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屠户家的美娇娘在线阅读_贺婉瑜许秋白小说全文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种田文《屠户家的美娇娘》是由“空煜锦”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男女主角是贺婉瑜、许秋白,意外穿越到了架空时代,可是她还什么都没做,上来就被安上了狐媚子的称号,嘲讽属性+999。

第一章:

“婉瑜,婉瑜。”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着欢喜的叫喊,一身穿宝蓝色对襟褙子头戴赤金发簪的美貌中年妇人掀开帘子进来。

贺婉瑜抬头,就见她娘惠氏正一脸喜色的快步到了跟前,拉着她的手便道:“婉瑜啊,这次王婆子又给你找了一家,她说了,这家绝对是正经好人家,家里也有薄产,上面也没婆婆,你若嫁过去不用种地也不用做活,还会买个丫头专门伺候你,这样的好人家难得的不计较你退过亲的事,这真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亲事啊。”

瞧着她娘如此兴奋,贺婉瑜有些不忍心告诉她,之前王婆子也是这么说的,可每次说的人家不是鳏夫就是老头子,哪次不是说的天花乱坠,将人夸上天,让人心动,然后到最后发现不是老头就是鳏夫除了家境还算上等,人品和相貌那是不提也罢。

奈何她娘对王婆子深信不疑,只因惠氏当年就是王婆子给她与贺平洲做的媒,这么长时间过去,除了王婆子,其他的媒婆惠氏竟然谁都不信,一脑袋扎进去就等着王婆子给自家宝贝女儿说门靠谱的亲事。

只事与愿违,几个月过去,没一个靠谱的不说,还连带着贺婉瑜的名声更不好了。

惠氏说的脸都红了,拉着贺婉瑜的手都微微颤抖,“婉瑜啊,你别嫌娘烦,你今年都十六了,你堂妹燕红只比你小了几个月,现在孩子都快要生了,你虽然长的美貌,可一旦到了年纪就该嫁人了。好姑娘的时光不等人,若是不趁着好年纪嫁人晚上一年半载就更不找不到好的夫家了。”

贺婉瑜无奈叹气,“娘,你难道忘了堂妹是怎么嫁的人吗?难道你要让我向她学习?”

惠氏一听这话,呼吸一滞,接着斩钉截铁道:“呸呸呸!可不能学她!若不是那杀千刀的,我家姑娘哪用得着这般急忙找婆家。”

无怪乎惠氏气氛,实在是贺家二房的事将贺婉瑜连累的不轻。

贺家二房贺燕红年初的时候与城南学堂张姓夫子苟合有了身孕,贺婉瑜叔父和婶娘到了张夫子家一哭二闹三上吊,逼着张夫子给了贺燕红一个平妻的位置,而今十六岁的贺燕红仗着有孕在身怀着张夫子头一个孩子在张家与张夫子的正妻平起平坐,在清河县是一大丑闻。后来还听闻贺燕红仗着有孕,处处欺压张夫子正妻,将人挤兑的差点跳了河。

小地方妇人间话题却不少,这事儿让贺家在清河县出了名,连带着贺婉瑜这个大房的姑娘都跟着吃挂落,尤其是贺婉瑜长的貌美如花当初与周秉怀定亲时又有波折,两厢一结合更是让长舌妇人嚼烂了舌根子。

周家二老本就看不上贺家小门小户,认为贺婉瑜长相妖媚会勾的他们儿子不上进,谣言又是一传十十传百,这下得了机会急忙找了借口先斩后奏替儿子周秉怀到贺家退了亲。

可怜周秉怀外出经商未归,接到周家二老的书信一口血喷出来得了重病,听闻现如今还在外地起不来床。

周家二老怨恨贺婉瑜,认为是贺婉瑜狐媚子勾去了周秉怀的魂儿,才会导致周秉怀心里郁结不能伸展得了重疾。

周家二老匆忙将家中生意交给周家大郎,便带着银两照看周秉怀去了。但临走前却是将贺婉瑜的名声败了一干二净。什么狐媚子不要脸乱勾搭人什么难听的话都扣到贺婉瑜的头上。

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贺婉瑜老老实实在家学着古人绣花描字,居然被莫名其妙退了亲还被安上狐媚子的名声。

贺婉瑜表示:冤得很呢!

名声不好了,亲事便难了。

贺婉瑜长的好,也有年轻后生看上她想借此机会聘回去当娘子的,但话刚出口便被家里人给骂回去,甚至这些后生的爹娘连贺婉瑜一起骂,说她勾了他们儿子的魂儿,是不要脸的狐媚子。

贺婉瑜哭笑不得,越发觉得冤枉。

为此爱女心切的惠氏站在门口一盆洗脚水泼在对方身上这才消停,可背后里说贺婉瑜的坏话却没断过。

贺婉瑜上辈子好歹也是个安分守己的二十一世纪好青年一个,深受科学知识的熏陶,认为十六就结婚生子也实在太早,但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早就与周秉怀订了亲,她又没见过对方,甚至想着等周秉怀从南边儿回来再想法子将婚期推后,还没等她想到法子,贺燕红便出了这档子事,然后周家二老便忙不迭的来退亲了。

对此,贺婉瑜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惠氏觉得自家姑娘受了天大的委屈,愤愤不平的在家里将周家和贺家二房骂了个痛快。

时至今日,加上现在这个,王婆子一共给贺婉瑜说了四门亲事,前面三桩没一个靠谱的。

第一个是位鳏夫,今年三十有五,前面的妻子留下一个十四岁的儿子,还记得王婆子来说亲走后不久,一个半大的少年到了贺家店门口,瞧见了贺婉瑜后评价道:“长的不错,嫁到我家先跟我睡。”

惠氏从铺子里出来直接将手中的一叠子纸钱扔到对方头上,“去你个没娘的混蛋,拿着钱早死早超生。”

于是第一份亲事告吹。

第二份,是个五十的老头儿,在清河县是个小地主,家中老婆小妾一大堆,求贺婉瑜为第十房姨太,王婆子将老头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惠氏虽然信任王氏还是将这推了,觉得老□□想吃天鹅肉不知所谓。

到了第三份,还是个鳏夫,但对方娶了妻没一年娘子便没了,也没孩子。王婆子夸的天花乱坠,只差当日就将贺婉瑜送过去当利索的新娘子了。好在贺平洲不傻找人打听了一番,才知对方前头的妻子竟然是被这人活活打死的。

贺平洲不信任王婆子,但惠氏却深信不疑,觉得王婆子也是被人骗了,这不王婆子一说便又信了,并且对贺平洲和贺婉瑜道:“王婆子这人我知道,最是实在的人,不然当年我哪能嫁给你爹,哪来的你和你大哥啊。”说话的时候神情还颇为自得。

贺平洲性子本来就软,遇上惠氏更软,被惠氏几句话顶了回去便扭头过去生闷气。

但贺平洲好打发,贺婉瑜却不肯上当,当下撇开贺燕红的事儿问惠氏:“娘,对方姓氏名谁?家在何处?家中做何营生?今年多大?家中有何人?”

惠氏一噎,她忘了问了!

只听王婆子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一高兴就跑来和女儿说了,对方什么情况居然忘记问了。

惠氏一拍大腿,笑道:“瞧娘这脑子,光顾着高兴了,居然忘记问是哪家的后生了,等娘去问了王婆子再来与婉瑜说。”然后如来时一般风风火火的走了。

贺婉瑜尚点头答应那边惠氏早就走的没了踪影,她摇摇头,无奈叹息,觉得这古代的小姑娘可真不容易,想做个老实巴交到年纪嫁人的美人儿更不容易。

惠氏行动迅速,第二天就连同王婆子一同上了门。

王婆子不过四十来岁,当年给惠氏与贺平洲说亲的时候才是二十出头的小媳妇儿,如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虽不如记忆中电视剧里面的媒婆打扮夸张,但也差不到哪去了。

王婆子手里捏着一方帕子掩唇将贺婉瑜上下打量一番,转头对惠氏笑:“大妹子,你家这姑娘不是我说,咱们清河县绝对找不出比她更漂亮的了,就这样的模样,也就城东的许屠户能配得上了。”

得,美人虽美,还得杀猪的来配。

贺婉瑜暗地里翻个白眼,腹诽了王婆子几句,然后继续做娇羞状聆听王婆子的夸奖,毕竟有人夸是好事儿,谁不爱听好话啊。

王婆子越看越满意,觉得坐的太远说话不方便,抬腿坐到惠氏身旁拉着她的手便道:“大妹子,那许屠户虽然是杀猪的,但是人长的好,今年才二十,家里就一个八岁的弟弟,上面没有公公婆婆,嫁过去就能当家作主,他家在城东卖肉的绝对是最好的,家里日子过的更好,一进的宅子四四方方全是瓦房。许屠户说了,只要婉瑜愿意嫁过去,成亲当天便买个丫头过去伺候婉瑜。”说着她拍了拍大腿,“大妹子呀,这样的好亲事打着灯笼都难找,你们可不能错过呀。”

她说的唾沫横飞,惠氏听的心情激荡,她回握着王婆子的说真挚道:“王大姐,多亏你热心肠,想当年也是多亏了你,不然哪有我现在的好日子。”

听惠氏提起几十年前,王婆子心里汗颜,当年她刚做媒婆没啥经验,胡乱凑了凑居然成了一对佳偶,没成想几十年后居然还对她心生感激对她深信不疑。

王婆子讪笑两声,瞥了眼垂眸不语的贺婉瑜,“婉瑜啊,王婆子真的是为你好,前面几个的确不怎么好......”

“只是,不怎么好?”贺婉瑜原本垂着的头抬起来,一改沉默反问道。

王婆子一滞,接着便笑:“婆子在这跟婉瑜保证,这个许屠户绝对好,长的好,家里好,除了是杀猪的没有哪不好,重要的是人家对你没有不满意的,”

“可惜了,是个杀猪的。”惠氏在一旁也叹了口气,有些遗憾。

贺婉瑜无奈的瞥了眼惠氏,心想:嫌弃人家是杀猪的,你家还是卖棺材的呢。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