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札网 > 阅读 >

夙无邪by桀君桑v-阴间阴官无弹窗阅读

  • 2018-12-19
  • 编辑:读札网
  • 己被围观59次

《阴间阴官》是由“桀君桑v”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夙无邪,我叫夙无邪,因为一次意外的抓了一只恶鬼,然后我从一个马前卒成了阎王的跟前人,喜欢的人可以阅读了。

免费阅读:

“咣当——!”

来不及多想,隔间的厨房传来不小的动静,像是将什么摔在地上。

养父母早已不在,家中只留下我一人,难不成是刖灸?与我交往过多之人并无几个,若是消去现在我身旁的诡异事情,我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他。

我起身快步走进厨房,只见一位身高与我差不多的黑衣男子,正弯腰收拾着地上的碎碗。

毕后,将放在一旁灶上的饭菜端出,而我,就像一缕残魂,他竟直直地穿过我的身体。

我始终没有什么动作,因为就在转身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我整只鬼都愣住了。

简直太像了,那张脸就跟我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不,那就是我!

我垂眸,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体,恍然如梦。在阳间不一定,但在阴间,就算是刚来的鬼魂也是实体,除非是将死之灵,或魂魄七零八碎的残魂残魄,否则根本不存在能从别的鬼身上穿过的事情。

我这是快死了……还是只剩残魂了?

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后,我急步跟了出去。

我随他到庭院中,那里设有四角的桌与椅,是来吃饭用的,养父母还在时我们便一日三餐都在那食用。但他们早已过世多时,如今再见到,且那个跟我长得一样的家伙做着原本我做过的事,我有些怅然,但也终究没做些什么出来。

我盯着桌上放置的四副碗筷,不解,为何有四副碗筷,莫非……有客将至?

我立于门口,朝远处望去,看了半天却也没见有谁到。转头回看,突然发现从我站立的这个角度看去,他们好似都在盯着我。

我鬼使神差地走回去,坐在那余出的空位上,他们立马举箸吃饭。

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

这个想法突然的出现,吓了我一跳,我有些紧张的盯着他们三个。

“啊……”突然,养母轻轻惊叹一声,双目紧紧的瞪着我,一挂血色出现在她的嘴角,然后是鼻子,眼睛,耳朵。

七窍流血!

我惊慌地伸出手,想替她擦去血迹,手却直直的穿过了她的脸。我有些懊恼,但更多的是担心与害怕。

“噗”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突然倒在了地上,我转头望去,却忽见养父如同养母一般的七窍流血,瘫倒于地。

那一刻,我终于崩溃了。养育我多年的养父母再一次死在了我面前,他们是那样的脆弱。

我像疯了一般地扑到另一个“我”面前,也不管他能否看见我,一个劲得朝他咆哮道:“你做了什么!他们怎么会这样!一定你杀了他们,一定是!我不管,你把他们还给我,还给我!”

但我的想法错了,他看得见我,真真切切的看得见我。

他擦了擦手指,斜眼看着我,冷笑道:“我杀了他们?我是谁?我可是你啊,所以……究竟是何人杀了他们,你可清楚?”

我一愣,“他是我,他是我,他是我……”这句话不断的在我脑海里闪现,所以,是我杀了养父母……我止不住的难过,双肩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我猩红着眼看着另一个“我”笑着从我眼前消失,四周便只剩下了养父母的尸首。

一滴鲜红的血泪从我眼眶滑落,这种与至亲的生离死别,论谁也不想接受,可我却经历两遍。

我看着自己这半透明的身子,怕是要魂飞魄散了吧?这样也好,反正也无所心系之事。

我坐到养父母的身旁,静静地等着死亡的降临,边哭边笑,明知鬼流不下几颗眼泪,却依旧嚎得撕心裂肺。

“大人,大人!”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样的急切。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刖灸那挂满担心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白执一袭白衣,屹立于一旁,一同月灸照看着我。

我从地上坐起,摸了摸脸颊,发现并无血泪,不解道:“我这是……发生了什么?”

周围哪还是我家,分明就是刚进禁地的那块地方,温度低的刺骨,周围全是白雾。

“大人你刚进禁地没多久便突然倒下了,怎么叫都不醒。”刖灸看着我,回答道。

白执低头沉思数秒,朝我问道:“阴官大人刚刚可是看见了些莫名其妙的幻境?”

标签(TAG)

更多精彩内容

  •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夜总会高山流水玩法/西西大胆国

  •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做瑜伽时进入小说:中国真人性做

  •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饲养小魔女全文阅读_空姐的紧致

  •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_西西大胆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_分身 哀求

  •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提肛一年后|女安慰自己动手图片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卖比女人一

  •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

    男友给我带眼罩给别人/19禁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