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李迅by龙骨卫小说_黄金谜录无弹窗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黄金谜录》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李迅,西汉末年的古墓,神秘的传说、尸体、数字,一切的都想谜团一样。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咯。

第一章:

我不知道我睡了有多久,只知道很久很久。

凉意在我脸颊上散开,水滴在脸上让我的意识逐渐在恢复,我的五脏六腑仿佛是一块焦炭,强烈的口渴让我大张着嘴,贪婪的舔着干裂的嘴唇。那些冰凉的液体在我喉咙间滑动的时候,意识才开始慢慢苏醒过来,足足用了一两个小时,我才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中降落下来的倾盆大雨,我在一个沙丘上,努力地想让自己撑起来,但还是感觉没有力气。闭上眼,我脑海突然碰触到了什么东西,地底深处的惊心动魄,那些画面统统回来了。

像是一个梦,但我又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个梦。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它已经深深的刻在我脑袋中,挥之不去。我能感觉到身上的力气,正在一点点的恢复,雨滴打得我眼睛很疼,我想抬起手臂遮挡一下,却一不小心碰触到了一样东西。

我这才发现,在我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放着一只尸袋。

手不住的哆嗦,我侧过身颤抖的打开拉链,只见里面包裹住一具尸体,干巴巴的,上面裹满了金箔。

黄金尸人。我这样想到,可为什么我还活着?

翻个身,我想让自己睡得更舒服一点。

端正着身体躺下来的时候,迎面看见上面有一个人,双手撑膝,正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看。

李迅?

恍若隔世的感觉,让我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我抬起手腕看看了看表,当记忆一点点的涌现出脑海的时候,才知道从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时间:01:45分

地层深度:3000米

区域:沙窟

人物:谢阿坤,横肉脸,防化兵,老鬼,阿喜,玲花……时间指向,三个小时前:

第二章:

两岸之下,峡谷的底部,谁也不敢相信那么一个东西,会死气沉沉的出现在那里。

横肉脸看着峡谷底部存在的那大东西,不由的也瞠目结舌,强烈的震撼住了,“这是当年二战期间,德国的BR01火车头,他们当年在这么深的地底下,到底干了些什么?”

如此老式的火车,相信也只能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才能见到,从这上边向下看去,火车犹如一条黑蛇卧在峡谷的低端。黑色硕大的火车头,被铁轨上几个巨大的红色轮子所映衬,后面挂着清一色的黑色拉矿车厢,足足有7节之多。

你不难想象出日本人当年在这里怎么做的,冶炼钢材,竟是为了硬生生的在上千米的地底,做一辆火车。那它是用来干什么,又通向何处去的?

现在的我们几个,完完全全的被这种彻头彻尾的情绪所笼罩,阴霾,再一次密布在我们头顶。

“不对,你们看,车头中的驾驶室好像有人。”防化兵惊呼道。

事情一举被推向高潮,峡谷的深度只有二三十米,在我这个地方,能够很明显的看见,火车头驾驶室中,有一道橘黄色的灯光骤然闪了一下,刻画出一个再为熟悉不过的影子。

这个人形轮廓,我在监狱的囚室中见了无数次,不知道多少个夜里,我蓦然惊醒,这个微微驼背的身影,站在监房的小窗之下望着夜空的明月出神。在焦虑,彷徨失措的时刻,这个影子总是能给我多少的慰藉,是难以用语言表明的。

而此刻,他终于出现了。

心中仿若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呐喊,“老鬼,你这个狗杂种,你到底要玩死我几次啊。”

顶上突然轰隆的一声巨响,我们几人面面相觑,紧接着一连串的爆炸声,并伴随着泥土不断的掉下来,“又发生什么了?怎么回事情?”

横肉脸变得也开始按耐不住了:“我日她娘!孙二卯那龟儿子肯定是把上面的燃料罐炸了,他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边。”

“快点下去,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阿喜话音刚落,没做多余的交代,就已经在向峡谷去了。防化兵呆了一下,看着峡谷底部的动静,突然懊恼的急叹道:“糟了!晚了。”

随着“呜”的一声汽笛炸响,峡谷中震耳欲聋的声音传了上来,让人叹为观止的一幕发生了,火车竟然慢慢的开始移动,在底部艰难的爬行着。

我脑袋嗡了一下,存放这么多年的火车,竟然还能被老鬼发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事实虽然摆在我眼前,但还是让人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攥紧拳头,在嘴边哈着气,然后使劲地咬住,心想难道十年前下来的解放军,曾将这列火车从头至尾的休整过?三年之前,老的那批狱警,已经开始策划把火车开到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方去?

“日你妈的,老鬼。”我大骂道,心中愤慨不已。横肉脸那几人的动作很快,没几下工夫就不见人了,我只得跟着他们不顾一切的往峡谷的斜坡底下跑。最起坡度较换,然后越来越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手脚并用的往下跑,后来一不留神跌了一跤,就直接变成滚的了,咕噜噜的一直就到了峡谷底部。

等我完全停下来的时候,才感觉我头被石头磕了一个洞,鲜血直流,顺着额头淌到眼睛里去了。我用手一抹,眯着眼一看周围,只见那列火车已经轰隆隆的启动起来了。防化兵,阿喜,还有横肉脸那六个人追了过去,但是距离差了好一大截,根本撵不上。

哐当哐当的火车行驶在铁轨上的声音传来,火车呼啸而过,在峡谷的另一端尽头,是一个隧道洞口,方向正是朝那里面去的。

眼看着也追不上了,我心中万分懊恼,情急之下,一不留神间,恍然在火车最后一节车厢处,看见那儿竟然攀爬着一个人影怪物,手臂异常肥大,整个人黑黝黝的,像是被油炸过的一样。

第三章:

披头散发的样子,那是玲花,她居然赶在我前面下来了,我心中衣凛,大为疑惑她这是要做什么,想随着火车一同进入那隧道?我一咬牙,不管追得上追不上,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火车行驶起来的速度越发加快,我落在横肉脸他们后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差一大截。肺像是快要撕裂开来,只听见横肉脸不断传来的怒吼声:“快!截住她!”

趁间隙一抬头,玲花已经爬上了车厢顶端,眼看着就要翻进去了,但不知怎么一回事,她整个人却突然从车厢上直直的飞了出去,跌落下来摔倒在铁轨旁。

铁轨旁十几米的地方,站着一个手中拿枪的人,一个女人。

又突然发生的诡异事端,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跟征兆,我想我已经快要崩溃了,下地这么短的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已经颠覆了我整整二十八年的人生经历。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像是带着伪装的面具,粉墨登场在演着一出永远没有结果的戏,我本只是一个跑龙套的,不想过多的涉入,但一次次的被迫卷入,已经快要把我逼疯。

一闭眼,脑海里回荡的还是老鬼的那个影子,路过玲花的时候,我没有停下来,还是一个劲的机械着往前跑,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离我越来越远,我根本无力挽回。

火车已经跑到了最佳的状态,载着一身的迷海,载着老鬼,那个鬼孙子一样的人,急速的驶入了隧道中,眨眼之间,再也不现,一下就没了影。方位,竟然是对着监狱那个朝向去的,那座巨大的山体,似乎才是一切迷端的开始。

只留下缓缓停下脚步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直到从快跑变成了慢走。人有些犯晕,走路也开始歪歪斜斜的,望着远处,感觉追上去的人,姿势有点不对劲,很是奇怪。

我怀疑是不是出现的幻觉,反应过来才恍然大悟,横肉脸,防化兵,阿喜以及那群狱警,竟然跟发了狂,像个疯子似的,狠命地在往回跑!

这几个人跑得比兔子还快,比刚才撵火车动作还要迅速,我顺着他们身后的那方向一看,只见从隧道中喷出来一个黑色的巨影,张开双臂正向我们这边扑过来。

防化兵一边跑,一边从背后的包中掏出那两面人皮鼓来,扔给阿喜,阿喜抱着两面鼓一鼓作气,几个人跑到了我身边然后就停下来,都已经喘得不行了。

向头顶上望去,只见那黑色的巨影已经快要把我们包围了,四周雾茫茫的一片,影影绰绰中,全是人形一样的东西,正缓缓向我们逼近。

“神啊,如果我们触犯了你,请您息怒,回到你的世界,把你要的东西拿去,我们什么都不带走。”

周围的能见度急速下降,渐渐的几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阿喜盘坐在地,两只鼓搁于膝盖处,手贴了上去,开始有节奏的缓慢敲动着。一边口中念叨着什么,然后就一个劲的朝隧道那边磕头,浑身战栗不止,跟筛糠一样。

接二连三的状况,屡屡出现,我们这群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变得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眼睛也开始刺痒起来,场景一片混乱,只听见人依稀的说话声。

“这东西根本就是假的!”阿喜狂躁地大叫。

接下来就是横肉脸发颤的声音:“它出来了!”

“让我们沉睡在这里边吧,反倒是种解脱!”

……

空气中,弥漫的是豆豉味,好熟悉。

人开始变得浑浑噩噩,很想睡觉,晕晕乎乎的感觉,眼睛一闭上就不痒了。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就是很困,可能太累了吧,我想睡会儿……唯一清醒的那一刹那,耳畔回荡着这几个字:“谁都能死,你不可以,梦魇,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第四章:

“为什么?”

我大吼一声,陡然惊醒,这才想起来已经不在地底了。

回了回神,朝着李迅睁眼看去,她依旧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意,说出来的话中却满含着一种和她的表情并不相符的情绪:“想起来了?”

点了点头,我开口问了一个问题,声音嘶哑地让我自己都忍不住一惊:“这是哪儿?”

火辣辣的疼痛在嗓子眼蔓延开来,就好像长时间没有喝水嗓子都干裂了一般,随后就是一阵奇痒,忍不住咳嗽起来,好半天才终于停歇下来。

“聚龙坡。”

站直了身体,李迅朝着远处看了一眼,淡淡的忧伤在眉间展开。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忧伤,脑子里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聚龙坡又是哪儿?

整个监狱附近的地图我都有看过,这地方的地形十分特殊,只是一眼我就全部记住了,可是记忆中却并没有聚龙坡这样一个地名。

大雨一点停歇的意思都没有,空气中漫布着雨水的腥气,深呼吸了几口,嗓子中干痒慢慢消退,抿了抿嘴,正要问“聚龙坡在哪里”的时候,却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太压抑了。即便是下着瓢泼大雨,也不该有这么压抑的感觉才对。我愣愣的朝着李迅看了一眼,她的身影在雨幕中有些模糊,渐渐地和记忆中那个持枪的女子融为一体。

开枪把玲花打下火车的人,正是李迅。

“休息好了就起来,没时间了。”李迅回头扫了我一眼,然后盯着旁边的尸袋沉默不语。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我还摸不到头绪,就见她蹲下身来,把尸袋拉开,那具黄金尸人整个露了出来,在雨水的击打下发出“啪啪”的声响。

全身都已经湿透,衣服紧紧地裹在身上,露出曼妙的身材,在我的注视下李迅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异样,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具黄金尸人的身上。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刀,在她手指上灵巧的翻飞着,随后她停下了动作,小刀被她捏在手里。她的姿势很是奇怪,并不是握着小刀的刀柄,而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小刀的刀身,只露出刀尖那一小部分,目测连两毫米都没有。

正要看看她接下来要做什么,肚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饥饿感,几乎让我再一次昏厥过去,我这才想起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如果是昏睡的时间更长,有一天的时间也说不定。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这地方除了李迅和我之外,就只剩下了黄金尸人,别说食物、包裹什么的,就连植被都没有一株,放眼望去只有满地的黄沙,被雨水打湿之后显现出冰冷的灰黑色。

没有找到食物,我只好放弃,心想等出去后一定要大吃特吃一顿,就算撑死也好过现在饿到想要吐酸水的感觉。

再次看了一眼李迅,她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黄金尸人的右臂。黄金尸人右臂上的金箔已经被剥开了一小块,空缺的那一块呈一个正方形的样子,露出里面干枯黝黑的皮肤。

看着从李迅脸上流下的雨水打在黄金尸人裸露的皮肤上面,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具尸体会不会吸收了雨水重新恢复生前的模样,然后……活过来?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身上一股寒气掠过,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我赶紧把这个想法抛出脑外,紧紧盯着李迅的动作。

好像是在雕刻艺术品一般,李迅两指捏着靠近刀尖的部位,一只手舒展开黄金尸人干枯的皮肤,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划了几道。

随着她的这个动作,黄金尸人的皮肤被割裂开来,里面竟然流出了黑色的液体,在雨水的冲击下流到地面上,紧接着就渗入了沙丘中,消失不见。

我很想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但却不敢出声询问,生怕自己打扰到她引起她的不快,只好自己在旁边胡思乱想。

该不会是像我一样饿极了,想要割下一块肉吃吧?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我就忍不住干呕起来,那干枯的皮肤在脑海里不停地闪现,都似乎闻到了一股腐臭味。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产生这么多奇怪的想法,抬起手“啪”地拍了一下额头,直骂自己不嫌恶心。

因为脸上和手上都满是雨水,这一声极为清亮,即便有大雨冲击地面的声音掩盖,也还是传到了李迅的耳朵中,她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迷茫,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陡然惊醒的样子,就好像她早就忘记了我的存在,这一刻才想起来似的。

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李迅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澈起来,随后握着黄金尸人右臂的手一松,那条右臂好像有弹性一般,快速打在地面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雨水都渗进了沙丘里面,地面上并没有积水,所以响声并不大,在窸窸窣窣的雨声中轻不可闻,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如同炸雷一般,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不停乱撞,如同针扎一般,疼得我直冒汗。汗水刚从皮肤上渗出来就被雨水冲刷掉,并没有黏腻的感觉,但我现在一点都不好受。

右臂打在沙丘上的声音自然很普通,不会引起我的注意,但恰巧在那一瞬间,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那声音冰冷、沙哑,饱含沧桑却又仿佛没有任何的情绪:“……梦魇,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我想问那个声音,你究竟是谁,你说的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但我却说不出来,就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耳朵里好像灌进了风一般,呜呜的响个不停。

这一刻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只剩下满目的疮痍,满世界的萧条。

孤寂的感觉过去,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恐惧,毫无来由的恐惧。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不轻不重,却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第五章:

李迅站在我的面前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眉宇间有些愁容,雨水从她的脸上划过,那本就棱角分明的脸颊更显瘦削。

“你又怎么了?”

我注意到,她用了一个“又”字,微微有些疑惑,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愣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她说的大概是之前在地底沉睡过去的事情。

摇了摇头,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着那具黄金尸人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本以为她不会回答,但没想到她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我感觉这具黄金尸人很不对劲。”

不对劲?我挑了挑眉:“难道还会活过来不成?”

说完这句话我就想起黄金尸人的传说,那暴力凶悍嗜血的残忍模样好像直接出现在眼前,赤红的双眼满是兴奋的盯着我,随时都要把我撕碎然后吞噬掉的样子。

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趁着她还没有说话,急忙岔开话题:“哪里不对劲?”

“说不上来,但是……”

话没有说完,李迅扭过头去继续摆弄起那黄金尸人。

依旧是那条右臂,依旧是裸露出肌肤的那一块,从她手臂间的缝隙看过去,我隐约觉得那条右臂好像比刚才更加纤细了几分。

还是刚才那个姿势,左手三指抓住黄金尸人的右臂,另外两个手指舒展开皮肤,右手捏着小刀靠近刀尖的地方,一点一点地在双进是人的右臂上面刻了起来。

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身体传来一阵虚脱,好像随时都要再次倒下去。花了近半分钟的时间,我才逐渐适应,一步一步挪向李迅的方向,在她旁边蹲下来,看着她继续没完成的任务。

黄金尸人被划开的右臂皮肤已经不再渗出黑色的液体,李迅的小刀也划过最后一下,划痕恰好形成一个长方形,嵌套在金箔的缺口形成的正方形里面。

紧接着,她换了个姿势,手指捏住小刀距离刀尖三分之一的位置,挑起了那片被划开的皮肤。

有些意外,皮肤和里面萎缩的肌肉并没有连在一起,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分割开来了一样,李迅只是轻轻一挑,那片被划开的皮肤就被挑了起来。

黄金尸人右臂上的肌肉并不是干枯之后的黑红色,而是呈现一种黄白的颜色,在李迅的刀下一点点的剥离开来,被雨水冲刷到地面上,形成一片白色的印记。

很快,那一处的肌肉就被李迅全部清理干净,露出里面惨白的骨头。

这时候,李迅却停住了手,扭头看了看我,眼神里满是震惊。

我忙问道:“怎么了?”

李迅的手有些颤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这时候,一声炸雷突然响了起来,闪电划过天空,天地间都被突然照亮了,接着这一瞬间的光亮,我看到那处被清理过的骨头上面好像有些什么东西,正眯着眼想要看清楚些的时候,天空又暗了下来。

闪电过去了,炸雷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也过去了,李迅仿佛被这一声炸雷惊醒,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噩梦要开始了。”

她这一句话让我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就想起了那一句不知来自何处的话,虽然一个是梦魇一个是噩梦,但意思也是差不多的。

我一直都没有搞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此时听李迅说了出来,不自禁的问道:“什么意思?”

李迅没有解释,抬了抬抓着黄金尸人右臂的左手,我愣愣的看着她等着她的答复,直到她再次抬了一下手,我才明白她的意思,不再盯着她看,而是把注意力转向黄金尸人的右臂上面。

除了全身被金箔裹住以外,这具黄金尸人和普通的干尸没有任何的区别,皮肤都是干枯黝黑的,肌肉都是萎缩的,全身的重量加在一起还不到30公斤,我一只手就可以拎起来。

但,黄金尸人肌肉的颜色太不正常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萎缩干枯之后的肌肉应该呈现暗红色或者是黑红色才对,但它的肌肉颜色却是黄白色。

这些怪异的情况没能引起我的注意,因为还有一个更加怪异的情况在等着我。

在那处被刮开的骨头上面,有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极为整齐规范,线条流畅自然,即便是刻在人的骨头上面的,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违和感。

天色很暗,有些看不清楚,但我却能够看出来,这行小字很好看。不过好看是好看,我却一个都不认识,这种字体并不是我所熟知的任何一种。

在我右后方的位置,李迅已经停止了颤抖,我皱着眉头问她:“你能看懂这行小字?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李迅听到我这句话,身体再一次的颤抖起来,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恐惧:“魔纹,这是魔纹。”

我愣了一下,这不是文字,而是纹饰?

低头再次看了一眼这行被李迅成为魔纹的东西,它的书写方式有些怪异,虽然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或者是从右到左的方式,但却我们所熟知的那种把单个字写完再写另一个字,而是一笔直接从一头划到另一头,直接把这些文字所有的起笔都串联在一起,然后是第二笔,第三笔……细细的数了一下,我更加的震惊,这些文字虽然并不相同,但每一个的笔画数目却完全一样,从第一个字的第一笔开始,到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一共有十三个线条,这十三个线条很巧妙地把所有的文字串连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出来。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些并不是纹饰,而是文字。

说不清这感觉是怎么来的,就只是这样认为。

另一边李迅咬着牙,血水从唇间流下来,她的脸色很是苍白,根本看不到在地底一人一枪那种潇洒的身影,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魔鬼一般,让我不寒而栗。

“魔纹,就是魔鬼的文字。”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