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二叔给我八百亿【不太会写】甄琼小说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二叔给我八百亿》是由“不太会写”所著,故事的主角是甄琼,甄琼,名如其人,又穷又抠,穷是没本事,抠是把仅有的钱都给了女友,就是这样女友还是一脚把他踹了,然后手机收到了一笔八百亿的转账,一下子从屌丝变成了百亿富豪。

二叔给我八百亿【不太会写】甄琼小说阅读

第一章:余额多了八百亿

“甄琼,咱们分手吧。”

“欣欣,你就别逗我了,上次你喜欢的那个鞋,我已经给你买了,晚上见面我给你拿过去。”

甄琼光着膀子站在烈日下,浑身古铜色的皮肤发出油亮的光泽,一条发黄的白毛巾搭在肩膀上,头顶着橘黄色安全帽,正拿着手机傻笑。

话筒另一边那个叫欣欣的女生语气冰冷:“不用了谢谢,那双鞋我已经买了。”

甄琼一愣:“那双鞋五千多呢,你啥时候买的啊?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欣欣明显不耐烦了:“甄琼,你还真是对得起你这个名字,你太穷了,我要一双鞋你都能让我等三个月,等到换季打折的时候你才能给我买。”

甄琼急忙摇头解释:“不是的,我是刚刚攒够钱……”

“行了不用说了,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咱俩之间正式结束了。”欣欣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说的十分决绝!

这时甄琼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原来孔欣欣是跟我玩真的了。

眼瞅着孔欣欣那边要挂电话,甄琼赶紧叫住了她:“欣欣!是不是我哪惹你生气了?咱俩在一起七年了,这么多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你……”

“够了!”孔欣欣粗暴的打断了甄琼的话:“别跟我打什么感情牌了,白白浪费了我七年青春,现在想想感觉自己真傻!甄琼,没有人愿意和一个穷到掉渣的人过一辈子,明白吗?”

甄琼的眼角有些湿润,他不甘心的说:“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孔欣欣冷笑一声:“我们家的房子现在被人告知是违建,要强拆,你能和建设局的人说上话么?”

甄琼愣住了,很明显他不能。

“呵,你连我的温饱问题都保障不了,凭什么让我继续再跟着你?”说完孔欣欣狠狠的挂断来电话。

“操!”

甄琼大骂了一声,举手想把手机摔了,可是举在半空中愣是没下去手,这款HTC已经用了六年了,有感情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甄琼身后走了过来,狠狠的踹了一脚甄琼的屁股,差点没把他踹爬地上,本来就怒火中烧的甄琼恶狠狠的转过头,看到面前这个胖子,立马就蔫了。

胖子叫阿彪,是他们的工头,甄琼所有的活都是靠彪哥拉来了,属于是自己的财神爷。

阿彪伸手戳了一下甄琼的脑袋:“你他妈的,不干活在这打电话?不能干就滚蛋!”

甄琼强压心中的怒火,低着头说了一句对不起,马上干!然后把手机揣进口袋,扛着铁锹走进了工地。

“那两车水泥晚饭之前卸不完你就别吃饭了!”走出挺远,甄琼还能听到阿彪的怒吼。

看着面前的一大车水泥,甄琼眼泪都掉下来了,七年的感情最终败给了现实,他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通过挥舞铁锹来发泄心中的情绪。

甄琼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化悲痛为力量,那两车水泥居然提前卸完了,甄琼扔掉铁锹转身向宿舍走去。

民工宿舍在工地里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几十个民工挤在一张床上的那种,甄琼走到自己的床位,从被窝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双水粉色的高跟鞋。

甄琼看着这双高跟鞋,越想越来气,狠狠的连盒子带鞋全都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甄琼的电话也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接起电话甄琼没好气的问:“谁啊!”

“哈哈!大侄子!”

“去你妈的!你谁啊?”

“你这小兔崽子,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听说你没钱被女友甩了?要不要二叔给你点钱花花?”

“滚你妈的,傻逼!”

甄琼挂断了电话,心里这个气啊!心说这骗子现在真他妈的蠢,行骗之前也不做好准备工作,甄琼是个孤儿,父母早就没了,怎么可能会有叔叔。

刚想到这里,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骗子打过来的,这次甄琼接都没接,直接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工地的晚饭是白菜炖豆腐,忙碌一天的民工们围坐在两口大锅前,左手拿着白馒头,右手拿着饭盒,条件好一点的饭盒里还有鱼罐头。

以前甄琼不觉得这些菜有多难吃,可今天他却感觉像屎一样难以下咽!

“甄琼,咋地了?瞅你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问甄琼的叫大壮,是工地里甄琼唯一的一个朋友,憨厚老实,力大无比,是负责拧钢筋的。

大壮笑了笑:“是不是没钱了?又给你女朋友花了?没钱我这还有点,不行你就先拿去,反正我也没女朋友。”

甄琼摇了摇头笑着说:“不用了,我也没女朋友了,分手了。”

大壮瞪大了眼睛:“啊?不会吧?因为啥啊?”

甄琼苦笑:“因为穷呗。”

大壮欲言又止,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吃饭,吃了一阵,大壮伸手碰了碰甄琼:“你看阿彪那边几个工头,吃的都是红烧肉酱肘子,有时候想想真他妈不公平!”

甄琼看着阿彪那帮工头,眼中冒出了火。

“天天克扣咱们,自己吃香喝辣,王八蛋别让我有翻身的机会!”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甄琼的这句话让旁边的李柱听到了,李柱是他们这一帮民工的小头目,也是阿彪身边的狗腿子,这话让他听见还能有好?

李柱若无其事的站起身走到阿彪身边,甄琼和大壮俩人眯着眼睛暗中观察,在研究李柱这孙子是不是又在拍马屁?

刚想到这,甄琼就看到阿彪往他这边瞅了一眼,接着挥了挥手:“甄琼,你过来。”

甄琼一愣,抬屁股慢慢走了过去,他看到阿彪往李柱的饭盒里夹了一只鸡腿,李柱乐的直点头:“谢谢彪哥!”

随后阿彪又夹起一只鸡腿,在甄琼面前晃了晃,笑着问:“甄琼啊,想吃吗?”

不吃白不吃,甄琼笑着点点头,谁知道阿彪直接把那只鸡腿扔在了地上,瞬间泥沙就把鸡腿包裹住了,甄琼个看的这个心疼啊。

“小比崽子,别说哥不照顾你,吃不吃看你自己了!”阿彪说完,那些负责其他项目的工头也都站了起来,像看猴一样的看着甄琼。

甄琼看着地上的鸡腿,微微一笑说:“彪哥,我再穷鸡腿还是吃得起的。”说完甄琼转身就往回走,可是没走几步就被阿彪从后面一脚踹倒在地上,连口袋里的手机都给踹飞了出来!

“你个穷逼还想翻身?你就趴着一辈子吧!”

甄琼现在完全没心思听阿彪说啥,他一把抓起地上的手机,要知道现在换个手机少说一两千,自己攒了三个月的钱都给孔欣欣买鞋了,手里可真没钱了。

面对一群工头和李柱的嘲笑,甄琼丝毫不在意,他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捡起了手机,用袖子擦了擦屏幕,发现屏幕的右上角有一道明显的裂缝。

其他地方倒没啥大碍,可就在这个时候,甄琼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一条短消息在屏幕上跳了出来。

甄琼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是一条建行发过来的短信:您尾号6966的账户10月10日下午16:30分跨行存入人民币80000000000元,活期余额80000000000.66元。

甄琼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瞪着屏幕一动不动。

“八……八百……八百亿?”

甄琼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的腿现在彻底没有知觉了,脑子也觉得天旋地转。

李柱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脑袋冷笑:“甄琼,你被踹傻了啊?”

阿彪打大袖一挥:“兄弟们!给饭店打电话,想吃啥订啥,彪哥今天请客!就是不请那个穷逼!”

刚才还蔫头巴脑的民工们一听这话,都笑着向阿彪围了过去,只有大壮走到甄琼身边,气呼呼的说:“没事甄琼,我请你,想吃啥随便点!”

这个时候甄琼的电话再次响起,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

“臭小子!你还真给二叔拉黑了?”

甄琼嘴角抽搐,感觉这一切都和做梦一样,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楞了好半天,才颤颤巍巍的问:“你,你是谁啊?”

“你臭小子!老子说了多少遍啦!我是你二叔!我叫甄梅乾!”

“二,二叔……你这也叫没钱?”

“你这小兔崽子,给你钱以后就叫我二叔了?”

“嘿嘿,别说二叔了,你现在是我爹都行啊!”

甄梅乾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说:“臭小子,你可不能学你爸一样窝囊!现在咱有钱了,腰杆子就硬!明白我意思么?”

甄琼目光一冷,笑着说:“明白了二叔,我这边有点事,回头再聊。”

甄琼挂断电话,转身朝阿彪那边吼了一嗓子,所有人都向他这边看了过来,甄琼笑哈哈的说:“还订个屁餐啊!我请大家下馆子!想吃的跟我走!”

第二章:八百亿是什么概念?

此话一出,那帮民工都愣愣的看着甄琼,似乎不敢相信这话能从甄琼嘴里说出来。

其实甄琼还真不穷,只是因为这些年他把所有的积蓄都给孔欣欣花了,这才让他生活如此拮据,在工地里也是出了名的抠门。

李柱这个时候哈哈一笑:“得了吧甄琼!就你谁还不知道啊!有钱都给你那女朋友花了,在我们面前就会装穷,还能请我们吃饭?”

李柱这话一是有嘲讽的意思,二也是激甄琼一下,他想让甄琼下不来台。

甄琼脸色一变,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想吃的就跟我走!大壮,走!”

说完甄琼背着手向工地外面走了出去,大壮也毫不犹豫跟了上去,阿彪他们几个人饶有兴趣的看着甄琼:“卧槽?这小穷逼,来来来!大家都跟他走,我看他拿啥请!”

阿彪一发话,所有民工都躁动起来,一窝蜂的跟着甄琼走出了工地。

他们这施工的地方往前五百米就有一家饭店,规模还行,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饭馆,甄琼仔细琢磨了一下,就算有钱了也不能花在这帮王八蛋身上太多,于是就把请客地点定在了工地附近这一家饭店。

甄琼和大壮先到的,这俩人也没来得及换衣服,老板娘站在吧台看到他俩进屋,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几位啊?”

“六七十位吧。”甄琼笑着说。

中年老板娘翻弄着账本,阴阳怪气的说:“先生,要都像你这身行头来吃饭,那我们可不接待,可不是瞧不起你们,我这店还得招待其他客人呢,影响不好。”

操!狗眼看人低!

甄琼心里狠骂了一句,正说着,阿彪就已经带着大部队到场了,老板娘看到阿彪,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像看见亲爹一样迎了上去。

“彪哥!你来啦?您今天这……什么情况啊?”老板娘指了指彪哥身后一大群人。

阿彪走到甄琼身边,一脸诡笑的对老板娘说:“老板娘,今天这小子请客,你这饭店我们包了,没问题吧甄琼?”阿彪将手腕搭在甄琼肩膀上。

老板娘看了一眼甄琼:“小伙子,我们这饭店一晚上少说能赚五千多块呢,你有那么多钱吗?”

甄琼拿出手机,笑呵呵的说:“我微信转给你一万块,你看行不?”

老板娘一下就傻了,民工有一万块存款的她倒是见过无数,但是能拿出一万块请客吃饭的,她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

“老板娘,想啥呢?让我扫码啊!”

“哎!哎!好嘞!”

甄琼二话没说转给了老板娘一万块钱,当时看着甄琼眼睛都直冒光,比看到财神爷显灵都要激动,不仅仅是老板娘,阿彪,大壮和身后的那帮民工也全都傻了。

此时甄琼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金钱的魅力!

这时李柱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他大臂一挥:“看什么呢兄弟们?琼哥今天敞亮,给咱们脸咱们得接着!找地方坐吧都!”

这一句话下面炸开了锅,这几十个民工如狼似虎涌入饭店,大堂偶尔有几桌吃饭的客人也都被饿狼吓的买了单匆匆逃离,不到十分钟诺达的饭店就被甄琼他们攻陷了。

服务员,后厨也都开始忙碌起来,饭店一片沸腾,甄琼和大壮站在前台看的目瞪口呆,婚宴都没见有这么热闹。

“甄琼,我先不陪你了,我也去吃了,嘿嘿。”大壮抹了一下口水。

这时阿彪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对甄琼的态度也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转变,笑眯眯的问:“甄琼,这是真发财了呀,在哪发的财,拉扯哥一把呗?”

甄琼也不傻,怎么可能告诉他实情,笑着说:“我本来就有钱,只不过是不想花。”

阿彪冷哼一声:“行,牛逼,谢谢你了啊甄琼,我先下去了。”说完,他背着手也打算下去吃点,甄琼立马伸出一只手给他拦住了:“彪哥,我可没说请你啊?”

阿彪脸色一下就变了,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咋了琼哥,跟你闹玩还真生气啦?”

甄琼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式跟你宣布,老子不干了!今天这顿饭就是散伙饭,不过没你的份!你走不走?不走我报警了!”

“行!行!”阿彪说完,回头又冲下面的人吼了一句:“一个小时吃饭时间,超时一分钟都给我滚蛋回家!”

说完就气冲冲的夺门而出。

阿彪虽然为人很讨厌,但他也懂一点驭人之道,他不敢立马就带民工回去,这样会引起大家对他的强烈不满。

甄琼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已经脱离了这个阶级,可以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就在甄琼正得意的时候,那个二叔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甄琼立马接起电话:“喂?二叔啊……”

“臭小子!有两个小钱你就飘了是吧?”

“哪能呢二叔,这不遵从你的旨意嘛……”

“别废话,我秘书在你饭店门口,你现在出来和她见个面,她有点事要和你交待,那辆黑色的宾利,车牌四个七。”

甄琼放下电话屁颠屁颠的跑出了饭店。

来到门口,甄琼就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宾利慕尚,急忙跑了过去,刚到车前,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女人就从车上走了下来,女人大约有一米七几的个头,盘着长发,带着黑边眼睛,淡红色的嘴唇,长长的大腿看的甄琼有点晃眼睛。

女人打开后排的车门,给甄琼使了个眼神:“请进吧。”

甄琼点了点头,跟着漂亮的女秘书走了进了车,车子里充斥着淡淡的清香,甄琼虽然不懂香水,但一闻就知道肯定是名贵香水。

女秘书坐在甄琼身边,下意识的抬起了左腿叠在了右腿上,顺着腿能看到黑色的高跟鞋,看的甄琼咽了口唾沫。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王秘书或者王姐都可以,今天下午的钱你收到了是吧?”王秘书四平八稳的说。

甄琼狠狠点了点头,脸上堆满了笑容:“收到了!收到了!”

“嗯,收到就好。”王秘书点了点头,随即从她的爱马仕铂金限量版的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翻了两下文件低声说:“我这次主要是传达你二叔,也是我老板的指示,这些公关文件我就不跟你读了,说白了就是我老板要把自己一半的财富分给你。”

咕噜~

他有想扑在王秘书怀里哭的冲动,但是被王秘书提前预知并且推开了。

“甄先生,请注意你的情绪。”王秘书低声说。

甄琼抹了抹眼泪,瞪着王秘书问:“这八百亿我随便花么?”

王秘书点了点头:“当然,这八百亿现在是你的个人财产,你可以拿他做任何事,比如买车,奢侈品,泡妞,炒楼,炒股,随你怎么挥霍,甄总让我提醒你不能过度挥霍,不过我看没这个必要,八百亿是什么概念,假设你一天中五百万的彩票,连续中四十年才能有八百亿,以你现在的眼界和圈子,根本不用担心挥霍过度的问题。”

甄琼用颤抖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又使劲捏了捏,确定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王秘书不屑的瞟了他一眼:“这是我的名片你存一下号码,我将来的一段时间会在本市,有事你可以随时叫我,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甄琼下了车,目送王秘书的宾利渐渐远去……

此时车内的王秘书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甄总,话我已经传达到了。”

“行,辛苦你了小王,这段时间好好玩玩,公司给你报销。”

“甄总不用和我客气,只不过这小子,他是那块料吗?我看他那个样子,真的挺没出息的……”

“哈哈!这小子穷了二十多年,还没爹没妈,就先让他舒服舒服吧!”

第三章:我赔不起?

甄琼站在马路边上看着宾利飞驰而去,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现在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一样!

这回他有了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他决定要让当初看不起他的人都向他低头!

这时大壮晃晃悠悠的从饭店走了出来,看那六亲不认的步伐应该是没少喝,他搂着甄琼的肩膀笑眯眯的问:“大少爷,咋不回去喝酒呢?”

“我不喝啦,你们多喝点!”

大壮看到甄琼笑容满面,这么大功夫鱼尾纹都出来了,便问:“兄弟,你中彩票中多少啊?”

虽然甄琼和大壮的关系很好,但这么大的事情甄琼还是没有和大壮交实底,倒不是信不过他,只是因为大壮这人喝点酒就愿意吐真言,他可不想把这事宣扬出去。

于是甄琼敷衍了一句:“中了一百万,牛逼吧?”

大壮眼睛瞪的像铜铃,张着大嘴巴直直的看着甄琼,甄琼也想到大壮会有这个反应,正要安抚他,大壮却在他面前哇哇大吐起来。

吐了好半天,甄琼捂着鼻子拍了拍大壮的肩膀:“我说大壮,你也别在那工地干了,你就跟我混,我吃肉你就喝汤,咋样?”

大壮缓缓站起身,抹了抹嘴角的残渣,冲甄琼嘿嘿傻乐:“琼哥,我也这么想的!”

一来二去,大壮也就把彩票的事给忘了,俩人抱着肩膀哼着歌,向远处闹市区走去,也不管饭店里的民工了,反正都已经给完钱了。

吹了一会凉风,大壮有点醒酒了,问甄琼:“咱俩干啥去啊?”

“那必须带你消费去啊!咱俩先去商圈那边买两套衣服,完了哥带你找妹子去!”说完,甄琼加快了脚步。

俩人大摇大摆走进商圈,那样子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这地方属于他们这个城市里的三里屯,陆家嘴这类的地方,之前以甄琼和大壮这两位的扮相,那是绝对不好意思来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一百万在手,天下我有!

俩人穿着牛仔裤黄胶鞋白色背心,大摇大摆的走在人潮中,也完全不在乎路人对他俩讥讽的眼光。

走了一会,大壮拽住甄琼,伸手指了指步行街那边:“哥,耐克!”

甄琼上学的时候,谁要是能穿着耐克阿迪的东西来,甭管真假,都会被人崇拜,这种牌子以前对他来说简直是高高在上无法触及的。

可是甄琼却没有马上去,他的目光落在了旁边那家叫‘vans’的店面上。

现在都时兴什么潮牌,这些东西不比阿迪耐克便宜,而且这个牌子甄琼在网上看到过,现在还挺火的,想到这里,甄琼拽着大壮的胳膊,直接杀向vans!

俩人拉拉扯扯来到门口,大壮还有点不情愿:“有耐克不买,买这个破玩意。”

“你懂个篮子,现在这玩意比你穿耐克招风!”说罢,甄琼刚准备进去,忽然他的余光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他急忙扭过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品牌店里,孔欣欣从里面走了出来。

孔欣欣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蕾丝纱裙,脚上踩着那双她喜爱的淡粉色高跟鞋,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变的十分端庄典雅。

甄琼喜上眉梢,心说这回有钱了,欣欣绝对会回心转意,就没顾得上买衣服,先奔着欣欣那边跑了过去!

“欣欣!”

甄琼大叫了一声,孔欣欣刚走到马路边的一辆黑色A6前面,便往甄琼这边看了过来,甄琼跑到她面前,还没等说话,孔欣欣就白了她一眼:“甄琼,你还能来这种地方呢?”

甄琼喘了口气:“欣欣你听我说,这次我……”

“行了,赶紧走吧,穿成这样也不嫌丢人,以后少来烦我。”

“欣欣,你听我说,我……”

“哎呦!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咱们老同学琼哥嘛!以前学校打架最厉害的那个!”

甄琼话说到一半被打住了,回头一看,只见三男一女从身后的品牌店里面走了出来,这几个人甄琼都认识,是他的高中同学,甄琼因为打架入狱,那次打架和他们都有关系,只不过这几个人家里条件都好,把所有事都往甄琼身上一推,然后再花钱走关系,一个个全都没事了。

甄琼看到他们心里就一股子火,带头的那个叫蔡云生,高中时听说他把是市里的高干,但具体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纯纯的富二代。

蔡云生走到甄琼面前,身后扒拉了一下他的头发:“你挺有勇气啊,还敢来这逛街呢?我看看咱们甄老板都买啥了?”

孔欣欣旁边的那个穿着一身Gucci的女孩走了过来,撇着嘴笑道:“琼哥,你这黄胶鞋是限量款吧?还真接地气啊,哈哈哈!”

其他人也都跟着讥笑:“这牛仔裤估计也是八几年的吧?挺复古啊!”

“你懂啥?好的牛仔裤穿的越久越好看,咱甄老板识货!”

“哈哈哈……”

面对众人的讥笑,甄琼把怒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看着孔欣欣,就想看看她是个什么反应,其他人他都不在乎。

结果孔欣欣连正眼都没看他,挽起蔡云生的胳膊笑着说:“亲爱的,我看他就恶心,咱们还是走吧。”

“走吧走吧!今晚咱们夜场嗨起来!”蔡云生根本没把甄琼当人,他知道甄琼和孔欣欣的关系,居然当着面搂着孔欣欣就上了车。

孔欣欣和蔡云生上了那辆18款的A6,其他那几个人上了后面的那辆Q5,就在车子要启动的时候,甄琼一个箭步跨了过去,打开车门就把孔欣欣从副驾驶拽了出来。

甄琼狠狠的关上了车门,指着孔欣欣问:“你就是因为他才甩的我?”

没等孔欣欣说话,身后那辆Q5里的女孩就走了下来,把孔欣欣护在自己身后:“甄琼,甩你又怎么样?

我们欣欣要模样有模样,家里条件也还行,你悄悄你自己有啥?蹲了三年牢不说,穷的叮当响,一身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你哪配得上我们欣欣啊?我要是你,我都去死了!”

甄琼瞪着那个女孩:“马薇薇,就他妈是你带坏欣欣的!上学的时候你就是个势利眼,天天想着怎么傍大款,你这身牌子是跟谁睡换回来的啊?”

马薇薇脸色一变,本来是要发火的她又突然冷静下来,冷笑着说:“那有怎么样?总比你这个穷逼好!

至少证明我活的有价值,你呢?窝囊废,穷逼,活着一点价值都没有!”

蔡云生这个时候已经冲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车门,然后指着甄琼的鼻子就骂:“草你妈的!你个傻逼把我车门关坏了你赔得起吗?”

甄琼心里冷笑:我把孔欣欣拽下车他一点都不关心,反倒关心他的车坏没坏,这种人渣,也就孔欣欣和马薇薇这样的拜金女才会喜欢。“

马薇薇抱着肩膀阴阳怪气的说:“你看他那个穷酸的样子,把他家坟地卖了都赔不起呦~”

甄琼一下子乐了出来,要是以前他绝对发火,但是现在他觉得马薇薇这个人还真是可笑,马薇薇也做梦都想不到,现在的甄琼,手握八百亿,十辆A6他都赔得起!

“我赔不起?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赔起!”

甄琼说完,在地上学摸了一圈,捡起了两块砖头,照着面前这辆A6的风挡玻璃砸了下去!一声巨响,风挡玻璃瞬间被打炸了!

所有人全都傻了,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甄琼。

“甄琼!你他妈疯了!”马薇薇尖叫一声,蔡云生这才回过神来,撸起袖子就奔着甄琼走了过来!

此时站在甄琼身后的大壮早就忍不住了,一马当先冲了上去,拎着蔡云生的脖领就把他扔飞了出去,身后那几个男的一看这架势,愣是没敢上!

甄琼捡起转头,又走到了那辆Q5面前,照着风挡玻璃就是一顿猛砸!

蔡云生从地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电话,嚷嚷着:“报警!我要报警!今天我让你把命都赔给我!”

马薇薇恶狠狠的瞪着甄琼,悄悄对身旁已经吓傻了的孔欣欣说:“放心吧,甄琼这下完蛋了!卖肾他都赔不起!”

孔欣欣也看呆了,她对面前这个甄琼有点刮目相看,心里嘀咕着:“甄琼到底咋了?怎么底气这么足?”

马薇薇的话甄琼听到了,他也没去搭理,随手拿起手机,拨通了王秘书的电话号。

第四章:被钱砸脸是什么感觉?

警察不到十五分钟就来到了步行街,此时甄琼这边已经有不少的围观群众,看到这两台豪车被砸成这样,连群众都替甄琼上火。

“这兄弟脾气太大了,一个民工干嘛招惹人家富少呢?”

“谁说不是呢,忍忍就得了,这钱可够他赔了。”

五六名警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到这两台车被砸成这样,全都咧了咧嘴。

“这谁砸的?”带头的警察问。

甄琼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警官,我砸的。”

“为啥砸人家车?”

“不为啥,就是看不上他们这帮人瞧不起穷人!”

马薇薇这个时候又站了出来:“我们可没瞧不起穷人,我们就是瞧不起你而已……”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车主是谁啊,公了还是私聊?”带头的警官大声说。

蔡云生走了出来,轻蔑的说了一句:“私聊他能赔起啊?就他这样的。”

警察看了一眼甄琼和大壮这俩人的打扮,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走吧,回所里做笔录……”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阵马达轰鸣,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飞快的驶了过来,停在了人群后方,要知道宾利在这座三线城市里那绝对够排面,一时间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马薇薇看到以后惊呼:“哇!宾利耶!蔡云生你真行啊!找哪个朋友过来啦?给我介绍介绍呗?”

蔡云生也是一脸纳闷:“我没叫人啊?我也不知道这是谁。”

此时王秘书优雅的从车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牛皮袋,站在了甄琼的身边,低声问:“怎么回事?”

甄琼把事情的经过和王秘书说了一遍,听完以后王秘书有些无奈,随后走到警察和蔡云生身边,笑着说:“不好意思先生,请问私聊可以吗?多少钱我们赔付。”

蔡云生他们一帮人都傻眼了,谁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更不敢相信甄琼居然能和这种人有关系。

就连刚才叫的最欢的马薇薇,现在也蔫了。

蔡云生肯定不甘心,本来以为自己吃定甄琼这个穷逼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那他也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甄琼!

他知道甄琼有案底,只要进去肯定能重罚,于是便说:“不可能!我不差这点钱,必须公了!”

王秘书微微一笑:“蔡先生是吧?这件事本来很好解决,如果你非要打官司闹到法庭上,那我也没办法,我们会请最好的律师团来辩护,我想因为这万八块钱,不至于吧?”

这个时候马薇薇又站出来了,大叫着说:“打官司就打官司,谁怕你们啊!”

“所以说你这种女人只配当男人的玩物,难登大雅之堂。”王秘书话直接憋的马薇薇半天上不来气,王秘书压根没去搭理她,而是看着蔡云生笑着说:“怎么样蔡先生,你是选择和我们打一年半载的官司,还是赔钱了事,皆大欢喜?”

蔡云生咬着牙,他知道一旦要打官司,他爸知道肯定要骂死他,为了这点小事根本犯不上。

“两个风挡,原厂的一万多,两辆车三万块!”蔡云生语气中带着不甘。

“谢谢您蔡先生,这里是四万块,多出来的就当是甄琼给你们的补偿。”王秘书把手里的牛皮袋交给了蔡云生,他打开看了一眼,确实是四万块。

警察见没事了,就把人群疏散开来,交待了几句以后就收队了,王秘书走到甄琼面前指了指他的胸口:“以后我不希望看到你惹事。”

说完,王秘书开车宾利绝尘而去,没有多说一句话。

甄琼笑呵呵的走到蔡云生他们面前:“知道为啥我让那位美女送现金过来吗?我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被钱砸脸是什么感觉!”

蔡云生咬着牙,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说:“行!你牛逼!咱慢慢玩!”

而这个时候孔欣欣却悄悄走到甄琼身边,语气温柔的说:“甄琼,刚才对不起啊……”

甄琼也没理他,转身就奔着身后的VANS专卖店走了进去。

两个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专卖店,导购员见到这两位进来了,急忙走了过来:“哎呀你们可算来了,里面厕所堵两天了,快点去看看吧!咦?你们通厕所不用工具的嘛?”

“通个激八厕所!我买衣服!”甄琼本来就气,听服务员说完更气了。

导购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楞了好半天,甄琼有些不耐烦,瞪着眼睛对她说:“没听见啊?我要买衣服!把你们新款的衣服,鞋子裤子一样给我们哥俩来一个!”

“啊?”导购员张着大嘴巴。

“啊?啊?啊?个激八!快去啊!”

“好好好……”

店里的几个导购员好像被甄琼吓住了,二话没说就开始往外翻衣服,不大一会就翻出来十几件衣服,二十多条裤子,十几双鞋。

甄琼给大壮比了个手势:“穿!剩下都带走!”

大壮随便抓起一件衣服跑进了试衣间……

两分钟以后,两个人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甄琼看到镜子前的自己,心里的阴云渐渐散开了一些……“哥,人是衣服马是鞍,穿上这衣服你咋这么帅呢?”大壮嘿嘿傻笑。

甄琼也觉得自己真是大变样,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转身问服务员这些衣服一共多少钱,服务员在吧台算了半天,然后低声说:“一共是一万零八百,给您打个折,九千八。”

甄琼手机付了款以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大壮跟在他身后,全身上下挂满了购物袋,成为了步行街的焦点。

旁边的小孩指着他对妈妈说:“妈妈,袋子成精了……”

甄琼又带着大壮去了手机店,给大壮买了一个苹果X,自己买了一个W2018,换上了新手机,甄琼站在步行街来了个自拍,然后发到了朋友圈,上面写着,我是穷逼?谁再说我是穷逼!

不大一会那条朋友圈就有几个工友评论。

“兄弟你这vans太假了吧?”

“+1我这仿的都比你的真啊!”

大壮气的在下面和他们理论,甄琼却冷静了下来,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要买点什么狠狠的打这帮人的脸呢?

虽然这个问题有点可笑,但此时的甄琼完全已经被暴发户的膨胀心态冲昏了头,自己买了个真品却被别人说成是假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自尊心又被摧毁了。

想来想去,甄琼的脑子灵光乍现!

买车!

衣服可以是假的,鞋子也可以是高仿,但车总不能还有人怀疑是假货吧?对!就买车!

甄琼看了一眼时间,打算今天晚上先好好玩耍一下,明天再研究买车的事情,正想到这,大壮就悄悄走了过来,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甄琼一看就知道大壮是有事求他,就笑着说:“别笑了,啥事说吧。”

“哥,你不是说带我去找妹子吗?还算数不?”

甄琼也乐了,拍了一下大壮的脑袋:“怎么不算数呢?你不一直惦记去那个什么紫竹园挺长时间了么,走吧!”

紫竹园是一家不太正规的洗浴中心,以前阿彪喝多了以后带着大壮和李柱去过一次,就那一次就让大壮朝思暮想上了。

十分钟以后两个人来到了紫竹园,大壮轻车熟路,带着甄琼直接上了三楼,甄琼现在说实话是有点紧张的,自己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更多的还是刺激。

老板娘把他俩分别安排在两个房间,甄琼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正准备看电视,门外就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兄弟,想按啥标准安排啊?”男人谄笑着。

甄琼点燃一支烟:“我要最好的最贵的!”

“好嘞!把季嫣叫过来!”男人冲门外大喊了一声,没过多久,另一个光头大汉带着一位姑娘走了进来,一脸怪笑:“哥,按摩手法有点生疏,您见谅。”

甄琼看到季嫣的第一眼就被她迷住了,黛眉星目,五官精致,穿着黑色的皮裙和漏脐吊带背心,长的特别想年轻时的女神周慧敏。

季嫣低着头一声不吭,看样子好像很害怕,身边的那个男人把她拽到了甄琼面前,笑着说:“哥,新来的,有点轴,她要不行你叫我。”

说完,男人推了季嫣一下,冷声说:“瞅啥呢?”

季嫣的眼神很惶恐,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要……”

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奔着季嫣就去了,季嫣吓的连连往后退。

甄琼一看这架势不对啊,急忙拦住了男人:“哎哥们!行了行了,我自己搞定,你们先出去吧。”

男人这才肯罢手,嘴里沉声说:“告诉你老板要是不高兴,回头有你好看的!”

关上门以后,就剩甄琼他们俩人,甄琼看着坐在地上抽泣的季嫣,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手把床头的卫生纸扔给了她:“在这和我坐一会唠唠嗑,别哭了。”

季嫣拿过纸,可怜兮兮的看着甄琼,忽然扑了上来,死死的攥住甄琼的胳膊!甄琼吓了一跳:“你干啥?”

“哥!你帮我个忙吧!帮帮我!”

第五章:哥这人,好脸儿

甄琼懵了,看季嫣嚎啕大哭,她怕哭声再把人引来,急忙把她拽到床上安慰了一下,等季嫣平静以后才仔细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季嫣泪眼迷离,语气哽咽:“我是个学生,被网友骗到这座城市,一周前他把我送到了这里,一开始他是说先让我在他朋友家住几天,他有点事要出差,可是我发现不对劲,我真没想到他会把我给卖了……我……“

季嫣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说什么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我要不替他们赚钱他们就打我,不给我饭吃。

甄琼一个大老爷们,听完以后心疼的不行,他点了支烟冷静了一下,低声问季嫣:“那你咋不报警呢?”

季嫣摇了摇头,满脸的绝望:“没用的。”

甄琼想想也是,能开这种洗浴的人,那关系也得是杠杠硬的,只要不弄出啥大事,基本上是没人管的……季嫣觉得甄琼这个人有些与众不同,居然肯听自己说这么多,或许真的可以帮自己逃离苦海,于是她直接跪在甄琼面前:“哥!你就救救我吧!我无父无母,从小靠着别人资助长大,除了你我真找不到人帮我了。”

甄琼的心微微一颤,忽然感觉季嫣的遭遇和自己有几分相像。

那一刻甄琼绝对帮她这个忙!

俩人在房间里面聊了半个多小时,甄琼得知季嫣这姑娘是临市的大学身,读经济学,今年硕士刚刚毕业,就遭遇了这么大的事,越往下聊甄琼就越感觉这姑娘有点傻白甜,不然也不能随便就让网友给骗了过来。

“唉,你也别为一个渣男伤心了,希望这件事能让你长点记性。”甄琼说完,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把刚才那两个男人给叫了过来。

那俩人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兄弟,咋样?还行吧?”

另一个光头男人眼睛贼,特意瞄了一眼床单,发现什么都没有,脸色当时就变了,瞪着季嫣问:“季嫣,你是怎么服务的?”

甄琼立马接过话:“她服务的我挺满意,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这女的我相中了,我想赎她。”

男人听完,立马大怒!一把抓住季嫣的头发就把她拖到了地上:“你个臭娘们!和客人瞎说什么!”

甄琼一个箭步窜上去挡在了季嫣前面,两个男人前后夹攻季嫣,甄琼有点拦不住,就对门外吼了一嗓子:“大壮!过来!”

几秒钟以后,大壮穿着米老鼠的三角裤衩冲了进来,瞪着大眼睛:“怎么回事!”

说完他双手各自抓住两个男人的肩膀,使劲向后一拽,一下就把两个人给拽了过去。

门口顿时就聚过来一堆女人探头往屋里看,不一会儿刚才那个老板娘就来了,把人全都轰走,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小兄弟,咋回事啊?玩的不开心啊?”老板娘客气的说。

“你们这什么素质啊,俩大老爷们打女人?”甄琼气呼呼的说。

老板娘冷笑:“啥素质你就别管了,要是不开心咱再给你换一个,别伤了和气。”

甄琼也不跟她废话,指了指躲在自己身后的季嫣:“我开个价吧,多少钱,我要赎身!”

老板娘脸色一变,怨毒的眼神盯着季嫣,吓的季嫣赶紧把头缩到了甄琼身后,小手下意识抓紧了甄琼的衣服……

老板娘定了定心神,脸色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又不是人贩子,什么卖不卖的啊,您是不是想让她出台啊?”

“什么玩意儿啊!我就要她跟我走,从此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开个价吧。”甄琼语气硬朗。

老板娘瞪着甄琼,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二十万!”

“啥?”

“二十万!能给就带走!不能给就滚蛋!现在娶个媳妇还得多少钱呢,二十万便宜你了。”

甄琼虽然能拿出这二十万,但他也不傻呀,这摆明了是在讹人啊!

甄琼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笑着说:“我就只能给你拿十万,你看行不行吧?”

老板娘哈哈大笑:“十万?打发要饭的呢?二十万今天要是拿不出来,不仅她不能走,你俩也别想就这么走了!”

甄琼料到老板娘会耍无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躺在床上大声说:“行啊,那我出去就说,我哥俩在你这玩得了病,有能耐你就把我哥俩弄死在这,要不然看你以后生意咋做!”

老板娘一听也急了,指着甄琼就骂:“你个小兔崽子敢威胁我?行啊!你宣传去吧!老娘混了几十年,我还怕你这个?”

这时,刚才那个男人悄悄把老板娘拽到了门外走廊,低声说:“老板娘,我看十万就十万吧,咱不亏。”

老板娘跟他急了:“什么玩意不亏!你哪伙的!”

男人笑了笑说,您别老急眼啊,那个女的倔的狠,与其在这白养着,倒不如卖点钱,不然哪天这女的想不开再死在咱们这,那生意还做不做了?

老板娘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当初自己买她的时候也不过花了几万块而已。

想到这,老板娘重新走进屋,看到甄琼那无赖的样子心里气的牙痒痒,压低了嗓子说:“十万,现在就给!”

甄琼站起身,笑着说:“支付宝转账吧!”

十分钟以后,甄琼,大壮,季嫣三个人从紫竹园走了出来,季嫣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激动的浑身颤抖,甄琼瞄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壮把甄琼拽到一旁,小声问:“哥你咋想的啊,十万块钱死的也太惨了。”

甄琼也挺无奈,长吐了一口浊气:“老弟啊,人家女的都跪下来求你了,你哥这人好脸儿,不赎不行了,给我架在那了。”

大壮刚要说啥,甄琼就看到季嫣走过来了,赶紧掐了大壮一把别让他乱说,大壮也看到季嫣过来了,笑着对甄琼说:“大哥你真厉害!真有正义感!”

季嫣低着头,有些愧疚的说:“甄琼大哥,谢谢你。”

甄琼笑着挠了挠头:“行了,别说那个了,那什么咱们一起去吃点饭,完了去我家先对付一宿,明天再说明天的事。”

一行三人从紫竹园出发,找了个饭馆简单吃了口饭,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快十点了,甄琼决定先带着季嫣他们回家。

甄琼的家在他以前上过的高中大墙外面,是一座小平房,他父母留给他的,屋子不大,但也有三个卧室,足够他们仨住了。

大壮回家以后冲了个澡就钻进了屋,甄琼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思绪早就飘出了老远,宁静的夜晚也让他膨胀了一天的心态慢慢冷静下来。

本来他想明天去买车的,可中间又出了这档子事,十万块钱说没就没了,买车的事看来得重新考虑了,毕竟自己的钱以后还要用在正地方呢。

想着想着,甄琼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季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季嫣湿漉漉的头发无规律的耷拉在肩上,上面还挂着水珠,她歪着头轻轻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穿着甄琼以前穿过的那件白色衬衫,穿在她身上都能当裙子了。

甄琼咽了口唾沫,赶紧转过头不敢再多看,这画面太……他怕忍不住。

季嫣悄悄坐在甄琼身边,目光若有若无的瞟向甄琼,甄琼眼睛瞪的老大,直直的盯着电视机,假装没有看到。

“哥……”

甄琼心脏狂跳,扭头看着她,尴尬的笑了笑:“你咋还不睡觉呢?”

季嫣有点害羞,低着头说:“哥,一起睡吧……你,你不是想那个么……”

扑通一声,甄琼从沙发上掉了下来,季嫣看到甄琼这个样子,脸上也露出了笑颜,甄琼站了起来挠了挠头:“不用了,这不是占便宜嘛,你睡你的吧,我,我看会电视。”

“哥,你别有心理负担,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这都是我自愿的……”季嫣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卧槽……”

甄琼低声嘟囔了一句,赶紧拿出一支烟:“这屋里太热,我出去抽支烟,你困了就先睡吧!”说完就连滚带爬的走了出去。

甄琼蹲在家门口,猛吸了一口烟,嘴里念叨着:“我到底要不要回去和她睡呢?睡了好像我乘人之危图谋不轨,不睡还感觉自己这钱花的太他妈冤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甄琼猛的站起身,低声自语:“算了算了,我甄琼可不是那种……哎?天怎么黑了?”

甄琼感觉眼前一黑,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被麻袋套住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感觉背后有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接着无数棍棒就落在了他身上……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