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回忆难免触景伤情by云小离在线小说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回忆难免触景伤情》是由作者“云小离”所著一部虐心言情小说,小说主角分别是苏眠、顾聿深,故事讲述了她为了可以放弃一切,尊严、生命...,最后换来的却是...

第一章 他的折磨

“脱吧。”

昏暗的灯光台灯打在卧室的墙上,映出面前男人的轮廓,苏眠知道一场无尽的折磨又要开始了。

“怎么,要我帮你?”顾聿深微微扬起的下巴饱含着冷漠,低沉着声音却带着不给人反抗的语气。

苏眠木讷地站在原地,顾聿深霍然起身,拎住苏眠的衣领,将人压在墙上,危险的气息笼罩在苏眠周身。

顾聿深猩红着双眼,苏眠的耳边传来他的嘲讽,“你又不是第一次,还装什么!”

顾聿深随意将领带扯下,紧紧缠绕在苏眠的手腕上,“几天不见,你现在喜欢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顾聿深随意一挥,将玻璃茶几上的杯具悉数摔在地上,瓷片在地上划出破碎后的弧线,散在地上发出晶亮的光泽。

顾聿深毫不怜惜将人拽到了茶几上,地上瓷片的尖角迎上她的脚心,茶几的棱角直接怼上她柔软的腹部,钻心的痛传来,引得苏眠一声尖叫。

“唔……”

苏眠的身体渗出了一层冷汗,她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动作。

苏眠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

苏眠越是强忍着,顾聿深的动作就越用力,“叫!”

苏眠最终体力不支从茶几上滑下,双膝被碎瓷片硌得发麻,也没有让身后的人停下动作,浑身的疼痛足以让她窒息。

就在她几乎晕厥过去的时候,肩胛处却传来了撕咬的疼痛,一排血红的牙印将她拉回了地狱。

顾聿深冷声说道:“别想装死,我要让你清醒的感受到绝望!”

“顾聿深,你杀了我吧!”苏眠几乎绝望的声音。

“想死?你做梦!”

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气息,夹杂着丝丝血腥味,而苏眠的眼中却只剩下绝望。

“顾聿深,你还爱我吗?”苏眠的眼角尽是泪水。

“我现在对你只有恨。”顾聿深眼神幽暗地望着苏眠。

曾经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早已消失了,如今的顾聿深对她只有深深的恨意,可是就算他不再爱她,她还是深爱着他。

“你杀了我,把我的肾给你母亲。”苏眠绝望地说道。

第二章 挑衅

“苦肉计?”顾聿深不屑地说道:“苏眠,你做作的模样让我觉得恶心。”

苏眠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绝望,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相信她,无论她为他做什么,他始终觉得她在作秀。

顾聿深站直身子,离开前丢下一句话,“苏眠,你的命是我的,你要是敢死,我就让你父亲陪葬!”

等到房门闭上的一瞬间,空旷的卧室徒留苏眠一人,蜷缩在角落里哭到崩溃。

死,哪有那么容易?

他是顾聿深,在这里翻手云覆手雨的存在,不想让一个人死比杀人来的更容易。

苏眠不知自己是何时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入耳的便是一阵嘈杂声,抬眸就看见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徐嘉儿。

苏眠知道徐嘉儿来这里的目的,以顾聿深新欢的身份,来逼自己离婚的!

徐嘉儿在一旁冷嘲热讽道,“还以为我家聿深昨晚没回家被哪个狐狸精缠身了,原来是你这个贱人。”

“呵,徐嘉儿,顾聿深现在还是我的丈夫!”苏眠冰冷的说道。

“是吗?”徐嘉儿眉眼微挑,继续说道:“苏眠,都这么多年了,你不会还再痴心妄想聿深会原谅你吧?”

“这是我跟他的事情,跟你无关。”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

“苏眠,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警告。你最好赶紧跟聿深离婚,否则不仅仅是你,连你那个在狱中的父亲也会跟着遭殃!”徐嘉儿威胁道。

“徐嘉儿,你敢伤害我父亲一下,我就跟你拼命!”苏眠冲上前抓住徐嘉儿的手腕。

徐嘉儿一把将苏眠推倒在地上,冷笑道:“就凭你?苏眠,你的贱命我随便就能捏死!而且就算我不动手,你觉得聿深能放过他吗?”

“我父亲是冤枉的!”

“那又怎么样?谁会相信你说的话?你父亲就是个因为钱害死聿深父亲,重伤聿深母亲的杀人犯,而你,永远都是他仇人的女儿!”徐嘉儿尖锐的笑声刺痛了苏眠的心。

是啊,没有人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当年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只有自己的父亲知道,可是他却始终不肯说出实情,苏眠一直都坚信自己的父亲绝不会因为钱害死顾聿深的父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是不会离婚的!”苏眠坚决地说道。

徐嘉儿耐心耗尽,一脚将苏眠踹倒,尖锐的高跟鞋踩在她的脸上,“苏眠,你凭什么跟我争?凭什么跟我抢!”

“苏眠,你以为你还是什么千金小姐,所有男同学都围着你转的校花?我真想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条死狗一样,让人恶心!”徐嘉儿冷笑道。

苏眠眼神凌厉地望着徐嘉儿。

徐嘉儿眉眼微挑道:“苏眠,别这样看着我,你现在根本斗不过我!”

“滚!”苏眠懒得再跟徐嘉儿这种女人争辩。

“苏眠,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要不……我现在给你拍个照片,让你父亲看一眼吧,他肯定想你了。”徐嘉儿得意地晃动着手中的手机。

“你敢!”

“我当然敢。”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苏眠忍着浑身的酸痛,朝徐嘉儿袭去。

第三章 流产

可笑的是她根本没用多大力气,徐嘉儿却直接摔在了地上,弄出来不小的声音。

楼下传来了的佣人慌乱的脚步声。

苏眠也没有想到,随着徐嘉儿的倒下,她的裙底竟然染红了一大片。

“救……救我,她要杀了我和聿深的孩子……”徐嘉儿的话,却让苏眠的心揪在了一起。

徐嘉儿竟然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自己老公的,多可笑。

手术室的门外顾聿深愁眉不展的来回踱步,而苏眠则攥着身上的衣服靠在墙边。

两人陷入僵局,直到手术室门打开,护士冰冷的声音回响在走廊,“孕妇流产大出血,有血崩的症状,医院血库不足,急需O型血。”

顾聿深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指着苏眠的位置,声音中带着急迫,“抽她的!”

苏眠深知自己的反抗到最后只会是被人绑去,索性麻木的跟护士去验证血型。

护士一脸愁容的带着苏眠回到了走廊,顾聿深扫了一眼,“血呢?”

“顾先生,顾夫人怀孕三个月了,胎像不稳,暂时不能献血。”

顾聿深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迟疑,“那就把孩子打掉,再抽她的血。”

“不……”苏眠护住自己的小腹,这三年来,她做梦都希望有一个孩子能让她的处境有所改变,

顾聿深却不给她任何希望,直接一脚踹在了她小腹上,力气之大让她直接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

这里是顾聿深私人医院,他动手,没人敢拦着。

“苏眠,你杀了她的孩子,永远都别想拥有自己的孩子,你这一辈子注定只能为你父亲的所作所为忏悔!”

看着自己仅剩不多的衣服被鲜血染红,如同没听到顾聿深的话,声声泣血地祈求着,“顾聿深,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你别走……”

“把她带下去抽血。”顾聿深冰冷的吩咐道。

苏眠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连我们的孩子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是。”纵使看惯了生死的护士此刻也被惊吓住了,慌乱的叫人准备把苏眠架走。

顾聿深愤怒中,冷硬的皮鞋再一次踩到了苏眠的小腹,在苏眠绝望睁大的黑眸中,冰凉的话语一同发出:“记住,从今往后,你怀多少个,我就踩死多少个。”

苏眠疼得双脸扭曲,看着顾聿深离开的背影,她心口的痛疼比身体还要猛烈。

苏眠被一群护士抬到手术室,眼神空洞的望着手术灯。

医生帮她清理子宫内未流干净的血块,医生看着苏眠一双与死人无异的眼睛,不免一声叹息,“别太难过,你还年轻,孩子会再有的。”

眼泪顺着苏眠的眼角缓缓滑落。

他不会让她再怀上他的孩子,因为在他心里她不配……

第四章 我们离婚吧

半月后,苏眠出院那天是顾聿深亲自来接的。

“我们离婚吧。”苏眠坐在病床上淡淡的开口道。

“苏眠,你再给我说一遍?”顾聿深走到苏眠面前,抓住她纤细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我要跟你离婚!”苏眠迎上顾聿深暴怒的眼神,一字一顿的说道。

顾聿深声音低沉道:“这一辈子,你都只能是顾夫人,你永远别想离开我!”

苏眠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指甲渐渐进入掌心。

既然他已经有了徐嘉儿,那苏不给她这个玩物一条生路。

“顾聿深,你放我走吧……”

“苏眠,你休想!”顾聿深将苏眠翻过身,从后面狠狠的折磨她。

苏眠痛得几乎晕厥,可是顾聿深丝毫没有一丝怜悯她的意思。

“苏眠,只要你活得过我,你就可以完成你父亲阴谋,吞下顾家。”顾聿深意有深味的说道。

事后,她被一如既往被扔在一边。

“记住,别想寻死,否则我会让你父亲第一个下去陪你。”言罢,顾聿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而这个时候,苏眠好似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失魂落魄。

*

苏眠被接回顾家后,休息了两三天,才能下床,便看见徐嘉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品茶。

“苏眠,听说聿深为了让你给我输血把你的孩子流掉了?”徐嘉儿得意地问道。

苏眠浑身颤抖了一下,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苏眠,我真是可怜你,我要是你就赶紧跟聿深离婚了,他已经不爱你了,你还霸着顾夫人的位置做什么?”徐嘉儿冷笑道。

“徐嘉儿,你这么有本事,就让顾聿深跟我离婚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眠就像是解脱了一般,她已经不想再和顾聿深有任何瓜葛。

顾聿深刚从外面打完电话进来便听见了苏眠的话,心里莫名涌上怒火。

顾聿深走到苏眠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威胁道:“苏眠,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离婚两个字,我就杀了你父亲,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将苏眠狠狠的摔在地上,后背磕在了茶几的边角。

顾聿深几步走上前,蹲*子,捏住苏眠的下巴,“别想离开我,否则你知道后果。”

“顾聿深,你不是人!”苏眠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去嘶吼,呜咽着蜷缩在角落里。

苏眠早就看淡生死,但是她一想到含冤入狱父亲的命还在顾聿深手中捏着,她不敢死。

徐嘉儿故意等顾聿深离开后,才站在了蜷缩在角落的苏眠身边,一杯红酒从头浇了下去。

瞬间,苏眠洁白的衣服被酒红色晕染,发丝贴在脸颊。

“苏眠,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徐嘉儿眉眼尽是笑意。

苏眠麻木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第五章

夜里,苏眠被顾聿深折磨的声嘶力竭,而被安排在主卧的徐嘉儿却独守空房,徐嘉儿听见苏眠的惨叫声恨得咬牙切齿。

翌日清晨。

苏眠睁开惺忪的双眼,顾聿深已经不在身边了,浑身的疼痛提醒她昨夜被顾聿深折磨得多惨烈。

苏眠迈着颤抖得双腿下楼,发现客厅除了徐嘉儿竟然多了几个陌生的男人。

“嘉儿,你果然没骗哥,这顾聿深的女人果然够味儿。”为首的男人盯着苏眠。

“胜哥,我怎么敢骗你。怎么样,对我孝敬你的礼物还满意吗?”徐嘉儿挑眉道。

覃高胜点点头,眼睛始终盯着苏眠。

苏眠被覃高胜盯着心里一阵恶心,“徐嘉儿,你究竟想做什么?”

徐嘉儿嘴角阴狠地一笑道:“苏眠,一会你就知道了。”

徐嘉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几个陌生男人猥琐的走上前,坏笑着打量苏眠。

苏眠第一次感到害怕,“徐嘉儿,你这么对我顾聿深不会放过你的。”

“你以为聿深会在乎你?笑话!”徐嘉儿鼻哼一声。

苏眠忍着浑身的疼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顺手抓起来花瓶砸在了企图接近的的男人身上。

“妈的,臭表子!”覃高胜一把揪起苏眠的头发,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

苏眠被打得整个人重重得摔在地上,然后捡起一块花瓶碎片放在脖子上,“你们别过来,不然我死给你们看!”

徐嘉儿坐在沙发上,看着苏眠,“苏眠,你不敢死。”

是啊,她不敢死,她若是死了,顾聿深一定会杀了她的父亲。

苏眠无助的看着几个人越来越近的脚步。

“胜哥,赶紧办完事,别再让我看见她。”徐嘉儿阴狠地说道。

苏眠被覃高胜连拉带拽就要往旁边的房间走。

“你放开我!”苏眠挣扎道。

覃高胜将苏眠压在角落的地板上,将苏眠双手一拧,苏眠被刺激的一声大叫。

“叫,老子就喜欢听你叫,哥们几个今天能睡到顾聿深的老婆,这辈子也值了。”

覃高胜见苏眠挣扎,便越来越觉得有意思,说的话也越来越没有遮拦,“呵,说起来顾聿深他妈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妖精,指不定受不住寂寞在外做什么呢,哈哈……”

“闭嘴!”苏眠下意识的维护顾聿深。

苏眠一脚提在覃高胜的裆处,覃高胜惨叫一声松开了苏眠,苏眠立刻爬起身抄起一个玻璃花瓶,对着覃高胜的头盖骨砸去,覃高胜立刻头破血流。

“你这个贱人!”覃高胜捂着伤口处怒骂道。

“你再敢过来,我就跟你拼命!”苏眠双眼通红道。

徐嘉儿道:“胜哥,难道你还怕一个女人不成?”

“你个臭表子还敢威胁我!”覃高胜用力一推苏眠的手腕,花瓶落在茶几,应声而碎,紧接着满脸是血的覃高胜突然朝她扑了过来。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瓜子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