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鲜妻嫁到冷少验货请签收_九阿九小说by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 2018-12-12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鲜妻嫁到冷少验货请签收》是由“九阿九”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欧阳亦枫、叶若惜,讲述的是他把对她父亲的恨全部加在了她的身上,毁她婚礼,坏她名声,用尽一切手段,只为折磨她。她该如何去承受。

第一章:莫名其妙的绑架

叶若惜清醒过来之时,她的双手立即被人按住,因双眼被蒙上了布条,她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心中的恐慌不断滋生。

她的耳边,是另外一个女人尖锐刺心的声音,“快快快,把药给我灌下去,快点!”

闻言,叶若惜心中一突,才不过半秒的时间,有男人大力的手强力捏开了她的嘴巴,温热的液体自她的喉咙间流入了她的身体里。

许春就这么看着叶若惜喝下她提前准备的药,这种药效来得特别快,只需等待十分钟左右,叶若惜便会变成求不满的女人。

而许春,只需要拍下叶若惜发情的照片交给欧阳亦枫,她相信他一定会感念她而娶她的!

如此想着,许春吩咐房间中的两个男人压制住叶若惜,她则开始拍摄照片。

热!

一股火热直直的腾烧着叶若惜,全身血液加速流动,模糊的意识中,她能感受到两个男人不断的在扯她的意思,但她的双手被绳子捆绑,她没办法做出任何抵抗的动作。

撕拉——

叶若惜的身前一凉,她拼命的喊着不要,但动作的男人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呼喊而一味的继续手上的动作。

叶若惜全身颤栗,绝望到了顶点。

砰!

叶若惜听到门被大力的推开了,即便她看不见来人是谁,但无疑是她的一丝希望,她喊:“快救我,我被人绑架了,救救我!”

嘶喊完,叶若惜才恍然明白过来,进来的那人,怕也是他们的同伙…正在叶若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声暴戾的男声赫然响起,“你们给我滚出去!”

“亦枫…”许春胆颤的看着眼前怒火滔天的男人,对上她冷厉的眼神,她身子一个哆嗦,“我只是…想…想帮你…”

欧阳亦枫不愿与许春过多废话,直接丢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许春不敢触碰欧阳亦枫的逆鳞,当即招手让另外两个男人也一同退出了这个房间。到得此刻,叶若惜确定下来,这个男人是来救她的。

欧阳亦枫的目光落在大床上,叶若惜黑色的长发铺散在床上,因药效难耐而弓起的修长的双腿来回摆动,诱人的声音飘荡在这个奢华巨大的卧室里。

他的目光忽然一沉,脸色厉阴,紧紧盯着叶若惜的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

他一点点走了过去,咬牙切齿的念着叶正峰的名字,而眼前的女人是叶若惜,叶正峰的独生女。

记得,她三天后要嫁给童少秋。

叶若惜因得不到纾解而痛苦难耐,娇小的脸上布满了渴求的红潮。

欧阳亦枫轻蔑一笑,在床边坐了下来,拿掉了她的眼中的布条以及手上的绳索。

房间中昏暗的光线让叶若惜看不太真切眼前男人的模样,但他的身上很清凉,她无法抵住身体里的火热,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嗯,难受,救我!”

叶若惜绝美的脸上嫣红点点,秀发飘扬,妩媚而动人。

欧阳亦枫眸底暗光一闪,没想到许春居然把这种效力强劲的药用在叶若惜的身上。

叶若惜攀上了欧阳亦枫,迫不及待的在他的身上寻找清凉之源,“嗯…给我,快帮我!”

欧阳亦枫的身体微微一僵,他的手一用力,直接甩开了贴上来的叶若惜,语气中满是厌恶:“堂堂叶家千金,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男人吗?!”

叶若惜难受至极,她脑袋昏沉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一心只想在欧阳亦枫的身上寻找解脱,她一再缠上。

欧阳亦枫冷冷的看着女人,她奶白色的肌肤几乎和纯白的被子融为一体,女子的身体不停的摇摆,口中发出如清越的嘤咛。

他狭长深邃的眸光危险十足,“叶若惜,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欧阳亦枫粗暴的对待她,父债女还,叶若惜,你父亲给我家人带来的倾巢灾难,我会让你,让你父亲,一点一点的全部偿还回来!

洁白的床单上,染上了一抹刺红…

叶若惜因承受不住欧阳亦枫而昏睡了过去,他穿好衣服走出房间,许春当即迎了上来,“亦枫,我…”

欧阳亦枫不耐道:“仅此一次,再敢有下次,你知道后果!”

他不等许春给出回应,又说:“把人给我送回去。”

丢下这命令,便离开。

许春的眸底一点点爬上怨恨,她为了能帮欧阳亦枫打垮叶家才自作主张的绑架了叶若惜,可没想到非但没有讨他的欢心,反倒让他跟叶若惜那个女人春风一度。

许春的手指紧紧的捏着,恨意满满。

叶若惜!我们之间还没完呢,走着瞧!叶若惜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她睁开眼睛,没有男人,没有可耻的渴望,什么都没有得好像不过做了一个梦。

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掀开被子想起身,她不可置信的低头,向来白皙的身上竟然布满了暗红。

那很明显是吻痕,天,天哪!怎么会变成这样?

“若惜,若惜,你醒了吗?”

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叶若惜脸色一慌,摇头道:“我醒了,我立马就来。”

“我们今天要去见亲家母,你要拍婚纱呢!”王秋荷说完,转身离开了!

叶若惜心中一松,瘫软在地上,用被子蒙上了头。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这样了…

她清楚的记得,她被人绑架了,可为何醒来却是安全在家,那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又是谁?

叶若惜心头酸涩,快速起身去了卫生间,打开淋浴喷头,她愤怒的洗刷着身上的瘀痕。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一场梦吗?

一场梦为什么身上平白无故多了这么多吻痕?

叶若惜心头慌张,她就要和童少秋成婚了,虽然她对少秋只是朋友的爱,但父母说他们商业上有很大的合作,所以用联姻的方式让两个集团合作更长久,即便没有爱,但她终归要嫁人了,她怎么能在嫁人前夕,发生这种事情?

叶若惜蹲在地上,抱起双膝,任由头上的水渍冲刷着她的身体。

她明白自己是这场合作的牺牲品,但她没有理由和办法拒绝!

想到这里,樱桃小嘴弯起了一丝苦笑,作为家里唯一的女人,自己必须要担起这个责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