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整个宿舍就我一个受by眠眠咩在线小说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整个宿舍就我一个受》是由作者“眠眠咩”所著,小说主要讲述了整个宿舍的人都爱我怎么办?整个宿舍的人都是弯的,还都是攻....整个宿舍就我一个受全文在线小说阅读

整个宿舍就我一个受by眠眠咩在线小说阅读?

第1章

“都七点了,你再不回宿舍,宿舍关门了。”

“没事,八点半再走也来得及。”驰桐撸了撸袖子,将一个冒着热气的火锅汤底给客人端上去,顺便抬眼看了一眼门口。

前一阵子,他让老爸在火锅店门口弄两台娃娃机。平时都是一些小女生去玩娃娃机,今天门口却站了一个男的。

那个男的看起来还挺高,穿了一身黑色运动服,带了个棒球帽,一只手还夹着跟烟,虽然看不清长相,但从气场上看像是道上混的。这大哥站在粉色的娃娃机面前抓了三个小时的娃娃了。

驰桐怀疑他是不是干架时候把脑袋打坏了,误把娃娃机当老虎机玩了。

“快回学校去,今天第一天报道,别给你室友留下坏印象。”

驰桐知道老爸是怕他回去晚了吵到室友休息,但是今天店里就老爸一个人,他不放心。

“一会你表哥过来,你先走吧。”老爸将一包吃的塞到驰桐手里,“去了分给新室友,好好相处别闹矛盾。”

“诶,我知道了。”驰桐抱着东西被老爸强行推出了店。

“操。”男生一把摘掉头上的棒球帽摔在地上,那愤怒的表情就像是输光全部家当的赌徒,眼睛都红了。

驰桐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刚才离得远看不清长相,现在两个人的距离不到三米,他能清看清楚对方的五官。

男人的五官很硬挺,一般人长成他这样,再配上一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发型,那肯定是带有痞气的混混,可是这个男生一点痞气都没有,只能让驰桐联想到了一种动物,哈士奇……

本来具备了狼的属性,可是最后却被气质拖累成了哈士奇,这哥们也挺神奇的……

顺着他的脸往下看,他的衣服上画着一个李宁的logo,可是上面却写着li-ne?

ne?

呢?

到底什么样的家庭,穿个李宁还穿盗版的?穿着菜市场二十块钱一件的衣服,却为了抓娃娃花了几百块钱?这哥们也挺呢的。

“你这么抓,抓一晚上都抓不上来。”驰桐走过去用手肘撑在娃娃机玻璃上看着男生,“要不要我教你?”

“怎么抓?”男生将帽子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土,重新带到头上,俯身看了一眼驰桐。

驰桐抬着头看他,之前只是觉得这个男生高,没想到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才到对方肩膀?这哥们两米?

驰桐随口说了一句,“叫我一声师父,我就教你。”

“师父。”男人犹豫都没犹豫。

他这一声师父,直接把驰桐整懵了,“你还真叫啊?行,大哥我是服了你了。”

驰桐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把娃娃机给打开,里面一排排小狐狸玩偶乖巧这蹲在那里,虽然狐狸都长一个样,但是它们脖子上的围巾分了三个颜色,“粉的绿的蓝的要哪一个?”

他见男人瞪大眼睛盯着他没说话,拿了只粉色的递了过去,“拿着吧,送你一只。我跟你说,现在这种娃娃只有娃娃机里有,市面上卖的都是盗版的,送女朋友吧?送盗版的小心人家跟你分手。”

男生皱着眉一把抓过驰桐手里的娃娃扔回机器里,还挺生气,“我去买一个别人抓的正版也就一百块多,但不是我抓出来的,他不会喜欢。”

最近这个小狐狸特火,每天都有很多小女生过来抓,这男生应该是想讨好女朋友,才费这么大的劲,没看出来人长得这么帅还倒挺痴情的。

“你帮看着箱子。”男生将腿边的行李想踢到驰桐那边,转身又哗啦哗啦的换了一百个游戏币。

虽然这钱是挣到驰桐爸爸兜里了,但是驰桐听到这哗啦哗啦声替男生肉疼。他女朋友得是天仙了吧?居然能让一个穷小子花这么多钱给她抓一个娃娃……

“你可真够执着的。”驰桐从对方手里抢过两个游戏币塞进机器里,“看在你叫我一声师父的份上,我教你一招。看好了啊。”

驰桐抓娃娃就跟用钥匙打开娃娃机从里面掏一个出来一样轻松。抓的还是刚才男生扔进机器里的那个娃娃.

“不是,你家这机器是不是会认人?”

“是我技术好。”

“屁技术好,我看你没事就自己在这抓着玩练的吧,反正又不花钱。”男生没再说话,而是将换好的游戏币倒进包里,拎着行李走了。

“你的狐狸不要了?”

“你自己留着吧。”

驰桐捏了一下手里软乎乎的狐狸玩偶,没放回机器里,塞进包去学校了。

今天上午他已经去了一趟学校,那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把床铺收拾好之后,赶紧回来帮着爸爸看店了。

初中时候他也住校,对室友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现在他也没报太大希望。

回学校的时候九点多了,宿管差点没让他进去,说尽好话,嘴皮子差点磨破皮咯,宿管才让他上楼了,

临上楼之前,宿管阿姨还补了一句,“要不是看你这孩子嘴甜又可爱,我才不让你进呢。”

驰桐咧了咧嘴,从小到大被夸可爱是他每天都要经历的事,本来就年纪小脸长得嫩,要命的是眼睛还大。

就因为眼睛太大,初中的时候学校演舞台剧,老师专门让他上台去演一只鹿……

也就是因为那次鹿演的非常成功,后来他还演过驴、马、长颈鹿、骆驼……反正是那种眼睛大睫毛长的动物老师都会想到他,就是不让他演人。

……

才九点多,舍友们居然

关灯睡觉了。

他最晚一个回来,也不好意思开灯,只能摸黑进去。

以前初中时他住下铺,这次换了个上铺,这回他脑子一热给忘了,直接往下铺一坐,正准备拖鞋睡觉呢,就感觉到床上有个什么东西搁着屁股,他动了动屁股,企图用屁股上那点肉来感知一下床上的东西,结果没动两下,反被握住了。

这是坐谁手上了吧!

驰桐心里飘过了一万条“卧槽”的弹幕,僵了一下身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回身查看情况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哈士奇……不是,是刚才抓娃娃男生的眼睛。

那个男生好像刚从噩梦里惊醒,眼睛瞪了老大,出了一脑门的汗。

他看了一眼驰桐,用那只摸过驰桐屁股的手擦了一把脸,“吓死我了,做梦有人往我手里塞了个桃,我特么对桃过敏。”

“桃?”驰桐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小是小了点,不过很饱满好不好,不至于是个桃吧!

“诶,你不是火锅店那个小孩吗,尾随我?”男生又擦了把脸上的汗,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驰桐,“偷看我好几个小时还不够,还跟到宿舍来了?现在的年轻人,啧。矜持一点吧。”

“滚。”驰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不管对方是装的还是真的做梦抓了个桃,他都不想计较了,就当吃个哑巴亏,转身上床了。

驰桐把包里的小狐狸掏出来放到枕头边上,转眼瞟到对面下铺的二货哈士奇居然在看他,他翻了个身又把小狐狸塞进包里了。

真是日了狗了。

那人说的没错,他确实因为那个男生长得不错,才偷看了好几眼的,可是被对方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羞耻感,那种羞耻感瞬间又转换成了怒气,不管怎么说,他对那个男生的好感度降到零点,不可能再升高了。

驰桐的闹钟六点准时响了,他还以为自己在家里,坐起来正要翻身蹦下床,这才想起来自己住上铺,这要是掉小去,屁股真得摔成个桃……

驰桐捂住差点蹦出来的心脏,决定坐在床上缓一会再下去。

与此同时,住他隔壁床的男生也被吵醒了,那个男生的头对着门,驰桐的头对着窗户,他们两个同时坐了起来,来了个正面对视。

那个男生穿了一身丝质睡衣,刚睡醒的头发一丝不乱,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慵懒,他的装扮以及面容跟这个破宿舍显得格格不入,宛如一个落入贫民堆里的富家大少爷。

一大早起来,在新宿舍的床上,偶遇前男友?这种经历真是没谁了!比昨天晚上被狗捏了屁股还蛋疼!

作者有话要说:  驰桐:“作者把我写成这样能有人喜欢吗?大眼睛小屁股?屁股还跟个桃似的,就这样还有七个前男友,作者你是不是跟我闹呢?”

懒狗作者:“咳,又小又饱满不可爱吗?”

苏幕:“恩,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让我这个对桃过敏的人也能吃上桃了,感谢亲妈。”

---------

小天使们点个收藏吧,爱你们~

第2章

“驰桐?”男生惊讶掀开被子准备爬过去仔细看一下驰桐。

驰桐吓得一哆嗦,赶紧伸手阻止,“你离我远点!”

驰桐不想看到他,随后将头转到了一旁,对床一个穿着粉色兔耳朵睡衣的男孩子刚醒,打了个哈气,嘴里嘀咕的说了句,“我怎么听到桐桐的声音了?啊!桐桐!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怎么在我们宿舍?”

兔子睡衣少年兴奋的从床上蹦下来,跑到驰桐床边,双手扒着驰桐的床沿,眼睛瞪得圆圆的,“桐桐,真的是你吗?”

“不是!”此时驰桐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被狗|日了已经够可怕了,更可怕的是被日来日去。

为什么两个前男友会扎堆住在一个宿舍里!上天在惩罚他?!

此时他就希望,这两个前男友千万不要知道自己跟他们两个人分别谈过恋爱就好。

“桐桐,虽然咱们之前是网恋,但是每一次视频,我都认认真真的将你的样子记在心里。我不可能认错的!”男生掏出手机,给驰桐看屏幕,“而且我还一直把你的照片当屏幕,上次我跟你说分手只是气话,并不是真的想跟你分手,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说着还吸了吸鼻子,眼睛红彤彤的,真的要哭了一样。

“什么?你跟驰桐谈过恋爱?”隔壁床大少爷一脸蔑视的看着床边那个委屈巴巴的男生,“就你这样,也能跟他谈恋爱?驰桐,看来是跟我分手之后受刺激了,什么样的都不挑了?别在垃圾桶里找男朋友啊,实在不行回来,我这随时欢迎您。”

“你们俩都跟驰桐谈过恋爱?”对床下铺一个扎头发扎了一个小啾啾穿着黑背心男生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驰桐看着那个男生,整个人都石化了,又一个……

一大早三个前男友全都站到他床前,这能称得上他这辈子见到的一大奇迹了吧。

“牛逼啊。”那个抓桃少年不紧不慢的从床上起来,套上那件li-ne的衣服,对着驰桐竖了竖大拇指,“不愧是我师父啊。”

“苏幕,你什么意思?你跟我家驰桐什么关系?”大少爷指着哈士奇……不对,指着苏幕瞪了瞪眼睛。

苏幕也跟他瞪了瞪眼睛,两个人看起来很熟悉,而且是有过节的那种熟悉。

“三位师娘,我是他徒儿啊。”苏幕看热闹一样的看着驰桐,“果然技术好就是不一样啊。”

驰桐差点一翻白眼昏过去。

在他昏过去之前,从外面进来三个男生,他们刚洗漱完回来,在门口听到里面人说的话,喊了句,“桐桐!是你吗?”

“得,又来仨,牛逼。”苏幕蹬上那双运动鞋,出去跑步了。

驰桐觉得自己受诅咒了!

没道理啊!

他一共谈过七个男朋友,面前这六位都是他前男友?

梦还没醒吧?他扯了扯自己的脸,挺疼的……

“你们都跟桐桐谈过恋爱?”

“你觉得呢?你们也配跟他谈恋爱?”

“说什么呢?你有钱了不起了,桐桐肯定看不起你那样才跟你分手的!”

“就是。”

……

那六个人昨天刚建立的友谊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看着面前这几个男生,驰桐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六楼跳下去会死吧……

“你们不会都是这个宿舍的吧!闹呢?骗我玩呢?”

六个人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兴奋,“真没想到,你也是这个宿舍的。”

驰桐眼睛发直的看着他们,心脏吓得都快停止了,他感觉现在自己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而他们六位则是拿着刀叉准备吃肉的人。

真有这么

凑巧?不会是他们几个联合起来要报复他吧!

“真巧,以为跟你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了。”

六个人几乎是同时说了同一句话,他们说完一齐转头,互不顺眼的瞪了对方一眼。

“我还是换一个宿舍吧……”这样住着实在尴尬,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大卸八块啊。

“不用了。”大少爷一掀被子从床上跳下去,拉了把椅子坐下,领导开会一样的语气说道:“大家都找地方坐下吧,咱们做个自我介绍。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小时候不懂事网恋就当玩了,现在咱们重新开始。”

“我我我,我先开始。”兔儿睡衣男生举着手兴奋的说道:“我叫韩千落,跟桐桐谈了三个月的恋爱!”

小啾啾男生随口说了句,“我叫安子辰,跟驰桐谈了一个月。”

“苏晨,四个月。”大少爷简短的说。

“等一下,你们非要用这种方法做自我介绍吗?不尴尬吗?”驰桐用手指了指门口后进来的那三个,“你们三个就别凑热闹了,咱们几个是为了过游戏人物,我建了个女号跟你们结婚,算谈恋爱?”

“怎么不算!”门口那仨哥们委屈的反驳被驰桐无视掉。

韩千落像只卖力想讨主人欢心的小狗一样趴到驰桐的床边笑着看他,笑的时候还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桐桐,要不要吃早饭,我给你去买。”

“不了。”

他们为了重新开始而做的自我介绍并不会让驰桐高兴,只会让驰桐不自在。他就像一只脱水的鱼,快要死在这里了。

“我出去一趟。”驰桐蹦下床,准备出去喘口气。

“桐桐,你去哪里啊?我也要去!”

“拉屎!”驰桐说完赶紧拿着自己的盆子冲到了宿舍门口,“顺便洗脸。”

“桐桐说拉屎的样子也好可爱啊!”韩千落舔了舔嘴唇,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驰桐吓得缩了缩脖子,自己说拉屎他也舔嘴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吃屎呢。

这操蛋的日子还只是个开始,他们一起出宿舍楼的时候,驰桐就感觉自己像个带着六个小弟出去抢劫的老大,本来就够糟糕了,在门口又遇到跑步回来的苏幕。

苏幕看他们都去教室了,也不上楼了,挤进了他们这一堆里。

刚才驰桐还像老大出巡,现在被苏幕的气场一压制,活生生的从大佬变成了大佬的小娇妻!

还真不是他瘦小,苏幕电线杆子一样杵那,谁都得显矮。

第一天不上课,老师给他们开班会,顺便排个座位,按以往惯例,第一天肯定要让大家按照顺序做个自我介绍什么的。

驰桐都已经准备好怎么做介绍了,讲台上那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来了句,“我知道你们今天做了自我介绍,谁也记不住谁,你们还是私底下自己认识吧。”

老师说着,抬起班级名单看了一眼,“谁是苏幕?”

苏幕正用铅笔在纸上瞎划拉呢,听到老师叫他,下意识的偏了一下头,这是初中时养成的习惯,老师叫他名字时候,总会附送一个飞驰的粉笔头。

“老师,我在这呢。”苏幕举起手,“有什么事?”

老师看了一眼名单,又看了一眼苏幕,随后又用手指点了点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谁是驰桐?”

驰桐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突然点他的名字,尤其是在点完苏幕的名字之后什么都没说,紧接着又点了他的名字。

按经验来看,老师一下子点了两个人的名字,说明这两个人一起犯错误了。

这还没开始上课呢,犯哪门子错误去?

昨天苏幕捏他屁股的事被老师知道了?

楞了好半天,他才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这呢。”

老师也看了他一眼,不过看他的这一眼显然比看苏幕的那一眼慈祥的多。

“你们俩一个降了两年级,一个跳了两级,挺有缘分啊,以后你们两个坐一桌吧,苏幕你年纪大,照顾一下咱们班的小弟弟。”

作者有话要说:  苏幕上了三年的初三,驰桐从初一直接跳级到初三考的中考(数学不好,这应该算是跳了两级?)

第3章

驰桐扭着脖子瞅了一眼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苏幕,苏幕正好也在看他。

苏幕笑的一口大白牙全都露在了外面,他看到驰桐回头了,用口型说了句,“小弟弟。”

驰桐看懂了他的口型,翻了个白眼,抱着自己的东西坐到了苏幕的旁边。

苏幕见他满脸不乐意,便用手指弹了他的耳朵一下,“你十四岁?”

“你是不是贱?”驰桐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没好气的说:“我十六,虚岁十六。”

“还虚两岁?你咋不说你二十了呢?”

驰桐懒得理他。

“你真十四啊?”苏幕像是有多动症一样又用手拍了他胳膊一下,“十四长这么高,吃窜天猴长大的?”

“你还有脸说我?我要是吃窜天猴长大的,你是不是吃火箭长大的?”驰桐气不过的回了一句,“我上学晚,八岁才上的一年级,初中毕业正好十五岁。”

“还以为你是天才,八岁才上一年级。”苏幕啧了一声,好像很骄傲是的说了句,“我可是七岁就上了一年级。”

“咱能别讨论这个白痴的话题了吗?没看到老师瞅咱们俩呢!”驰桐看到班主任向他们这边瞪了好几眼了,心里有点发毛。

虽然他不愿意跟苏幕坐在一起,但是班里一共五十几个人,男生才十几个,这十几个人里有六个是他前男友,如果换座位,跟前男友们坐在一起的几率太大,这里相对而言安全一点。

苏幕看了一眼老师,然后抬起手挡住自己的嘴,企图用手遮住嘴巴来掩盖住自己说话。

“你真有六个前男友啊?你是不是那种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从不给别人机会解释或者改正错误?动不动就分手,你这样不行啊,不改改一辈子都找不到真爱。”

苏幕这一副长者教你做人的语气让驰桐很烦躁。

“七个。”

“什么?”

“不是六个,是七个。”驰桐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话唠和不知道前因后果就在那瞎比比的人,今天又增加了第三种,瞎比比的多动症话唠。

要不是老师在前面站着,他早就把桌子掀了,“闭嘴吧。你要是学习的时候有那么多问题去问老师,也用不着降级三年吧?”

苏幕没想到这小孩嘴还挺毒,愣了一下,“操,是两年。”

……

“行,我要说的也说完了。”班主任背上包,“苏幕,你年纪大,暂时先当咱们班的班长组织他们大扫除。还有,把头发留长点,挺帅个小伙子别把自己整的跟个劳改犯是的。”

“诶,我知道了。”苏幕说话的时候

还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班长的架子一秒钟就端了起来,“大家都过来,我分一下任务。”

驰桐眼看着班主任拎着包走了,自己要换宿舍的事还没说呢,赶紧起身跟过去,却被苏幕拉住了。

“作为班长同桌,值日你可不能逃啊。”

苏幕这语气说的好像不是班长同桌,而是班长家属。

大家都用暧昧的眼神瞅了他们俩一眼,也跟着起哄,“就是,第一天值日就逃?有点班级责任感行不行?”

“你松开他。”坐在旁边的安子辰阴着张脸推了苏幕一把,“别拉拉扯扯的。”

“对,桐桐的活我帮他干,你别碰他。”韩千落也跟了过来扯住驰桐的衣角,“桐桐你回去休息吧,我柜子里还有零食你先吃着,一会我给你带饭回去。”

“你那些破零食谁稀罕吃。”苏晨过来把自己的校园卡塞到驰桐手里,“去学校超市随便刷,开学的时候我充了一万。”

这个学校设施是破了点,但超市却有四个,东西还挺齐全的,根本不用出校门,所以大家开学的时候都在校园卡里充了不少钱,充一万这么豪的做法,还没人试过。

苏晨这一句话,就暴露了自己有钱人的身份。好多人都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有人起哄,“我的天啊,苏晨你还缺不缺室友,我也挺可爱的。”

驰桐尴尬的脸都红了,他将校园卡塞会苏晨的手里,“我没说不值日。”

驰桐把黑板上老师的号码记下来就去后面拿了把扫帚,扫帚还没抓热乎呢,就被安子辰一把抢了过去,一句话没说,雷厉风行的把驰桐那组地给扫了。

驰桐左右看了看,大家都在忙活,本来班里的人就多,分到手里的活就少,安子辰把他的活抢了,他就只能傻站着。

驰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都在忙活,而他一个人傻站着。驰桐感觉有好几双眼睛不停地往他身上瞟,他干脆也拿了个盆出去打水了。

水池在走廊尽头,需要推开一道掉漆的破木门才能打到水。今天高一高二全都在大扫除,来来回回人很多,地上也撒了不少水,比较滑,而且这地面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坑坑洼洼,驰桐今天特意穿的那双白鞋已经变成灰色的了。

正抱怨这两天没意见顺心事呢,不顺时事就找上门来了。

他端着满满一盆水正想用脚把门给勾开呢,门就被人从外面狠狠地推了一把,他的盆子直接扣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叫一个凉爽。

开门的那个男生穿着校服,应该是高二的,又高又壮,蛮不讲理,“你傻不愣登的端盆水在门后站着干什么呢?还瞪我?辛亏没弄我身上,不然老子揍死你。”

“我靠。”驰桐一把将手里的盆子扔到地上,“还是我错了呗?”

男生看到驰桐脸长得嫩,就以为驰桐好欺负,贱嗖嗖地凑过去用手拍了拍驰桐的脸,“非要揍你俩下,你才知道谁对谁错啊?我告诉你,老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以后看见我躲着走,不然这三年没你好果子吃。”

“我不吃果子。你也别碰我的脸。”

驰桐本来心里就憋着火呢,现在这就属于火上浇油了。

他没在多说,一拳打向了男生的下巴。

这一拳用力极大速度极猛,再加上地滑,把那男生直接躺到地上了。

他之所以敢挑衅驰桐,就是因为看驰桐白白净净满脸写着“我很好好欺负”的样子,才敢动手的,结果反被对方撩趴下了。

周围本来人就多,今天丢了这个人,以后就没法好好混了。男生翻身起来冲过来想要用肩膀将驰桐撞到,还未碰到人,就又被驰桐一脚踹了个趔趄。

“绕着走是吧?来你教教我什么是绕着走?”

驰桐不想开学第一天就受处分,再说刚才那两下子纯属巧劲,再加上对方没防备才让他站了上风,再待下去,自己非得被对方揍个好歹,清楚这一点的驰桐撂下那句挺起来挺狠的话转身就走。

可他没想到自己转身时,那个大哥从地上蹦了起来,顺手抄起一旁的棍子扬手打了过来。

眼看那棍子离方尺的脑袋还差十几厘米的距离,就被一只手紧紧握住了。

“这不是老同学吗,当学长啦。”苏幕一手握着棍子,一手抓住男生的头发将人往自己跟前抓了抓,动作可比语气粗暴多了,“多年不见还那样啊,欺负小孩儿。”

“苏,苏幕?”男生好像挺怕苏幕,刚才那嚣张劲一下子就灭了,“误会,都是误会。”

男生说误会的时候,五官都扭在了一起,怕是苏幕再瞪他一眼,他都能哭出来。

“误会?”苏幕看向驰桐,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

驰桐就知道苏幕长这样不可能是因为傻才降了两年级,看这样以前没少打架。

苏幕见他不说话,松开那个男生,还在那个男生屁股上踹了一脚,叫他快滚。

苏幕扯了扯驰桐湿透的衣服,嫌弃的啧啧两声,“一会不见你就湿了。”

“你才湿了呢。”驰桐拍了拍贴在身上的衣服,推门走了。

苏幕反应了一下驰桐的话,无奈的笑了,“小孩儿这思想,啧。”

驰桐下了楼正好在大门口看到了班主任,赶紧把人拦了下来,“老师跟你商量个事,我想换个宿舍。”

“你这怎么弄得?你们宿舍那几个欺负你了?”

“没有,我这是自己摔的。”驰桐扯了扯衣服,让湿哒哒的衣服离自己的皮肤远一点。

“要是被欺负了一定要跟老师说,你年纪比他们小,容易被欺负。”老师还挺喜欢驰桐这孩子的,年纪小长得可爱成绩还不错。

“我就是单纯的想换个宿舍。”

“你才刚住了一晚就不适应了?你现在是高中生了,要学会跟被人磨合,不能看不顺眼就搬走,这样就算给你换了,你过几天也得搬走,这样,你先住一个月,如果还是不行咱们再商量行不行?”

老师的语气太温柔了,说的驰桐都不好意思拒绝老师的话。

“先这样吧,老师还要赶车,走啦。”班主任说完又风一样的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的跑了。

他叹了口气,看来换宿舍的事没那么容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衣服换了,然后像个合理的理由明天接着跟老师谈判。

今天天气不错,他从教学楼走回宿舍衣服干了一半,但依旧潮呼呼的,非常不舒服。

他从箱子里掏出一件衣服来,把试衣服甩到椅子上,还来不及穿上干衣服,那几个是有就推门进来了。

几个人的目光就这么尴尬的撞在了一起。

那几个人的不仅目光十分热烈,还肆无忌惮的吞了吞口水。

“好……好粉……”

作者有话要说:  “什么好粉?”

韩千落:

“小小的。”

安子辰:“两粒……”

苏晨:“对称的……”

苏幕:“够了!把你们的眼睛从我老婆身上拿开!”赶紧用手捂住。

驰桐:“……你是帮我捂住还是想趁机摸我?”

苏幕:“我是那种人吗?”

驰桐:“(?_?)”

————

苏幕也是驰桐的前男友,只不过俩人还没认出来呢,至于为什么没认出来之后会说的。

苏幕现在就可劲作可劲皮吧,有他后悔的一天,先给他买个搓衣板囤着。

苏幕:“!!!”

第4章

驰桐的皮肤很白,腰又细又软,穿着衣服还好,这把衣服一脱就特别吸引人注意。要不是驰桐回过头来看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舍得把目光移开。不仅想看,还想舔一遍呢!

“你们非要这么看着我吗?”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是现在属性不同,他知道自己是受,那几位全是攻啊。

他一个小受脱光了站在好几个攻面前,这后果不敢想象。

“我们不看,真的。”

“对,谁看谁小狗。”

他们边说边把头转开,有几个人甚至用手把眼睛蒙了起来,并且在心里偷偷的汪汪叫唤几声……

“要不我们出去?”

“算了。”驰桐抓过干衣服一把套上。

扭扭捏捏的干什么,晚上还要住在这呢,很介意反而觉得奇怪。

衣服脱完了就轮到裤子了,结果他的手刚抓住自己的裤子扣,还没解开呢,那几位的眼睛就像是要舔上来了一样,吓得他赶紧把手放下了。

“你们够了,老子现在要换裤子了,你们还看吗?”

“看!”

“不对不对,不看了不看了。”

“我们刚才也没看,才没有看到粉红色的……”

“淡粉色……”

“圆润的……”

“对称的……”

“晶莹剔透的……”

驰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反应了两三秒钟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彻底怒了,“明天我就换宿舍……”

“别,我们真的不看了。”安子辰走过来站到驰桐的身后,“我给你挡着,谁看揍谁。”

驰桐拿了条裤子塞进包里,摔门出去了。

摔门的那一瞬间,他像是把心中的所有怒火都撒在了门上,可怜的门发出了“砰”的尖叫声。

不想上了。

退学得了。

别说一个月了,一天都没办法忍。

上个学连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还上个屁!

今天还没正式开学,学校的门没关,他从后门出去,准备回家躺会,实在不行请个病假,再不然复读,或者转学,总有解决的办法,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吧,坐以待毙没好下场。

学校后门那边新开了一家奶茶店,暂时没什么生意,买奶茶的小姐姐看到有人路过就会拉着推销一下,但是后门这边实在没什么人,以至于她看到满身冒着黑气的驰桐经过,也大着胆子伸手拉了一吧。

“小哥哥来喝杯奶茶吧,第二杯半价。”

“你看我胖吗?”

“啊?”小姐姐懵了一下,“不胖啊,很瘦。”

“那我能喝得下两杯吗?”

“那给你一杯半价怎么样,真的很好喝的。”小姐姐像千百年没看见人一样,依旧拉着驰桐的胳膊没松手,“尝一下,绝对好喝。”

“我不喝。”驰桐已经很烦了,真的没心思喝那些甜腻的东西。

“年轻人火气不要太大。”苏幕将手里的两枚游戏币塞进奶茶店门口的娃娃机里面,对着买奶茶的小姐姐笑了笑,“来两杯,一杯全糖,小孩儿你要几分糖?”

“卧槽你怎么阴魂不散的啊?”

苏幕再次抓空,他深吸一口气,走过来对小姐姐说,“给他来杯无糖的。”

“我说我不……”驰桐的话说道一半便停住了,因为苏幕踩到他脚了。

从苏幕低着头瞄准了缓慢的将自己的脚放在他脚上轻轻按了一下的样子看,苏幕百分只白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有病啊?”

“小孩别总说脏话。”

“我说不说脏话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也说么。”如果驰桐没记错,今天至少听到苏幕说了不下五次操,不下十次的你特么,还有些别的。

“你被抢劫了?”

“啊?”

“我说你被抢劫了?”苏幕又重复了一遍,而且为了让他听见,特意加重了一下语气。

“我听到了,你不用这么大声。”驰桐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被抢劫脾气怎么这么大?”苏幕说着还扯了扯他的脸,“这委屈的,是不是快哭了?”

驰桐虽然很生气,离哭还差得远呢。但他听到苏幕的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玻璃窗上自己的影子,“谁哭了,你是不是对要哭了又什么误解。”

“你们的奶茶。”小姐姐把奶茶递到他们手里,热情的说:“好喝再来啊。”

“恩。”

驰桐看到苏幕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二十递给买奶茶的小姐姐,然后小姐姐又找了苏幕十二……

这奶茶能好喝他就把脑袋摘下来。

果然,才喝了一口,一股浓浓的苦味就占据了他的整个口腔。

这无糖也太无糖了。

苏幕看到他眉毛拧在一块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随后把自己手里那杯塞进驰桐的手里。

驰桐要不是因为苦的都快哭了,才不会换苏幕那一杯喝。

“小孩子就应该喝甜一点的,而且心里苦的时候吃点甜的能冲淡一下心里的苦。”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心里苦了。”驰桐叹了口气,不想把话题继续放在自己身上,“你怎么又抓娃娃?难道你抓不上来这个,你女朋友就要跟你分手?”

“他已经一个月没理我了,估计已经跟我分手了。”

“……”驰桐没想到他会说这么带有隐私性的话,他们两个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他听对方的语气挺痛苦的,下意识的就想安慰一下,“没事,谁没有个失恋的时候啊,我还一个月没理我男朋友了呢。”

“操,这能一样吗?”苏幕烦躁的啧了一声,“算了不说了。”

“她不理你,你不会去她家找她啊?”

“网恋,连脸都没见过,哪知道他家在哪。”

“这样啊……”驰桐无话可说了,他跟苏幕不熟,听到对方的不幸他也产生不了什么心疼的情绪,“要不我再帮你抓一直狐狸出来,把昨天那只凑成一对,然后送给你下一个女朋友?”

“他还没拉黑我,也许还有机会。”苏幕将剩下的游戏币倒进包里,“走吧,陪你买个帘子去。”

“帘子?什么帘子?”

“如

果你不想被宿舍里那几位围观睡觉,就去买个帘子把自己挡上。”苏幕挑了下眉,“不想买也行,来我被窝里,我帮你挡着他们的视线。”

“呵。”驰桐从始至终都认为苏幕是个直男,苏幕说这话不是想调戏他,就是嘴欠,所以他也不准备骂人了,而是决定恶心他一下,“我要是真去你被窝里睡,你受得了吗?”

“受不了。”苏幕背上包,像哥们一样把手打在驰桐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你才十四,我要睡|你得判多少年啊,我胆小。”

“滚!我特么十六!”

作者有话要说:  苏幕:“我老婆真是又软又弱小还可怜,我得保护好他,不能让宿舍里那几个禽兽伤害他!”

驰桐:“→-→实际上我一米七八,不软不小不可怜,还练过一阵拳击和跆拳道,了解一下。”

第5章

“你们刚才那么做太过分了。”苏晨嫌弃的瞥了宿舍里那几位一眼,“没见过男人?桐桐还小,别吓唬他了成吗?”

“我跟他谈恋爱的时候可不知道他这么小。”韩千落跟驰桐是网恋,在视频里,驰桐看起来不小,“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们一个个的眼睛都快粘在他身上了。”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没有肮脏的想法。我就是看看他的身材怎么跟当年练拳的时候不一样了。”安子辰叹了口气,“没有我的督促他又犯懒了。”

“桐桐还练过拳击?”韩千落从上铺探下脑袋来看了一眼安子辰,“那你是不是跟桐桐有过肢体接触?好羡慕你啊。”

安子辰用手拍了下韩千落衣服上垂下来的兔耳朵,“他弱了,我怕打伤他,从来没跟他练过。也没身体接触,你们呢?”

他问完这句话,宿舍里传来了五个叹气声。

……

驰桐抱着新买的帘子,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感冒了?”苏幕将食指贴在驰桐的额头试了试温度,“刚才让水浇的?”

驰桐嫌弃的躲开苏幕的手,“你不碰我就不会说话了是不是?”

“谁碰你了?”苏幕说着顺手扯了扯驰桐衣服上的褶,把它拉平才放下了手。

“要不要我给你录下来你才承认?从刚才在教室开始,你说一句话,就得拍我一下,要么揪我一下,我这条胳膊早晚要被你拍肿了。”

“我有吗?”苏幕说话时下意识的抬起了手。

“你这手要干什么?”驰桐指着罪证。

苏幕尴尬的抬起了另一只手,笑着拍了个巴掌,“我不是怕不拍你一下,你都不知道我在跟你说话。”

“咱们靠语言沟通,不是靠互相碰触角来传递信息。”

“你还有触角呢,掏出来给我看看。”

驰桐无奈的看着他,收回那条苏幕降级不是因为傻而是因为打架的想法,他特么的就是傻!

“谢谢你陪我来买帘子,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回去。”

“你要吃了晚饭再回去?”

“啊,是吧。”驰桐本来想回家,现在买了帘子,他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动摇,但他依旧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附近有家火锅店味还不错,要不要一起去吃?”

“我家就是开火锅店的。”被火锅味熏陶了十几年,他已经对火锅产生了厌恶感。

“你想说你特别爱吃火锅?”

“我想表达的是,我已经吃腻了。”

“那烧烤?”

“走吧。”驰桐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了,暂时认命了。比起宿舍里那几位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上他的男人比,苏幕还是比较有安全感的。

更何况苏幕还带着他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然后又挤在一堆妇女堆里帮他去买帘子。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嘴贱又傻缺的男生确实是在想方设法的照顾他。

“好吧,我请你。”

“你带钱包了吗?”苏幕看了一眼驰桐瘪的像纸片一样的包。

“我有手机。”驰桐掏出手机,“现在谁还带现金?”

“我。”苏幕用手戳了一下驰桐的手机,“毕竟手机很容易没电。”

驰桐按了一下手机按键,发现还剩百分之三的电。

“你的嘴是不是有毒?”

“你以为你手机的电是被我的嘴吸走的?”

“算了。”

一分钟之前他刚说了“我请客”这句话,一分钟后就打脸了,这让他很不爽,“你先垫付,我回去还给你。”

“不用了,小弟弟。”

“你再叫我小弟弟信不信我抽你?”

“你抽我是不是要跳起来抽?”

“……”驰桐不想跟他抬杠,伤身体。

苏幕说的附近跟驰桐想想中的附近不一样,他本以为出了市场转个弯就到了,谁知道他却跟在苏幕身后穿梭在各个小胡同里走了四十多分钟,劳累让他开始怀疑,苏幕是不是要把他给卖了?他能卖多少钱?

向他这个岁数的男生应该不太值钱,女生还可以买去当媳妇,他就只能卖器官?

驰桐摸了摸自己的腰子,恩,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自己留点内脏,给他留口气。

“想什么呢?大马路上的注意点,怎么还开始自摸了?”苏幕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到了。”

“哦。”驰桐收回不知道飘到那里的思路,顺着苏幕的目光看到一家门脸,那家店开的挺偏,没有招牌,只在门口用led等缠了个“串”字。

这家店跟其他路边的烧烤店没什么区别,就连菜单都一个德行。

“你经常来?”

“没有,第一次来。”

驰桐把菜单拍到桌上,“你没来过怎么知道这家好吃?”

“我没说好吃,我是说这附近有家火锅店挺好吃的,可是你不吃。”苏幕把桌上的菜单拽过来,写了五十串羊肉串五十牛肉串。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家店的?”驰桐越来越觉得苏幕这人太神奇了。刚才他们走的那几条路,再让他走一次他都得迷路,苏幕第一次来居然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他脑袋里装雷达了。

事实证明他把苏幕想的太高端了。

“我用APP搜附近的烧烤店找到的。”苏幕将手机屏幕朝向驰桐,“上面有地图。”

驰桐什么都不想说了,招呼服务员过来又要了份菜单。

他对点餐没有兴趣,只不过他的手机没电,只能看菜单打发时间。

苏幕勾勾画画了半天,将菜单递到驰桐面前,“你看看有什么要补充的没。”

“没有。”

“行,那我下单了。”苏幕抬手把服务员交过来,“就这些,再来四瓶啤酒。”

“四瓶?”驰桐被他这数字吓到了,他也不是不能喝,只是一会还要回学校……

“怎么,不够?”

驰桐丢了一个白眼给他,

“未成年人不能说脏话,就能喝酒了?”

“哦,你瞧我,忘了。”苏幕转身对服务员说:“两瓶啤酒,一瓶可乐。”

“不要冰的。”驰桐刚才被凉水浇了一下,肚子有点不舒服,他不想再喝凉的刺激自己。

“不让你喝酒就不高兴了?”苏幕抬起手,然后攥成拳头又收了回来,差点又去拍驰桐,“老师把你交给我了……”

“什么就交给你了?这话咋就那么难听呢,我是犯了什么错误?”

“班主任让我照顾你,我就得照顾好你,再说了,我第一次当班长,你就配合一下我工作,以后你也别早恋了,当然脏话也少说也别抽烟酗酒。”

“你管别人的时候先管管自己行吗?你一个又早恋又抽烟还喝酒脏话不断的人有资格说我吗?”

“我成年了。”

“都成年了才上高一,是不是觉得自己特牛逼?”

“我……”苏幕把要说出口的那个操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这样,为了公平起见,从今天起,谁都别说脏话。”

“行啊,那来点惩罚措施吧,毕竟你说的可比我勤多了。”驰桐此时特想给对方一个教训,不吃点苦,对方怎么能知道多管闲事多烦人。

“你想要什么?”

“别说要什么了,谁说一句脏话,就管对方叫一天的爸爸,任何场合都奏效。”驰桐一副“输不起就别玩”的表情看着他。

苏幕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小屁孩给挑衅了,心里特别不爽,毕竟在今天之前,他周围的那群人连看他一眼都不敢,更别说挑衅了。

“操,叫就叫,不过别哭着耍赖就行。”

驰桐没忍住笑了,这对面坐着的果然是个傻子,“叫吧。”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御宅屋”,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此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