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札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当前位置:读札网 > 小说 >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华恋上妖孽九千岁无弹窗阅读

分类:小说 标签: 时间:2019-03-08

《庶女惊华:恋上妖孽九千岁》是由“樱雪”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楚倾颜、风无痕,嫁给太监当妻,婚后她才知道,他根本就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精力旺盛。

楚倾颜风无痕by樱雪小说-庶女惊华恋上妖孽九千岁无弹窗阅读

免费阅读:

乍一看过去还真的多了几分雍容华贵, 加上她自身携带的气质,更是让那些小太监和丫鬟不敢怠慢。

“其次,我这个人的规矩不多,只要你们做好你们本分的事情我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话锋一转,厉色迸现,“但若是某些人想要借此做些偷偷摸摸,栽赃陷害的事。”唇角微微勾起,眼底尽是冷意,“那对不起,本夫人不仅会按照规矩来办,还会让你们牢记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此话一落,那些心存侥幸的人立马低下了头,尽管心里不服, 但还是不敢像之前那般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

当然,这不楚倾颜方才这番话的效果,而是执事堂的人亲自将楚倾颜送回来,仅是凭借这一点,就容不得他们小觑。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都散了吧。”楚倾颜见好就收, 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散去。

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后,桃枝立马上前, “小姐,你为什么不多树立一下自己的威信,这样他们会听从你的命令。”

楚倾颜脸色一沉,看了桃枝一眼就转身而去。

她不是傻子, 总督府内外都是风无痕的人,即便她再怎么树立威信都是枉然,更何况即便她树立威信那些人也不会听,说不定还会去找风无痕打小报告, 到时候别说威信,就是现在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自由也会被收回。

桃枝见楚倾颜无视自己的话, 紧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翌日一早,楚倾颜早早就被桃枝从被窝里叫了起来。

“小姐,今日是你回门的日子,你怎么忘了?”桃枝见楚倾颜漫不经心,忍不住出声抱怨道。

楚倾颜蹙着眉,脸拉长了一些,“桃枝,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

桃枝大感不好,握着楚倾颜秀发的僵滞了一些, ‘“小,小姐。”

“我之所以留下你,不过是看在你我主仆多年的情分上。”

桃枝紧咬着唇跪在了地上,“奴婢明白,是奴婢越矩了。”

楚倾颜直接无视了桃枝眼中的眼泪,冷声道,“出去。”

“可是奴婢还没伺候……”话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楚倾颜眼底的厉色。

——

风见楚倾颜从屋子里出来,立马出声道,“总督吩咐,让夫人先自行回去,待事情处理完后再到楚府接夫人。”

楚倾颜收紧了放在小腹前的手, 微微颔首,“既然总督公务繁忙,就不叨扰总督了。”

风一愣,原以为会看到楚倾颜无可是从的样子,没想到楚倾颜居然这么淡定。

“风侍卫还有事?”

风立马压下了内心的疑问,对楚倾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见楚倾颜上了马车,他这才转身上了马背。

“哟,那不是总督府的马车吗?怎么?这是要回门?”

“可不是要回门, 不过这下楚家倒是好看了, 人家总督根本不领楚家的情。”

“那不是,人家总督是什么身份?是谁人都看得上的?”

“我看那楚家的三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巴着嫁了总督,落了这么一个独守空房的结果,简直就是报应。”

……

楚倾颜闭目坐在马车上听着外面的闲言碎语, 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这些人倒是有趣,左一句总督,有一句总督,还真的以为她不知道背着总督府是怎么骂风无痕的?

不过这他们既然那么害怕风无痕,为何还敢在这里大声议论?

睁开双眼看向了前面,好一个风,你还真是风无痕的好左右手,居然心里这么缜密。

楚府距离总督府并不远,不过两炷香的功夫便到了。

在桃枝的搀扶下,楚倾颜下了马车。

抬头便见那紧闭的楚府大门,嘴角噙出一抹冷笑,柳氏这么做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呢?

扭身对风道,“风侍卫,有劳了。”

风黑着脸走到了门前, 二话不说就给了门一脚,一脚不开就又来了一脚。

“大胆,何人敢来踢楚府的门?”管家带着一众家仆冲了出来,怒喝道。

楚倾颜不急不缓的走上了前来,笑着道,“徐管家真是好眼力,这总督府的马车也不认识了?”

潜意思就是你可以羞辱我,但你敢羞辱总督吗?

这话比什么都好用,徐管家立马变了脸,对风点头哈腰,“是老奴瞎了眼,居然冒犯了风侍卫。”

话落,又立马来到了楚倾颜的身前,笑脸相迎,“是老奴的错,居然忘了今日是三小姐回门的日子, 请三小姐责罚。”

“责罚?”楚倾颜惊讶的看向了风,“风侍卫,本夫人见识浅,不知这样的罪该如何罚?”

风很不想管,但奈何楚倾颜从一开始就搬出了总督府。

“乱棍打出府上。”

楚倾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无辜的看着被吓得不轻的徐管家,“徐管家,听到了吗?”

徐管家立马跪在了楚倾颜身前,不断的磕着头,心里满是懊悔,“三小姐开恩,老奴这些年一直矜矜业业,不敢有半点含糊,还请三小姐饶老奴一次。”

“那你告诉本夫人,是你忘了本夫人回门,还是有人忘了呢?”楚倾颜笑得一脸的无害,眼里全是好奇。

徐管事抬头看了一眼楚倾颜,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无害的笑容居然让他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