,漾开层层涟漪。

站在后方的沈月溪自然看到了傅金言的反应,当下勃然大怒:“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真的是什么人都敢放进来?!我招你们来可不是放着当摆设的!”

被沈月溪痛斥的保镖们一下子缓过劲儿来,纷纷朝着蔡诗茹冲去,却没想到蔡诗茹拿起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对准了其中一个人的门面就直接砸了过去。

只听见咣当一声,高跟鞋落到了地上,那人的脑袋顺势鲜血直流,直直地昏了过去。

>>>>原文继续阅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