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阮君琛良盼by书安小说_阮先生良辰不可欺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阮先生良辰不可欺》是由“书安”所著,主角是阮君琛、良盼,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直接阅读咯。

阮君琛良盼by书安小说_阮先生良辰不可欺

第一章:

良家大小姐良盼长相妖媚,人间极品,人好,身材好,背景好,是娱乐圈盼着长大的女孩。

A市的人都知道,良盼与顾莫年从小定下娃娃亲,青梅竹马。

在大家眼里,一个是炙热可得的大明星良盼,一个是全A城最好看并且最有钱的男人,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在下个月,他们就要订婚。

1988,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莫年……”良盼窝在包间的沙发上,一张小脸被酒精迷得酡红,葱白的手指不稳地拿着手机,娇软的嗓音如同小猫的叫声。

她现在身体很难受,特别难受,像上万只蚂蚁在她身上啃食一样。

电话那头,接通了。

“良盼,什么事?”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使得良盼身上的炽热急剧增加。

“莫年,你快来1988……我好难受……”娇软的嗓音乞求着。

顾莫年说了一声好,皱了皱眉,便飞快去往了1988。

门一打开,良盼的身影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顾莫年眉心不露痕迹地微皱,伸手接住了她。

“良盼,到底来有什么事情!”不带一丝感情的冷道。

良盼睁着如小鹿一般的眼眸,脸颊绯红,作势双手环上顾莫年的脖颈,殷红的红唇着急的印在他的脸颊。

毫无章法,简直就是在乱啃。

“莫年……我好难受,好难受,你帮帮我……”良盼在他的怀里乱窜,小手撕扯着他的西装,另一只小手粗鲁的按着他的皮带。

“良盼!”接近低吼淡漠的声音,像夹带着阵阵冰渣,凉的透骨。

顾莫年眼底染上一抹阴鹜,拧了拧眉,眼眸闪过一掠厌恶,骨节分明的手指用力地将怀里的良盼摔在地上。

“良盼,这样子真让我觉得恶心!”冷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

这句话瞬间如凉水一般泼在了她的身上,明明身上异常的灼热,但心却好似凉透了。

男人转身就要迈步,良盼手支撑起柔软无力地身子,牟足了力气,小手环抱着顾莫年温暖挺拔的后背。

身子僵硬了一下,旋即,一股力将她拉到他的面前。

“莫年,我们不是马上要订婚了吗?嗯?为什么不可以……”女人委屈妩媚地嗓音细细地。

她的身子有些不稳,葱白的手指攥着他的衣领,手指伸进他的衣服,作势,再次要亲上来。

‘叮叮叮’一阵铃声带着震动从顾莫年的口袋传来,他没有去接,只是修长的手指捏起良盼的下巴。

冷漠如冰的眼眸充满着鄙夷,嫌恶。

顾莫年猛地一推,良盼摔在了地上,睁着无辜的眼眸看着他,水汽迅速在眼瞳聚集。

“良盼,你别以为你嫁给了我,我就会碰你,想都别想,你这身子不知道有多脏,嗯!”看着良盼怔楞地模样,唇边勾起了一抹讥讽。拿出手帕擦拭着被她碰过的手指。

那样子,就像她很脏,很脏,他很嫌弃,厌恶到了极点。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心没来由的一缩,说不清道不明的钻心地疼,手指紧攥着衣扣。

良盼身上地燥热依旧没减半分,踉踉跄跄地拿起手机拨给了1988的经理。

作者 书安 说:新书,求各种,保证质量

孩子他爹,身为霸道总裁,却天天对自己纠缠不休。

第二章:

良久。

经理毕恭毕敬地看着眼前这位大小姐,额上冒着丝丝的冷汗,这良大小姐可谓是美人一枚,背靠良氏集团,丝毫不敢懈怠这位良小姐。

“良大小姐,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恭敬带着一丝颤抖地声音。

良盼虽然服下了解药,但这根本治标不治本,耳边响着经理的话语,脑子没来由得一热。

“去,给我找服务生来!”

这一话下,不一会,包间站满了一排的服务生,长相个个都俊俏的很,低着头。

还很纯情。

良盼脑子中忽的闪过这句话。

包间的门敞开着,带着朦胧雾气地眸子瞥见了倚在门对面墙上的男子,心生叫好。

摇摇晃晃地就跑到他的面前,睁着一双杏眼,葱白的小手揪着他的衣领,因为这男人实在太高了,她只好努力地踮起脚尖。

面前这个男人,鬼斧神工般雕刻出来的俊脸,深邃幽暗的凤眸,如刀削的薄唇紧紧抿着,全身上下泛着生人勿进的禁欲气氛。

阮君琛任由着她抱着,任由她的唇在他的脸颊乱亲,盯着良盼看了许久,本就深邃幽暗地眼眸,更加的深沉,深不可测。

良盼看着这个男子,一动不动,心里略微有些气馁,想她A城良美人,生的这般好看,可偏偏莫年不动心。

不仅如此,这面前这位,也丝毫不动,稳如泰山。

心里一气,猛的一拉。

柔软香甜的嘴唇附上他的薄凉。

她没有丝毫技巧的吻法,却让阮君琛越发的沉迷,附上便一发不可收拾,一阵天翻地覆,阮君琛打横抱起良盼。

良盼惊呼一声,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温热地气息呼在他的耳边,痒痒的,带着蛊惑……阮君琛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来到了顶级房间,将她往床上一放,温暖宽厚的胸膛就覆盖了上来。

压得良盼喘不过气,有些呆呆的,身子燥热的很,小手急忙的去解皮带,却解不开。

干脆,小手猛地一扯,衣扣全部落下,乱摸着男人的胸膛。

阮君琛幽深如古潭的眼眸,此时染上了情欲,越发的深邃,眸光瞧见良盼的脸庞,红润的就像苹果,有一种想要让人去摘取地谷望。

“良盼,我是谁?”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略微低哑的嗓音,虽轻柔,却带着危险的意味。

“你……你是……”女人茫然地睁大眼睛,漆黑地眼眸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眼眶迅速有些微红。

“莫……莫年……你是顾莫年吗?”暗含着委屈的撒娇语气响起在他的耳畔。

无辜的眼睛里有着难以言说地娇媚。

阮君琛听到这个回答,眯起眼睛,眸中只有深不见底的黑。额头上青筋暴露,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心中地谷望顿时跌倒谷底。

蓦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良盼。

良盼此时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了,只知道现在自己身上非常难受,急需找一个发泄口。阮君琛一起开,她就猛地双手环抱上去。

嘴唇迷离的游走在他的脸颊。

阮君琛原本深沉的眸子越发幽暗,修长的手指用力攥着良盼的手腕,黑沉着脸,直接把她拉到了浴室,开启冷水。

直冲。

冰凉的水从头顶一直浇灌到脚下。

原本满身炽热的良盼,冷不丁的一个激灵,眸子清醒了一点,冷水还在洒,直打哆嗦。

眼睛不适应的眨了眨,抬头间看见了倚靠在门边的男人。

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泛着难以言说的冷沉。

此时的良盼全身被冷水浸湿了,白色连衣裙里面的美好变得若隐若现“你……你是、谁?”可能是酒后的冲劲,良盼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虽然冷水还在洒,但感觉没点用!

阮君琛凝视着她,没有说话,修长的腿径直走过去,一只好看的手生硬地将她额前的刘海拨开。

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良盼不禁地,心咯噔了一下,惊慌的抬眸,却撞进一双深邃,淡冷地让人可怕的眸子里。

不带一丝感情的……

“你是、服务……生,是嘛?”该死的药又开始发作了,眼前的男人突然变得模糊起来,越看越觉得像顾莫年……想到这里,良盼不禁鼻头一酸,软声低语道:“喂……不喜欢我直说嘛,你就是看不惯我,是不是……”

眼眶蓄满了泪水。

第三章:

阮君琛不由得心一软,眼眸便有了些许暖意。

有着浅浅茧子的指腹摩擦着她的脸颊。

“阿盼,你让我拿你如何……”

迷迷糊糊地良盼倏地感受到眼睛上一阵湿润,带着缠绵反侧……起初是轻柔,可越后却是急促霸道,带着与生俱来的粗野,带着男性独有的荷尔蒙气息渲染开来。

良盼早就被吻得七荤八素了,突如其来下身的疼痛让她不禁咬紧了自己的下唇,断断续续地呜咽声。

不知道何时耳边传来的低沉带着压抑地嗓音:“阿盼,要记得,我叫阮君琛。”

一夜放纵。

良盼有些迷糊的睁开了双眼,怔怔的望了一眼天花板,身上下面没有一处是不酸痛的,就像是被车子辗轧过一般,骨头都感觉要散架了。

心里猛地一惊,怔住。

侧头,看到的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五官分明如雕刻般,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坚毅挺拔的鼻梁,微有些凌乱地头发,平添了些诱惑。

脑袋似乎是有什么爆开,有些疼痛,闪过一些画面,待清醒之后,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丝缕未着,青青紫紫地痕迹,无不显示着,昨晚发生一场怎样地暴行。

眼瞳猛地一缩,迅速扯过被子遮在身上。

许是,感应到了目光,一双深邃幽暗的双眼蓦然睁开,锐利如鹰隼的目光落在良盼的身上,看着她眼眶微微有些红,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凤眸掠过一抹促狭的笑意。

“你……我……”泛着水光的嘴唇一张一合,眼眸泛着雾气,好似这眼泪下一秒就要落下。

男人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弯腰挑着衣服。健硕的胸膛,古铜色的炽裸身体在耀眼的阳光下令人目眩。

面对着猝不及防的美好春光,良盼不禁地面红耳赤,紧张的顿时说不出话,飞快的拿起被子就往眼睛盖。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们会上床?嗯?”男人低沉略微带着点沙哑地嗓音响起。

尾音上翘,辗转缠绵。

这声音简直能让人怀孕,良盼不禁用小手盖住了耳廓。心念着。

真是妖孽。

清澈透亮地眼眸瞥了一眼他。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伟岸道然的。

可怎么感觉从他口里吐出来,就是感觉很邪恶……

想起昨晚,好像还是她硬要这个男人服务的,红了红脸,低声道:“那个……我会负责的。”

听到这句话的阮君琛不禁抚额,眼眸深沉得很,心里早已灌满了笑意,表面上却还是淡漠清冷。

良盼瞅了一眼,见他没什么大反应,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良盼吗?良大美人诶,不禁气恼:“这样吧,你要多少钱!”

阮君琛穿戴好衣物,迈步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巧小缩成一团的她,骨节分明而整齐地手指勾起她的下颚。

看着倏地逼近的俊脸,心猛地加速,喘不过气的感觉。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看着微怔的她。

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冷魅邪气地淡淡说道:“我这个人,什么都缺,可就是不缺钱,嗯?”

旋即,便尊贵优雅地迈步走开。

听着男人拒绝她的话语,心里冷讥,不要钱,这种服务生,气质还真高傲,冷冷说道:“那你要什么?”

即将出门的阮君琛脚步一顿,紧接着修长的手指将门打开,清高孤傲地背影显得异常高大,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房间。

“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第四章:

良盼看着这一屋的旖旎,空气中还泛着暧昧地气息。

昨天晚上,自己可能真的过了。

顾莫年,你当真不要我吗……旋即,唇畔勾起一抹冷笑。

眼眸掠过一丝阴狠,这世界上,只有我良盼不要的东西。

支撑着酸痛的身子跑去浴室,热腾腾的水雾将整个人都浸润,白里透红的脸蛋,透着无限风情,白皙的手指攥着沿边,骨节泛着白。

蓦然,脑海里又想起刚才那个男人,他长得好像不比顾莫年差,甚至比他还要好看。

他叫什么来着?

‘叮叮叮’手机铃声从地板响起,断掉了思绪,眼眸瞥了一眼。

心中冷笑。

良梦菲啊,果真是我的好妹妹。

衣物早就被撕扯烂了,门口出现轻微的声响,一道清润地声音传来。

“小姐,刚才有位男士叫我给您送来了衣物,放在门口了。”

待到彻底没了声响,一只手悄悄伸出去,拿来了衣物。

她是娱乐圈的小花旦,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

南庄苑良家内

一位相貌堂堂,五官刚毅地男子坐在沙发上,一双久经沙场地眼眸此时泛着严厉怒气。整个客厅弥漫着硝烟怒火。

良盼慢悠地停好车子,看着早已开好的大门,心里不禁冷笑。

脚步缓慢的走进客厅。

“大小姐,回来啦。”容妈是良家几十年的管家,长居这里,从小便待她非常的好。

微微颔首,眸光就瞧见沙发那边的阵势。

“你还知道回来!!”一道威严十足地低吼声响起。紧接着,又是清脆的玻璃声音,划破了这安静地气氛。

“说好了不生气嘛?这孩子有时候心情不好,去那种地方发泄发泄也是好的……”一直站在男子身边的那位雍容华贵,端庄华丽的梁舒劝解着,脸上尽是有些责怪。

这话表面上听上去是在帮她,可这明显就是话里有话。

这不相当于又提醒了一番良有国

“哦,那良太太这句话是在说我闲的无事?”厉狠地眸光直逼着梁舒,冷冷的道。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还有没有家规,你看看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尽干些伤风败俗的事,真是丢尽了我们家的脸!”

胸里的怒气一齐直逼出来,眼睛怒红,猛地站起来,手臂紧握着那根家规棒冷盯着她。

良盼可不怕这一招,休闲的将手机甩至沙发,紧接着她自己悠闲地坐着,弯月般的黛眉微微往上一挑,似乎透着骨子里的浪荡气。倔强的小脸上尽是不屑。

“那你说说我干了那些事?”一句不轻不重似乎冷屑地语句飘出来,还专注的摆弄着自己的指甲。

倏地,漆黑明亮的眼眸一眯,淡漠的望着面前这两位,一位是自己的父亲,一位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父亲!呵!

他们何时当自己是他们的女儿。

“姐姐,你回来了!”一声甜美带着喜悦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是她良盼的好妹妹良梦菲,她生的也是好看的,细眉大眼,皮肤白皙,下巴像是削刻过一般尖,樱桃般地小嘴,粉红的。

可长得一副好看地脸又能怎样呢,心还是一样地丑陋,扭曲了她的脸。

第五章:

良盼用几乎不可闻地声音‘嗯’了一下,连瞧都没瞧一样良梦菲。

甜美的笑容微顿,随即恢复,优雅地走到良盼身边,眼神溢出来的嫉妒。

凭什么她良盼可以长得这样好看,凭什么她是娱乐圈都等着长大的,凭什么连顾莫年都要跟她结婚,凭什么。

恨意使她的手指攥紧,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

佯装一副毫不知情的天真模样,欢喜的跑到良有过国的身边,小声地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梁舒一看见自己的女儿,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连忙拉着良梦菲的小手,坐在一旁的沙发。

“你自己看看吧,你干的好事!”许是良梦菲的出现,良有国的脸上闪过一丝松懈,手里猛地甩出一张张的照片丢在茶几上。

良盼没有去看,反倒一双美腿搭在茶几上,冷漠淡静地陈述:“不就是个服务生吗?这能说明什么?还是说我亲爱的良爸爸亲眼看见我跟他们上床了?”倔强的小脸往上一仰,唇边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讽。

“你……你,这种话也是你女孩子能说的出口的,真是家门不幸,生了你这么个败坏家风的畜生!!”良有过作势就要一巴掌猛地拍下来。

眼疾手快,一只手一把握住,良盼一双美眸充满了鄙夷,心中不屑,冷笑一声:“爸,何时承认过我是你女儿?败坏家门是嘛?你说说,你不分青红皂白,不知道是哪个造谣的人拿出照片给你,你就信她?那我还真是要感谢她!”

良有国听着她这话,神色有过一丝恍惚,但又看她这痞里痞气的样子,心中一气结。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跟爸爸说话?”娇作柔美地声音自良梦菲嘴里出来。

坐在一旁的梁舒也是一脸冷漠,仿佛这个被骂的女儿是个陌生人。

良盼早就习惯了,有时候她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容妈以及所有的仆人都说,她是正正经经地出自太太的亲生骨肉。

从小,有什么好的东西,都是先拿去给良梦菲,她只能看着。

良梦菲与她一起进的娱乐圈,梁舒虽然是个老导演,但在娱乐圈有不少关系,可梁舒只帮助良梦菲。

而她良盼只能一步一步的靠自己,就算无数受伤,也从未换来她一抹关心。

心早就凉了,再也捂不热。

“哦?难道是妹妹告诉爸爸的?”良盼带着一抹冷笑,尖厉地直直盯着良梦菲。

良梦菲有一瞬间被那一抹笑容冷到。

她有什么好怕,作势,挺起腰,无辜的眼睛里聚集了水汽,泪水盈满了眼眶,可就是不让那眼泪掉下来,就是这模样,最让人心生怜惜。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无辜又柔软的声音。

良盼心里冷冷的笑道,难道你就只会哭,也就顾莫年还有这良家这一伙相信你。

“梦菲,对不……起,你姐姐我不是故意,只是……只是气急了……”比起哭,良盼还真是比她演得好,长而翘的睫毛沾着泪珠,眼眶迅速微红。

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清脆而又微低哑地声音。

良梦菲却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招,脸上微微怔楞,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出口。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