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_傅子墨齐蓁蓁小说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是由“若夕”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傅子墨 齐蓁蓁,齐蓁蓁万万没想到守身如玉多年的初夜竟然被一个古人拿了去,更可气刚出嫁就遇到命案,和瘸腿丈夫被扫地出门。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_傅子墨齐蓁蓁小说阅读

第一章穿越,洞房花烛夜

灯光昏暗,宽大的席梦思床上,齐蓁蓁身着真丝睡衣,翻来覆去睡不着。

迷迷糊糊间,她的身上一重,有一双大手似羽毛一般在她的身上温柔的拂过,从额头到嘴唇,到下巴,再到……

鼻息间温热的呼吸声缓缓响起,那人笨拙地滑过她的嘴唇,痒痒的,酥酥的,很麻,开始是试探性的,温柔的。

“嘶……”那人突然间用力过猛,咬住了她的嘴唇。

“疼……”齐蓁蓁被疼醒了。

心里暗自懊恼一番,她连男朋友都没有交,怎么就做了这样的梦。

身上既凉又热,忍不住睁眼一看,那里正有一道强壮的身体撑着她。

她吓得要死,低头一看……一片冰凉,身上已经绽开了朵朵红梅。

“不要……不要,你是谁,放开我。”齐蓁蓁大力的挣扎着,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把防盗门锁好了的。

“娘子……我是你相公。”身上的男子见身下的女子反抗,羞窘得一脸绯红,双手搂在齐蓁蓁的腰间,一片滑嫩,被这样一吓,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色狼,登徒子,我要报警抓你。”

“娘子,别吵,千万别吵。”傅子墨被如此泼辣的齐蓁蓁给吓得够呛,翻身就要下来,同时心中惊疑不定,她不是傻子吗,这不像啊。

心里一急想得又多,恍惚间忘记了他的左腿是断的,一下床使不上力气,一跤跌到了地上,摔得头晕目眩。

“子墨……”房间里的动静太大,引来了傅子墨的家人。

“我……我没事。”傅子墨趴在地上,摔得狠了,连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再把双手折了。

齐蓁蓁顾不上傅子墨,挣脱了束缚后,随便把被子往身上一裹,四处打量着。

古色古香的房间,一水儿的酸枝木家具,纸糊的窗格上,贴满了大红的喜字。

特么的,这是哪里啊,谁要结婚了,她的甜蜜温馨公主屋了?

她的超级大软床了?

“还不扶我起来,待会爹娘和下人要进来了。”傅子墨抬头,见新娘子正在发呆,忍不住轻斥。

这娶的新娘子难道还真的是一个傻子?

他不过就因为断了一条腿,居然就沦落到娶傻子的份上了,想他曾经好歹也是杨柳镇上人人称赞的神童,三岁能文,七岁能诗。

齐蓁蓁才不管傅子墨心里想什么,掩了衣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拉了起来,瞪着他。

赤果的一身,身材纤长,精壮,皮肤白皙,某个地方还在高高的立着。

“混蛋。”齐蓁蓁抬脚就要踢上去。

“子墨……”外面的人一直没走,听到里面的动静,立马焦急的喊着。

齐蓁蓁心头一惊,连忙收回脚,看着外面,突然脑中一疼,大叫一声,抱着头皱眉叫起来。

“子墨。”外面的人更加急切了,还在伸手推着房门。

“没事,娘,你先歇着吧。”傅子墨满脸惊愕的盯着床上某个衣衫半露的女子,一身娇嫩的皮肤在红烛下闪着晶莹的光芒。

“哎,你的腿,你也别太累着了。”李氏细细的交待一回,转身离开。

留下傅子墨呆呆的看着床上的女子,这人怎么回事,刚刚还凶悍得不得了,现在却又双手抱头,双眼紧闭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不会是死了吧?

傅子墨伸手触摸着齐蓁蓁的鼻子,鼻息阵阵,他深呼吸一口气,还好,还好,新娘子没有死。

垂眸看去,新娘子长得倒不差,鹅蛋脸,柳眉大眼,长睫盈盈,小巧的鼻尖,玲珑挺立,樱唇粉红,带着几许被他咬过的红肿。

傅子墨看得喉咙一滚,心头狂跳着,这可是他的洞房花烛之夜,他刚刚不过只做了一半,他得继续。

“喂……齐蓁蓁。”记得她是叫这个名儿。

齐蓁蓁被大量的不属于她的记忆席卷着,头痛欲裂,身子微微颤抖。

傅子墨见她眉头紧蹙,好心给她倒了一杯水喂了,又拍拍她的脸。

齐蓁蓁被温热的茶水一泡,只觉得神智清醒了一些。

“齐蓁蓁,你快醒醒。”

“你叫我?”齐蓁蓁头疼缓了,烛光把眼睛刺得难受,不住的眨眼睛。在灯下扑闪着,双目清亮透明,傅子墨看着,倒是疑惑了,这是柳树村的傻子齐蓁蓁吗?

“你是谁?”

傅子墨扯了扯嘴角,他果然不能想太多,他一个瘸子,就只能配个傻子罢了。

这屋里布满了大红的喜字,他们共处一室,刚刚还差点成了夫妻之礼,她居然现在才来问他是谁。

“你是我……相公?”齐蓁蓁搜索着脑中混乱的记忆,老公两个字在嘴里滚了滚,立马隐去了。

她拍拍脑袋,刚刚让她痛苦的记忆再次扑天盖地席卷而来。

她穿越了,本尊也叫齐蓁蓁,是从小被人骂到大的傻子,她成亲了,相公是断了腿的杨柳镇上傅员外家的小书生傅子墨,家境殷实。

傅子墨的目光再次被齐蓁蓁那双清灵的眼眸吸引,清秀的俊脸上露出几分好奇,喃喃发问:

“你不是傻子?”齐蓁蓁的眼睛这么好看,这么机灵,完全不像镇上其他的那些傻子。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齐蓁蓁眼睛眨都不眨地顶了回去,骂得傅子墨张着唇,看着她,一动也不动。

新娘子骂人骂得这么凶,说明她还真是病得不轻,他一个正常人还是不要跟她一个傻子一般见识了。

“我们……成亲了。”傅子墨指指两个,低头看着齐蓁蓁的衣衫下面,雪白的双峰上,还残留着他刚刚耕耘过的痕迹,丝被中雪白的大腿交缠着,呈现出一股完美的弧度。

傅子墨刚刚才压下去的心绪顿时被重新翻了上来,鼻息加重,心头狂跳。

齐蓁蓁喘着他的眼睛看到了自已的大腿,赶紧裹紧了长裙,紧上了腰带,横了他一眼,身子一动,下身有一阵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她气到不能自已,特么的,保留了那么久的初夜居然被一个古人给破了。

第二章倒霉,克死老夫妻

窗外清风吹起,与风同时吹进新房的是家丁们响亮的叫嚷声:“不好了,来人啦,老爷、太太出事了……”

“不好了,来人啦,老爷、太太没了……”

“救命啊……”

外面的叫嚷声一阵阵传来,分外激烈。

然后便有人端着火把到处奔走起来。

齐蓁蓁被外面的声音扰得心慌,套上鞋袜,就要打开门去看。

而傅子墨比她动作还更一些,几下趴了起来,扶着桌子跳着去了门口。

他的动作来太快,太猛,一不小心,绊到了桌腿上,重重的摔倒在地。

齐蓁蓁完全不能接受她一穿越就被成亲的事实,站直了身子,想要趁乱逃跑,只是脑海中对傅员外家的情况一点儿也不了解,也不道该往哪里逃去。

“我爹,我娘……”

傅子墨见齐蓁蓁要跑,几下爬过来,抓住了她的裙摆。

“扶……扶我过去。”

傅子墨眼圈微红。

齐蓁蓁左右为难,一个愣神之际,就有家丁举了火把跑了过来,十数人齐刷刷的站到一边,围成了一个圈儿,把傅子墨和齐蓁蓁双双围在中间。

“姨太太的命令,把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抓起来,都是他们克死了老爷、太太。”

“什么,我爹我娘。”傅子墨眼睛里泛着潮意,身子本来就没有站直,此番更是摇摇欲坠。

“老爷、太太归西了。”

“刘三儿,会不会说话,老爷和大姐命苦啊,这好不容易给你娶回一房媳妇,却被生生克死了……”一个身着翠绿小衫,下身穿石榴裙的少妇掩面跑了出来,一边哭着,一边诉说。

“刘姨娘,你……你胡说,我爹,我娘,刚刚还好好的。”傅子墨压根不信,刚刚他娘李氏还在门口与他说话了。火把下,他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想哭,又强忍着。

“而且,她也不会克死人。”傅子墨压抑着声音替齐蓁蓁辩解着。

“若不是她克死的,怎么她一进门,老爷和姐姐就死了,明明……明明昨儿个还好好的。”刘姨娘唱作俱佳,眼中带泪,哭得梨花带雨的。

齐蓁蓁表示,她听了这么久,却还是一脸懵逼。

话说那傅员外和傅太太什么的,她根本不认识好吗?她怎么就克到那里去了。

再说了,克人不克人的,她是不知道,很明显,原主因为成个亲,却在进门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自已给摔死了,所以,才会有她的穿越。

“刘姨娘……我要见见我爹娘。”傅子墨身上还穿着大红色喜服,面色却是惨白,一白一红,在灯火闪烁的院子里,很是骇人。

他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他只想看上一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你想见,当然可以见,不过你的媳妇儿却不能,她是个克夫家的。”

刘氏扭着小蛮腰,瞬间就把眼泪给擦干了,变脸比翻书还快。看得齐蓁蓁只愣愣着瞪着她。

特么的,她什么时候就变成一个克夫家的人了,她怎么不知道。

院子里围满了人,火把打得如同白昼一般,齐蓁蓁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衫,孤伶伶的站在院中的老石榴树下,心中如同浪涛起伏,波涛汹涌。

傅子墨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齐蓁蓁,然后头也不回地由着下人把他抬走了。

“等等,我也去看看。”

齐蓁蓁在现代可是一个学西医的医生,就算穿越到古代,大概也能看出些什么吧?

“不用了。”傅子墨回头看她一眼,心神一冷,抬手,让人抬着他走了。

“等等,我略懂医术,让我看看可好。”齐蓁蓁忘记了她身在何处,医生的敏感让她直接开口。

可傅子墨并不领情,理也不理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管家听得齐蓁蓁这么一说,却是听进去了,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将齐蓁蓁看住了。

齐蓁蓁四处看了看,好像有些不对劲,只在她记忆中,她对傅家并不了解,可用的情报很少。

傅家主院里,傅员外和李氏坐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似的。

“爹,娘……”傅子墨凑近了去看,手一碰上傅员外,人就势倒了下去。

“哎呀,不得了了,二少爷杀了老爷了,快来人了。”刘姨娘尖叫着扑了上来,一把推倒了傅子墨。

“你……胡说,我没有。”傅子墨涨红着脸,满脸担忧,又伸手想去摸同样闭着眼睛的李氏,还没有摸到,李氏也倒了下去。

“啊……二少爷,你心太狠了,这可是你爹,亲娘啊,虽然作主给你娶了一个克夫的傻子媳妇,你也不用这么狠心啊。老爷,大姐。”

刘姨娘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好似,死的是她亲爹,亲娘似的。

“我没有,没有。”百无一用是书生,傅子墨久读圣贤书,一个小小的书生哪里说得过以泼辣著称的刘姨娘。

齐蓁蓁在外面被人拦着,推了好几次,直到秦管家接收到刘姨娘的意思,才放了她进来。

“傅子墨,你哭什么?”此时的傅子墨涨红着一张脸,跪在地上,满脸哀伤。

“我爹,娘死了。”

两人还来不及多说什么,便有官府的人进来了。

“官爷,我家老爷,太太死了,还请官爷作主。”

刘姨娘扑上前去,仪容娇俏,声音委婉,端的好一个娇弱美人。

“怎么死的?”杨洪在柳树镇里做了十几年的捕快,这里已经好多年没有出过需要报官的人命案子了,今天却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报案。

“民妇也不知。”刘姨娘抬眼看着傅子墨。

“不过,二少爷来过之后,老爷和太太就不动了。”虽然没有明言说傅子墨是凶手,不过也差不离了。

“来人啦,先验尸。”

杨洪按照人命案子一应的步骤做了一番安排,将所有的人都驱逐了出去,自已领了仵作验起尸来。

折腾了半个时辰后,得出了结论,傅员外夫妇是中毒而死。

至于中的什么毒,不知道,仵作验不出来。

只是傅子墨被刘姨娘指证,因为不满傅员外替他娶了一个傻子,所以,杀人,还想要夺取傅家的财产。

第三章 证明,不是他杀的

杨洪看着面前的傅子墨,对于这个杨柳镇的小书生,杨洪一向印象还算好,因而,并没有一上来就对其施加枷锁之刑,而是等着他辩解。

“杨捕头,小生并没有做下这等事情。”傅子墨突然失去至亲,心里完全不能接受,已然无法正常思考,只会喃喃自语,反复重复着。

“我岂会……岂会这样做。”

杨洪略带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他可以暂时不拘役傅子墨,但是,县令刘大人早就已经被刘姨娘的银两收买了,再拖下去,如果傅子墨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他的清白的话,那么,他也无能为力了。

此时身在院外的齐蓁蓁也听到了此事,大骇,靠,她的运气要不要这么好。

一出嫁,就遇到命案,她都有些忍不住要怀疑自已是不是天生命中带煞。

在现代的时候,早早没有了爹娘,长在孤儿院中。

大了,尽管长得不算差,但是一把年纪了也没有交到一个男朋友。

“这二少奶奶可真不是个省心的,这一来就克死了老爷、太太,这下子,要跟着二少爷去吃牢饭了。”

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家丁丫头们议论纷纷。

齐蓁蓁这才正视现状,不管她这具身体里的灵魂住着的是谁,总之,在旁人的眼中,她就是柳树村里的傻子齐蓁蓁,是傅子墨刚刚过门的娘子,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官爷,你看看,子墨他自已都没话说了,依奴家说就是她害的老爷、太太,狠心的人啦,你们还不抓他,留着祸害人啊。”刘姨娘急得不得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催促着。

“傅二少,可还有话说?”眼前人证俱在,要想物证,恐怕刘姨娘也能很快给他捧来。

“杨捕头,小生不可能毒害我爹娘的。”所有的人都相信傅子墨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证据了?

“来人……”

“且慢。”齐蓁蓁在一旁看得那叫一个着急啊,眼看着枷锁都上了傅子墨的双手了。

她连忙挤上前来。

“你是何人,因何上前。”杨洪声音宏亮,国字脸上,八字胡须十分严肃。

齐蓁蓁站在原地组织了一番语言,这才缓缓开口:“我是傅子墨的新婚妻子,我叫齐蓁蓁。”

杨洪一征,这不是他们柳树村齐家的傻子吗?

在众人呆愣的目光下,齐蓁蓁走上前去:“我想问捕头大人,傅员外和太太是何时去的?”

这些古代人查案也太简单了,连死亡时间都不查,直接凭借着一个模棱两可的杀人动机就要立案了,实在是草菅人命啊,太可怕了。

“大约丑时末。”杨洪看一眼仵作,替他答了。

他长年办案,这些东西虽然不专业,却也略知一二。

齐蓁蓁在心里换算了很久,将天干地支挨个背了一遍,才想起来,丑时末,大概是在凌晨三点钟左右。

那会儿,她穿越来了有一会儿了,她一直跟傅子墨在一起,他根本没有时间杀人。

齐蓁蓁将自已与傅子墨相处的事情,说了一遍,就连傅子墨掉下床之事也说了。

杨洪眉眼一开,其实这个案子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不说傅子墨不会这么做,就算他想做,他一个腿脚不便利的人,能干什么?

不过是傅子墨一时伤心过度,没能来得及替自已辩解罢了。

此时有齐蓁蓁开口,而且,还有傅子墨身上的伤口为证,他便有了不在场的证据。

“那……若不是他怀恨在心,杀了老爷,太太,那……那又是为何?再说了,他们是夫妻,她自然帮着他。”

刘姨娘原本是看在傅子墨讷言,才会不动脑筋整了一个漏洞百出的栽赃之事。

却没想到遇到个较真的齐蓁蓁,这大傻子,可还真真是不傻。她咬咬牙,干脆连她一起拉下水。

齐蓁蓁心头一沉,没想到自已一开口,就惹上了刘姨娘,此时她的眼神,如同淬了毒液一般瞪向她。

齐蓁蓁无奈的叹息一声,幸好,她早就准备,一进院子,就闻到了一股子狗肉的味道,问了身边的下人,将傅员外二人的饮食弄明白了,心里有了底才闯进来的。

“今日喜宴,安排了有狗肉一菜,而傅员外和太太此后因着上火燥热,又吃过绿豆汤汁,故而中毒。”

在场中人,并没有大夫,只有仵作一人勉强识得零星医术,不敢打包票。

齐蓁蓁灵机一动,要了婚宴吃剩下的狗肉,还让人端了绿豆汤汁过来,喂了一只鸡,不过片刻功夫,鸡果然中毒而死。

虽然鸡之死的症状与傅员外不同,但是,左右都是这般死的。

刘姨娘不愿意,这傅员外二人是怎么死的,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只是,却苦于不能说出来,心里很不好受,怒瞪着齐蓁蓁。

“官爷,这齐蓁蓁自来是傻子,傻子的话怎么能听了?”

“对啊,官爷,她傻,可咱们不能傻啊。”一旁的秦管家在接收到刘姨娘的眼神之后,也连忙帮腔。

齐蓁蓁见自已的傻子身份被拿出来说事,不由得郁闷,这般一来,她说什么恐怕都不有会有人听了,便不停的给傅子墨眨眼睛。

她只能帮他到这里了,他若是只一心沉浸在他爹娘的死讯中,不可自拔的话,那她也没有办法了。

“蓁蓁没有说错,此事《百草经》上面便有记载。”傅子墨知道齐蓁蓁此计能救他,立马直起了腰杆,大声说起来。

杨洪淡沉默不说话了,那鸡的确是被狗肉和绿豆给毒死了的。

“不可能,我家老爷明明被……被毒死的。”刘姨娘怎么甘心就这样善罢甘休。

她好不容易趁着傅家大少爷不在,找到对付傅子墨的机会。

“刘姨娘,你口口声声说傅员外被傅子墨毒死的,可是你看到了,还是说,你是故意的?”齐蓁蓁见杨捕头为人似乎还算公平,作难的不过是刘姨娘一人,当即将矛头调转了,对准着她。

“哼,你胡说,我怎么可能,我家老爷待我恩重如山……”刘姨娘说着,眼泪就飙了上来,啧啧,这演戏的功夫,搁在现代,那准是一个奥斯卡奖得主。

再加上她媚态丛生,佳媚婉约,哭得都自成一番美感。

第四章克死,被扫地出门

“既然傅员外乃是食用了吃食出的事,此事,可不归本捕头管。”杨洪见刘姨娘只会胡搅蛮缠,再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了,便沉声下了结论。

“官爷……”刘姨娘脸上带着急迫,眼神之中很是愤恨。

明明已经给县老爷送了银子,却还把事儿给办砸了,可气死她了。

杨洪也不管刘姨娘说什么,带着人便离开了。反正,他有后台,也不惧县太爷,只是这傅子墨,今天恐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哼,傅子墨,你这般作恶,老天爷迟早要收了你。”刘姨娘恶狠狠的开口。

“恶妇……”傅子墨自诩斯文人,才骂两个字,就涨红了脸。

这一次,幸亏运气好,才能有惊无险,齐蓁蓁拍着胸脯感慨。

傅员外和太太出了这样的意外,接下来,自然就该办丧事了。

傅子墨正想招了秦管家操持起来,安排着让人去给亲眷好友还有他的大哥送信,让他们奔丧,可不等他反应过来,刘姨娘回过头去,一招手叫过数个家丁道:

“来人,把他们俩赶出去,没的把我们傅家的门楣给玷污了。”

“刘姨娘……”傅子墨和齐蓁蓁一脸懵逼。

刘姨娘根本不打算给傅子墨辩论的机会,轻轻一挥手,就见家丁们抡着棍棒上前来了。

“我不走……这是我家,我不走。”傅子墨腿脚不便,性子却偏执。

“姨太太,您看……”家丁们看着昔日的二少爷,有些为难。

“打,娶了这等克夫家的媳妇,他又是个废人,早就没个出头之日了,老爷太太没了,他留在傅家也是克我们,都给我上,打到他走为止。”

刘姨娘装了一脸的悲痛,话语中的意思却再狠不过了。

“啊……”有胆子大的家丁果然挥起了棍棒,一棒棒的打在傅子墨身上。

齐蓁蓁在大家举棒之时,就已经躲得远远的,此时看得不忍,忍不住闭上眼睛。

“走不走?”

“快走吧,二少爷……”有年龄大的家丁劝说着。

“我不走,这是我家,刘姨娘你有什么权力赶我走。”傅子墨硬是不愿意走,被打趴下了,还死倔着。

“杨柳镇的规矩,我有什么办法。”一旦有媳妇进门克死了公婆,那么,连着克人的媳妇也要一起驱赶出门。

齐蓁蓁本来不想管的,但好歹他也是原主拜过堂洞过房的相公,不救他说不过去吧。

“别打了……”齐蓁蓁声音很大,冲上前,推着那些打人的家丁。

“哼,傻子胆子倒是大。”刘姨娘看了一眼齐蓁蓁,满眼看不上,朝她啐了一口。

“你走开。”傅子墨现在最讨厌的人恐怕就是齐蓁蓁了,见她扑过来,眼里满是厌恶。

虽然他不相信刘姨娘所说的那一套克死他爹娘的理论,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忍不住会想,如果不是齐蓁蓁进门,那么他的父母是不是可以不死。

“你快被他们打死了,还嚷。”

齐蓁蓁有些生气,本想掉头就走。

只是刚刚转身便听见“啊”的一声,傅子墨便被一棒子打得晕了过去。看他躺在地上,还一副倔强的样子,白皙的脸庞上全是红晕,看着怪惹人可怜的,齐蓁蓁心头一软,罢了。

“你们别打了,我带他走。”

齐蓁蓁拖了他,就着院子里找了一辆板车,头也不回,推上就走。

“姨太太,他们把板车推走了。”

刘姨娘瞪那人一眼:“人家傻,你也傻,他们一个傻子,一个瘸子,不用板车,你背他走?”

她现在只想让他们赶紧离开傅家,她得赶紧着卷铺盖走人,否则,那事儿被暴光了,她可没有好处。

齐蓁蓁推着简陋的板车站在十字路口,看着四通八达的田野小道,特么的,原主是个傻子,从来都没有来过杨柳镇,她现在找不到路,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喂……你醒醒。”齐蓁蓁把板车稳住了,蹲在地上看着板车上的男子,只见他俊脸清秀,长眉挺鼻,皮肤白皙,看着倒还挺帅气的,可惜是个瘸子。

要不现在,扔下他,跑路吧。

齐蓁蓁心中刚升起一个想法,就见板车上的傅子墨突然睁开了眼睛,张口就道:

“你别想跑。”齐蓁蓁被吓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心头吓得“扑通,扑通”乱跳。

他怎么会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你那么凶,我为什么不能跑。”齐蓁蓁稳住心神,没好气的瞪着傅子墨。

“我们成了亲,你是我娘子,你若跑了,我就报官。”

傅子墨嘴唇抿着,黑眸如电,紧紧的盯着齐蓁蓁。

面前的女子洗净了脸上的妆容,皮肤略略有些发黄,还带着春日的龟裂,脸上两坨圆圆的高原红,带着莫名的喜感,脸颊处还有一弯浅浅的梨涡,不笑的时候,也能若隐若现。

不看她的皮肤,光看她的五官,倒长得不赖,尤其是那双眼睛,机灵活泼。

“你不傻?”傅子墨一直纠结着齐蓁蓁傻与不傻的问题。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齐蓁蓁毫不客气的原话奉还。

“你克死了我爹娘,我应该恨你,可你又是我娘子……我该拿你怎么办?”傅子墨唉声叹气。

“哼,想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我看你还是想想,今天晚上,住哪儿吧。”

齐蓁蓁恶狠狠的开口,还别说,她倒是被傅子墨的话点醒了,也想通了,左右,她与傅子墨现在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她逃不掉,也躲不开,也许,她一逃,还真会被抓回来,甚至,没逃掉,反被人给卖了,那可怎么办。

而且,她还不能回娘家。

就原主脑子里那点零星的记忆,她连家人的模样都记不得,只记得她姓齐,人称齐傻子。

傅子墨原本一直沉浸在悲愤之中,想着要回去看看。

“我自是要回傅家。”那里是他的家,从小到大,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哼,你还回傅家,还嫌没被打死。”刚刚要不是她拦着,他早被打得头破血流了,不过,现在这样,也没有好多少,额头红肿,嘴角带血。

“我爹娘……他们……”

不会真的死了吧?

“我实话告诉你,你爹娘的死,十有八九跟你那好姨娘有关系。”齐蓁蓁毫不避讳将刘姨娘之事猜测了一番。

第五章逃跑,小妾勾了小白脸

傅子墨眸光一亮,随即便是一沉。

齐蓁蓁被她眸子中的光刺了一下,随即接着道:“她趁着你娶了我,暗中害死了你爹娘,再借机栽赃到我们头上,既能把我们赶出去,还能占了你们家的财产。”

傅家可是杨柳镇里最富有的地主,家中有一百亩良田,一栋大宅子,还有好几个铺子。

傅子墨脸上一白,嘴里喃喃自语:“不会的,不会的……”

齐蓁蓁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不会才怪你个大头鬼。

“我告诉你,你信不信,你现在回去看看,要不就是被死打一顿,丢到荒郊野外去,要不就是人去楼空。”

齐蓁蓁说得肯定,其实也不过就是那么一说,反正电视剧里都是那么演的。

小妾大概是勾引了谁,害死了老爷,卷了钱财和小白脸跑了。

齐蓁蓁发挥着强大的脑容量,自行脑补着。

“我要回去看看。”听得齐蓁蓁这么一说,傅子墨更加固执了,这是非回去不可。

齐蓁蓁也想验证一番,只是此时天色已黑,两人折腾了半晌也累了,便就着身上的银子,找了镇上唯一的客栈歇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推了傅子墨往傅宅去,走到柳条巷子的傅宅一看,只见那里大门紧闭。

在傅子墨强烈要求下,齐蓁蓁没办法只好去敲门。

半晌才有人来应门。

被告知,刘姨娘把宅子给卖了,早就人去楼空。

“这才过了一天一夜……”而已,怎么就……

傅子墨眼神慌乱,站在这座不大,但是陪伴了他二十年的宅子面前,心头满是彷徨。

“我们快走,刚刚我可听说了,刘姨娘把这宅子卖给了县令大人的爹,再不走衙差就要来了。”

他们的棍子可比傅宅的家丁厉害。

傅子墨心如死水一般,踉跄着靠着板车,倒在板车上,由着齐蓁蓁推了他,在镇子里乱钻。

齐蓁蓁推得累了,找了个石头就地一坐,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午时了,肚子里饿得咕咕响。

“我们再回去。”魔症许久的傅子墨突然开口。

“不,我走不动了。”齐蓁蓁心中那个恨啊,她又饿,又累,又渴,还烦。

“我爹娘的尸体……”刘姨娘那么坏,存心来谋财害命,肯定不会好心处理傅员外夫妇的尸体。

齐蓁蓁一阵抑郁,别的她都可以拒绝,只有这个不可以,人死为大,至少得入土为安啊。

“我去问。”

齐蓁蓁忍着饥渴,狂奔而去。

不一会儿,又狂奔回来。

傅子墨看着头发凌乱,喘着粗气的齐蓁蓁,有些不好意思,以眼神相询。

齐蓁蓁低了头,抚了一把头发:“在义庄。”

傅子墨又是一阵伤感。

“先别伤心了,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傅子墨默默伤心了一会儿,指挥着齐蓁蓁到了义庄。

两人打听了一番,办一场丧事,最少都得十两银子,还是最低标准。

“我们没银子。”

齐蓁蓁无奈的摊手,看着傅子墨,昨天住客栈都是拿的傅子墨头上的一根银簪子抵的,现在他头上只有一根桃木簪了,怎么办?

她可以做苦力,推着傅子墨,但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把这……这个当了吧。”傅子墨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他大概已经伤心过了,清秀的脸上带着枯败,眼神暗淡无光,一手举着玉佩,生无可恋。

齐蓁蓁低头看了一眼,我的乖乖,那玩意儿,一片亮白,晶莹剔透,看着老值钱了。

只看一眼,就有些舍不得了。

不过,目前肯定得当了,否则,他们办不了丧事。

玉佩果然值钱,当了一百两银子,办完了丧事,两人在镇上吃了一顿,七七八八的花费了二十两。

坐在小餐馆里,齐蓁蓁看着傅子墨的腿发呆。

“怎么,现在嫌弃了?”傅子墨很凶的瞪着齐蓁蓁。

“喂,你有良心没有?”齐蓁蓁怒了,自从埋了傅员外两口子之后,傅子墨就一直没个好脸色,她也是忍得够了。

特么的,她一穿越过来,就被他给睡了,然后就被人说克夫家,一直到替他办完了双亲的丧事,前前后后她做了多少事情,他居然不知道感恩,现在还敢吼她。

“若不是你,我岂会……”傅子墨突然间心虚了,他不是个笨的,自然知道他爹娘并不是真的如刘姨娘所说是被克死的,定然是刘姨娘所害。

“算了……”傅子墨心头一疼,他的爹娘说不在就不在了。

但是,齐蓁蓁还真没有做错什么。

自已生了一会儿闷气,他书生意气,怎肯就这样下去,身子正了正:“我要去告官,告他们谋财害命。”

“这倒是好,可是你有证据吗?”

齐蓁蓁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毕竟,傅子墨是当局者迷,她旁观者清。

莫说尸体现在已经下葬了,不宜再刨出来,就算是可以,这里也不是现代,可以解剖,依然查不出死因,就完全没有可能找到真正的凶手,说不定,傅子墨还得惹祸上身,迟早得把她也搭上。

傅子墨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没有。”

他养尊处优长大,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狠了狠心,他握住了齐蓁蓁的手:“不管怎么样,我爹娘不能白死。”

齐蓁蓁心知她必定得拦住了,眼看着这傅子墨性子特别别扭,倔强,她还得费好大一番功夫才能劝说得了,而且,傅子墨身上有着大少爷脾气,若是不让他见识一番人间冷暖,他大概都不懂世俗险恶。

她少不得要说实话了。

齐蓁蓁抿着唇:“之前刘姨娘诬陷你之时,我说的是因为狗肉和绿豆之故,其实根本不是,那一切不过是巧合,是我瞎编,为你脱困的。”

傅员外夫妇的确是吃过的,便是,两者相遇,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厉害,而且,他们也不是同时吃下去的。

“那鸡了,鸡吃了,怎么真的死了。”傅子墨嘴唇轻动。

?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