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我被侄子干了孙静 叔叔你的好粗深点 好粗好大哥哥轻一点疼

2015-03-20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导语:按照习俗,结婚办酒席由男方操办,这倒是让我挺高兴,因为,谁不知道啊,这事儿是件伤脑筋的事儿,光是请哪些人都够折腾的。可是,一听老公说准备办50桌,我竟惊叫起来:“天哪,怎么请这么多啊!”你算算,一桌算10人,50桌就要500人,先不说有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就是举行婚礼那天,轮着桌儿敬酒,50桌下来也要2个小时了吧。我不同意,最后定下来40桌。后来才知道,不是因为我不同意,而是实在是找不到这么多人请。

  那几天,老公和公婆就像在谋划一场大战役,几乎天天都脑袋碰脑袋地在那里商量,请这个,不请那个,光是写的名字都满满几本子。就说其中一个寡妇吧,公公不同意请,理由是寡妇晦气;老公说一定要请,说当初寡妇结婚的时候老公送了礼钱,“这个时候不收回来,就没有机会了。再说,万一寡妇还结婚办酒席呢,还得送。”婆婆综合了老公和公公的意见说,结婚就不请了,等我们有了孩子,办满月的时候请。

  我的天呐,有这么算计的吗?

  更让我开眼的事情还有。那晚,老公翻出一个本本,上面竟密密麻麻记着他和父母拢共送出去的礼钱,最后在酒店订下酒席的价位为每桌600元。老公说,一桌600,加上烟酒饮料得800,“如果来宾平均送200块,我们就有赚。”老公津津乐道,口若悬河,可我无语。

  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婆婆找我谈话,给我一份请客的名单,名单上详细列了我可以邀请的客人,比如,父母2人,亲戚若干,朋友若干等。婆婆说,我这边的客人送的礼钱由我收。好像很大气,其实,我知道,之所以限制我的名额,还不是为了最大限度发挥每一位来宾的效益。

  再说说度蜜月。

  我的奶奶和姑姑都在上海,蜜月的第一站理所当然要先去上海,一来我想看看年迈的奶奶,二来我很小的时候跟着父亲来过上海后就再也没去过上海了。

  还在火车上,老公就问我,到了上海住在哪。我说肯定是酒店了,可老公说,能不能在奶奶或姑姑那里挤挤,也能剩下不少住宿费啊。我说上海住房本来就紧张,再说我们是度蜜月,挤在别人家里,彼此都不方便。

  很多年没见奶奶和姑姑都生疏了,给奶奶和表妹买了些礼物,在姑姑家吃顿饭后,我们就告辞了,原定于四天的行程我们压缩至三个白天。反正上海要玩的地方很多,自己玩呗。

  老公说,真是不划算,给我家亲戚花了400多块钱就吃了一顿饭,而且只有三个菜。我有些不高兴,姑姑本来收入就微薄,奶奶也只有不到千元的退休金,还能指望他们什么呢?

  在上海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老公更有了看法

  逛街累了,我提议去星巴克坐坐,可老公说他什么也不喝,陪我坐坐可以,我说星巴克不能白坐,老公就说他在外面等我。我挺生气,我们是在度蜜月,就是出来花钱的啊!

  我赌气一个人走进星巴克,老公居然就在街边蹲下来抽起烟来。

  我哪有心情一个人在里面喝水,但我心头已经很不高兴,回宾馆的路上,我和老公都不吱声。可就在一条街上,我和老公走散了。真是麻烦,老公手机在我身上,宾馆的房卡又在老公包里,我想,老公一定会打个电话给我,我身上没有一分钱,只有回酒店了,如果打车,老公还在找我不在酒店怎么办。于是我就一边往酒店走一边等老公电话。

  可是,老公好像消失了一样,一个电话都没有,本来我就对上海不熟悉,就这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当我边走边问走到酒店后,我早已筋疲力尽,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接到老公电话。

  最后,在酒店大厅,我等了很长时间后,终于引起前台的关注,前台说,我的老公好像早就回去了。当我敲开酒店房门,老公不仅洗了澡,正悠闲地躺在床上看电视呢!

  原打算我们还要去周庄看看的,可我实在是没了心情,匆匆结束了蜜月之行。

  还有件事。我们婚房的窗帘太透,当初订窗帘的时候只考虑好看了,没注意走光这个桥段。新婚前夜老公还让我回家睡,婆婆都觉得奇怪,第二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怎么头天还各自睡自己的呢?老公说,怎么睡啊窗帘这么透,现场直播啊!

  我真是很生气,窗帘透我们就想办法啊,难道就因为窗帘透就一辈子不同床了吗。我也是赌气,说回去睡就回去,等什么时候把窗帘透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再说结婚的事吧!

  本以为我这么激一下老公会有效果,可老公说,窗帘太透他无法进洞房。于是,公婆着急了,公公竟跌跌撞撞找来凳子,艰难地蹬上去,准备更换窗帘,婆婆就颤颤危危在一旁扶着公公抖动的双腿……这一幕让我难以直视,因为,老公竟在一旁打起了网络游戏。

  心情很不好,尽管新婚的美好时刻就要到来。可是,一些看起来不足挂齿的小事就像鞋里咯脚的沙子,让人难受。我脑海里竟闪过一个可怕的字眼――离婚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