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若你回眸情犹在》苏梨绯顾云声_苏九九小说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若你回眸情犹在》是由“苏九九”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苏梨绯、顾云声,苏梨绯梦寐以求的婚姻被一个陌生男子毁了,还毁了她的清白,相识八年,连句解释未婚夫都不愿听。

《若你回眸情犹在》苏梨绯顾云声_苏九九小说

第一章你真让我恶心

欧式风格的房间内,棕色绒布窗帘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照射在地上散乱的女性内衣上,内/衣前的地毯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一堆男女的衣服,Kingsize的欧式立体雕花床上,躺着两抹睡容安详的人影。

感觉到脸上灼热的光线后,左侧的女人拧着秀眉抬手挡了下阳光,闭着眼睛不悦的翻身背对阳光,几秒过后,她猛地睁开眼睛,伸手扯了下被子,随即怔了几秒,未等她做出下一步反应,却感觉数道闪光灯冲着她疯狂的亮了起来。

苏梨绯万分惊恐的扯着被子坐起来,一边捂脸一边对着门口的记者尖叫:“你们是谁?你们怎么进来的?”

挤在门口的5、6个捧着相机和话筒的人兴奋的争先恐后冲进来,将手机对准苏梨绯开始疯狂发问:

“苏小姐,请问你身边这个陌生男人是谁?”

“苏小姐,你多次在公开场合示爱沈墨浓,现在却在结婚前夕与陌生男人相约酒店,是因为沈总和外界传的一样某方面障碍吗?”

“苏小姐,沈总知道你和这个陌生男人的关系吗?”

“苏小姐……”

陌生男人?

苏梨绯一边用胳膊挡着脸,一边扯着被子护着胸前,推搡之际她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然后猛地放下胳膊,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张陌生的脸,男人似乎没有听到房间的动静,依旧合着双眼在熟睡,但即使是睡容,苏梨绯也认得,他不是沈墨浓,她昨晚明明收到了沈墨浓的短信,为什么醒来之后旁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

“苏小姐,你和沈总两周后的婚期还会举行吗?”

“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给我出去!出去!”苏梨绯崩溃的用一个胳膊推搡着几个人,但他们却挣扎着将手机塞得离她更近,苏梨绯扯着被单,不管不顾的挣扎着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间。

听到身后记者们追上来的声音后,苏梨绯钻进了酒店走廊尽头的安全出口,宽大的被单将她绊倒,径直从楼梯台阶上滚了下去,追上来的几个记者面面相觑了一番后,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找他们来的人只说要视频和照片,现在东西都到手了,毕竟苏梨绯现在还是沈氏名义上的少夫人,万一沈墨浓不计前嫌,知道他们将苏梨绯逼成这样秋后算账,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苏梨绯顾不上被磕破的膝盖,挣扎着爬起来,被单被踩下脚下全部滑落,苏梨绯低头看到胸前的斑驳痕迹后,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下来。

她为沈墨浓留的处/子之身就这样没了,还是跟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男人。

苏梨绯在楼梯间坐了许久,鼓起勇气预备回房质问男人时,男人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苏梨绯胡乱的穿上衣服,拿起床头柜的手机想打电话向沈墨浓解释,却发现手机关机。

她一边开机一边下楼,走到大厅远远就看到酒店门口挤满了一堆记者,那些记者看到苏梨绯后,疯了一般推开保安全部一拥而入,瞬间就将苏梨绯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小姐,你房间的陌生男人呢?”

“苏小姐,外界传闻你和沈总的婚姻是一场炒作,你承认吗?”

“苏小姐……”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和沈墨浓是真心的!”苏梨绯握紧双拳竭尽全力对着周围的人大喊。

记者置若罔闻的继续推搡,“那你房间的陌生男人呢?单纯炮友吗?”

‘炮友’这两个字像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苏梨绯最后的防线,她怒目圆瞋地大喊,“谁说的?”

她挣扎着想找出提问的记者,却发现所有的记者都一脸嘲讽的盯着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苏小姐,如果觉得话不好听,你可以解释一下孤男寡女全身赤裸的在酒店房间醒来这件事!”一个年轻的女记者鄙夷的盯着苏梨绯挑眉。

“你……”苏梨绯想上前动手,却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摔倒在地,苏梨绯想起身,那些记者讽刺的目光却像一颗颗钉子飞速向她飞来,将她钉在原地,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

她就那样目光涣散的怔在原地,直到一股力量将她拉起来,随即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今早的事我会亲自给各位一个交代,我们不是受人瞩目的公众人物,私生活也应该保护,希望各位能停止散播不实谣言!”

苏梨绯木然的缓缓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后,感觉像抓到救命草般欣喜的低低唤了一声:“墨浓……”

他来了!他知道她出事,特地来为了她亲自出面解释了!

沈墨浓无视苏梨绯欣喜的呼唤,目光连侧都没侧一下,就拉起她的手将她拽出了酒店,记者们见沈墨浓的表情不怎么好,也只能作罢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

苏梨绯家的建材市场虽然做的很大,但知名度毕竟比不上沈氏,而且这位沈家唯一的公子哥性子是出了名的冷,有些杂志社还拿着沈氏的赞助,将事情弄得太难看对谁都不好。

走出酒店后沈墨浓就迫不及待的松开了手,停在门口的迈巴赫车门已经被打开,沈墨浓无视苏梨绯率先大步上了车,苏梨绯盯着车内冷漠的将脸转向一旁的人,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最终凝结。

他看到新闻了,他不是来帮她解围的,只是为了维护沈氏的面子。

一旁的助理见状,轻咳了一声,低声提醒,“苏小姐,酒店正门口不宜停车太久!”

苏梨绯收回思绪,转头看了一眼酒店大厅,迈开步伐上了车。

车子启动的瞬间,她就忍不住看向那张侧脸,即使只是侧脸,也挡不住他浑身散发的英气和贵气,原本很普通的黑色西装穿在他身上,却依旧完美的像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苏梨绯从开始就觉得,如果现实中有白马王子,那一定是长成沈墨浓这样。

犹豫了许久后,苏梨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解释,“墨浓,昨晚……我……”

未等她的话说出口,那张俊脸缓缓转向她,目光犀利的射向她的脖颈,苏梨绯像触电般下意识的伸手用力捂住脖子。

她不敢确定沈墨浓在她的脖子上看到了什么,只感觉他讽刺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墨浓……”苏梨绯用力捂着脖子,声音不由自主的带着些许颤抖。

“苏梨绯,你真让我恶心!”

第二章 荡妇光环

“苏梨绯,你真让我恶心!”那张薄唇动了动,温柔又讽刺的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墨浓!”苏梨绯的歉意化为惊愕僵在脸上,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双充满厌恶的双眸,嗓子眼像是被异物卡住一般迟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她才红着眼眶咬牙,“我是被人冤枉的……”

他在厌恶她!她垂死挣扎,期待着他能改变态度,至少不要用那么嫌弃的表情看着她。

“哼!”那张薄唇勾出一抹蔑视的笑:“我们从开始协商的时候就说过我不会碰你!所以,你和谁睡都无所谓,但是,没想到你表面永远一副清纯无害的样子,内心却这么火热奔放,我们的协议是不是委屈你了?”

“我没有!”苏梨绯感觉有一股怒火堵在胸口,让她忍不住爆发着尖叫大喊:“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昨晚我收到了你的短信,是你让我去MISS酒店,你看……”

苏梨绯死死的咬住嘴唇,忍着眼泪,用力按着手机的开机键,手机却像故障一般,一直黑屏,任由她怎么摆弄都不肯亮起来。

自从十八岁生日她对他一见倾心后,别说是清白,就连初吻她都小心翼翼的为他留着,希望他有一天转头的时候能看到她,为了嫁给他,她甚至不惜捐出一颗肾脏换取三年的契约婚姻,只希望能感动他,虽然知道他对自己没有爱情,可是他们也认识了8年,他竟然这样冤枉她!

沈墨浓平静的盯着那张脸,丝毫反应都没有,似乎完全不在乎她的解释,在心中已经给她戴上了‘荡妇’的光环。

苏梨绯握紧手机,红着眼眶盯着那张俊脸咬牙,“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要过来?”

他完全可以将她扔给那些记者,让他们骂她,为什么要特意过来帮她解围?

沈墨浓冷笑着不答反问:“你知道公司的股份因为你的这顶‘绿帽子’跌了多少?”

语毕那双黑眸睨着那张委屈的小脸继续嘲讽:“如果这么怕丢人,可以在沈氏旗下的酒店解决,那样,至少我还会帮你解决,现在这样,哼!”

苏梨绯感觉左侧的刀疤在隐隐作痛,但却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

车很快停在了沈家在郊区的别墅,苏梨绯看到对面的别墅后,全身一抖,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为什么来这里?他是想借机取消他们的婚事吗?

沈墨浓捕捉到苏梨绯的恐惧后,推开车门哼笑,“是妈让你回家的!”

言下之意,就是待会无论谁说什么,都跟他没有关系。

苏梨绯不由自主地握紧双拳,盯着那张成竹在胸的俊脸,感觉有一阵寒冰从她的脚底直直钻进她的心里。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待会李雅岚要说什么了。

洋装淡定的走进沈家后,果然,除了沈墨浓的父亲沈易和母亲李雅岚之外,还有面色铁青父亲的苏沛和幸灾乐祸的继母许敏柔。

苏梨绯死死握着手机,竭力掩饰住颤抖看向沈易率先开口试图解释,“爸……”

“伯父!先吃降压药吧!”餐厅方向一道清丽的女声打断了苏梨绯的声音,她转头,看到那抹端着托盘走过来的人后,怔了几秒,然后忍不住咬牙,音量也忍不住陡然抬高,“施安琪!你为什么在这里?”

话是在问施安琪,目光确实转向了一旁一脸心疼的沈墨浓,然后心下一沉。

是他叫她来的吗?为了在父母面前解除婚约之后宣布娶她?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她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吗?”李雅岚冷着一张脸看向苏梨绯蔑笑,“且不说你没进门,就算你进了门,谁能来沈家也不是你说了算!”

“妈……”

“不要叫我妈!”李雅岚一脸厌恶的拧起秀眉,“做出这种事,你还有脸叫我妈!”

“对不起!伯母、梨绯你别生气,是我错了,我只是担心你们的情绪,才过来看看,我先走好了!”施安琪一脸歉意的将托盘放在茶几上,转身就要离开,却被一旁的沈墨浓握住了手腕摇头,“安琪!该走的人都在这里,你何必看人眼色!”

“呵!该走的人?”苏梨绯看向那张俊脸冷笑。

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说心里话了吗?

未等沈墨浓回答,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啪!”

苏梨绯原本就不舒服,也没有任何防备,这记耳光瞬间将她扇倒在地,她跌坐在地上,连捂脸的动作都忘了,只是难以置信的盯着苏沛那张怒不可遏的俊脸。

从小到大,即使父亲没有表现出过分喜爱她,但是也从来没有动过手,现在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

“你做对什么了?在这里瞪着我?我们苏家上下这么多年,就没做出过这么丢人的事!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墨浓吗?”苏沛疾言厉色地指着她大声呵斥。

“梨绯——”施安琪挣脱开沈墨浓的怀抱惊呼一声大步冲过去,附身去扶苏梨绯,她一脸心疼的转头看向苏沛蹙眉,“伯父!梨绯她肯定不是故意的,您干嘛动手!”

“你走开!”苏梨绯用力推开施安琪,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盯着那张担忧的小脸冷笑,“我的事不用你管!如果你真的关心我,这种情况下还来沈家是什么意图?”

“梨绯!我只是担心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施安琪眼眶微红,一脸委屈的转头看向沈墨浓,沈墨浓见状走过去将施安琪扶起来蹙眉,“不识好歹的女人,不用理会她!”

“墨浓!你别这样说,梨绯她肯定是有什么隐情……”施安琪依旧红着眼眶帮苏梨绯说话。

一旁的李雅岚面不改色的冷笑着扯了下嘴角。

苏沛这个老狐狸,倒是会先发制人,出了这种事,他一个耳光就想博可怜,让他们沈家重新接纳这个丫头吗?

一直缄默不语的沈易见状面无表情的冷声道,“无论什么事,动手都没有必要!”

“是!是!是!沈老说的是,我这不是生气嘛!是我没有管教好女儿!”苏沛赔着笑对着沈易连连鞠躬。

苏梨绯看向一旁拥着施安琪的沈墨浓,冷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咬着嘴唇忍住眼泪看向苏沛冷声道,“昨晚的事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收到了沈墨浓的短信,才去了酒店,手机就是证据!”

“是吗?墨浓,你昨晚不是跟我……还有李总他们在一起吗?你什么时候给梨绯发消息了?”施安琪一脸无害的看向沈墨浓柔声询问。

苏梨绯握紧双拳,吩咐保姆给手机充电,打开手机却发现屏保并不是自己的手机,指纹解锁也不起作用。

许敏柔的表情愈发的幸灾乐祸,“呦!这是拿错手机了吧,指纹解锁不了,密码你肯定知道,就直接打开吧,没必要演了!”

第三章不小心酒后乱性

“呦!这是拿错手机了吧,指纹解锁不了,密码你肯定知道,就直接打开吧,没必要演了!”

苏梨绯跪在地上不停摆弄着手机咬牙,“你闭嘴!”

“怎么跟你妈说话的?”苏沛指着苏梨绯呵斥。

沈易冷冷的扫了苏沛一眼,将目光转向面无表情的沈墨浓冷声质问,“墨浓,梨绯说昨晚收到你的消息才去了酒店,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苏梨绯蓦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张脸。

她没有说谎,她昨晚分明收到了他的消息,她似乎隐约还记得和他喝了几杯酒,只是她的酒量太差,沾酒就倒,然后断片,才会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不求他为她说话,只要他说出实情,后面的事她可以去调查。

沈墨浓无视沈易,缓缓将目光转向苏梨绯,薄唇漾开一抹笑,“昨晚我和李总一直在会所谈生意,在场的还有三个人……”

苏梨绯的心一沉,眸中最后的一丝期待最终消失不见。

他是不是早就想好怎么说了?

沈墨浓顿了顿,又继续道,“即使是我叫她去的,难道房间的陌生男人也是我叫去的吗?为了犒劳我的‘未婚妻’?”

“墨浓……你别这样说,梨绯一向这么自律,她应该不会做出这些破格的事,也许昨晚她喝多了,不小心酒后乱性……”施安琪揪着沈墨浓的衣襟摇头。

“你给我闭嘴!”苏梨绯再次忍不住指着施安琪大骂,“破格的事?施安琪!我把你当闺蜜,你却告诉我你爱上了我未婚夫,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破格?”

两个月前,在医院,她跪在地上恸哭着求她给她一颗肾,求她救她,还说她对沈墨浓除了友情之外没有别的,只要她手术成功,就去国外,去寻找她心中的soulmate!她真傻!

“梨绯……”施安琪眸中的聚集的水汽化作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她盯着那张愤怒的小脸哭着摇头,“我今天真的只是担心你,我没有再纠缠墨浓,我只是在帮你解释……”

“安琪!”沈墨浓心疼的将施安琪拥入怀中,伸手拍着她的肩,然后目光凌厉的射向苏梨绯咬牙,“苏梨绯!你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指责安琪,上次她身体不舒服,我去酒店照顾她,她在你的同窗面前低声下气跟你解释,结果你却当着众人的面对她动手,怀疑我们有什么出格的事,今天你和陌生男人赤身裸体的在酒店被人拍照,你还有脸指责帮你说话的安琪!”

苏梨绯的最后一丝理智被他这句话彻底粉碎,她握着手机咬牙起身,对上那双嘲讽的黑眸,“沈墨浓——当今社会哪里都会留下证据,我这就去找手机查监控,如果事实是我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不用你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招惹你!”

“你……”苏沛气的想骂她,苏梨绯却握着手机转身快步离开了别墅。

沈墨浓盯着那抹倔强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冷笑。

认识这么久,他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很好欺负,总是假装乖巧的任他捏边揉圆,但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倔,这点与施安琪的善解人意及容易妥协恰恰相反,他讨厌这一点。

别墅外,刚才还碧空如洗的天空,暗色似乎在瞬间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空气中泛着一股令人难受的潮味,几分钟后,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砸落,宽阔马路上的人像是行尸走肉般毫无知觉的向前快步移动着。

马路的另一方,一辆黑色的奔驰正已最慢的速度缓缓向前移动着,驾驶座上的人透过后视镜看向身后盯着车窗外的男人,犹豫着询问,“总裁!我们要不要……”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后座的男人冷声打断,“不到时候!”

只有经历绝望,她才会狠下心握住他的手!

“是!总裁!”司机收回目光沉默着继续缓缓跟着相隔10米的人影。

十分钟过后,男人收回目光合上如扇的睫毛轻声吩咐,“叫一辆出租车来!”

司机怔了两秒后,立刻点头,“是!总裁!”

“二十分钟后,把我的手机拿回来!”

“是!总裁!”

MISS酒店大厅接待处,来往的宾客纷纷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不顾全身湿透,在跟大堂经理纠缠的苏梨绯,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在偷偷对着她们摄像。

“十分抱歉!苏小姐!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昨晚的监控故障,16层走廊和左侧两个电梯还有大堂的监控都没有录到任何画面!”大堂经理保持着微笑耐心的解释。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么巧?别的楼层都没有坏,偏偏我住的那一层和两个电梯故障,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们?”苏梨绯情绪激动的扯着大堂经理的衬衫咬牙。

“苏小姐!对于这件事我们也十分抱歉,今早已经找技术人员来修理了,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帮您调取昨晚的故障记录您看看!”大堂经理耐着性子拉着苏梨绯的手继续劝道。

一旁的保安见状走过来将苏梨绯拉开劝导,“这位女士,现在属于酒店的营业时间,如果您再闹,我们不排除会采取别的手段!”

苏梨绯置若罔闻的站在原地,双眸死死的盯着角落的摄像头。

为什么会这么巧?她分明记得昨晚她在房间里见到了沈墨浓,难道一切都是梦境?为什么感觉像是有人故意给她设下圈套一般?可是除了沈墨浓,还有谁会这么费尽心机陷害她?施安琪没有这么大的能力,这里不是沈氏的酒店,到底是谁?

“苏小姐!苏小姐!”大堂经理呼唤的声音打断了苏梨绯的思绪,她木然的回头,却见大堂经理指着她的手提醒道,“您的手机响了!”

苏梨绯下意识的低头,看到手机上亮起的陌生号码后,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听键,“喂!你是手机的主人吗?我的手机在哪儿?”

只要能找到她的手机,就能证明昨晚短信的事情了。

“你在哪里?”对面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声。

“我……我在MISS酒店!”苏梨绯的话音刚落,手机就被挂断,她按着屏幕想解锁手机,却依然无果。

五分钟后,一抹西装革履的矮胖身影走进了酒店大厅,停下脚步环视了几秒后,迈开大步向苏梨绯走了过来,躲在大堂吧内伪装客人的几个记者立刻抱着手机,用杂志遮挡着开始一阵狂拍。

苏梨绯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她没有看清楚早上那个陌生男人,难道是这个中年人?

中年男人站在她面前,目光落在她紧握的两手上,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听到响起的铃声后,指了指手机淡道,“你好!我是手机的主人!”

苏梨绯依旧紧握着手机,盯着那张冷漠的脸,犹豫着试探,“昨晚……”

“不是我!”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打断她,指着手机提醒,“我还有事!”

“那我的手机呢?”她真的不确定这个中年男人是不是昨晚的人,可是她的手机分明就在房间。

“我没有看到,你可以去房间找找!”中年男人说着抽过手机转身离开,回到车内后,他将手机毕恭毕敬的递给了后座的男人。

男人把玩着手机,漫不经心的看向大堂内怔在原地向外张望的人询问,“都安排好了吗?”

“是!总裁!手机放在了吧台,明早酒店前台的人会联系她!”

后座的男人收回目光晕开一抹满意的笑,“走吧!”

第四章一睡成名

苏梨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苏沛应该是去公司处理事情,家里只有后妈许敏柔和妹妹苏曼。

正在吃饭的苏曼和许敏柔看到狼狈的苏梨绯后,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笑,苏曼率先放下筷子起身走到苏梨绯身旁,一脸嫌弃的捂着鼻子,伸手拨了拨她因为雨水黏在一起的头发摇头,“咦——苏梨绯,你这是去垃圾场找手机了吗?”

苏梨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无视她抬脚向自己房间走去。

苏曼不依不挠地拦住她的去路继续讽刺,“怎么?成大明星了是吗?有点名气了就连家人都不愿意理了是吗?”

“呵!曼儿,别理她了,脏死了,哪个明星是靠一睡成名的?”许敏柔笑盈盈的继续接话。

“怎么不是!人家都是明着睡,我们家这位,是睡的世界全都知道了!”苏曼拍着手兴奋的大笑,“你知道现在网上怎么说吗?说她啊,精力旺盛,需求极大!哈哈……”

“啪!”苏梨绯扬手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一记耳光甩在苏曼脸上。

苏曼和许敏柔都怔在原地,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你……你竟然敢打我!”苏曼捂着左脸,难以置信的指着苏梨绯。

许敏柔也起身将苏曼护在怀中,伸手指着苏梨绯咬牙,“好啊!你个死丫头,你竟然敢动手打你妹妹!”

这个小丫头,二十年来,即使她一直给她脸色看,也都是很有分寸的从来不吭一声,今天竟然敢动手!

“哼!她要是再敢出言不逊,别说我打她,让我今天杀了她,我都敢!”苏梨绯冷着脸恶狠狠的道。

平时这母女两个嚣张跋扈就算了,今天出了这种事还来惹她。

“你……你这个小贱人,半夜两点,男人勾勾手指,你就去了,做出那种事你跟谁在这里理直气壮的喊!”许敏柔咬牙切齿的指着她呵斥。

苏梨绯盯着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眸色一沉,“你是怎么知道我昨天两点出去的?你和苏曼昨晚没在家里,说是跟朋友去外地泡温泉,我今天也没有提过我昨晚几点出去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许敏柔参与了这件事?

“我……”许敏柔的脸色一变,有些慌乱的将目光转向一旁挥手,“我胡乱猜的,怎么?不许啊?”

苏梨绯上前扯过她的衣襟,逼视着那双心虚的眸子咬牙,“乱猜的话为什么不说半夜三更,而是准确的说出两点?”

“你松开我……”许敏柔挣扎着咬牙,“我看你是疯了!”

两个人拉扯间,房间的门被打开,正在劝阻的苏曼看到苏沛后,急忙冲过去拉着他告状,“爸!你看看姐,她疯了,在这里诬陷妈!”

许敏柔见状,立刻松开苏梨绯,开始抹眼泪,“老公!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养了梨绯这么多年,她现在诬陷我!”

苏沛黑着脸上前用力扯开苏梨绯厉声道,“什么事?你竟然敢对你妈动手?”

“哼!我妈?”苏梨绯对上那双愠怒的黑眸冷笑,“如果她是我妈,就不会合伙跟别人陷害我,她刚才说我昨晚两点出去,她明明没在家,是谁告诉她的?”

苏沛蹙眉看向许敏柔,许敏柔立刻无辜的摇头,“老公,我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她真的是半夜三更去见男人!”

苏沛收回目光看向苏梨绯冷笑,“半夜三更,沈墨浓叫你去做什么?我真是上辈子造孽,才生了你这么个女儿,敏柔养了你这么多年,她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你现在还这样对她心存芥蒂!”

苏梨绯无语的盯着那张痛心的脸冷笑,“家里的财产全部都是我妈留给我的,她用我妈留给我的钱养我,倒是无私奉献了!”

“你……”苏沛气的又想动手,看到那双倔强的眸子后,指向一旁厉声道,“你给我滚出去!要是解决不好和沈墨浓的婚事,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苏梨绯盯着那张冷漠的脸看了许久,然后将目光转向幸灾乐祸的苏敏柔和苏曼冷笑,“如果被我查出来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这个家,包括公司,我会一丝不剩的全部夺回来!”

苏梨绯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疾驰的路虎内,苏梨绯双目无神的坐在原地,任由一旁的唐果用毛巾帮她擦拭着全身。

“绯绯!我今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你都关机,出了这种事,你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对不起……”苏梨绯机械的动了动苍白的唇。

唐果叹了口气,“干嘛说对不起,别难过了,你今晚先好好休息,这件事我肯定会帮你查出来的!”

苏梨绯转身,看向那张义愤填膺的小脸,微笑的同时眼泪也忍不住滑落,“谢谢你,果果,你知道吗?他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给我贴上了‘荡妇’的标签……”

想不到,到头来,沈墨浓和家人都不愿意相信她,只有这个十年之交的闺蜜,才肯相信她!

唐果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摇头,“我早说了,沈墨浓就是个不懂珍惜的渣男!还有那个施安琪,就是典型的白莲花,你还捐肾给她!”

一对狗男女,这样欺负绯绯,真是气死她了!

苏梨绯全身一抖,然后挤出一抹无奈的苦笑,“是啊!我今天刚出事,他已经带施安琪回家了!”

唐果骂人的话到嘴边,感觉到苏梨绯的颤抖,还是忍住怒火摇头,“就当我们瞎了眼,把那个白莲花当闺蜜了,不说她了,你手术完身体本来就不好,今天吃药了吗?”

苏梨绯沉默着靠在唐果肩上没有接话。

“不胡思乱想了啊!待会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去帮你查,不管是谁,我唐果第一个不放过她!”

也许是暖气太足,也许是这一天太疲惫,苏梨绯原本以为会一夜无眠,没想到靠在唐果身上,就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五章陷害她的人是他

隔天苏梨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她身旁的地上横七竖八的扔着好几个冰袋,卧室的门紧闭着,可以隐约听到客厅外传来窸窣的声音。

苏梨绯抬手摸了摸额头,烧似乎已经退了,只有全身散发着一种虚脱感,苏梨绯挣扎着爬起来,取过床头柜上唐果的手机解锁,未等她点击搜索,屏幕上已经布满了自动推送的新闻。

M城地产大亨未婚妻被爆出轨,酒店密会神秘男尺度大。

苏梨绯颤抖着点开标题,醒目的加粗标题下,连续放了4张昨天酒店床上被拍的照片,照片中的男人面部被打上了马赛克,苏梨绯的脸却就那样暴露在画面中,她滑动着屏幕,刚翻到评论的界面,手机却一把被夺了过去,唐果将手机藏在身后讪笑,“绯绯!干嘛大清早看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它不是真的了!”

苏梨绯看向那张夹杂着担忧的小脸勉强挤出一抹笑,“果果,昨晚麻烦你了……”

“跟我之间干嘛老这么客气!早饭我做好了,你快洗漱洗漱去吃饭吧!”唐果见她不再质疑看那些恶评,松了口气催促。

正准备放下手机时,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她不悦地看向屏幕,然后一愣,“绯绯!你的手机不是没找到吗?你的号码打过来了!”

苏梨绯怔了几秒,然后情绪激动的起身一把夺过手机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听键,“喂!你是谁?我的手机在哪里?”

“您好!我是MISS酒店的前台工作人员,十分抱歉,您的手机和布草卷到了一起,今天我们的服务员捡到了,您看您方不方便过来取,或者我们帮您寄过去!”

“我自己去取!”苏梨绯说着挂断电话兴奋的对唐果道,“果果!我的手机找到了,在酒店,我现在去取!”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陪你去!”

“不用了!”苏梨绯飞快的穿上衣服,“我取完手机就回来!”

苏梨绯赶到酒店时,远远就看到一群记者蹲守在MISS酒店外,她戴着唐果给她的鸭舌帽,但还是被认了出来,好在已经到了大门口,保安也眼疾手快的拦住了记者。

苏梨绯拿过手机,第一时间率先翻开了消息,前晚深夜2点多沈墨浓发来的消息不翼而飞,别的消息原封不动的都在,苏梨绯握着手机,不死心的反复查找了好几遍,无论软件或者短信息却都不见踪影。

为什么唯一能证明她清白的东西都不见了?

苏梨绯失魂落魄的握着手机向前走了几步,手机消息突然连续响了好几次,苏梨绯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短视频,她原本想删掉,看到显示的图片后,怔了几秒,然后点开视频,原本的欣喜缓缓消失不见,最终换上了阴冷。

她点开发消息的号码呼叫过去,手机那头却显示空号。

苏梨绯拨通沈墨浓的号码,手机却传来一阵忙音,她握紧手机咬牙。

沈墨浓!你不接电话,难道以为我不知道这个点你在沈氏吗?

苏梨绯看向等在大门外的记者,转头看向一旁的大堂经理,“麻烦帮我找辆车,去沈氏!”

大堂经理配合的点头从员工通道将她带到了出去。

沈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内。

一席白色吊带裙的施安琪坐在沙发内,含笑翻阅着手机的新闻,门外传来秘书急促的声音,“苏小姐!沈总在开会,他不在……”

施安琪收起手机,看到衣着凌乱闯进来的苏梨绯后,有些担忧的起身询问,“梨绯,这个点,你怎么来了?”

苏梨绯盯着那张无害的小脸冷笑,“你坐在我的未婚夫的办公室,问我为什么来,不觉得可笑吗?”

“我……”施安琪泫然欲泣的低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施安琪!沈墨浓不在这里,你何必装出这副样子?”苏梨绯盯着她冷笑着嘲讽。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施安琪现实生活中明明这么会演,去剧组试镜的时候却总是失败。

余光撇到秘书退出去后,施安琪抬头,收起刚才的楚楚可怜微笑,“是啊!我们可是十多年的好闺蜜,我何必在你面前装呢?不过有一点你误会了,不是我要来这里的,是墨浓他非让我过来陪他办公的!”

“施安琪!”苏梨绯盯着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咬牙,“你忘了两个月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怎么?又想跟我讲那套知恩图报吗?”施安琪坐回沙发内双手环胸哼笑,“苏梨绯!你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昂,我当初那么低声下气的求你,你答应捐给我了吗?其实啊,你拒绝之后我是想就这样死了不问凡尘事也挺好的,可是墨浓他就是不肯,非让你捐给我,我担心你的健康,也劝过他几次,怕影响你的正常生活,可他就是不同意,你说我除了接受还能怎么办?”

“施安琪!”苏梨绯上前扯住施安琪的衣襟咬牙,“沈墨浓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梨绯……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施安琪突然红着眼眶,神色痛苦的咬唇。

苏梨绯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一股力量拉开,她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

“安琪!有没有受伤?”沈墨浓将施安琪扶起来,心疼的上下打量着她。

“我没事!墨浓……梨绯她……”施安琪担忧的指向一旁的苏梨绯。

沈墨浓头也不回的看向门口厉声道,“陈秘书,让保安上来,把这个女人轰出去!”

“呵……”苏梨绯勾出一抹自嘲的笑,她从地上爬起来,翻出手机里的视频递到沈墨浓面前质问,“这是前晚2点酒店走廊的监控画面,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说跟几个人在谈生意的你,为什么会出现?还停留了半个小时才离开?”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到头来陷害她成为全城荡妇的人会是他!

原本以为沈墨浓会解释或者狡辩,谁知那张俊脸依旧波澜不惊的冷笑,“所以,那个男人也是我叫去的吗?”

“不是吗?”

“是又怎么样?”沈墨浓对上那双愠怒的美目冷笑,“即使这个世界上只剩你一个,我也不会娶你!”

“墨浓……”施安琪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小脸上带着担忧,美目中却满是嘲笑的看向面色苍白的苏梨绯。

苏梨绯盯着那张厌恶的俊脸,沉默了许久后开始放声大笑。

这就是她喜欢了八年的男人,这就是她甘愿捐出一颗肾脏的男人,这就是她甘愿放弃一切的男人!她真是瞎了!

苏梨绯大笑了好久,才恢复常色,看向沈墨浓扯了扯嘴角,“沈墨浓,如你所愿!”

沈氏集团楼下,苏梨绯刚走出大门口,就被守在一旁的记者围了起来。

“苏小姐,你今天是来找沈总求得原谅吗?”

“苏小姐,你和沈总两周后的婚礼还会照常举行吗?”

“苏小姐,照片里的男人身份可否透露一下?”

“苏小姐……”

苏梨绯的鸭舌帽在推搡间被挤掉,刺眼的阳光惹得她忍不住抬手挡住视线,目光正好落在了对面不远处的LED屏幕上。

画面中是女主持人甜美的声音,“据悉,BN传媒公司的总裁顾云声此次回国预备长期发展,并会在一周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真容,外界对他的外貌猜测一直褒贬不一,一周天后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苏梨绯收回目光,晕开了一抹灿烂的笑。

她的笑容惹得记者们一怔,不由自主的在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梨绯扯过一个话筒微笑道,“承蒙各位的关心,前天晚上,我睡的人是BN传媒公司的总裁——顾云声!”

沈墨浓,绿帽子是吗?那我现在就给你坐实这顶绿帽子!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