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鬼宅囚心冥婚老公超凶哒小说_沈颜陆堇桓在线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鬼宅囚心:冥婚老公超凶哒》是由“你的毒药”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沈颜、陆堇桓,为了钱,我选择嫁给了傻子,反正只要照顾好他的日常生活,也很轻松不是,可是为什么傻子在新婚夜变成了。。。

第一章: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夫家是安城首富陆家,可我的婚礼却低调的只有我的家人和陆家知道,因为我要嫁的人,是个傻子。

陆夫人,也就是我的婆婆说不想让人知道陆家还有个傻儿子,所以一切从简,简到连结婚证都没去领过,我甚至没见过我那未来老公。

我知道陆家只是想找个人照顾那个傻儿子,不过我并不在意,反正我是为了那笔彩礼钱。

晚上七点,我穿着一身中式嫁衣,被接到了陆家别墅后的老宅。老旧的大门敞开着,里面没有点灯,朦胧的月光下,整座老宅显得阴沉沉的。

我不由得苦笑,还真是一切从简。

“这个拿进去烧掉。”站在我身旁的婆婆递给我一张红纸和打火机,催促道:“快进去吧!”

“哦。”我接过红纸,听话的走进了老宅。

身后的大门马上被关上,还传来了落锁的声音。

另一半彩礼钱还没给我,我怎么可能跑呢,真是多此一举。

我嘀咕着,环顾着四周,朦胧的光线下,所见之处一派萧索景象。

陆家那么有钱,竟然让傻儿子一个人住在这里,还真是狠心。

我轻叹一口气,看向手中的红纸,上面写了两个名字,沈颜,陆堇桓,名字下面分别写了生辰八字,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类似符号的文字。

沈颜是我的名字,那陆堇桓,应该就是我那素未蒙面的老公了吧。

只是……

把名字写在红纸上烧掉,是什么习俗?

我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还是按照吩咐,点燃了红纸。

就在红纸燃尽之时,一阵黑蒙蒙的雾气突然靠近了我,没等我反应过来,黑雾就钻入了我的身体。

随后我的脑子就变得昏昏沉沉的,身体被一股力量操控着,往老宅的深处走去。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我来到了后院,院子的中央有一口井,而我此时的脚步,正迈向那口井。

很快,我站在了井沿上,随后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冰冷的井水侵蚀着我的肌骨,我猛得打了个冷颤,意识也恢复了过来,这才发现我竟然掉进了井里。

我惊慌的去抓井壁,却感觉到有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按在水里,我拼命的挣扎,呼救道:“救命!救命……”

这宅子里除了我还有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听到我的呼救,会不会来救我,但我真的还不想死。

可他并没有出现,井水灌入我的口鼻,我被呛得胸腔发涨,扑腾了一会儿就没了力气,快速的沉了下去。

井水快速的漫过我的头顶,窒息的感觉将我紧紧包围着,我的内心满是无助和绝望。

我这短暂的一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不堪回首。

我八岁的时候,父母和奶奶就相继去世了,我被叔叔带回家抚养,婶婶从来没给过我好脸看,过了十几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本以为能开始自己崭新的人生了,叔叔却出了意外。

为了支付高额的医药费,我嫁给了陆家的傻儿子,这也就算了,我竟然还要在新婚之夜,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井里。

呵!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悲催的人吗?

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一条有力的臂膀揽住我的腰肢,将我带出了水面。

呼——

得救了!

我艰难的喘着气,睁开双眼,井下一片黑暗,我看不到救我的人是谁,只能感觉到那个怀抱好冷好冷。

那人抱着我,轻轻一跃,就直接从井底回到了地面上。

月光暗淡,空气之中氤氲着水雾,在这样朦胧的光线下,我还是努力的看清了那人的长相。

那是一张英俊绝伦的脸庞,皮肤白皙,眉清目朗,五官立体,堪称完美。

只是此时他那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绷着,白皙如玉的脸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看上去十分的不悦。

“她不是陆家的人,别动她!”薄唇张合,他冷冷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抱着我快步离开了后院。

我缩在他那冰冷的怀抱之中,瑟瑟发抖,因为冷,更因为害怕。

他刚才是抱着我直接从井底飞上来的,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而且他的身体冰冷异常,我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人气。

唯一的解释,他根本就不是人!

那他……会是那个陆家口中的傻儿子吗?

不对,年纪对不上,刚才我瞥了一眼红纸上的生辰八字,陆家的傻儿子应该有三十几岁了,可是眼前这位,怎么看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

问题是,我婆婆说,陆家的傻儿子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他如果不是陆家的那个傻儿子,又会是谁?

我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试探性的问道:“你是陆堇桓?”

心中不停的祈祷着,他千万别给我肯定的回答,我宁愿有个傻老公,也不想有个鬼老公。

“是。”一个字,干脆利索,却顿时让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他竟然真的是陆堇桓!

前所未有的恐惧爬上我的心头,我颤抖着唇,许久才终于发出声音:“你是鬼……”

我的话音还未落下,他便已经答道:“是。”

轰的一下,我的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嗡嗡作响。

饶是我已经猜到了,但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简直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惊恐之余,我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欺骗,陆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傻儿子,而是有一个鬼儿子。

我真正要嫁的,是一只鬼!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不是什么恶鬼,没有害我,反而救了我,否则刚才我就死在井里了。

陆堇桓将我抱到大门口,忽然俯下身子,薄唇直接覆在了我的双唇之上。

冷到骨子里的凉意从我的双唇蔓延直全身,我心头一颤,我竟然被鬼强吻了!我的初吻啊!

我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禁锢的更紧。我只能瞪大着双眼,惊恐的看着那双冰冷的眼眸。

他的吻由浅入深,渐渐的,我的大脑一片混沌,最后彻底放弃了反抗。

等陆堇桓移开薄唇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原本那昏昏沉沉的脑子突然清明了起来。

“我不会救你第二次。”他冷声说完,将我放在地上,转身朝宅子的深处走去。

而那落了锁的大门,忽然自己打开了。

冰冷的话语伴随着一阵阴风飘了过来,“转告陆远山,我不会放过陆家。”

声音很淡,语气之中却带着浓烈的恨意。

陆堇桓怨恨着陆家,那么由陆家送到这里的我呢?是不是理所应当的被他一并恨上了?

第二章:

回想刚才的经历,我猛得打了个冷颤,如果我再继续待在陆家老宅,小命肯定难保。顾不上陆家要我在老宅过夜的叮嘱,我迈着发颤的双腿,跑出了陆家老宅。

身后的大门随即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像是磕在了我的心上。

我浑身一颤,急忙加快了步子,现在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赶紧远离这个鬼地方。

跑到大街上,我急忙打车回了家。

直到关上房间门,我那颗高高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脱了身上那湿哒哒的红嫁衣,换上自己的衣服,钻进被窝里,不多时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我正睡得香,突然挨了一记耳光,直接把我给打醒了。我睁开眼睛,外面的天都已经亮了,婶婶怒气冲冲的站在床前,看着我的那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坐起身问道:“婶儿,你打我干嘛?”

“你说我干嘛打你!陆家刚才派人到医院说了,你要是不回去,就让咱把之前收的彩礼钱还回去,你说你死回来干嘛?”

婶婶一手叉着腰,一只手不停的戳着我的脑门,“你个丧门星,克死自己爹妈不算,还来祸害我家,你非得把你叔克死才算完?啊?”

婶婶越骂越起劲儿,就像是把养我这十几年憋在心里的火气都撒了出来。

我没有反驳,只有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这是我第一次在婶婶面前哭,以往无论她怎么打骂我,我都从来没哭过,可是此时此刻,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委屈。

我被骗嫁给了一只鬼,还差点丢了命,可是婶婶竟然连我为什么回家的原因都不问,我也不奢求她能说一句关心我的话,好歹问清楚原因再指责我啊。

婶婶见我不说话,用力的戳了下我的额头,“装哑巴也没用,你给我马上滚回陆家去!”

说话间,就将我拽下了床。

“婶儿,我不去陆家,陆家把我嫁给了一只鬼,我回去会死的!”我死死的扒着床沿,不让婶婶把我拽出门。

“胡说八道什么呢!陆家的人在楼下等着你,你赶紧给我死下去!”婶婶骂骂咧咧的将我往外拽,我的力气没她大,很快就被她连拖带拽的弄出了门。

“婶儿,我会赚钱给叔叔治病,求你别把我送去陆家,我不想死……”我抱着楼梯的扶手,说什么也不肯下楼。

这也是我第一次‘忤逆’婶婶,而且是这样的坚决。

因为我深知,再去陆家,我九死一生。

也不知道婶婶是累了还是怎么了,突然停下了动作,喘着粗气看了我好一会儿,对我说道:“小颜,你叔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塌了,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养活,我一个女人,实在没法子了,你就当可怜可怜婶儿,去陆家吧。”

说完这番话之后,婶婶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看到一贯蛮横凶悍的婶婶哭成这样,讲真的,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婶婶是对我不好,但她将我抚养长大,这是事实。

家里的情况我也清楚,因为我,原本就过的紧巴巴的叔婶,生活的更加拮据了,堂弟堂妹还在上学,叔叔躺在重症监护室,我如今也没了工作,家里就靠婶婶一个人支撑着。

别说支付叔叔的医药费,就连吃饭都快成问题了,又能拿什么钱还给陆家呢,我也没办法在短期内筹到那么多钱。

养育之恩大于天,不能不报,何况叔叔还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对我好的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付不起医药费,失救而死。

回陆家,好像是我现在唯一的选择了。

我擦了擦眼泪,跪在地上给婶婶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婶儿,谢谢您和叔叔对小颜的养育之恩,小颜走了。”

我起身往楼下走去的时候,内心颇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凉之感。

两个保镖打扮的人站在一辆商务车前,一看到我下楼,就马上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深吸一口气,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我被带到了陆家别墅。

佣人都被遣了下去,客厅里除我之外,只有三个人,分别是陆老爷,陆远山,陆夫人,廖静芳。

还有一位中年男人,年纪和陆老爷相仿,身着唐装,精神奕奕,他的身份我不清楚,不过昨天晚上送我到陆家老宅的时候,他也在场。

陆老爷和陆夫人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请原谅我这样称呼他们,从我知道他们骗我嫁给一只鬼的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办法把他们当成公婆,当成家人来对待。

当然我也知道,他们不会把我当成家人,我充其量不过是他们买来的工具,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见到他了?”中年男人率先开口问我,声音很是沉稳,带着几分让人敬畏的威严。

他指的应该是陆堇桓吧。

我点了点头,“见到了。”

中年男人沉思半秒,又问道:“他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或者对你做些什么?”

闻言,我的脑子里猛地浮现出陆堇桓强吻我的画面,我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他的双唇虽然冰冷,但很是柔软……咳咳……

这件事还是不要说了,把他的话转达一下吧。

我清咳一声,道:“他让我转告陆老爷,他不会放过陆家。”

闻言,陆老爷和陆夫人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看得出来,他们很惧怕陆堇桓,看到他们惊慌的神情,我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

让你们骗我,遭报应了吧!

中年男人始终一脸沉色,那双透着精明的眼睛直视着我,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老宅,想办法尽快取得他的信任。”

这次轮到我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本以为只是简单的送人头,没想到还要带任务。

饶是在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一听到他要我住在老宅,还要取得陆堇桓的信任,我的心还是忍不住的颤了颤。

那老宅不止有鬼,还有一个更加神秘恐惧的存在,昨天晚上,我差点就让它害死,多亏陆堇桓救了我。他也说了,不会再救我第二次。

这一去,只怕是有进无出。

第三章:

“去老宅吧。”中年男人又吩咐道。

我稳了稳心神,看向陆老爷,道:“去之前,我想请您把另一半的彩礼钱给我。”

此去凶多吉少,那是我的卖命钱,更是我叔叔的救命钱。我一定要先拿到钱给我婶婶送去,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我死在老宅,陆家赖账了怎么办。

脸色苍白的陆夫人忽然开口道:“陆家还能赖你那点小钱?真是可笑。”

“我这不是怕您贵人多忘事嘛,反正你们不给我钱,我是不会去老宅的,死都不去。”我说的斩钉截铁,其实心里虚的很。

陆家在安城,那是跺一跺脚,都能让安城颤上三颤的存在,再找个人来替了我,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让我没想到的是,陆老爷直接丢了一张支票在茶几上,“两百万,你拿了钱,以后就必须听陆家的安排,否则别说你,就连你的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听清楚了吗?”

两百万!

我直接瞪大了眼睛。

原本说好的彩礼钱是五十万,之前已经给了二十五万,没想到陆老爷这么壕,直接甩了两百万给我。

这笔钱,应该足够叔叔的医药费和家里的开支了。

生怕陆老爷反悔,我急忙从茶几上拿起支票,小心翼翼的揣进口袋里,“听清楚了,您放心,以后我这条命就是陆家的。”

陆老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陆老爷,我现在想去医院看一下我叔叔,可以吗?”我小心的问道。

陆老爷没有给我回答,而是看向了那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微微颔首,道:“天黑之前回老宅。”

“好。”我应了一声,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去了医院。

婶婶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的椅子上打盹,我隔着玻璃看了一会儿我叔叔,才将婶婶叫醒。

婶婶见到我,脸直接沉了下来,但是破天荒的没有骂我。

我将支票递到她的手里,“婶儿,这里有两百万,你收好,早点去取出来存自己卡里。我能为家里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我也可能不能再来看你们了……”

话到这里,我有些哽咽。

毕竟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虽然并不温暖,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避风港。现在要离开了,真是舍不得。

不过,婶婶应该是开心的吧,毕竟她一直把我视为灾星,以后没了我这颗灾星,家里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婶婶惊讶的拿着支票看了好一会儿,才问我:“这么多的钱,你哪里拿来的?”

“陆家给的,你放心用吧,我走了。”

我强忍住眼泪,转身离开。

等电梯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脚踝一凉,低头看去,只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婴儿抱着我的小腿,身下还拖着胎盘,看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那个婴儿抬头对我阴测测的笑了一下,张大着嘴就要来咬我,吓得我一脚将他踹开。

婴儿被我踹出去之后,忽然消失不见了。

什么情况!?大白天见鬼了?

我揉了揉眼睛,再去看,走廊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婴儿。

应该是我眼花了吧。

离开医院后,我不想那么早回陆家老宅,就在街上到处转悠着,直到日落西山,我找了一家餐馆。

就算死,我也要做个饱死鬼。

饱餐一顿之后,我才坐上回陆家老宅的公交车。

回到陆家老宅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见我回来,他便催促道:“天黑了,快进去!”

这阴沉沉的陆家老宅,将会是我的葬身之地吧,但钱已经拿了,不管是刀山火海还是龙潭虎穴,我都得硬着头皮上了。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昏暗的光线下,老宅里显得死气沉沉,我关上大门,摸进一个房间,一阵霉味扑鼻而来,我皱了皱眉,关上房门,也不管床铺干不干净,就直接钻进被窝里睡觉。

我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睡着了就不怕了,可紧张的情绪让我根本无法入睡,要知道,这宅子里还有一只鬼啊!

突然好想念我的手机啊,可惜昨天被陆夫人没收了。

紧张兮兮的熬到半夜,我好不容易有了些睡意,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大半夜的,会是谁呢?

难道是陆家的人?或者是那个中年男人,除了他们,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

可是现在出去,我很害怕啊!

砸门声连续不断的响起,我犹豫了许久,还是开灯起床,壮着胆子出去开门。

打开老宅大门的瞬间,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次我没眼花,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在医院要咬我的那个血淋淋的小婴儿,此时正趴在门口,举着小胳膊,做着敲门的动作。

见我开了门,他仰着小脑袋对着我阴笑,清冷的月光映照着他那惨白的小脸,那样子真是恐怖至极。

鬼……鬼啊!

对视了大概有一分钟,我才终于做出了反应,砰一声将大门关上,插上门闩,一溜烟儿的跑回房间,躲进被子里。

我的亲娘啊!小鬼找上门了!

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越来越响,门被砸得砰砰作响,每一下都像是砸在我的心上,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浑身冷汗直冒。

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终于停止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从被子里钻出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却被吓得小心脏都快要停了。

那个鬼婴竟然趴在我的床上,正慢慢的朝我爬过来!

“嘻嘻……嘻嘻……”阴测测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着,让人毛骨悚然。

“别,别过来……”我紧紧的攥着被子,惊慌失措的往后挪去。

要不是双腿被吓软了,我早就爬起来跑了。

鬼婴越爬越近,那阴冷的笑声如同魔音一般,不断的传入我的耳中,刺激着我的神经,这一瞬间,我连后退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有,只有鬼婴那张阴笑着的脸,在我眼前慢慢的放大。

“嘻嘻嘻……”鬼婴爬到了我的面前,抓着我的衣服,爬到我的身上。

这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失声尖叫了起来,“救命啊!鬼啊!”

第四章:

鬼婴攀上我的肩头,张大着嘴,咬了下来。

“嘶……”

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鬼咬人会这么痛!

我急忙去推开鬼婴,那鬼婴却死死的缠在我的身上,我束手无策之时,一道颀长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床前,房间里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鬼婴像是感知到了危险,连滚带爬的往门外逃去,却被人一脚踩住了拖在身后的胎盘。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从恐惧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朝那道身影看去,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了一张阴沉的脸,那双深邃的眸子一如之前那般冰冷。

冷眸淡淡的扫了一眼我,他俯下身子,修长的手臂一捞,鬼婴就到了他的手中。

刚才将我吓得快要发疯的鬼婴,此时在他的手中,抖如筛糠。

陆堇桓冷眼看着鬼婴,眉头微微一蹙,忽然抬手,将鬼婴送入口中,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我急忙捂住嘴,生怕自己叫出声,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发抖着。

他吃完鬼婴之后,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渍,忽然朝我看了过来,对上那道冰冷的视线,我的心徒然一抖,他这是没吃过瘾?想把我也给吃了?

我害怕的吞了吞口水,警惕的看着他,边往后挪去。

陆堇桓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床上,将我压在身下,粗暴的扯开了我的上衣,我急忙捂住胸口,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想干嘛?”

“你说呢?”冷冷清清的嗓音,明明是那么有磁性,此时听着却格外的瘆人。

我想推开他逃跑,身体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动弹不得。

陆堇桓忽然俯下身子,我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涌上眼眶,哭着哀求道:“我一点都不好吃的,真的,求你别吃我……”

“闭嘴!”他冷声呵斥道。

我就真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发出声音。

冰凉柔软的双唇覆在我的肩头,非但不疼,之前被鬼婴咬了的伤口也好像没之前那么疼了。

他不是要吃我吗?这是在做什么?

我疑惑的看向他,他像是觉察到了,原本低垂的双眸忽然抬起,那双深邃的眸子微光闪动,迷人至极。

我从未见过如此摄人心魂的眼眸,一时间竟被迷住了。

直到他移开双唇,将被子丢到我的身上,我才反应过来,赶紧拉着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只露出一颗脑袋,怯怯的看着他。

他起身站在床前,目光冷冷的看着我,道:“陆家无人可用了吗?竟然派了你这么个废材来接近我。”

原来,他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我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我给吃了。

“怕死就赶紧走。”他冷声说完,转身出了门。

我蜷缩在被子里,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是恐惧,是委屈,更是无助。

如果有的选,谁不想好好活着。

可是我,别无选择。

一夜无眠,直到日光照从窗户透进来,我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只是这一觉,睡得特别不安稳。

大概是昨夜的经历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导致我做了一场噩梦,梦里我正抱着一个可爱的婴儿逗弄,他突然变成了鬼婴,扑上来咬我,吓得我整个人一颤,从梦中惊醒过来。

擦着额头的冷汗,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还好是梦。

起床才发现,我的上衣被陆堇桓撕坏了,只好在发霉的衣柜里找了一件款式有些老旧的女生的衣服换上,然后去了卫生间。

好在这老宅虽是旧式建筑,里面的配套设施都是现代的,只是老旧了一些。

简单洗漱,出门去吃饭。

经过陆家别墅的时候,正好在门口碰到那个中年男人。

“昨天夜里怎么回事?”

他这么一问,我马上就意识到,他一直在监视着老宅。

“有只鬼婴缠上了我,不过被他解决了。”我刻意隐瞒了陆堇桓吃掉鬼婴的事。

因为那个画面实在太恐怖,我不愿意再提起,而且我不信任这个中年男人,所以对他有所保留。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从口袋摸出手机递给我,再次嘱咐道:“以后尽量都待在老宅里,尽快取得他的信任。”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之前我被陆夫人没收的手机。

“恩。没事我先走了。”我接过手机,告辞离开。

去吃饭的路上,我愁的不行。

陆堇桓已经知道我的目的,怎么可能会相信我,他不吃我,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饭,我回家整理了洗漱用品和衣服,然后拖着行李箱回到了老宅。

即便外面艳阳高照,老宅里依旧阴凉阴凉的,透着浓浓的死气。

我一进门就不受控制的打了冷颤,想到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以后夜夜与鬼为伴,想想都刺激。

放下行李箱,我开始打扫房间,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成了鬼的腹中之物,但活着的时候,我还是想住的舒心一点。

等我打扫好房间的时候,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我累的浑身是汗,拿了衣服正准备去洗澡,陆堇桓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阴沉着脸,二话不说就直接将我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随后用力的扣住我的下颚,“谁让你动小婉的东西的!?”

我惊恐的看着他,此时他的眼中翻腾着滔天的怒火,那怒火的温度却是冰冷的,就那样看着我,就让我浑身发凉,这是我第一次发现,眼神真的可以杀死人。

哪怕下巴被他捏的像是要碎掉,我都不敢挣扎一下。

许久,陆堇桓终于松开了手,我双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他将衣服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叠着,动作轻柔的好似对待一件稀世珍宝,刚才还怒火滔天的双眸,此刻温柔似水。

看的出来,他非常在乎那个叫小婉的人,我穿了她的衣服,所以惹怒了他。

“对不起。”我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穿好,轻声道着歉,虽然我并不是有意的。

第五章:

陆堇桓叠好衣服,放回衣柜里,这才看向我,他的眸底依旧浮着一丝怒意,冷声道:“是你自己走,还是我亲自动手?”

他这是要赶我走的节奏啊!

那个中年男人一直监视着老宅,要是我被赶出去,陆家马上就会知道,我没有了利用价值,陆家肯定会要回那些钱,更甚至对叔婶不利,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离开。

哪怕是下跪求他!

“求求你,别赶我走,只要让我留在这里,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匐在陆堇桓的脚下,慌乱的哀求道。

饶是如此,他依旧没有心软,一手拽着我的胳膊,一手提着行李箱,将我带到大门口就直接丢了出去,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大门,“陆堇桓,你开门,让我进去!”

可那扇紧闭的大门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无论我怎么拍打,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我喊累了,捡起行李箱,抱着膝盖坐在门口,看着苍茫的夜色,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无助和委屈一瞬间涌上心头,我不可抑制的痛哭了起来。

亲情,爱情,事业,未来,我一样都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我责问着上天为什么给我安排了如此悲惨的命运,为什么所有别人唾手可得的东西,到了我这里就全都成了奢望。

我哭的正起劲儿,头顶突然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女声,惊得我立即止住了哭声。

“我的宝宝呢?你把他藏哪里了?”

“什么宝宝?”我擦着眼泪,抬头看去。

一个长发女人站在我的跟前,不对,是女鬼,因为她没有影子,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你身上有我宝宝的味道,快说,我的宝宝现在在哪里!”

宝宝?

我皱了皱眉头,猛地想起那个鬼婴,顿时身子一僵,天呐!他妈找上门了!

女鬼见我不作答,忽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目露凶光,道:“你把我宝宝怎么了?”

看她的样子,要是知道鬼婴已经被陆堇桓吃掉了,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掐断我的脖子。

我扯起发疼的嗓子,急忙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女鬼扫了一眼老宅,道:“要是我的宝宝有什么事,你会死的很难看!”

话毕,她猛的一甩手,我的后脑勺撞在门上,当即觉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女鬼不再理会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宝宝?你在哪里?妈妈来接你了……”女鬼急切的喊声从宅子里传出来,越来越远。

我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来。

看着敞开的大门,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现在女鬼在里面,我进去了会很危险,但是不进去的话,等下门关了,我就再也进不去了。

思肘片刻,我狠狠的一咬牙,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老宅里。

提着行李箱跑进老宅,我找了个特别隐蔽的角落,刚躲好,就看到女鬼从宅子的深处走了出来,我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那女鬼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我躲藏的位置,我登时心头一紧,暗叫一声不妙,她是鬼,即使我躲得再隐蔽,也逃不过她的鬼眼。

女鬼很快就走到了我的跟前,抓着我的脖子,直接将我提了出去,“说,我的宝宝在哪里!”

“不知道……”我艰难的挤出三个字。

女鬼紧盯着我的双眼闪过一抹阴毒,随即我就感觉到她的手加重了力道,我挣扎着想要掰开她的手,可她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怎么都掰不开。

窒息的感觉笼罩着我,随着力气一点点的被抽走,我求生的欲望也慢慢的淡去。

终究,还是难逃一死啊。

我无力的闭上双眼之时,陆堇桓那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划破冰冷的空气,传入我的耳中,“滚出去!”

我立即睁开眼睛,就看到陆堇桓站在不远处,月光下,他那张阴沉着的脸,更显苍白。

我朝陆堇桓投去求救的目光,可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女鬼的身上,连眼角都不曾瞥过我。

女鬼见到陆堇桓,微微一怔,随后一把丢开我,哀嚎着朝陆堇桓冲去,长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舞着,像个疯子。

我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眼则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陆堇桓,他站在原地,冷眼看着女鬼,警告道:“别逼我对女人动手!”

女鬼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就在女鬼的手快要触碰到陆堇桓的胸口时,他快速的抬手,攥住女鬼的手腕,狠狠的一扯,就直接将女鬼的整条手臂扯了下来。

“啊!”女鬼痛苦的尖叫着,往后退了几步。

陆堇桓将手中的断臂往边上一丢,迈着沉稳的步子,往女鬼走去。

女鬼知道自己不是陆堇桓的对手,忽然把目标转向了我,她快步跑到我的跟前,掐住我的脖子,威胁陆堇桓,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一抹不屑的笑意爬上陆堇桓的唇角,他冷冷的开口,吐出两个字,“随意。”

我原本以为陆堇桓会救我,可这两个字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我的脸上。

看着越走越近的陆堇桓,我自嘲的笑了。

我怎么忘了,我是陆家派来的,他恨陆家,自然也恨我,不杀我就已经仁至义尽,更何况他已经救了我两次,我怎么还会天真的以为,他会救我第三次?

见用我威胁不了陆堇桓,女鬼干脆放弃了我这个人质,将我推向陆堇桓,夺门而逃。

我一时不备,整个人撞在了陆堇桓的身上,他猛地推开我,去追那女鬼,只是追到大门口,他就止住了脚步,站在门口,看着女鬼消失在夜色中。

接二连三的摔撞,我浑身疼痛,摔在地上之后,就没了爬起来的力气。

陆堇桓收回视线,走到我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声道:“还不走?”

“别赶我走,求你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陆堇桓。

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将我从地上拽起来,往大门走去。

我知道他又要把我丢出去,情急之下,我死死的抱住他的胳膊,“陆堇桓,我是你老婆,你不能赶我走!”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