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by轻云蔽月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是作者轻云蔽月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凌清雅一朝穿越成了弱不禁风的相府二小姐楚璃雪,还被冒名顶替成了宸王妃...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by轻云蔽月阅读

第一章 穿越

凌清雅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中看着眼中的一切,紫檀荷花纹的绣床,荷粉色的幔帐,云丝锦被,离床不远处的梨花木的桌子上,有袅袅的香气从景泰蓝三足象鼻香炉中飘了出来,用力嗅了嗅,淡淡的栀子花香的味道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是哪里呢?昏迷前她不是在跟自己的父亲考古吗?难道这是古墓中的摆设吗?真是太神奇了,能保存的这么完好。正思忖着,一张俏皮可爱的脸映入眼帘。

“二小姐,您醒啦。”身穿浅碧色衣服的女孩笑着问道。

二小姐?谁是小姐,怎么能随便骂人呢?凌清雅心中暗暗腹诽,旋即抬眸怒瞪着小丫头,一言不发,这下可是把小丫头吓坏了,赶忙走上前,伸手在凌清雅的面前晃了晃。

“晃什么晃,你骂谁是小姐?”凌清雅没好气道。

“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小丫头带着哭腔道。

“谁是小姐啊,你怎么骂人了?”

“二小姐,奴婢怎么敢骂您呢?您本来就是二小姐啊。”小丫头满是委屈的含泪哑声道。

闻言,凌清雅忽然发觉自己是有些冲动了,刚才醒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又称呼自己为二小姐,莫非……自己跟许多穿越剧中那么狗血?她穿越了?

思及此,凌清雅缓和了声音道:“那个……我刚醒来,头脑有些不清楚,让我好好想想啊。”凌清雅打哈哈道。就在她佯装揉着太阳穴的时候,惊奇的发现,窗下铜镜里,映出来的分明就是小一号的自己啊。

“二小姐,二小姐,您躺了这么久,您一定饿了吧,奴婢这就去给您做好吃的。”小丫头说罢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我现在还不饿,你先陪我聊聊天好吗?”凌清雅摆出一副灿烂的笑容道。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自己穿越过来,身份是这丫头的主子,可是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是跟这个丫头朝夕相处了。若是不跟她打好关系,给自己穿个小鞋什么的,那不是死定了吗?这些个桥段在那些宫廷剧里可没有少演出啊。

思及此,凌清雅柔声道:“那个……我是怎么受伤的?”

“二小姐,您不记得了吗?”小丫头一副惊讶的表情道。那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整个鸡蛋。

“刚才我都说了,我现在头脑有些不清楚,你就告诉我呗。”凌清雅一把拉过小丫头,坐在自己的床边,摆出一副谄媚的嘴脸道。

“二小姐,您前两天在花园里荡秋千,结果秋千绳断了,您就撞到了假山上,昏迷了两天这才醒来。”

什么?荡秋千绳子断了?还撞到了假山上?这个二小姐也太悲催了吧。这么一撞居然把小命都给葬送了。恐怕者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还要倒霉的人了吧。不过,有件事情她一直都很奇怪,别人穿越都是要换一副身体的,可是她怎么没有换呢?难道这世上真的有异时空间?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中,还有另外的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吗?真是越想越头疼了。

也罢,也罢,既来之,则安之。想那么多干嘛呢?反正自己现在也回不去,按照一般穿越的剧情发展,除非在这个世界的自己死去,否则是回不到自己原本生活的世界的。

“二小姐?二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了吗?”小丫头焦急道。

“没有,没有,只是我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对了,我现在有些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吧。”凌清雅淡淡道。

“是,二小姐,那您先好好休息,奴婢去给您做吃的去。”说罢小丫头便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婢女走了出去,凌清雅独自坐在院中,想起那些小说情节中的,每个穿越的女主都是受尽磨难,涅槃归来。恐怕也只有自己是这么的平平淡淡的穿越者了吧,不过这样也是不错的,起码不用那么的惊心动魄,平淡也是福啊。

只是现如今自己顶着楚璃雪的身份生活,就必须了解她的过去,无奈想了许久都没有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任何记忆。真是太苦逼了,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有前主人生前的记忆,自己就偏偏没有,这要她如何面对这陌生的一切呢?

倏然,凌清雅灵光一现,失忆,对,失忆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吗?只要称自己失忆了,那么所有的人都不会怀疑自己了……

第二章得了失忆症

正当凌清雅在盘算着如何装失忆的时候,方才那小丫头端着点心跟米粥笑语盈盈地走了进来。凌清雅原本是没有什么心思吃东西的,可偏偏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的叫了起来。

小丫头笑盈盈道:“二小姐,您饿坏了吧,这些都是您平日里爱吃的,快吃吧。”

闻言,凌清雅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了,鞋都没穿,便蹦下床一屁股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小

丫头这下可是惊呆了,她家小姐就是再怎么饿,也从来没有这个样子过的呀,怎么这撞破了头,性情也会变的吗?

“二小姐,您慢点吃啊,当心噎着了。”小丫头轻声道。话音刚落,凌清雅便咳咳咳的连着咳了几声。惊的小丫头赶忙倒了一杯水递到了凌清雅的面前,凌清雅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这才舒服了许多。

“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凌清雅边吃边看着小丫头眨眨眼睛道。

小丫头眨眨眼睛淡笑道:“奴婢名叫凝香。”

“凝香?冰泄幽冥婉断肠,紫绫研墨夜凝香。好名字,好名字。”凌清雅一连喊了两个好名字道。

凝香笑着道:“二小姐,这个名字还是当年您给奴婢取得的呢。”

“哦?是吗?是我给你取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了。”凌清雅佯装揉揉太阳穴道。她怎么会记得么,这本来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好吧。

只是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是就呆几个月就回去了呢?还是要永远留在这里,依照那些穿越剧的剧情,得在这个世界的自己死去之后,才能回去的,可眼前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就是十几岁的姑娘,恐怕没那么容易早早让自己香消玉殒吧。

凝香看到凌清雅发着呆,轻声道:”二小姐,您就别想那么多了,您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养好身子。“说罢,凝香搀扶着凌清雅,便要往床边走去……

“凝香,你也知道哈,我现在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现在家里的情况呗。”凌清雅狡黠道。

“好,那您先躺在床上,我慢慢跟您讲。”凝香轻声道。

凌清雅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与自己的年龄相仿,却是一个十分细心的丫头,若是在现代,那可都还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呢。

“二小姐,咱们楚府,原本是相府,相爷在世的时候,咱们府上很是热闹的,有大公子,大小姐,您,还有小公子,只是现如今,咱们府上只有夫人,大小姐跟您了。”凝香哑声道。

什么?这个家里的男丁都挂了?这是怎么回事,好歹这以前也是堂堂的相府啊,难道是谋逆?不会的,若是谋逆,那是要灭九族的,她们这些女眷自然也不会活下来的,这其中一定另有缘由。

“那么……我爹,还有我的兄弟呢?”凌清雅也不清楚凝香口中的大公子与小公子是自己的哥哥还是弟弟,说是自己的兄弟是最合适的。

“相爷是被当朝太后害死的,还有大公子与小公子也都是被太后的爪牙害死的……”凝香含泪道。

闻言,凌清雅真是惊呆了,想着太后是何许人也,居然这么的心狠手辣,“她为何要这么做?”凌清雅疑惑道。按理来说,当朝丞相位置是何等的重要,太后为何要陷害一朝丞相呢?是为了扶持外戚吗?

“二小姐,先皇驾崩后,本来是应该由先皇后所出的宸王殿下继位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得就成了白贵妃的儿子安王继位。相爷说是太后篡改了先帝的诏书,安王继位后又对相爷百般刁难,一次,相爷为赵御史请求,被皇上说是赵御史一党,下令将相爷脱衣仗责,相爷不甘受辱撞死在大殿之上,大公子得到消息,闯进了皇宫,被皇上的御前侍卫拿下,发配边远苦寒之地,谁知他们又在中途暗杀了大公子。”

说到这里,凝香已经哽咽了,凌清雅的手也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真是狠毒如吕韦,如此陷害她的家人,这个仇,她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正在这时,一中年妇女与一淡粉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进来,看到凝香行礼问安,凌清雅便知,这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母亲与姐姐了。

“娘,姐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璃雪,娘刚得知你醒了,这不,就急着过来,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粉衣女子关心道。

“我没事的,只是撞到了头,有些事情不记得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想,过段时间我会好的。”凌清雅柔声道。她算是命好的,别人穿越过来都要受到姨娘还有嫡姐庶妹的欺凌,最起码她身边的是嫡亲的亲人。不管自己在这个世界停留多久,她都会好好的保护她们,不让任何人欺负她们的。

思及此,凌清雅的心更加坚定了……

第三章出门不利遇色狼

经过几天的调养,凌清雅已经恢复健康,而对于这个新环境也很快的适应了,正如凝香所说,她确实是家中的小宠儿,娘亲与姐姐对她呵护备至,她感到十分的幸福,也愿意顶着楚璃雪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下去。

清晨,暖暖的阳光洒进房间,洒在纱帐内,床上的人儿缓缓睁开双眼,伸了个拦腰,缓缓坐起身来,凝香见她已经起床,就端着铜盆进来为其洗漱。

洗漱完毕,楚璃雪坐在铜镜前,惊奇的发现镜中之人居然跟自己一模一样,真是太神奇了,本以为她会不习惯这具身体的,但是几天下来,好像这具身体就是她自己的,一点不适都没有。

“小姐,您在想什么呢?”凝香看着坐在镜子前发呆的楚璃雪柔声道。

“没什么,只是好几天没照镜子了,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变丑了。”

“小姐,您瞎说什么啊,您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呢,您小时候跟着相爷进宫的时候,当时的皇上还夸您来着,说楚相的大女儿倾城,小女儿倾国,将来必定是北宸国的第一美人。”

“我倒觉得姐姐最美,姐姐国色天香又那么温柔端庄,我若是男子也选择姐姐那般的女子做妻子。”

“呵呵,你这丫头,嘴巴抹蜜了,这么甜。”楚璃霜浅笑道。

“人家说的是真的啊,姐姐确实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啊。”楚璃雪撒娇的拉着姐姐笑着道。世界上就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她漂亮的,别说是女人了,男人也也喜欢别人夸的。

“我的妹妹才是最美的,相比之下,妹妹的容貌这北宸国谁与争锋呢。”

“呵呵,姐姐,那咱们就做一对最美的姐妹花。哦对了,我有点事要出去办呢。”

“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准备车马?”

“车马就不必准备了,我带着凝香出去就行了。”

“你这丫头,就是闲不住,要姐姐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姐姐的婚期快到了呢,还是好好准备你的嫁衣吧。”楚璃雪边说笑,边往门外走,却被楚璃霜一把拉住,点点她的俏鼻笑着道:“要出门也要换衣服啊,你要穿着寝衣出门吗?”

楚璃雪低头一看,自己还穿着轻薄的寝衣呢,赶忙唤来凝香为自己更衣梳头,都收拾好了,这才出门。

第一次来到古代的大街上,看什么都是十分的新鲜,一会儿这里看看,一会儿那里瞧瞧,楚璃雪像一个快乐的精灵,在大街上走着。

“小姐,您慢点。”后面的凝香追了上来,气喘吁吁道。

“哎呀,凝香,你快点啊,就你这样的龟速,什么时候能逛完啊。”

“小姐,你的性子还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你说你碰了头怎么也不能安静点呢。”

闻言,楚璃雪突然转身,凝香一下没刹住闸,一头撞在楚璃雪身上,只见她凤眉一挑,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道:“我说,凝香,你是很希望你家小姐撞成傻子吗?”

“当然不是,夫人总说您性子太活泼,要像大小姐一般的安静才好,否则您这样的将来嫁人是要吃亏的。”

“我才十三,你们就想我嫁人,这是早婚懂吗?让女童嫁人简直就是非人的虐待。”

“我的小姐啊,您又说什么啊,凝香都听不明白了,在咱们北宸国十三岁的女子就已经订亲了呢,大小姐本来就要嫁给冯家大少爷的,若不是因为相爷去世,需要守孝三年,拖到现在,现如今啊,就应该给二小姐您寻个好婆家了呢。”

“你这丫头,真是没羞没臊的,整天的找婆家,要不,我先给你找个婆家把你给嫁了吧。”楚璃雪笑着道。

“二小姐,您这是说什么呢?不要拿奴婢开玩笑了,奴婢这辈子都是要跟着二小姐的,二小姐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凝香忙着表忠心道。

“这叫什么话,我要是不嫁人,你难不成还要陪着我吗?我可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奴婢愿意让二小姐耽误。”凝香笑着道。

须臾,主仆二人来到一个小摊前,摊上有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楚璃雪拿起玉镯,仔细观察,又对着阳光看看,真的很漂亮。

不远处有一位身穿绛紫色长袍的男子,手执一把白玉折扇,在街上缓步走来,男子模样英俊潇洒,生的唇红齿白,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在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就是看上去十分的别扭,有一种伪娘的感觉。

突然男子眼前一亮,一袭浅碧色衣裙进入他的视线之中,女子容貌清雅脱俗,可谓是倾国倾城,看着女子正在小摊前看玉镯,便径自走上前去……

第四章暴揍皇帝

男子半靠在小摊旁,折扇一展,轻轻摇曳,满脸谄媚道:“姑娘,在看玉镯吗?”

楚璃雪佯装没听见般,继续挑选着饰品,男子顿时觉得好没面子,再一次搭讪道:“姑娘,在选玉镯吗?喜欢哪一个?爷送给你啊。”

楚璃雪还是一副没听见的模样,就连小摊老板都十分讨厌这个紫衣男子,仗着自己有钱,调戏人家女孩子,摆明了这姑娘就不搭理他,还往上凑,真是令人讨厌。

“臭丫头,我家主子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居然敢不回话。”中年男子用手一扯楚璃雪的手臂,用尖细的嗓音喊道。

楚璃雪凤眉一挑幽幽道:“你家主子是你的主子,自然是主子有命奴才听命,他是你主子,又不是我主子,为何他说话我就要回答?”

“哎,你是谁家的姑娘,这么野蛮,知道我家主子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中年男子一手叉腰,一手兰花指,指着楚璃雪道。

“管你家主子是谁,还吓死我?我好怕怕啊,我吓完了。”楚璃轻轻雪拍拍胸口道。旋即,转身离开。

中年男子气的发抖,“主子,要不要老奴查查她是谁,这么没有教养的丫头,咱们把她关进大牢,让她好好的吃吃苦头。”

“这么漂亮的女子,关进大牢里,你可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男子笑着摇着手中的白玉折扇道。蓦然看到方才女子所站之处有一个银丝线绣莲花荷包躺在地上,男子捡起地上的荷包,放在鼻处,一股淡淡的茉莉香窜入鼻息,沁入心脾。

“李福,咱们走。”男子朝方才楚璃雪走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此时的楚璃雪正低头寻找着什么,男子见状,更加心神荡漾,旋即朝楚璃雪快速走去。

“姑娘在找什么?本公子来帮你如何?”

楚璃雪抬头一看,又是刚才那个登徒子,真是死缠烂打的,让人生厌。旋即,转身就要走,谁知男子一把扯住她的衣袖,楚璃雪面色一凛,一手抓住男子的手臂,猛然转身,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重重的将紫衣男子摔在地上,然后双手叉腰大声呵道:“登徒浪子,你给本姑娘听好了,以后见着我了有多远走多远,否则,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说完,俏鼻一哼,转身甩袖离去。

被摔的男子不但不生气,反而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李福可是急坏了,赶忙扶起地上的男子道:“主子,您没事吧,这个野丫头,真是太没规矩了,咱们治他的罪。”

“李福,今天的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再说朕又没事,普天之下怕是没人敢骂朕是登徒浪子,更没有人敢动手打朕的。她……,很好。”男子边说,便弹去衣衫上的尘土道。

李福看着自己主子那副高兴样,难道是被摔傻了吗?被人摔在地上都这么高兴。好歹他也是伺候了主子二十多年的,自己主子定是喜欢这个女子了,否则早就下令杀了。但是这么野蛮的女子怎么能当皇妃呢,搞不好天天打皇上,那皇上的尊严又在哪里。

“主子,那现在……”

“回宫吧。”说完,将那荷包揣进自己的袖中,继续摇着折扇朝皇宫方向走去……

楚府中。

“二小姐,您今天可真厉害,摔的那个花花公子真过瘾,不过若他是有权有势的可怎么办啊。”

“不用怕,那么一摔又摔不死人,他敢讹我,门都没有,你家小姐我可是讹人的祖宗。”说罢,楚璃雪又一屁股坐在了秋千上。

凝香见状,赶忙过去一把拉住秋千道:“我说小姐啊,您就安分点吧,又荡秋千,万一您又撞到假山上可怎么办。”

“撞假山上?”凌清雅暗暗腹诽,这样的距离根本就不可能撞上去的,这个真的楚璃雪可真有本事,荡秋千都能飞到假山上,还给撞死了,见过跳河死的,见过上吊死的,还见过服毒死的,没见过荡秋千摔死的。

突然凌清雅悲从中来,荡秋千摔死,她到是想过回去,但是要她也飞到假山上撞一下,要是撞不死,再把脸给毁容了,她可怎么活啊,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整容技术,而且在女人靠脸吃饭的年代,若是毁容谁肯娶啊,想想还是算了,这张脸她是很喜欢的,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在,她都会好好珍惜的。

凌清雅在楚府的日子,过的十分的惬意,慢慢的她也习惯了仅以楚璃雪的身份来称呼自己了……

第五章初见背影

时间如白马过隙,转眼到了女儿节,听凝香说女儿节可以观灯猜谜,还有奖品,而且万云皇朝思想比较开放,还有诗社有很多男女在一起吟诗作对,有对上眼的就结为良缘,对不上眼的就当是多认识了个朋友。

女儿节当天,云城中处处张灯结彩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许多男女都在一起吟诗作对,冯飞羽带着璃霜、璃雪还有两个丫鬟一起出了门,璃雪看到什么都十分好奇,在清风轩用茶点的时候,听到了隔壁桌上的几个男女在作诗。

只听到一个男声道:“兄弟姐妹们,你们看那凉亭旁边的几枝桃花开的多美,咱们就用这桃花来作诗可好。”

“好,好,好。”几人附和道。

“那就张公子你先开始吧。”一玄色长袍的男子道。

“好,我先来,你们听好了。月榜风帆煮茗香,三缄一启映明光,山将水与青春别,夏邑周京碧水长。”

“好诗,好诗,张公子做的好。”几人拍手叫好,璃雪这边也听了微微点头,确实做的不错,接着又听了几首不错的诗句。

正当众人意犹未尽的时候,另一男子也站起身来道:“我也来做一首,河边桃花娇又俏,不如美人在怀抱,闻过花香闻人香,今夜要在花下眠。”

此话一出,璃雪一口茶喷了出来,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还不停道:“这也叫诗吗?你的诗词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接着又是哈哈哈的笑声。

闻言,男子走上前来,指着璃雪道:“小丫头,你懂什么是作诗吗?大爷我的诗做的多好,你还敢笑话我,若不是看你长的这么美,大爷我一巴掌打死你。”说罢,男子便要抬手打楚璃雪。

“这位兄台,小妹年轻不懂事,还请兄台见谅。”冯飞羽起身单手捏住男子的手腕道。

“哼,小丫头,你不懂诗就不要乱说,当心风大闪了舌头。”说话的男子还不停的用淫.秽的眼神在璃雪身上游走着,好似要把她看穿一般。

“本来就是你做的诗不怎么样,难道还不让人笑了?”璃雪不服气道。

“这位姑娘,你若是觉得我们做的不好,那我们愿意向三位讨教一下。”是方才玄色长袍的男子,看着他那副桃花眼,声音又带着几分调戏的意味就来气。

闻言,璃雪笑着道:“好,愿意领教。”

男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看向三人,璃雪朝冯飞羽露出一个浅浅的笑道:“飞羽哥,你先来。”

“武陵顾相诉情怀,系念桃花入梦来。五彩缤纷今胜昔,晋时仙境可登台。”须臾,方才叫嚣的人不禁赞叹,此诗的精妙,众人又将目光投向璃霜,想来一个小女子也读不了几本书,若是做的诗很差,正好可以奚落对方一下。

璃霜思忖片刻淡淡道:“肠断春江欲尽头,杖立徐步立芳洲。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

“好,好诗啊,好诗。”对面桌上,传来一片叫好之声。

“姑娘,该你作诗了。”玄色长袍男子道。

璃雪眼珠一转,有了,“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语毕,四座皆惊叹,原本以为是富贵人家不懂事的小丫头,却没想到有如此的才情。

在不远处的一个半封闭的雅间中的三人,也听到了几首诗词,尤其是对璃雪的诗更是赞叹不已。白衣男子站在门边,白玉的手指掀开一角细碎的珠帘,看向楚璃雪,一旁坐着品茶的男子见状,淡淡道:“在看什么?”

“看美人,想不到云城还有如此倾国之姿的女子,而且还有满腹才情。”

白衣男子再次看去时,璃雪三人正与对桌几人互道离别,就在璃雪走到楼梯口时,男子缓缓开口“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媚。若将人面比桃花,面自桃红花自美。”说完,就听到了男子爽朗的笑声。

“人都走了,还没看够吗?”男子常年不变的一张脸冷冷道。

“我说溢寒,你就不能笑一笑么,整天绷着脸,女孩子都会被你吓跑的。”

“无双,你什么时候看见,溢寒对女人笑过啊,他就是一张面瘫脸。”

“天宇,话不能这么说啊,溢寒啊,面瘫是病,咱们得治啊。”

“吃饱了?吃饱了就走吧。”男子掏出银两仍在桌上,迈步走了出去,刚一出雅间,就听到几个女子花痴般的声音。

“哇,好英俊的男子啊。”

“是啊,是啊,你看身后的两个男子也不错。”

“我喜欢穿白衣的男子,温文如玉多好啊。”

“我喜欢穿青色衣衫的男子,看上去很威武的样子。”

“我喜欢穿紫色衣服的,看他肩宽腰窄,身材高大魁梧,而且是三人之中最英俊的呢。”

“我可不喜欢,总是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就是,我也不喜欢,看着就害怕。”

紫衣男子一计冰冷的目光看向几个聒噪的女子,顿时鸦雀无声。

紫衣男子继续冷着一张脸朝前走着,身后的叶无双与上官天宇均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想想南宫溢寒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比锅底还要黑三分的……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