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言心凝洛霆骁小说_一百种孤独的理由在线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一百种孤独的理由》是由“不信多情”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言心凝洛霆骁,原来十年宠爱都是假的,那个在别墅里命令她像条狗一样爬过去给他咬的洛霆骁才是真的洛霆骁!

言心凝洛霆骁小说_一百种孤独的理由在线阅读

第一章呜咽

洛氏集团六十六楼灯火通明,一如往昔。

洛霆骁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海城的夜景,嘴角勾出一抹寒色薄弧,扭头对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言衡说:“十年了,你欠我的,就让你的女儿来偿还吧。”

“唔……”言衡急得嘴里发出囫囵的声音,想阻止这一切,可无奈他早已是个半身不遂之人。

“霆骁,我做好了饭,我们回家吃吧。”办公室门被推开,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今天是除夕夜。

她来叫洛霆骁一起回家吃饭。

洛霆骁闻声看向言心凝,眉眼间俱是让人沉溺的温柔。

只是声音沾染了外面的寒气,听起来没有一丝温度,“凝凝,先不急着下班,你过来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莫非我一直想养猫,你便送了一只给我?”

言心凝单纯的以为屏风后面真的有礼物,满心欢喜的走了过去,没想到低头看到了熟悉的轮椅。

“我爸爸怎么会在这里?霆骁,你这是什么意思?”言心凝终于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自从爸爸生了病,就一直在海城最好的医院住着,没理由洛霆骁会给他带到这里。

“凝凝,快走!”言衡说不出话,可言心凝却读懂了他眼中的恐惧。

“这到底是怎么了?”

言心凝想要问个究竟,没想到却被洛霆骁一把推到办公桌前,男人眼下的凌冽竟没有丝毫的隐藏。

只听他道:“你问我怎么了?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洛霆骁一手捏住言心凝的下巴,一手飞快的褪去了她精心挑选的裙子,露出粉色花纹的底裤。

男人越过言心凝肩膀,抬眼看着对面的言衡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要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

“霆骁,你快放开我!”言心凝听到他解开皮带的声音,心里害怕极了。

双手握住他在身下不安分的手,近似哀求的对他说:“霆骁,这里有爸爸在,你快放开我吧。”

“放开?刚才不还是很热情?怎么这会儿又拒绝我了?今天刚好你爸爸在这,让他看着我们,不是更刺激吗宝贝儿?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的。”

洛霆骁毫不留情要了她,低头看着身下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面色潮红的言心凝,冷哼了一声,“这都是你爸欠我的!”

“当初我妈妈为了这个残废抛家弃子,最终还是落了一个惨死海中的下场。不过你别着急,今天这,只是一个开始。”

言心凝拼命的摇头,泪水模糊了眼前的景象,她渐渐失去了灵魂,不在挣扎……嘴上说着要温柔的洛霆骁,却直抵言心凝深处。

以前极为温柔耐心的洛霆骁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佯装看不见她哀求的眼神,一下一下,沉沉撞击。

言心凝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可耳中传来的羞耻的声音,还是让她忍不住落了泪。

往日的画面在她脑海中一一重现,她没想到十年的感情竟是如同泡沫般的浮影。

她以为最难过的事情不过是十年的错爱,却忽略了洛霆骁口中的这只是一个开始。

第二章往事

男人疯狂的索取让言心凝浑身像散了架一般的疼痛。

洛霆骁彻底发泄以后,利索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甚至吝啬于给她一个眼神便走了。

“等等。”一直没出声的言心凝在洛霆骁准备推门的那一刹那叫住了他。

她起身穿好衣服,开口问道:“十年,整整十年的时间。霆骁,我不明白,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为了报复我爸爸而已吗?”

言心凝还是无法想象父亲与他之间有这么大的仇恨,也不愿相信十年的感情只是一个笑话。

“不然呢?谁让言衡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推我母亲下海,我让他女儿生不如死,你们不亏的吧?”

洛霆骁并未转身,灯光下的背影不再温暖,竟如同暗夜里吃人魂魄的鬼魅,可怕极了。

“砰”的一声,关门声惊醒了尚在痛苦深渊里的言心凝,她慌忙跑到爸爸身边,却发现爸爸早已昏迷,不省人事。

医院里,言心凝坐在ICU的走廊上,悉数回忆着十年来的点点滴滴。

“请问是言心凝小姐吗?”一位西装革履额的男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海城第一人民法院的传票,请您收一下。”

言心凝惊讶的抬起头,连泪水都顾不得擦。

“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为什么会收到法院的传票?”

西装男也很无奈,更加确定的说:“是您没错,请您相信我们的工作能力,这份传票,请收下吧。”

她半信半疑的接过传票,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侵犯商业机密罪。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为洛氏工作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要侵犯商业机密?”

言心凝扭头对西装男解释说,却发现他早已经走远了。

越想越不对劲,言心凝觉得其中必定有蹊跷,便重新翻看法院的传票,赫然发现上面的起诉人竟然是洛霆骁。

看到这儿,言心凝的心彻底凉透了。她那样深爱着洛霆骁,到头来却是这样的结果。

本该阖家团圆的除夕夜,竟然成了她一生中最痛苦不堪的一夜。

她自嘲的笑了笑,环顾着寥寥无几的医院走廊,心想还有什么不幸,通通向她砸来吧。

第二日一早,言心凝交代好护工以后,便出发去找洛霆骁了。

这是她和洛霆骁居住的地方,她站在门前,来来回回的走了很多趟,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走进去。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言心凝最终鼓起勇气,拿出包里的钥匙开了门。

屋里像是没有人的样子,她悄悄的走进去准备等一会儿,却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来干什么?”洛霆骁冰冷的声音响起。

言心凝背对着他,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扭头说道,“我来是想让你撤诉,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会出卖公司,出卖你?”

洛霆骁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来,对言心凝的话并不惊讶。他漫不经心的坐在沙发上,一身睡衣慵懒而又迷人。

“这些话你留着跟我的律师谈好了,我很忙,没有空跟你闲聊。”

“霆骁,我求求你了,我爸还在医院,我不能去坐牢的。我答应你,只要你肯撤诉,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言心凝扑进洛霆骁的怀里,去扯他的衣服。

“你放开我。”

男人鄙夷的推开言心凝,站起来整了整凌乱的衣服。

第三章对他的侍弄

“你会做的别的女人也会,你还有什么脸面来勾引我?难道昨天在你爸爸面前丢的脸还不够多吗?”

洛霆骁的话像一把又一把的尖刀,分毫不差的刺在言心凝的心口上,刀刀致命。

言心凝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依旧冷漠男人,说道:“十年啊,霆骁,我在你心里当真半分位置都没有吗?”

“没有,每次我跟你抱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想起我的母亲,你还让我如何对你心存爱恋?”

洛霆骁毫不动容的看着啜泣的言心凝,“你就是一个复仇的工具而已,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工具?真是可笑极了!”

男人冰冷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痛彻心扉的感觉,你也应该尝尝不是吗?”

言心凝彻底失望了,眼前的这个洛霆骁,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

“霆骁……”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不配!”洛霆骁冷戾的打断她的话。

眼泪再次从眼睛里流出来,言心凝自嘲一笑,现在连叫他名字,自己也不配了么。

“怪不得,怪不得你从来不向我求婚,怪不得你每次和我做的时候都要让我吃避孕药……”

瞧着言心凝的眼泪,洛霆骁冷笑,“难过么?哦,忘了告诉你,你每一次和我上床的时候,都被我用录像拍了下来,侵犯商业机密算什么,我还要告你色诱我——”

说到这里,洛霆骁好看的眼眸微眯,“宝贝儿,到时候在法庭上,我将那些录像放出来,你猜在别人眼底你会不会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宝贝儿三个字如同毒刺,狠狠的扎进了言心凝的心脏里。

他到底是有多恨她,要用如此毒辣的手段催毁她!

言心凝的眼泪快要流干了,“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我给你跪下,我为你当牛做马替我爸爸还债不行么,我只求求你放过我……”

爸爸还在医院重症病房躺着,她如果上了法庭判了罪以后谁来照顾爸爸。

洛霆骁从来不会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自己一旦上了法庭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牢狱。

“跪下?”洛霆骁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即而道:“以前你跟我做的时候,从来不会给我咬,不如现在试试,如果你把我伺候好了,我或许还能撤回色诱这一项。”

言心凝想到那种事情胃里一阵翻腾,紧攥着手指,她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跪下!”洛霆骁指挥道:“像狗一样给我爬过来!”

言心凝扑通一声跪下,她泪眼模糊的看着洛霆骁冷峻的脸庞,用膝盖抵着冰凉的地面朝着洛霆骁爬了过去。

“把裤子给我脱了!”洛霆骁冷道。

言心凝伸出手颤抖着去解洛霆骁的皮带,然后脱掉了洛霆骁的裤子。

他那东西正对着自己的脸,言心凝强压下胃里翻腾的感觉,只听洛霆骁说,“还愣着干什么,要我教你怎么做么?”

言心凝满心悲凉,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巴。

“我要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洛霆骁看着闭上眼睛的言心凝冷冷命令道。

言心凝没有办法,还是听他的命令睁开了眼睛。

“很好宝贝儿,速度快点!”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皇,享受着她对他的伺候。

第四章吃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心凝感觉嘴巴都快要磨出血了,他才终于放过了她。

“不许吐,把它给我吃下去。”洛霆骁目光如刀狠狠的剜着她。

言心凝尽量的想要听他的话把那东西给咽下去,可她终究还是做不到,哇的一声张口就吐了出来。

哗啦啦的,她吐出了一片污秽,弄脏了洛霆骁昂贵的地毯。

洛霆骁看着大吐不止的言心凝连连冷笑,“觉得恶心?敢把我的东西给吐出来,好,很好,言心凝!”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觉得恶心,我刚才就是胃有点不舒服。”言心凝急忙对洛霆骁道。

“晚了!”洛霆骁寒森森道:“本来我觉得你伺候的不错想要撤回色诱这一项,但是现在晚了!”

“我不是故意的,霆骁,我真的不是故意,我还可以重新再帮你弄,求求你霆骁……”

言心凝觉得自己卑贱的真的像条狗一样,不停的求着洛霆骁,她不能坐牢,真的不能坐牢。

“再帮我弄?”洛霆骁眼底深了深,他嘴角忽然勾起恶劣的笑,“宝贝儿,这是你自己说的,今晚十点,皇家大酒店,我在那里等你,如果你敢反悔,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知道了。”言心凝点了点头,长长的眼睫覆下,遮住了眼底悲伤的情绪。

言心凝不知道是怎么走出洛霆骁的别墅的,她整个人像是失了魂的木偶,呆呆滞滞。

回到医院,言心凝才终于回过神来,她疯狂的冲进了卫生间,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拼命的用水漱口。

这还不够,她又用手指去抠自己的喉咙,抠的自己的喉咙都出了血,一阵一阵的干呕,这才罢休。

不知道在卫生间里站了多久,言心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又哭又笑,像个疯子。

十年。

原来十年宠爱都是假的,那个在别墅里命令她像条狗一样爬过去给他咬的洛霆骁才是真的洛霆骁!

浑浑噩噩的走了卫生间,来到医院重症病房外的走廊。

她愣愣在走廊的凳子上坐下,却见走廊的天花板上吊着的电视机里一娱乐新闻的主播在播洛霆骁结婚的消息。

“商业大亨洛霆骁将于下月一号结婚,据悉洛霆骁未婚妻是珠宝大王的女儿叶之,俊男美女真不愧是天作之合……”

听着洛霆骁要结婚的消息,言心凝的心脏狠狠抽痛起来。

叶之,是她的表姐。

他竟是要和她的表姐结婚!

……

夜九点。

言心凝提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皇家酒店,她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像是一个机械人坐在房间的大床上。

当墙上的时钟指针指向十点钟,房门咔嚓一声被推开,洛霆骁迈着修长的腿走了进来。

“你倒是准时。”洛霆骁一边说话一边开始脱身上的那件西装外套。

“我怕不准时会惹你生气。”言心凝这般道。

洛霆骁走到言心凝身边拍了拍言心凝苍白的脸,“乖!”

话落,洛霆骁又扔过来一个东西给言心凝,“把它给我穿上!”

言心凝一看,竟是情趣套装!

第五章不准挡

言心凝顿了一下,犹犹豫豫的接过来,怎么也不能直视那情趣套装。

黑色的兔耳朵?

黑色的兔子尾巴?

言心凝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不肯穿?”洛霆骁高大的身影覆在她的身前,冷道:“不肯穿也可以,那我们就法庭上见。”

洛霆骁拿起外套,就要往外走。

她连忙从床上下来,死命的拽住他的手臂,泪眼婆娑的哀求道:“别走,我穿,我什么都穿。”

“别想躲,就在这里换。”洛霆骁看出言心凝的心思,眯眸说道。

言心凝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一件一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就像被扒了皮的香蕉,没有一点尊严。

洛霆骁带来的根本算不上是衣服,该遮的地方一点儿都没有遮住。

她挡了上面挡不住下面,便扯了外套给自己盖上。

“你还有什么好挡的?在我面前,你不过是泄欲的工具而已,哪还有什么羞耻心而言?”

言心凝听闻,轻笑出声。

是,现在自己靠身体求得平安的样子,根本配不上有尊严和羞耻心。

她心一横,脱下外套便朝沙发上的他走去。

屋子里没开灯,昏暗的房间款款而来的女人,姣好而又朦胧的身影,让洛霆骁瞬间燃起了欲望。

不得不说言心凝是美的,不然洛霆骁也不会肯舍弃自己的十年来报复她。

“这样可以吗,霆骁?”

言心凝横坐在他的大腿上。

尽管洛霆骁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舒服,可嘴上还是说着不满意。

“那这样呢?”

言心凝渐渐摸到那个地方,眼神迷离的看着桀骜的洛霆骁。

他没想到言心凝会如此放开,再加上二人早就彼此熟悉,随便一个动作都能让对方兴奋不已。洛霆骁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猛得调换位置,言心凝还没适应,洛霆骁就重重的亲下来。

像是久不得水源的人一般,他拼命的从言心凝嘴里夺取空气与水分。

被汗湿的头发已经腻在一起,她抬起头,双手一动,让与自己洛霆骁合二为一。

疼痛让言心凝痛呼出声,却没能换来半点洛霆骁的心疼。

“宝贝儿,睁开眼,看我是怎么宠幸你的。”洛霆骁的大手覆在言心凝的脸上,滚烫的掌心让她意识有些清醒。

身上的人像不知疲倦的恶兽一般,在她身上不停的索取,想要榨干她最后一丝精力。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月色逐渐昏暗,月光被遮挡在了乌云里头。

困意慢慢袭来言心凝看着身边沉沉睡去的男人,以为事情总算有了一个了结,也该睡去了。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