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殷云素莫沉煜by迟早早_宠妃在上我在下小说阅读

  • 2018-12-14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宠妃在上我在下》是由“迟早早”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殷云素莫沉煜,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古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殷云素莫沉煜by迟早早_宠妃在上我在下小说阅读

第一章庶女云素

冬月,天气冷寒。有些刺骨的寒风更是见缝插针的往怀里钻。

潮湿阴暗的破庙里,殷云素紧了紧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满是疤痕的手轻抚了有些干裂的嘴唇,今天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不成功便成仁!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有些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一会儿那人来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若是办砸了,那么你的下半辈子就只能在乞丐窝里过了。”

分明是温柔如水的声音,殷云素还是忍不住抖了抖,向阴暗的角落里缩去,仿佛怕极了面前这个人,“紫菱姑娘请放心,我一定会完成大小姐的吩咐。”

紫菱满意的点了点头,“事成之后,等小姐通知。”说完,便疾步走了出去,她是真的片刻也不想待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

看着那渐渐消失不见的身影,本来瑟瑟发抖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暗色,喃喃自语道,“大姐,你还真的是厚待小妹啊。”

距她重生在这个陌生的身躯还不过三天,就被人当做玩物送给了那个据说是个病秧子的世子爷,她也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没错她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庶女。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虽然重生了,朝代还是那个朝代,算起日子,这应该是她前身死后的第二年。

思索间,外面响起了陌生男子的声音,殷云素快速的起身躲在了供桌下面,那还有刚才那副病恹恹畏畏缩缩的样子。

说话声由远到近,殷云素竖起耳朵,因为男子声音压的极低,她只断断续续的听到几个字,“晋王,”“沉塘,”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片刻间,声音越来越低,殷云素努力的竖起耳朵,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握紧满是虚汗的手掌,凝神不动,这副身体的大姐,相府的嫡出大小姐殷云锦,乃是名满京城的才女加美女。这样一个人中龙凤又怎么会甘愿嫁给一个土都埋到脖子上的病秧子?虽然镇国将军府确实也属于位高权重,但是也要有那个命享才是。

奈何殷云锦和那个病秧子从小便订了娃娃亲,更是交换了信物。殷相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德行是必不能有失!所以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悔婚!

他自是不甘心自己宠爱的嫡女嫁给一个病秧子,早前就透露出些许风声给病秧子,想把自己的庶女嫁与其为妻,病秧子自是不依,这几日便要到京城来提亲。听到这个消息,殷相自然慌了,便有了今天这一出!

外面突然响起阵阵马蹄声打断了殷云素的思路,庙中的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欣喜的向外迎去。殷云素的心顿时一沉,只听这马蹄声,来人便不少,她今日到底要怎么脱身?

脖子一阵发凉,接着腰上便是一紧。有些粗糙的手掌握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脖子上那冰冷刺骨的匕首也在提醒着她,自己被人挟持了!

殷云素顿时动也不敢动。

第二章晋王有毒

因为两人此时都躲在供桌底下,自是不能有太大的动作。殷云素示好的点了点头,心下一松,看来这个男子跟外面的人并不是一伙的。她还真是倒霉催的,前有狼后有虎!

脚步声由远到近,一个有些嚣张跋扈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那么耳熟,“小五跟我说那个病秧子今天晚上就会在这里落脚,本王怎么整治他!”

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她怎么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有时候,越是到用脑子的时候,脑子就越是不灵光。殷云素叹了口气,她还真是有些时运不济。

接着下面的人狗腿的迎合道,“王爷,您料事如神,那个病秧子怎么会是您的对手呢!今天晚上定要让他知道知道王爷您的厉害!”

接着又是一些谄媚的对话,电光火石之间,殷云素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原来是他?!怪不得她听着声音那么耳熟呢!

晋王,皇三子阮关申。不学无术,爱好女色,其恶名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奈何有个深情的好父皇,对先皇后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才纵子行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起来,这个晋王也算是她的仇人!毕竟她前世可是折在这厮的手里的。只是归根结底,那隐在暗处的幕后黑手从未露过面,晋王也只算是个帮凶。所以,再见晋王,她并没有多深的恨意。

等了许久,晋王有些不耐烦的起身向外望去,“怎么等了这么久,姬无痕还未到?”

杵在一旁的小厮又是一顿马屁狂拍,“想来,那姬无痕定是因为是个瘸子,所以路上才耽搁了。就他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敢肖想殷大小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大笑。晋王很是满意这副说辞,冷哼一声,“今天我就让那姬无痕来的了京城,回不去太原!可安排好了?”

小厮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属下都安排好了,只是一点,那殷三小姐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他们今天的计划若是缺了殷三小姐,那可就大打折扣了!

晋王啐了一口,“这病秧子配下贱的庶女,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尝尝这男欢女爱的滋味,倒也是便宜他们这对狗男女了!若是殷云素今天晚上到不了,就把咱们准备好的烟花女子用上罢了!”

殷云素心里一惊,她本以为殷云锦是想毁她名节,让她替其出嫁!没想到还真是最毒妇人心!这女人竟然还想要她的命!不过转念一想,这逼死丞相府的三小姐,还玷污了人家的清白,也确实够姬无痕那病秧子喝一壶了!

而身后挟持她的男子,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一动不动的就像个木头人。她一时半会还真是猜不出来这男子的身份。反正亦是敌非友!

晋王虽然是个半吊子,但是脑子还是够用的。他环顾破庙四周,冷笑道,“我们等了这么久这鱼儿都还没上钩,说不定这鱼儿就在这暗处悄悄的看着我们呢。”

第三章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小厮立刻会意,上前请示道,“王爷的意思是,要搜查这破庙?”这破庙虽小,若是想藏人倒也是能藏人的。只是那病秧子和那个庶女真的有那么聪明,会静静的躲在暗处?

晋王并未言语,只一个眼神过去,下面的人就很有默契的分散开来,四处察看。殷云素捏了一把汗,她所躲藏的地方其实在整个破庙里尤为显眼。若是这晋王有半点敬畏之心,自是不会搜查这供桌,但是依现在看来,这群狗腿子就朝着这供桌的方向走来……

而身后的男子连呼吸都没有慌乱半分,难道他就真的不怕被搜查出来?

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和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仿佛在殷云素的心上横了一把锤。她冷静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横竖已经是跑不了了,不如她主动出去把身后这男子给卖了,再与晋王周旋一番,争取活命的机会?

想到这里,殷云素下定决心,前腿已经向前挪了一小步,正在这时,外面突然想起了喧哗声,“有刺客!快追!”

刺客?怎么会出现的这么巧?难道这是身后这人的杰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要说这刺客也确实出现的及时,恰巧出现在搜查供桌这批人的身前,把他们给吸引了过去!

一时之间,只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抓刺客了!”“刺客往南边跑了!”“快去追!”

“那个人是故意吸引他们注意力的,现在给你一个选择,出去把晋王从这破庙引开,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让你的小命交代在这里。”男子刻意压低的声音透出一股冷意。似乎在他眼里,人命真的就如草芥一般。

只要让她出去,往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自有分寸!殷云素点了点头,“大侠请放心,小女子与您无怨无恨,只要您放小女子一条生路,小女子自是感激涕零。”

哼!等她出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厮给卖了!那男子似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明明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看不到她脸上的任何表情。他轻笑一声,“真的?”

殷云素刚想表忠心,下巴突然被人大力掰开,一颗药丸就这么顺顺利利的顺着嗓子滑了下去。她瞪大了眼睛,再也顾不上别的,扭头就问,“大侠,您给我吃的可是强身健体的补药?”

入目的并不是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相貌,也不是粗犷长满了毛发的大汉。而是一张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脸,心底怎么似乎有点小失望呢?那么有磁性的声音,竟然配了如此一副平庸的相貌,倒真是有些可惜了……

“我给你吃的是什么,我想你心里自然有数。一会儿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要在心里过一遍啊。”男子挑了挑眉,示意殷云素应该出去吸引晋王的目光了。

透过桌布,隐约看到庙里的人全部往门口涌了过去。此时却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小小的供桌。

殷云素当机立断的往前爬去,确定没人之后,一把掀起桌布。身子依旧是半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向角落里的稻草堆挪去。

小心翼翼的盯着那随时可能转过身来的人群,她咬了咬牙,拿起怀里的匕首就插向了肚子右下方的部位。

第四章她想逃逃不了

“嘶,”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自残这种事,她确实是第一次干。虽然比想象中的疼,但是咬咬牙也是能挺过去的。看着那如不要钱般往外喷涌的血水,殷云素皱眉呻吟。

“咦,那边似乎有人?”一众侍卫找不到那突然逃窜的黑衣人,却被殷云素的声音给吸引过来了。

看着被血水染红了半边衣服的殷云素,晋王眼神里没有半分怜惜,反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殷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殷云素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那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失踪之后出现。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传闻中是个受气包和草包的殷二小姐,真的有这么深的心机来搞事情?

殷云素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晋王似乎也并不如传闻中的那样喜爱女色,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竟然引不起他的半分怜惜,一句你怎么在这里,似乎对她怎么受伤的半点也不感兴趣啊……

“咳咳,”殷云素秀眉微蹙,仿佛喘不上气般,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哽咽道,“王爷可要为小女做主啊!”记忆中在京城几次宴会中,她确实与这晋王有过几次照面。所以这么唐突的尊称一声晋王殿下,他应当是不会起疑的。

“呀,殷小姐的血怎么一直流,殷小姐您上药了吗?”有好心的随行大夫出声问道。

“还不曾止血上药。”殷云素摇了摇头,“大姐让我在这破庙等晋王殿下到来,没想到,”殷云素又抽噎两声,“晋王殿下没等到,却被人打晕了,我刚刚醒来的时候,身上就已经是这样了,真是可恨,竟然连行凶者的样子也没看见!若是看见了,有晋王在这里,还能帮小女主持公道!”

一番完美的说辞,把自己干净的撇了出去,只是不知道这晋王又信几分呢?“哎呀,好疼。”殷云素可怜巴巴的望向了晋王,“王爷一定要把那歹徒绳之以法啊!”

殷云素的这番话说了等于没说,他从中没有得到半分有用的信息。这个女人伤的似乎不轻,事情一时半会也摸不到头绪。晋王摆了摆手,“来给殷小姐止血上药,其余人原地搜查。”

话音刚落,一众侍卫立刻分散开来,随行的大夫站在一旁,有些踌躇的说道,“因殷小姐的伤口有些特殊,小的不敢随意冒犯,所以只能给小姐一些止血消炎的药,小姐自行上药,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殷云素莫名的对这有医德的大夫多了些好感,她放柔了声音,“多谢大夫,麻烦您把药给我以及用法用量,我自己也可以上药的。”

晋王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这手底下的人倒也不全是坏人。这个随行大夫还算是不错,为她考虑的细心周到。

接过大夫递过来的药,殷云素快速的把药敷在了伤口处。然后从裙子边缘撕下一块布条,细细的绑在了伤口处,防止药粉乱撒。这四周都是男子,她也不能把衣服撕下清洗伤口,只能先暂时止血。等回到京城再另做处理。

京城?她还回的去吗?现在的她在晋王眼里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只不过那个能让她成为尸体的倒霉蛋还没出现呢。眼下,她该怎么样才能逃离晋王的视线呢?

第五章世子爷来了

晋王收敛了心神,好奇的打量着殷云素的一举一动,越看越觉得有趣,只不过再怎么有趣,马上也就是一具尸体了。

“你见过姬无痕吗?”晋王的声音冷不防的在殷云素的背后出现,吓了人一大跳。他摆了摆手,示意一旁的随行大夫下去。此时,这周围竟没有第三人的存在,显然是晋王有意支开。

殷云素转过身来,行了礼数方才答道,“姬无痕是大姐的未婚夫,大姐都没见过,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可能见过呢?”殷家的家规是极其严格的,女子未出阁之前是绝对不能跟男子单独见面。况且殷家一家人都不待见姬无痕,又怎么会让他和殷云锦见面呢?

倒是油嘴滑舌,晋王看向殷云素的眸光又深了一分,刚才那些话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听见没有,她是装傻还是真的不知道呢?

“你今天的任务想必也很清楚,是你大姐爱护你才给你指了这么好的姻缘,不然,单凭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怎么够资格爬上姬无痕的床呢?”晋王的视线一直在殷云素的身上就没离开,这个女人似乎太过气定神闲了些。

殷云素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副感激涕零的神色,“云素一直得到长姐的爱护和庇佑,如今更是连姻缘都让长姐操心。心里真是万分的过意不去。在云素心里,长姐就如我那早早过世的母亲一样。云素以后一定日日吃斋念佛,祈祷长姐身体安康,事事如意。”

明明是夸人的话,晋王却怎么听怎么觉得不舒服,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这殷云素似乎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也犯不着他继续试探了。反正横竖今天这女人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他看仔细就是了。

“王爷,有要事禀报!”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有些尴尬的气氛。晋王疾步向一旁走去,殷云素竖起耳朵,努力听也听不见半个字,只见晋王的眼神越听越亮,她想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那报信的随从屁颠屁颠的下去领赏,殷云素本来放着的心又悬了起来。她现在还没想好怎么从晋王的眼皮底下脱身,晋王估计已经想好怎么对付她的辙了……

“来人,全部藏在破庙外,来一个轻功好的把殷小姐也拖上!”晋王本来皱着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连带着看殷云素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越是这样,殷云素心里就越是慌乱,只是眼下她什么也做不了,面上还要强挤出一丝笑意。

一声令下,一众随从训练有素的收拾起破庙被他们破坏的东西,就连刚才殷云素躺过的稻草染上的血迹也清理的干干净净。难道来的是他?殷云素咬了咬牙,心里暗骂,这个该死的讨债鬼!

果不其然,这一行人刚刚收拾完毕,就有探路的前锋奔驰而来。进到破庙四处打探之后才去给主人报信,但也算是谨慎。

“世子爷,奴才刚才已经四处打探过了,这破庙惨败不堪,想来已经很久没有受到香火的供奉了。世子爷您今天晚上就暂时在这里委屈一晚上,等明天晚上我们入了城,条件就不会这么艰苦了。”随行的侍卫小心翼翼的从马车里搀扶下来一位少年,因搁的有些远,殷云素并未看清男子的相貌,单看身材只觉得有些孱弱。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司橙江励by佚名-深情不待离别苦

  •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林若凡by玄医灵药-悬壶天医无广

  •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林爱雷蒙在线阅

  •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海上繁花小说秦苏顾靳衍在线阅读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

  •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也无风雨也无晴温柔乔逸晨小说

  •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方藤杨希by舞凌盟主-冷少柔心许

  •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

    不会再一意孤行白梨落南宫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