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在线阅读_苏瑾玥君冥夜全文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是由“夜凌珊”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苏瑾玥、君冥夜,靖宇,在那个世界还好吗?当时我引爆了炸弹,不知道你还活着没有?就算还活着,也差不多残废了吧?这般想着,脑海中就毫无预兆的浮现出君冥夜的那张俊颜。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在线阅读_苏瑾玥君冥夜全文阅读

楔子1:

黑夜笼罩着大地,星辰洒满天际。

在这沉静的夜色下,被重重人影包围着的帝豪酒店,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宏伟。

谁也没看见,一道小小的身影蹲在一棵树上,冷锐的眼睛看着眼前的酒店,手上的仪器不断扫描着出口,楼道,窗户。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因为做完这个任务之后,她就可以和靖宇退出组织,辛福生活在一起了。

她叫苏瑾玥,代号K,是特工界的无冕之王,经她手的任务几乎无败绩,这也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

而靖宇,是她男朋友,也是仅次于她的特工,同时也是她的好搭档。

她和靖宇都是孤儿,自小便和一些年纪相仿孩子一起被带进组织接受训练,最后只有她和靖宇活了下来,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们两人成为亲密的好伙伴,一起做任务,一起完成,经历过好几次生死,最终两人慢慢相恋。而这次任务是她最后一个任务,难度也非常大,完成了便可金盆洗手退出组织,和靖宇过安乐的日子。

想到这里,苏瑾玥嘴角扬起一抹甜蜜的笑,不过转瞬被冰冷取代,她可没忘记今天的任务——刺杀国际商业少主和夺取他身上的紫月墨星。

紫月墨星,传说有通天的能力强大的力量,得此物者可统一天下。

想起这段传说,苏瑾玥满脸不屑,要统一天下还需要强大的实力,一颗紫月墨星能有多大能耐。

不过想归想,她也没停下手上和眼睛上的动作。

风缓缓的吹过,带动着一丝夏日的气息,被风吹过的大树,枝头的叶子经受不住这风的压力,第一片叶子缓缓落下,第二片叶子落下,当第三片叶子还未离开枝头的时候,娇小的身影快如闪电般的从树枝上跃起。

手上的仪器正好显示着23:30。

她踩着树枝在树上如鸟一样飞过,借助这颗大树的优势,直奔酒店的三楼。

在她的脚下,是几个巡逻的黑衣卫,一点都没感觉到他们头上有人跃过。

苏瑾玥身子一卷,悄无声息的从窗户落进了三楼的房间里。

环顾四周,很快便确定这是卧室,里面的摆设都是一级产品。

连苏瑾玥都不禁感叹这豪华的让人窒息让人沉沦。

“小宝贝儿~好久都没见着你了,想死爷了,今晚上你可要好好伺候,来填补这几天爷的相思之苦啊!”

一道约莫三十多岁的猥琐男声响起。

“萧爷,这几天可想死奴家了,奴家还以为你不要奴家了呢~”紧接着,一道极其妩媚的声音传来。

……

苏瑾玥听着里面的动静,极其厌恶的蹙起了眉,在心里冷笑一声,这位萧少主的好色还真是名不虚传啊,那女的也真的是挺厉害的!

为了不让自己耳朵继续受罪,苏瑾玥快速的从身上拿起一把黑色消音枪,利落的窜上窗边,对准里面的两个蠕动生物一连开了五枪,完事后轻轻的朝枪口吹了一口气,想转身离去,缺不料刚转身后面就响起一声枪响。

苏瑾玥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靠,才勉强与那子弹擦肩而过,回头看见刚刚已经被她杀了的人现在正坐在椅子上满脸嘲笑的看着她,旁边是一群黑衣蒙面的杀手。

只一眼,苏瑾玥脑海里就出现两个字“背叛”。

苏瑾玥此刻有些疑惑,明明这次行动是秘密行事,知道的人除了大boss就只有靖宇了,难道是大boss?

不可能。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次行动的计划,那就只有靖宇了,到现在苏瑾玥也非常肯定这次行动除了他们仨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想到这里,苏瑾玥的眼神更加凌厉起来,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发福的少主,“是欧阳靖宇告诉你们的!?”虽说是疑问句,苏瑾玥却非常肯定,仿佛她已经知晓一切似的,但心里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哈哈哈,没想到代号K如此聪明,果然名不虚传,真不愧是特工界的传奇啊!”这位萧少主停顿了一下,道“没错,这次要不是靖宇告诉我这次行动的计划,我恐怕还真的被你給‘咔擦’了呢!怎么样,被背叛的感觉如何?哈哈哈~”说完就-嘲讽似的大笑起来。

“那他人呢?有胆子背叛没胆子出来么?”

苏瑾玥漫不经心的对萧少主说,仿佛这次被背叛的人不是她似的。

“就那么想要见我吗?”

一道略带磁性的男声在这片空间响起,紧接着一个十分俊逸的男子走进来,待走到萧少主身旁时停了下来,从始至终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苏瑾玥。

“靖宇,我还以为你当缩头乌龟不出来了呢!”

萧少主调侃道,却不想欧阳靖宇鸟都没鸟他。

“欧阳靖宇,给我一个解释!”苏瑾玥冷冷的看着欧阳靖宇。

“解释?呵,不就是你太优秀了,连我都嫉妒了,明明咱俩是同时进入组织的,凭什么你比我优秀,boss也只看你的好,我就只能活在你的光环下,凭什么?”

欧阳靖宇近乎嘶吼的声音传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他的不甘愤怒,说完之后他有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再说了你坐那位置也有好些年了,是时候该换换人了,而我--是仅次于你的存在,所以也就只有杀了你,我才有机会!”欧阳靖宇满脸憎恨的看着苏瑾玥,眼底有着一抹疯狂的血色。

苏瑾玥看着眼前近似疯狂的欧阳靖宇,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和悲痛,不过转瞬就恢复成之前的面无表情,“你就那么恨我?”苏瑾玥说道,语气里没有一丝起伏。

“当然,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恨不得剥了你的皮,断了你的筋,刮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欧阳靖宇大声的吼出来,说完还大口大口的喘气,眼底的疯狂之色更甚。

“啪啪啪……”萧少主坐在沙发上鼓掌。“啧啧啧,没想到这次还能看这种好戏,难得啊难得!”

忽然,萧少主像是想起了什么,萧少主对着苏瑾玥冷冷地说道“把紫月墨星交出来。”

楔子2:

“嘁,想要紫月墨星?难道你不知道我代号K做的任务到手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把东西退回去的道理?”苏瑾玥冷笑,眼里尽是嘲讽之意。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破了你这道理!”

萧少主满脸阴鸷的说道,随后又看向欧阳靖宇,“欧阳,不介意我杀了代号K吧!”

不等欧阳靖宇回答,萧少主就抬手,口中就说了一个字“杀”。

只见他身后的那群黑衣人都迅速有秩的朝着苏瑾玥而去,每人手上都各拿着一把匕首身上都配着手枪。

苏瑾玥看着朝她而来的杀手们,勾唇不屑一笑,仿佛在嘲笑这群人的不自量力。

当这群黑衣人到达苏瑾玥面前时,其中一个拿起匕首想割断苏瑾玥的咽喉,还有一个拿出手枪想直接击中苏瑾玥的心脏,其他的将苏瑾玥团团围住,以避免她躲闪逃离。

“砰”的一声。

随着子弹的打出,众人都以为苏瑾玥就会被这样杀了,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苏瑾玥以一种众人难以想到的奇怪姿势躲开了子弹,并且反手一抓讲拿着匕首的那人的手“咔”的一声扭断。

然后趁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几秒时间迅速拿起身上的小型手枪。

“砰!”

“砰!”

“砰!”

……

伴随着七声枪响,之前拿着匕首和手的两个和旁边五个围着她的都中了子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苏瑾玥趁着现在的空挡迅速闪出去。

而那七个在苏瑾玥闪出去的瞬间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之前的那群黑衣人现在就只剩下五个了。

待众人反应过来之后,苏瑾玥已经站在五米外正拿着那把小型手枪对准萧少主的太阳穴,随时都准备要开枪一样。

旁边的黑衣人见此都拿着枪对准苏瑾玥各个死穴,那意思仿佛就是只要苏瑾玥敢开枪杀了萧少主,他们就敢开枪杀了她。

苏瑾玥瞥了一眼那群黑衣人,不屑的哼了一声,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手枪依然对着萧少主。

“不愧是特工界的女王,今天真是让本少大开眼界啊!”

萧少主捧着笑脸对着苏瑾玥说道,脚下悄悄向旁边移动了一步,避开了苏瑾玥手枪对准的位置。

“呵,多谢夸奖!能得到萧少主的赞美我还真是荣幸啊!”

苏瑾玥嘲讽的说着,手悄悄往旁边移了一点,重新对准了萧少主的眉心处。

擦,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萧少主在心里暗骂一句,脸上却没有露出些什么。

“哪里哪里,代号K的大名如雷贯耳,黑白两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的赞美不算什么。”

萧少主笑着对苏瑾玥说,本想在移开,却不想苏瑾玥凉凉的声音传来,“别躲了,你可是我今晚的任务,躲不掉的。”声音里满满的鄙夷之气。

接着又继续说道;“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完成任务,这是我的原则。”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势在必得。

萧少主身体一僵,抬眸看着苏瑾玥道:“那要怎样你才能不杀我?我可以出双倍的钱买我的命!”

这时候萧少主是真的有些怕了,代号K的大名他经常听到,但总是不屑的,他有足够的自信,自负的认为代号K不敢讲他怎么样,现在听了她的话,他就知道这次是真的栽了,靠武力不行那就用钱财,他就不信有人不喜欢金钱。

“钱?还双倍的?原来你的命就只直双倍啊!想不到堂堂商界龙头少主自认为自己的命就值双倍,啧啧!”苏瑾玥一脸嫌弃的说着。

听着苏瑾玥这么说,萧少主心中一喜,自认为这苏瑾玥是妥协了,命保住了。

但同时又觉得自己的命太廉价了,想他堂堂商界少主,命才值双倍,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被笑话的。

想到这里,萧少主似乎有一股熊熊烈火在心里盘旋,于是他脱口而出道:“五倍,哦不,十倍,就十倍!”

说玩他就有些后悔了,他都还不知道谁买的他的命,出的价是多少,就这样草草说十倍,肯定会被坑死。

萧少主此刻是后悔莫及却又不得不感叹苏瑾玥的腹黑,一个激将法,他就怂了。

“十倍?嗯,勉强还行吧!就十倍吧!一共是一千亿乘以十,一万个亿,把钱拿来。”苏瑾玥还有些嫌弃的说着,眼里却闪着算计的光芒。

而萧少主当听到一千亿时刚想松口气但在听到后面的话时,那口气就卡住了,憋在咽喉处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心想暗忖:谁这么有钱,买了本少主的命一千亿,这代号k可真是够黑的。

不过为了能活命,萧少主心一横,肉痛的说道:“好好好,我马上给你。你等等!”

说完便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迅速从身上拿出十张卡给萧少主。

萧少主拿过卡走到苏瑾玥面前,把卡递给了她。

苏瑾玥接过卡,看也不看的放进包里,道:“好了,钱,我也拿了,你也可以走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瑾玥还故意咬重了‘走’这个字。

正当萧少主听到他可以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苏瑾玥拿枪对着他按下扳机,紧接着“砰”的一声响起,萧少主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瑾玥,只见她胸前一颗子弹穿过身体从他肩膀上擦肩而过,没一会儿,苏瑾玥身上便流了一大滩血迹。

苏瑾玥慢慢转过身,看着拿枪射击她的曾经男友欧阳靖宇,勾唇讽刺的笑了笑,慢慢说道:“欧阳靖宇,认识你,是我最大的不幸!”

说完便向后倒去,谁也没看见,当苏瑾玥倒下的时候,一滴泪水从她眼眶里流出,融进了那一大滩血里。

欧阳靖宇看着倒下去的苏瑾玥,眼里闪过一抹悔恨,心也难受得厉害,喃喃自语:“我早就说过,总有一天,我会与你分别,并且会亲手杀了你,可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瑾玥!”

心口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瑾玥,我有些后悔答应那个人了,与你分别便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如今,我竟然亲自杀了你,还将你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愿你能在那边,好好生活,永别了……“滴,滴,滴……”

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区域,萧少主紧张的看着欧阳靖宇,道:“什么声音?”

欧阳靖宇蹙眉听了一下,随机脸色顿变,慌乱的说:“不好!是炸弹。”

该死,没想到苏瑾玥还留了这么一手,是他太大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瑾玥竟然带了炸弹,难道她想跟他们同归于尽?

“什么?炸弹?那还不赶快逃啊!妈呀,我可不想死!”萧少主那惊恐的声音响起,随机拔腿就跑。

只是没跑几步。

“轰轰轰……”

一阵爆炸声响起,火光冲天,这座豪华的酒店顷刻间便成了一堆废墟。

谁也没看见,在爆炸的那一刻,一团紫光从酒店里飞出,直冲天际。

第一章:穿越

*********碧落大陆

东临国。

痛,撕心裂肺的痛,让人忍不住想要直接了断,好似被车轮狠狠地碾过一样,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般,毫无力气。

“嘶~”

苏瑾玥疼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双漆黑却清冷的眸子缓缓睁开。

看着墙壁上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蜡烛,一双黑眸没有任何反应,许久之后,苏瑾玥才慢慢消化了脑海中那部分多出来的记忆。

有些无力地叹息一声,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她……竟然遇到了这千百年来都不曾遇见的穿越!而且还是借尸还魂的那种!

苏瑾玥,跟她同名,只不过,原主是东临国将军府唯一的一位嫡系小姐,排行第七。

虽贵为嫡小姐,却过的比下人都不如!

废物,胆小,懦弱,无知,花痴,病秧子都是她的代名词。

不仅如此,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偏偏她这傻子还与东临国杰出的三皇子有婚约,还是娃娃亲,这得羡煞了多少少女啊!

也就因为这场婚约,使得原主受到更多的欺凌和嘲笑。

就因为她是东临国最大的笑话,将军府最大的耻辱,所以爹不疼,娘不在,兄弟姊妹都来怪,后母姨娘都来害!

而这次,就是因为她不小心说错了话,得罪了她那所谓的爹爹最宠爱的雪姨娘,就被罚跪祠堂。

这也就算了,偏偏她那所谓的二姐苏清在人前是朵清高的白莲花,没人后就对原主鞭打谩骂,虐待原主。

这次也不例外,在原主去祠堂的路上,苏清让人抓了原主并带到她的院子里,用鞭子打了又打,最后还用盐水浇淋,完了之后才把半死不活的原主扔进祠堂,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完全不在意原主的死活。

也怪原主命苦,遇上这群人渣,加上本来就病弱的身子,在祠堂待了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但是任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机缘巧合之下,在现代被称为“无冕之王”的她,代号K,就这样碰巧穿越到了这具十二岁的身体里。

“你放心,既然用了你的身体,欠你的,我自然会让他们还的!”苏瑾玥郑重的承诺道,心里那股不适的感觉也随着这句话逐渐消失了。

慢慢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苏瑾玥环顾四周。

除了那一堆的灵位及供奉的食物,并没有其他的人或物。

“咕~”

“咕~”

“咕咕~”

随着肚子里传来叫嚣的声音,苏瑾玥这才想起这身体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有吃过东西,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于是乎,苏瑾玥想也没想的直接就拿了那些供奉的食物开始吃。

当苏瑾玥刚拿起最边上的一个水果时,忽然瞥见供奉台边缘处有一个微微凸起的东西,苏瑾玥凑上前去看,那是一个按钮,很小,周围还有些花纹,不注意的话就会认为那是个装饰品。

苏瑾玥心里暗忖:看样子这应该是一个机关,只是,这机关里面会有什么好东西呢?还有这个祠堂里会藏什么宝贝?

想着想着,苏瑾玥就按下了那个按钮。

“咯吱”一声,只见左边原本完好无损的墙壁上渐渐出现一道门的形状。

随着“咔咔咔”的声音石门慢慢打开,露出仅容一人通过的楼梯。

苏瑾玥挑挑眉,不禁暗暗惊叹道:啧啧,这古人的智慧若是加上现代的那些高科技,那真是无敌了!瞧瞧这石门,如果不按机关,还真的很难发现呢!

想归想,苏瑾玥便从一旁的烛台上拿了一根蜡烛下来,然后朝那楼梯走去。

刚踏入石门内,入目的是一片漆黑,苏瑾玥微微闭了闭眼,适应了一下眼前的环境,然后拿着蜡烛往前照了照,微弱的烛光在楼梯里一闪一闪的,好似随时都会熄灭似的。

苏瑾玥也没管那么多,拿着蜡烛小心翼翼的走上楼梯。

直到走了大概有五分钟,眼前就出现了一堵墙,挡住了她前进的道路,前面,没有路了。

苏瑾玥看着眼前的那堵墙,根据她在现代的经验来看,这里一定有开启这堵墙的机关!

于是,苏瑾玥就拿着蜡烛在墙壁上慢慢摸索着。

忽然,她不小心按了一个按钮,正欲往后退去,却瞥见那堵墙慢慢的往上升起,露出里面的情景。

苏瑾玥站在原处静静的看着里面的情景,嘴角微微抽了抽,眼里满是无语和失望。

只见石墙后面有两个书架,上面满满的全是书,旁边还有个小柜子。

苏瑾玥不禁暗暗沉思:丫的,玩她呢?

就这么一个破柜子和两个破书架,能有什么好宝贝?还有那个小柜子里有什么东西?那书架上的那些书是关于什么的呢?

出于好奇心,苏瑾玥缓步朝着那两个书架走去,然后在书架面前停下,随意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当看到碧落大陆通史六个字时,苏瑾玥这才想起她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了,还没好好了解了解这个碧落大陆呢!

这可是她除了地球以外的第二个将要生活的地方呢!不学习一些新知识,她还怎么活?

想到这,苏瑾玥便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虽然她是认真看,但在现代就会的一目十行正好在这里运用上了,虽然她看书很快,但这些内容大概她也能记下来。

碧落大陆,一个以武为尊的大陆,在这里,人们崇尚武力,实力就是一切,不管你有多好的身份地位,没有实力,还是会被世人耻笑,被人看不起。

就像原主一样,也难怪原主虽贵为将军府嫡小姐却成为众人的笑柄了。

苏瑾玥撇撇嘴,继续往下看。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上,灵者是最多的,大概占了五分之四。

当然,还有其他职业,像驯兽师,炼药师,召唤师等等,对血脉和天赋的要求极其严格。

都说物以稀为贵,这也不例外,只要有一点点成就,在这大路上也会被众人追捧,也是了不起的存在。

在这大路上还有金、木、水、火、土、风、雷、暗八种元素,金系也就是光明系元素,暗系也就是黑暗系元素。

这两系元素最为稀有,尤其是光明系元素,那只春在于传说中,暗系其次,雷系第三,木系和火系是炼药师的标准……在这大路上灵者的等级分为:灵徒,灵士,灵师,灵将,灵王,灵君,灵皇。

每一级又有赤橙黄绿青蓝紫黑之分,赤阶最低,黑阶最高。

召唤师等级分为:一到十二星召唤师,圣级召唤师,帝级召唤师,神级召唤师。

每一级召唤师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

炼药师等级分为:初级炼药师,中级炼药师,高级炼药师,大师级炼药师,宗师级炼药师,皇极炼药师,神级炼药师。

驯兽师又称为驭兽师,是靠精神力的强大和自身属性来驯兽的,等级分为:初级驭兽师,中级驭兽师,高级驭兽师,大师级驭兽师,宗师级驭兽师,皇极驭兽师,神级驭兽师。

还有一种被称为驭兽之王的人是不需要等级的,他们是依靠精神力的强大来驯兽,非同属性的魔兽都可以驯服。

驭兽师和召唤师不同,召唤师只能召唤与自身天赋实力同等的魔兽,而驭兽师,只要你的精神力够强,同属性的魔兽都可以驯服。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势力,而排的上位的有一城二殿三宫四圣地。

一城是域华城,二殿指光耀殿和黑耀殿,三宫指瑶池宫、未央宫,篮宁宫,四圣地就是东临国,南湘国,西楚国,北冥国。

第二章:间谍

四国的位置是呈口字型排列,中间围着的是迷雾森林,这迷雾森林是魔兽生活修炼的地方,在这里面还有许多珍贵的灵草、灵药,都是炼药师梦寐以求的宝贝。

越到深处,灵药灵草也更珍贵,相对的危险也越大,魔兽等级也更高。

当然,越是珍贵的灵草灵药身边就有越厉害的守护兽。

而魔兽又分为灵兽,神兽,超神兽,上古神兽,远古魔兽。

同等级的魔兽的实力有又分为1——15级。

比较常见的就是灵兽了,而上古神兽和远古魔兽都只存在于传说中,神兽也非常珍贵,就更别说超神兽了。

要是哪个国家拥有神兽级别的魔兽,估计会举国同庆吧!

那个国家的皇帝估计睡觉都会被笑醒吧!还会以最好的待遇饲养它们……看着这些大陆常识,再回忆下原主记忆中的相关知识,苏瑾玥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忍住想骂人的冲动。

KAO!

原主的自闭症到底有多严重!这些常识知道的都少的可怜,更别说那些比较复杂难的了,整天就只知道犯花痴,追着那什么三皇子屁股后面跑。

帝都谁不知道那什么破三皇子喜欢她那二姐姐苏清啊!

连正眼都不看原主的,每次遇见原主不是躲就是厌恶的看着原主,命人将原主丢出去。然而原主就像个傻子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去碰壁,完全不长记性。

哦不,原主本来就是个傻子。

帝都人人都知道苏清和三皇子两人是两情相悦,两厢情愿的,原主却要傻傻的夹在他们中间,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也难怪苏清和三皇子都厌恶她,都恨不得杀了她。

想着这些,再想想苏清和三皇子的嘴脸,苏瑾玥眉毛狠狠地跳了一下,不由得感叹世人对他们真是公平啊!

渣男配贱女,啧啧啧,绝配啊!

感叹完之后,苏瑾玥便没有再多想,又拿了一本书,只是才翻开第一页,苏瑾玥就愣了一下,随即又看了看书面,只有一个“账”字。

苏瑾玥有些错愕的看着这本账本,账本不是一般都放在书房,或是由管家保管着的哪?

这怎么……怎么连祠堂里还有这玩意?这不科学!

难道这人的脑思路不正常?

不按常理出牌?

想归想,但苏瑾玥可没放下手中的事,她一页一页的翻着,除了刚才的惊讶之外便没什么表情了,神情很平静,仿佛刚才那惊讶的神情不是她表现出来的。

直到看完整本账本,苏瑾玥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表示她现在很无语。

的确,这账本上除了一些贪污的事,还有就是与哪些达官贵人交情好之外便没什么了。

这也难怪苏瑾玥会觉得无聊了,因为这里面的可用信息量真是太少了。

随后苏瑾玥把这账本放回原处,又拿起放在不是很显眼的地方的另一本厚厚的书。

然而苏瑾玥怎么也拿不起来,愣了一下,心里想着这里肯定有猫腻,便凑上前去仔细观察。

只一眼,苏瑾玥就知道这书是假的,里面是空心的,应该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要打开需要启动机关,若强行拿出,不仅会触动其他攻击性机关,还会惊动这府里的主人,所以,要想打开就必须要找机关。

根据在现代的经验,苏瑾玥认为这机关应该恨这些书的摆放位置有关。

于是,苏瑾玥便仔细观察了起来。

没一会儿,苏瑾玥就发现有几本书不对劲。

这是一套装在紫衫木匣子里的书,一套共九本,就那么竖着放在架子上。

之所以说它有古怪,是因为旁边的书都有些灰尘,但是这套书……似乎经常被人碰触,上面光滑洁净。

也有可能是主人特别爱惜它,所以经常擦拭吧。

苏瑾玥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笑意,就是它了!

苏瑾玥的手伸向这只书盒,上下左右地摆弄了半晌,然而,没有丝毫反应。

怎么会?

苏瑾玥细眉微蹙,她想了想,又将盒子里的书一本一本取出来。

每取出一本就停一停,仔细倾听动静。

就在苏瑾玥取第六本的时候,忽然,她感觉到这本书似乎被黏上去似的,怎么都取不出来。

再仔细一看,她顿时乐了,果然,这本书竟然是黏上去的,也就是机关所在。

她将那本书猛然抽出。

“哗——”

一道细小的声音在黑暗中想起,之前的那本假书的封面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一个本子。

这本子的书页都有些泛黄了,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苏瑾玥拿起来看了看,越看越心惊。

看完之后,苏瑾玥深呼吸一口气才平静下来,看着手里这本子,苏瑾玥万万没有想到,她那将军爹爹竟是南湘国的安插在东临国的间谍,而且这间谍还成了东临国的将军。

这东临国皇帝到底有多昏庸才会做出这种害国害民的事。

啧啧啧,她那位将军爹爹不简单啊!

不过,这东西既然落在她手上,若不好好利用那还真是浪费了她花的这么多时间。

这样想着,苏瑾玥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将这本子放进怀里藏好,再将书盒放回原处,把之前碰过的东西都放回原处,完事之后,又站在远处看了看,根本看不出之前有人来过,还拿走了重要的东西。

确定无事之后,苏瑾玥转身准备离去,眼角余光却瞥见了那个小柜子。

苏瑾玥想着这书盒里都有这么重要的文件,那柜子里又有什么贵重的宝贝呢?

一想到有宝贝,苏瑾玥就快步走上前,入眼的是一个精致的玄铁锁。

玄铁锁只有东临国第一巧匠会打造,锁芯复杂难解,锁身无坚不摧,但这只是相对别人而言。

对于开过现代各种繁复铁锁的苏瑾玥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只见她取出一根细小的簪子在锁孔捣鼓着。

不到十秒钟,随着“啪嗒”的一声轻响,传说中无坚不摧的玄铁锁就这样断送在苏瑾玥手中。

紧接着,小柜子的门慢慢打开,发出“咯吱咯吱”的细小声音,露出里面的一个用紫檀木制作的精美盒子,盒子上有许多精致复杂的花纹。

苏瑾玥也没闲工夫欣赏这些,迅速打开盒子。

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乳白色的玉佩,光泽锃亮,一看就知道这玉的质量不错。

苏瑾玥拿起来一看,正面有个南字,背面有个苏字。

一瞬间,苏瑾玥就知道了这块玉佩便是她那将军爹爹苏子安与南湘国皇帝的通信信物。

看着这玉佩,苏瑾玥用手仔细摩挲着玉佩上的花纹、图案、文字及触感,待将这些都记在脑海里之后,苏瑾玥便将这玉佩又原封不动的放回原处,把锁也还原放好。

第三章:落水

做完这一切之后,苏瑾玥这才站起身,扫视了一眼这间屋子,见没有什么不妥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往回走,完全没有一点未经主人允许就拿人家东西的意识。

本来嘛,她一没偷二没枪,三没放火毁灭证据,四没杀人灭口,而是光明正大的拿,人家主人不在没看见也不能怪她,是吧?

待苏瑾玥回到祠堂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从供奉台上拿了个苹果叼在嘴里,在理了理衣服,苏瑾玥慢慢走了出去。

花园里,两个女子正朝着荷花池走去,身上穿的轻纱衣裙也随风微微飘拂着。

“……哼,真搞不懂爹爹是怎么想的,竟然才只让那小贱人跪祠堂,要不是我半路拦截,估计那小贱人这次还真的死不了!”苏清满脸恶毒的说道。

“……二姐,万一这次那小贱人还没死怎么办呢?那婚事……”

一道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传入苏瑾玥耳中,苏瑾玥耳朵动了动,想了好久才想起这倒声音的主人是她那四姐苏凝。

这位四小姐跟苏清一样也是庶出,天赋不是很好,但她有一张好嘴,且很会巴结苏清,一切以苏清为主,俨然就是苏清的跟屁虫,整天围着苏清转,也是苏清的帮凶,经常殴打原主呢。

至于苏清嘛,虽是庶出,但人家小小年纪就天赋惊人,是整个苏家的宠儿,再加上与三皇子两情相悦,在苏家的地位也就更高了。这也导致了她嚣张跋扈,表里不一的性格。

想到这,苏瑾玥不由得冷笑,我还没去找你们算账呢,你们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如此也好,省了她去找她们麻烦的时间。

“哼,她这次要是不死,那么等下次我一定弄死她!”苏清恶狠狠地握拳道。

“嗯对,这次爹爹让她罚跪祠堂,再加上二姐你的亲自‘伺候’,那小贱人不死都不行。”苏凝幸灾乐祸的说道。

……

此刻,他们两个正在荷花池边散步,苏清在内测,苏凝在外侧。

苏瑾玥躲在一棵梧桐树后面,听着她们商量着怎样谋害自己,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倒要看看,现在谁敢再对她动手!

听说这苏清天赋很高,现在小小年纪已经是灵徒三阶了。

如今,自己虽然还没能力报仇,但收取点利息却是没问题的。

苏瑾玥隐藏在梧桐树后,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她衣袖翻飞,一颗小石头好巧不巧地滚落到苏凝脚边。

苏凝目视前方,哪里顾及的到脚下?

她一脚踩上去,身子顿时重心不稳,歪歪斜斜的往苏清那边倒去。

人在摔倒的时候,总有抓住身边一切可抓之物的本能,所以苏凝很幸运地抓住了苏清的衣袖。

然而,很不幸的是,就在两人歪歪斜斜的时候,苏瑾玥猛然朝苏凝屁股踹去!

毫无预兆的攻击让苏清措手不及,而她此刻又牢牢揪住苏清的衣袖。

所以,两个人双双朝水池中跌去。

随着“嘭!”的一声,巨大的落水声响起,两人重重跌落进水池中,溅起了无数水花,自己也变成了落汤鸡。

而苏瑾玥此时早已经隐藏回了梧桐树后,双手环胸,眸中流光溢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坐等着看好戏。

她倒要瞧瞧这对合作无间的好姐妹是怎样互掐内斗,互相内讧的。

面对这样的无妄之灾,其实苏清是挺无辜的,但是谁叫她谁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苏瑾玥呢?

难道她不知道苏瑾玥可是个很记仇的,而且有仇必报的人吗?

不对,那是现在的苏瑾玥,以前的可不是,所以这也就不怪她的无知了。

苏清被苏凝连累,一头栽进水里,本就脾气娇纵的她顿时气得大叫,一个巴掌就甩过去:“四妹你干嘛?自己摔倒就算了,干嘛要连累我也摔进去!!!”

苏凝好不容易浮出水面,迎接她的就是苏清的一巴掌,弄的她又跌入了水里。

其实苏凝真的好无辜,她只知道她踩到了一个东西,有些重心不稳,就下意识的拉了苏清的衣服,

然后她就感觉到有人趁她们不备就踢了她屁股,然后她朝着苏清倒去,苏清朝着水池倒去,最终就成了她们两个都跌入了水中。

所以,要怪也要怪那个踹了她的人,再者也是苏清,就因为她没有站稳,才导致她们双双落水的。

虽心有怨恨,但苏凝可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怕苏清等会报复她。

“不是的,不是的……二姐,是刚刚有人踢我,我,我……”

苏凝捂着自己的脸欲哭无泪地说着,口中呛了不少水,手不断的在水中拍打着,眼底有过一抹阴狠闪过,转瞬即逝。

苏清冷笑的看着她,嘲讽道:“这里就你跟我两个人,你觉得谁会踹你?难不成还是我咯?

哼,少推卸责任,你还不快上去找件披风来给我穿?”

“可是……”苏凝好不容易才又浮出水面,听到苏清这么说,便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再看了看身上的衣裙,有些后悔今天穿这件轻纱流仙裙了。

只见这被水淋湿的轻纱流仙裙此刻正紧致地贴在她身上,将她的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里面的红色肚兜很是明显。如果她就这个样子出去,被人看见的话,可就丢死人了?

“要不,我们喊人吧?”苏凝抱着脑袋想半天,弱弱地建议。

“不行!要是把男人叫来,被人看光了怎么办?你怎么不动动你那猪脑子好好想想,还在这里废话什么!还不快去!”苏清满脸凶狠。

“不,不行的……”苏凝死命摇头,怎么都不答应。

“那你把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给我穿!”

苏清气呼呼地说着,伸手就要去扯苏凝的外衣。

“二姐姐,住手,快住手啊……”

苏凝慌乱的说着,抱紧胸口死活不让,她就外面一片薄纱,里面一件肚兜啊!

“那你还不快去?还在这里杵着做什么?”苏清一把提起苏凝毫不留情地将她往岸上丢去。

站在岸上的苏凝,衣服紧贴在身上,特别不舒服。

此刻的她被冻得瑟瑟发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火系灵者的事,正欲朝外面拼命逃跑。

然而,正在此时,花园里不知为何忽然着火了。

“啊啊啊!!着火啦!着火啦!快来救火啊!”

一道惊惶的声音传来,苏凝脚步一顿,本想继续往外跑,然而那声音的主人似乎不嫌事儿闹大,又喊道“”“哎呀呀!不好了不好了,二小姐和四小姐掉进荷花池里了,快来救人啊!”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