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花颜封玄奕小说_十年深宫事by唐家三个西红柿在线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主角是花颜和封玄奕的小说名叫《十年深宫事》,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虐心小说,主要讲述了花颜深爱封玄奕,最后却可悲的成了她的母妃,一场场的被好姐妹算计,被心上人误解,一次次蚀骨的疼痛和折磨...

花颜封玄奕小说_十年深宫事by唐家三个西红柿在线阅读

第一章痛吗?痛就对了

痛!

撕心裂肺的痛,自花颜下体蔓延开来,渗入到她的四肢百骸。

火红的凤凰喜袍早已被撕得凌乱不堪,与她那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压覆在她身上,与身下女子火红喜袍不同,一身黑色蟒纹绸缎的大袍子,领口早已被主人松散开来。

烛火摇曳,映照出他性感的锁骨和紧致的腹肌,古铜色的肌肤此时因情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便满载着欲火,口吻却也依旧是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啊——”花颜疼的声音都在发抖,“不要——”

“不要?”男人眸光蓦地一暗,但却只是片刻的停留,随即戏谑道,“真没想到你这种女人还能保持着完璧之身,是那个老家伙太短了,够不着吗?”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明明是带着万千恨意而来,却不曾想,她那份紧致的美好,竟让他有几分失神。

侮辱性的语言让花颜羞愧不已, 泪水布满了她的脸庞,她拼命摇着头,头上的珠钗散乱,她知道,此刻的自己看起来像个疯子。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哭泣而停下,反而愈战愈勇,痛苦,就该是属于她的。

花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曾经,她是多么渴望永远与他在一起,而此刻,她只想逃离。

纤细的腰肢被他捏的淤青。

“不要,玄奕哥哥——”太疼了。

啪——

一个巴掌,打断了她所有的哭喊。

封玄奕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力道之大,捏的她生生发疼。

“记住,你花颜卑微如泥,即便飞上枝头也命如草芥,你没资格叫本王的名讳,因为,本王觉得恶心!”

花颜不知道是如何度过那晚的,只知道第二天被秦公公找到时,自己在一处被废弃的宫殿里,衣衫凌乱,浑身都是封玄奕留下的深红色印迹,那是他的故意为之。

皇后的桂冠被扔在了床脚下,喜袍撕裂,形同虚设。

床榻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似乎在提醒着在场所有人,他们皇后的身子,在新婚第一夜被人给毁了。

“赶紧给娘娘整理整理,送回内宫。”秦公公尖着声,没好气的吩咐了一句。

本以为花丞相这次会因女儿成为一国之后重新受到重用,却不想这花家唯一的女儿竟如此不自重。

从古至今都没有哪位皇后会在封后当晚离奇失踪,找到时,竟已是与别人私通后的残花败柳。

同时,奕王府的花厅里。

封玄奕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嘴角是冷酷无比的残笑,“花颜,本王送你的‘新婚大礼’可还满意?”

‘啪’的一声,酒杯应声破裂,“日后,我将每日送你花家一份‘大礼’。”

花颜被宫女带到乾宁宫,还没站稳,就被当今圣上封裕一脚踹在地上。

“皇上息怒。”秦公公想要拉住封裕,却被他一把甩开。

虽说已年过花甲,但封裕身体却算硬朗。

他两步走到被踹在地的花颜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衣领,“贱人,你可清楚自己的身份?”

花颜咬着唇,不语。

封裕冷哼了一声,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说好听点,你是孤刚立的皇后,说难听点,你就是一个玩物。本念着花翎海敬忠为国,你有几分姿色,却不想你竟这般不知廉耻!”

说完,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花颜还来不及惊呼,就被拍在地上,嘴角渗血。

“说,奸夫是谁!”

他可没忘记,昨日是的封后大典,而他的新皇后却在大典之后不知所踪,今晨找到时,却是一副淫乱过后的模样。

如今宫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当今皇后在新婚之夜背着圣上,与人私通。

“没有奸夫。”嘴角的血渍越来越多,花颜索性不去理会。

昨日从封后大典上下来,一个小太监过来递给她了一张纸条——‘戊时,桃林。’

短短四个字,她知道,那是他的笔迹。

自他去了北疆莽荒之地,已是多年未见,如今,他回了,没有任何思考和猜疑,她去了。

她的玄奕哥哥说要送她一份‘新婚大礼’,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他的这份礼,真的很重。

“看来孤不用点刑,你是不会老实交代了。”封裕大手一挥。

正在这时,守门的小太监进来,“禀报皇上,奕王求见。”

“他来干嘛?”封裕问道,那是他最不疼爱的儿子,封玄奕。

“奕王说难得回京城,特地来向皇上请安,并有珍品相送。”

封裕凝眉,封玄奕确实已经被他扔在莽荒封地不管不问了多年,也是这次封后大典,他才特地赶回来。

封裕扫了地上的花颜一眼,“让他进来。”

封玄奕进来恭敬的行了个礼,全程没看地上的花颜一眼。

“你说有‘珍品’相送?”

封玄奕一个手势,让身后的随从将‘珍品’呈上。

“蛮荒之地,没什么珍奇异宝,儿臣却意外得到一件神奇的‘兽裘披风’,想来父王会喜欢,便带了回来。”

封裕向来对离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闻言,立马让一旁的宫人将其拿了出来。

“这是一件‘兽裘’,能御寒,”封玄奕雕铸般的容颜上释放着一抹残忍的笑容,“但一旦接触到人皮,便会永远的黏贴上去,并且越挣扎粘的越紧,深入血肉,最后与人合为一体,使人变成兽。”

跪在地上的花颜不禁抬头看向他,明明是残忍至极的话,却被他说的云淡风轻,莫名的,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封裕果不其然的笑了起来,“得此‘宝贝’,将来谁若惹怒了孤,孤便将这身‘兽裘’套在他身上,让他永世为奴兽!”

封玄奕笑了笑,眼角瞟到了跪在地上的花颜,“这不是我大周的新皇后,本王的母妃殿下吗?何以久跪于地?”

不得不承认,八年未见,眼前的花颜已是出落的亭亭玉立,褪去了当年的骄纵稚嫩,多了份半熟的沉稳与妩媚。

第二章半兽人

“她那些伤风败俗的事,你不知道吗?”一提到花颜,封裕立马敛起笑容,“你不会是让本王将这‘兽裘’赐予她吧?”

封玄奕勾起唇角,却笑不及眼,“母妃敢于封后当天做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辱国体君威之事,绝不能姑息,”他转头,对上花颜一双惊恐的眼睛,“但儿臣认为,子不教父之过,这身‘兽裘’礼应赐给母妃的父亲,花丞相,也让百官清楚君威不可触犯,以儆效尤。”

“好,就按奕儿的意思去办。”

花颜是花翎海的女儿,是他敬奉给自己的皇后,现在他的人出了状况,他当然要率先受罚,“来人,将花翎海带上来。”

“啊——”

兽裘被滚烫的热油淋过,花翎海被带上来,扒光朝服披上兽裘时, 发出了撕裂的惨呼。

花颜几欲疯狂,可换来的只是封玄奕一抹轻蔑残忍的笑容。

他将她桎梏在怀里,低声柔语,“怎么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受辱痛苦,心是不是很难受?”

花颜愤恨的看着他,“我要告诉圣上,昨晚让我破身的……”

“本王的好母妃,‘’不等她说完,环在她腰上的手猛力一掐,将她打断,”若你想花氏全族都变成半兽人,本王不介意再多准备几套‘兽裘’。”

花翎海披上兽裘,扔进了地牢,而花颜也因‘淫秽之罪’,被一同关押。

她被封玄奕钉在牢房刑架上,铁链如五马分尸一般,紧紧的拉扯着她的四肢和脖子。

衣衫撕裂,全身都是被地牢侍卫用泡过盐水的马鞭抽打出来的血痕。

“为什么……”

她心心念念了十年,为他吃斋念佛了十年,为何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恶魔?

“为什么?”封玄奕笑了笑,“或许,因为你姓花吧。”

说完,猛力的将她头一甩,脖子血痕之处又是一阵灼心的疼痛。

而花翎海此刻也同样被铁链栓拴着,他疯狂的挣扎谩骂,“封玄奕,老夫当初就不该放走你,你天生卑贱,宫奴所出,有辱圣上尊贵的皇家血统,你母系族人都该死!”

宫奴所出……

封玄奕这一生最恨这四个字。

“爹爹别说。”

封玄奕整个人都冷了下来,瞅着花翎海,“本王乃当朝四皇子,你一介臣子,竟敢大嚣本王‘天生卑贱’?看来你这张嘴是不管不行了,来人!”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黑衣护卫立马上前。

封玄奕一把拉住花翎海伤口上的铁链,伤口被勒的血肉模糊。

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一只‘半兽人’竟还能口吐人语,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花颜愣住, 她忍着剧痛,声线因疼痛而颤抖,“王爷息怒,爹爹不是有意冒犯,还请王爷莫怪,花颜愿为奴为婢,替父受罚。”

“为奴为婢?”封玄奕闻言冷笑,挑起她的下颚,低头凝视,“母妃如今贵为一国之后,为奴为婢,这不是折煞本王吗?”

他抚过她的泪珠,“别哭,儿子千里迢迢从塞北赶回,就是为了祝贺母妃飞上枝头,荣登后座。本王依稀还记得,孩童时期,这张小脸可是经常出现在本王面前,追在本王身后,说此生只做本王的王妃呢,啧,怎么一转眼,竟成了本王的‘母妃’,真是造物弄人啊。”

“过去是花颜不懂事,烦扰了奕王殿下,还请殿下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

花颜本是一句自嘲的话,但在封玄奕这里听来可就不是这个味了。

他认为花颜的意思是,她曾经疯狂的迷恋自己想要嫁给自己,都是因为年幼不知事,现在长大了,懂得了权衡利益,所以选择了他的父亲,当今的皇帝!

封玄奕莫名一股不耐,一把甩开她的脸,“还等什么,给本王用刑!”

一声令下,花翎海传来惨痛的叫声,一个烧的滚烫的铁烙,狠狠的烫在他的嘴巴上。

花翎海顿时双瞳都鼓起,痛苦让他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

“不要!”

看着父亲如此受刑,花颜比自己受刑还痛苦,她疯狂的想去拉开施行的官兵,却无奈四肢全被刑具拴住,脖子上的铁链,越挣扎,勒的越紧。

“封玄奕,为何要这样!”

她几乎嘶吼出声,她不明白,不要她的人不是他吗?最后的一封信里,决定彼此陌路的人不是他吗?

十年的分离,他们还未好好感受这份重逢,她还有好多的话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为何他竟变得如此恐怖,步步紧逼?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禀报,“秦姑娘——”

“秦姑娘?”花颜被拴在邢架上,脑子里莫名的一阵空白。

未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一个身着鹅暖色纱裙的窈窕身姿微微低了低首,进了牢房。

四目相对,花颜水眸一亮,“落雪!”

竟然是落雪,差点忘记,她当年是跟着封玄奕一起去的,如今,自然是要和他一起回来的。

落雪答应过她,一定会帮她好好照顾封玄奕,太好了,她来了,她会帮她向封玄奕解释,。

她不相信封玄奕还会残忍的对待她和父亲。

而就在这时,封玄奕方才还冷若冰霜的面瘫脸,瞬息全无,疼惜备至的将落雪一把拉进怀里,柔声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乖乖呆在王府等本王回来吗?你身子不好,怎么受得了这地牢的寒气?”

乖乖等着本王回来?

你身子不好,怎么受得了这地牢的寒气?

花颜顿时觉得浑身冰冷,他们这是?

第三章未来的奕王妃

秦落雪身子一扭,轻轻推开桎梏在她腰间的大手,“大骗子,答应过我不能随意伤害颜姐姐和花伯父的。”

话语是责备,语气却娇噌无比,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任谁都能感受出来。

“秦落雪,你在干嘛?”花颜彻底蒙了,不禁吼道,“你不是答应我……”

“放肆!”

不等她说完,封玄奕直接将她打断,“亏雪儿还天天记挂着你,处处为你着想,你竟对她如此无礼,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杀她?

昨夜他们还抵死纠缠,她曾为了他连命都差点没了,如今却换来这样一句话。

“好了玄奕,”落雪柔软的身子再次钻进封玄奕的怀里,“我和姐姐好久没见了,你不要这么凶嘛,就不能让我单独和她呆一会,叙叙旧吗?”

封玄奕宠溺的允诺了她,却在临走之前警告花颜,若再敢对雪儿出言不逊,即便她贵为皇后,他也会毫不手软的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封玄奕将花颜扔进另一间牢房,并撤掉了所有守卫,只因秦落雪说想和昔日的好姐妹一起无所顾忌的聊聊私房话。

而她这‘昔日的好姐妹’此刻依旧被五马分尸一般的锁在刑架上。

花颜抬眸,“秦落雪,你是否欠我一个解释?”

当年封玄奕被发配北疆,她收到消息,荣贵人蒙受恩宠,有人要置她和年幼的四皇子于死地。

年仅十二岁的她想都没想,盗取了父亲的令牌,带上十名亲卫队,与当时同龄的秦落雪一起,日夜不歇的赶了两天两夜的马车,总算赶到卞城城郊。

而当她们赶到时,已是一片狼藉,封玄奕与其母容贵人倒在血泊里,四个贴身下人早已命丧黄泉。

贺将军,封玄奕唯一的小舅,拖着一条被折断的腿,与仅剩的几个亲兵还在与黑衣人浴血奋战。

黑衣人有备而来,各个都是顶尖高手,他们的目标主要在年少的皇子身上,几乎刀刀都刺向他。

贺将军奋力挡在他身前,为他挡下无数刀,封玄奕才不至于亡命。

花颜立即让亲卫队上前帮忙,而自己和秦落雪则去救封玄奕和荣贵人,封玄奕当时已陷入昏迷,满脸是血,嘴里却默念着母妃的名字。

无奈寡不敌众,杀红了眼的黑衣人冲破亲卫队,一剑刺向封玄奕,花颜想都不想,立即扑上去,挡在他身前。

锋利的剑刃直直的刺穿花颜的小腹,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衫,与身下封玄奕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他睁开了眼睛,染血的指尖摩挲着他年轻英俊的脸庞。

“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嫁你为妃。”

后来的事情她记不得了,只记得昏迷之前,她求着将门出生的好姐妹秦落雪代她守护封玄奕,护送他到北疆,而自己则被唯一活下来了的亲兵带回府邸。

由于伤势严重,花颜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个月,再睁眼时,却被告知,子宫已被刺穿,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修复。

为了他,她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后来的日子里,秦落雪从每个月一封书函,到后来每年一封,会告诉她封玄奕的情况,让她知道他安好。

而就在去年,也就是最后一封书函里,秦落雪告诉她,封玄奕已有心上人,即刻将会完婚,让她不要再等。

全信寥寥三十六个字,却字字诛心。

从十岁起,她就爱恋着他,如今已过双十,她等着做她的王妃等了足足十年。

她以为终会等到他的那一天,但她却忘了,她早已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或许穷尽这一生,她都无法为他的爵位增添一子半女的继承人。

父亲说只要她愿意放弃封玄奕,成为大周的皇后,服侍圣上,为家族增添荣耀,他便可保封玄奕在北疆一世长安。

她接受了现实,在父亲又一次提出让她嫁给老皇帝时,她没再抗拒。

若这一生注定无法陪在你身边,那么身边是谁,已经不重要。

眼前的秦落雪亭亭玉立,锦衣华服,与这肮脏黑暗的地狱牢笼格格不入。

十年的时光,她从一个失去双亲的落魄小姐转身成了一位高贵美艳的俏佳人。

此时的秦落雪如一只高傲的天鹅,打量着眼前浑身是血,衣衫凌乱的花颜。

半晌,终是忍不住笑了,“花颜啊花颜,没想到你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也会有这一天,可如今都成这般模样了,怎么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模样?”她凑近她的脸,用手拍了两下,“对我这个未来的奕王妃,说话竟如此趾高气昂。”

第四章管好你这张嘴

花颜甩开她的手,“什么奕王妃?”

秦落雪巧笑,“玄奕没告诉你,他此番回来的目的?”

秦落雪微微勾起唇,眼神里尽是邪恶的光芒,“是不是昨晚疯狂的奕,又让你有了期待和幻想?”

想到昨晚,她就一阵窝火,她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令她恶心的女人。

花颜怔了怔眸色,很明显,封玄奕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而这秦落雪,就是‘误会’的关键所在。

“秦落雪,我花府上下待你不薄,你何故恩将仇报?”

“恩将仇报?”落雪仿佛是听到了个笑话,直接掐住花颜的脖子,“没有我父亲当年浴血沙场,你父亲花翎海能稳坐丞相之位,享受四方太平吗?”

当年两位父亲是拜把兄弟,花翎海在朝内做丞相,秦将军则带兵出征,一文一武,辅佐大周。

“战事之祸,非我花家所为,秦伯父战死沙场,我爹娘都很伤心,我爹爹失去挚友更是悲痛欲绝,自接你进我花府之后,我爹爹对你视如己出,我待你如亲妹——”

“啪——”不等她说完,秦落雪一巴掌打到她脸上。

“视如己出?待我如亲妹?亏你说得出口,人人都知道你是花府大小姐,我父亲为国捐躯,我母亲伤痛追随,落下我一个人独守整个将军府。说的好听,接我回丞相府,其实还不是沽名钓誉罢了!“

说着,她将弯钩一把刺入花颜的锁骨,猛力一扯,”我堂堂将军府大小姐,自进你丞相府后,就变成你花颜的跟班,因我从小习武,所以就得当你的下人,保护你,事事都要让着你,包括对玄奕,我爱的比你深,遇的比你早,只因将军府落魄,就要永远活在你的阴影里,还要帮你去追求他!”

“嘶——”锁骨之处钻心的疼痛,让花颜紧紧的闭上了眸子,“你说……你爱玄奕?”

“爱不爱都与你无关,”秦落雪冷笑,“只不过,在他心目中,一直都以为我才是当年那个为他连性命都不顾,誓死保护他的人,而你花颜,只是个多年来对他不闻不问,只知道贪图荣华富贵的‘母后’!”

她不知道秦落雪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当天晚上,封玄奕再次来到牢房,一脚踹在她肚子上。

“花颜,本王劝你管好你这张嘴,少跟雪儿胡说八道,本王说过,你若再惹到她,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被踹在地上的花颜,抹开了嘴角的血渍,不禁自嘲,“我敢惹她?”

“若不是你跟她胡说八道,她何故会独自躲在房里哭泣?”他忙完事情,却被告知他那娇弱的未来王妃正躲在房里暗自哭泣。

问过才知,原来都是因为花颜,她非但不念及与雪儿多年的姐妹情,还在雪儿面前炫耀昨晚和自己的行房之乐。

为保雪儿的纯洁,他说过,除非八抬大轿,否则绝不碰她。

可当雪儿泪眼婆娑的质问他,为何昨晚可以与花颜浓情暖帐时,他沉默了。

当落雪问道,那一刻有无对花颜动情时,他竟愣住。

雪儿是他发誓要保护一生的女人。

十年来他都不曾见她哭泣,而方才,她却哭成了个泪人。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虚荣的女人,花颜。

第五章红隐士

“她哭泣?”花颜冷笑,“或许是因为作恶太多,忏悔而哭吧。”

不得不承认,能够如此隐忍,秦落雪也算城府极深了,这么多年来和她以姐妹相称,却不想她竟在内心深处如此痛恨自己,一直伪装,真不知她累不累。

封玄奕蹲下来,一把捏起她的下颚,“只有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才需要忏悔,雪儿真是瞎了眼,她本是秦将军的遗孤,却从小被你花颜当奴役指使,即便这样,她也从未有过怨恨,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你,甚至为了你们花家不惜求本王,那么纯真的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她对上他的眼,还是那般耀眼,“王爷抬爱了,花颜何德何能,能够做她秦落雪的‘姐姐’,如有选择,花颜宁愿当年代替秦伯父战死沙场,也不想与她‘情同姐妹’。”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说完,封玄奕大手一挥,对面的牢房里立马传来花翎海的惨叫声。

“你干嘛!”花颜立刻抓住他的手,“不关我爹爹的事,你不要伤害他。”

“不伤害他?”封玄奕眯起眼,“那就只能伤害你咯?”

封玄奕轻声一笑,“本王有只爱宠叫‘红隐士’,最近特别挑食,很难找到适合它口味的食物,你愿意试试帮本王喂养它吗?”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里面一只拳头大的红褐色大蜘蛛爬了出来。

花颜瞪大了眼睛,这种古怪的毒物,不知封玄奕还有多少。

他莞尔一笑,“别怕,它乖的狠,只要你喂饱它就行。”

“如何喂养?”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拉起她的袖子,嘴唇暧昧的摩挲在她的耳畔,“像这样。”

他吹了声口哨,那只‘红隐士’立马朝花颜爬了过来。

花颜知道如果不照做,父亲一定会受到更多的痛苦,直接闭上眼,任由蜘蛛王爬上那白皙的手臂,一个针刺扎进她的血管里。

那是一种难以说清的痛苦,身体仿佛触电一般,难受的要命,全身的血管骤然收缩,她知道,那只蜘蛛王正在吸收她的血液。

瞬间,白皙的手臂变成了可怕的血红色。

“唔……”封玄奕似乎很满意,“看来它很喜欢你,以后你就负责喂养它吧。”

‘红隐士’是北疆最毒的毒物,用人血供养,养足成型后,便是最致命的武器,但也是世间最好的良药。

但喂养它的人也会因长时间的‘喂养’,而逐渐丧失身体的基本机能,最终将会枯萎而死。

封玄奕将喂饱的蜘蛛收进盒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地上,浑身不停抽搐的花颜。

“记住本王的话,本王不想再看到雪儿落泪,若想花翎海多活两日,就管好你自己这张嘴。”

说完,他跨步走出牢房。

临走之时,又加了一句,“昨晚本王觉得很恶心,这种恶心的事情,本王不希望再有人传到雪儿的耳朵里。”

后来的日子,花颜每天都要喂养‘红隐士’,直到她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它才会吃饱。

封玄奕每天都会来,一个不高兴,她就会因他而遍体鳞伤。

地牢里,他从不顾忌旁边的侍卫随从,不顾她身上的伤痕,强行要她。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