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陌筱言纪明辰小说_我与孤独相爱在线阅读

  • 2018-12-13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我与孤独相爱》是由“蒙歌”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陌筱言纪明辰,小说目前已完结,小说类型是现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第一章你有把我当成妻子过吗?

凌晨二十四时。

“滴――”

密钥智能开启,门从外缓缓被推开来,将灯全数打开,只有屋里灯光才会让多少的日日夜夜里添了几分暖意。

陌筱言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将门轻轻掩上,随后瘫坐在沙发之上久久没有动过。

看着自己腿上的烫伤,陌筱言眼前赫然浮现白日里的一幕:纪氏举办的露天音乐会上,她被热茶溅在身上,裸露出的脚上和小腿通红一片。

当时西装笔挺,五官棱角俊朗的纪明辰在众人簇拥下走过来。

见到被严重烫伤的自己,纪明辰只将她当作空气,径直离开,嘴角甚至扯出一抹轻蔑冷笑,直叫人心凉。

微微抬眸,客厅墙上,是她和纪明辰貌合神离的婚纱照。

五年了,他看她的眼神里,从来都是不屑,从来都是讽刺。

“嗒――”

楼上书房门被人打开,纪明辰从书房走出,玩世不恭地走到她面前,那模样有点痞气,语气也是玩味儿十足,“纪太太总算是回来了?”

陌筱言眼睛一亮,他是从来不会关心自己的?

纪明辰很轻易地捕捉到了陌筱言眼底的欣喜,幽冷的眸子里讽刺一闪即逝。

一份协议书被他啪地一声放在了茶几上,“签了它。”声色冷厉不容人反抗。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看到那份文件,陌筱言还是瞬间惨白了脸,眼眸失去了神采,声音微微颤抖,“我不会签的,穆汐植皮,凭什么要我给她作材料?”

她的脆弱没有引来男人的一丝怜惜,只语气更加强硬更加刻薄,“别说是用你的皮,就算是要你的命——”男人一寸一寸逼近她,“你也得给!”

宛如当头一盆凉水浇下,在男人阴影的笼罩下,陌筱言强撑着与他对视,那双眼里只有狠绝和认真,他!并没有开玩笑。

“两天后,会有人来接你去医院的,别忘了,汐儿面部毁容,你难逃其咎。”

说罢,纪明辰穿起外套,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要离去。

“纪明辰,你爱过我吗?”

陌筱言满脸泪水,她对着纪明辰的背影问道。

纪明辰转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面现讥讽之意,“你说呢?”

陌筱言所有卑微的期盼,从她微微颤抖的言语里,表露无遗。

儿时青梅竹马,你对我真的没有一丝情意,整整五年了啊……男人轻笑,“我想你应该忘记了,协议里,只有指明你陌筱言是纪太太,享受纪家媳妇的待遇,可并没有提及爱,是吧?”

话落,陌筱言只觉置身冰天雪地中,沁冷刺骨,脸上血色褪尽,她清楚的看到,纪明辰眼底的憎恶,她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心口蓦然一阵揪痛,呼吸困难。

空气寂寞了许久,终于,陌筱言开口了,“纪明辰,所谓的纪太太,你有把我当过妻子吗?”

陌筱言腰间突然一紧,身子向后一倾,被纪明辰压在了身下,由于近距离,纪明辰身上的酒精味愈发地浓重,看来的确是没有少喝。

第二章无爱的亲密

“你喝多了?”陌筱言本能的双手护住自己。

纪明辰满眸恨意,将陌筱言护着自己的手分开紧紧摁住,“你在这儿矫情什么,不是想要得到纪太太的待遇吗?”

陌筱言盯着纪明辰的眼眸霎那间澈亮通透,只不过也只维持了一秒,因为下一秒,就被纪明辰粗鲁地动作将腿上的伤口弄疼。

眼泪因为疼痛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我受伤了,不方便……”

“就这一点伤痕,还敢这么装,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你,汐儿怎会毁容,怎会患上抑郁,孤单一人在国外,穆家人有多伤心?”只有提到穆汐,纪明辰眼角眉间,才会浮起温柔。

“她只是毁了容,而我呢,失去了我最爱的奶奶。”

“你住口!”纪明辰眸光冷若冰霜,“别以为你奶奶救了我家,以此逼迫我妈同意让我娶了你,你就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跟我说话。”

说罢粗鲁地扯开了她身上的衣裳,男人劲瘦的腰部重重的一撞。

陌筱言咬着牙,忍着初次的剧痛,任由他不断占有。

所有对她的怨念和讥讽全都化作了气力,纪明辰力度愈发猛烈,“陌筱言,你真是贱,还会装,不是想要吗,我给你,你tm的就是这样是不是?”

陌筱言双肩微颤,眸光微暗,纪明辰如若不是因为我太爱你,奶奶怎会以死相逼,让她压下了女二纵火的犯罪事实,将证据一并丢入火场。

又一次猛烈的攻击让陌筱言身子不断升温,疼痛感不知是不是因为麻木已然全无,而男人眉宇之间的冰霜愈来愈后,看一眼,都能让陌筱言冷得发颤。

事了,男人从她身上翻身下床,站在床侧,望着陌筱言,勾唇一笑:“纪太太,你所要的待遇,我纪明辰这一次可是完成了,这一场欢爱,不知道,纪太太您是否舒服欢快?”话毕,眼底滑过一抹轻嘲,随即转身上了楼,进了浴室。

望着沙发上一抹刺眼的红,陌筱言面色惨白一片。

走进卧室,推开了浴室的门,径直而入,紧紧自后抱住了纪明辰,纪明辰停止洗浴动作,转过身,眼角讽意渐重,“看来,纪太太还是不太满意?”

“我知道,一会儿你还是会走,我只想多抱抱你。”

只不过,下一秒,陌筱言便被纪明辰挣脱开,整个人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滚开――”纪明辰眸光泠冽,“知不知道你这副模样,让人多倒胃口,多犯贱。”

言闭,纪明辰扯过一旁地浴巾,随后愤然离去,剧痛让陌筱言愈发地清醒,也愈发地心沉。

天色微白,屋外雾气弥漫,灰蒙蒙的一片,清冷非凡。

陌筱言缩在房间角落,将头紧紧埋进双膝盖,自未掩上的房间门缝飘来的声音,让她愈加地难受,双眸愈发空洞。

“汐儿,你怎么了,现在应该是午休时间,怎么不休息?”纪明辰嗓音充满磁性,此时对着电话那头的女子温柔的语气,估计任谁都会被感化,陌筱言却听得万般戳心。

第三章天色微白

“汐儿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放心,她已经答应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失望了,真的,我答应你。”

纪明辰哄孩童般地宠溺语气与他往日里雷厉风行的模样有着天差地别,只不过也只是对着那个远在他国的名叫穆汐的女子而已。

“汐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念你,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幸福,坚强一点好不好,没有什么难关是过不了的知道吗?”

或许是电话那头突然提及了陌筱言,纪明辰语气微微变了一变,情绪有些下沉,“我会尽快处理的,你现在好好休息,等我安排就是。”

陌筱言眼眸稍稍抬起,望向声音所出方向,嘴角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有多狰狞可怖。

“什么,你要回国内做手术,好了不用担心了,这一次,你一定会恢复容貌,以后,你就可以去演你想要演的角色了。”

“好好好,我先让她去做移皮手术,我即刻安排人去接你,你自己回来我不放心。”

也不知道两人电话聊了许久,陌筱言只知道,在她依稀沉睡之际,卧室外传来了他的脚步声,“这几天就给我在这儿好好待着,你要清楚,没有半点价值,是会被当成垃圾扔掉的。”

语气强硬,冷酷,容不得任何辩驳,陌筱言可以想像这个男人此时此刻的面色,阴沉冷婺。

随后,男人脚步声愈趋愈远,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陌筱言眼眶早已经被泪水打湿,滴答滴答敲打在地板上,很快干涸不见。

而另一头。

穆汐望向梳妆台上的水晶镜,镜子里的她,标准瓜子脸,杏眸红唇,面若桃花,完美无瑕。

不过脑海里很快浮现出陌筱言那张可以说是倾城倾国的面庞,嘴角渐起的一抹笑意,寒意逼人。

“陌筱言,不过就浪费你的一点皮,总该不过分的吧,我和明辰这么相爱,你那多手的奶奶自作自受想要去死,一句话就让纪伯母同意了婚事,真是笑话。”

闺蜜劳婷婷本是NW国际酒店主管,此次调回国内分部任经理一职,陌筱言特地前来道喜。

不愧是国际七星级酒店,设施装修以及服务皆是一流,劳婷婷还在开会,陌筱言便一个人坐在客房大厅休息席上等候。

这时,纪明辰颀长身影出现在电梯口,只见他亲密挽着一名女子朝着此处走来,陌筱言腾地站起身。

女子戴着墨镜,面庞用纱巾蒙起,透明纱巾下的嘴角在望见陌筱言时,轻扬起一丝弧度,有轻蔑,有轻狂,更多的却是,示威。

这个示威的模样,让陌筱言认出了此人,穆汐,纪氏传媒旗下的艺人,亦是纪明辰心念念且痴心以负的女子。

五年前,一场大火,带走了奶奶,也给自己带来整整五年的悲情。

眼睁睁地看着纪明辰和穆汐有说有笑地进入总统套房,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廊道上依稀仿佛还留下他们的恩爱笑语,教人听着耳膜有些刺痛,心上的彻骨心扉,又痛了几分?

第四章最后一次配合你演戏

陌筱言鼻子微微发酸,眼眶略显干涩,但却没有眼泪流出。

这一幕被适时出现的劳婷婷看在了眼里,即刻脚下生风般地凑近陌筱言,满脸担心,“筱言真是对不起啊,我上来迟了些,让你看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

“我没事。”

劳婷婷跺了跺脚,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气死我了,你说,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对你啊,太过份了吧,亏他还是个公众人物。”

陌筱言低眸没有言语,脸色煞白,心情沉重异常,即使表情佯装着淡然,心里的悲痛却早已溢于言表。

一个小时之后,纪明辰一个人走出了总统套房,经过总台时陌筱言叫住了他,但他并未停留,径直步入电梯离开。

外面此时细雨飘飘,气温骤降,陌筱言一身单薄衣裙冒着雨直直追上了纪明辰。

纪明辰愤力甩开陌筱言,后者因脚下穿着高跟鞋,被这么甩开,鞋跟一歪,径直摔入水坑,一身狼狈。

然而纪明辰并没有回头,语气颇为嫌弃,“说,想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

对于陌筱言蓦然而起的强硬语气,纪明辰愈加不满,倏地回过头,“你在干什么,居然敢对我发脾气了?”

“我一向如此,只不过你从来对我,都只是忽略,”陌筱言眼眸微微黯然,语气微低,“你和穆汐,来这儿,怕会影响不好,我想和你……”

纪明辰面色下沉,“你在质问我?”

“不是,”陌筱言沉默了几秒,说道,“你能不能和穆汐说一下,过两天就是结婚纪念日,你父母每年都会回来,我担心我去做手术,会让二老起疑心。”

纪明辰没有说话,瞪了一眼陌筱言,随后上车离开,车轮驶过水坑,溅了陌筱言一身的污水。

陌筱言肩膀因哭泣而不停抽动,纪明辰,这一件事,或许是我最后一次配合你演戏了。

一连两日,陌筱言不知道为何自己还会驻足在穆汐下榻的酒店楼下,因为他也入住的缘故吗?

“没有想到,陌筱言你还真是明辰的好妻子呀?”

陌筱言循声而望,戴着口罩的穆汐不知何时已在跟前,随即扭头就走。

“五年了,陌筱言你居然这么的不堪,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穆汐语气挑衅之意十足。

脚下一措,陌筱言对此人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是恨意,若不是眼前的这个人,她不会失去奶奶,更不会失了自己,“貌似,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吧?”

“我不想和你吵架,”穆汐将墨镜戴上,走近陌筱言,“走吧,跟我去一个地方,明辰在等着了。”

陌筱言没有理会,绕过穆汐直接离开。

“如果你想再为明辰做最后一件事,那么就必须得去了,”

穆汐语气听着虽淡,但硝烟味道不减反增,“我回来了,就不会再有你什么事了,明辰爱的是我不是你,以后他有我来照顾,有我来爱,你这个名不副实的纪太太,很快可以解放了。”

第五章震惊,不可思议

当笑容满面,眸光温柔的纪明辰余光瞥见与穆汐站在一起的陌筱言时,面部表情瞬间凝固,明显不悦,“你来干什么?”

“穆汐是想让我去看看,你们是怎么恩爱,如胶似漆的?”说着,自顾自地拉开车门,坐在了后座上。

“明辰,毕竟你们名义上现在还是夫妻,三个人一起去听音乐会,比较安全是吧?”

穆汐解释。

“汐儿,这……”

“明辰,我既是公众人物,想要复出,至少得有一个正面的形象不是吗?”穆汐莞尔,“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嘛?”

纪明辰缓了缓神色,“好,听你的。”

音乐厅特别邀请来国际音乐大师,演奏国之名曲《送别》,乐声婉婉,情境很好。

穆汐头枕着纪明辰肩膀,一副娇小可人的模样,纪明辰则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汐儿,你知道吗,对你的情,可以追溯到儿时了,那时我们都还小,但你当年就是因为这一首歌,便再也忘不掉你了,后来,长大之后我们居然还能重逢,”纪明辰紧紧搂着穆汐,“而这一次,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纪明辰儿时被人贩子拐走,只不过路上他生病,便被人贩子扔在了福利院门口,在福利院里,纪明辰认识了一个经常跑到福利院和孤儿们一起唱歌的女孩子,只知道大家都叫女孩汐汐,后来父母通过多方找回了他,离开之际,汐汐带领福利院的小伙伴们为他唱了一首送别,就是在那一双不舍的眼眸和不舍的歌声里,纪明辰对女孩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直到后来遇上了穆汐。

听着纪明辰和穆汐婉婉细语,陌筱言双手紧紧攥在了一起,震惊,不可思议,愤恨……多种心绪交杂在一起,让她此时此刻坐如针灸。

陌筱言儿时的名字叫兰汐汐,后来因为家中出事,不得已改名换姓。

她心仪纪明辰这事,也只有当初身为自己好友的穆汐知道,只不过她当时也不叫穆汐。

直到现在,她为何要把自己名字执意改为单字汐,为何要自己在她出道演出上在幕后替她唱歌,现在看来,都不难解释了。

“对不起啊明辰,我嗓子坏了,不能再唱歌,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为你唱,对不起!”穆汐靠着纪明辰,语气满是惋惜和委屈。

纪明辰满脸宠溺,“傻瓜,我跟你在一起又不是为了听你唱歌!”

音乐厅里灯光暗淡清幽,但他那熟悉的棱角转换成宠溺模样时,陌筱言还是可以辨得出来的,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心不只是一般地疼,还是撕裂的疼。

音乐会结束,纪明辰只看了一眼陌筱言,便牵着穆汐离开了,后者眼底尽收的全是他的冷漠。

望着纪明辰的车子愈趋愈远,直到消失在夜幕尽头,陌筱言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一个人走在无人街头,放声哭泣。

他没有忘记自己,只不过这五年,真的太长了,太长了……这五年来,两人是都在互相耽误吗?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