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凌云by我琴女要打野_秦时剑歌小说无弹窗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秦时剑歌》是由“我琴女要打野”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凌云,小说讲述的是现代大学生凌云意外的穿越到了《秦时明月》的世界,获得了上古秘法,一觉成为大陆至强。

凌云by我琴女要打野_秦时剑歌小说无弹窗阅读

第一章: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神奇。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的凌云,对于他来说,来到这个丛林已经足足七年了。至于为何会突然来到这个丛林,凌云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一丝的头绪。

凌云记得自己原本是在宿舍里睡觉来着,可是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周围的环境全变了,可以说是非常陌生。刚开始,凌云以为是室友在恶gao自己,可是在经过多天之后,凌云就不这么觉得了。因为这个丛林简直了无人烟,而且如果是室友恶gao自己,在经过多天之后,应该有人会来找自己。

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之后,凌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出这个丛林。曾经在学校的时候,凌云通过视频等渠道,还是学到了一些YeWai生存技能的。虽然只是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但对于此时此刻的凌云来说也够用了。相对于走出去,总比坐着等死的好。于是凌云便行动了。

凌云觉得只要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就一切都明白了。

可是事与愿违。在经过一个月的跋涉之后,凌云依旧没有走出丛林。足足的一个多月,吃不饱穿不暖。从小到大凌云虽说不是特别富有,但也至少衣食无忧。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一个多月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身心疲惫的凌云顿时打算放弃了,因为这么多天,凌云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绝望,然后重拾信心。可是直到今天,凌云确实坚持不下去了。

而就在凌云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ting大的山洞。对此,凌云邹了邹眉,然后还是起身朝着山洞走了过去。

走到山洞之后,进入眼帘的第一幕就是洞内中有一个坟墓。而且有一石碑,上面显眼处写着“李某之墓”四个大字。

看见这一幕,凌云顿时心喜。因为这里有坟墓,这就代表着这周围不远处一定有人。于是凌云便匆匆朝着周围跑去。

可是不久之后,凌云又灰溜溜的走回了山洞。因为周围依旧没有任何人的踪迹,更别说看见有人了。

凌云无力的看着墓碑上的四个大字,这时凌云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四个大字是小篆体。因为凌云以前是文科生,对于古代的字体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在嬴政统一之后,才统一的文字和货币。在此就用小篆吧。别介。)凌云邹着眉走近坟墓。墓碑上很简洁,就“李某之墓”四个字。对于这四个小篆字体,凌云心中有着一丝怀疑。

不过,压下心中的着思虑之后。然后凌云略过坟墓,朝着洞穴里面走去。

洞穴不是很深,里面也不是特别的大,约莫几十个平方大小。里面显然有人居住过,不过也是特别的简洁。一个石chuang,然后还有……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翌日,凌云很早就起了chuang。当然,石chuang睡起来不怎么好,但总比这一个多月以来睡LouTian好多了。也算是凌云一个月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了。因为昨晚在石chuang旁边凌云发现有两个打火石在,于是凌云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有火可用。

当然,有了火之后,凌云立即去外面不远处弄了几个简单的陷阱。如果能抓到猎物,今天就能吃到熟食了。想到此,凌云忍不住快速向着自己弄的陷阱跑去。

运气还不错,有着一只兔子。但对于此刻的凌云,似乎无可挑剔。

于是在经过一顿忙活之后,凌云终于吃到了熟食。对此凌云简直感动到哭,一个月以来虽然也吃过ròu,但并非熟的。不过也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好转。

一个月以来,凌云第一次算得上是吃得好睡得好。不过凌云并不打算安于现状,毕竟凌云可不打算就在此久居。没看见洞口处的坟头都长草了么?凌云可不想自己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凌云再次冷静下来。凌云首先考虑到的是自己为何会突然间就到了这个丛林,不过对此凌云没有一丝得头绪。

其次,这个丛林到底是何地方。这周围的树冠很高很大。显然是没有人类来砍伐过。也就是说,这个丛林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原始森林。

最后,既然这里有一个坟墓。那就说明在这里是有办法走出这个丛林的,或者说这个丛林里是有人类居住的。也或者说是有人会来这里打猎的。

所以对于此刻的凌云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带上打火石继续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直到走到有人居住的地方。第二,就是等!既然有人在这里居住过,显然这里的条件是可以生存的。自己可以在这里居住下来,然后等到有人来到这里,再同来者一起出去。

前者,既然要继续前进,那么前方就充满了无线的可能。危险与希望并存。而后者,虽然危险不算很大,但前提得有人会来到这里。不然自己也得在洞穴口处建立一个自己的坟墓了。

“唉……”

凌云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管哪一个选择,都有一定的风险。

无奈之下,凌云将目光锁向了洞口处的坟墓。然后起身走到坟墓前。

“嗯?”看着墓碑,凌云似乎发现有一丝不对劲。碑的底部似乎还有字未显现出来,被埋在了土中。

凌云试着贴着这墓碑朝下将土刨开。

约莫一尺的深度。又有一块石板,很光滑。上面似乎写着字。对此,凌云将所有泥土全部刨开,上面所有的字就全展现出来了。

依旧是小篆,上面写着:余十六时痴于武,怎奈已过学武最佳之时,无奇佳之根骨。师之无从也!幸甚,余从幼学识良多,熟读百家之经典。又耳闻江湖之奇功异武。去糟集长,感触良多,结以自身,所创下一剑法,一内功心法。历经四十余载,最终所获。欲将其发扬光大,怎奈年事已高,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有有缘人来此,结下此善缘,望尔莫要辜负余的期望。如此大善也!

看完上面的内容,凌云有些懵。

“这到底是什么鬼?还有武功和江湖这一说。都这个年代了,谁还会去学什么武功?”

对于二十一世纪的青年来说,武功这东西一般很难相信,虽然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武侠梦。可是现实当中又有多少人打着武功的幌子招摇撞骗?

“不对!”凌云又仔细看了看石板的字,自言自语道“这是小篆书写的,一般谁会无聊到这种程度?或许这真的是古代某个大侠或者奇人异仕留下来的。而且对于自己目前的情况,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想到这里,凌云立即选择将石板取开。因为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学到这上面的剑法和内功心法,那自己想从这里走出去岂不是更容易了?

第二章:

将石板取开之后,进去眼帘的是两张折叠好的帛。而旁边似乎是一柄剑,剑身Cha入了地底下。对于这东西,凌云还是ting感兴趣的。于是凌云试着先把这柄剑拔出来,可是无论凌云使了多大的力气,这柄剑依旧不曾出来一分。

凌云无奈,于是转移注意力,将旁边的两张帛取出看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东西放了多久,上面字也只是勉勉强强可以看清。

打开第一张帛,显然是内功心法。因为上面写着“青灵落月法”五个显眼的大字。其次写着“万念俱泯,一灵独存,谓之正念。于此念中,活活泼泼。于彼气中,悠悠扬扬。呼之至上,上不冲心。吸之至下,下不冲肾。一阖一辟,一来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渐渐两肾火蒸,丹田气暖……”

后面密密麻麻的一长串口诀,凌云并不着急着练,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然后打开了另一张帛,这上面自然就是剑法了。

不过上面的“青莲剑歌”四个大字让凌云精神一震。

或许有人没听说过这青莲剑歌,但绝对没有人没听说过李白。据传,李白不仅是唐代的诗仙,更是一代绝世剑客,又称之剑仙。其成名的剑法就是青莲剑歌!

诗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就是对于青莲剑歌的描述。

而且,当初李白就凭借此绝世的剑法和惊人文采响彻唐朝。如此,可见这青莲剑歌的可怕之处。

不过,凌云发现这上面的字体却是小篆体,按理来说,唐代应该用的是正楷字或者是行书。

然后凌云看着墓碑上的“李某之墓”四字,越觉得不可思议。据石板上的信息,这位前辈用了一生的时间专研武功,未曾出世。而李白的一生却惊闻整个唐朝。

“莫非只是剑法的名字重复了而已?可是天下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凌云喃喃自语到。

思虑了一会儿,凌云还是无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索性就不再去想了。

不管如何,自己目前最要紧的是将这青莲剑歌和青灵落月法练成。

…………

时间匆匆一晃而过,足足七年的时间。凌云几乎每天都在习武,加以清净的环境,凌云算是心无旁骛,再加上青莲剑歌和青灵落月法乃是集其“李某”四十多年的心血。凌云的实力自然可以说是进步神速。

“唉……”此时凌云正立于树梢顶,回想起这七年来的时光,不免叹了口气。

“只可惜,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这位前辈到底是谁,墓碑也只是提及‘李某’两字而已。自己无意之间来到这里,却得到了这样一场奇遇,也算是祸福相依吧。”

对于此事凌云倒是看得很开,无法得知自己如何会来到这里。既然来了,而且还得到了这样的机缘,自己又为何不坦然接受?

由于凌云从未习过武,刚开始的时候,凌云乃是从最基础开始习武的。比如扎马步等。其次,对于凌云来说最难的就是青灵落月法,由于生涩难懂,凌云可是一步步mo索过来的。

至于青莲剑歌,按照剑诀一步步练就行了,所谓熟能生巧,练到一定时候,自然就能明白剑法的精妙之处了。

值得一提的是,青莲剑歌之中自带着轻功之法。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由此可见,此剑法对轻功的要求自然不低。

“嗯?”就在凌云感慨之时,远处传来一丝打斗声。

自从修炼了青灵落月法之后,不管是听觉,视觉还是嗅觉,都越来越灵敏。对此凌云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听错了。

于是在听到打斗之后,凌云立即运起青莲剑歌朝着打斗声处急奔而去。

不一会儿,凌云就来到了打斗之处。不过凌云并没有急着走近,而是选择在树顶上静静地“远观”。

地上三女一男,正在激斗。却未曾有人发现凌云的到来。

而目测是两女一男在追杀另一个女子。被追杀的女子身上有着大小不一的伤。感受到此女子的气息,凌云便知道她还受到了内伤。而该女子只是稍稍式微而已,显然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战斗。

不过凌云却发现四人都穿着古装,但是从四人的内力波动中,这告诉凌云了这并非拍戏!

对此凌云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还得他自己去验证。而目前的情况就是凌云最好的机会。不过凌云并不打算立即出手帮被追杀的女子,而是等机会!

就在凌云在思虑之时,地上的四人暂时停了下来对峙着,只见一紫发青衣女子带着一丝笑意,对被追杀的女子说道“似乎今天你已经逃不掉了呢?”

“是么?”趁着这档时间,被追杀的女子快速的调息着。边回答到“不过就凭你们三个?”

“这个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遗言,我劝你还是赶紧说了,不然等会儿你恐怕就没机会说了。”

“胜负可还没分,大话可别说得这么早。你们的实力,我还不清楚么?”

“是吗?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紫发青衣女子这边三人便先出了手。

不过被追杀的女子反应也不慢,立即做出了回击。于是两边再次陷入战斗僵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远处的凌云一直观察着对局,两边的实力虽然差不多。但紫发青衣女子这边有着人数优势,按照个人实力算,被追杀的女子当属绝顶。

虽然暂时两边还分不出胜负,不过凌云觉得,不出三百招,被追杀的女子必败。

于是凌云决定出手!

“我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还有人来,什么时候这个丛林变得这么热闹了?”

两边听到了凌云的话立即分开来,都看着凌云。同时心里很是震惊,这人显然来了很久,却没有发觉!在震惊的同时,也都在考虑此人是敌是友。

由此,两边都未曾有人说话。

看到这样状况,凌云很满意。撇下一支树枝,然后从树上跳了下去。

由于凌云穿的服装是现代装,四人觉得很怪异。不过紫发青衣女子还是率先开口道“阁下是何人?来此有何贵干?”

凌云笑着回答道“不干什么。只是觉得你们三个打一个有点儿不公平而已。”

听到凌云的回答,两边的想法不一。对于凌云,被追杀的女子自然不认识,按理来说,他没必要cha这趟浑水。

而对于紫发青衣女子三人,虽然不知道凌云的实力如何,但依然不能大意。于是紫发青衣女子道“此事乃是我yin阳家的事,我劝阁下还是不要cha手的好!”

“yin阳家?”凌云思虑了一下。

其实对于此事,凌云早在看见坟墓上的“李某之墓”之时就有怀疑的。如果真的是古时候的墓,上面的字哪有这么清晰?只是凌云缺少证实而已。

在听到“yin阳家”三字之时,凌云变确定了,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了!

因为在凌云的印象中,yin阳家在春秋战国时期到秦朝才有。或者说百家争鸣,才使得秦国强大起来,然后一统六国。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秦国才是百家争鸣最大的受益者,秦国在这个时代,找到了适合这个时代的思想和政治,使得秦国迅速强大了起来。只是可惜,统一六国之后,秦王的暴政,加上赵高等人暗中作梗等等原因,使得秦朝昙花一现。

第三章:

听到凌云的喃喃自语,紫发青衣女子继续说到“不错,这是yin阳家自己的事,还望阁下莫要cha手。”

得到了答案的凌云也确实并不想cha手,不过看着当前的紫发青衣女子,眼睛处蒙着一条纱巾,然后凌云又注意看了一眼其旁边的红衣女子和穿着貌似道服的中年男子。最后再看了一眼被追杀的女子,嗯!穿着与三足金乌神似的暗蓝色长裙。

这阵容……很熟悉啊!

这让凌云想起了他在二十一世纪之时看的一部国漫。这四人不就是月神,云中君,大司命和东君焱妃么?

凌云顿时有些震惊。好像发现了一件更不得了的事,这里居然是秦时明月!

不过凌云很快回神过来,答道“先不说yin阳家,就说现在,你们三个人打一个。我就觉得这很不公平,这事儿我管定了!”

当然,凌云不可能说,被追杀的人是焱妃,所以他才决定出手的。

虽然说凌云对原著中的焱妃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是她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惜背叛yin阳家,这一点就值得凌云出手。只是可惜原著中她的结局不怎么好。

得到凌云的回答,月神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冷声道“看来阁下是存心要和我yin阳家对立了。”

这时一旁的云中君这时冷笑道“对于敌人,还和他废什么话?一同杀掉就是!”

说完,云中君顿时朝着凌云率先出手了。

云中君手中的武器神似于现代某个国家的武士刀。而凌云自然反正不慢,也不会傻到用树枝和他打,于是将内力运于树枝之内,使树枝变得有着一定的韧性。然后回击着云中君的攻击。

一旁的焱妃自然不会干看着,运起内力想上前帮凌云。

不过月神和大司命立即出现在焱妃前,道“你的对手是我们!”

语毕,双方再次打斗起来。不过这次显然是凌云和焱妃有着优势。

因为焱妃对战月神三人原本就不劣势多少,现在又有凌云的加入,局势也就自然反转过来了。

当然,凌云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他可不会傻到一个见面就拿出自己的底牌。要不然凌云这边就是碾压月神等人了。

不久之后,和焱妃对峙的月神自然也看出了局势,也看出来凌云的武功不低。这场打斗自然也就没了意义,于是退出了战局,冷声道“算东君今日好运,有贵人相助。不过我yin阳家是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你的,此事我会向东皇大人转告,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这时,云中君和大司命也停了下来,回到了月神身后。然后月神对凌云继续说道“阁下既然存心要和yin阳家对立,那此事我yin阳家暂且先记下了。告辞!”

说完,月神三人便转身离开了。

对于月神的狠话,凌云无奈地摸了摸鼻梁。其实对于yin阳家,凌云谈不上有什么恶意。这次只是单纯的想帮一下焱妃而已。

见月神等人离开之后,焱妃走到凌云面前,微微一欠身之后谢道“多谢阁下相助!不知恩人贵姓?”

对于凌云,焱妃还是ting好奇的。从刚刚的打斗中,此人既然能和云中君打个平手,身手自然不凡。虽然云中君在yin阳家中最着重于炼丹,但其实力依然不可小觑。

对此凌云微微摆了摆手,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在下凌云,一山野匹夫罢了,只是路过此地,看见她们三个打你一个,觉得不公平罢了。”

此话虽有胡扯的成分,但凌云并不是自谦,想想这七年来,凌云一直都在这丛林之中,也确实算得上“山野匹夫。”

“凌公子说笑了。”焱妃微微笑了笑。

对于凌云的话,焱妃自然不会全信。然后看了看凌云的“奇装异服”,继续问道“还不知凌云公子是哪里人?”

看着焱妃怪异的眼神,凌云无奈。这套衣服还是他这七年来精心呵护着的,毕竟他在这里只有这么一套衣服了。现在看来,这衣服还成了奇装异服。

“我?算得上是秦国人吧。”凌云思考了了一下,在二十一世纪,自己的家乡的位置就是现在秦国的境内。

得到答案的焱妃也没有继续深思下去。对于焱妃,秦国可算得上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不过这段记忆可不是什么好回忆。

看出焱妃情绪不怎么好,于是假装问道“也不知姑娘是何人?刚刚听到那女子(月神)说你是yin阳家东君,可是为何会追杀你?”

“由于某些原因,绯烟不得不做出选择罢了。”

绯烟?对于焱妃的回答,凌云觉得零模两可。显然焱妃并非完全相信他,而且似乎并不想提及yin阳家的事。

对此凌云也觉得无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比如说自己,也并没有完全说实话。虽然自己从原著已经得知道焱妃的身份和被追杀的原因。

随后,看着焱妃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于是想说什么,可是还没能说出口,只见焱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身体朝着地上倒去。

见此,凌云立即上前将焱妃抱住。

感受到焱妃的气息,凌云邹了邹眉。显然是因为内伤加外伤的原因,再加上长时间的战斗,早就内力枯竭,疲惫不堪昏倒了。

于是凌云将焱妃抱回洞穴,将其轻放于石chuang之上,然后为其输送内力,稳定了焱妃的内伤。

随后不久,焱妃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相信不久之后就会醒来。

见此,凌云走了出洞穴。然后在四处找到了一些治疗外伤的草药为其敷上。

稳定了焱妃的伤势之后,凌云觉得自己该去打猎去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早了,而且今天一天都还没吃东西。

当然了,对于现在的凌云来说,打猎一事简直不是事儿。不一会儿便提着两只野兔回来了。

…………

翌日,焱妃醒来,第一时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然后松了口气。都还完好,只是之前战斗时留下的一些伤口罢了,而且敷了一些奇怪的草药而已。隐秘部位没有任何异常。

见此,焱妃便起身看了看周围。这只是很简单的一个洞穴罢了,也显然是有人在这里居住过的,只不过很奇怪的是洞口处有一坟墓而已。

见洞口旁有烟冒出,焱妃便知道凌云是居住于此的。于是便朝着洞口慢慢走去。

此时凌云手中正在烤着兔子ròu,见焱妃慢步走来。而对于洞口处的秘密,凌云早就将其埋好了。于是带着笑意问候道“醒了?估计你也很久没吃东西了吧,诺!”

说着,凌云将手中已经烤好的兔子ròu递给了焱妃。

第四章:

焱妃接过凌云手中的兔子ròu,然后对着凌云席地而坐,同时谢道“多谢!”

这一声多谢不仅是对于凌云救命的感谢,更是对凌云对她照顾的感谢。

凌云对此微微点了点头,表示默然接受了这一声感谢之意。

其实算起来,焱妃欠了凌云两个人情。第一是昨天的救命之恩,虽然说月神三人不一定真的会杀了她,不过如果被抓回去,恐怕结局不可想象。第二就是凌云的疗伤和照顾之情了。

天下间什么请最难还?自然就是人情了。而且凌云对她来说更是救命之恩,此情更是难以还了。

“唉……”念此,焱妃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道“凌云公子的大恩,焱妃无以回报。倘若今后凌公子有何困难,若在焱妃的能力之内,必当全力回报!”

焱妃?听到这个名字凌云便知道焱妃已经开始把他当成朋友来看待了。至于绯烟和焱妃,反正对于凌云来说都是一个人。

至于困难?凌云当然有了!他已经在这个丛林呆了七年了,再这样下去凌云觉得自己真的就成了一个野人了。

而对于焱妃所说的“大恩”,凌云其实并没怎么在意,觉得自己有了自保的能力之后,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行。既然已经穿着到了这个时代,又何必约束自己。这里可不像在二十一世纪,做任何事都得前思后虑。

想到这里,凌云道“大恩倒是说不上,不过困难嘛,自己还真有一个。”

“哦?”焱妃有些惊讶,在她的印象中,像凌云这种高手,困难应该是很少的。所以焱妃还是ting好奇的,于是问道“不知是什么困难?”

“我来到这里已经多年了,可是我并不知道这个丛林处于何位置。”说到这里凌云停顿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无奈,继续道“而且你看我的穿着,我可不想出去之后别人也像昨天你一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闻言,焱妃遮面轻轻一笑,凌云的穿着确实很怪异。而且焱妃还以为是什么大困难,原来是这样的小事而已。于是道“公子这一身着装确实很怪异。但焱妃随身并没有带男装,此事恐怕焱妃无能为力了。不过至于此地,乃是魏国和han国的交界之地,南往han国,西往秦国。北上就是魏国,东走自然就是楚国和齐国了”

凌云zui角抽了抽。我这身衣服要是在二十一世纪是很正常的装好不好?

当然这话凌云不可能说出来。不过对于焱妃的答案,凌云还是很满意的。既然知道了自己的位置,至少接下来自己不会像无头苍蝇,毫无头绪了。

无奈道“好吧。我也没打算让你真的能拿出一身衣服出来。知道自己的位置,我也只是好为接下来做好打算而已。”

说到这里,凌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对了,不知现在的韩王是谁?”

既然现在七国具在,那么不知han国的天行九歌剧情有没有开始。对于韩非等人,凌云还是ting感兴趣的。当然。可别想歪了,只是普通的感兴趣而已。

焱妃奇怪的的看了一眼凌云,不过还是回答道“现在韩王乃是韩安王。”

哦?在得到了答案的凌云思考了一下,既然此时的焱妃在潜逃,那么也就是说燕丹才刚刚逃出秦国。那也就是说,天行九歌的剧情还完全没有开始。

凌云zui角微微上扬,想到这里,凌云顿时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见此,焱妃笑道“看来凌公子心中是有了初步的打算了。”

凌云摇了摇头,道“打算倒是谈不上,只不过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罢了,所以打算去看看。”说到这儿,凌云看了一眼焱妃,问道“不知焱妃姑娘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如果一路上有美作伴,凌云自然ting乐意的。

不过焱妃抿了抿zui,摇头道“我还有一些心事未了。恐怕不能陪公子一同前往了。”

对此凌云倒也说不上失望。至于焱妃的心事,凌云估计就是关于燕丹的。

从原著中了解,燕丹或许说得上一个不错的领导者,毕竟他懂得笼络人心。就像高渐离,雪女等人,都愿意为其加入墨家。

但燕丹绝对谈不上是一个好的丈夫和父亲。为了自己的“宏图伟业”,连对于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妻子也可以放弃,甚至后来就连自己的女儿也不去相认。

怎么说?从某个角度看,这种人简直人渣!

但这是从乱世来看,燕丹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所谓乱世出英雄,如果谁都儿女情长,谁还来当这个英雄?只可惜燕丹并没有成为这个英雄罢了。

可是对于焱妃来说,燕丹的做法就有些寒心了。毕竟焱妃乃是yin阳家的东君,地位崇高。为了他,焱妃宁可冒着yin阳家的追杀,也要跟着燕丹。而且结果却不怎么好。

念此,凌云顿时为焱妃感到不值。稍稍叹了一口气之后,道“既然焱妃姑娘决心要去了却心事,那我也只能祝姑娘好运吧。不过在此,我送姑娘一句话,‘无情最是帝王家’!”

听到此处,焱妃顿时一震。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事,而且这事使她感到害怕。

见焱妃沉默不语,凌云继续道“有句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换个思路看待事情,或许有着不同的看法和观点。”

见焱妃继续沉默着,凌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不过凌云还是继续说道“倘若姑娘去了却心事之时,遇到了无法过去的困难。那就来han国新郑找我吧,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倾听者。”

说到这里,凌云便起身了。觉得自己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了,很多事情需要她自己去考虑。而且这种事凌云也帮不上什么忙。

于是凌云朝着洞穴内走去,边说道“你自己好好地冷静想想吧。”

……

翌日,一早起来的凌云发现焱妃已经离开了。

昨天一天的时间,焱妃就一直坐在那儿,一直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对此凌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想通。

不过不管焱妃如何,凌云觉得自己也是时候该离开了。于是凌云来到墓碑前,将墓碑下的泥土弄开。看着这把剑的剑柄,凌云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七年的时间,凌云都曾试着将其拔出,可是依然无所获。也不知是何原因。

而对于此地,人都是感性生物,凌云在此生活了七年的时间。而且是坟墓中的“李某”使得凌云有了蜕变。于情于理,凌云觉得自己应该给这位已逝的前辈一拜。

于是凌云站立于坟前,两手作揖,鞠躬三拜。

在拜完之后,凌云再次试着将剑拔出。不过此次凌云运起了青灵内力。

第五章:

运起青灵内力之后,结果显而易见!

只见剑身逐渐展现出来。在完全拔出来之后,凌云迫不及待的看着剑身,从剑柄之处,有一朵神似莲花的纹路,然后ChanRao着剑身,直至剑尖。而靠近剑柄之处,写着“青莲”二字。

在看见这两个字之后,凌云便知这青莲剑乃是专为青莲剑歌所打造的了。不过凌云还是ting惊叹的,毕竟这里是战国时期,对于这样的做工,恐怕就是现代也难以做出了。

惊叹之后,然后凌云挥动青莲剑耍了一个剑花。

嗯!感觉还不错。比起之前自己用树枝代替剑使用起来感觉好多了。

随后,凌云便打算离开了。不过走到洞口处之时,发现昨天焱妃坐着的地方有几行字。

于是凌云走近,看着地上的字默默念了起来“凌公子,请原谅焱妃的不辞而别。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焱妃觉得公子说得很对,‘无情最是帝王家’,不过焱妃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我觉得必须要做到无所遗憾。倘若今后再次相见,请凌公子不必再叫我‘姑娘’,我叫绯烟!”

又是绯烟?凌云有些懵。

不过凌云仔细一想,觉得没毛病。从字迹上看,焱妃显然对燕丹是抱有很大幻想的,所以依然选择要去找燕丹。

只是此次恐怕不会像原著中那样,随心所欲就嫁给了燕丹。焱妃应该会对燕丹做出严谨的考验,然后再看燕丹真的是否会给自己想要的。毕竟焱妃已经失去了yin阳家,如果再遇人不淑,焱妃恐怕……结局可想而知。

不过估计焱妃还是要失望了。不为别的,单单只是因为燕丹是想要成为乱世英雄这一点,就会使得焱妃失望。

而对于“绯烟”,显然是焱妃最后的打算了,如果燕丹令她失望之后,焱妃自然会来找凌云。因为除去燕丹和yin阳家,与焱妃结识的人也只有凌云了。所以从“绯烟”一名开始,放弃曾经的所有,重新开始。

所以也看得出,焱妃对燕丹也是抱着一丝怀疑的。同时也看得出焱妃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想到这里,凌云笑了笑,不管如何,至少焱妃的结局不会像原著中那样就行了。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随后凌云将地上的字涂掉。然后运起青莲剑歌(再次提醒。青莲剑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其中自带有轻功篇),朝着南方飞奔而去。

约莫半个月的时间,凌云一路问路而来。终于来到了新郑城门不远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凌云着装整齐,穿着古代的白色素衫。之前蓬乱的头发也用发带束了起来。至于哪里来的钱买衣服?凌云可不会承认是去富贵人家那里去盗的。这叫劫富济贫,济贫自然就是济他这个贫了。

至于青莲剑,凌云用白布将其裹住,然后背于后背了。

现在是白天,所以城门是开着的。凌云便直接走了进去。

城门口自然是有人排查的。不过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所以凌云便轻轻松松进城了。如此也可见han国的羸弱,若是间谍,岂不是也可以随便塞点钱,然后就随意进出新郑了?

暂且不说此事,此时此刻的凌云正朝着新郑中心走去。一路走来,对于凌云来说最显眼的不是韩王宫,而是一个将军府!

凌云便知道这应该是姬无夜的府邸了。如此可见其在han国的权力有多大。

不过凌云的目标可不是这些,他的目标乃是紫兰轩。而在来到紫兰轩之后,凌云认为相对来说,紫兰轩算是非常华丽了。毕竟是许多位高权贵,或者是富甲一方的尊贵之人的常来之地了。所以紫兰轩的修建自然华丽。

而对于紫兰轩,凌云还是知道得不少的。表面上是贵族之人的风月场所,实际上却是收集情报的地方。

念及致此,凌云便背着青莲剑大步流星的朝着紫兰轩内走去。

进入紫兰轩之后,凌云便看见一袭紫衣的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凌云知道此人便是紫女了。

其实在凌云进去新郑不一会儿,紫女的手中便收到一份情报了:一名陌生白衣男子进入新郑!并背上背有武器。

对于凌云,紫女其实也并没有多在意。只不过从情报上看,凌云是直接朝着紫兰轩来的。所以紫女就有些怀疑了。一个生面孔男子来到新郑,首先就来到紫兰轩,并且看上去像是一名剑客。究竟是来者不善,还是单纯的闻名而来,这就值得深思了。

对于紫女的怀疑凌云当然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见紫女下来,凌云笑道“不知道是我的面子大还是我的运气比较好,没想到一进紫兰轩,紫兰轩的老板便亲自来接了。”

“哦?”紫女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扶着扶梯,同时看着凌云,带着笑意道“那公子认为是哪个原因呢?”

“我觉得是我的面子比较大吧!”凌云耸了耸肩。

“公子是位高权重,还是富甲一方呢?为何会有这种错觉?”听到凌云的回答,紫女笑得更甚。

确实,从凌云的着装来看,貌似两者都谈不上。

于是凌云也不打算和她继续打哑迷了。道“倘若紫女姑娘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你要失去一名尊贵的客人了。”

紫女笑着道“好吧,我尊贵的客人,楼上请!”

说着的同时,紫女让出一条道,示意凌云楼上请。

凌云自然不会客气,然后直接走上去了。

来到一雅间之后,凌云首先将背上的青莲剑解下,然后放在了一个似乎专门用来放置武器的架子之上。

见此,后面的紫女笑道“不知我尊贵的客人来紫兰轩是看上了哪一位姐妹?需不需要我去叫来?”

从初步判断,凌云自然不是那种好色之人。这句话紫女只是在调笑凌云刚刚的话罢了。

对此凌云摇了摇头,道“姑娘我就不要了。我面前不就有一个大美人儿么?”

“公子的想法似乎很危险。”紫女闻言偏了偏头,依旧带着笑意。

“是吗?还好我并没有这种想法。”说着的同时,凌云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也不再和紫女继续调笑。道“听闻紫兰轩的美酒闻名整个han国。难得来紫兰轩一次,自然不可错过。所以给我来一壶美酒和一桌佳肴便可。”

紫女依旧笑着,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请稍等一会儿。我尊贵的客人。”

说完,紫女便转身离开了。

对于紫女的调笑,凌云无奈的笑了笑。这还真是和自己印象中的紫女一模一样。妩媚,稳重,而且还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漂亮。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