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晚到的爱与归途【弥猫深巷】邹莉林启明小说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晚到的爱与归途》是由“弥猫深巷”所著,故事的主角是邹莉、林启明,当初的错误选择让我荒废了青春,也葬送了我对爱情、婚姻的向往,我以为幸福永远不会再眷顾我,可是偏偏让我遇见了林启明。

第一章:

历经一夜,火车上终于响起乘务员甜美的声音“火车即将进站”。坐在旁边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夜。

这样嘈乱的声音让我听的有些癫狂,但却还是强忍着,直到火车缓慢的停下来时,那个女孩儿才甩着灵动的马尾蹦蹦跳跳的下车,看着她兴奋的扑进了宽阔的怀抱,我烦躁的心情才有些舒散,曾几何时,我也有过这样的心动,只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在播报员的提示下,我拖着没几件衣服的旧行李箱缓慢的下车,在路径小姑娘的时候,听到她娇声道:“怎么我这次去了这么久,你都不来看我。”

“如果不是你非要任性的去北方支教,我怎么可能不去看你?”声线沉稳却又带着磁性,让我不由得侧头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没有想象中的惊艳,但是他的相貌却能让人过目不忘,或许有的人生来就带着让人不能忽略的气质,而他就是众多人群中眨眼望去就会记得的人。

小姑娘不满意的嘟嘴:“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不来看我啊!”

眼神举止间全是爱慕和深爱,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她的心爱之人。

男欢女爱本就是理所当然,只是小姑娘如此毫不遮掩的深爱,让我顿时觉得刚刚还鼓噪的让人厌烦的小姑娘,瞬间变得可爱了许多。

火车站太多的生离死别和久别重逢,站在火车站的门口,看着这个早已经变的陌生的城市,不由得记起了几年前自己的,天也是这样飘着小雨,我众叛亲离站在这里,泪眼沙沙的看着身旁的石伟民:“以后我谁都没有了,就只有你了。”

那时的石伟民对我还满是疼爱,神色举止间尽是宠溺,哭的发红的眼睛坚定的看着我:“莉莉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一定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让你的家人后悔现在做的所有的一切。”

年少无知的时候,哪里知道誓言易变,连石头都会磨平,更何况人的性格?

我与石伟民是在大学认识的,相恋了四年,在毕业季所有人都忙着找工作的时候,我拒绝了外企的招聘和父母安排的工作,义无反顾的跟着他去了他所在的家乡——林城。

林城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县城,我却因为爱情去了那里,到如今还记得临走前把父亲气得吐出一口血,指着我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以至于我与石伟民结婚的那天,我的亲人没有一个人在场,石伟民的家人在镇上的饭店里包了二十桌饭菜,却只零星的坐了三桌客人,公公婆婆虽然尴尬却一个字也不敢提,在他们看来,我能嫁去他们家里,是他们几世修来的福分。

好在石伟民还算是比较争气,我们结婚的前两年就承包了村里的几亩大棚种植蔬菜,第一年就挣了几十万块钱,后来的钱更是挣得风生水起,没几年,我们就在林城县城买了房子,举家搬去了林城,而石伟民更是成立了公司,不仅仅收购周边的瓜果生疏,就连养殖和煤矿也被他一并收去。

而我,一个本科院校毕业的高材生,在农村的那几年跟着石伟民打拼蔬菜事业,早已经被风吹日晒折磨的失了颜色,衣服也从以前的时髦变的穿在身上舒服就行,即使是后来事业兴起,石伟民在外奔跑找客户,而我依旧操作着家里的几十座大棚蔬菜和上百号农民。

这样的日子不轻不淡的过着,我却十分满足,脑海里一直幻想着以后有了属于我们的宝宝,一定要带他们回去见他们的姥姥姥爷。

然而,这样的好梦持续的时间并不久。

直到某一天吃饭的时候,石伟民突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邹莉,我有多久没见你化妆穿裙子了?”

话语虽然平淡,但是眼神中的嫌弃让我瞬间惊醒,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争吵,却是吵得最激烈的一次,也是我第一次从石伟民摔在地上的手机里发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

她叫张丽华,跟了石伟民三年,也就是说在我与石伟民结婚的第二年,她就已经存在了。

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我克制着心里的怒气,让石伟民带我去见她,石伟民却平静的说:“邹莉,我们过不下去了,离婚吧!”

“离婚?石伟民,你忘了,我是怎么跟你来到这里的?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现在要和我离婚?”

石伟民的脸上毫无愧疚之心,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以前我想的太简单了,那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自己去照照镜子,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邹莉吗?”

是,现在的我早没有从前的光鲜亮丽,奔波忙碌的工作让我因为睡眠不足布满了皱纹,有时候劳累过度频繁的吃快餐让我的身材变了模样,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共同的生活,如果不是那两年我日夜操心劳累,他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而如今,看着冷漠的石伟民,再多的苦涩我都无法说出口,因为我发现他变了,变得冷血无情,变得铁石心肠,所以这些话就算是说出来也都无济于事。

只是这是我千辛万苦塑造的家庭,怎么可能在圆满时,双手送给别人?

“石伟民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和你离婚的。”

“不离婚可以,你把公司的财政交出来,随便你怎么样。”

我冷眼看着石伟民,他被我看的有些不舒服,就侧过了身子。

“石伟民,你是要我交出财政以后,再拿去交给别人吗?公司现在的所有,其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我的功劳,你是想拿着我的付出送给别的女人吗?”

“邹莉,你说话别太过分,你要是不交出财政大权,就离婚。”石伟民扔下这句话就摔门离开了。

那一夜,我身处冰窖,在寒冷的家里直直的站了一夜,糊涂的脑海里来来回回浮现的都是石伟民在火车站对我说出的那些誓言。

第二章:

我本以为握紧了财政大权,石伟民不敢拿我怎么样,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周后,我从蔬菜大棚忙完回家的路上,骑着电动车拐弯的时候,迎面开来一辆白色的宝马车,清晰地车牌号让我浑身冰冷,几乎是同一时间,我被撞倒在了路边的深沟里。

晕倒前,我清楚的明白,那辆白色的宝马车是我与石伟民结婚的第三年挣到上百万的时候,去省会城市刑州提的车,当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买这么好的车,是我执意要买,就为了让石伟民出门做生意的时候更有门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变成了推我入深渊的刽子手。

三天以后,我在医院醒过来,婆婆红着眼睛坐在床边,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

是的,我怀孕了。而石伟民就这样撞死了他的孩子。

我天真的以为他会悔悟,会悔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我醒来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在了病房里。

一同来的,还有那个怀里抱着孩子的女人。

她的确很年轻,身材凹凸有致,纵然是怀里抱着孩子,却还是画着精致的妆容,与站在她身旁西装革履的石伟民十分般配,而我瞬间变成了他家里的老妈子,那么一瞬间天旋地转,让我犹如塌了天。

“哼,老女人你还没看明白吗?我跟阿民连孩子都有了,你这个疯婆娘还不滚出去?”

要知道我与石伟民结婚五年,在为了工作奔波的时候聚在一起的时间两只手都数的过来,我一直以为是我们太忙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邹莉,你也看到了,咱们好聚好散吧!别闹到最后不好看……”这是进门以来,石伟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令我最心寒的一句话。

我冷笑一声看着他,“石伟民,她抱着的是你的孩子,那我肚子里的又是谁的孩子?你做这些事情就不怕遭雷劈吗?”

“如果不是你执意不离婚,我怎么可能……”石伟民振振有词的胡说八道。

这些话气的我浑身发抖,指着他骂道:“虎毒不食子,而你连畜生都不如,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孩子给活活撞死,石伟民你简直……”

“啪!”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石伟民扬起的手直接抓住了我的头发:“邹莉,我忍你很久了,本来还以为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也得给你点补偿,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立马给我滚蛋。”

“滚蛋?”我抬头冷笑数声:“公司有我的一部分股份,你以为我滚了,那些就是你的?”这是我第一次庆幸自己办事谨慎,原本是为了防备公司老人玩把戏,才把所有财政收入都锁进了密码箱里,如今看来外人没有防到,却防了身边最亲近的人。

“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锁起来我就没办法了吗?你住了几天院了?外面早就换了天地了,邹莉,你怎么还是这么自作聪明。”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石伟民,第一次发觉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说的很对,我住院的这几天,外面足以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而那些被锁起来的财政收入对于石伟民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啪”脸上再次挨了重重一巴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直接拽住我的衣领把我揪下了床:“你这个老女人,阿民都已经说了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滚蛋,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不打死你。”

我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任凭他们二人在我身上打骂,然而身体的疼痛却还是顶不住内心的伤痛,以至于他们打骂完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晕死了过去。

住院的第二天,我被石伟民赶出了医院,同时离开的还有我五年前来到这个城市拖来的行李箱。

“箱子里有两千块钱,够你坐车回去了,识相的话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林城,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如今却变成了这样一副嘴脸,我心痛难忍,却只得苦苦咽下这颗苦果,临走前,我看着石伟民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微笑:“石伟民,你这样做,会得到报应的。”

“我看你是找死……”张丽华伸手就要打我,却被石伟民给拦下了:“让她走吧,总之以后也是与我们无关的人。”

是啊,无关的人,原本我正是与他无关的人,为何要千里迢迢的与他产生了关联?

这五年我失去的不仅仅是我的青春和感情,还有我肚子里……肚子里的骨血,石伟民,你好恨的心……这些回忆弥漫起来,让我手里的行李箱也变得炙热难受,我站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痛难忍……不知道现在的父母怎么样,只是如今我活成这副摸样,又有什么脸面回去?

“咦?姐姐,你还没有走啊!”就在我恍惚之时,突然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缓慢的转过身,正是刚刚火车上的小姑娘,正笑盈盈的看着我:“姐姐,我觉得你身体太不好了,站在这里都是摇摇晃晃的,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吧!别太劳累了。”

我艰难的扯了个笑容,“谢谢,我知道。”

言语间,只觉得身旁的眼神有些犀利,让我不由得看过去,正是那个男人,他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些意外的韵味,只是这道眼神让人看的心里十分不舒服,就匆匆的与他们告别离开。

接下来的几个月,为了在这个城市苟活下来,我做过服务员,干过杂工,甚至去工地搬过砖,好在我虽然毕业多年,但是有一定的学历,在一家家政公司做家政阿姨一年之后,就把我升为了分公司的家政总经理。

说是分公司,实则就是有着十五个办公人员,以及几十个家政阿姨的服务机构,但是对于我的生活来说算是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月收入五千块钱,足以让我在这个城市租一间不大不小的标间,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第三章:

日子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过着,偶尔阴雨天,腰上疼痛的伤口,都在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我,曾经经历过的痛哭。

这天我忙完手头的工作准备下班的时候,却接到了大BOSS的电话,要求我出差几天,出差对于我们来说是块肥肉,相当于是花着公司的钱出门旅游玩乐,所以不等老板说完,我就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下一句话,让我瞬间反悔我的决定。

“咱们公司准备在北方城市设立几家机构,所以想让你去刑州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形,到了地方自然会有人接你。”

刑州是北方的省会城市,而林城距离刑州十分近,为了不再触碰那片灰暗的记忆,我连声拒绝,却遭到了领导的反驳:“等你出差回来,还要给你升职,所以你必须去,知道你身体不好,公司这次给你订的是机票,省得你坐火车劳累。”

如此体贴怜悯的大BOOS,我怎么忍心拒绝,再加上林城距离刑州那么远,石伟民不一定就会那么凑巧的跑去刑州,犹豫再三我还是应了下来。

公司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视这件事情,到达刑州之后,来接我的人看上去像是政府纪要人物,要我叫他磊哥,话语不多,但是简单的几句话还是让我听明白了大概。

原来大BOSS这次攀上了大人物,准备在各个地区建立慈善性质的家政服务公司,而公司背后的支持者就是当地政府。

听上去十分正规,但是碍于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又哪里懂得那么多,我只需要做好我手头该做的,其余的与我无关。

当天夜里我就被安排在酒店住下,就在我收拾完东西,准备出门找些东西吃的时候,磊哥突然来敲门,告诉我晚上要去见一些人,让我收拾妥当出门。

听他言语谨慎,或许今天夜里要见的人不是一般人,犹豫了一下,我换上了那条浅红色花纹的连衣裙,化了淡妆就出门了。

一路上,磊哥沉默寡言,只不过神色冰冷肃然了许多,一直到目的地,他才转过身谨慎的说道:“今晚上是私人场合,你不需要拘束。”

听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一动,在外面工作了一年,早已经看清楚了人情世故,也跟着老板参加过一些私人酒场,只不过每一次被劝酒都有老板做挡箭牌,而这一次,还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在外……磊哥像是看出了我的紧张,难得的笑了笑:“不过没关系,有我在,什么事情都好说。”

这般委婉的话,算是暂时的打消了我心里的念头。

我们停的地方是一处高档小区,跟着磊哥过了门卫处,径直往里走,就是一处人工开凿的假山和喷泉,顺着长长的走廊走到尽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处欧式的建筑物,如此的富丽堂皇装扮,定是哪家私人会所。

果然,屋子里金碧辉煌的装潢让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直到前台的姑娘引着我们上电梯,到达包房的房间门口时,一直不说话的磊哥才小声的说:“一会儿进去可别像现在这样这么没有见识。”

磊哥的话让我尴尬的合上了惊讶的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知道了。”

站在门口,我拿出粉扑简单的补了补妆,这才推门进去,里面昏暗的灯光让我的眼睛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下一刻,房间里的灯就全部亮起。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屋子里的布局,身旁的磊哥就笑着大声道:“好小子,你们可真不够意思,我还没来你们这就开始了!”

“你还说呢,李处长,你这又带的是哪位美女啊!我们怎么没有见过呢!”说话的人是个戴着粗金链子的年轻人,怀里正坐拥着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说话时眼神一直看着我。

屋子里同时坐着的还有其他几个人,更有形色各异的美女陪衬着,场面十分热闹,让我有些不自然的避开眼神,看去别的地方。

却在这时,角落里一道幽灵般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前夫石伟民。

“我身边的美女可不止这一个,怎么可能总是让你见过?”磊哥轻佻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包间里众人哄笑,看我的眼神更多了几分韵味。

只是我的思绪早已经在看到石伟民的时候全部都打乱了,他不是在林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他与磊哥相识?磊哥说要见的人难道是他?

将近两年没有见面,石伟民比起曾经看上去更显年轻了,穿衣打扮提升了品位,端端正正的坐在角落里,哪里还像以前俗人说的暴发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哪家高企的老总。

此时的石伟民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味道,只是这样的眼神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后退,两年了,看到他我还是习惯性的想要逃避。

只是,我为何要逃避?我的人生都被他给毁了,恨他还来不及,我为什么要逃避?

想了想,我就直起了腰板,装作不认识的避开了眼睛,然而石伟民却在此时站了起来,就在他张嘴想要与我说话的时候,我的身子突然被人拉了一下,下一刻就从门口推去了一边。

而推我的人正是磊哥,他神色紧张的看向门口:“启明,你可算是来了。”

磊哥这样的神态,让我疑惑的转过身,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出现,能让一向沉稳得体的人做出如此慌乱的举动?

当我看向门口时,那张俊俏明朗的脸映入眼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深意之处却别有意味,只是这过目不忘的长相,我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然而,此时的我满脑子都是坐在角落里的石伟民,早已经无法思考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只是在他看向我的时候,清澈的眼神难得的滞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你们这帮大老板玩起来的时候,哪儿会考虑到我这样的小人物,再说了,李处长今天不需要在家里陪老婆了?”说完眼神还刻意在我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我的心不由的一顿,看来今晚上所有人都以为我与磊哥的关系非同寻常了。

第四章:

“启明,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每次来刑州,我哪一次不陪你了?只能说你这是贵人多忘事啊!”磊哥一边说话一边示意他朝里走。

包间里本是玩乐的人看到来人都慌忙站了起来,我纵然在后知后觉也看出了这个男人的身份非比寻常,而他却不以为然的朝沙发的最角落走去。

其他人看到他这样都尴尬的呆在原地,不知是该站还是坐,直到他拿起桌子上的话筒随手丢给了其中一个人才淡淡的说:“你们站着做什么?当模特?”

纹身男立马腆着脸坐在他身侧,气氛这才缓和下来。

半圆式的沙发因为这尴尬的位置变成了一分为二,磊哥拉着我在另外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刚刚坐下来,磊哥就凑过来小声道:“你们公司这次的生意能不能成,就全靠他了。”说话的同时,下巴朝那个叫“启明”的男人示意了一下,轻言:“所以,今晚上就全靠你了。”

我嘴里胡乱的答应着,眼神却不由得飘去了石伟民那里,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只是曾经那么多年的感情,哪里是说忘就能忘得了的?

然而看过去的同时,石伟民也在看我,两道眼神相撞,我不以为然的侧过头装作没有看到他,他却直接站起来朝我走来。

磊哥刚好端起酒杯与一旁的人寒暄,这就给了石伟民坐在我旁边的机会,“邹莉……”

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心生厌恶,立马站了起来,同时胳膊就被他拉住,“邹莉,这么久没见面了,咱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我的眼角扫视一周,都在喧哗的环境里喝酒,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边的动静,就不动声色的推开了石伟民,整理了裙角在他身边坐下来,微微一笑:“石先生,的确是很久没见了,不知道这两年你的新婚生活过得怎么样?”

石伟民或许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客气的与他说话,神色一喜就要说话,我却直接打断他接着道:“还是说两年不见了,你的姘头得了宫颈癌妇科癌死了,让你守了活寡,你才这么死气摆列的来跟你的前妻搭讪?”

“噗嗤”冷不丁的一声嗤笑声传来,让我忍不住看向发出笑声的人,正是那个叫启明的男人。

他在看向我的眼神时,自然的就像是寻常的阳光一般迎了上来,只这一刹那,让我顿时想起来,两年前的火车站,也是这样打量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只是那时候的他,身侧还站着可爱貌美的小女孩,而如今却是在夜总会这样恶俗的地方,再看看他身侧坐着的浓妆艳抹的美女,让我不由得对眼前这个人有些反感。

所有不珍惜感情的人都是不值得尊重的。

“莉莉……”

我从没有一次觉得这两个字听在耳里是那样的恶心,以至于我全身的血液都点燃了,怒声吼道:“石伟民,你没资格这样叫我!”

说完才惊觉声音太大,一个包间的人都在看着我们,石伟民有些尴尬的端起酒杯装作喝酒,我心生厌恶,站起来就朝包间门口走去。

临出门前,听到那个纹身男吊儿郎当道:“哎呦……这石总是做什么呢!怎么?想挖刘处长的墙角啊!!你这样光明正大可就有些过分了啊!”

我匆忙的离开包间,把所有的喧哗隔绝到了门后,脚步慌乱的去了卫生间,直到靠在墙壁上,呼吸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所有的回忆就像瀑布一样侵泄而来,难过的让我措手不及。

曾经的我,一直以为石伟民就是我的一辈子,哪怕我为了他付出了亲情和青春只要他爱我,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到头来就是这样一个被我视若珍宝的人把我踩在脚下,双手扇在我的脸上,而如今竟然恬不知耻的说出这些话……就在这时,手里的电话响了,正是磊哥打来的。

“小邹啊,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磊哥,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我深呼吸了数下,整理了衣服和妆容,这才走出卫生间,却没有想到迎面看到的人就是石伟民。

他靠在柱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燃着的半支烟能看得出来他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我只觉得我脸上所有的神经在此时都紧绷了起来,石伟民抬起头看到我就着急的走了过来,“邹莉,你没事吧?我看你这么久没有回去,害怕……”

曾经的曾经,这样着急又疼惜的神色我也在他脸上见到过,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荒凉,以至于让人恶心。

我刻意退后几步,与他保持了安全距离,才微笑道:“怎么?还以为我是曾经那个为你死为你活的人,就因为见了你一面,我就要跳楼自杀?”

“不是……邹莉,我只是觉得在这里见到你很意外,只是想知道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石伟民……”我还没有出声,一道尖锐的嗓音率先替我叫了出来,这道声音再次让我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石伟民,你不是说公司聚会吗?那这个女人又是谁?”

睡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声音,如今清晰的响在我的耳边,就像当时的巴掌一样打在我的心上,让我眼睁睁看着慌乱的石伟民,直接转过了身。

“丽华,好久不见了。”

张丽华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许久才颤声道:“你……你是邹莉?”

此时的我,真的与两年前大不相同,张丽华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是一百六十斤的大胖子,穿着石伟民的大短袖,毫无形象可言,而如今的我,一米六五的身高还不到九十斤,化上妆容,如果不说年龄,没有人会以为我是离过婚的人,所以她认不出我理所当然。

我笑了笑,说道:“丽华,这才两年不见,看来你胖的不仅仅是身材,瞎的还有眼睛啊!你这么着急慌忙的跟着石伟民,是怕步了我的后尘,到时候被撞死在路上,连孩子的骨头都没有的被赶出家门吗?”

第五章:

这番话在我的心里预演了无数次,总想着再见到这对狗男女一定要快刀斩乱麻的骂他们,没想到如今就派上用场了。

石伟民显然也没有料到我会说出这番话,毕竟曾经的我,就连高声与人吵架都会哭的一塌糊涂的人,有哪里会有如此的伶牙俐齿?

张丽华更没有料到我会说的她哑口无言,稍一愣神,就扬手朝我打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片刻,我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推去了一边,冷笑:“你还以为我是那个曾经被你们赶出医院,也不敢反抗的人吗?”。

说完这句话,我抬脚就走,却不然就在这时,头发被人揪住。

张丽华长长的指甲陷进我的发丛中,疼得我刚要挣扎,她顺势一拽,我就被带坐在了地上,脚上的高跟鞋直接断了,脚踝更是疼的要命。

“邹莉,你还要脸吗?石伟民都不要你了,你还缠着他,要不要脸?”

石伟民慌忙过来拉她,“你别无理取闹,今天是我跟邹莉第一次见面,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

“我无理取闹?”张丽华尖锐着嗓音吼道:“石伟民,你他妈的是不是看她现在漂亮了,你想吃回头草了?”张丽华一边骂一边扯着我的头发朝大厅方向拉,我知道她是想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看笑话。

就势抓住身侧的东西,却不然伸手抓去,竟然是人的腿,我慌忙抬头,还没有看清楚人的相貌,就再次被张丽华抓住了头发:“邹莉,像你这样的贱女人,我见的太多了,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起的吗?一定是你打听了他在这里,专门来这里勾引他的,也就石伟民这样的男人愿意多看她一眼,换了人我跟你说,简直看一眼都嫌恶心。”

两年前她也是用这些污言秽语让我恼的迷了心智,而如今过去了这么久,这番话还是像钝刀一样的割着我的心。

“是吗?”

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争吵。

紧接着伸过来一只大手,粗鲁的推开了张丽华,轻轻松松的就把我捞了起来。

我抬头,昏黄的灯光下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脸。

洁白的毫无瑕疵的肌肤在光线下透射出暗暗的光,轻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眸子里的威慑让人不寒而栗,这是我第一次发觉,原来英俊的男人生起气来是会让人如此的压抑。

冰冷的眸子扫向张丽华冷声道:“你一个像是被车轱辘压过的次品,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她说三道四?”

“什么?”张丽华顿时气的脸色发白,颤手指着我们:“你是谁,管你什么事!”

我第一时间看向石伟民,他是一个极度爱面子的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会坐以待毙吗?

果然,石伟民拉住张丽华到了一边,面无表情的看向我身旁的人:“林先生,很抱歉,这都是我的家事,让你见笑了。”

对的,这才是石伟民真实的性格,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哪怕是失去了所有,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就毫不计较过程。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别人在辱骂张丽华,他石伟民还会这样忍气吞声吗?

石伟民说完话,眼神又看向我,小声的问道:“邹莉,你跟林先生是什么关系?”

“邹莉是我的人,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们,赶紧给我滚!”稳重又有力度的声音让我吃了一惊。

“管你”两个字在我的嘴里辗转反侧了一下,几乎是三秒钟的犹豫,我挽上了身旁人的胳膊,强颜欢笑:“石伟民,我还没告诉你,我们快要结婚了。”

石伟民瞬间瞪大了眼睛,身子不由得后退了一下,脸上显露出的不是惊讶而是惊吓,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一直听说林先生终身不娶,没想到会……”

“滚!”沉闷的声音能听得出来他压抑着怒气。

石伟民有些尴尬的试探开口多次,最终竟然拽着骂骂咧咧的张丽华离开了。

要知道一向分厘必争的石伟民哪里会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既然能灰溜溜的离开,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他怕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侧头看身旁的人,却没有想到他也在低头试探的看我,视线相交时,气氛太过尴尬,我只好借势推开他,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刚刚……”

“启明!”感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磊哥的声音就在不远处传来,等到他跑近刚要说话时,就看到了我:“小邹,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磊哥的话,就尴尬的笑了笑,眼前的人却突然指着我对磊哥说道:“你的车钥匙给我,先把她送回去!”

磊哥一愣,看了看我,随即笑着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心疼美人啊!别管了,我一定把她送回去。”

“车钥匙!”这简单的三个字让磊哥再次看向了我,我能感受到眼神中的深意,慌忙拒绝:“不用,我是跟磊哥一块儿来的,一会儿他送我回去……啊!”

身子一个360度的旋转,下一个就落进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中,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抱我的人,小声道:“人都已经走了,磊哥又是自己人,你就不用演戏了!”

他讶异的低头看着我,嘴角绽放出一抹微笑,让我看的不由得傻了眼。

“既然是演戏,善始善终才是敬业的本分。”

说完,嘴角扬起微笑,脸上若隐若现的酒窝随着笑容一起升起,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微笑时有可爱的酒窝,在他冰冷的神色中一点也不突兀,反而增添了几分魅力。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伸手摸上了他的脸,当那好看的笑容停止时,我才惊觉做了什么,慌忙收回了手,小声道歉:“对不起!”回应我的是漠然的大步的朝前走。

停车场距离这里并不远,我却觉得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辛”,一直到车上,气氛才稍显缓和一些。

“用不用去医院?”

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指我脚上的伤,慌忙摆手:“不……不用,您送我回酒店就好。”

“真的不用?你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年纪轻轻就成了瘸子!”

这么粗鲁的话让我一愣,随即慌忙说道:“我……没事,我回去酒店睡一觉就好。”

气氛再次安静了下来,车子快速的开着,不知不觉的到了酒店的露天停车场,我正要道谢下车,车子却在此时上了锁,不由的心里一紧,难道说这英雄救美还有别的桥段?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