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带着财迷系统回八零by信用卡最新章节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带着财迷系统回八零》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信用卡,主要讲的是钱佳宁(钱小迷)重生的故事,虽然她是一个累死累活以赚钱为人生目标的销售员,但是也不能从天上掉个光芒四射、闪瞎人狗眼的聚宝盆来砸她。

?

第一章

夏日的午后,炽热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室内照在一个熟睡的女孩身上,她似乎正在做什么不好的梦,眉头紧皱,脸上带着一丝痛苦的神色。

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女孩子翻了个身,身上头上的汗水让她睡的越来越不踏实,在一抹汗水顺着腮边流下来的时候,她终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大大的眼睛有些发空的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眼里闪过一丝惊悚的神色,连忙用两只手去摸自己的额头。

虽然她是一个累死累活以赚钱为人生目标的销售员,但是也不能从天上掉个光芒四射、闪瞎人狗眼的聚宝盆来砸她啊,就聚宝盆那体积那重量,钱佳宁觉得自己还能活着绝对是上辈子积德了。

怎么感觉不太对,她摸着光滑的额头直纳闷,就是被聚宝盆砸不死怎么也得砸出包来吧,怎么就摸着和以前没什么差别呢?等等,其实也有差别的,细细的感受了下手指抚摸脸颊的触感,钱佳宁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脸上的皮肤咋摸着这么滑溜这么紧致呢?手从额头滑到脸蛋上,水水嫩嫩的手感简直让她不敢置信。

自打工作以来,因为熬夜、工作压力大、饮食不规律的原因,她的脸上可没少冒痘痘,后来随着年龄增长,皮肤也离水润越来越远,粗细不一的皱纹从眼角长到嘴角,看着比实际年龄老上好几岁。

这是在做梦吧,钱佳宁摸着脸有些发愣,刚想起来找镜子看看脸上有没有什么变化,可当她的视线看到周围的一切后,顿时吓的从床上蹦了起来,老旧的木床立马不堪重负咯吱的响了一声。

这是一间七八平米的房间,蓝色木头的窗户半开着,窗户底下是一张老式的书桌,旁边靠墙的地方立着一个褐色的衣柜,而她身后是一张看起来就有些年头的单人木头床。

钱佳宁缓缓地走到书桌上,上面堆着一些课本和练习册,摸着课本外面包裹的书皮,钱佳宁眼圈有些发红。自己果然是做梦啊,要不然怎么会梦到自己小时候住的房子,那时候自己还不是孤身一人,有爸爸、妈妈和弟弟一起陪着自己生活。只可惜自己当年叛逆不懂事,嫌妈妈管的多,嫌爸爸是个老好人不知道为家人争取福利待遇,嫌弟弟整天跟着自己屁股后面惹人烦,可当那辆拉着木材的货车倾倒而妈妈下意识把自己推出去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一切絮絮叨叨的平凡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幸福。

钱佳宁转过身,视线落到房门的把手上,若是做梦的话,那么自己打开房门的话是不是可以看到自己二十多年未见的亲人?

钱佳宁胆怯地迈了一步,紧紧握着的拳头有些发抖,心里既紧张又担心,生怕自己连做梦都梦不到他们。

终于走到了门口,钱佳宁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了,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猛地拉开了房门。

客厅里正在包饺子的女人听到开门声回过头来,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小米醒了呀,头还晕不晕?要是还不舒服就再躺一会,妈给你包饺子吃,是你最爱的猪肉芹菜馅的。”

钱佳宁嘴唇抖了抖,一直在眼圈打转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捂住了嘴无声的痛哭起来,妈妈,已经离世二十多年的妈妈,终于又梦到了,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怎么还哭开了?”李婉珍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钱佳宁自打上了高中以后性格就孤僻了许多,平时在家里很少说话,像这样外露情绪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她连忙把手上粘着的面粉拍了下来,走到钱佳宁面前刚想去搂她,可又担心女儿会不高兴,有些踌躇的没敢把手伸过去。

钱佳宁见状更是心酸,她一下子扑到了李婉珍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李婉珍有些意外地搂住了她,只当女儿遇到了什么委屈的事,连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考试没考好的原因?还是和同学相处的不好呀?”

感受到母亲的体温,钱佳宁紧紧地搂住了妈妈,脸上的泪水把李婉珍的衣服都给浸湿了:“妈妈,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和爸爸还有弟弟。”

“怎么这是?妈妈这不在这嘛!”李婉珍因为手上有面不好拍女儿的后背,只能用手肘碰了她两下:“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了,醒了就好了,快去洗洗脸,一会你爸和你弟就回来了,咱煮饺子吃。”

话音刚落,大门就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钱佳宁立马转过头,正好看到一对父子从外面进来。

“妈,中午吃什么呀?我都饿了!”小男孩跑了进来,看到钱佳宁满脸泪水又停住了脚步,一脸紧张地看着她:“姐,你咋哭了?是不是咱妈实在没忍住把你给揍了?”

“瞎说什么呀。”李婉珍哭笑不得地看着儿子:“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和你姐,赶紧洗脸去,看你脸上脏的。”

钱国盛反手关上门,也走了过来:“怎么哭成这样?是不是中暑太难受了?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没有。”钱佳宁嘴咧的大大的,一边笑一边拿手擦眼泪:“我就是太想你们了。”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掉的更凶了,转身又扑到了钱国盛的怀里:“爸,是我不好,我不听话,我不是你的好女儿。”

钱佳宁小的时候钱国盛没少把她举在脖子上驮着出去玩,可等她上了小学以后钱国盛就注意和女儿保持距离,平时不管钱佳宁的学习还是生活起居都是李婉珍照顾的比较多,他很少插手。等钱佳宁叛逆以后,他更是不知道怎么和女儿交流了,父女两个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话了。

这回钱佳宁一抱钱国盛,倒把他整的手足无措了,两个大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搁,好半天才僵硬地拍了拍钱佳宁的后背,哄着她说:“好了好了,小米,多大的事啊咋还哭开了?等一会爸爸给你拿点钱你出去买冰棍吃去,你可别哭了啊!”

听着爸爸像哄孩子一样哄自己,钱佳宁又破涕为笑了。钱国盛见状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掏钱一边逗笑着说:“我说咋地了,原来是馋哭了。”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递给钱佳宁,钱国盛赶紧去洗手烧水准备煮饺子。

擦了擦眼泪,钱佳宁看着弟弟洗干净脸以后乖巧的坐在电视机前看西游记,爸爸去厨房开始忙活,妈妈手脚麻利的把最后一点饺子馅包进皮里。

真好,没想到能梦到这么温馨的场景,就像是真的一样,真希望这个梦可以做长一点,让自己在梦里和已逝的亲人们再多呆一会。

老天爷很给钱佳宁的面子,不仅让她满足的吃了一顿妈妈亲手包的饺子,还让她喝到了爸爸煮的绿豆汤。吃完了午饭,陪着弟弟做了一下午的暑假作业,等晚上吃了凉面被撵着去洗了澡睡觉的钱佳宁终于发觉有些不对,要是做梦的话这个梦是不是太长了些?

房门被推开,李婉珍端来一杯温开水递给钱佳宁:“喝两口水再睡觉,省的晚上口渴。”看着女儿瞅着自己发愣,李婉珍有些担心地摸了摸她的额头:“也不发烧啊?怎么看起来稀里糊涂的呢。”

再一次感受到母亲的体温,钱佳宁终于想起了一种可能,她颤抖着嘴唇问道:“妈,今年是几号啊?”

“还真糊涂了呀?”李婉珍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今天七月八号呀,你前天刚过完十八岁生日,这就忘了?” 李婉珍看着钱佳宁喝完了水,嘱咐了一句好好睡觉就拿着空杯子出去了。

钱佳宁想着刚才李婉珍说那句话,前天刚过完十八岁生日,难道自己回到了一九八八年?

“哎呀,你可终于发现了。”脑海里一个声音响起,登时就把钱佳宁吓了一跳,她戒备地站了起来,快速地看了眼四周:“你是谁?别躲躲藏藏的!”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在你的意识里,你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我了。”

钱佳宁怀疑地又看了眼四周,实在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闭上了眼睛,眼前原本一片漆黑,正在钱佳宁有些不耐烦的想睁眼的时候,眼前逐渐亮了起来,一个冒着金光闪瞎人狗眼的聚宝盆忽然出现在眼前,里面装着满满的金银珠宝。

钱佳宁觉得自己肯定还是在做梦,也许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有点精神失常。

看着钱佳宁没有激动的样子,聚宝盆有些不满的晃了晃自己的圆肚子,转身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带着肚兜小婴儿,他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嘟起了红润润的小嘴唇:“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你不是许愿说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换一个和家人团聚的机会嘛,我正好听到了你的愿望,顺手就帮你实现了。”

钱佳宁不禁回想起自己被砸死之前的事情,当时自己刚签下一个大单,若是不出意外当月她能拿到几万元的提成,这对于捉襟见肘的她来说已经是不小的一笔收入了。这些年来,每当她顶着烈阳冒着风雨在外面跑业务的时候,她就后悔当年为什么眼瞎的看上陈凯,好好的第一名变成了恋爱脑,最后连大学也没考,只上了一个最普通的技校。

当年她在高中时期和同班的男生陈凯早恋,父母说老师劝,她不但置之不理还觉得他们不懂伟大的爱情,原本优异的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并且在高三那年不顾家人反对没有报考大学,而是和成绩不好的陈凯一起报了技工校。

犹记得从技校毕业的那年也是这样的夏天,她回家宣布要和陈凯结婚,虽然钱国盛和李婉珍不喜欢那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子,但是反对了这么多年,女儿依然和瞎了眼似的一门心思认准了他,也只得带她出去采买结婚用的衣服和用品。

当时一家四口走在马路边,一辆拉着木材的货车从旁边驶过,原本用来固定木头的绳子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断裂了,一车厢的木头像水一下倾泻下来,慌乱中李婉珍一把推开自己身边的女儿,自己却和丈夫儿子一起被砸到了木头下面。

钱佳宁记得自己当时就像疯了一样,她一边哭喊着一边试图去搬自己根本挪不动的木头,但无论她怎么哭喊怎么磕头,她的父母和弟弟却再也回不来了。

办完了家人的丧事,浑浑噩噩的她嫁给了陈凯,可是在她刚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却不料意外目睹了丈夫和自己的女同学在床上厮混的情景。备受打击的钱佳宁拿起一旁的笤帚就冲上去抽打那对不要脸的狗男女,陈凯脸上被笤帚扫了两下,不耐烦的把她推了出去,钱佳宁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孩子掉了,因为月份太大,钱佳宁身体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以后再也无法怀孕了。陈家不愿意要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当时就让陈凯和钱佳宁离了婚,直接把钱佳宁赶出了家门。身无分文无依无靠的的钱佳宁为了调养身体,只能忍痛卖掉了父母留给自己的房子,拿了钱租了一个管饭的小棚子,休养了一个多月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此后二十多年,钱佳宁一直再没有结婚,她独自一人到陌生的城市打拼,洗过碗、搬过砖、发过传单、后来又转行做了销售,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攒钱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当她拿到上百万大单的那个晚上,她孤身一人站在阳台上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寂寞的感觉紧紧充斥着心脏。父母、弟弟意外去世,丈夫出轨,钱佳宁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真心实意的笑过了,她发觉这么多年下来,自己身边连一个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人都没有。

看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钱佳宁不禁想起父母离世前的时光,那真的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若是能再见到爸爸妈妈,即使要我的命我也愿意。”说完这句话,她就看到一个聚宝盆从天而降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看到钱佳宁已经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聚宝盆得意的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怎么样,是不是很佩服我的英明神武的手段。”

钱佳宁本来觉得这件事挺让人难以置信的,不过如今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八岁,她觉得没什么可怀疑的了,毕竟自己也没什么值得人骗的。

她看着聚宝盆十分感激地鞠了一躬:“谢谢你。”

“那个,光谢谢不行的。”聚宝盆讪笑两声,要不是自己打赌输了被财神从天上扔了下来直接砸到这女人头上,它也不想找这个没啥特殊能耐的女人当伙伴:“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这个世间的物件,我要是想回仙界得需要你的帮助,所以你得和我合作。”

钱佳宁看着它一脸谨慎地问道:“合作什么?”

“当然是合作赚钱了,当你手里的财气足够支撑我冲破云霄时,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聚宝盆晃了晃肚子:“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吃亏的,不瞒你说,我可是有上百万年历史的聚宝盆,就我这肚子里,什么灵丹妙药、什么仙家兵器、什么门派传承都有,我可以给你提供赚钱的手段。而且你赚一块我给你登记两块,赚十万就有机会抽大奖,一百万可以兑换灵丹妙药,而且你在我这里记录的钱都可以兑换宝贝。”

“什么都可以换?”钱佳宁看着它:“那有可以给我父母还有弟弟改命的东西吗?若是重回一世我还保不住他们的性命,我也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了。”

“有!”聚宝盆立马说道:“有续命符,用了它命格自动延续,可以无病无灾活到老。要是不用续命符,即使你让他们避过出事的那一天,后面他们也会因为别的意外离世。按理说这玩意可是无价之宝,自古以来多少帝王为了续命耗尽人力物力去寻找灵丹妙药,不过今日看在请我们有缘的份上,也为了让你有赚钱的动力,二十万就给你兑换一张,这可是跳楼吐血价了。”

“好!”钱佳宁目光坚定地看着它:“成交!”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