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毒妃攻略_赵煜琪凤菲璇完整版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毒妃攻略》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青春小九,小说的主人公是赵煜琪 凤菲璇,主要讲述的是他们之间的故事,凤菲璇再次醒来,都说穿越的人不好惹,的确是,她也是,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毒妃攻略_赵煜琪凤菲璇完整版阅读?

第一章:耻辱

死亡的气息由远及近,带着修罗的味道。

下一秒,c4炸药的爆点中心温度高达上千度,冲击波速度超过三倍音速,凤菲璇的身体在0。1秒内就被撕扯成几块,然后在高温下直接变成焦炭。

痛是那么的短暂,但知觉却没有完全失去,她仿佛是从光的火海中坠落到了一片虚无之中。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触手可及的黑暗。伸手,却发现连手都是虚无。

在这个无所谓真实也无所谓虚假的世界里,凤菲璇原本应该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

但与生俱来的对于幽闭和黑暗的恐惧,让她生出了此刻最本能的意愿。

光,要有光。

仿佛诸天神佛听到了她的祈求,仿佛宙斯召来了宇宙中的闪电,光在一瞬间填满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填满了无边无际的虚空。

仿佛是一个轮回,她醒来,**的光线让她看不清周围的东西,扩散的眼神根本无办法聚焦。

一阵锥心的刺痛让凤菲璇的瞳孔瞬间变成针孔状,作为被精心训练过的女兵,她瞬间找到了疼痛来源,身下有异物入侵,气势汹汹。瞬间的冲刺,让凤菲璇感到撕心裂肺痛楚蔓延全身。

她皱眉,徒然睁开眼睛,锐利又骇人。

一个恐怖的铜面人,如同地狱里的魔鬼,正压在她雪白的身上,无情又冰冷。那寒光闪闪的铜面下,是一双嗜血的眼睛,冷漠地盯着醒过来的凤菲璇,看不出丝毫的**,仿佛是森林里的猛兽,在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凤菲璇怒不可遏,被粗暴掰开的双腿本能一缩,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绝地往铜面人精湛的小腹踹过去。

冷血高傲的铜面人显然没有想到这女人晕了过去后,睁开眼就来这一茬,瞬间的诧异让他重心不稳,狼狈地坐到床上,以最屈辱的方式,远离凤菲璇。

杀气陡然鼎盛,如同地府里的阴气,笼罩了凤菲璇全身。

从未经过人事的凤菲璇顾不上羞涩,更直接无视他身上阴冷,双手轻易扯起床角下的薄被,将自己这副还处于含苞待放的**娇躯,密不通风地包了起来。

“你想死。”便随着无情的金属嗓音,一只冰冷坚硬的手将凤菲璇的脖子钳制住。

凤菲璇呼吸一紧,背脊阵阵发寒,作为几经生死的军人,她脖子上那只阴冷的手,此刻就像一道催命符,那力道随时可以将她脖子捏断、揉碎。

“你是谁?”尽管命悬一线,多年的作战经验,早已练就了她一身的淡定和从容。即使面对能撕裂她身体的炮弹,也不过是淡淡的一句。

就是死,也要知道,她是死在何人的手中。

“哼,你,没有资格知道。”一种来自上位者的威慑力,从凤菲璇头顶笼罩下来,压得她无力挣扎。

嘶……

随着刺耳的撕裂声,凤菲璇根本还没看清楚那人的动作,身上的薄被已被粉碎,柔弱还泛着珍珠光泽的娇躯,迎着光线展露无遗。

下一刻,这个阴鸷的魔鬼就再次欺身上来,一手钳制住她的双手,将她死死地囚禁。**辣的痛楚,让凤菲璇气得七孔生烟。从来没有过的耻辱,让她几乎丧失了理智。

纤细的身子誓死挣扎,靠着仅存的意志,她躬身而起,趁他不备之机,迅不可及地张口,锋利的牙齿隔着黑衣深深地咬进了他的脖子。

“**!”铜面人伸手一扬,毫不留情地将凤菲璇扔了出去,娇躯如同一张飘零的叶子,砰的一声狠狠地撞到墙上,再落下来。

凤菲璇只觉得全身内脏一震,像是错位了一般,剧痛蔓遍全身。一阵血腥味从口腔传来,浓烈得让她想作呕。

累,真的好累。这副柔弱的身体,仿佛已经到了极限了。可是强大的意志力告诉她,绝不能就此屈服。

扶着墙壁,凤菲璇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大口喘气的同时,美眸一眯,萧杀地盯着对面的铜面人,倔强又恨毒的眼神和她此刻温润的肤色极其不相符。

铜面人眼瞳骤然紧缩,阴鸷的眸子里有了一丝**,在蔓延,仿佛此刻的他才真正发现,这个女子的美。

他一步步走了过来,冰冷的大掌饶有兴趣地扣住她的腰肢,无情地带入怀中。

“呸……”一股血气上来,凤菲璇直接吐到他的面具上,干脆利落地扇开了他的手。

“不想死,你就好好给我承欢。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尸骸无存。”铜面人如同修罗的嗓音威胁道。

凤菲璇扬眉,冷笑:“哼,尸骸无存?我呸,**的有种,现在就把我捏死。不然,来日,我凤菲璇发誓,定让你这个魔鬼生不如死,永远后悔今日的作为。”

铜面人眼底一片血红,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萧杀、毒辣,随时能将周围的东西粉碎。

只见他一手将凤菲璇整个人钳起来,迈出两步,扔到床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覆盖上来,将凤菲璇压在身下。

狠狠地索取,仿佛没有尽头。直到最后,凤菲璇再无力挣扎,她神志开始模糊,全身像酸痛如同要散架了一样。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身上的重量和热源才消失。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无暇顾及,晕死了过去。

今日的耻辱,她誓死不忘!

铜面人冷漠地瞥了一眼床上的人儿,斯条慢理地起身,整理一下他只是有些褶皱的黑衣,从袖口处拿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粗暴地撬开凤菲璇的口,喂了进去。

没有人可以挑战他的极限,现在杀不得,并不代表,他会让这个女人好过。

冷酷无情地转身,开门,出去。

“主子。”不知何时落下的暗卫,千篇一律的黑衣披身、蒙头盖脸,如同鬼魅般出现,恭敬地躬身请安。

院外,明耀的阳光让他不适地眯起了依旧冰冷的双眼,透过院子里的景致,遥望远处烟雾缠绕的山间丛林,哪里猛兽出没、瘴气浓厚,无人想到他会在这让人闻风丧胆的断浒山,建了一座别院,专门用来囚禁一个人。

第二章:伪装

四周布满了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出色暗卫,连一个苍蝇都飞不进来,更别说出去。

收回目光,铜面人冷淡地扫了一眼身边四个最为出色的暗卫,挥挥手,阴冷的金属声响起,“别让她逃,更别让她死。否则,你们死。”

“遵命,请主子放心。”铿锵有力的回答,气贯长虹,惊起四周一片鸟儿。

这地势,这守卫,他的地盘,绝不允许出意外。

骄傲如他,从不知失误为何物。想到此,他漠然转身,舒展轻功,飞速而去。

凤菲璇再次醒来,已经是夜晚,屋内一片黑暗,这一觉仿佛睡了半个世纪,全身酸痛像是被人拆散了再重新组装起来的一样,怎么动,都是虚软的,连呼吸也是阵阵的抽痛的。

想起白天的耻辱,凤菲璇努力将心中的恨意压下去,她深知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道理,现在保命要紧。

凤菲璇坐了起来,舔了舔干涸的唇边,一股浓郁的苦涩味道蔓遍了口腔,似乎是什么药的味。迷糊中她记得有人撬开她的嘴巴,给她喂下了一颗东西,难道是毒药?

以铜面人的阴毒,她绝对不认为这药对她有好处。

这到底是穿越到什么破时代,这铜面人和本尊又是什么血海深仇,才用这么丧尽天良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弱女子?

“**……”凤菲璇低低地诅咒了一声。要是给她一只92式手枪,定将那个铜面魔鬼打成蜂窝。要不再弄弄个美国鬼那c4的炸弹,管他妈的武功多厉害,到时一样得死无全尸。

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真的赤~裸~裸地打击了她。她现在连个刀子也没有,更别说枪支炮弹了。

正黯然之时,凤菲璇感觉自己的左手拇指有点异样,定睛一看,原来左手拇指上套着一个翡翠指环,晶莹透亮,能清晰看见里面的纹理,而现在这些纹路中隐隐似乎带着血丝,整个指环通体有点发热。之前因为只顾着和铜面人战斗,她并没有注意,现在看着反倒是觉得诡异,这个扳指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小女孩戴的东西。而且它通体发热,尤其是不小心接近嘴唇的时候,红光大盛,灼热得吓人。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她的嘴唇有什么诱惑?她嘴里除了苦涩的药味,没有什么了啊?

不过,作为一个中规中矩的特种兵,凤菲璇不喜欢有累赘的东西可能影响自己的行动,但她试了试,指环箍得很紧,估计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很小的时候就戴上去了,这会居然拔不下来。

她活动了下拇指,发现这个指环似乎很薄,而且宽度恰好不影响拇指活动,时间不多,她不想花在这个上面,便打算暂时不管。

适应了房中的黑暗,靠着侦查出家的凤菲璇,视力如同白天无异。忍痛下床,捡起地上那套不成样子的衣裙,胡乱地往身上套,又撕开了裙摆,将两条腿分别包起来,手、胸、腰也同样的操作,片刻,一身便于行动打斗的劲装便出现在她的身上。

凤菲璇潜伏到了门边,凝神倾听,十几个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尽管他们掩饰得很好,但是凤菲璇还是捕抓到了。这十几个人,无一例外,全是打斗的高手,至于内力、轻功,她虽然不懂,但战斗力,却很容易从呼吸中判断出来。

她的强项是近身格斗,迅速夺命。但是她现在出去的话,不是他们任何一个的对手。

怎么办?凤菲璇正绞尽脑汁想计策的时候,肚子竟然不争气地“咕噜”了一声,没想到她会有这么饿的时候。

这副身体太弱了,白天又经历一场惨不忍睹的虐待,到现在滴水未进,若不是她作为特种兵耐力好,早就躺床上爬不起来了。

不过,今天的铜面人虽然满身杀伐,却只是欺凌,并没有真的将她杀了,囚禁在这里足以证明,她身上还有利用价值,不达到目的,不会轻易让她死。

这么一分析,凤菲璇心里突然来了主意。

伪装历来是特种兵必修之课,而她早已练得炉火纯青。

消无声息地回到床上躺好,用仅剩的被单,将自己严严实实地盖起来,只露出一个头,手中捏紧一条腰带。准备好了一切,凤菲璇沉气酝酿了片刻,便闭上眼睛痛苦不已地嚷嚷道:“水,水……”“水,咳咳……好难受,水……”凤菲璇越演越激烈,那梦中的嘟囔和咳嗽声,完全像一个发烧的病人,在说着梦话。

此时,房顶的两个人已经发现了异样。主子说,不能让她死。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点头,飞身下去,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半个时辰后,黑衣人提着一个食盒归来,里面除了饭菜的香味,还有淡淡的药香,显然是祛风寒的药。

咿呀!

门开的同时,凤菲璇依旧若有如无的嘟囔:“水……”但枯涸的唇边吐出的字已是有气无力,虚弱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断了呼吸。

黑衣人不敢耽搁,连忙从食盒里拿出药汤,坐到了床边,一勺一勺地喂到她的嘴边。

凤菲璇自然是不敢睁眼,被子下的手却握得紧紧,随时准备行动。而她干涸的唇边,遇到了汤药,就像久逢甘露,竟然闭着眼睛喝下去了不少。

药碗很快见底,就在黑衣人转身想要放下药碗的那一刻,说时迟、那时快,凤菲璇猛然睁开双眼,以迅不可及的速度坐起,双手的腰带横过黑衣人的脖子,分毫不差找准最致命的位置,猛地发力,瞬间勒紧,连最后一点声音也不给他发出。

内力再好的人,此时没有了呼吸,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何况凤菲璇捏着的是他最致命的咽喉。

竭力拉进手中的腰带,看着他在她眼前痛苦地挣扎,死亡。

黑衣人死不瞑目,仅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凤菲璇,直到最后一刻,他才相信,这个一点内力的没有的弱女子,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将他杀了。

第三章:毒发

下一刻,凤菲璇便将面罩戴上,提着食盒开门出去。

这时,借着月光,凤菲璇这才算真正看清整个深山的容貌,烟雾缠绕、树木丛生、野兽哀啼,这显然是一片未曾开发过的原始山林。凤菲璇提着食盒的手一紧,要出去,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得多。

但她没时间多想,快步往还有些火光的厨房走去,但是走到半路,她突然扔下食盒,弓起背脊,捂着肚子极其痛苦地对远处屋顶上做了一个手势,迅速往院外的丛里走去。

一刻钟过去了,屋顶上的黑衣人觉得有些不耐烦,但他以为自己的伙伴偷吃了什么东西,闹肚子,也没往别的方向多想。只好越发睁大眼睛、提高警惕,不敢有半点睡意。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终于发现了异常,向空中打了一个手势,周围的暗卫全部出现。他示意两人沿着同伴消失的方向寻找,其余人将整个房子团团围住,他破门而入。

屋内空无一人,除了赤~裸躺在床上已经死去多时的同伴。

黑衣人一凛,气愤、耻辱、哀痛同时涌上心头,他怒不可遏地道:“你去放信号通知主子,其余人跟我去搜山,不将人找出来,我们剩下的十四个人,全部都得提着人头领罪。”

“是。”一声令下,全部人分头行事。

再说此时的凤菲璇,出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一边分辨着方向,一边迅速行进,踩着脚下的灌木荆刺,她小心谨慎地躲过陷窝和昆虫毒物,竟然安全下到了半山腰。

她暗幸事情进展的顺利,但是手中的指环却越发的血红,温度也在一阵阵的升高,灼痛她的皮肤,让她感到十分不安。

凤菲璇很想将它掰下来,扔掉,免得被人追上来发现红光,碍事。可是这指环似乎有灵性一样,她越是强硬地想要掰下来,它囚禁地越紧。

无法,她只能再次放弃。从身上撕开一块布料,将整个手指包起来,直到再也看不到红光为止。

突然,一束烟花冲破了天际,不用看就知道黑衣人已经发现了她逃跑,这是给铜面人发信号。凤菲璇暗喊不妙,她自认为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是看到这道烟火信号时,她真是恨不得能给自己插上翅膀,飞出去。

自知时间不多,铜面人一来,或许真的插翅难飞了。想着心中越发焦急,为了加快速度,她也不再顾忌太多,一路磕磕碰碰,被树枝荆刺割得满身伤口。

可是,就在她想要抬头再次确认北斗星的位置时,突然一阵晕眩,胸闷的感觉来势汹汹,直逼心脏。脑袋传来的痛楚迅速蔓遍全身,四肢仿佛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功能,她抽搐着倒地而下。

作为特种兵,根据对军用药物的了解,她这是毒发的症状。

完蛋了。

想着好不容易重生来到这个世界,她还一无所知,就被欺凌、下毒、囚禁……现在又要毒发身亡?哼,真够可以的。这本尊的来历,恐怕更不简单了。

不,她凤菲璇从来没有放弃过,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战壕里,炮火连天,哪怕只有1%的生还机会,她爬也要从这里爬出去。

视线虽然出现了模糊的症状,但是凭着之前的记忆,和敏锐的听力和嗅觉,她朝着北边的方向,潜伏着爬行。

这个山里没有一条路,即使有她也不敢行,在这野生丛林里开路,双脚走着还行,现在用爬的,她双手毫无遮掩,已经满手的荆刺和伤痕,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此时,凤菲璇几乎精力衰竭了,当伸手摸到前面的一块石头,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坐下休息。安静的吸纳着周围的空气,凤菲璇并没有发现,地下散发出来的瘴气,直接绕开她,剩下的只有清新的山间气息。

突然,一股异样的风声拂过,有人往这个方向来了,不是走的,是飞的。

真是一刻不能安宁。

凤菲璇一个翻身,掀开石头下面的灌木,躲进了里面陷窝,又将之前的灌木原地恢复,背靠石头悄然躺了下去。

身下搁得厉害,凤菲璇困难地伸手,竟然摸到不是泥土,而是一条条缠绕在一起的蔓藤,纤细的小手从缝隙了钻过去,空洞洞的摸不到任何东西,根本不知道深浅。不过幸好,这些蔓藤十分牢固,承受她一个人的重量完全没压力。

想着,她摘下旁边一枝枯树枝,往里面一扔,侧耳倾听,毫无反应。这洞是有多深啊?

只是片刻,外面的瘴气又开始蔓延,缠绕着冰冷的石头,久久不曾散去,仿佛未曾有过人迹。

凤菲璇不敢再动,竖耳倾听,风声越发激烈,紧接着头顶一片火光,四五个人飘然掠过。但只是用火把照过,显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他们是不会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会轻易躲进灌木丛里。

可是她不敢大意,依旧一动不动地躺着。正想松一口气,突然一阵疾风迎面而来,几乎要将身边的灌木从刮起。

第四章:逃脱

“找,就是挖地三尺,翻遍整个丛里,也要给本尊找出来。”声音撞着铜面金属,冰冷如同机器,那内力伴着风声直破云霄,惊得四周鸦雀纷纷飞起逃离。

连躺在地上的凤菲璇也被那气流冲击得脸部扭曲。可见这个魔鬼的武功是有多深厚了。这古代的内力,要是她不练,再强大敏捷的格杀技巧,也是斗不过这些人的。

“主子,这片丛林之大,每一次都是极好的藏身之处,要翻遍整座山,我们恐怕人手不够。而且,这地下的瘴气不断冒出,这人要是躲下去,恐怕一刻钟不到就会气绝身亡了。如何保证活的?”

瘴气?难道胸闷绞痛不是因为中毒,而是因为吸入了这林子里的瘴气?记得现代丛林里行进,只是准备多种药物预防蚊虫、毒蛇等药物,并没有听说过有瘴气这一说。

“哼!她中了我的忧心草,瘴气伤害不了她,只不过忧心草一旦发作,就全身乏力、心如刀绞,她逃不远,搜。”铜面人每一次开口,凤菲璇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上,那金属撞击的声音,恐怕会是她半辈子噩梦。

忧心草?果真是心如刀绞。我去!

如她这般心志坚定的人,也无法忍住这一波又一波的痛楚,若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子,早被折磨死了。

这个铜面人,日后真的不要落在她的手中,不然,她有一百种对俘虏的逼供手法,让他生不如死。

快点走吧,她的闭气已经到底极限了,给她一秒钟换个气也好。

此刻的凤菲璇只知道胸中压着一口血气,像是要随时喷出来,满口腔的血腥味让她的胃里阵阵翻滚。肺就要炸开了,忍……

可是,下一刻,噗……

果然忍不住了。一小口鲜血喷洒到眼前的蔓藤上。她已经极力忍耐了,可是依旧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伴随着血的喷出,一股空气迅猛吸进,撞击着肺部,似是要裂开一般,干涸、枯萎……

“谁?”只是一点声响,铜面人已经发现了地下的异样,举手让四周纷纷落下的暗卫屏住呼吸,双目如电盯着地下的灌木丛。

凤菲璇心中暗道糟糕,躲在茂盛的灌木底下的她,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他那凌厉的目光。

怎么办?这个魔鬼要是翻开这片灌木,她定是没地方躲的。想到这,没有一点气息的凤菲璇甚至有一瞬间,都想放弃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会轻易放弃的。好不容易逃走出来的,怎么能前功尽弃呢?要是这一次被抓回去,指不定会被怎么的折磨,而且,日后想再逃,已经不可能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周围的压力也像一座山一样随之压下来,凤菲璇果断地握着身下的蔓藤,唯一的办法,用命一搏。她要挤开蔓藤,跳下去。

她不知道下面的深浅,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或毒蛇猛兽、或火山岩浆、又或者是深不可测的岩洞,一不小心摔下去粉身碎骨。拿命去博取,这自由,值得吗?

在凤菲璇的眼里,是值得的,因为这是一个军人的尊严。她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

事不宜迟。当凤菲璇双手费力掰开蔓藤的同时,铜面人已经开始运功,掌中的内力带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扫过整片的灌木从。

风驰电掣的速度如同十八级的飓风,席卷起地面的一切,甚至连百年老树也一同连根拔起。所经之处如同灾难,满目疮痍。

还没来得及跳下去的凤菲璇左手拇指上的那个木质指环突然变得炽热!两道劲风一左一右从她颈边掠过,中间一股掌风直击背后,她全身一震,瞬间被撞进了洞中,下落,只剩下下落……

“**……”这是,跌进黑洞的凤菲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咒骂。

这一栽,也不知下落了多久。凤菲璇最后的意识,是她掉到水里,头部碰到旁边的岩石,昏迷了过去。

时光流转,天亮了,悦耳的鸟叫声欢快传来,让昏迷中的凤菲璇,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

太阳在东边冉冉升起,天空是蓝的,挂着几片云朵,四周一片清幽,阵阵晨风拂过,清新的空气带着花香,怡人心脾。这是什么地方?

凤菲璇想坐起来,可是她现在正处在一个湖泊中,全身湿透。双手扶着一个浮木,整个湖面清澈平静、波光凌凌,顺着风她正在湖中打着转儿。

昨晚的情景惊喜从她脑海掠过,掉下了岩洞,脑袋碰到了岩石,只是晕了过去,没有被砸死。更没想到命好的,手里还抓着一根木头,才不至于被淹死,还随着水流被送了出来。

侧耳倾听,四周空无一人,确定铜面人和他的手下都不见了,凤菲璇心中一阵狂喜,逃出来了,终于摆脱那个恶魔了。

哈!上天果然是对她眷恋的。这样都让她逃出来,真是应该烧香拜佛、谢天谢地了。

不过身上的毒没解,她也不敢大意,捂着依旧气闷、刺痛的胸口,凤菲璇扶着浮木小心谨慎地往湖边有过去。她现在得找些吃的,补充体力,然后走出去看大夫,找解药。

只要身上这毒解了,以她的生存能力,伪装打扮躲过铜面人的追铺并不是难事。日后逍遥自在,这异世古代的江湖任她闯荡。哼,她何曾怕过谁?

第五章:获救

走,她再不敢停留,连爬带滚,往北一路直下。

山下官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前行驶,背后跟着一队人马如影随行,遍地金甲、宝马雕车,香满路。

车内人影绰绰,隔着轻纱车帘,一个绰约多姿的女子舞动起来的藕臂千娇百媚,倾城之貌若隐若现。远远便能看到,鬓云乱洒、酥胸半掩似是在卖力挑逗着车内的人。

这一看就知身份非富即贵,而且车内主人必定是男的,说不定能保她一时平安。

不过她现在满身破烂、狼狈不堪,还带着一身血腥味浓重,指不定一靠近他的护卫就会一刀把她砍死。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会给她了。

但是,错过了这辆车,她就得爬进城了。那时她估计就是孤魂野鬼了。不管了,这是她目前唯一的选择。

赌一把!大不了来硬的,擒住他们的头目,再说。

说做就做,还在山坳上的凤菲璇,双眼一眯,将所有的光线聚焦到一点,精准地算出山坳到马车的距离,和她以最快速度滚下去的时间。

“1。2。3……”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从山坳上滚下来,那速度像是一个没了棱角的滚轮,毫无障碍,飞速直下。

“什么人?”

说时迟,那时快。等有侧边的护卫反应过来,凤菲璇已经精准地扣着了车辕,扯开了轻纱帘子,跃了进去。

“啊……鬼啊!”女子斯歇底里地尖叫冲破了天际。

“唰”四周几乎同时响起整齐一致的兵器摩擦声,只是一瞬间马车已经被团团为成了一圈,几百的铁甲人马,任谁也插翅难飞。

车内半躺着的半裸男子,一个翻身,想要坐起来,但他背后已被一支尖锐的短刀抵着了心脏。

最前面的佩刀护卫,尖刀直指车内的黑影,厉声怒吼:“何方贼子,还不速速放开我家主子?”

“帅哥,你最好别动,除非你想知道是你士兵的刀快,还是我的手快。”凤菲璇紧紧地挨着男子的背,她温热的气息就毫无遮挡地洒在他裸~露着的肩膀上。女子特有的体香清新又自然,带着凝固的血腥味,别有一番滋味。

男子只是一愣,侧脸的嘴角随后淡淡地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形,凤菲璇看不到他的五官,但单是一个浅笑,就足以看出这个男人的狡黠邪恶。

“帅哥?难到是在形容爷不曾?倒是新鲜。”男子慵懒的嗓音有些低沉,仿佛没睡醒的迷离,却唯独少了慌乱和惊恐。

凤菲璇怒,她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威慑力了?好歹她现在也是杀气腾腾好吗?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想着,手上的短刀一用力,刀尖处已入肉,点点血珠渗出来,染红了他雪白的里衣。

不想,男子依旧淡定,扯着嘴角,问:“姑娘你难道是来找死的吗?”

凤菲璇咬牙,“不是。”

“那我们谈谈,如何?”男子似是知道她目的一样,一句话戳中了她的痛处,“你中毒了。”

凤菲璇一讶,心底一阵狂喜,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会解毒?”兴许是被毒物折磨得太甚了,历来警惕的她此刻竟然有些得意忘形。

“不会。猜的。”男子想也不想就否认,嘴角那一抹仿佛是挑逗的笑意,让凤菲璇有了杀人的冲动。

她暴怒,喝诉道:“你是在找死。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说完,手中的刀刃又深入了一寸,鲜血已经开始涓涓流下。

看得车内那个衣冠不整的妖媚女子,花容尽失,捂着嘴巴似是要上前保护男子,但那抖如筛糠的身子却怎么也挪动不了。除却娇媚的声音依旧动听,“爷……”

“舒娘,莫忧。”这个死男人,此刻还有心思安慰他的女人,是真不怕死,还是留有后招?

凤菲璇不由得谨慎起来,目光尖锐地扫了一眼华丽的马车,除却锦被毛毯,就是瓷杯茶具,旁边放着一把七弦琴,并无异样。

“主子……”门外的护卫已经蓄谋待发,那嗜血的气势,似是随时要将凤菲璇碎尸万段。

谁知,男子若无其事地挥挥手,毋庸置疑地道:“都退下,继续前行,可别耽搁了爷回京的时辰。”

“可是,主子……”车前的护卫自是不愿,保护主子是他们的天职,此刻竟然被一个毫无内力的女贼子钻了空子,威胁着主子的生命,他们怎么可以装作没看见?

“退下。”男子这一声喝诉,带着上位者高高在上的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

这样的感觉,不知为何,让凤菲璇感到十分熟悉,甚至内心深处随着越发清晰的阵阵绞痛传来,她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恐惧。

凤菲璇痛苦地捂着心脏,不由自主地娇嘤出声,一口血沿着她干涸的唇角,滴落下来,“嗒”一声微响,温热的血滴打在男子完美的肩膀上,诡异的艳红荡然开来,如同地狱里盛开的花,任谁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

很痛,凤菲璇握着短刀的手,微微发抖,几乎脱力。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