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莫小飞by鲸鱼_午夜守尸人

2018-12-12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莫小飞刚下山压根不知道钞票是什么、微信支付宝是什么,但是他却成了很有钱的赶尸人...在都市他帮人驱鬼,人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午夜守尸人》精彩好文推荐

第一章鹤岭山尸王

时间回归到三个月前的鹤岭山上,也就是尸王出现的地方.我与大伯赶到时,附近村民家家都大门紧闭.事发时正值中午时分,本是阳气最重之时,可偏偏在这个时辰,尸王出现残害了不少百姓.

根据一位逃脱者称,这尸王面部狰狞,黑褐色的皮肤,鼻孔处的鼻毛足有一寸长.它张开嘴,满嘴獠牙十分恐怖,见谁咬谁,不分男女老少,现在这个小镇已经变成了一个死镇,活人不管白天夜里都不敢出门,家家都在门上贴了数张黄符.

据悉这尸王身边还有一群打不死的僵尸,白天黑夜都会出来抓活人回去,直到那尸王吸食完人血后,其他僵尸就会上前啃食尸首.

在小镇中央,停放着几具已经碎裂的尸体,哭诉的却只有一位老人.

我大伯转身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小飞,你先把这位老奶奶搀扶回屋,我去四处看看情况,一会我们在这里起坛作法.今天,定要将这尸王铲除,不得留有祸根."我应了一声,向那位老人走去,而我大伯也已经离开.

我走到她面前,惋惜的说:"老奶奶,你请节哀,这人死不能复生,你得保住身体才是啊.""小伙子,你说我现在这样,还算是活人吗?哈哈哈~"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入我的耳朵内,我一听,赶紧向后退了两步.

她慢慢站起身,转过头看着我,她的嘴上满是鲜血,那笑起来的模样格外渗人.

我正拿出桃木剑,插上黄符,只见她一声嘶吼,本是关闭的房门被一一推开,一具具行尸摇摇晃晃的向我走来.

我环顾四周,看了看这紧逼的行尸,拿起桃木剑就插了过去.黄符一张张摧毁,桃木剑也被一截截腐蚀,在紧要关头,我大伯应声赶到.

"小飞,你先从后边离开去探探那山腰的洞口,这里交给我来对付."我点了点头,丢掉手中的桃木剑,从腰上拿出一叠黄符,向后跑去.

每一张黄符都贴在了行尸的额头上,我本想消灭他们,却再度想想行尸本就是中了尸毒,如果中毒较早,说不定还有的救.

对于救不救,我还得看我大伯怎么定论,我不敢私自定夺.我快速的跑到不远处的悬崖边,这里到下面,怎么说也有几百上千米,我看了看后方的松柏树和那村民下洞用的绳索,二话没说就跳了下去.

学道之人本就得身手敏捷,再加上常年待在山上,这些技巧也早已经轻车熟路.

眼看距离半山腰的洞口越来越近,我伸手抓住一旁的绳索,向下滑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我慢慢晃动身体,利用绳索将自己甩到山洞内.山洞里黑漆嘛唔的,什么也看不到,但脚下每走一步,就会听见一蹦一跳的声音.我一停下,它们也停下,我一走动,它们也跟着走动.

我摸着黑走了一段距离,扶着墙的手掌上总感觉黏糊糊的,脚下也慢慢有水的声音.

走了一会,我停了下来,摸索着从裤裆里掏出一只香烟放在嘴里,火柴慢慢划过火柴盒上的擦皮.

"cu~"

火柴被点燃,发出一道红色火光,我慢慢勾过头,点燃了香烟,吸了两口.周围弥漫着香烟的气味,正当我要甩灭火柴的时候,我前边出现了一具尸体.

我顿时被吓到瘫软在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尸体就向我跳来.我迅速向外跑去,嘴里的烟也已经断成两节.

"大伯,救命啊,大伯……"我嘴里不停的叫喊着,那尸体却步步紧逼,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吐掉嘴里的烟头,一步跨出去抓住了那条绳索,我惶恐不安的往上爬去,正当我爬了一段距离后,洞内发生了爆炸,一簇火光喷出洞口.

这一个场面,吓的我腿脚发软,我正低头一看,那尸体燃烧着火焰,正慢慢抓着绳索向我爬上来.

我正不知所措时,我大伯跳了下来,他不偏不差的踩到那尸体的头上,然后抓住了绳索.

尸体受力掉下了悬崖,我大伯的裤腿也已经被火点燃,他赶紧脱下了裤子,然后用小刀割断了燃烧的绳索.

我慢慢向上爬去,腿脚还一直在打哆嗦,虽我是一个道士,但这么大的动静还是第一次碰到.

上了崖顶,我大伯拍了怕他的裤衩子,我看了一会嬉皮笑脸的说:"大伯,你这裤衩子挺好看的啊.""你也觉得不错吧,我正想把它当做你继承咱茅山传人的衣钵呢."我一听,楞在了那里,本想调侃他一番,可竟然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心里咯噔一下掉下来一块大石头.

我正想坐到树下休息一会,我大伯一看,心事重重的对我说道:"这尸王洞怎么就莫名其妙发生爆炸了呢?真搞不懂."正当我想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时,我大伯又说了一句:"这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非把他大卸八块,好不容易接趟活,现在好了,连照面都没打一个,这尸王就没了."我一着急,被口水呛了一下,我咳嗽了几声,大伯看了看我,阴险的笑着说:"小飞啊,这爆炸前好像只有你一个人进去过,你不妨说说这洞里的情况呗."我再次咽了咽唾沫,笑了笑答到:"不知道,这洞里黑漆漆的,我哪看得清啊.""那你手上的硫磺怎么来的."

我大伯一说,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赶紧拿起手一看,一层黏糊糊的硫磺液体沾满了我的手,但我却没感觉到它有腐蚀性.

我紧张兮兮的说:"这,这是我不小心摸到的."

我大伯一听,笑着说:"你不会又再里面抽烟了吧?你这可是有过前科的,这,让我甚是怀疑啊.""我说,你可别拿以前的过错扣我头上,说没有就是没有."我生气的站了起来,声音挺坚定的,但心里却一直担心大伯怪罪.

记得上次和大伯去探洞,我因为偷懒,蹲在洞口抽了支烟,结果一阵大风刮来,烟头被吹了进去.

?

第二章 大伯让我下了山

洞里渗出的硫磺被点燃,发生爆炸,我还好,只是被火团推到了外面,而大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大腿被烧伤,差点死在了洞里.

我没想到,这尸王就这么被烧死了,洞里的火燃烧了整整一个星期才熄灭.而这座村庄,也无人生还,我和大伯只好返回寻龙山.

我的名字叫莫小飞,算起来我今年应该20岁了,可从未离开过寻龙山.在寻龙山附近,一共居住着300多户人家,货币流通也都是早些年的铜板.

这里山脉相连,却从来没有人想过下山,因为我们的老祖宗流传着一句话,山下的人都是愚民,不懂得生活,疯疯癫癫,整天无所事事,所以我们这里的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只能待在山上.

我大伯叫代孝礼,是茅山派第一百九十八代传人,道法高超,却又贪图美色,一直妄想能看遍世间美女.

从误打误撞消灭尸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我和大伯的小地摊却无人问津.

我大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再看看蹲在一旁陪小孩子下棋的我,长叹了一口气.

"小飞啊,要不你还是下山吧."

"为什么啊,我不去."

"你必须得去,你看看你,每天吃我的用我的,还尽给我找麻烦.现在大伯我给你一条路走,那就是下山.""我不去,这山下的人都是疯子."

"你看看这山下来的跑腿刘四,他这穿的多时髦啊,再看看你这身,已经是10年前我穿过的,这补上去的布料都够缝件新的了.""大伯你想赶我走啊."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大伯呢.我不是赶你走,是想让你下山去看看,也好给自己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你小时候不是一直嚷嚷着要下山嘛,现在我允许你下山."我慢慢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哈哈,你们输了,给钱给钱."我大伯一看,摇了摇头,眉目紧皱,装出一副哭腔说道:"小飞啊,就当大伯求你了,你下山吧,你这一天得吃10碗米饭,一顿就是5碗.现在迫在眉睫,这些年赚的钱也都拿来养活你了啊."我一听,生气的说:"大伯你分明就是在赶我走,说我吃10碗米饭,这里谁不知道你用的是钵,你吃五碗比我吃10碗还多呢.""你这臭小子,今天我就要和你断绝关系,揭我老底,我和你没完.""断绝就断绝,谁怕是孙子."

我吹着口哨,想往屋里走,只见大伯抄起他那桃木剑就跑了上来.

"臭小子,你有本事你别跑."

我转过头看着大伯,一边跑一边说道:"你当我傻啊,有本事你别追啊,你不追我就不跑."下山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后山的悬崖,悬崖边上绑着一根绳索,这绳索也是为跑腿刘四弄的.

刘四呢就是在下面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上来,比如那什么手机啊,电视机啊.

我还花了三串铜板才换到他这手机呢,可这玩意我又不会用,上面唯一的一个发电机还是村长家的,听说还是花十贯铜板从刘四手里弄来的.

我背着包裹,站着悬崖边上,我回头看了一眼村庄,兴高采烈的跳了下去.

当要到底的时候,我看到刘四正拿着东西往上爬.

"嗨,刘大腿,这次又带了什么好东西啊."

我抓住绳索,只听那刘四回了句:"小赤佬,这么高跳下去,不摔死你丫的."我一听,慢慢滑落下去,我拉紧绳索,晃了一会,一阵尖叫慢慢传了下来.

我笑着说:"你得抓紧了,不然这掉下来,你可比我难受多了."我说完,顺着小路下了山,穿个一片树林后,眼前的这般模样着实让我兴奋至极.

一座座高楼大厦,一条条无边无际的道路,还有那会移动的小汽车.再山上待了20年,今天我终于解放了,我好奇的往山下跑去.

正当我快要到达山下时,一个男孩子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虽然放慢了脚步,却还是撞倒了他.

他手里的包子慢慢从路上滚了下去,而我和他也刚好亲了个嘴.

他站起身,撒泼的说道:"你个臭流氓,占我便宜,你还我包子,哼嗯~""哦,原来你是女的啊,我说怎么嘴这么香呢,就是这脾气得改改,不然以后嫁不出去的."我慢慢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正想往山下继续走去.可谁知那女孩直接跑到我前面将我拦下,她伸出手在我面前摆了摆.

"怎么,贪图我的美色啊,我可没功夫陪你玩,先走了啊."我说完,推开了她.

她生气的跺了跺脚,说道:"你个小乞丐,怎么这么不要脸,我是让你赔我包子钱,这包子可是我费好大的劲才弄来的.现在没了,你赔我."我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铜板,拿了两个递给她,笑了笑说:"小妹妹,这以后可得注意用词,什么叫乞丐,爷我有的是钱,给你两文,够你买两个大肉包了.咦,真小."她看了看我手上的两个铜板,楞了一会,不屑的笑了笑说:"切,这是什么啊,你当我傻啊,还两文钱,这玩意谁要啊.我要钞票,知道什么是钞票吗?"我楞了一会,回道:"钞票,什么是钞票?"

她一听,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大声哭喊道:"哎呀,大家快来看啊,有人欺负小女孩了,非礼了啊喂……"我笑了笑,没理她,继续向山下走去.这一路上出现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倒还蛮多的,好多东西山上都见不到.

我走到哪,那女孩就跟我到哪,我转身看着她,笑着说:"我说你没事情做吗?跟着我干嘛,我只有铜板,没有钞票,爱要不要.不就是一个包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走,哥带你去吃,请你吃十个."她一听,笑嘻嘻的说:"真的?好啊好啊."

我们来到一个卖包子的小地摊面前,我一口气叫了二十个包子.我从口袋里拿出那串铜板,数了一下,刚好二十个.

?

第三章 不相同的世界

卖包子的老板看了看我手里的铜板,然后探出头看了看周围,他笑眯眯的说:"这你们是不是来拍戏的,看你这身打扮,一定就是主角吧,对了,我怎么没看到摄影机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怕引起市民恐慌,所以把摄影机藏起来了吧."我一听,楞是一头雾水,我东张西望的看了一下,说:"什么拍戏啊?摄影机?摄影机是什么鸡,给我来一只,打包带走.""对,演戏呢,一定是穿越剧.咳咳~这位公子,你的包子,一共三十块钱,不,三十文.""公你个头啊,你看我这身打扮,像个公子嘛."

"给我滚,老子还以为终于遇到明星了呢,原来是个小叫花子."那老板满脸通红,脸上两个大写的生气,我看了看包子,再看了看手里的铜板,笑了笑,然后赶紧拉着那女孩跑开了.

那女孩一看,低着头说:"明知道你是一个乞丐,我还对你抱这么大希望,唉,我好饿啊.""对了,那人说的拍戏是什么玩意,摄影机长什么样啊?还有这明星是谁?他和我长得很像吗?""呵,白痴,就不能信你."

她勾着头,蹲了下来,我正打算说什么呢,就遇见了刘四.他手里拿着几串铜板,吹着口哨.

我跑过去拉住了他,问道:"你不是说下面也用铜板吗?怎么这玩意没用啊."刘四看了看周围,贼眉鼠眼的看着我说:"这下面啊,都用纸钱,也就是钞票,铜板没用.""那我怎么办?"

"要不这样,你给我一串铜板,我给你50块钱,怎么样."我想了想,把那串铜板递给他,他笑眯眯的从口袋里拿出厚厚一叠红钞票,然后翻了一会,拿出一张绿色的给我.

"我要红的,吉利."

他一听,楞了一会说道:"这绿色的更值钱,红色的没人要."我接过那50块钱,看了一会,没啥特别的,刘四看了看我,说道:"怎么了,被你大伯赶出来了,要不,我给你找个活吧.""好啊."

"那你手里那50块钱……"刘四看着我手里的钱,笑了笑.

我一看就知道他想拿回去,反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不如给他算了.

"你可真会做生意,还真像我大伯说的那样,要想从你手上拿点好处啊,比登天还难.""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到时候我去找你,你可别跑丢了啊."刘四说完就走了,可一旁蹲着的女孩一看就不乐意了,她跑过来就想追上去,我一看赶紧把她给拉了回来.

这一拉,她反而又跑我怀里了,她一把推开我,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

"你干嘛啊,他可是我的御用跑腿,你要是把他打死了,我和你没完……你脸红什么?发烧了?不关我事啊,你可别赖我."她一听,低着头抬眼看着我,眼神犀利得会杀人.

"你是不是想死啊,占本姑娘两次便宜,还拿走了本姑娘的初吻,现在还敢调戏本姑娘.""你想干嘛?别过来,你别过来啊.哎呦我的妈呀."

那姑娘没等我说完,过来就是一个过肩摔,我躺在地上呻吟着,她两手叉腰,抹了一下鼻子,那霸气侧漏的样子.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对本姑娘放肆,哼~"

她说完,我一看周围人的目光,赶紧爬了起来,抱起她就往没人的地方跑去.

我刚一放下她,就是一巴掌,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她还生气的说:"流氓,你凭什么对我动手动脚的,难道小偷就没尊严吗?我可是黄花大闺女,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你抱来抱去,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她一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我一看到女孩子哭我就心里难受,她一哭,我也就跟着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啊,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你一哭我也想哭,呜呜呜~"

在我们山上,这男女之事本就是平平常常,抱的人越多,说明这家的姑娘越有人格魅力,出嫁的随礼那都是比平常人的要多不少呢.

可这山下的人,却认为这是在耍流氓,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山上和山下,本来就是不同的世界.

这天晚上,那姑娘把我带到了她住的地方,很随意,也很简陋.她住在第六层,我一看到外面就腿脚发软.

她哈哈大笑道:"我说你这么大一个男人还恐高,至于被吓成这个样子吗.""你别说话,我,我先爬过去再说."

我颤抖的拖着身体往她的方向爬去,一直到她面前我才敢慢慢蹲起来.我拍了拍胸口,猛的吸了两口气.

她盘坐在我旁边,笑着说:"对了小乞丐,你叫什么名字啊?""叫谁小乞丐呢,我叫莫小飞,你呢,女小偷."

"你这嘴咋这么臭啊,我叫肖苒,我再说一遍,我只是为了生活才做的小偷.""那还不是小偷."

"我很小的时候爹娘就死了,我跟着奶奶一起长大,可在去年,我奶奶也走了.我没办法,就只能做小偷,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有自己的大房子,天天都吃10个包子.""那我就每天吃20个,比你多10个."

"为什么啊?"

"因为我比较能吃.对了,要不我们做个朋友吧,既然认识了,我们也算有缘.""不要,我只要包子钱,朋友可以不做,包子必须得还."我转过头看了看她,夜色下的她确实很漂亮,只是脸上脏兮兮的,看着她我心里居然有种莫名的感觉.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肖苒似乎发现了我在看她,我赶紧转过头,咳了两声说:"你住这么高,不怕啊."她叹了口气,笑着说:"这里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住的高了,来检查的人就发现不了我.而且你不觉得从这里看外面很美吗?"我慢慢倚靠在后面的墙上,转头看着她,嘴里念叨着:"确实挺美的."她就这样一直看着外面,脸上的笑容却从未停止过.

?

第四章 守尸人

时间慢慢过去了两天,刘四也终于来了,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说道:"这个工作啊是给你找到了,也特别符合你现在的职业."我一听,问道:"什么工作啊?"

"到医院的停尸房去做守尸人,一个月可有1400块钱啊,比你跟着代孝礼那老头高多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呗.""好,我去.1400块钱,就相当于1400文,那可是我小半年的零花钱啊."就在这时,肖苒跑过来踢了他一脚,刘四生气的说:"这哪来的小乞丐啊,敢动你刘四爷爷,不想活了."刘四撸起袖子,轮起拳头就想打下去,我赶紧拉开刘四.肖苒生气的说:"你把他那50块钱还给他.""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他欠我包子钱,那你还我."

眼看着肖苒这小丫头又要动手了,我赶紧把她拉了回来.刘四从包里掏出钱,丢了四张给她.

"不就是一个包子吗,现在我还你四个,够了吧."

我一看,赶紧从地上捡起那四张钱,递给肖苒说:"你看你看,他拿了我一张,现在还回来四张,咱两可以吃好几十个包子了."肖苒看着我,擦了擦眼泪,从我手里拿过一张就跑下了楼.我叹了口气,把其他三张塞到了她的包裹里.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喜欢人家啊,干嘛对她这么好."

"如果不是她,我哪来这么好的地方睡觉,人得知恩图报,不然和畜生有何区别."我说完,站起身走了下去.刘四带我直接去了医院,他替我弄了一些复杂的步骤过后,就把我带到了地下室的停尸房里.

"好了,现在工作也替你找到了,咱两也算两清了,我先溜了,拜拜."刘四说完就离开了,这么大一间停尸房内,就只有我一个活人,实在是无聊.

我对着过道喊了两声:"喂,有人吗?我该怎么做啊?谁来教教我啊."过了一会,依旧没人回答我,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放到嘴里,拿出火柴点燃了香烟.其实这以及说是香烟,倒不如说是烟叶,就是烟叶卷起来的而已.

我抽着烟,一具具翻开着尸体.

"咦~死像这么难看,下辈子怎么见人啊.咦~你这比她还难看,是怎么活这么大岁数的.咦~你这鼻子和脸都塌了,死相怪异,肯定有什么冤情,让我来帮你看看."我掀开盖在她身上的白布,然后用白布盖住她的身体,将她掰坐了起来.

"你这缺钙啊,骨头这么硬,肯定有内情.哇,这里怎么这么冷啊,哪来的风?"弄好尸体以后,我从包里拿出铃铛和毛笔,在她额头上画了个卍,然后拿着铃铛就蹦蹦跳跳的开始了招魂.

我闭上眼睛,嘴里念着招魂咒,正当念到一半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呆呆的看着我,说道:"你……在做什么啊?"

我一听,继续跳着说:"别打扰我,我在给死者招魂呢,你退后一些,避免伤及无辜."那男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他生气道:"你,跟我到办公室去一趟,立刻马上."我停下脚步,放下了手里的铃铛,走过去将尸体掰平.

"你先躺一会啊,一会我再来帮你洗清冤屈."

我跟着他上了楼,这一看,这医院好豪华啊,一个个穿着白大褂,那地上更是明晃晃的,晃的我的眼睛都要看不清了.

"快点,看什么呢."那男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我赶紧加快脚步,和他进了办公室.

我看着他办公室里的骨架,走过去摸了两下,那医生拍了一下桌子,吓的我打了个激灵.

"怎么了,有苍蝇啊."我眨眨眼睛看着他,他一副愁容,看了我一眼又低头拍了两下桌子.

我慢慢走过去,探过头看了一眼.

"你给我坐好."

"好的."我赶紧坐到了椅子上.

他叹了口气说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呢?"

"招魂啊,我告诉你啊,那人死的甚是蹊跷,你看她鼻子塌陷,面部凹凸不平,肯定是冤案缠身,死于非命.""放屁,人家那是整容,整容你懂不懂."

"整容是什么?是不是易容术啊,我也会,要不要我教你啊.""认真点."他大发雷霆,拍着桌子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你要不过来坐会,你不累啊."

他转过头,无奈的说:"你先下去吧,这次就给你记个处分,记住,没有下次.一会我找个人去教你怎么做,我希望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出现,这次是最后一次."我一听,看了看前面的牌子,一瞬间我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院长苟长安"

我鞠了个躬,向外面走去.我再次回到停尸房,扒在那女尸身边说道:"对不起啊,让你受惊了,都怪那院长,要不是他,咱两说不定已经成了.""什么成了啊?怎么,你还想欺负死者不成."

我回头一看,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印堂发黑,眼圈发紫,肯定是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看了他一眼,喊道:"你别动,你身后有东西."

他一听,赶紧停了下来,向后看去,我走到他身旁,探头探脑的说:"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邪门的事情啊,我看你印堂发黑,眼圈发紫,这鬼还挺厉害的.""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相师?"

我一愣,问道:"什么是相师?"

"就是专门给人看面相的先生啊."

"哦,那我不是,我是寻龙山上的道士."

他一听,偷偷摸摸的跑过去关上门,然后走到我旁边,小声的说:"那小师傅,你给我破解破解得了,我这几天天天失眠,总感觉有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学着肖苒的样子,伸出手摆了摆.那男人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红钞票放在了我手上.

"不要红的,红的不值钱,我要绿色的."

那人一听,楞了一会,拿出一张绿色的递给我,嘀咕道:"绿色的更值钱?"

第五章 复活的女尸

"我告诉你啊,这要想破解啊,很简单,你把床挪一下,别对着镜子就好了,我保你今天晚上睡得像猪一样."我收起钞票,那男人想了想,笑了起来.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看了看赶紧说道:"这守尸人啊,其实工作挺简单的,上面有人死了,叫到你你就上去把死者推下来.在他们脚上挂个牌号,然后写上死者的信息.核对完成后把资料交给我就好了."门外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又走了回去,那男人一听,长舒了一口气.

"对了小师傅,我叫陆大宝,你叫什么?"

"我叫莫小飞,以后有生意记得找我啊,我给你打折."我一脸阴险的笑着,陆大宝也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一共送来了四具女尸,我按照陆大宝说的步骤,先给死者挂上牌号,然后写上姓名年龄和死因.最后核对了一下就将尸体推到了隔壁,把资料交给了他.

因为停尸房里就我一个人,所以医院特意在隔壁弄了一张床,作为我的宿舍.简陋是简陋了点,但和尸体躺一起,那可是每个道士的梦想啊.

这天晚上,一具尸体被推了下来,而推尸首的人正是陆大宝,他把尸体推到了停尸房,然后跑过来叫醒了我.

"小飞,刚才推来的那具尸体你先别挂牌,等明天法医来检查之后你再挂."我点了点头,站起身向停尸房走去,陆大宝看那屋里阴森森的,也跟着我过来了.

我掀开白布,那死者还是一名女性,外面看上去没有一点外伤,但嘴唇已经发黑,脖子后方有一个挺深的小口子,和白天送来那四具死者的死法相同.

我叹了口气说:"这些人,应该都是中毒死的,但中毒之后被人隔断了头骨.能从这么小的伤口把刀插进去隔断头骨的人,一定是法医,或者是医生."陆大宝一听,怀疑的说:"这法医都还没到,你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你看啊,这死者脖子后面的伤口大概只有一寸,但伤口却很深.我虽然不了解医生和法医,但我也听说过,能做到这份上的,只有这两个职业.至于中毒和其他四具尸体的死法来看,这应该是一种传染性病毒,隔断头骨是防止病毒从鼻腔窜出来."陆大宝拍了拍手,对我的推理赞叹不已.第二天一早,法医来了,他拿出手术刀正在给死者做取样检测.

"法医啊,我问一下,这死者脖子后面的伤口,是不是被你切的啊."陆大宝笑了笑,看着正在动刀的法医.

法医停了下来,说道:"没错,是我弄的,这样是防止病毒传染,而且目前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病毒.陆医生,这好像不关你事吧.""我,我就是随便问问."陆大宝说完,瞪大眼睛看着我,满脸的惊讶,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

跟着我大伯降妖除魔,那不只是做道士这么简单.查明死因,以及身体上的变化,对于道士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每天都做着相同的工作.搬尸,运尸,挂牌,写号,核对信息,最后推到隔壁房间.

还好陆大宝时不时的会下来找我聊聊天,不然我可真得疯了.

这天中午,一具尸体被送了下来,我正想过去交接,却被拦住了.尸体刚送到停尸房,后面就跟着一个女孩.

看她的长相,应该也就20岁左右.她走到尸体旁,掀开了盖在死者头上的白布.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和死人打交道的,这么看来,你还没男朋友吧."我嬉皮笑脸的站在她旁边,她抬头瞅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面前的美女熟练的戴上白手套,然后从一旁的工具箱里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剪刀镊子之类的,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我在一旁探着脑袋看,她也不介意.

那女尸的死因果然和上次几个来的一样.嘴唇发黑,面色苍白,而且后脖颈处有一块刀口.

美女一脸严肃的拿出箱子里的几个瓶子,对着遗体又是按摩,又是涂涂抹抹.

她这副样子我还挺疑惑的,像我这种道士不是给尸体做超度,就是收服僵尸,将它们打的灰飞烟灭.

虽然医院这个地方我来的时间不长,但也知道医生是救死扶伤的,这已死之人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本来眼前的美女我还以为是个同行,再不成就是个法医之流的,结果一看好像跟我想的还不一样.

兴许是我在一旁蹦蹦跳跳,又看尸体,又看美女的,她最终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不客气的斜眤我一眼,"你安静点行不行?你打扰到我工作了!"我无辜的摊了摊手,"我也没说话,怎么就打扰到你了?"她给了我一个白眼,又不说话了.

我借机跑过去,一把拿住她脖子前面的工作牌,只见工作牌上写着她的个人信息:刘语涵遗体美容师.

我天,这还有给遗体美容的?

虽然我不知道这美容具体是干嘛的,不过美容美容,无非就是美化容颜.

还没等我缩回手,刘语涵的小手啪的一声拍在了我手背上,一把拿回了我手上的牌子,还顺便瞪了我一眼.

这让我想起了大伯,要是他看着这美女,别说是被打一下了.就算是被绑在地上当球踢,他也甘之如饴.

"你这人怎么回事?未经别人同意就拿别人的东西,小偷!"她又狠狠的给我一记瞪视.

"这可冤枉,我刚才问了你那么久你都不理我,我也是没办法,才自己看.""油嘴滑舌!"

她说完便低下头来不再看我,这一低头不要紧,可给她下个够呛.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我正疑惑咋回事呢,结果她前面的女尸"嘭"的一声坐了起来.

她嗷得一声就叫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像一条八爪鱼似的缠在了我身上.

再抬头看那女尸,脸上还挂着水珠,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又黑又长的盯着我看,简直就一睫毛精.

女尸虽然坐起来了,可她身上没什么怨气,这种没有怨气的女尸灵力不大,也最好收拾,充其量就是吓吓人.

这些理我都知道,但刘语涵不知道,回想起刚才她对我傲慢的样子,我就想着先逗逗她,顺便再讹上一笔钱.

"救命啊!不要过来,你千万不要过来!我就是给你做遗体美容的,不是我杀的你.冤有头债有主,你找杀你的人去!""你这么说她可听不懂."

我挣扎着从她的怀抱中抽出胳膊,谁知她抱我反倒抱得更紧,整张脸都贴在我的胸膛上.

"那你有什么办法,快把她弄走,只要把她弄走,让我干什么都行!"刘语涵紧咬着牙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真的什么干什么都行?"

"真的,真的.我说话算数."她不停的点着头,手却紧箍在我的腰上,勒得我生疼.

"那你先把手松开,我去给她超度."

跟美女一谈妥,我整个人喜气洋洋,可刘语涵的手却像长在我身上似的,不仅不松,抱得比之前还紧了.

"喂,我说你这样,我可没办法做法啊."我不满的皱了皱眉,这女人刚才胆子不挺大的吗?这小胆究竟是怎样每天跟尸体打交道的?

她听我这么一说,才不好意思的将手松开,但整个人颤颤巍巍的,保持着背对尸体的姿势不动弹.

我从她的怀抱中挣脱,自口袋之中拿出一张符纸,用狼毫笔沾上朱砂在黄符之上画了最简单的镇尸符,然后往女尸脑门上一拍.

那女尸眼球突然睁大,接着长长的睫毛缓慢的闭上,身体又一点一点的躺下.

我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从腰上拿出一只铃铛,放在她的耳朵边晃了晃.

我斜眼向刘语涵的方向看去,这丫头虽然害怕,可还是禁不住好奇心的趋势,伸手捂着眼睛偷偷往我这面看.

见女尸真的躺下了,而且眼睛也闭上了,她便不那么害怕了.转个身一脸好奇的盯着我看.

我赶紧把铃铛收了回来,咳嗽两声,郑重其事的看向她.

"你怎么做到的?"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看.

"这都是小意思,我祖上都是道士,降伏尸体超度鬼魂什么的,都是我的拿手活.""我原来以为道士这种东西都是电视剧上胡扯的,还有鬼怪之说,没想到是真的.不过,你还挺厉害的.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谢谢的话就免谈了,你还记得刚才答应过我什么吗?"我一脸正色的看向她.刘语涵愣了一下,旋即脸立马就红了下来.

?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柚子文学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

中药板报设计图案大全 高中黑板报关于法制 啤酒厂包装车间板报 元旦黑板报设计小学 小学禁毒板报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